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19章:沈浪步步欺壓!羌王步步妥協!(1更)   
  
第219章:沈浪步步欺壓!羌王步步妥協!(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羌王的妃子洛雁聽到左伯玉道士被殺.

她頓時完全驚呆了,然後淚水狂湧而出.

就如同沈浪所猜測的那樣,她和左伯玉從小就是堂兄妹,與舒亭玉也是堂姐弟.

只不過舒亭玉是嫡系,而左伯玉和洛雁都是庶系.

就如同在大家族中,嫡系地位高高在上,庶系的地位顯得尷尬.

所以左伯玉就去了隱元會的煉金部門,學習藝術,毒術等等.

而洛雁更慘,被派到了羌王身邊,成為他的女人之一.

她和左伯玉在好幾年前就有了私情,如今只是舊情複燃而已.

她知道的秘密不多的,而且也沒有明確的指令,就只是潛伏在羌王身邊配合.

這幾年她何止是不快樂,簡直就是痛不欲生.

這羌王根本就是一個禽獸.

其他君主的宮中,那些女子爭先恐後想要君主進入自己的房間侍寢.

比如越國的甯元憲,他的那些妃子能簡直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渴望著國君來自己的房間眼睛都要望掉了,甚至去巴結國君身邊的宦官.

但是在羌國,這些妃子們對侍寢完全充滿了無限的恐懼.

每一次都傷痕累累,痛不欲生.

這十年來,羌王搶來的女人至少已經死了好幾個了.

洛雁也覺得自己的人生淒慘,完全見不到希望,如同身處地獄之中.

而這個時候,左伯玉來了.

瞬間,久旱逢甘霖.

她的人生重新充滿了希望和光芒.

左伯玉答應,一定將她帶走,脫離苦海.

而現在,她的愛人左伯玉竟然死了!

一定是沈浪殺死的,一定是!

她強忍著疼痛,沖到了羌王宮之中,在羌王面前跪了下來,顫抖道:"大王一定是沈浪謀殺了三王子阿魯罕,是他害死我兄長左伯玉,請大王做主啊."

羌王惱怒.

"你受傷了,就好好躺著."

洛雁心中憤怒,我受傷還不是你害的嗎?

羌國太子阿魯太,邁著雄渾的步伐進入了王宮.

這幾天他一直都在外面,處理天花疫情.

說白了就是將所有得了天花的人殺了.

只不過越殺越多,最後只能徹底隔離,再也不敢殺了.

再殺下去的話,羌國的幾分之一人口都要被殺絕了.

而且天花的蔓延愈演愈烈,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幾乎整個羌國都被籠罩在死亡的氣氛之中,無數羌人都已經絕望了.

而這個時候,連雪山神廟都無計可施.

他們苦苦哀求的天神,並沒有能夠挽救他們的命運.

于是很多人說,這是因為羌人這些年制造的殺虐太重了.

所以才會遭到報應.

羌國太子也很高,大約一米九左右,沒有羌王那麼高,也沒有阿魯娜娜公主這麼高.

他也不是長子,羌王的長子得天花死了.

如今阿魯太的羌國太子之位穩如泰山,因為他已經得過天花,不會再得了.

"父王,今天又死了三千人."阿魯太道.

羌王心髒猛地一抽.

羌國才多少人啊,區區幾十萬而已.

這每天死幾千人,用不了幾個月就死完了.

太子阿魯太道:"之前死的都是老弱,現在青壯也開始成片成片死去,我們的騎兵也開始死人了,完全擋不住."

羌王頭痛.

之前每隔幾年就爆發天花,但也沒有這麼嚴重啊.

邊上的洛雁道:"一定是沈浪害的,他最擅長害人了,他之前就一次性害死了海盜王仇天危的幾萬人,一定是他的陰謀."

太子阿魯太道:"父王,這樣下去不行啊,就算我們羌國人不死完,死一半也承受不了啊."

