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24章:救活雪隱!沈浪屠殺千人!神跡   
  
第224章:救活雪隱!沈浪屠殺千人!神跡

g,更新快,無彈窗,!

阿魯娜娜公主的天花已經痊愈了.

不過臉上留下了痘印,看上去仿佛麻子一樣.

她自己對著鏡子仔仔細細數過了,九十三顆.

見鬼的九十三顆.

但也幸好是93顆,而不是930顆,否則就更加可怕了.

她沒有住在王宮之內,而是單獨住在外面的房子.

而且痊愈之後,她也沒有去看過她的父親母親.

得天花的這段時間,她對家人的心已經徹底涼了.

從今以後,只有大傻是她的家人了.

這在羌國也是很正常的.

女子嫁人之後,一切都隨了男人,甚至和娘家也沒有太大關系了.

此時,大傻走了進來,甚至在外面聽到他的腳步聲,阿魯娜娜心就安了.

"媳婦,二傻讓我過來和你告別,什麼是告別啊?"

"告別?"

阿魯娜娜公主猛地跳起來,道:"你要走?那不行,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你要留在我身邊,一步也不能離開."

大傻搖頭道:"不行不行,我先要跟著二傻,等師傅回來後,我還要跟著師傅呢?"

阿魯娜娜道:"那我呢?那我呢?"

大傻道:"你是我媳婦啊?"

阿魯娜娜道:"對啊,我是你媳婦,你應該和我在一起啊."

"啊!"大傻不知所措.

阿魯娜娜道:"我和二傻之前,你選擇哪個?"

啊?

還有這種選擇的嗎?大傻更不知所措.

阿魯娜娜捏著大傻的耳朵道:"說,我和二傻之間,你選擇哪里?"

大傻想了一會兒道:"現在嗎?那我選擇二傻."

阿魯娜娜生氣了,但完全拿眼前這個傻子沒有辦法.

大傻道:"媳婦,那我走了啊."

阿魯娜娜公主道:"走?沈浪神經病啊,大晚上的,馬上就要下大雨了,現在走?"

大傻道:"今天晚上不走,今天晚上打仗."

阿魯娜娜驚詫道:"打戰,打什麼戰?"

大傻道:"不知道打什麼戰,我走了!"

然後他背起那根玄鐵棍,朝著聖廟走去.

阿魯娜娜公主飛快沖入王宮之內.

…………

"砰!"

一聲巨響,阿魯娜娜公主撞開了門.

里面的幾雙眼睛頓時望過來.

有她的父親羌王阿魯岡,還有他的兄長阿魯太,還有羌國王後蘇莫,還有一個她非常討厭的男人,蘇庸.

從他們的臉色和目光都能看出,這群人在策劃陰謀.

蘇莫,蘇難的妹妹,准確說她算是副王後.

羌王後名叫諾紮,也是一個羌國女人,是羌王的原配.同時她也是太子阿魯太和阿魯娜娜的親生母親.

只不過在幾年前她就已經離開羌王宮,出家隱居去了.

所以,如今蘇莫成為了王後.

阿魯娜娜道:"父王,誰要打聖廟?誰要打沈浪?"

羌王阿魯岡道:"不管你的事."

王後蘇莫笑道:"是沈浪建造聖廟,冒犯了雪山神廟的信仰,所以苦海頭陀要派僧兵摧毀聖廟."

羌國太子道:"阿妹,這種事情我們不好干涉的."

阿魯娜娜公主道:"父王,沈浪對您有救命之恩.而且他拯救了無數的羌國人,讓我們從此之後抵禦天花死神的威脅,他對我們整個羌國都有大恩,您應該出兵幫助他."

羌王阿魯岡寒聲道:"魯魯,你給我記住,我們羌國人,只報仇,不報恩."

這一句話,道盡了羌國王族的心聲.

王後蘇莫道:"魯魯,我們娘家那邊也有一句話,叫作恩大成仇.如果一個人對你的恩情太大,你又無法報答,那他就只有去死了."

阿魯娜娜悲憤道:"那我呢?我的丈夫大傻還在里面?"

