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23章:救世主沈浪!大開殺戒了!(2更)   
  
第223章:救世主沈浪!大開殺戒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羌國第一高手,苦海頭陀走了進來.

沈浪手中滑落一個東西.

這是他關鍵時刻保命用的.

神女雪隱,已經完全無法動彈,溫柔地躺在那里.

苦海不由得道:"最後的劇毒發作了?她已經完全無法動彈呢?"

沈浪點頭.

然後,雪山神廟大祭師苦海又走近了兩步.

他每走近一步,殺機就變得更加濃烈.

目光就更加殘忍.

忽然!

雪隱的嬌軀漸漸變得通紅.

一直以來,她都是如同雪一般的白.

此時,竟變成血一般的紅.

就仿佛即將爆炸的火山一般.

苦海停下了腳步.

神女雪隱雖然不會說話,也無法動彈.

但是卻發出了警告.

你苦海若再近一步,我雪隱就自爆了.

雪隱全身都無法動彈,但是真氣可以流動,丹田可以運轉.

所以,還能自爆.

一旦自爆,就等于把幾十年修煉的所有內功和真氣,瞬間炸裂出來.

雖然殺不了苦海,但也能讓他身受重傷.

苦海的武功更高,甚至超過了雪山老妖.但是距離鍾楚客和雪隱,還是有一段距離.

最關鍵是雪隱體內中的是浮屠山的劇毒,萬一自爆的時候,這種詭異劇毒染上他苦海頭陀的身體又該怎麼辦呢?

所以他停了下來.

反正雪隱馬上就要死了,不必著急的.

不必冒這個風險了.

我苦海頭陀榮華富貴的生活還很久,命是非常值錢的.

"沈浪公子."苦海道.

沈浪道:"有何指教?"

苦海道:"整個羌國只能有一個信仰,只能有一個神廟."

沈浪道:"我那個廟是救人的."

苦海道:"歡迎你在雪山神廟救人."

沈浪道:"太遠了."

苦海頭陀道:"你那個聖廟必須拆掉."

沈浪道:"拆掉就沒法救人了."

兩個人的談話,陷入了死局.

然後苦海頭陀就在這里等著,等雪隱死去.

這樣沈浪就落在他的手中了.

他當然不會殺沈浪,畢竟沈浪腦子里面還有拯救天花的技術,而且他背後是金氏家族,拿下沈浪就可以為所欲為地勒索.

畢竟苦海頭陀也是要養僧兵的,而且還要享受奢靡華貴的生活.

而雪山神廟也不收稅,也不種田,每年靠子民的供奉,錢不是很夠啊.

最關鍵的是最近幾個月的天花大疫雪山神廟都無所作為,而且為了自保,他更是關閉山門,將無數信徒拒之門外,任由他們感染天花死去.

這對整個羌國萬民來說,無疑是巨大的傷害.

可見今年的供奉,一定會減少到一定程度.

所以,他尤其需要沈浪啊.

他一直等,一直等.

一刻鍾,兩刻鍾,一個時辰!

不知道為何,雪隱一直都沒有死,一直睜著眼睛,隨時准備自爆.

為何還沒有死啊?

按照時辰,她應該已經死了啊.

整整兩個時辰後,苦海頭陀放棄了.

"沈浪公子,半個月之內,你要把聖廟拆掉,無償交出治療天花之法."苦海頭陀道:"否則為了羌國的信仰純潔,我的僧兵會發動聖戰,燒掉你的聖廟,將你的人斬盡殺絕."

"記住,你只有半個月時間."

然後,雪山神廟的大祭師苦海頭陀離去.

而神女雪隱身上的血紅色光芒,依舊沒有散去.

等等一刻鍾後,苦海頭陀才真正離去,此人真是奸詐.

此時,雪隱身上血紅色的光芒,漸漸散去.

但是不管沈浪怎麼呼喊她,都沒有任何回應了.

發不出聲音,做不出任何動作,甚至眼神轉動都無法做到.

呼吸還有,心跳也還有.

而且,還在發燒!

沈浪用額頭貼著她的額頭.

確實在發燒.

然後,他仿佛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雪隱感染過天花嗎?

應該沒有,至少她臉上沒有任何天花的痘印.

但她天天都在和得了天花的病人在一起,為何沒有感染?

若說她沒有被感染,為何持續發燒?

是不是,她也已經感染了天花病毒,但是卻沒有發作出來.

沈浪仔細檢查她的全身.

白璧無瑕,沒有任何水痘,也沒有任何皮疹,哪怕任何犄角旮旯角落也沒有發現疹子.

