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27章:沈浪入朝!國君狂贊   
  
第227章:沈浪入朝!國君狂贊

g,更新快,無彈窗,!

說時遲,那時快.

只見到浪爺光腳就地沖了出去.

打開門.

拉著娘子的手.

沖進另外一個房間內.

一把撲了上去.

朝著她嬌豔欲滴的嘴唇吻了上去.

然後飛快解開自己的衣衫.

這個時候解釋是沒用的.

只能用實際動作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娘子,你看我這麼饑餓無比.

這麼勇猛無比.

肯定沒有出軌啊.

要是出軌的話,現在哪有力氣啊?

你覺得有沒有道理呢?

…………

一個多小時後.

沈浪被說服了.

木蘭勉強被說服了.

沈浪還誇張地打了一個飽嗝.

"娘子,這段日子我沒有一日一夜不在想你."

"相思的滋味,真的好累."

"我想念你的唇,想念你的眉和淡淡的香味."

"愛你的滋味,真的好累."

木蘭酡紅的臉蛋盯著沈浪不說話.

沈浪弱弱道:"我,我其實還能唱出來的."

木蘭擰著沈浪的面孔,嗅著他身上的味道:"算你乖."

沈浪道:"娘子,你也認為我是清白的,沒有出軌?"

木蘭道:"因為你只有一點點愧疚,更多的是理直氣壯,所以應該還沒有真正出軌,但已經有些心虛了,你心中終究有我,所以沒有越過最後一步."

沈浪脖子的冷汗流下.

他的娘子這麼厲害了嗎?

什麼都沒有看見,光憑著表情,就能判斷我的心思.

她這是有讀心術啊.

"唉!"

木蘭歎息一聲,她在自己說服自己.

夫君只是和別的女人躺在一張床上,又沒有真正發生什麼,應該不算出軌吧.

沈浪低聲道:"她是雪隱大宗師,我不能見何妧妧,所以鑽入大宗師的被窩……"

說到這里,沈浪發現自己還不如不解釋.

這更解釋不清了.

你憑什麼鑽入別人被窩?

這麼看來就不是沖動,而是非常嫻熟啊.

"我太想你了,外面有好多關于你的謠言,說你死在羌國了,我實在忍不住就來國都找你了,結果聽到你已經回來,我依舊一路來找你."木蘭柔聲道:"小冰懷孕了,我好羨慕呀."

她一點都不想提雪隱的事情.

哪怕她是師伯.

天!她竟然是師伯.

你這個人渣,你誰都能勾搭到.

不過,這個人渣夫君終究還是比較乖的.至少這一兩個月內,他確實沒有真正碰過其他女人.

"知道夫君安全,我就放心了,至于其他事情,我不想去想.爹娘應該急壞了,我這就回家了."木蘭起身.

"不要."沈浪道:"寶貝,起碼讓我抱著你睡一夜."

他的聲音充滿了迷戀.

木蘭猶豫了片刻,又重新躺回到沈浪的懷里.

沈浪道:"寶貝,我仿佛找到了將你變強的方向了."

木蘭搖頭道:"我現在不想變強了,我只想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好好生兩個孩子,只想你乖乖呆在家里,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

沈浪道:"我……我……"

木蘭忽然又爬起身,捧著沈浪的面孔看了一會兒道:"我夫君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咦?你為什麼說這樣的話?你還見過誰呢?

沈浪也不由得捧起木蘭的面孔.

我寶貝木蘭長得是真美.

而且是那種豔麗,潑辣,堅毅,嫵媚結合一體的美.

講真,寶貝木蘭長相一點都不亞于雪隱大宗師.

只不過大宗師名氣大,她有光環加身.

此時,外面何妧妧道:"沈公子,你們好了嗎?"

沈浪一愕,你這個女人竟然還在?

沈浪道:"寶貝,你是怎麼和她碰到一起的啊?"

木蘭道:"我不認識她啊,我進來的時候,她跟在我後面進來的."

難怪啊,難怪沈十三說攔不住這個何妧妧.

木蘭是女主人,他們哪里敢攔啊?這個何妧妧就趁機溜進來了.

這個女人是打算耗在這里了?

沈浪道:"何大家,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何妧妧道:"沈公子,我說兩句話就走."

沈浪皺眉,隨便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何大家,有什麼事情,你趕緊說吧."沈浪道.

