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2章:張翀抉擇!浪爺出軌母老虎公主!(為新盟主泥嵐軒真賀)   
  
第232章:張翀抉擇!浪爺出軌母老虎公主!(為新盟主泥嵐軒真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泥嵐軒真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順便求下月票和助力卡)

足足好一會兒之後,張翀的目光才漸漸恢複了焦距,看清楚了眼前的兒子.

這一次睜眼,他真的仿佛恢複了新生.

"腸癰是絕症,也能治?"

張翀虛弱道,他當然知道自己這是什麼病,覺得此次已經必死無疑了.

張洵喜極而泣.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內心的狂喜.

原本他的整個世界都要崩塌毀滅了,心中的高山都要傾覆了.

此時父親竟然活了回來.

沈浪說過第一個指標很重要,病人能不能在第一時間蘇醒過來,如今剛剛過去幾個時辰,父親竟然真的戰勝了黑暗病魔蘇醒了.

"是沈浪救了您,真是神技,神乎其技啊."

一直到現在張洵都覺得完全不可思議.

知道沈浪智近乎妖,但沒有想到竟然如此厲害,腸癰這種絕症都能治好.

而且還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救治好.

聽到張洵的話後,張翀不由得一愕,目光變得無比複雜.

然後又長長松一口氣.

這個世界真是造化弄人,沒有想到最終挽救自己生命的竟然是曾經最大的敵人.

"張公終于醒來,這條性命總算是保住大半了."

沈浪走了進來.

張洵本來想要跪下,但終究沒有跪.

大恩已經不能言謝了.

張翀望著沈浪,神情仿佛有些複雜,一下子難以啟齒.

這輩子他跪過國君,感激過祝戎,感激過甯啟王叔等等.

但還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恩情,活命之恩.

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時間他虛弱的面孔竟然有些忸怩.

"沈公子要滅蘇氏,進行到哪一步了?"

終于,張翀憋出了一句話,還是談正事比較自然.

沈浪掰著手指頭道:"大概還有十三天,就要決戰了."

旁邊的張洵聽之一愕,五王子甯政也不由得一愕.

這決戰怎麼還具體到哪一天啊?

關鍵這個張翀此時敵我難分,你竟然和他說得這麼清楚嗎?

張翀想了一會兒道:"是對方先動手,然後絕地反擊?"

沈浪服氣了.

跟這麼聰明的人講話實在是太省力氣了.

沈浪僅僅只說了一個十三天,張翀就斷定沈浪和蘇難這場決戰,應該是蘇難先動手.

這里面的邏輯關系非常複雜的.

現在國君比較喜歡沈浪,那麼對沈浪致命一擊的時刻,就必須挑選國君最惱怒之時.

國君此人刻薄寡恩,最喜歡遷怒于人.

當你要害一個人的時候,一定要趁他心情最羞怒時,定能事半功倍.

若沈浪主動攻擊蘇難,會選擇國君欣喜時,因為國君心中對蘇難是不喜歡的.

而蘇難則反之.

緊接著,張翀道:"這次國君和吳王邊境會獵,你不看好,你覺得國君會輸?"

沈浪點頭,再一次歎為觀止.

張翀就是張翀,哪怕剛從大病中蘇醒過來,腦子就如此犀利敏銳.

他的高燒剛剛退,腦子應該一片混沌才對啊.

張翀點頭道:"我也這麼覺得,之前每一次會獵吳王輸只是示弱而已.如今我越國陷入南毆國叛亂的戰爭泥潭,吳王會借機強勢起來,所以這次會獵,國君會輸."

不僅張翀看出了,蘇難也看出來了.

這十幾天時間,蘇難和沈浪停戰,享受了難得的安靜時刻.並不是休戰,也不是誰要舔傷口.

之前的交手,沈浪小贏了一陣,但雙方誰都沒有受傷.

之所以暫停,就是等待國君和吳王的會獵結果.

"你有破綻?"張翀道.

"對."沈浪點頭道:"而且是正常方式無法彌補的破綻,是瞬間能夠置于死地的破綻.既然無法彌補,那就將這個破綻放大,然後灌滿毒藥,給予敵人致命反擊."

張翀想了一會兒,然後點頭道:"我大約知道了."

接著,張翀又道:"沈浪你很用險,這一戰勝負幾乎是頃刻之間,會很險惡."

為何沈浪一說,張翀就知道是哪個破綻?

因為沈浪之前是張翀最大的敵人,沈浪身上的每一個破綻都被他研究過無數遍了.

那個致命破綻,張翀當然知道.

只不過,他權衡再三後終究沒有用.

