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22章:沈浪神女情迷!最後時刻!爆發(1更)   
  
第222章:沈浪神女情迷!最後時刻!爆發(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也不矯情了,直接進入浴桶里面.

頓時間香氣更加濃烈了.

沈浪就好像一只老鼠,掉進了酒桶里面,

一定要大醉三天三夜了.

不過,他找了一個袍子將神女雪隱的全身包裹起來.

神仙姑姑的身體,可不能被別的人看到.

不過這浴桶那麼小,沈浪這一進來,難免和她擠在一起.

原來軟玉這種東西是真的存在的啊.

比玉還要光滑.

比雪花還要柔軟.

輕輕觸碰一下,就仿佛吃了人參果一樣,回味無窮.

所以說人完全是精神動物.

在強烈的精神氣場下,任何感覺都能無限放大.

"砰砰砰砰……"

瞬間,那十幾個雪山神廟的僧人沖了進來.

而且是直接將房間牆壁撞碎了.

面對著雪隱,包圍得嚴嚴實實.

"喲,都說神女雪隱冰清玉潔,看來完全是假的."

"神女閣下,你竟然包養了這個小白臉?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他長得是真不錯,但絕對是一個銀樣镴槍頭,能夠滿足的了你嗎?你看著二十來歲,但完全是如狼似虎,坐地吸土的年紀吧,他區區一個小白臉能夠滿足你嗎?"

"是啊,是啊,這個小白臉滿足不了你的,不如讓佛爺們來滿足你,我們每一個都凶猛無比,修煉歡/喜/禪高手啊,絕對能夠滿足神女的,哈哈哈哈."

"既然都公開養小白臉了,還害臊什麼啊,竟然還用袍子裹住身體.佛爺們好不容易下山一趟,你總不能讓咱們白來吧,就算不能在你身上打哆嗦,也得讓佛爺們看看你的身體吧."

"神女,您的洗澡水是不是有些涼了,我給您加兩泡?"

對于雪山神廟的這些僧人,沈浪早有耳聞,凶殘好色.

但真見到了還是歎為觀止,還真是下流到極致.

為首一個和尚發現雪隱雙手完全無法動彈,不由得大喜道:"神女已經毒發了,她已經動彈不得了,便宜佛爺們了."

而此時,院子外面幾十名武士就要沖過來.

越國使團武士完全是裝死當作什麼都聽不見,但金氏家族和天道會的武士卻勇敢沖出.

哪怕他們面對雪山神廟的高手是以卵擊石,也要沖上來一戰.

"退下."沈浪大聲下令道.

這些雪山神廟的僧人,武功是相當之高的.

金氏家族和天道會的這幾十名武士沖上來也是白白送死.

這十幾惡僧發現神女雪隱已經無法動彈了,頓時狂喜.

此時的雪隱可不僅僅是雙手無法動彈,而且還是毒發.

上一次毒發的時候,沈浪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簡直你甯焱腎結石發作的時候還要痛苦出多倍,簡直是凡人無法承受的.

"抱緊我,中間不要有空隙,用我的手捂住你的耳朵."

神女雪隱道.

沈浪一顫,為什麼要這樣啊.

不過他完全照辦.

舉起雪隱的雙手,兩根玉指堵住他的耳朵.

然後,沈浪出雙手摟住神女的雪腰抱緊,讓兩個人的身體之間沒有一點點空隙.

刹那間,仿佛擁抱了整座美妙的雪山.

沈浪發現了,她的身體一半是滾燙的,遠超常人的溫度.

而一般是徹底冰涼,仿佛凍住了一般.

整個仙子軀都在激烈的顫抖,頻率非常高的顫抖.

"這娘們兩雙手都動彈不得了,便宜咱們了,爽個痛快吧."

十幾雙惡手抓過來,要扯掉神女雪隱身上的袍子.

另外幾只手更無恥,直接就要朝她水下的嬌軀要害抓來.

還有兩人,直接就要掏出家伙,對著浴桶撒尿.

神女雪隱腰部以上幾乎都無法動彈了,更加無法施展武功.

她的身體顫抖到了極致.

十幾個惡僧的手,就要扯掉她身上的袍子.

就要仙軀乍泄!

十萬火急!

忽然……

"啊!"

神女雪隱猛地發出了無比可怕的高頻嘶吼.

這聲音其實不大,但是卻非常高.

瞬間,一股無比強大的聲波,猛地迸發而出.

用內力制造的超聲波.

金庸大師里面有獅子吼.

那她是什麼吼呢?

海豚嘯?