何妧妧遞過來一張紙.

沈浪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一首詞.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當時為了弄死李文正,沈浪讓人賣給了何妧妧兩首詞,其中一首就是《明月幾時有》.

而且,還為她設計了一套非常性感的裙子.

不僅如此,還有人花錢收買宮廷畫師.

在他的畫卷《王太後壽辰圖》中,這何妧妧非常惹眼.

正是因為這兩首詩,加上美妙無比的扮相,在王太後壽誕夜的表演中何妧妧豔蓋群芳,被國君看中.

當然有人疑惑,怎麼王太後壽誕夜還讓這些花魁去表演啊?

那慈禧太後還經常招戲班子在皇宮里面演戲呢,這是一個道理.

花魁是明星,不是娼/妓.

何妧妧道:"沈公子,這首詞真算得上是千古名句,您熟嗎?"

沈浪一愕道:"很熟啊,這首詞在王太後壽誕上,何大家讓他一夜之間名傳天下,我也非常喜愛,當然熟."

何妧妧道:"至今我仍舊不知道是誰把這首詞賣給我的,沈公子才華無雙,我還以為是您呢?"

沈浪飛快回到房間內,拿出了一本書遞給何妧妧.

"何大家說我才華橫溢,這話我認,這是我最近嘔心瀝血的作品,請指教."

何妧妧接過去一看《斗破蒼穹之江山美色》

"謝謝公子賜書,我一定會好好拜讀的."

這個女人終于走了.

沈浪迫不及待回到被窩,一把摟住香噴噴的娘子.

"夫君,這個女人很危險嗎?"木蘭問道.

"很危險."沈浪道:"但是沒有你危險,救命啊,白虎要吃人了!"

人嘴賤就是不行.

木蘭本來打算放過沈浪的.

既然你喊出口了.

那我金木蘭就讓你認清世界的殘忍.

就你那麼渣,還想要出去拈花惹草.

然後,沈浪鬼哭狼嚎.

………………

沈浪心有餘悸.

之前娘子懲罰他的時候,用的是六禽戲.

現在竟然換成了抽刀斷水計?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不要啊!

"寶貝,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我發誓,我發誓我和大宗師真的是清白的啊."

"你都不知道我在國都有多麼潔身自好啊,別的女人別說碰一下,我連一眼都沒有看過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熟悉的腳步聲走來.

沈浪頭皮一陣陣發麻.

當你覺得事情會變壞的時候,就一定會變壞的.

頓時,外面響起母老虎甯焱公主的聲音.

"沈浪,你既然那麼迫切想要睡我,我之前答應過你的,只要你能從羌國活著回來,我就給你睡.我甯焱說過的話,永遠算數."

"沈浪,我已經准備好了你來吧,大不了我就當作被小狗咬了一口."

"睡完之後,我們還當兄弟!"

大尻,我……我弄死你啊.

造孽啊!!

沈浪眼前一黑,昏倒在娘子的懷里.

………………

沈浪再次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

甯焱公主拍著胸脯對木蘭道:"木蘭,這個人渣雖然配不上你,但他在國都除了摸過我兩次胸,剩下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了."

我,我艹你大爺.

沈浪咬牙切齒抬起頭道:"哥,你真是神人啊,我直接越過第三階段石,直接進入第四階段軟了."

帝國大使云夢澤派了派沈浪的肩膀道:"吾弟用情太深了,錢這東西要省著點花.一天花一次就可以了,一天七八次,很容易窮的."

木蘭臉紅過耳.

她有點後悔了,夫君該不會真的傷身吧.

只不過她一半是懲罰,一半是情不自禁.

小兩口之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更何況是兩個月了.

沈浪要餓死了.

而木蘭,則是要餓瘋了.

沈浪道:"哥,你還專門跑出二百多里迎接我?實在讓我太感動了."

云夢澤道:"是甯焱硬要拉著我來的,她說要履行賭約,在國都不方便."

國都不方便,這里就方便嗎?

我娘子就在身邊,你說方便不方便?

"還有一件事."云夢澤臉色一正.

沈浪道:"哥請講."

云夢澤道:"越國國君需要一場勝利提升國威,掩飾南毆國戰場的不利,所以努力地拔高這一次外交勝利,你的名望在臣民之間也被拔高得非常厲害,這非常不利."