因為有些事情蘇難可以做,他張翀不可以.

不僅僅是底線問題,而且還是人物屬性的問題.

沈浪道:"張公認為此戰,我勝算如何?"

張翀想了好一會兒道:"你謀劃那麼久,步步算計,勝算當然不小.但是想要一舉扳倒蘇難太難了,此人經營了幾十年,在朝中根基太大,關鍵他壟斷了羌國的所有外交,蘇難一倒,羌國就要發難.如今南毆國戰局已經如此焦灼,一旦羌國加入進入,後果不堪設想,除非……"

頓時張翀住口不言,朝著沈浪望來,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除非羌國內亂,自顧不暇.

他在大理寺內,對外面的政事已經兩耳不聞,唯一能夠看到的就是兒子張洵的親筆信.

就算這些信也是被大理寺挑挑揀揀,多番刁難之後,才送到他手中.

但沈浪出使羌國這麼大的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沈浪點了點頭道:"羌國快要亂了."

張翀又道:"羌國武士焚燒神廟這件事?"

沈浪又點了點頭道:"也是我所為."

張翀震驚,不可思議.

旁邊張洵不由得一愕,沈浪連這等秘事都說出來?

要知道張家可算是他敵人啊.

沈浪何止在張家面前說出來,還在國君和蘇難面前說出來了.

關鍵是張翀知道沈浪的秘密更多,比焚燒聖廟致命得多的秘密都有.

旁邊張洵道:"如此說來,沈兄讓羌人焚燒聖廟,不是為了救金木聰?"

沈浪道:"恰逢其會,一箭雙雕."

張翀閉上眼睛,難掩心中的震撼..

他此時依舊發著低燒,但是畢竟剛從高燒降下來,冰涼涼的舒服.

雖然有些頭昏目眩,但也並不是很妨礙思考.

沈浪的整個計劃在他的腦子里面串聯成線,瞬間變得清晰起來.

第一步焚燒聖廟,第二步出使羌國,第三步朝堂決戰,第四步消滅蘇氏.

厲害!

太厲害了!

一環扣一環,時間甚至精確到幾天之內.

而且利用了天災人禍和大局.

羌國天花爆發,國君會獵.

只要卡住這兩個時間點,就能料敵于先.

一旦知己知彼,就百戰百勝了.

上一次在玄武城,沈浪就是這樣走一步看三步,四步,方才大獲全勝.

當然,張翀也走一步看三步,四步.

雙方幾乎是在下明棋,結果沈浪運氣好了那麼一點,最終大獲全勝.

這一次,蘇難能夠看穿沈浪的棋局嗎?

而且,沈浪膽敢把自己致命的破綻顯示給敵人.

這種狠毒果決,確實讓人歎為觀止.

沈浪道:"張公,如此扳倒蘇難夠了嗎?"

張翀道:"引起國君的私憤已經足夠了,但是公義還不夠."

沈浪道:"我還有一件東西,是蘇氏上一代人犯下的錯誤,絕對會刺激國君的逆鱗."

張翀道:"那還是私怨,任何一個權臣的倒下,都需要一個大義."

沈浪點了點頭,確實如此.

想要讓蘇難在朝中倒台,最關鍵是要引起國君的私憤,但大義也很重要.

總要一個聽上去高大上的罪名.

蘇難畢竟是太子少保,鎮軍大將軍,樞密院副使,朝中巨頭.

張翀道:"扳倒他的大義我有,而且證據確鑿."

沈浪不由得一愕.

張翀道:"我是新政先鋒,而我心中的頭號目標並非玄武伯爵府,而是鎮遠侯爵府.蘇氏才是老牌貴族的巨頭,新政若拿下他,意義才更加重大,實在是國君都拿不下蘇氏,才會挑金氏家族動手."

接著張翀道:"十三天,還有十三天時間!你和蘇難這一場決戰,還是太用險,你朝中幾乎沒有任何盟友!這樣吧,我也來."

"您也來?我和蘇難的惡戰,您也來?"

張翀道:"畢竟我也是新政先鋒."

沈浪頓時躬身拜下道:"多謝張公."

………………

苦頭歡的利刃夾在徐芊芊的脖子上,幾次要切下去.

什麼原則?

關鍵時刻還講什麼原則?

他幾次要砍下徐芊芊的腦袋.

但是手臂里面仿佛注入石頭一般,根本就砍不下去.

徐芊芊繼續道:"你要什麼東西?我男人可以給你."

"閉嘴,你給我閉嘴."苦頭歡沙啞道.