瞬間……

那十幾個惡僧猛地發出一陣慘呼.

全部耳孔出血.

直接就聾了.

而且超聲波攻擊可不僅僅是對耳朵,還有整個大腦.

超高的聲波會讓腦子功能陷入短暫的癱瘓,造成強烈的腦損傷,只覺得頭痛欲裂,根本就站不住.

所以這十幾個惡僧痛苦地蹲下來,抱住腦袋,拼命慘叫.

幸虧這些惡僧都是面對雪隱,所以都在她的怒嘯聲波殺傷范圍之內.

而沈浪則在雪隱後面,否則哪怕堵住耳朵,也一定會受傷.

以他的小體格,根本扛不住雪隱的聲波攻擊,直接就嗝屁斃命了.

然而……

發出聲波攻擊之後,神女雪隱也到了極致,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她想要跟沈浪說一句話,但是卻半句都講不出.

她想要告訴沈浪,立刻抓緊機會,去將這禽獸全部殺死.

但沈浪根本不需要她吩咐,直接拔出匕首跳了出去.

"噗刺,噗刺,噗刺……"

趁著這些惡僧人腦子處于癱瘓的時候,直接對准他們的後心一人一匕首,幾乎殺得干乾淨淨.

但是……

在殺最後一個僧人首領的時候.

他忽然猛地睜開眼睛,砂鍋一般大的拳頭,猛地朝沈浪砸過來.

他武功最高,所以最快恢複過來了.

這要是被砸中了,沈浪絕對斃命,而且以他的渣渣武功,根本就擋不住.

"砰!"

一聲巨響!

下一秒鍾.

一塊尖尖的木屑,瞬間刺穿了這個僧人頭領的腦袋,直接斃命.

浴桶炸了.

盡管雙手不能動,但雪隱還是用腿救了沈浪的性命,玉足猛地踢碎了浴桶,讓木屑變成無數的子彈,將那個僧人頭領刺得千瘡百孔.

然後下一秒鍾,她直接癱倒在地.

整個身體痛苦地抽搐,嘴里鮮血不斷湧出.

毒發的時候,她是不能進行任何攻擊的.

但是剛才,她又是超聲波攻擊,又是炸裂了浴桶殺死那個僧人首領救了沈浪.

沈浪趕緊抱起雪隱的仙軀,飛快回到床上.

將她身上濕漉漉的袍子解下來,柔軟的干毛巾,擦干她的身體.

然後,蓋上柔軟的鵝絨被子.

擦拭她嘴角的鮮血.

空氣中的香氣越來越濃烈,讓沈浪真的要醉倒了.

這里不是形容詞,而是真的要喝酒醉倒的那種.

她每一次毒發的時候,香氣就會尤為濃烈.

她的身體發出高頻率的激顫,完全抑制不住.

這種痛苦,完全超過了人類忍受極限.

"主人."外面十三喊道.

沈浪道:"去收拾一下里面,把所有的尸體全部剁碎了,喂禿鷲."

"是."十三道.

沈浪道:"再燒一桶水,放在那里."

然後幾十名武士進去,把雪山聖廟的十幾個惡僧尸體拖了出去.

沈浪見到痛苦極致的雪隱,再也忍不住,直接進入被窩里面,抱住她的仙軀.

雖然不能減輕她的痛苦,但起碼能夠讓她感受到一絲溫暖.

整整半個多時辰後.

一切結束了.

雪隱長長呼了一口香氣.

"謝謝你."

沈浪搖頭.

雪隱道:"又要麻煩你了."

沈浪道:"沒事."

然後,他抱起雪隱,再一次將她放在浴桶之內.

每一次發作後,她都要沐浴的.

沐浴完畢,穿上了乾淨的衣衫,

沈浪給她梳理頭發.

"姑姑,你武功也太高了,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確實太牛了啊.

雙手無法動彈,直接用超聲波嘯聲瞬間擊倒十幾名高手.

"你不應該叫雪隱,應該叫海豚公主."沈浪笑道.

然後,又搖了搖頭.

不行,不能叫這個外號,因為已經有人被稱這個外號.

但兩人顏值氣質差別有點大.

雪隱道:"武功這東西,每人精通一門,沒有高低之分.要說厲害,大傻和仇妖兒才厲害,一力降十會,那才是王道,我們這些都是歪門邪道."

沈浪第一次見到這麼一個神仙似的女子稱自己歪門邪道的.

仇妖兒那麼厲害嗎?

劍王李千秋這麼誇她,現在神女雪隱也這麼誇她.

這樣厲害的女人,竟然睡過我,真是與有榮焉.