洛雁道:"大王,這沈浪不是號稱會治天花嗎?就讓他給娜娜治,三天之內治不好就代表他撒謊,就將他殺了."

此女對沈浪還真是恨意沖天啊,想方設法都要將他害死.

太子阿魯太道:"大王,我倒是也聽說這沈浪有幾分本事,不如讓他試試看."

羌王道:"他竟然敢給本王提條件,讓我向越國國君寫認罪書,簡直就是找死."

太子阿魯太暴怒,寒聲道:"竟有此事,我現在就去拔掉他的舌頭,斬斷他的一只手."

他表現得比羌王還要憤怒,因為他必須要有這種態度,父辱子死嘛.

羌王擺了擺手,左伯玉死了,別管是真還是假,但沈浪口口聲聲說他能治天花.

若這個人再死了,那就沒指望了.

但是,想要讓他向越國寫認罪書?

完全是癡人說夢.

羌王殺人無數,這些年來想打誰就打誰.

訛詐完越王後,又訛詐楚王.

威風八面,霸氣沖天.

現在竟然讓我寫認罪書?真是找死!

若非局勢特殊,他早就將沈浪剁碎喂狗了.

羌王嘶聲道:"我已經說過了,天黑之前他若不跪下來認錯,將自己說的話吞回去,我就拔掉他的舌頭,斬斷他的一只手,然後讓他乖乖去給娜娜治療."

洛雁道:"我哥哥左伯玉三天之內治好了我們的小兒子,沈浪若三日之內治不好,就代表著他是騙子,就代表著他欺瞞大王,就該被碎尸萬段."

太子阿魯太道:"太陽落山的時候,若他不請罪,不乖乖去給妹妹治病,我親自動手拔掉他的舌頭."

羌王有些疲倦,頭腦也有些昏沉.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一夜沒怎麼睡的緣故?

但是他之前經常幾天幾夜都沒有睡覺,一點事情都沒有啊.

"我先睡一覺,等太陽落山的時候,你就將沈浪抓來."

阿魯太道:"是!"

周圍的窗戶關閉,大門關閉,所有的燭火全部熄滅.

羌王阿魯岡,獨自一人坐在大殿寶座上,閉目睡覺.

片刻後,響起了雷鳴一般的呼嚕聲.

…………

這片囚籠是專門關押奴隸的.

簡直臭氣沖天.

不過還好,這群人因為始終被關押著,所以沒有和外面有太多的接觸,也沒有傳染天花.

但簡直這里就是人間地獄啊.

沈浪單獨一個囚籠.

而這些奴隸,十幾個人擠在一個囚籠里面,連站的地方都沒有,更別說躺下了.

每天的缺衣少食,甚至連水都不夠喝.

這些人里面有越國的,楚國的,還有西域的.

羌人每次出去劫掠,都要抓來大量的奴隸.

男人去挖礦,活活累死.

女的就作為繁衍生育的工具.

總之不管男女都慘不忍睹.

這個時候就能夠看得出大炎王朝的優越性,雖然那邊的政治很複雜,甚至談得上黑暗.

但起碼不會毫無秩序,不會地獄一般.

羌國每一次抓來奴隸,起碼要死掉三分之二.

沈浪聽到了很多越國奴隸說話的聲音,不由得問道:"你們是越國哪里的?"

"黃粱城."

"萬山郡."

"白夜郡."

沈浪聽到這些地名,不由得皺起眉頭.

因為這都是越國境內區域啊,在蘇氏家族封地的東邊.

因為蘇氏的外交效果斐然,所以進來羌國沒有入境劫掠,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越國奴隸?

"你們是怎麼被抓來的?被誰抓來的?"沈浪問道.

"大盜三眼邪!"

"大盜三眼邪!"

"每一年大盜三眼邪就會到處劫掠抓人,一次幾百上千人,然後將我們賣給羌國."

沈浪聽到這話,幾乎要氣炸了,渾身發抖.