我苦頭歡一生殺人無數,區區一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

只殺惡人,不殺老幼婦孺,僅僅只是一個口號而已,怎麼你也當真了啊?

西邊三眼邪,東邊苦頭歡.

大家都是惡人,你還裝什麼聖人啊?

殺了她,殺了她就算是完成了.

足足醞釀了好久的勇氣,苦頭歡手中利刃猛地斬下.

"砰……"

徐芊芊床頭直接被削去了一塊,頭發也被切掉了一縷.

"啊……啊……啊……"

苦頭歡憤怒嘶吼,他還是下不了手.

"你滾進玄武侯爵府去."

然後,他直接就只要轉身離去,帶走徐繡天南的那塊牌匾.

徐芊芊此時反而追了上來.

"苦頭歡,你想要什麼東西?"

"和你無關."

徐芊芊道:"你去國都找沈浪啊,這個人渣很厲害的,你不管要什麼東西,他都能夠給你的."

日!

剛才還口口聲聲說我男人.

而現在就變成了人渣.

徐芊芊你這改口也太快了吧.

女人就是現實呀,用完就扔掉啊.

苦頭歡已經出門了,徐芊芊這個女人反而還追出門來.

"苦頭歡你別走啊."

苦頭歡頓時要怒了:"女人,你不要太過分,你還敢追上來不讓我走?不怕死嗎?"

徐芊芊認真道:"苦頭歡,我們都是身處于黑暗中的可憐人,我算是被仇妖兒挽救的.你也需要一個人挽救,你是一個英雄,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麼,但是請你去找沈浪好嗎?他會幫你的."

苦頭歡暴怒,沙啞道:"老子不需要任何人幫."

然後他腳下一彈,身影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越國國都.

"張翀救活了?"國君頓時不可思議驚詫道.

黎隼公公道:"千真萬確,沈浪救活了張翀,高燒已經退了,人也醒過來了."

國君道:"此子竟然有如此高的醫術?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啊?"

黎隼大公公道:"可不是嘛,腸癰是絕症啊,竟然也能治."

國君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原配夫人,她當時就是得了腸癰而死的.

如果當時沈浪在的話,她大概也不會死吧.

不過,就算治好了她的腸癰,她大概還是會郁郁而終.

沈浪這小子,先是治好了甯蘿,再是治好了甯焱,如今又治好了張翀.

這小子的醫術確實神乎其技.

國君下旨道:"不要聲張,就當作張翀沒有得腸癰,去把大理寺看管張翀的幾個牢頭和牢卒都殺了."

"是."黎隼道.

國君拿起之前擬定好的旨意.

本來打算張翀一死,這封旨意立刻送過去.

如今看來,這道旨意不需要了.

"重新擬旨,張翀所謂貪汙國庫一案,純屬子虛烏有,謠言捏造,抓捕有關誣告者.張翀無罪釋放,官複原職."

黎隼大公公頓時叩首道:"是."

他聲音還微微有些抖.

國君不由得朝他望去一眼道:"你又演什麼戲."

黎隼道:"沒,沒什麼."

黎隼只忠誠于國君,所以對忠君的官員尤其好感.

對于張翀之前的不平遭遇,他當然也非常難受,只不過宦官不得干政,他的任何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服從國君的旨意.

所以這半年來半句求情的話都不敢講,但如今張翀官複原職,他還是有些激動了.

………………

大宦官黎隼來到張家宣旨.

"張翀貪汙國庫一案,純屬誣告,子虛烏有,無罪釋放,官複原職,欽此!"

張翀枯瘦的身體拜伏在地,顫抖道:"臣謝恩!"

黎隼大公公上前將他攙扶起來道:"張大人好好養病,陛下身邊還少不了你這樣的臣子."

張翀拱手道:"多謝黎公公."

黎隼握了一下張翀枯枝一般的手,然後離去.

………………

張翀官複原職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朝堂.

許多官員忍不住噓籲,這人的機遇真是難講啊.

這半年來算是張翀最慘了,無緣無故被關押在大理寺監獄里面,眼看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而且還得了重病,眼看就要死了.

結果沒有想到不但活了,反而還官複原職.

真正是絕地求生啊.

從此之後,禦史台就多了一個右大夫了.

禦史大夫王承惆有些皺眉,希望張翀乖巧一些.

你這個職位只是一個過度而已,萬萬不要喧賓奪主.

禦史台只能有一個聲音,一個首領,那就是我王承惆.

…………

兩日之後,國君離開國都,前往邊境線和吳王會獵.

所謂的會獵,就是另類的比武三戰.

吳越兩國常年大戰,二十幾年前因為豔州之變,卞逍帶著十萬大軍南投越國,致使吳國大敗.