那麼有沒有可能,她感染了天花病毒,而且也發燒了,但是卻沒有表現在身體表面.

浮屠山在她體內下了劇毒,如今劇毒發作.

與此同時,她也感染了天花病毒.

但是,浮屠山的劇毒卻壓制了天花病毒.

所以,她沒有出現天花的特征,沒有長水痘,也沒有出皮疹.

而且,她此時應該已經死了.

但至少到現在,她還沒有死,只是完全無法動彈.

是不是浮屠山劇毒和天花以毒攻毒,自相殘殺,所以劇毒威力減弱.

所以,她現在還沒有死?

這個結論很有可能是成立的.

如果這樣的話?那證明了什麼.

證明浮屠山的劇毒,至少不像是蛇毒,也不像是氰化物.

而且這種劇毒在雪隱體內潛伏了許多年,一直到近來才發作.

那麼是不是可以視為,這種毒是一種生命體.

類似蠱毒,類似無比細小的蜉蝣?

浮屠山只是在雪隱體內下了毒卵,毒卵孵化之後,開始在血液中交配繁衍.

于是,血液里面就出現了無數的蠱毒?

沈浪心中猛地一抖.

然後,他拿出刀子,在雪隱手指上割破一個傷口,讓鮮血滴落在瓷碗里面.

然後開始仔細觀察.

可惜沒有顯微鏡.

但沈浪有放大鏡,也有望遠鏡.

接下來,沈浪用紙殼和幾塊放大鏡組裝一台非常粗糙,倍數很低的顯微鏡.

在顯微鏡下觀察雪隱的血液.

發現了!發現了.

沒錯,雪隱的血液里面有很多微生物.

非常非常小,不會超過0.05毫米.

比男人的種子小蝌蚪大不了多少.

但是它們游動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數量非常多.

神女雪隱這滴鮮血只有1毫升左右,但起碼有上百條左右.

這應該就是蠱蟲!

而且是一種能夠釋放神經毒素的蠱蟲.

應該就是如同沈浪猜測的那樣,浮屠山給她下的是毒卵.

整整用了幾年頓時間,這蠱卵經曆了孵化,交配,繁衍.

就如同大爆炸一樣.

之前這些蠱蟲數量太少,還不足于讓雪隱有明顯的症狀.

最近幾個月,這些蠱蟲開始爆發性繁衍,瘋狂地占據了雪隱的全身.

每一次發作,就代表著他們占領了雪隱身體的每一個部分.

最後,神女雪隱全身都被這些蠱蟲占領.

源源不斷的神經毒素釋放,使得雪隱全身都無法動彈.

就仿佛一個凍人一般.

難怪她身體會這麼香,尤其發作的時候更香味濃烈,而且是如同酒精一樣,讓人沉醉.

因為這些蠱蟲釋放出來的是神經毒素,本來就是麻痹神經的.

這是沈浪再一次遇到地球醫學所不能理解的東西.

這是這個世界獨有的生命體.

這個浮屠山非常可怕啊!

而雪隱之所以還沒有死,是因為她體內還有天花病毒.

這兩種病毒在她血液中互相厮殺,延緩了她的生命.

但是……

天花病毒在人體內的生命力是有限的,最多也不會超過二十天.

所以雪隱依舊會死!

有什麼辦法,能夠殺死這些蠱蟲?

接下來,沈浪瘋狂地做各種實驗,留給沈浪的時間實在不多了.

他不僅僅要救雪隱,還要面對接下來的劇變.

他要找到一種東西,能夠殺掉這些蠱蟲,但是又不至于讓雪隱喪命.

他已經找到方向了,接下來需要的是一個突破口.

……………………

距離沈浪種痘已經過去十來天了!

馬上就要出結果了!

第一批種痘者,已經出現了皮疹,化膿,並且結痂.

羌王迫不及待地派人把這些人投放到天花病人的帳篷內.

天氣已經炎熱起來了.

天花疫情越發凶猛可怕了.

已經演變成為真正的死神了.

每天感染者越來越多,死去的人也越來越多.

王族中,又發現了三個感染者.

除了羌王和太子之外,人人惶恐.

再這樣爆發下去,整個羌國至少要死掉三分之一人.

羌國的軍隊,也會減員幾分之一.

真正天大的災難啊.

如果沈浪的種疫苗防禦術有效的話,那不僅僅能夠救下羌國萬民,而且也能夠羌王的無數軍隊.

這已經完全關系到羌國的命運了.

羌王甚至等不到試驗者接受感染了,直接下令道:"把天花病人的血液和膿包,抹在這些實驗者的身上,看是不是會感染?"