這里面有驚人的黑幕.

此事這麼大,應該鬧到天上去了.

大盜三眼邪,每年都要劫掠幾百上千人.

這是天大的案子啊.

但國都毫無聽說,根本沒有人談起.

鎮遠郡,天西行省的官員,都在遮蓋子.

天大的黑幕!

沈浪用腳指頭都能想出來,所謂的大盜三眼邪完全是蘇氏圈養的盜匪.

為了政治平定,為了讓羌國不入境劫掠,蘇氏就自己假扮盜匪,劫掠越國子民,當成奴隸送給羌王.

你們不要來搶,我自己送上門去.

難怪這幾年,羌國都不來劫掠了.

蘇氏家族該死.

萬山郡太守該死,鎮遠郡太守該死,白夜郡太守該死.

甚至天西行省都督也該死.

蘇難這個老賊,簡直毫無底線啊.

"老鄉,你們是種田的,還是做什麼啊?"沈浪問道.

"我們是種田的,後來田沒了,就進入工坊做事,就進入礦場挖礦,然後就被三眼邪抓了,賣到羌國來了."

這手段層層遞進,非常老練啊.

先讓這群人離開村莊,離開田地,離開周圍視野.

然後,再用假扮盜匪將他們劫走,送給羌王做奴隸.

這些人可都是越國無辜子民,來羌國做奴隸,幾年之內必死無疑.

世間丑惡,無過于此,整個天西行省官場都在做掩護.

蘇難老賊,就活該被千刀萬剮.

蘇氏家族,就該被王族滅種.

還有羌王,人間禽獸.

蘇難啊蘇難,你為了家族富貴,你為了跪舔羌王,簡直毫無人性,毫無底線.

不僅如此,蘇氏家族對整個天西行省官場的掌控,完全超過沈浪想象之外.

………………

太陽落山.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沈浪的面前,他就是羌國太子阿魯太.

沒有羌王那麼高,但也雄壯無比,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論武功,他僅僅在羌王之下,阿魯娜娜公主都不見得是他對手.

因為他的老師先是羌王,然後是雪山神廟的一個頂級強者,苦海大祭師.

這是一個極其神秘之人,平時很少露面,只呆在雪山之巔的廟宇之中.

"越國人,就是你要讓我父王寫認罪書?"阿魯太不屑道.

此時,旁邊籠子里面的奴隸道:"大人給一口水喝吧,要渴死了,要渴死了……"

阿魯太目光一寒.

上前舉起那個鐵籠子,猛地往地上一砸.

接著再舉起,又猛地往地上一砸.

此人真是天生神力啊.

這鐵籠子加上里面十幾個人,只怕有兩千多斤重啊.

他竟然就這樣舉起來了.

這樣的神力,真是罕見啊.

連砸了幾下後,鐵籠子里的十幾個奴隸,渾身傷痕累累,鮮血淋漓.

"誰還要喝水?"

所有奴隸戰戰兢兢,再也不敢說一句話.

羌國人就是這樣對待奴隸的,完全當成豬狗還不如.

"將沈浪拉出來,押去王宮!"

阿魯太下令道.

頓時,兩個武士將沈浪帶出了囚籠,朝著王宮走去.

………………

羌王要睡覺,所以窗戶都緊閉,大門也關上,所有的燭火都熄滅了.

整個大殿,一片漆黑.

羌王依舊坐在大殿的寶座上睡覺,發出如雷一般的鼾聲.

羌國太子阿魯太帶著沈浪進來了,但是完全不敢吵醒羌王,而是靜靜呆在邊上等候.

此時,洛雁又趕過來了,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弄死沈浪.

這羌王武功太強,就算沒有人出聲,但是有人站在邊上,他很快就醒了過來.

阿魯太道:"父王,沈浪已經帶過來了."

羌王道:"太陽下山了,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沈浪你跪下,向我認罪.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讓你治療阿魯娜娜,證明你自己的能力."