羌王寒聲道:"誰說他是你的丈夫呢?"

王後蘇莫道:"魯魯,那是一個傻子,他根本配不上你的.我們已經為你找了一個丈夫,他是真正的英雄,你或許聽過他的名字,三眼邪!"

又是三眼邪.

越國東西兩個大盜,東邊的苦頭歡,西邊的三眼邪.

王後蘇莫道:"這個三眼邪麾下幾千大盜,武功絕頂,就連越國的天西都督也對他敬畏三分.他這樣的大英雄,才能配得上我們魯魯公主."

阿魯娜娜公主盯著這群人.

他們每一個人的目光都是冰冷的,每一個人的面孔都是殘忍的.

她仿佛看到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豺狼.

二話不說,她直接轉身離去.

扛起肩上的青龍偃月刀,朝著聖廟走去.

他要和丈夫並肩作戰.

………………

此時聖廟之內,已經沒有來種痘的羌國平民了.

只有沈浪麾下的一百名武士.

聖廟之內,有三個雕像.

周公,孔丘,聖女.

這一百名武士,一半是越國武士,另外一半是金氏家族私軍和天道會武士.

此時,這一百名武士身上都穿著皮甲,彎弓搭箭.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轟隆隆隆……"

外面的悶雷,一陣一陣響起.

這雨就是下不來.

天上的烏云越來越厚,越來越低,仿佛隨時都要塌陷下來.

聖廟的外面,有無數雙眼睛盯著.

這是普通的羌民.

過去幾天內,已經有幾萬人來這里種痘過.

也就是說有幾萬人受過恩惠,被沈浪挽救了性命.

而且,他們也曾經跪在聖廟面前過.

但是想要讓他們為沈浪而戰?

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只會做一個旁觀者!

………………

越國王宮內!

"轟轟轟……"

天上的悶雷一個接著一個.

空氣壓抑得讓人透不過氣來.

國君甯元憲望著天空.

烏云壓頂,層層疊疊.

你這大雨,倒是下來啊.

他穿著好幾層綢衣,現在溫度雖然不高,但實在有些悶熱.

沈浪出使羌國已經一個月了.

還沒有回來.

南毆國那邊的戰局,越來越焦灼.

沙蠻族大軍源源不絕,這群野蠻人也太難打了.

按照之前的估計,這一戰應該可以輕而易舉拿下的,畢竟南毆國的政局已經差不多完全掌握在越國臣子手中了.

但沒有想到,這個戰場竟然仿佛要成為一個泥潭,讓越國的一只腳陷下去.

距離聖廟被燒,已經過去一個半月多了.

世人真是健忘的.

不管這件事情當時鬧得有多麼大,不管當時有多少官員表現得當眾嘔血.

但表演了十天之後.

這場戲也差不多了,老百姓看夠了熱鬧,也就漸漸淡忘了.

焚燒聖廟的羌國武士殺光了,當時也痛快了.

但殺完之後.

越國的無數官員有擔心了.

羌國人會不會報複啊?

會不會開啟戰端啊.

果然,之後有兩撥羌國使臣進入了越國國都,措辭一次比一次激烈.

這件事情一定要給羌國一個交代.

否則戰場相見.

不僅如此,最近的風聲又變得詭異起來了.

市面上開始傳聞,其實羌人焚燒聖廟,背後主謀便是沈浪.

目標就是為了打擊蘇氏家族.

沈浪不是口口聲聲說要滅蘇氏嗎?

不過,此人應該早就死了吧,早就被羌王碎尸萬段喂狗了吧.

連帶著一百多人也一並被煮了吃了.

一個多月都沒有聽到消息,肯定死透透.

這個小白臉還真是異想天開啊.

羌王是什麼人?

你竟然想要他認罪?

而且,還想要在羌國地面上建聖廟?

白日做夢啊!

"轟……"

忽然一聲巨響.

國君甯元憲都微微一顫.

這悶雷,終于撕開了云層.

變成驚天的響雷了.

"那個女人怎樣了?"國君道.

他這問題沒頭沒尾的,別人也聽不懂.