沒有根基的情況下,爬得越高,摔的越死,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了.

沒看人家蘇難,權勢熏天,卻每天花錢買禦史罵自己?天天就知道裝死狗.

但是一旦咬起人來惡毒無比.

"有人把你吹噓成為百年不遇的外交使節,羌國你能拿下,那沙蠻族肯定也不在話下."云夢澤道:"有人造勢,想要讓你出使沙蠻族."

沈浪冷笑道:"沙蠻族?我瘋了才去那種鬼地方!"

出使羌國成功之後,沈浪滅蘇氏的第二步完成.

接下來滅蘇的第三步,就要緊鑼密鼓開始了.

怎麼可能出使沙蠻族?

再說他之所以敢出使羌國,一是因為羌國爆發天花,二是因為有雪隱大宗師.

沒有絲毫布置的情況下出使沙蠻族?

活得不耐煩了?

云夢澤道:"不想去沙蠻族,就要提前想好應對之策,吾弟要心中有數."

沈浪道:"多謝兄長提醒."

………………

木蘭直接就回家,甚至無法跟著沈浪回國都.

因為家里太忙了,事情太多了,根本離不開她這個頂梁柱.

沈浪無比的不舍.

"我不想走,我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夫君,你跟我回家吧,咱們不弄死蘇氏了,我一天都不想和你分開."

木蘭抱著沈浪撒嬌哭泣.

但她還是走了.

"夫君,小冰懷孕了,過一段時間我會派人來接她回去養胎."

"你可千萬不要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啊,小心身體,不要沾上不干不淨的東西."

沈浪頓時哭了.

不是因為木蘭的大度而哭.

寶貝,我在你心目中已經這麼渣了嗎?

你對我的要求已經這麼低了嗎?

只要別招惹不干不淨的女人就可以?

我還以為我在你心中光芒萬丈呢.

………………

國都的一間密室內.

祝戎問道:"殿下,既然招攬沈浪,為何條件如此苛刻?"

是啊,昭顏去招攬沈浪,非但不升官許願,反而還要沈浪交出玻璃鏡的制造工藝.

這就相當于養一條狗咬人,竟然還要那條狗自己掏錢買骨頭.

這世界上還有這麼荒謬的事情嗎?

太子沒有說話,只是把玩手中的玉雕.

這個玉雕是木蘭!

不知道是出于誰之手,真是靈氣逼人,栩栩如生.

到了太子這個高度,就已經不大在乎人物光環了.

他的妹妹甯寒被譽為越國第一美人,但也是光環籠罩.

因為她是王族武道第一天才,是天涯海閣之主的徒弟.

她另外一個身份,才是讓她響徹天下.

大乾王國太子的未婚妻.

帝主姜離的悲劇,讓甯寒的身份烘托到了極致.

她作為越國公主,原本受不到這麼多關注.

但是大乾太子未婚妻這個身份,真正是天下矚目.

畢竟姜離陛下差一點點就讓天地變色.

天下第一高手,第一英雄的悲劇,才讓人震撼.

所以《東離記》這本書,才能賣出幾千萬本.

拋開光環,太子還是覺得木蘭絕美.

關鍵是英姿颯爽的同時,又嫵媚純潔.

一點都不裝.

他甯翼要得到的女人,還沒有得不到的.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

聽到祝戎總督的問題,太子甯翼沒有回答.

昭顏在身邊道:"太子殿下根本就沒有想要招攬沈浪,金氏家族是崛起了,但能否成為頂級權貴還是未知,關鍵是金氏遠在天邊.而蘇難近在眼前,在朝中根深葉茂權勢熏天,只有得到他的支持,才能一舉壓倒三殿下.但是這個老狐狸始終不表態,太子殿下就不妨刺激他一下."

祝戎總督懂了.

沈浪號稱要弄死蘇氏全族,但是畢竟勢力淡薄.

靠著他一人,區區一個七品芝麻小官,想要扳倒權勢熏天的蘇難?

完全是做夢.

但是如果他投靠到太子帳下,有了派系的力量,那就不好說了.

所以,太子這也是打草驚蛇.

昭顏道:"陛下最近要拔高這一次出使羌國的勝利,要拔高沈浪這個人物,那作為少君,殿下當然也要湊趣去招攬一下."