洛雁在邊上道:"若三天不能治愈阿魯娜娜的天花,你就是撒謊欺騙大王,就該碎尸萬段."

羌王淡淡道:"下跪,認罪!否則你就要受到懲罰了."

他此時是真不想懲罰沈浪,畢竟對方可能是唯一會治天花的,但羌王的威嚴絕對不能有損.

阿魯太猛地拔出了匕首.

只要羌王一聲令下,他就動手割了沈浪的舌頭,斬斷他的一只手.

"跪下……"羌王寒聲道:"我不想再說第三遍了,點火,這黑漆漆的!"

阿魯太道:"父王,我這就動手懲罰對您不敬的人."

"沈浪你從今以後可以不用說話了,因為你的舌頭要被割掉了."

然後他拿著匕首,朝著沈浪走了過來.

而就在此時!

忽然有人一聲驚呼.

"啊……啊……"

那個女仆人指著羌王的面孔.

剛才黑暗之中還看不見,此時點燃了燈火,見到了羌王簡直如同見到鬼一般.

阿魯太也驚呆了.

洛雁也驚呆了.

甚至,他們都本能地後退了好幾步.

只見到羌王全身上下,密密麻麻都是水泡.

前所未見!

完全是爆炸性的.

比任何天花的水痘都要秘籍,都要多,都要恐怖.

此時羌王看上去,仿佛鬼一樣.

羌王大驚.

"點火,點火."

隨著一聲令下,無數仆人戰戰兢兢點燃了所有的蠟燭.

頓時,整個大殿燈火通明.

羌王從王座上下來,沖到一面大鏡子面前一看.

活生生嚇了一大跳.

這里面的是人是鬼啊?

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水泡覆蓋.

這……這是最猛烈的天花.

這就是世人傳說中,必死無疑的天花.

哪怕再強大的武士,得了這種天花也必死無疑.

當然,只有沈浪心中最清楚.

這根本不是什麼天花,而是一種極強的疱疹病毒.

是左伯玉提前植入羌王體內的毒.

此時發作了.

真是很猛烈啊,視覺效果真是很驚人.

羌王魂飛魄散.

他很勇敢,貪婪,霸道.

但他也最怕死.

周圍所有人的命,他都視為草芥.

但他自己的命,卻無比珍視.

之前劫掠西域,下面染了小毛病,他就趕緊提前結束劫掠,返回羌國治療.

越自私之人,越怕死.

羌王頓時陷入了無邊無際的惶恐之中.

我難道要死了嗎?

不,不!

我還有無數的美人,我還有無數的財富.

我舍不得死,我不能死!

就算天下人都死絕了,我羌王也不能死.

我還要去劫掠,我還要去蹂躪女人,我還要享用無盡的榮華富貴和權勢.

我這樣的英雄豪傑,不應該死.

誰會治天花?

左伯玉,左伯玉,快讓他來.

羌王惶恐之下,想到的還是左伯玉.

但很快他記起來,左伯玉已經死了.

緊接著,他覺得頭痛欲裂,干嘔,渾身發熱.

高燒不退.

這些症狀幾乎和天花一抹一樣啊,而且來勢如此凶猛.

此時,他想到了沈浪.

"沈浪,你不是會治天花嗎?趕緊給我治,給我治!"

羌王大吼道.

沈浪道:"大王,我當然會治天花,而且只有我一個人能治,而且我准備的東西,只能配一副神藥,只能救一個人,卻必有神效."

這話有些耳熟啊.

"給我,配藥給我……"羌王此時再也不顧女兒阿魯娜娜的死活了.

沈浪道:"我敢保證,一個時辰就見效,一天就痊愈一半,三天就差不多消退,十天徹底痊愈,沒有任何性命之危,百分之百治好,完全沒有副作用,甚至連麻子都不會有."

此時,沈浪仿佛電線杆神醫附身.