然後,這第一批實驗者經曆了無比惶恐的一幕.

天花病人水痘的液體,直接抹在他們的身上.

如果沈浪的種痘失敗,如果他們身上沒有抗體,這是百分之百會感染天花的.

一天時間過去了.

兩天時間過去了.

三天時間過去了.

四天時間過去了!

羌王和太子無比焦急等待著.

整個王族都在焦急等待.

有沒有效啊?

沈浪的神術能不能見效,能不能拯救萬民?

能不能抵禦天花啊?

五天時間過去了!

結果應該已經出來了.

第一批試驗者五十人,沒有一個感染天花.

就算把天花病人的血液,膿液抹在他們身上也沒有感染.

成功了!

真的成功了!

羌王狂喜,羌國太子狂喜.

羌國有救了.

沈浪真的成功了.

他真的能夠防禦天花.

他真的可以讓所有人從此不再感染天花.

頓時……

整個羌國的天空仿佛裂開了一道縫隙,灑進來一片陽光.

整個羌國徹底沸騰了!

無數人潮水一般湧向了聖廟,等著越國使團給他們種入疫苗.

這樣他們就可以永遠抵禦天花了.

之前,沈浪的這個聖廟因為掛著聖廟的招牌,里面供奉著孔丘,周公等聖人.

所以聖廟的牌匾被人砸了一次又一次.

羌國的子民圍攻了一次又一次.

若不是因為有神女雪隱的雕像在里面,整個大廟都已經被人燒了.

雖然在這一場天花大疫中,雪山神廟的表現讓人非常失望.

但它的信徒還是很多的,哪里容得下羌國地面上又出現一個聖廟啊?

之所以沒有人來燒掉,是因為聽說這里面可能會治得了天花,而且還有神女雪隱在.

而現在!

終于徹底證明了.

沈浪能夠拯救羌國萬民,能夠抵禦天花.

瞬間!

聖廟被升華了.

沒有人再去燒聖廟了.

也沒有人再去砸雕像,砸牌匾了.

信仰是很重要,但生命更寶貴吧.

雪山神廟救不了我們,而這座聖廟救得了我們,那我們就成為聖廟的信仰者又如何?

沈浪下令.

想要種疫苗,想要永久免疫天花.

就跪在聖廟的外面,成為聖人的信徒.

于是!

整個聖廟外面,跪滿了人.

幾千人,幾萬人之巨!

隨著沈浪而來的越國武士完全驚呆了.

沈浪太強了啊.

他不但讓羌王寫下了認罪書,不但在羌國的土地上建了聖廟.

而且還讓無數羌國人成為了聖人的信徒.

太厲害了.

太神奇了.

盡管沒有上奏的權力,但他們還是紛紛寫下了自己的見聞.

而且他們也是受益者,因為他們也被種了牛痘,這輩子再也不會感染天花了.

………………

所有向聖廟跪下的民眾,都得到了回應.

你信仰天神,信仰雪山神廟,關鍵時刻他們不會給你回應,也不會拯救你的性命.

但是你信仰聖廟.

卻能夠救你的性命.

沈浪手下幾十個人,每天都在給羌國民眾種牛痘.

一天幾千人.

頓時間,這座聖廟萬眾敬仰.

沈浪的救世主計劃,大功告成.

而雪山神廟的聲望大降,受到巨大聲譽損失.每天都有無數人背棄它,而成為沈浪這座聖廟的信徒.

每一天,雪山神廟的怒火都在積攢!

甚至,羌王的怒火也在積攢.因為,沈浪奪走了屬于他們的榮光.

………………

而這位救世主,大部分時間都不在聖廟里面.

因為他每天都在屋內研究如何拯救雪隱.

如何殺死雪隱體內的無數蠱蟲.

隨著雪隱體內天花病毒的消亡,她的生機也越來越淡.

她真的漸漸進入死亡了.

但是……

沈浪已經有了突破.

經曆了無數次實驗.

沈浪又回到了原點,用大傻的黃金血脈拯救雪隱.

當然,不是輸血換血.

一開始沈浪想要用黃金血脈殺死雪隱體內的蠱蟲,結果失敗了.

接著,他又想著用黃金血脈把無數蠱蟲吸引出來.

還是失敗了!

大傻身上的血,已經被他放掉一斤多了.

經過無數次實驗.

沈浪發現,大傻體內的黃金血脈,有一半讓浮屠山蠱蟲非常恐懼,有一半卻對它們有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沈浪需要將大傻的黃金血脈分離開來.