但是大宦官黎隼卻明白國君說的是誰,何妧妧.

這幾年來,國君難得為一個女子動心.

結果!

這個女子仿佛和一個新科進士李文正有染,而且還可能失身了.

最關鍵的是,李文正還牽涉進入太子和三王子之間的陰謀,牽涉進詛咒太子一案.

為了避免爆發答案,避免劇烈黨爭爆發.國君當機立斷拍黑水台去殺了李文正,將這個答案消弭于萌芽之中.

至于這個案子背後有什麼幕後黑手?暫時就不大重要了.

而這個花魁何妧妧,國君沒有殺,而是將她幽居在老家琅郡.

國君不再碰她.

但是,別的男人也不敢碰她.

黎隼道:"她過得挺好的,每天就是寫寫字,做做畫."

……………………

五王子府內.

小冰的肚子已經有些明顯地鼓起來了.

五王子的妻子卓氏,正在和小冰說話.

按說她作為王子之妻,身份貴重,是犯不著和小冰這樣一個侍妾說話的.

但她本身也是一個商人之女,小戶人家的女兒.

兩個小丫頭在翻著畫本,她們便是余放舟的兩個女兒,

大丫頭在看書,小丫頭在吃點心.

"哇……"大丫頭張開嘴,指著妹妹手中點心,說要吃.

小丫頭很大方,把點心遞到姐姐嘴邊,讓她咬一口.

結果,結果姐姐一口全部吃完了.

小丫頭看著空空如也的小手呆了一下.

然後,哇的一聲就哭了.

"娘,娘……"

她胖乎乎的小身子大哭著朝卓氏懷里沖去.

"姐姐壞,姐姐壞……"

姐姐見到妹妹大哭,感覺自己可能要挨罵了.

于是,她先聲奪人,猛地紮進小冰懷里也跟著大哭,哭得還更大聲.

誰哭得厲害誰有理,不是嗎?

小冰將大丫頭抱起來,看著她干嚎不流淚,不由得輕輕擰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狡猾的小東西."

這性格有些像姑爺.

想到姑爺,小冰眼睛頓時濕潤了.

姑爺你怎麼樣了?

你怎麼還不回來?

現在所有人都說你死了,被羌王煮了吃掉了,我好擔心啊!

而此時,五王子甯政再一次受到了羞辱,氣得渾身發抖.

大理寺丞王引來到他的家中,索要兩個犯人.

就是余放舟的兩個女兒.

"余放舟私售禁書《東離豔史》,炎帝國震怒,國君下旨,余放舟全家誅殺,卻唯獨少了她的兩個女兒."大理寺丞王引道:"下官聽說這兩個女孩在殿下您家中,煩請將她們交出歸案."

甯政顫聲結巴道:"她,她……們一個兩歲,一個三歲,難道你們也要殺?"

大理寺丞道:"殺倒不用,但作為犯人家眷,是要充公的.這兩個女孩大理寺會將她們送到大恩庭中."

大恩庭,聽上去名字很好.

然而卻是這個世界上最悲慘的地方.

所有罪人,犯官的兒女,因為年紀太小不殺,所以全部送到這個地方去養大.

就相當于一個罪人孤兒院.

這個地方的孩子,從小就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吃不飽穿不暖且不說,能夠活下來都算是萬幸了.

而且就算能夠長大,男人全部做奴仆,要麼閹割了做太監.

而女的,大部分都被教坊司要去官妓.

這兩個小丫頭已經在五王子家里養了一個多月,早已經充滿感情了.

如今大理寺堂而皇之來要人,而且是根據大越律法.

一旦這兩個小丫頭送去那個地獄,會是何等悲慘?完全可想而知.

五王子甯政覺得無比屈辱,無比的悲哀.

自己還是一個王子嗎?

收養兩個犯人的小丫頭,都有人找上門來.

區區一個大理寺丞都能來欺負我了嗎?

他當然知道,這是蘇氏的報複.

比起蘇系的龐然大物,他區區一個五王子又算得了什麼?

這個時候,甯政就尤其想念沈浪起來.

