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5章:沈浪你好毒!致命一擊生死斷   
  
第235章:沈浪你好毒!致命一擊生死斷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沈浪的話後,黑水台千戶燕尾衣臉色一變.

"沈浪,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兒嗎?這里是國都,你的人難道敢堂而皇之地殺人?自尋死路嗎?"

沈浪道:"燕千戶,我的人怎麼可能會殺人呢?我金氏家族最守規矩了,你家壞事做絕,說不定是雷擊你家忽然著火,把你家人燒死得干乾淨淨了."

燕尾衣厲聲道:"你以為我會信?你以為我會信?你敢詛咒我家,找死,找死!"

然後,他再一次抄起燒紅的烙鐵,蠢蠢欲動.

"沈浪,你這個小白臉如同被燒焦了,肯定特別好看吧,哈哈哈!"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水台的武士沖了進來,在燕尾衣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大人,您家被雷擊著火,火勢起得太猛太烈,沒有人逃出來,一家十五口,全部被燒死了."

這話一出.

燕尾衣也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居然是真的?

他的父母,他的哥哥嫂子,弟弟弟妹等等,都沒了?

他的嫂子啊,他的弟妹啊,就都沒了?

緊接著,燕尾衣雙眸赤紅,朝著沈浪嘶吼道:"你找死,你找死啊,我是黑水台的人,你敢殺我全家?你找死啊?"

沈浪淡淡道:"我早就說過了,是雷擊起火,是天譴,不關我的事."

燕尾衣厲聲道:"肯定是有人放火,抓到人沒有?抓到人沒有?"

那個黑水台武士道:"大理寺,平安縣,中都督府的人馬都過去了,沒有發現任何人,也沒有發現任何縱火痕跡."

燕尾衣幾乎要瘋了,嘶吼道:"就算是晚上,就算是在睡覺,也不可能一個人都沒逃出來,怎麼可能全部燒死?"

那個黑水台武士垂首不言.

事情確實非常詭異.

現場沒有發現任何引火之物,干柴和火油都沒有.

起火得非常突然,幾乎瞬間自燃.

而且起的是綠火,鬼火.

周圍鄰居,坊正去救火的時候,發現有些火焰連水都澆不滅.

而且,家中十五口人,全部被燒死,一個都沒有逃出.

極度詭異.

所以很多鄰居都說燕家作惡多端,厲鬼前來複仇了.

燕尾衣暴怒,手中抄起鞭子,猛地朝沈浪抽過去.

"啪……"

抽打在沈浪的身上.

瞬間,出現了一個血印.

沈浪身體猛地一陣戰栗,痛得眼睛都綠了,倒吸一口涼氣.

他還從來沒有被真正凶狠打過.

這一次,前所未有的劇痛.

但是平常有一點點痛都大呼小叫的沈浪,此時卻沒有出聲,就只是盯著這個燕尾衣.

"你看什麼?你看什麼?"燕尾衣厲聲道:"我燒瞎你的眼睛,你敢殺我全家?你還敢瞪我,我戳瞎你的眼睛."

此時,邊上那個黑水台武士顫聲道:"大人,您另外一個家已經派人去保護了,不過夫人和兩個公子下午出去游玩,至今未歸."

這話一出,黑水台燕尾衣面孔猛地一顫.

"我什麼都沒做,我什麼都不知道."沈浪道:"不過國都也不太平,令公子應該是被劫走了吧,說不定一會兒就會來要贖金了."

沈浪的語氣非常平靜.

但是他決定了,這個燕尾衣的全族他要殺得干乾淨淨.

就算兩個十幾歲的兒子,也要送去金山島挖礦,直接勞役到死.

片刻之後.

燕尾衣家的一個武士飛快沖了進來,遞上來一個盒子.

他打開一看,是一只手,女人的手.

還有一張紙條:

"燕尾衣大人,您妻子毒殺過五家商戶掌櫃,就是因為和你們做一樣的生意.

您兩個兒子十一歲的時候,就開始禍害街坊的女孩,我苦頭歡替天行道,就暫時收了您一家幾口.

請您准備一億金幣,准備贖人."

黑水台燕尾衣千戶見之,渾身顫抖.