單獨取出對浮屠山蠱蟲有致命吸引力的東西.

沈浪又給大傻放了一斤血.

然後,提煉出了一毫升的血脈精華.

還真他媽是金黃色的.

大傻也真是牛逼.

這一毫升的血脈精華,就是拯救雪隱的關鍵.

能不能成功,能不能挽救這個神女的性命,就看這一次了.

沈浪看著試管里面的金黃色血脈精華.

"大傻,你媳婦好了嗎?"沈浪問道.

大傻道:"好了."

沈浪道:"臉上有麻子嗎?"

"九十三顆."大傻道:"可好看了."

呃!

沈浪接不下去了.

用濕毛巾擦拭臉上的汗水.

………………

五月的天氣變幻莫測,十幾天前還很冷,忽然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已經二十幾度了.

雷聲越來越響.

"轟隆隆隆……"

外面,天上的烏云越壓越低.

雷聲一陣陣巨響.

可怕的閃電開始醞釀,

驚天的暴雨,開始醞釀.

轟轟轟!

天上的雷聲越來越猛.

烏云壓得越來越低.

空氣中越來越悶.

山雨欲來,這天上黑壓壓的烏云,仿佛要將大地砸塌了一般.

距離苦海頭陀給的期限已經過去一天了,雪山神廟的怒火積累到了極致.

忽然.

一隊僧人武士進入院子,朝著沈浪道:"越國沈浪,整個羌國只能有一個信仰,那就是天神.只能有一個神廟,那就是雪山神廟.我們大祭師已經給過你時間,讓你拆毀聖廟."

"最後的期限已經過去了,你依舊沒有拆除."

"現在,我雪山神廟正式向你宣戰."

"今天晚上,我們會將你們聖廟內的所有人殺得干乾淨淨,會將你們聖廟夷為平地."

然後,這個僧人武士朝著沈浪遞上了戰書.

沈浪戴上手套,道:"我接下來了,應戰!"

僧人武士道:"晚上見."

轟隆隆!

又一陣雷鳴巨響.

烏云壓得更低,但是這暴雨就是下不來.

這驚雷越來越驚人.

但這閃電,就是沒有劈下來.

沈浪道:"大傻,回去向你媳婦告別一下,今天晚上要大戰,我們要大開殺戒."

"可能要殺上千人,可能殺得更多."

"明天,我們就回越國了."

這麼大的事情,本以為大傻會驚詫一下.

但是完全沒有.

"哦."大傻直接就走了,去告訴媳婦了.

…………

大傻走了之後,房間內就剩下沈浪一人.

黃鳳站在邊上.

沈浪給神女雪隱沐浴,柔軟的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每一寸角落.

這段時間,他每一天都在給雪隱沐浴.

盡管她已經給不出任何回應了,眼神都給不了.

甚至,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已經越來越弱,距離死亡越來越近.

"鳳,你和十三睡過沒有啊?"

沈浪一邊擦拭雪隱冰清玉潔的軀體,一邊問道.

黃鳳悶聲道:"沒."

沈浪道:"你要小心啊,你家那麼有錢,小心十三是欺騙你感情,打算騙你家錢來著.他看我軟飯吃得這麼舒服,說不定也想要試試."

"吼……"黃鳳喉嚨底下發出聲響,卻不敢呵斥.

主人再人渣也是主人.

而外面的沈十三無奈.

主人,你要背後說人壞話,起碼也別讓我聽到好嗎?

黃鳳忽然道:"主人,你說我有必要和十三睡嗎?"

沈浪道:"你怕今天晚上我們都會死?所以臨死之前,和十三把覺睡了?"

是這麼回事,但也請你不要說得這麼清楚.

黃鳳道:"雪山神廟集結了一千多武士,我們只有一百人."

沈浪道:"不止一千武士,起碼兩千,是我們的二十倍,還有羌太子的人,還有蘇氏家族,還有羌國王後蘇莫的武士."

黃鳳道:"我們一百人,死也打不過他們兩千多人."

沈浪道:"肯定打不過啊,以一敵二十,怎麼可能?"

黃鳳道:"那我們會輸?會死?"

沈浪道:"不會,我們能夠一勞永逸,上演神跡,將雪山神廟的僧兵殺得干乾淨淨."

黃鳳不敢置信道:"真的,我們只有百人,他們有兩千多人啊,而且每個武士都比我們的強."

沈浪道:"當然,連決戰的日子都是我挑的啊."

將雪隱嬌軀擦拭干了之後,換上美麗的絲綢衣衫.

"姑姑,今天晚上我就救活你,順便讓你看看,我大開殺戒!"