"沈浪,你在羌國究竟怎樣了?整個國都都在傳言,你已經死了,但是我不信!"

………………

羌國,聖廟!

"轟隆隆隆……"

一聲炸裂巨響.

這悶雷,終于撕開了云層.

變成了炸雷.

然後,無數閃電,瘋狂劈打下來.

"唰!唰,唰……"

整個天空黑幕,被無數閃電撕裂.

黑夜被猛地照亮.

仿佛無數龍蛇游走.

一個人影猛地沖了進來.

阿魯娜娜公主,舉著青龍偃月刀.

"大傻,沈浪,今夜我和你們並肩作戰?"

"可惜我找不到師傅了,不然她絕對……師傅!"

阿魯娜娜見到了神女雪隱.

她猛地將大刀扔在一邊,朝著雪隱沖了過來.

"師傅,你怎麼了,你怎麼了啊?"

"你不要嚇我?你不要把我拋下啊……"

見到雪隱一動不動,阿魯娜娜公主直接就嚇哭了.

沈浪道:"娜娜公主,你來的正好,接下來我要救你師傅,需要你的幫忙."

阿魯娜娜拼命點頭道:"求你快救救我師傅,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千萬不能死."

沈浪道:"你抱著雪隱,跟我進來進入小帳篷內!"

阿魯娜娜公主抱著神女雪隱,進入了小帳篷之內.

哪里有一個架子,還有鉤子.

沈浪道:"你把雪隱勾在架子上,讓他的身體自然垂落."

阿魯娜娜一愕,但依舊照辦.

頓時,神女雪隱女神整個人都掛在架子上,雙手張開,懸空掛著.

沈浪拿出了一個幾個玻璃瓶,一支鋒利的刀子.

最後拿出了一個試管,里面是黃金血脈的精華.

沈浪放了大傻一斤血,才提煉出來這麼一毫升左右.

金黃色的,真的就如同液體黃金一般.

雪隱體內有多少蠱蟲?

不知道,但絕對是天文數字,已經占據了她身體的每一處血管,釋放出的神經毒素麻痹了她的每一根神經.

所以,她完全無法動彈,比植物人還植物人.

而這血脈精華對浮屠山的蠱蟲擁有致命的吸引力.

沈浪做過實驗.

這些蠱蟲感受到血脈精華的時候,真的就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瘋狂地沖來.

對于它們而言,血脈精華就仿佛是世界最美妙的力量.

但是,它能不能拯救雪隱?

現在依舊是未知數.

沈浪遞給阿魯娜娜一根針道:"一會兒,我會飛快用手指點住你師傅身上的某個地方,你用這根針飛快刺下去,明白嗎?"

阿魯娜娜點了點頭.

沈浪開始動手救雪隱.

他拿出一根針管,刺入雪隱腳上的血脈.

頓時鮮血湧出,注入到一個玻璃瓶子里面.

這血液中有無數的蠱蟲.

"能不能成功?就看此時了!"

沈浪屏住呼吸,把金黃色的血液精華,滴入到玻璃瓶的鮮血里面.

頓時……

無比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玻璃瓶的血液,瞬間仿佛沸騰了起來.

血液當然沒有高溫沸騰.

只不過里面無數的蠱蟲感受到了黃金血脈精華的力量,頓時無比興奮,瘋狂地要吞噬這股力量.

雪隱的鮮血,源源不斷從傷口沿著針管流入到玻璃瓶中.

這些蠱蟲之間肯定是有獨特的信息傳播.

片刻之間!

雪隱全身的蠱蟲仿佛都被喚醒了.

所有的蠱蟲都瘋狂了.

憑借本能一般,瘋狂地朝著黃金血脈精華游來.

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個蠱蟲.

真的如同飛蛾撲火一般.

甚至比飛蛾撲火還要更加嚴重.

幾億條蠱蟲,朝著一個方向游動.

沿著神女雪隱的血管,飛快游出了傷口,通過針管,全部湧入了玻璃瓶內,瘋狂地朝著黃金血脈精華沖入.

這是肉眼可見的.

空氣中傳來了一陣無比迷人濃烈的香味,幾乎讓人要醉倒一般.