而且還懷了我的孩子.

不過,仿佛一切都和沈浪無關.

仇妖兒的世界不需要男人,也不需要沈浪,她大概就差自我繁殖這個功能了.

"好了,睡吧!"雪隱道.

之前雪隱沐浴的房間,不是單獨的沐浴間,而是沈浪的臥房.

現在那里一塌糊塗,沒法睡了.

沈浪就要去外面找房間睡.

雪隱道:"就在床上睡好了,要什麼緊?"

沈浪搖頭道:"不行,我有邪念."

雪隱道:"那也無妨,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最後時光由你陪伴也是緣分."

沈浪想想也是,就在床上躺了下來,兩人蓋著不同的被子.

盡管在同一張床上,但沈浪沒有去碰神女一根手指頭.

但是……

一刻鍾後,沈浪還是下床了.

在地上打了地鋪.

不行,邪念太重,完全壓制不住.

唉!

我是人渣,我是人渣.我不能對不起娘子,不能對不起娘子.

一只人渣,兩只人渣,三只人渣.

沈浪數到一百只了,還是睡不著.

之前不會這樣的,之前他睡眠很好的.不管有再重的心思,閉上眼睛不超過五分鍾就能睡著.

而現在,竟然輾轉難眠,仿佛打昏自己都睡不著.

雪隱道:"睡不著嗎?"

沈浪道:"嗯."

雪隱道:"那你把耳朵湊過來."

沈浪把耳朵湊了過去.

不小心還蹭了神女的雪唇,芳香蕩漾.

然後,雪隱在他耳邊念了一道經文.

頓時,沈浪感覺到一股疲倦襲來,直接睡著過去.

睡著之前,他說了一句.

"姑姑,你又發燒了啊!"

最近幾天,她頻頻發燒,難道這種劇毒還會引來發燒嗎?

…………

次日!

沈浪醒來的時候,神女雪隱已經走了.

當然,不是那種走了.

而是再出去拯救萬民了.

神仙姑姑,你實在太拼了啊.

但是用她自己的說法.

她是在恕罪.

也是在積德,為一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積德.

她雙手都無法動彈,是自己刷牙洗臉的.

而且她不僅僅自己刷牙洗臉,還給沈浪擠好了牙膏.

沒錯,牙膏,又是浪爺的發明.

雪隱超級愛.

………………

今天,沈浪新建的聖廟就要開門接客了.

可以說是萬眾矚目.

因為這關系到他能不能成為羌國萬民的救世主.

如果沈浪成功了,就能夠幫助羌國萬民永久抵禦天花.

從此之後,羌國就不再受這個死神威脅.

第一批試驗者,就是從越國抓來的上千名奴隸.

沈浪的幾十名武士把守聖廟,每一批進來十個人,而且全部蒙住眼睛.

沈浪挨個為他們種上牛痘.

往手臂種入牛痘,幾乎是唯一防禦天花的辦法.

整個地球幾乎就是靠這個辦法,徹底滅絕天花疫情的.

你們問牛痘疫苗哪里來?

簡直不要太多啊,羌國別的或許缺,但永遠不缺牛,更不缺感染了天花出痘的牛.

種植完牛痘之後.

接下來就是等待,等待牛痘天花病毒在人體內爆發.

當然這次爆發會非常輕微.

因為牛痘病毒對人的致病力非常弱,接下來幾天後,僅僅會有一點點發燒,然後大腿上出現一寫丘疹,十來天後就會脫落徹底痊愈.

從此以後,這個人體內就獲得了永遠的天花抗體,再也不會感染天花了.

中國古代在宋真宗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種痘術,但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還是有一定危險系數.

而此時沈浪經過了幾次改造,使得牛痘病毒已經非常微弱了.

上千個越國難民種了牛痘疫苗後,就靜靜在大廟里面等待.

五六百平方米的大廟里面,擠了上千人,那真是不堪啊,臭氣轟轟的.

但是這一千人又要管理,絕對不能亂排泄,還要分水分食物.

而且在恐懼之下,特別容易出亂子,仿佛一個火藥桶,點火就要炸.

沈浪是一點都不耐煩做這種事情的.

但是雪隱把所有的事情都接管了過去.

她每天都呆在這臭烘烘的大廟里面,管理這一千多個奴隸.

也真是神了.

僅僅她一個人,就把所有人管理得井井有條.

她在一千個奴隸中挑選出了一百個小隊長,十個大隊長,一個首領.

本來處于恐懼中的試驗者,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的聲音,會立刻安靜下來.

