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1章:沈浪救張翀!奇跡!徐芊芊的男人   
  
第231章:沈浪救張翀!奇跡!徐芊芊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年終盛典助力卡有的話可以投給我呢,鞠躬了)

張翀是國之干將,這一點國君甯元憲是非常清楚的.

此人以後也是要大用的,所以當然不想他死去.

"前幾日明明還好好的,怎麼忽然就不行了呢?"國君怒道:"是有人害他嗎?"

大宦官黎隼道:"不是,他患了絕症,烈性腸癰."

頓時國君目光微微一縮.

腸癰!

在這個世界是無治的絕症.

不管是慢性還是急性的,都基本上必死無疑.

這個病不太常見,但也不是很罕見,王族內都有人得此病而死.

不說別人.

就甯元憲的上一任原配,也就是甯寒的母親,得的也就是這個病而死.

那是甯元憲最愛的一個女人.

眼前卞妃,便有幾分她的氣質.

可惜啊……

就因為和姜離一個口頭的婚約.

為了王位,為了越國的江山,他就廢掉了那個原配王後,立祝氏為後.從而導致這個原配夫人郁郁寡歡,自禁于冷宮之中,得了腸癰而死.

他此時仍舊能夠記住,那個女人得了腸癰的時候是何等的痛苦,何等的絕望.

熬了幾天幾夜後,就死了.

此時甯元憲真是有些後悔.

自己不應該和張翀這樣的忠誠臣子慪氣的,早一兩個月就該將他放出來.

腸癰這個病要麼是因為爆食,要麼是因為憂慮痛苦淤積而成.

張翀這幾個月在大理寺監獄里面的心境,應該和當時他那個原配王後是一樣的吧.

一個是無緣無故被廢後,幽禁于冷宮之中.

一個是明明有功之臣,卻被囚禁于大理寺,還背上了貪汙國庫的罪名.

若是早早將他釋放出來,料想不至于得此絕症.

"下旨,將張翀釋放歸家,派禦醫前去治療."

"是!"

國君明明知道派遣禦醫去治療已經無效了,但還是派去了.

至少讓張翀能夠死得瞑目.

黎隼走了之後,國君又重新躺回到卞妃的大腿上.

"煙兒,你說寡人是不是特別刻薄寡恩呢?"國君問道.

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

你說不是,顯然是在撒謊.

你說是,國君心里又會不痛快.

卞妃伸手撫摸甯元憲的眉毛,溫柔道:"臣妾甯願夫君刻薄寡恩一些,免得委屈了自己."

甯元憲動情,抱住卞妃的腰身,在她隆起的小腹上輕輕吻了一口.

上天保佑,給煙兒一個孩子.

…………………………

張翀被抬回了家,已經徹底瘦脫了形狀.

這幾個月他在大理寺監獄內雖然沒有受到什麼酷刑,但也受夠了冷暴力.

每日的飲食糟糕至極.

而且他這個腸癰幾天之前就發生了,但大理寺的牢頭卻諷刺他是在做戲.

想要找大夫看病?可以啊,給錢就行.

除了黑水台的監獄,天下任何監獄都一個德行.

別管你再大的官員,只要進入了我這監牢里面,那就是孫子,不管干什麼都要掏錢賄賂.

當然,如果你要是會起複的話,這些牢頭不敢虐待你,甚至還會來燒一燒冷灶.

張翀剛進大理寺監獄的時候,那些牢卒和牢頭紛紛過來巴結,想要結一個善緣,也算雪中送炭不是?

結果幾個月時間過去了.

國君仍舊對張翀不聞不問,根本就沒有機會翻身了啊

那大家還客氣什麼啊.

牢卒和牢頭開始敲詐要錢.

張翀怎麼可能會給?

于是,就受到這些小人的冷虐待.

腹中劇痛好幾天,直接痛得昏厥過去,高燒不退,牢頭這才慌了,趕緊報了上來.