這是糊弄鬼嗎?

大盜苦頭歡只在天南行省行動,什麼時候來國都了.

而且讓准備一億金幣贖金?你就算把太子綁走了,國君也湊不出一億金幣,別說一億了,就算是一千萬金幣也拿不出來,甚至更少都拿不出來.

燕尾衣猛地拔刀橫在沈浪的脖子上,厲聲道:"我兒子在哪里?在哪里?"

沈浪道:"小心刀子,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你的刀子不管割在我身上哪一處,說不定在你兒子身上就割得更深."

燕尾衣厲聲道:"禍不及家人啊!"

沈浪道:"你家人作惡多端,按照越國律法早就該死了,苦頭歡也真是替天行道,這個人聽說過的,心狠手辣,卻從來不濫殺無辜,他殺的人,都是該死之人."

"去你娘的苦頭歡."燕尾衣怒吼.

他真的恨不得將沈浪扒皮抽筋,動用幾十種酷刑.

但是,他真的不敢了.

他兩個兒子都在對方手上.

沈浪淡淡道:"是蘇難想要弄死我,和你們黑水台無關,和薛氏家族也無關,閻大督主都沒有讓我進黑水台城堡,就是不想被人借刀殺人.你只是想要替薛黎出氣,你只是想要討好她而已,何必要摻合,代價太大了."

事實確實如此.

薛黎上一次遭受了最痛苦的折磨,爛襠半個月,簡直生不如死.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是沈浪所為,但是直接做有罪推斷便是,不管是不是沈浪做的,他都當作是.

"燕尾衣,這是我和蘇難之間的戰爭,你壓根沒有必要攪進來,薛氏家族也沒有必要."

黑水台千戶燕尾衣閉上眼睛,漸漸讓自己安靜下來.

足足好一會兒,他睜開眼睛道:"沈浪,我只是一個小人物,你針對我沒用的.有本事你找蘇難去啊?你殺我全家沒用的,你能動蘇難一根汗毛嗎?"

"我可以不對你動刑,可以."

"但是你不要想要活著出去了,你死定了."

"現在要殺你的人不是我,是陛下."

"因為你犯了欺君之罪!"

"大理寺的人呢?禦史台的人呢?一同進來會審吧!"

黑水台的人就是超級霸道,要等到他開口,大理寺和禦史台的人來能過來.

片刻後大理寺少卿王經綸,禦史台右大夫張翀走了進來.

這就是三司會審了.

規格非常高!

只有通天的案子,才會出現三司會審.

國君有旨意,大理寺主審,黑水台助審,禦史台監督.

………………

沈浪被押去大理寺衙門.

三司官員,位于高堂之上.

三司會審,正式開始!

上百名武士矗立大堂兩側,威武冷酷.

他們手中拿著的也不是水火棍,而直接就是戰刀.

"堂下可是沈浪?"

沈浪道:"拜見三位大人."

大理寺少卿冷聲道:"沈浪,你已經無官無職,還不跪下?"

旁邊張翀道:"王大人,沈浪是被剝奪了鴻臚寺主簿一職,但是陛下賜予他的舉人功名還沒有剝奪."

大理寺少卿道:"犯了這麼大案子,犯了欺君之罪,都是要剝奪所有功名的."

張翀道:"此時沈浪只是嫌犯,國君沒有旨意下來,他賜予的舉人功名就還在,就不必下跪."

這話一出,大理寺少卿冷冷瞪了張翀一眼.

張翀,你剛剛脫離牢獄之災就跳起來了?

誰都知道沈浪犯下了天大的案子,必死無疑了.

你還敢摻合進來?找死嗎?

張翀和大理寺已經是死敵了.

這半年內,他在大理寺監獄內可謂是受盡了冷暴力的折磨,甚至幾乎死在牢里.

"行吧,不跪就不跪."大理寺少卿冷道:"沈浪,你應該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吧,欺君之罪,誹謗詛咒太子之罪,不管哪一條都是必死無疑,招出來吧,不要給你的家族惹禍."

而就在此時.

幾名黑水台武士沖進來道:"三位大人,金氏別院有三個武士飛快離開國都,前往天南行省方向,被我們抓捕,我們懷疑他們這是要返回玄武侯爵府報信."