她說的每一句話,都仿佛聖旨一樣.

整個大廟內非常臭,但是她身上的香味,卻仿佛能夠蓋住所有的臭味,讓整個大廟內時時刻刻都有一縷芳香.

神女不管在哪里,都是神女.

白蓮花開在雪山之巔是美麗聖潔的,但是開在黑暗沼澤中,也同樣是美麗聖潔的.

甚至一看到她的身影,聞到她的香氣,就會立刻安靜下來,心中充滿希望.

這幾天時間,大廟之內的這一千個試驗者無所事事.

那就交給他們一個差事.

制作一塊牌匾,上面寫著聖廟.

然後,再用木頭雕出幾個雕像.

比如孔丘啊,比如周公啊.

總之,把幾個聖人雕像全部雕出來.

上千人一起干活.

僅僅三天時間,就把聖廟牌匾,還有聖人雕像開鑿出來了.

你說雕得好不好?

像不像?

還是很不錯的,雖然比不上越國聖廟里面的那麼氣宇軒昂,但這里畢竟是羌國.

條件簡陋,有就不錯了,稍稍克服一下吧.

………………

晚上雪隱依舊回去沐浴更衣.

但,已經不睡覺了.

幾天幾夜不睡覺.

她說反正就剩下四天性命了,就不要浪費在睡覺上了.

而剩下這最後的四天,沈浪每一天都在絞盡腦汁.

甚至把所有事情都拋在一邊.

專心攻克雪隱體內的奇毒.

但是依舊毫無所獲,甚至連她中的什麼毒都不知道.

鍾楚客大宗師依舊沒有回來,沈浪害怕他再也回不來了.

最後一天來了!

按照神雪隱的計算,今日就是她的最後時光了.

她要死了!

最後一次毒發之後,她全身都會被凍住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然後,漸漸徹底死去.

聽上去有些像是漸凍人.

但實際上是不一樣的.

神女雪隱不會肌肉萎縮,就是整個嬌軀仿佛被凍住一般.

仿佛成為玉石雕像.

而且每一次毒發的時候,香氣逼人.

在這最後的時光,沈浪幾乎要瘋魔了.

不行,我一定要救雪隱.

一定要救!

她是人世間的精靈.

她是聖潔無暇的神女.

哪怕她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贖罪,為了積德.

但是沈浪卻不知道,她哪里有罪?

如果無法將她救回來,那會成為沈浪的一輩子的心魔.

這樣的人間精靈如果都救不回來.

那他所謂的神醫,還有什麼意義?

神女姑姑,我一定要救你,一定要救你.

但是,他依舊毫無頭緒.

最後的時光都要來了,他依舊毫無頭緒.

根本不知道雪隱中的是什麼毒?

我怎麼如此沒用?

沈浪,你就是一個廢物,廢物,廢物.

神女雪隱躺在床上,等著最後時光的到來,等待最後一次劇毒發作.

然後,死去!

與此同時!

聖廟之內!

上千越國奴隸才哭泣.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今日聖女沒有來.

這就是最壞的消息.

他們也知道,聖女腰部以上是無法動彈的.

她已經時日不多了.

忽然,有一個越國難民道:"我們還在等什麼,我們一定要為聖女做些什麼?"

然後,幾百個人抬出了一根最好的木頭.

這塊木頭質地雪白,而且沒有疤痕.

幾百個難民一邊流淚,一邊飛快雕琢.

他們不知道孔聖人是誰?

他們也不知道周公是誰?

所以,雕琢這些人像的時候,他們很認真,卻無法投入靈魂,也無法投入滿腔的愛意和仰慕.

但是給神女雪隱雕琢的時候,卻投入了自己所有的情感.

短短不到一個時辰.

神女雪隱的雕像完成了.

真的很好!

尤其那雙眼睛,純潔,溫柔,充滿了無限的憐憫.

這幅雕像,她的面孔是朦朧的,甚至身材也是朦朧的.

但是……

卻無比神似.

充滿了靈魂和聖潔.

就仿佛隨時要飛天而去.

這才是最好的藝術品.

"立起來,立起來,把聖女的雕像立起來."

然後,上千個越國難民,把所有雕好的人像全部立起來,神女雪隱的雕像在中間.

"牌匾掛起來,掛起來!"

然後,幾十個人動手,把聖廟的牌匾掛了上去.

在有些人眼中,這聖廟是孔丘等人的聖廟.

而在無數難民,無數恐懼的羌民眼中,這聖廟是聖女廟.

還沒有等到沈浪的命令.

聖廟的雕像就被樹立起來了,聖廟的牌匾就被掛起來了.