大理寺的大夫過來檢查之後,直接就判斷是腸癰.

"等死吧!"

張翀之前畢竟是堂堂太守,幾人趕緊將他病情上報給了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也猶豫了很久.

要不要等張翀死了之後再上報國君,這樣一了百了.但他終究還是沒有那樣做,耽擱了幾個時辰後,報入宮內.

就這麼一耽擱,好幾天過去了.

張翀已經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

幾個禦醫輪流給張翀診治.

"確是烈性腸癰,已經快要爛完了."

"高燒得這麼厲害,已經沒有什麼神智,而且不斷寒戰,還有黃疸."

"已經不治了."

幾個禦醫共同判斷.

"二公子,准備後事吧."

禦醫朝著張洵道.

而此時張洵,跪在床邊上發呆,整個人仿佛已經失去了反應.

"二公子,要不要我們開一些麻醉散,讓令尊服下之後,沒有痛苦中離去?"

張洵搖搖頭道:"不用了,父親就算要去,也要清醒地去."

禦醫心中冷笑,張翀此時高燒得嚇人,早已經不清醒了.

"二公子節哀."禦醫道.

然後,幾個禦醫紛紛離去回宮稟報.

其實,他們來就表示一下國君的態度而已,所有人都知道腸癰無治,來了也是白來.

等這些禦醫走了之後,張洵的淚水方才緩緩落下.

這個時候他已經痛苦到麻木了,已經開始懷疑一切了.

當時三弟張晉死去,已經然給他感覺到錐心之痛.

如今父親張翀又要離世,張洵的世界幾乎都要崩塌了.

無邊無盡的絕望!

這種絕望的清晰,幾個月前就漸漸開始了.

張翀剛剛入獄的時候,張洵還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國君只是一時之氣.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越來越不敢抱有希望了.

父親在國君心目中的分量或許太低了.

而且他還不願意認罪討饒,國君怎麼可能會為他妥協?

現在,他終于絕望了.

父親,您這一輩子值嗎?

那些庸官貪官,安享榮華富貴.

您為了國君嘔心瀝血,結果卻遭此下場.

當年國君要推行新政的時候,這些官員又有哪一個人願意做出頭鳥,又有哪一個願意去得罪人?

還不是您挺身而出.

結果現在呢?

庸碌無為的人反而高枕無憂,真正做事的人卻遭遇橫禍.

這種忠君還值嗎?

但不管張洵如何悲憤,如何絕望,都已經沒用了.

張翀早已經陷入了徹底的昏迷.

已經高燒到一個嚇人的溫度,而且渾身發黃.

枯瘦身體不斷戰栗.

張洵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緊緊握住父親枯瘦的手,跪在床邊上一動不動.

就只能這樣等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等著他世界的崩塌.

而他的妻子,兩個孩子都在房間無聲的哭泣.

他兩個孩子還小,一個五歲,一個三歲.

甚至太不懂得死亡是怎麼回事.

但是卻能夠感覺到淒涼,絕望,恐懼.

張翀在怒江郡排場挺大,畢竟是封疆大吏.

但是張洵只是一個六品禦史,俸祿很低的,家中就只有一個老仆,兩個老媽子.

此時一家幾口,望著垂死的張翀.

無比淒涼!

因為國君還沒有為張翀平反,所以還沒有一個官員登門.

祝戎關心張翀,但他畢竟是天南行省大都督,絕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國都.

所以張翀臨死之時,都沒有一個人上門相送.

張洵停止了哭泣,就這麼握著父親的手,靜靜等待.

妹妹張春華來不及趕回了.

大哥在南毆國戰場,也趕不回來了見最後一面了.

就只有他一人,送別父親最後一程.

此時,老仆的聲音在外面響起道:"二公子,沈浪和甯政王子來訪."

張洵一愕,稍稍有些不敢相信.

父親張翀臨死之際,來相送的竟然是曾經最大的敵人嗎?