片刻後,金氏家族的三個武士被帶了進來.

每一個人身上都傷痕累累,鮮血淋漓,顯然是經過一番惡戰才被拿下的.

為首的就是金安,他是去玄武侯爵府傳話的.

金木聰讓他把國都的一切告訴玄武侯,並且說如果有人敢殺沈浪,就讓父親造反.

這真是孩子話.

在沈浪被捕之前,就已經有人去金氏家族報信了.

沈浪不由得一聲歎息.

他已經告訴金木聰,不要做任何事,就呆在書房里面碼字.

但肥宅還是沒有忍住.

他真還是一個孩子,但……也是一個好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大理寺少卿寒聲道.

"金安."

"什麼身份?"

"金氏家族武士."

大理寺少卿冷道:"你這麼急匆匆趕回玄武城想要做什麼啊?是不是有人讓你回去報信,是不是要慫恿玄武侯謀反啊?"

金安道:"不是啊,我們只是正常換防,並且帶去世子給侯爺的家書,不信可以抽查."

然後,一個武士從他懷中拿出家書.

果然只是金木聰寫給金卓的家書,心中哀求父親讓他回家.

"大膽奴才,你早不回去,晚不回去,偏偏沈浪被捕的時候回去,說里面有什麼陰謀?"大理寺少卿寒聲道:"有人指使你去做什麼?有人讓你和玄武侯說什麼話?"

看來對方不僅僅要弄死沈浪,還想要將金木聰,金氏家族一起拖下水啊.

國君最多疑,他們就是要把金氏意圖謀反之罪定下.

金安道:"小人就是回去換防,並且給世子送家書的,剩下一概不知."

大理寺少卿目光一寒,緩緩道:"看來不動大刑,你這刁奴是不會開口的了."

"來人啊,大刑侍候!"

幾名大理寺衙役上前,猛地按下金安三人,就要動用酷刑.

金安三名武士一陣冷笑,閉口不言.

我金氏家族的武士難道會怕刑罰?想要我們招供,做夢!

沈浪道:"王大人,不必費事了,我說過了,讓陛下身邊人過來審問,我才會開口.否則我半個字都不會說的."

大理寺少卿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

"沈浪,你是說我沒有資格審你對嗎?你以為我不敢對你動刑對嗎?"

此時張翀在邊上道:"沈浪有舉人功名,剝奪之前,不得動刑."

大理寺少卿冷笑道:"行,行啊!那我立刻上奏陛下,讓他下旨剝奪沈浪的一切功名."

張翀道:"我也會上奏,將沈浪原話告知陛下."

大理寺少卿道:"那就一起上奏啊."

旁邊的燕尾衣咬牙切齒道:"我也一起上奏,我前腳剛剛抓沈浪,後腳我的家人就死絕了.我倒要看看,國君腳下,竟然有人敢這樣堂而皇之殺人?殺黑水台的人,殺陛下的人?"

然後,三人同時寫奏章.

同時用快馬北上,稟報國君.

三份奏章送出去之後.

大理寺少卿道:"張翀大人,國君沒有剝奪沈浪的功名,我們不可以對他動刑.那他的家奴,總可以動刑吧,大……刑侍候!"

他口中的大字,拖了長長的音符.

這就是暗示大理寺衙役,可以打死.

這就是要當著沈浪的面,將三個金氏家族武士打死兩個.

敲山震虎,殺雞儆猴.

沈浪你別急,等國君剝奪了你的功名之後,這酷刑就輪到你了.

黑水台的燕尾衣目光冰寒.

沈浪,我不對你動刑,你以為大理寺少卿就會放過你?

這位王經倫可是蘇系的一名要員.

蘇難要弄死你,他能夠不積極?

你能殺我全家,難道你能殺這王經倫全家嗎?

他家就不在國都,而他在國都的家人早就被鎮遠侯爵府保護起來了.

你以為他像我這樣的小家小戶,能夠輕而易舉被你殺光嗎?

你等著吧!

等著陛下震怒.

你竟敢殺黑水台千戶的家眷,你竟敢殺國君鷹犬的家眷.