頓時羌王震驚.

整個羌國王族震驚.

無數人震驚.

羌國只能有一個信仰,那就是天神.

羌國只能有一個雪山神廟,怎麼可有有第二個聖廟?

………………

房間內.

神女雪隱在等待劇毒最後一次發作.

沈浪依舊在絞盡腦汁,想辦法救治.

但,依舊沒有頭緒.

他再也忍不住了,用力頭腦袋砸牆壁.

"啊……啊……啊……"

"沈浪,你這個廢物,你這個廢物."

"你連姑姑都治不好,你就是徹底的廢物,要你何用?"

他不僅開始撞頭,而且開始敲自己腦袋,仿佛想要變得更聰明一些.

"停下來."雪隱柔聲道:"好孩子,你過來."

她的聲音,時時刻刻都有讓人安靜下來的力量.

沈浪走了過去,忍不住投入她的懷中.

"姑姑,我應該能夠治好你的."

"我沈浪本應該無所不能的,為何治不好你啊?"

而神女雪隱卻沒有什麼恐懼,她無法用手撫慰沈浪,只能用目光安撫.

"生又何歡,死又何懼."

又是這句話.

"好孩子,我真的不怕死."

"不管是鍾楚客師弟,還是我都本是該死之人,就是為了一個可能不存在的執念才活到今天,已經苟且偷生的二十年,死了沒什麼不好."

"正好可以和陛下團聚,也正好可以問問他,陛下你那麼厲害,怎麼忽然就死了."

"陛下死了,我們這群人就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

"一顆大樹倒下了,這棵樹上的藤蔓,樹上築巢的鳥兒,還有屬下的小草小花,都紛紛失去了遮蔽,全部都死了."

"你或許不知,陛下的死去,不僅僅代表一個國家的覆滅,還代表著一個時代,一個希望的徹底破滅."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神女雪隱的眼淚湧了出來,第一次有了哭泣.

原來,神仙姑姑也會哭的嗎?

淚水一顆顆滑落,流在沈浪的頭發上.

"沈浪你可知道嗎?姑姑年輕的時候喜歡過一個男人,他長得和你一點都不像,但是性格有點像的,都是那種看起來很壞,實際上卻很好的人."

"你說你有邪念,姑姑聽了很高興的.你也是一個精靈般的男子,你這樣的小男孩對我有邪念,我心理是得意的,至少我還顯得年輕."

"姑姑就快要死了,沒有想到最後時刻陪伴我的人竟然是你."

"孩子,你不管想要做什麼事情?不管有什麼邪念,都可以的."

"這不是什麼獎賞,而是留下一個念想,免得姑姑走得太無聲無息."

"你這樣一個好孩子,我看著也很喜歡."

"在臨死之前,你對我邪念,反而對我是一種獎賞,不是嗎?"

"吻我吧,孩子,獎賞我吧!"

神女雪隱無比溫柔道.

她身上的香味,變得無比濃烈,仿佛成為了最美的酒.

沈浪捧著她精致絕倫的臉蛋,真的仿佛粉妝玉琢的一般,天下再也沒有這麼精致的面孔了吧?

雖然已經定格在某個瞬間.

仿佛凍住了,無比冰涼.

但,卻依舊柔軟.

沈浪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

然後!

空氣中的香味,猛地變得更加濃烈.

讓沈浪幾乎要昏眩過去.

神女雪隱,最後的劇毒發作了!

最後時刻來臨了.

與此同時!

周圍的空氣,仿佛猛地變得壓抑肅殺.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羌國第一高手.

頂級強者.

羌國信仰領袖.

雪山神廟大祭師,苦海頭陀,緩緩走進院子.

黃鳳的老師雪山老妖都敗在他的手下.

他腳步所走之處,地面碎裂.

他身邊所過之處,道路兩邊小草和樹葉,紛紛折斷碎裂.

而此時,沈浪和雪隱神女擁吻.

她的最後劇毒徹底發作,從頭到腳,徹底成為凍人.完全失去了任何動彈能力,包括眼神和說話.

"神女雪隱,你殺我十幾僧人,苦海前來討回公道!"

此話一處,殺氣沖天!

………………

注:第一更送上,頸椎又疼痛難忍,我去推拿一個小時,然後立刻回來寫第二更.兄弟們求月票求支持,糕點的喉嚨都要喊啞了呀,嗚嗚!

謝謝醉夕陽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21章:與神女雪隱同居日子!絕世美妙!(3更)    下篇:第223章:救世主沈浪!大開殺戒了!(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