然後,他起身擦拭淚水,走了出去,躬身拜下道:"拜見五殿下,見過沈兄……"

就算萬分悲痛之下,張洵行禮依舊一絲不苟.

沈浪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著沈十三,黃鳳等人,背著一個大箱子.

"來不及解釋了."沈浪道:"張洵兄,我剛剛聽說令尊得了腸癰,所以趕來治病."

張洵一顫,震驚望向沈浪道:"沈兄,腸癰是絕症,竟然能治嗎?"

沈浪點頭道:"我先看看."

在現代社會,腸癰就是闌尾炎.

烈性腸癰就是急性闌尾炎,如果不及時手術治療,引發各種並發症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這個手術不算難做,甚至每個縣城里面的二甲醫院都能做.

但這是一個不難的手術,卻不是一個小手術.

因為要切腹,要割掉發炎的闌尾.一旦引發了其他並發症,劇烈炎症,還要做相關治療.

而在這個世界,沒有抗生素.這種手術可能隨便一個感染就會要了性命.

沈浪進入房間之後,再一次見到張翀幾乎不敢相認.

他本來就瘦,此時更是幾乎皮包骨頭了.

原本頭發只是白了幾分之一,而此時幾乎全白.

張翀雖然是一個文人,但武功還是很高的,腰杆永遠是筆直的.

而此時竟然蜷縮成一團,好像矮了一大截,

沈浪心中噓籲.

國君這人,真正是刻薄寡恩.

當時張晉之死,怒潮城之敗甚至都沒能讓張翀腰杆彎下.

而區區幾個月的心理折磨,卻讓張翀蜷縮成一團,變成了這幅模樣.

接著,他趕緊用X光檢查張翀的腹部.

當然是急性闌尾炎,已經腫大得不成模樣了.

更嚴重的是各種並發症,都已經開始了.

伸手摸了一下張翀的額頭,好燙.

超過四十度的高燒.

一般來說急性闌尾炎是不會發高燒的,除非是並發症引起.

"令尊被拖延了好幾天,大理寺這群惡吏真是該殺,竟然隱瞞了好幾天不報,如今已經是病入膏肓了."沈浪道.

張洵本來已經干涸的淚水,再一次滾滾而下.

沈浪道:"如今我也完全沒有把握治好令尊,大概只有三成吧,甚至三成都不到."

張洵一愕.

竟然有三成?此時就算有一成的可能性,他都已經感恩涕零了,更何況是三成?

如果換成其他人,斷然是萬萬不信沈浪的話.

但張洵相信.

因為此人曾經是父親最大的對手,看似荒誕不羈,實則從不虛言.

他說過的話,全部都實現了.

頓時,張洵直接跪下叩首.

"不管能否救活吾父,沈兄的天高地厚之恩,張洵沒齒難忘,日後有任何差遣,我絕無二話,上刀山下油鍋,絕不皺一下眉頭."

沈浪道:"張兄不必如此,我一定會盡力而為!"

接著沈浪道:"鳳兒,煮開水."

"十三,點蠟燭,越多越好,布置鏡子."

沈十三,黃鳳,金氏家族的其他武士紛紛動作起來,開始搭建一個原始的手術台.

沒有橡膠手套,就用一種特殊的獸皮手套,非常薄,透明,而且有彈性.

整個房間點燃了幾十根大蠟燭,然後通過鏡子反射,照亮張翀的腹部.

黃鳳那邊,開始麻利地煮開水,熬各種藥材.

強力的麻醉散熬好了.

稍稍涼了之後,沈十三直接將麻醉散灌入了張翀的嘴里.

片刻之後,張翀漸漸安靜了下來.

緊接著,是各式各樣的消炎中藥.

一切完畢之後.

沈浪拿起鋒利的手術刀,輕輕一劃,切開張翀的腹部,開始動手術.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真正做手術.

之前仇妖兒的不算,甯焱的也不算.

