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7章:國君喜!剝皮抽筋!抓捕蘇劍亭   
  
第237章:國君喜!剝皮抽筋!抓捕蘇劍亭

g,更新快,無彈窗,!

雪隱的職業是什麼?

聖女?

不,那是兼職.

她的專業是間諜.

當年被炎帝國派去潛伏在姜離身邊,只不過姜離陛下人格魅力太驚人了,直接讓她這個間諜反正了.

這十幾年來為了所謂的贖罪和積德,她拼命地拯救萬民,但是專業技能卻依舊沒有丟掉.

沈浪剛從羌國返回國都的時候,就用這位神女姑姑坑了兩位朝臣,在那一場危機四伏的朝會上大獲全勝.

之後她離開國都的時候,沈浪去送別說讓她去琅郡辦事,會不會突破她的底線?

雪隱當時就說她一點都不純真,她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為了證明這一點,她還對沈浪進行猴子偷桃,表示她是一個沒有底線的女人.

當場沈浪就石了,還經常做夢到這一幕.

而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專業的事情還是要交給專業的人辦.

何妧妧身邊可有幾十名黑水台武士在監視保護.

神女雪隱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給何妧妧喂下蠟丸,這件事情是沈浪的預謀,甚至這張紙條都是沈浪模仿何妧妧筆跡寫的.

但給何妧妧谷道開花,真的是雪隱的自我發揮,不是沈浪的主意.

關鍵這件事情除了雪隱之外,連何妧妧自己都不知道.

一覺醒來之後,後面痛何妧妧是能感覺出來的,但她還以為是自己上火了,大便太干燥導致.因為最近她確實莫名其妙地上火,每一次上茅房都很心里怕怕.

不僅如此,雪隱到了琅郡之後並沒有立刻動手.

而是監視一切,一直等到蘇劍亭來到何妧妧家附近,確定了蘇氏對沈浪的陰謀確實存在,她才果斷出手.

所以整個過程,毫無破綻.

蘇劍亭沒有發現,黑水台武士也沒有發現,何妧妧自己都不知道肚子里面有一顆蠟丸.

如果她僅僅只是一個間諜的話,也做不到這一點.若她僅僅只是一個大宗師的話,也做不到這一點.

但這兩個身份加起來,那就厲害了.

而沈浪之所以想出這個毒計,實在是因為何妧妧的這一句話太出名了.

自從她被國君驅逐之後,每隔三天就給國君寫信,每一封信的後面都會加一句,陛下可以剖開臣妾之腹,看臣妾的心是紅的還是白的.

不僅如此,每次她和大人物會面的時候,也會經常加上這一句,願意剖腹讓陛下看心.

總之,她千方百計都想要回到國君的身邊,想盡一切辦法讓人帶話給國君.

剖腹看心何妧妧,都已經幾乎要成為典故,沈浪想要不知道都難.

云夢澤講過,甯焱也講過.

所以在這封遺書上,何妧妧當然也會加上這一句話.

雪隱神女帶著朱紅的指甲印輕輕刮過,一定要非常非常淡,黑水台的人就算發現了,也只會覺得是偶然.

那麼沈浪是什麼時候發現蘇難要利用何妧妧害他呢?

從羌國返回經過琅郡住在官驛的那天晚上,何妧妧不惜跟在木蘭的身後,闖入官驛來和沈浪見面.

為了避而不見沈浪自己鑽進雪隱姑姑的被窩,然後被木蘭寶貝當場抓住.

而這個女人竟然在外面等了沈浪一個多小時,就為了和他說一句話.

這很不正常.

沈浪何等敏銳,當然能夠從里面嗅出陰謀.

而且何妧妧此人也幾乎是他最大破綻,作為敵人的蘇難怎麼可能放過?

既然彌補不了這個破綻,那就將他捅大,往里面灌入毒藥.

然後,徹底將敵人炸毀.

而一旦炸掉,這個破綻也自然就消失了.

真正一舉兩得.

真正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至于張翀的加入,完全是意外之喜了.

本來很多角色需要沈浪自己扮演,而張翀來了之後,沈浪幾乎不需要開口.

這位牛逼的張翀大人,早就把一切辦得妥妥當當,甚至比沈浪自己做得還要好.

沈浪之前就說過.

這一次和蘇難的交手,勝負就在瞬間.

而這一場絕地反殺.

沈浪是策劃者,雪隱和張翀是執行者.

三個人都是頂尖高手.