"明日就要走了,今天晚上就殺個痛快,給整個羌國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轟隆隆隆!

天上,又一陣雷鳴巨響.

"走吧,去大決戰!"

沈浪抱起雪隱的嬌軀,朝著聖廟走去,雄赳赳氣昂昂.

但是帥不過三秒.

雪隱一米七多,一百斤左右.

沈浪抱起來好吃力啊,走幾步路就不行了.

"鳳兒,還是你來抱."

"廢渣."黃鳳心中腹誹,輕松抱過雪隱的嬌軀.

然後,她也不由得一陣迷離.

懷中這個女人,簡直美得讓人妒忌不起來.

沈浪雙手背在腰後.

繼續雄赳赳氣昂昂,朝著聖廟走去.

"走,大開殺戒吧!"

"雪隱,今夜我便給你新生!"

………………

羌王宮一間小房子內.

羌王,羌國太子,王後蘇莫,雪山神廟大祭師苦海頭陀,蘇難侯爵的心腹蘇庸.

五個人!

一地都是金幣,整整幾十箱子.

又是十幾萬金幣.

羌王道:"已經確定了嗎?沈浪防禦天花,種入疫苗,其實就是牛痘的膿液?"

羌國太子道:"已經完全確定,三個潛伏者都看得清清楚楚."

羌王道:"既然如此,沈浪就可以死了,他還救了我的命,救了羌國無數人的命,若非為了蘇氏,還真有點舍不得殺啊."

他其實他也想要殺沈浪,只不過是想要繼續在他身上訛詐金幣而已.

現在,蘇氏家族為了殺沈浪,又付了一筆金幣.

羌國王後蘇莫道:"既然已經得到了天花防禦的法子,那這個神仙,大王也可以做了."

苦海頭陀道:"雪山神廟也能做了,拯救萬民的事情,本就是雪山神廟的本分."

羌王道:"如今沈浪已經給多少人種了牛痘了?"

羌國太子道:"不足萬人,還有幾十萬人沒有種痘."

羌王道:"那這剩下幾十萬人,就由我們來拯救吧.當然命是珍貴的,想要種疫苗,想要永遠免疫天花,要付出一些代價."

頓時,所有人道:"大王英明."

苦海頭陀道:"我雪山神廟苦寒潦倒,也正好收一些供奉."

羌王和雪山神廟得知了沈浪的種痘之術後,竟然想要利用他發大財.

無數羌國百姓你們想要免疫天花嗎?想要種入疫苗嗎?

給錢吧.

這種國難財都要發,真是讓人歎為觀止啊.

關鍵你是羌王啊,那些人是你子民啊.

但是在這種蠻王眼中,這樣再正常不過啊.

羌王大手一揮道:"當然,本王所有的武士,都免費種痘."

眾人再一次道:"大王英明."

蘇庸道:"這些金幣,請大王和苦海大師笑納.我們只有一個要求,不但要將沈浪使團斬盡殺絕,而且最好把沈浪的人頭給我."

羌國王後蘇莫道:"苦海大師,您的一千僧兵夠嗎?"

苦海頭陀冷笑道:"綽綽有余啊."

王後蘇莫道:"不如我支援您一些武士,而且都已經剃光頭了,就當作是雪山神廟的僧兵吧."

苦海頭陀道:"沈浪區區不到百人,輕而易舉,斬盡殺絕.不過王後不放心,這些武士我收下了."

羌國太子,王後蘇莫,蘇難心腹蘇庸三人整齊拜下.

"大師,今天一戰,拜托你了."

苦海頭陀不屑一笑,朝著外面走去!

半個時辰後!

北部荒野,集結了兩千五百名武士!

全部都是光頭.

這里面只有一小半是雪山神廟僧兵,剩下要麼是羌國武士,要麼是蘇氏武士.

只不過,還是需要用僧兵的名義.

對于羌國來說.

沈浪的利用價值已經用盡了.

蘇難為了殺沈浪,又付出了十幾萬金幣的代價.

那麼,他就可以死了.

苦海頭陀騎著一匹黑牛,大聲吼道:"維護天神信仰,開啟聖/戰,將越國沈浪使團,斬盡殺絕,碎尸萬段,將聖廟踏為平地!"

"殺!"

"殺!"

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朝著沈浪所在的聖廟殺去.

………………

注:第二更送上,狂求推薦票,狂求支持,恩公們出手吧!

上篇:第222章:沈浪神女情迷!最後時刻!爆發(1更)    下篇:第224章:救活雪隱!沈浪屠殺千人!神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