"看著吧,沈浪出使羌國大獲全勝,成為了大英雄,這反而讓他危機四伏,如同站在深淵邊上,一邊哪個深淵都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可惜這是一個天煞孤星,殿下不要他,三王子那邊因為薛氏家族也不要他.他就這麼一個孤魂野鬼,沒有任何靠山,在國都得意不了多久,也活不了多久的."

祝戎微微躬身.

沈浪的命運他不在乎.

但是另外一個人他在乎.

張翀!

已經無緣無故被關押在大理寺牢房里面超過半年多了.

也不審,也不放.

祝戎道:"陛下對張翀的氣應該已經消了,殿下差不多可以說話,拉張翀一把了."

昭顏道:"還不到時候."

祝戎皺眉道:"為何?"

昭顏道:"沈浪出使羌國大獲全勝,陛下答應過,只要他完成任務,便冊封金卓為玄武侯,將怒潮城冊封給金氏家族.他就算答應了,心中也不痛快,這個時候為張翀求情,豈不是讓陛下更不痛快,戳他的傷口嗎?"

……………………

沈浪帶著使團返回國都,受到了英雄的待遇.

四王子甯禛親自迎接.

國都萬民夾道相應.

以沈浪的身份,原本是沒有資格走朱雀大道中央的.

但是現在卻騎著高頭大馬,氣宇軒昂地走在朱雀大道的正中央.

這是封疆大吏才有的資格啊.

每年殿試之後,一甲進士三位天之驕子游街的時候,也能走那麼一次.

沈浪雖然沒有參加科舉,但是也享受到了狀元郎的待遇.

那場面真是.

鑼鼓喧天,爆竹齊鳴,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越國威武."

"國君威武!"

無數人齊聲高呼.

這架勢看上去,就仿佛把羌國滅了一樣.

無數老百姓一看,這了不得啊.

這是未出一兵一卒,就拿下一個敵國了啊.

沈浪雖然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但是……

捧得太高了.

只不過這是國君搭台,他沈浪必須演戲.

帶著使團來到王宮面前.

沈浪道:"陛下臣出使羌國,不辱使命,特來交印!並奉上羌王認罪書,奉上聖廟萬民圖!"

然後,在四王子甯禛,和諸位大臣,宦官的見證下,沈浪開啟了箱子,拿出了羌王阿魯岡的認罪書,稍稍展示了一下就收起來.

畢竟,這份認罪書可不太真誠.

但是接下來的聖廟萬民圖,就要好好顯擺了.

這張羊皮紙很大,是好幾張拼成的.

好幾個平方米.

上面畫的是聖廟之圖.

畫得非常好,顯得比羌國那座聖廟更加威武.

而且距離王宮就很近.

但因為角度的原因,仿佛比羌王宮還要高大.

這就仿佛你找好角度和自由女神像拍照,你不但能比它高大,還能將它擰在手里.

關鍵不是聖廟的圖,而是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手指印,血印!

所有被種了牛痘,受過聖廟救命之恩的羌民,紛紛在上面按在血印.

足足上萬個手指血印.

沈浪高呼道:"時間太緊迫了,否則會有十萬,幾十萬人將血手印按在上面.羌國萬民向往我越國,向往我東方文明啊.無數羌民心在越國,心在陛下.越國威武,陛下威武!"

王宮大殿,台階之上的國君甯元憲臉色通紅,顯得矜持而又驕傲.

但是他內心,實際上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

明明是一個外交小勝,卻要烘托成滅國大勝,實在是沒法子.

不過,沈浪你確實會演戲.

寡人本來擔心你演砸了,現在卻怕你演過火啊.

頓時,國君道:"愛卿勞苦功高,這都清減了啊."

沈浪道:"此次大獲全勝,完全靠我越國神威,靠陛下之無上威嚴,臣毫無寸功."

國君道:"是你的功勞,誰也奪不走,愛卿回去休息吧,寡人還要重用."

沈浪不肯起來,陛下我還沒有聽到我想要的話.

沈浪又道:"謝陛下恩旨,這段時間臣實在是想念家人,尤其想念岳父岳母."

你什麼意思?

你說想念父母,想念妻兒就可以了.

你說岳父岳母什麼意思?

寡人答應過你,要冊封金卓為玄武侯就不會反悔,你也用不著在這里提醒.