蘇難輸得不冤.

……………………

全場都為這個變故徹底驚呆了.

黑水台千戶燕尾衣整個腦袋都要炸了.

大理寺少卿王經倫整個人都呆了.

怎麼會這樣啊?

剛才沈浪明明還必死無疑的,怎麼瞬間就逆轉了.

怎麼所有的罪過,都在蘇氏頭上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而甯焱也呆了,朝著邊上的云夢澤道:"哥,不,種/馬,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這只母老虎就是這樣的.

傷心虛弱的時候就喊哥,現在好像沒事了,就改口喊種/馬了.

帝國大使云夢澤當然不會和他計較,他心中只有兩個字.

牛逼!

吾弟牛逼.

這個詞他還是從沈浪那里學來的.

瞬間逆轉這一幕,云夢澤都看呆了.

而張翀也有些驚.

盡管他心中是知道整個過程,但真正發生的時候,他還是想要說一聲厲害.

這個計謀執行起來不難.

難的是提前預判,先敵一步.

沈浪確實厲害.

………………

而就在此時,黑水台千戶燕尾衣忽然道:"不,這一切都是沈浪的陰謀,蘇劍亭世子不可能強汙何貴人的,不可能的."

這話一出.

所有人目光朝著他望去.

傻逼!

這個傻逼死定了.

這是所有人的眼神.

燕尾衣說出口之後,也立刻明白自己禍從口出.

按照正常反應,他應該說:蘇劍亭世子不可能殺何妧妧貴人.

但他說的是:蘇劍亭不會強汙何貴人.

看來你知道得不少,對何妧妧之死不驚訝,你和蘇氏有所勾結啊?

黎隼心中瞬間判定了燕尾衣的死刑.

然後,這位大宦官起身淡淡道:"諸位大人,這件案子太離奇複雜,真相究竟如何還不好說,所有人都不得外傳,若是外界有什麼謠言出現,在場諸位都脫不了干系."

黎隼這話說得漂亮.

在他心中早已經覺得真相大白,但這個案子太可怕了,沒有一個字能夠向外面泄露.

"咱家這就去回稟陛下,請他乾坤獨斷."

然後,苦命的黎隼大公公又再一次奔波.

這一次沒有等到甯焱公主動手,帝國大使云夢澤直接將他抱上了駿馬.

"多謝云世子了."

云夢澤道:"黎公公真是忠仆表率,越王有你這樣的奴仆,真是幸事."

瞧瞧人家云夢澤世子,多麼會說話?

黎隼一拱手,然後朝著北邊飛馳而去.

………………

一個時辰後!

黎隼在國都北邊十幾里的地方,遇到了國君的儀仗.

他再一次進入國君的移動行宮之內,跪伏了下去.

"陛下,這是從何妧妧貴人肚腹里面剖出來的,應該是她真正的親筆遺書."

國君皺眉,用絲綢墊手,接過了這張羊皮紙,絲毫不掩飾臉上的嫌棄.

"陛下,蘇劍亭害我,汙我,逼我汙蔑沈浪."

看完這一行字,國君面孔猛地一陣抽搐道:"汙她?"

黎隼大宦官道:"何妧妧貴人後面谷道有撕傷,之前女醫官沒有發現,還以為是砒霜灼傷,應該是蘇劍亭所為."

國君目光一縮.

"哈哈……"

"哈哈哈哈………"

他沒有暴怒,反而大笑,只不過聲音很尖.

這是真的有人給他戴綠帽.

沒有想到啊,這位蘇劍亭世子如此瘋狂,如此大膽.

很刺激吧?!

寡人用過的女人,你用起來很過癮吧?

國君閉上眼睛.

如此一來,李文正床底下發現詛咒太子的小人,也是蘇氏作為了?

這就對了嘛.

太子和三王子一旦發生劇烈黨爭,得利者是誰?

當然是中立派系的蘇難了.

當時蘇難剛回朝堂不久,繼續膨脹中立派系的力量.

這就對了,這就合理了.

沈浪只是一個小小贅婿,他有狗屁的野心,他吃飽了肚子才去挑撥太子和三王子的黨爭.

當時的他,甚至連太子和三王子是誰都不知道,這兩個人斗起來,他半點利益都得不到.

至于他賣詩詞給何妧妧?

就是為了裝逼,就是為了泡妞,就是為了奪李文正所愛.

這很符合他孟浪的性格.

這個人就是這樣的,他為了害前妻徐芊芊還專門寫了一本書.