找死!找死!

現在,你就眼睜睜看著你的三個家奴活活被打死吧!

"且慢動刑,我有話問."張翀忽然道.

而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一陣巨響.

"劫獄,劫獄!"

一陣激烈的馬蹄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一名衙役飛快沖了進來.

"大人,有人要劫獄."

大理寺少卿王經倫,張翀,還有黑水台的燕尾衣都驚呆了.

三個人齊齊望向了沈浪.

你,你瘋了嗎?

竟然派人來劫獄?

竟然圍攻大理寺?

這是謀反啊!

當年東江伯爵率兵攻打東江城主府,都被視為謀反,近乎滅族了.

你沈浪竟然派人攻打大理寺?

東江城主府幾品?

從六品而已.

大理寺幾品衙門?

三品啊!

徹底的謀逆啊.

就算沒有欺君之罪,你沈浪也完了,金氏家族也完了.

大理寺少卿不怒反喜.

怒令智昏啊.

都說沈浪智近乎妖,真是可笑啊.

這是沒有涉及到自己的安危,一旦關系到他自己的性命,竟然昏招百出.

現在竟然圍攻大理寺.

這謀反的罪名,板上釘釘了.

"來人,去國都中都督府,去樞密院稟報,讓諸位大人調兵,剿滅叛逆!"大理寺少卿下令.

燕尾衣也忍不住下令道:"來人,去黑水台,說有人謀反,圍攻大理寺,打算劫持沈浪,請老祖宗出兵平叛."

"是!"

頓時幾隊使者從大理寺衙門飛奔而出.

分別前往中都督府,樞密院,黑水台.

不久之後,就能調來上萬兵馬,進行所謂的平叛.

然而,接下來的聲音讓大理寺少卿有些呆了.

"我是三公主甯焱,大理寺有冤案,我特來申冤."

"誰敢攔我,格殺勿論."

大理寺少卿和燕尾衣頓時一驚.

竟然是這個禍害?

她是國君的三公主,難道想要將她當成謀逆嗎?開玩笑.

竟然不是金氏家族的武士來劫獄?

"砰!"

"砰!"

外面,甯焱麾下彪悍的女壯士已經開始抬著木頭撞門了.

張翀頭皮都有些發麻,不由得朝沈浪望去一眼.

沈公子,你真是走到哪里撩撥到哪里.

甯焱這個禍害也被你睡了?

你被抓了之後,她竟然瘋狂地來劫獄?

這只會惹下更大的是非,只會更加觸怒國君.

關鍵沈浪也不知道啊.

甯焱這只母老虎竟然會瘋到來攻打大理寺?

大理寺少卿大聲道:"去攔住她們,攔住她們.但是……千萬不要傷了三公主."

頓時,大理寺的衙役和武士潮水一般沖上去,抵擋甯焱.

……………………

國君的儀仗距離國都已經很近了,不到百里而已.

"駕,駕,駕……"

北上的官道,一隊一隊的騎士風馳電掣,從國都北門快速沖出.

每一隊騎士的身上都背著一份奏本.

有禦史台右大夫張翀的,有黑水台的,有大理寺的,有天越中都督府,有樞密院的.

這些密奏級別一個比一個高.

里面密奏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驚人.

但是這些密奏缺席了兩個人.

太子和蘇難.

太子有一份密奏,只是請罪奏折,說監國期間出了這麼大的亂子,請父王降罪.

而蘇難直接告病在家,樞密院都沒有去了,表示這一切事情都和我無關.

…………

國君儀仗的所有官兵,算是徹底不用休息了.

因為國都的密奏一個接著一個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有人攻打國都一般.

國君也已經兩天三夜沒有睡覺了.

此時,如同一只暴躁的怒獅一般.

他的面前,擺著密密麻麻的十幾份密奏.

黑水台的,大理寺的,禦史台的,尚書台的,樞密院的,太子府等等等.

這些奏本,都先由大宦官黎隼整理,然後一本一本遞給國君.

黎隼動作無比自然,將張翀哪一本密奏放在最底下.

國君一本又一本地看.

越來越憤怒,越來越觸目驚心.

沈浪天大的膽子,天大的膽子啊.