做醫生仿佛是上一輩子的事,但僅僅不到半分鍾後,他就無比地嫻熟.

因為有X光眼,他可以直接找出發炎的闌尾.

一切都無比純熟.

畢竟在上一輩子他是一個名醫,闌尾炎這樣的手術不知道動了多少次了.

這樣的手術對他來說真是輕而易舉,甚至可以說閉著眼睛都能做.

找到化膿紅腫之極的闌尾,然後一刀切掉.

這一刀切掉很容易,關鍵是檢查並且治療有沒有其他並發症.

有沒有引起彌漫性腹膜炎,有沒有敗血症.

一旦引發敗血症,就算沈浪也救不了了.

沈浪手術緊張而又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而外面的張洵跪伏在祖宗的牌位前,他的妻子,兩個孩子,家中老仆全部跪在那里.

這上面甚至還有張晉的靈牌.

"列祖列宗保佑,一定讓父親渡過這一劫."

"三弟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父親."

"若能讓父親活轉過來,洵願短壽三十年,不!洵願以身相代!"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

國君甯元憲依舊睡不著,他在等待張翀咽氣.

旨意已經擬好了,不但會為他平反,而且還會追封.

只要張翀咽氣消息傳來,這份恩旨立刻送過去,然後張洵立刻升官一級.

"可有什麼官員去探望張翀嗎?"國君問道.

黎隼道:"沒有."

國君歎息道:"人性竟涼薄至此嗎?"

然後,他默默無言,拿起一本書讀起.

但是心情煩躁之下,什麼都讀不進去.

片刻之後!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沈浪前去探望張翀了."

國君不由得一愕,然後歎息出聲!

沈浪確實是一個精致人,還是一個有溫度的精致人.

………………

差不多一個時辰後!

沈浪將張翀腹部的切口一層一層縫合起來.

手術完畢!

他摘下手套,用溫水清洗雙手走了出去.

跪在地上的張洵頓時一顫朝著沈浪望來.

沈浪道:"我已經盡力,接下來就看令尊自己的命運了."

確實如此.

闌尾是切掉了.

但張翀能不能活下來,完全是未知數.

首先第一個指標,他要在短時間內醒過來,高燒要退下來.

因為現在會要掉他性命的反而不是闌尾,而是其他並發炎症.

盡管沈浪已經做好了消毒等措施,但是這麼大的手術,這麼大的傷口,很有可能引起細菌感染.

一切,聽天由命!

沈浪只能不斷地用藥.

把能夠用的退燒中藥,消炎藥全部用下去.

畢竟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抗生素.

………………

徐芊芊的宅邸內!

這個女強人幾乎要累癱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第一季春蠶終于結束了.

無數的蠶繭也已經入庫了.

接下來就是紡織成絲綢,然後再賣出去.

徐家的作坊被沈浪那個天殺的燒了,但是林默的作坊還在,而林家的人已經死絕了.

所以林家作坊直接歸公.

在玄武侯爵府的幫助下,徐芊芊用公道的價格買下了林家的作坊.

如今她欠下了一大筆債務.

但好歹算是東山再起了.

只要絲綢織出來,就不愁銷售,也不需要她自己去賣絲綢,有多少天道會都能賣多少.

有了玻璃鏡之後,天道會在東西方貿易上不斷反擊,奪回了一條又一條的貿易線.

真是大樹底下好乘涼.

累死了,累死了!

徐芊芊躺在浴桶里幾乎要睡著了.

猛地一哆嗦,她醒了過來.

因為剛才做了一個夢,也不知道是香夢,還是噩夢.

在夢中沈浪又一次對她進行了非禮.

當然……這並不算什麼.

關鍵是非禮之後,還一副嫌棄的口氣.

徐芊芊,你那怎麼一股魚腥味啊.

混蛋!

惡棍!

徐芊芊就那麼一次,因為逃生的原因來不及沐浴,就被沈浪說成死魚味.