………………

沈浪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五王子甯政的府中.

頓時見到了眼淚汪汪的小冰.

還有眼淚汪汪的肥宅金木聰.

還有兩個嚎啕大哭的小丫頭,這算是沈浪親手救下的,余放舟的兩個女兒.

"姑爺,我好想你啊,人家肚子都大了."

"姐夫,我落榜了."

沈浪一愕?

落榜?

落什麼榜?

金木聰道:"今年的會試我參加了,我想要中進士,結果落榜了,排名倒數."

沈浪驚訝道:"肥宅,是什麼給你勇氣,讓你去參加會試的啊?"

金木聰道:"我以為姐夫會再一次大發神威,押中考題啊."

我日!

你以為我是神嗎?

"哇哇哇……"兩個粉妝玉琢的小丫頭大哭.

沈浪道:"你們這是為什麼啊?"

大丫頭跑過來,抱著沈浪的腿.

沈浪一愕.

囡囡,我們就見過一面,你就那麼想我嗎?

叔叔沒有白疼你.

大丫頭道:"叔叔,我能吃糖嗎?"

她大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沈浪,漂亮的小臉蛋掛滿了淚花.

沈浪本能地點頭道:"當然可以啊."

得到同意後,頓時這個小姑娘從口袋掏出糖,分給自己一個,妹妹一個,高高興興含在嘴里,手牽手快樂跑了,直接把沈浪扔在一邊.

甯政的妻子卓氏無奈,小冰也無奈.

兩個臭丫頭,每天吃那麼多糖,牙齒要壞掉了啊.

沈浪一愕.

我……我被這個三歲的小丫頭利用了?

這麼狡猾嗎?

………………

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取錯的外號.

剛剛沐浴完畢.

騷冰又要施展絕技.

沈浪嚇壞了.

不行,不行,我算是怕了你了.

剛被木蘭這個大妖精蹂躪得半死.

現在你這個小妖精又來?

你當我浪爺是鐵打的嗎?

…………

甯政書房內!

"父王只要開口答應過,就會做到,這點你不用擔心.冊封玄武侯,你金氏代管怒潮城一事,應該不會有變局了."甯政道:"但是現在國都有一股風很危險,有人拼命抬高你的才華,想要讓你出使沙蠻族,讓他們停止支援南毆國."

沈浪道:"我絕不可能去沙蠻族,時間非常緊迫,我要在短時間內扳倒蘇難,哪有功夫去沙蠻族送死啊."

這話一出,五王子甯政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扳倒蘇難?

沈浪你才一個七品官啊.

半個靠山都沒有啊,也沒有半個盟友.

而蘇難是鎮遠侯,太子少保,樞密院副使,鎮軍大將軍,中立派系的巨頭.

完全稱得上是權勢熏天.

你區區一個芝麻粒的小官,想要扳倒這棵蒼天大樹?

而且是在短時間內?

這比白日做夢可厲害多了.

沈浪道:"時間緊迫,一旦錯過,就再無滅掉蘇氏的良機了."

沈浪滅蘇氏第二步羌國布局已經完成.

接下來第三步扳倒蘇難就立刻開啟,絲毫沒有停頓的時間.

甯政道:"你說的扳倒蘇難,具體是指?"

沈浪道:"讓他丟掉現在的所有官職,罷官回家.然後我們兩人就要扛起新政的大旗,鎮遠城和白夜郡如火如荼地執行陛下的新政,將蘇氏家族徹底滅掉."

"啊?"甯政呆了.

這里面還有我的事?

關鍵是,前一段時間新政的旗手還是張翀啊.

而且新政的屠刀就是要宰殺你玄武伯爵府.

現在你一個老牌貴族的女婿,要接過新政大旗?

這聽上去怎麼那麼荒謬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許多老牌貴族正在串聯,打算推你金氏家族為老牌貴族領袖,組建新的老牌貴族聯盟呢.

沈浪呲之以鼻.

當日新政要屠我金氏家族的時候,這些老牌貴族哪一個站出來過?哪一個出手相助?

全部都在落井下石.

我岳母為了還債,親自去借錢,足足跑了十幾家貴族,就借來一千多金幣.

奇恥大辱.

背叛立場的事情,我沈浪也能做的.