竟然敢殺黑水台千戶燕尾衣的全家,而且還假冒苦頭歡的名譽,可笑啊!

還勒索一億金幣,你這當天下人都是傻子嗎?

黑水台是什麼?

是寡人的鷹犬啊.

國都乃首善之地,寡人腳下,你說殺人就殺人?

緊接著,大理寺少卿的奏折.

說沈浪被捕之後,金氏別院武士秘密趕回玄武城.

你這是想要做什麼?是想要讓玄武侯金卓謀反嗎?

是想要威脅寡人嗎?

接下來的奏折,更是讓他暴怒.

帝國大使云夢澤,三公主甯焱竟然攻打大理寺?

瘋了嗎?

沈浪這是瘋了嗎?

竟然慫恿寡人的女兒?竟然慫恿帝國大使?

這是要將王族和大炎帝國都拖下水嗎?

居心叵測,居心叵測!

"反了,反了……"

"找死,找死,找死……"

沈浪,你以為我真不敢殺你嗎?

你仗著金氏家族,竟然如此囂張嗎?

金卓?

是你的女婿欺君在先,詛咒太子在先,大逆不道在先.

寡人殺了他,難不成你要謀反不成?

見到國君沖天的殺氣.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還有最後一份密奏,是張翀的."

"不看了……"國君怒道:"張翀想要說什麼?不看了……"

話說不看,他又接過去看得仔仔細細.

然後,遍體冰寒.

張翀的密奏,幾乎無關沈浪.

他的這份密奏很長.

詳細記載了蘇氏家族每年的貿易進出.

蘇氏家族每年要貼補羌國四萬金幣以上.

他的封地雖然有三千多平方公里,但地勢很高,出產不多.

唯一優勢就是礦藏豐富.

那麼蘇氏家族哪里這麼多錢供養私軍和三眼邪幾千馬賊?

哪里這麼多錢圈養天西行省的官僚?

奴隸貿易!

這一條已經觸目驚心.

但更讓人震撼的是,壟斷走私.

當然,壟斷走私這件事本身不驚人.

驚人的是蘇氏家族徹底壟斷了和楚國的走私.

吳越大戰之後,吳國萎靡不堪.

西邊的楚國,就成為了越國的心腹大患.

越國的大半的軍隊,都在西邊和楚國對峙.

雖然還沒有開戰,但邊境摩擦數不勝數.

兩國的邊境已經互相封鎖,徹底斷絕了貿易望來.

在甯元憲心中始終有一句話,楚越之間必有大戰.

只不過越國有南毆國叛亂,楚國在北邊和梁,衛兩國都有領土糾紛.

雙方騰不出手手來.

但整個南方就只能有一個霸主.

吳國大敗了之後,這個霸主就在楚國和越國兩個之間誕生.

而現在張翀的密奏中,把每一個數據都寫得詳盡無比.

雖然沒有一句話直接說蘇難勾結楚國.

但背後的意思卻非常清楚,蘇難先壟斷了羌國的外交,然後通過羌國和楚國進行大量的走私貿易,每年賺取海量的金幣.

而里面還有更危險的信號.

蘇氏家族和楚國難道僅僅只是走私貿易嗎?難道就沒有更深的交易嗎?

國君甯元憲就是這樣的.

平時刻薄易怒,而且一定要發泄出來.

可是一旦關系到江山社稷安危,他立刻就會冷靜下來.

他這座火山,仿佛瞬間停止了噴發.

整個人情緒立刻冰了下來.

所以,還是張翀厲害!

他根本不會從正面支援沈浪.

想要熄滅國君的怒火怎麼辦?引發一場更大的怒火.

想要平息一件大事,就爆出另外一件更大的事.

關鍵時刻,使出致命一擊.

"蘇難有密奏嗎?"

"沒有,告病在家呢."

"大盜三眼邪,你聽過嗎?"

"老奴聽過."

"天西行省官場,有人上奏過三眼邪嗎?"

"沒有."

甯元憲繼續看奏本.

張翀在最後,隨意提了一句.

沈浪不願意招供半句,說一定要國君的心腹在邊上,才肯招供一切.