到現在這句話一直都盤旋在她腦子之內,都要成夢魘了.

所以,她每天一有時間就沐浴.

盡管壓根就沒有人嫌棄她了.

沐浴完畢後,她給自己上了香噴噴的玫瑰香精,然後換上舒服的絲綢睡衣.

躺進柔軟的被窩內.

忙碌的日子好充實,但是又好空虛.

她不會去想沈浪的,甚至每次腦子里面一有關于他的念頭,就立刻轉移.

她想念的是仇妖兒.

如果我當時沒有回家重振家業,而是跟著仇妖兒去海外,那究竟會是何等生活啊?

去探索未知的神秘世界,應該也很美吧.

不知道仇妖兒怎麼樣了.

不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寶寶怎麼樣了.

我徐芊芊什麼時候才能有寶寶呢?

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有了吧.

就這樣,徐芊芊迷迷糊糊睡著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

她忽然又一陣哆嗦,然後猛地睜開眼睛.

這次不是因為夢到了沈浪.

而是她感覺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

此時房間內多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瘦削的男人,臉上帶著面具.

這張面具是扭曲的,看上去非常怪異.

徐芊芊沒有見過他,但絕對聽過他的名字.

大盜苦頭歡.

越國有兩個超級大盜,西邊的三眼邪,東邊的苦頭歡.

吳越兩國不知道派了多少高手去剿苦頭歡,全都有去無回.

苦頭歡武功太高了.

他手下雖然不多,但是非常精銳厲害.

而且來無影去無蹤.

三眼邪壞事做絕,劫掠無數百姓商隊,麾下幾千馬賊.

而苦頭歡麾下只有幾百人,但是死在他手中的豪紳,武將,官員卻足足幾十人之多.

所以論名聲,這兩人也差不多.

上一次唐氏和蘇氏派出了兩百多名高手洗劫金氏家族封地,金木蘭被幾十名西域高手圍攻.

就是這個苦頭歡出現,區區幾個人殺退了幾百名高手.

他一人就擊退了幾十名西域高手.擊殺了唐氏兩個兒子和十幾名西域高手.

此人是真厲害!

"我苦頭歡一直以來只殺貪官惡霸,但是今日破戒,因為別無選擇!"

這個頂級大盜聲音很沙啞,就好像被燒過一般.

"我要拿你的人頭去換一件東西,抱歉!我很快,你不會感到痛苦的."

大盜苦頭歡拔出利刃放在徐芊芊的脖子上,就要一刀切下去.

徐芊芊沒有求饒,就這麼瞪大美眸望著苦頭歡.

"苦頭歡你要什麼東西?"

"或許你不必斬下我的腦袋,你可以拿我的人跟我男人換.別人能給你的東西,我男人也能給你."

……………………

國都!

這一夜,沈浪就睡在張洵家中.

萬一張翀有什麼狀況,他也好第一時間施救.

而張洵一夜未睡.

他就這麼跪在床邊上,向列祖列宗祈禱,向滿天神佛祈禱.

清晨,一縷陽光斜射了進來,照在張翀枯瘦的臉上.

他仿佛做了一個很黑很深的噩夢,怎麼都醒不過來.

仿佛用盡比畢生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

他戰勝了黑暗的夢魘.

仿佛用了千斤之力,睜開了眼睛.

張洵感覺到父親手一顫,不由得抬頭望去.

然後,狂喜萬分!

"父親,您醒了!"

………………

注:第二更送上,因為昨夜失眠加上構思接下來劇情,所以只更了一萬三千多.但卻竭盡全力了,最近兩天心情有點低落,拜求兄弟們出手相助,拜求了.

謝謝風扈的四萬幣打賞,讓你破費了.

上篇:第230章:雪隱褻瀆沈浪!張翀要死了!    下篇:第232章:張翀抉擇!浪爺出軌母老虎公主!(為新盟主泥嵐軒真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