從那之後,吳國一直休養生息,就沒有再爆發大戰.

但是兩國邊境摩擦不斷,爭斗不斷.

人天生就是好斗,沒辦法的.

兩國既然不能交好,那總要斗一個輸贏,又不能真的打仗,

怎麼辦呢?

兩位國君在邊境會獵.

文對弈,武厮殺.

文對弈,就是兩個國君下棋.

武厮殺,就是兩國派出精銳的騎兵,在一個大空地上對沖厮殺.

這也是貴族之間的老傳統了.

吳越兩國,每隔五年一次國君會獵.

之前每一次,越國都大獲全勝,大漲國威.

甯元憲的棋藝很高,每一次都能將吳王殺得丟盔卸甲.

越國的騎兵,也每一次都能擊敗吳國騎兵.

整整二十幾年,都是如此.

但甯元憲樂此不疲,他是一個多麼虛榮的人啊.

恨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甯元憲文治武功樣樣頂尖,我越國才是真正的南方霸主.

而今年,他尤其看中會獵的勝負.

因為南毆國叛亂已經打了一年多的,到現在戰況都無比焦灼,沒有任何明朗的意思.

國君先後已經調入二十五萬大軍進入南毆國了.

但是沙蠻族那群惡棍仿佛死不完一樣,源源不斷加入戰場.

而且南毆國主矜君那個畜生,竟然越打越厲害,竟然打出了幾分雄主的感覺出來了.

更可怕的是,隨著戰局的深入,南毆國和沙蠻族的關系竟然變得親密起來.

沙蠻族的這群惡棍竟然越來越欣賞矜君,竟然有種要將他奉為沙蠻族領袖的意思.

在這個關鍵時刻,國君尤其需要一場又一場勝利來提振國威,提振君威.

上一次出使羌國的勝利,就被他吹成了不世之功.

而這一次國君會獵,那就更重要了.

若是在會獵上,他擊敗了吳王,那就可以接著向天下吹噓.

我越國再一次擊敗了吳國這樣的大國,區區南毆國之亂,疥癬之疾,不足掛齒.

打一個比喻.

這五年一次的國君會獵,勝意義比二三十年前我們國家參加奧運會還要重大.

當時我們的國家急需在世界提升名望,而奧運會是最好的舞台,所以我們當時對金牌才會如此迫切.

所以對于甯元憲來說,吳越兩國的邊境會獵,不僅僅是外交戰場,還是政治戰場,軍事戰場.

只能贏,不能輸!

國君出戰,三王子隨行,太子留守國都.

樞密使卞逍,樞密院副使種鄂和南宮敖陪同隨行.

樞密院副使蘇難留守國都.

一直以來,蘇難拼命巴結國君,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跟在身邊.

這一次,卻沒有隨行.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

距離沈浪和蘇難的朝堂決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這一次,生死存亡.

這幾天沈浪的日子過得實在是超級安靜啊.

就是太寂寞了.

冰兒肚子越來越大了,就算她身懷絕技也沒用啊,能看不能能吃.男人畢竟是要吃主食,要吃肉的,光吃水果可不行.

但沈浪在國都已經沒有肉可以吃了啊.

每一次經過一些青/樓的時候,沈浪都蠢蠢欲動.

聽說里面有好多清倌兒,都還是處/子呢.

娘子說了,只要別找不干不淨的女人就行.

我家寶貝娘子就是深明大義,那為夫就卻之不恭了.

要不然,我就偶爾破戒一次?

而且,我和蘇難的大決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那可是生死之戰.

我需要好好放松一下身心不是嗎?

那些純潔無瑕的處/子嬌娘,多可人啊.

就算我不去睡,她們的初次也會賣給一些粗俗的商人啊.

我長得這麼帥,完全是做善事,拯救眾生啊.

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啊.

浪爺用了足足一個時辰說服自己,然後喬裝打扮,豪邁地踏進了青/樓的大門.

但是……

腳步剛剛邁進門,就再也走不下去了.

腦子里面浮現的都是木蘭寶貝充滿愛慕和依戀的目光.

于是,他又很慫地退了回來.

但晚上實在很難忍啊.

于是,第二天他給自己鼓足了一個半小時的勇氣,然後再一次邁進了青/樓大門.

但是,還沒有走上樓梯,又退了回來.

就這樣反反複複四五次,有一次都上樓了,但還是退了出來.

唉!

每一次腦海里面都浮起木蘭寶貝的臉蛋和眼神.

還有仇妖兒充滿鄙夷的面孔.

終究過不了心里那一關.