"黎隼,你去一趟,親自審問沈浪,欺君之罪,詛咒太子一案,害死何妧妧一案,要徹底查清."

大宦官黎隼叩首道:"是."

然後,他就要退去.

然而國君看了黎隼一眼,又道:"甯岐,你也去,但不要說話,就看著."

甯岐,三王子,和太子分庭抗禮的超級巨頭.

"兒臣遵旨!"三王子道.

國君此人多疑,派黎隼一人去還不放心,還要派三王子監督.

"若沈浪不招供,直接剝奪功名,他精致脆弱受不得刑罰,什麼都會說的."

"若沈浪真的欺君,真的詛咒太子,那金卓就要休怪寡人無情了!寡人如此器重他,竟這般對我?"

………………

大理寺的秘密刑房之內.

大太監黎隼,代表國君親自審訊沈浪.

而三王子靜靜坐在邊上暗處,一語不發.

"沈浪,國君問你,太後壽誕那夜,何貴人唱的那首《明月幾時有》,是你讓人賣給她的嗎?"

這是本案的關鍵.

沈浪道:"是!"

這話一出,大宦官黎隼面孔猛地一顫.

小子,你真是找死啊.

老身就算想要救你,也救不了了.

大宦官黎隼又問:"何貴人那天晚上的衣衫,也是你賣給她的嗎?"

沈浪搖頭道:"不是,學生只會寫詩,不會做衣衫."

大宦官黎隼又問道:"有人賄賂了宮廷畫師,把何妧妧畫得尤其惹眼,引起陛下的注意,是你派人賄賂了畫師嗎?"

"不是."沈浪道.

黎隼道:"但是那個宮廷畫師已經招供了,說賄賂他的人就是金氏家族的."

沈浪一愕,表示震驚.

大宦官黎隼道:"李文正家中,那條有落紅還有何妧妧落款的絲綢繡帕,是你栽贓的嗎?"

沈浪道:"不是."

黎隼又道:"李文正床底坑洞里面詛咒太子的小人,是你派人埋藏的嗎?是你為了殺李文正而栽贓的嗎?是你試圖引發朝廷黨爭,讓國君為了朝堂和平而快速殺了李文正嗎?"

沈浪道:"不是."

黎隼又道:"幾日之前,何妧妧去琅郡官驛找過你,什麼事?"

沈浪道:"她問《明月幾時有》是不是我寫的?"

黎隼問:"你當時怎麼回答?"

沈浪道:"我說不是,因為我不想惹麻煩上身,但這首詞確實是我寫的,我賣給何妧妧的."

大宦官黎隼閉上眼睛.

眼前的局面對沈浪已經極度不利了.

只要招供《明月幾時有》是他寫的,而且專門賣給何妧妧.

那這個罪名就洗不清了.

小子啊,老朽盡力了,想救都救不了你了.

黎隼道:"沈浪,我的問題問完了.接下來就要剝奪你的所有功名,就要對你三司會審,就要對你動刑了.你還有什麼沒有告訴我的,現在和我說還來得及,等到動大刑,你的小身板扛不住的."

沈浪道:"公公,我所知道的一切已經全部告知,何貴人的死真的和我無關."

黎隼激動道:"那和誰有關?你身上的罪名根本就洗不脫."

他真是恨鐵不成鋼.

而此時旁邊三王子輕輕咳嗽了一聲.

提醒黎隼,你只是代替陛下問話,不要帶有個人感情色彩.

大宦官歎息道:"那行吧,沈公子好自為之,我的問題結束了,三司會審吧."

片刻後,大理寺少卿道:"殿下,黎公公,陛下剝奪沈浪的功名了吧,可以對他動刑審問了吧."

黎隼無奈,正要點頭.

而此時旁邊張翀淡淡道:"公公,何妧妧的尸體剛剛運來,我有新的發現,她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張翀淡淡朝沈浪望去一眼.

這個信號很清晰.

致命反擊,開始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六千多,真是筋疲力盡了.淚拜支持,三百六十度拜!

謝謝書友20181026202230723,陶哥1224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34章:寒冰烈焰!沈浪再殺人全家!    下篇:第236章:沈浪絕招反殺!贏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