抄起新政的屠刀,我保證比張翀還要狠.

我雖然是老牌貴族的女婿,但只要我金氏家族繁榮昌盛,我沈浪也可以很新政的.

沈浪又道:"殿下稍作准備,如果成功扳倒蘇難之後,您就要上任白夜郡太守,我們兩人聯手去干蘇氏全族."

啊?

沈浪道:"殿下,蘇難是您舅舅,您該不會心軟了吧?"

五王子一下子接受的信息量太大,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需要靜一下."

………………

次日!

沈浪穿上七品官服,要去上朝.

以他的芝麻粒小官本是沒有資格上朝的,但是今天的朝會主要兩個事情.

一個是冊封金卓為玄武侯,讓金氏家族代管怒潮城.

二就是表彰沈浪之功勞,順帶商議沙蠻族一事.

但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朝堂如戰場,非常險惡.

沈浪出使羌國歸來,受損最嚴重的就是蘇難.

而且他們醞釀了好幾日,今日朝會的攻擊大概會排山倒海一般壓過來.

不但要毀掉金氏家族封侯,而且還要將沈浪送去沙蠻族送死.

太子和三王子只會坐視,甚至推波助瀾.

五王子甯政,因為沒有任何官職,所以沒有資格上朝,所以也無法呼應沈浪.

"今日朝會,會是一場惡戰,你孤身一人,一定要萬分小心."

五王子甯政很不放心,再三囑咐.

此時他再一次痛恨自己無權無勢,如此無助.

沈浪道:"殿下放心,我早有准備.今日朝堂,就看我大殺四方吧."

………………

越國朝堂.

莊嚴肅穆,威嚴逼人.

國君面色和藹,淡淡道:"今日朝會,主要議兩件事,第一件事玄武伯金卓剿滅了海盜仇天危,為越國開疆拓土,按例要封侯."

"第二件事,南毆國戰局如火如荼,若不絕沙蠻族援兵,南毆國之戰就很難平息.任何讓沙蠻族停止支援南毆國,要不要派遣使臣前往沙蠻族."

"就這兩件事,開始吧!"

這話一出,蘇難一系的中立官員摩拳擦掌,屠刀霍霍,准備出列.

今日朝堂,一定要將沈浪捧上天,將他送去沙蠻族送死.

另外,還要徹底毀掉金卓封玄武侯之路.

首先出場的,便是禮部侍郎,先斷金氏家族封侯之路.

而就在此時!

禦史台大夫出列道:"陛下,禦史台有本."

國君微微皺眉道:"說."

禦史台大夫王承惆道:"禦史台檢舉揭發沈浪意圖謀反,意圖顛覆大炎王朝,請陛下明察."

顛覆大炎王朝?這麼大罪名?

在場所有人官員猛地一顫.一開始就鬧這麼天大?

禦史大夫王承惆道:"此本是新晉禦史祝文華所奏,臣懇請陛下召他入殿."

國君甯元憲看了沈浪一眼道:"准了."

片刻後,祝文華進來了.

蘭山子爵府的祝文華,寫《鴛鴦夢》的祝文華.

沈浪都差點忘記他了.

今年他參加會試,中了二甲進士,如今是禦史台的七品禦史.

他進來之後,望向沈浪,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深仇大恨啊,今日終于得報了.

沈浪,你也有今天啊.

今日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祝文華跪下叩首道:"陛下,沈浪此次出使羌國之所以能夠成功,完全是因為一個女人.而且,他還將這個女人的雕像放在聖廟之中,和聖人同列.此女便是大乾帝主姜離的義妹,雪隱偽公主!"

"雪隱此女,密謀參與顛覆大炎帝國,事敗之後,隱姓埋名躲藏于大雪山之中."

"大炎帝國通緝名單中,她排名第五."

"沈浪和她勾搭成奸,而且將她帶到越國國都."

"沈浪此舉是要炎帝遷怒于我越國,此舉是意圖顛覆大炎王朝."

"請陛下將沈浪凌遲處死,將大炎帝國通緝犯雪隱捉拿!"

頓時,沈浪頭皮一麻.

果然來了,好爽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萬五!狂求支持,狂求月票,恩公們給我!

謝謝厄運逆襲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26章:國都震動!沈浪大火!    下篇:第228章:浪爺屠刀霍霍!血染朝堂!威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