浪爺發現,自己沒有那麼人渣.

本來也沒事的.

結果有一天遇到了母老虎公主甯焱從青/樓外面的大街經過,盡管沈浪喬裝打扮過,但她一眼就認出了.

"咦,沈浪你怎麼在這里啊?"

"哦,你想要去嫖宿!"

"人渣!"

然後,甯焱公主揚長而去.

旁邊人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這個進進出出青/樓好幾次的男人竟然是沈浪啊.

哎呀!

竟然是沈浪公子啊!

于是,幾個老鴇擁了上來.

"沈公子,別走啊,別走啊!"

"沈公子莫非沒有看中的姑娘,你看奴家如何?奴家雖然已經是老鴇,但一身絕技可還沒有丟掉啊."

平時戰無不勝的浪爺,狼狽逃竄.

那一瞬間,沈浪真的想要將甯焱這只母老虎活活弄死.

媽蛋,你坑我不是一次兩次了啊.

造孽啊!

日了狗.

然後,浪爺出名了.

有人一句話總結沈浪.

欲進不能.

後來就更過分了,直接說沈浪那方面不行的,所以才進進出出大門好幾次.

沈浪肯定是不行啊,要不然金木蘭女神怎麼還沒有懷孕呢?

沈浪不行!

名聲傳到五王子甯政那邊,他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

浪爺欲哭無淚.

心中就更加想要弄死甯焱了.

但是,打不過她啊.

這幾天,沈浪幾乎天天和云夢澤,甯焱厮混在一起吃喝.

每次一見面,甯焱就喊:"人渣!"

過了幾天後!

她又在人渣後面加了一個詞,窩囊廢.

真的好想弄死她啊!

…………

距離國君和吳王邊境會獵結束,還有兩天.

那麼距離和蘇難朝堂生死決戰,也是兩天!

浪爺已經守身如玉二十幾天了.

整個人都要炸了.

今天又去和云夢澤,甯焱厮混喝酒.

甯焱這只母老虎,越來越過分了.

穿的衣衫越來越薄,越來越紅了.

關鍵她還喜歡穿緊身馬褲,頓時那勁爆的身材就更加惹火.

簡直就要裂衣而出!

關鍵她長得又要豔麗.

又喜歡喝酒.

喝得臉蛋紅撲撲,嘴唇嬌豔欲滴.

整個人就仿佛綻放得如同牡丹花的玫瑰.

豔絕人寰,奪目逼人.

沈浪已經不看她了,害怕看多了出事.

他就專門和云夢澤說話.

"人渣,窩囊廢!"

母老虎要斗酒,沈浪沒有理會,于是這兩個詞脫口而出.

帝國大使云夢澤道:"浪弟,你有大事要發生?"

沈浪道:"哥,你看出來了?"

云夢澤道:"連你這樣的人都有些緊張,那肯定是大事."

肯定是大事啊.

蘇難是朝堂巨頭啊,這一場朝堂決戰,直接關系生死存亡.

就算沈浪已經謀劃好了一切,還是會很緊張.

甯焱一聽,不由得扭過身來道:"什麼事?"

她這一扭,蠻腰下曲線頓時要炸了.

沈浪再一次避開目光.

"是啊,生死存亡的大事."沈浪道.

云夢澤道:"就在這幾日?"

沈浪道:"就在這幾日."

云夢澤道:"吾弟,你這種緊繃的狀態不行,要放松一些.為兄無權無勢,就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然後,云夢澤酒壺親自給沈浪和甯焱倒酒.

沈浪一杯接著一杯喝.

母老虎公主一杯接著一杯往下灌.

很快沈浪發現不對.

渾身渾身越來越熱了.

身體里面仿佛有一團火焰燒起來.

完全抑制不住啊.

再看甯焱,整個人也仿佛著火了一般,大口喘息,望向沈浪的目光也狂野如焰.

這,這酒里面被下藥了.

眼看沈浪和甯焱兩個人都藥效發作.

云夢澤起身,左手提著沈浪,右手提著母老虎甯焱公主,走進房間之內,將兩人扔在一張大床上.

"浪弟,不用謝!"

"焱妹,好好享用啊!"

然後,云夢澤直接將房門從外面鎖上.

"母老虎,你要干嘛?你別過來,別過來啊!"

………………

注:第一更七千送上,月票落到十三名幾十票就可以追上,兄弟們幫幫我好嗎?眼巴巴哀求看著你們!

謝謝陶哥1224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31章:沈浪救張翀!奇跡!徐芊芊的男人    下篇:第233章:甯焱狂蹂躪!沈浪蘇難決戰!雷霆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