由此同時,雪隱身上出現了一種瑰麗的紫色.

"唰唰唰唰……"

這團紫色還會移動,就是無數的蠱蟲.

如同海洋中鲑魚的遷徙一般,幾百萬,幾億條.

短短幾分鍾內!

所有的蠱蟲全部離開了雪隱的身體,進入了沈浪道玻璃瓶內.

半瓶子的鮮血激烈地沸騰,顏色不再是紅色,而是豔麗的紫色.

這里面不知道有幾億條蠱蟲.

而雪隱身體表面的紫色褪得干乾淨淨.

此時!

毒蠱的母蟲出現了,從雪隱的心髒血管內鑽了出來.

之前沈浪無數次都沒有發現,因為它在心髒血管之內,在X光下仿佛和血管融為一體.

一直到沈浪拿出黃金血脈精華的時候,它動了幾下,沈浪這才發現它的存在.

它太粗了,只能呆在心髒血管里面.

它也受到了黃金血脈精華的召喚,它拼命地游出來.

不過它有兩三毫米粗,三四厘米長.

很難從血管鑽出來的.

只會讓雪隱的血管堵塞,造成血栓,危及生命.

毒蠱母蟲快速地游動,進入了某條比較粗的血管內,不是動脈,也不是靜脈.

沈浪掌握好提前量,指著雪隱的胸口道:"這里,動手!"

阿魯娜娜的動作快如閃電,手中的針猛地刺入.

瞬間!

那條毒蠱母蟲被釘住了.

沈浪飛快用小刀切開,將這跳毒蠱母蟲完整取出,封在試管里面.

………………

"轟轟轟……"

外面的炸雷,一聲比一聲猛烈.

天上的閃電,越來越粗,越來越驚人.

刹那間的閃電,幾乎將整個夜空照亮為白晝.

然後是密集的腳步聲!

沈浪的聖廟,被包圍了!

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驍勇彪悍,凶殘猙獰.

將區區只有六百平方米的聖廟包圍得水泄不通.

"轟轟……"

又一陣電閃雷鳴,照亮了這些僧人武士的面孔.

佛爺只吃肉,殺人,玩女人.

沈浪這座所謂的聖廟,木頭結構,外面包著一層厚厚的油布而已.

沒有任何防禦措施,連牆壁都沒有.

輕輕一沖,就直接毀了.

在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的面前,脆弱不堪.

………………

然而沈浪為了等待這一天,已經謀劃很久了.

在建造這座聖廟的時候,就讓天道會秘密運來了無數的鐵絲.

還有拇指粗的鐵柱,足足十幾根.

如今十幾根鐵柱被連接在一起,矗立在聖廟的中央,直接通到空中,足足三十五米高.

確保這根鐵柱是方圓幾千米內的最高點.

正常時候,它就是一根避雷針,所有閃電都會被它引導到大地.

而且聖廟之內,身旁已經鋪滿了干燥的牛皮.

每一個人腳上,也穿著絕對絕緣的牛皮靴子.

不僅如此!

聖廟改造完後,沈浪還拍金氏家族的武士進行改造.

把武士的鐵絲纏繞在聖廟的木頭上,然後蔓延到聖廟之外的地面上.

所以整個聖廟的表面,密密麻麻幾百根鐵絲,銅絲纏繞,蔓延到地面.

而此時聖廟之外的地面,無比潮濕.

絕對足夠導電.

一旦將中間這根避雷針從中斬斷,並且將鐵絲網和鋼絲網連接上高高聳立的鐵柱.

到那個時候,高高鐵柱引來的閃電就不是導向大地.

而是導向整個密密麻麻纏繞的鐵絲網,導向周圍所有的地面.

廟外地面站立的所有人會怎麼樣?

這些光頭武士穿的什麼鞋?濕漉漉的草鞋,足夠導電的.

而閃電的電壓有多大?

幾千萬,上億伏.

它能殺死多少人?

天知道?

終于等來了雷雨天後,沈浪就把牛痘的秘密透露出去,果然雪山神廟和蘇氏就迫不及待殺來了.