"別廢話了,快給我治,你聽到了沒有?"羌王爆吼.

剛才剛睡醒的時候還好,現在一暴躁,頓時覺得奇癢難忍.

沈浪道:"想要我為您治,非常簡單,答應我兩個條件."

羌王一愕,怎麼又兩個條件了?

別急逼急,因為接下來會變成三個條件的.

條件會越來越多的.

"說."羌王道.

沈浪道:"第一,這洛雁和左伯玉有奸情,而左伯玉死了,這女人千方百計要害死我,有他活著我芒刺在背,就算給您治療我發揮不好,所以請您將她殺了,我才能完全發揮出我的水平為您治療."

這話一出,洛雁驚呼道:"騙子,你就是一個騙子.大王,趕緊殺了他,沈浪根本不會治療天花,天花根本就是治不好的,沈浪是想要害你,殺了他,殺了他."

沈浪淡淡道:"我人就在這里,如果我治不好大王,就直接將我碎尸萬段好了.我治好過很多人,仇妖兒知道嗎?天下奇症,無人能認出是什麼病,結果被我治好了.甯蘿公主中毒,沒有人知道怎麼回事,無人能治,結果被我治好了.甯焱公主,每日劇痛發作,生不如死,天下無人能治,依舊是我治好了他."

沈浪這些話,真是好有說服力的.

"這洛雁只不過是您搶來的一個女人,而且已經睡膩了,關鍵您已經有心結了,她和左伯玉確實不干不淨."

"只要您殺了他,我才能心如旁騖啊!"

沈浪不斷道.

洛雁跪下道:"大王,一夜夫妻百日恩啊!這沈浪是要害您,萬萬不要相信,萬萬不要啊.您趕緊殺了他,殺了沈浪這個孽畜."

羌王望著跪在地上的洛雁,寒聲道:"你在怕我的天花嗎?躲得這麼遠?我身上染了天花,是不是和你有關系,和左伯玉有關系?是不是你們在害我?"

然後,他猛地上前,抓住洛雁的脖子猛地一扭.

此女,香消玉損.

然後,羌王朝著沈浪道:"現在,你可以給本王治療了吧."

沈浪搖頭道:"還不行,還不行!"

羌王暴怒道:"你還要什麼?"

沈浪道:"請您寫一份認罪書,讓使臣用最快速度送往越國國都."

"做夢,做夢!"羌王暴怒.

太子阿魯太大聲道:"父王,這簡直就是對您的恥辱.我現在就挖掉他的一只眼睛,我看他敢不敢再提非分要求,看他不乖乖為您治療."

說罷,阿魯太的匕首再一次抽出來,朝著沈浪走來.

沈浪寒聲道:"大王,您的太子想要您死啊,他千方百計不想讓我治療您啊."

無恥,這話無恥之極的誅心讒言.

這話一出,羌王目光如電,朝著阿魯太射去.

沈浪說得很有道理啊.

自己死了之後,阿魯太就是新的羌王了啊,而且他得過天花,不會再得了啊.

"滾出去……"

羌王怒吼.

頓時,羌國太子阿魯太飛快跑了出去.

沈浪淡淡道:"羌王,不要再拖延了,是性命重要?還是顏面重要?"

羌王道:"你果真能治我的狂暴天花?如果治不好,我會將你碎尸萬段."

沈浪道:"一個時辰見成效,一天就消退大半,保證神跡,我是天下唯一的神醫."

羌王望著沈浪,咬牙切齒.

但是他說得對,比起顏面,性命要重要得多.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這個認罪書,我寫,我寫!"

"但今天晚上我見不到治療效果,我一定讓你後悔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點東西,然後寫第二更!諸位大人,真是超需要月票,懇求出手相助,支持我啊!

謝謝牛回頭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18章:敵爆死!羌王慘了!浪爺爽了(3更)    下篇:第220章:浪爺神技!羌王膜拜!密會雪隱神女(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