………………

聖廟之內!

一百武士瑟瑟發抖.

外面足足有兩千五百個殘暴的光頭武士啊.

肯定死定了!

太懸殊了,根本就沒有得打.

"十三,動手!"

天空難得靜了一會兒,沈浪下令道.

沈十三猴子一般,爬到了聖廟的頂上.

將鐵絲網和銅絲網勾連到中間的鐵柱上.

"大傻,動手!"

大傻猛地用玄鐵棍一斬.

輕而易舉將插入地面的避雷針鐵柱斬斷.

此時,這根鐵柱不再將電流引導向大地,而是引導想鐵絲網和銅絲網.

一切都准備完畢了.

就等著下一道閃電的迸發了.

………………

"呼呼呼呼……"

"殺,殺,殺……"

外面雪山神廟的光頭武士,開始狂暴呼喊.

苦海頭陀大聲吼道:"整個羌國,就只能有一個信仰,那就是天神."

"我雪山神廟,就代表天神的意志."

"而如今這群越國人,竟然將他們的聖廟建在我們的土地上."

"這是對天神的褻瀆,是要遭到天譴的."

"我代表天神的意志,將這個越國的敵廟踏為平地,將里面所有的越國人,斬盡殺絕!"

"殺,殺,殺!"

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狂暴怒吼.

充滿驚天殺氣.

然後,他們發出一陣陣狼嚎之聲.

殺氣越來越重.

在這股殺氣中,沈浪脆弱的聖廟仿佛是驚濤駭浪中的小舟,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

里面幾十名越國的武士再也承受不住這股壓力了,直接跪在地上哭喊道:"我們投降,他們投降!"

而金氏家族和天道會的幾十名武士,面色鐵青,手握弓箭,瑟瑟發抖.

今夜!

就死在這里吧.

必死無疑了!

終于,外面的狼嚎結束了!

兩千五百人,形成一個圓形,邁著凶橫的步伐,朝著聖廟前進.

"殺,殺,將越國人斬盡殺絕!"

"踏平越國聖廟."

"將沈浪碎尸萬段!"

"碎尸萬段!"

"哭泣吧,嚎叫吧……"

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越來越快.

距離聖廟越來越近,揮舞著手中的彎刀,猙獰著可怕的面孔.

開始瘋狂地沖鋒.

如同黑色潮水一般,就要將脆弱的聖廟淹沒.

而就在此時!

天上的烏云,仿佛被猛地撕開一道裂口.

驚天的閃電,如同游龍迸現.

幾萬米之長.

驚天之威.

轟轟轟轟!

緊接著,又是密集的炸雷巨響.

黑夜照亮如同白晝.

驚人的閃電一道接著一道.

如同戰刀.

又如同密網,瘋狂劈下.

這天力之威果然驚人.

終于,一道萬米閃電網,猛地擊中了聖廟頂上三十五米高的鐵柱.

驚天的電流猛地竄下.

"殺,殺,殺……"

兩千五百名光頭武士沖到聖廟之外,揮舞著戰刀,猛地就要斬下.

然後……

"啪!"

驚聲巨響!

整個聖廟冒起了無數的電光火花.

許多鐵絲,直接被巨大的電流燒斷.

而與此同時!

無數電流湧向地面,湧向廟宇之外的任何生命.

這些猙獰凶惡的僧人武士,

瞬間被巨大電流擊打全身.

身上冒出火光,濃煙.

所有的動作被定格.

無數光頭武士,瞬間被活生生閃電劈死.

幾十人直接被劈成焦炭.

這一瞬間!

簡直就是神跡!

簡直就是大屠殺!

而與此同時!

聖廟之內的神女雪隱,睜開美眸,蘇醒了過來.

………………

注:第一更大章送上,果然連五個小時都睡不到,這一更靠狂灌濃茶寫出來的.我去眯一會兒然後寫第二更.兄弟們太需要你們支持了,深深拜托了.

謝謝朝陽區張瘦豪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23章:救世主沈浪!大開殺戒了!(2更)    下篇:第225章:大獲全勝!凱旋!國君大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