現在徐光允家族完蛋了,徐芊芊幾乎成為了他的外室,《金x梅》的第二部他也不寫了,而且好像這輩子都不打算寫了.

緊接著,國君忽然道:"有沒有可能,這一切都是沈浪操縱所為?"

國君只是隨口問出,這個人極度多疑,恨不得懷疑每一個人.

大宦官黎隼道:"沈浪在大理寺里面挨打了,幾乎動大刑."

這話意思非常明白,沈浪是一個很怕痛之人.

黎隼接著道:"而且當這個蠟丸被取出來的時候,黑水台千戶燕尾衣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他說這一切都是沈浪的陰謀,蘇劍亭世子不可能會強汙何妧妧貴人."

國君目光猛地一縮.

他當然聽出了這句話的不正常.

按說你應該說,蘇劍亭不可能殺何妧妧.

你燕尾衣仿佛對何妧妧之死有心理准備?

黑水台這是有人和蘇氏勾結啊?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這一切都是蘇氏的陰謀.

何妧妧是蘇劍亭所殺,就是為了謀害沈浪.

不知道為何,國君心中反而舒了一口氣.

甚至完全沒有剛才那麼生氣了.

當他聽到沈浪欺君,玷汙何妧妧,並且詛咒太子試圖引發黨爭的時候,他真是前所未有的暴怒.

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

而現在這一切是蘇氏所為.

他竟然沒那麼生氣了.

覺得這樣反而是理所應當的.

因為他喜歡沈浪這孩子.

被最親近之人背叛,才會尤其的憤怒.

而敵人不管對你做什麼事情,仿佛是理所應當的.

而在國君心中,早就把蘇難當作一個對手了.

當然蘇劍亭強汙了何妧妧,這很讓他震怒,國君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

但是……

依舊沒有聽聞沈浪背叛時那麼生氣,當時他真的是立刻要得到答案.

或許他的內心,對何妧妧根本就沒有多麼看重.

"這件案子到此為止,那個黑水台的燕尾衣是不是死絕全家了?"國君問道.

黎隼大宦官道:"還有一家,他的妻子和兒子."

國君道:"去抓來,全殺了.審問這個燕尾衣,只要一個答案,他是不是和蘇氏有所勾結,黑水台究竟被滲透到什麼地步?但是又要淺嘗輒止,一旦得到一個差不多的答案,就將他的皮剝下來,掛在黑水台的旗杆上."

"是!"黎隼道.

國君又道:"蘇劍亭曾經帶著西域武士去攻打玄武伯爵府對嗎?"

黎隼道:"是."

國君怒道:"膽大包天,竟敢攻打朝廷伯爵的府邸,而且還試圖殺死自己的親姑姑,簡直是喪心病狂."

媽蛋.

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而且還是蘇難讓禦史主動彈劾的,你就隨口叱責了一句.

現在又專門拿出來說了.

"來人,去把蘇劍亭拿了,寡人倒是想要知道,他想要做什麼?連親姑姑都想殺?"

"是!"

一隊騎兵飛馳而下.

"至于沈浪?他和甯焱怎麼回事?"國君問道.

黎隼道:"老奴不知."

國君道:"把這個浪蕩子抓去王宮內關起來,抽他三鞭子.輕浮浪蕩,已經成婚的人,而且還是別人贅婿,偏偏還要勾三搭四,若非他這個招花引蝶的性格,若非他主動去勾搭何妧妧,哪里會又今日之事?這種人關三天大理寺監牢不夠,關個一年半載才會老實."

黎隼道:"陛下說得再對沒有了,此子浪蕩簡直聳人聽聞,前不久還剛在國都鬧了一個大笑話."

國君道:"什麼笑話?"

黎隼道:"他離妻子太遠,家中妾侍又懷孕了,大概實在憋不住了,他就想著上青樓.喬裝打扮偷偷去了,但心理又過不去那一關,來來回回進進出出四五次,都沒能真去嫖宿.結果有一天被甯焱公主瞧出了背影,直接喊破了他的身份,從此沈浪成為國都的笑話,都說他那方面不行."

"哈哈哈……"國君聽到沈浪這麼尷尬的事情,頓時忍不住放聲大笑.

然後又破口大罵.

"這等孟浪荒誕之人,金卓真是瞎了眼睛,才招了這樣的登徒子為婿."

黎隼道:"可不是嘛,此子臉皮之厚,性格之無恥,當真前所未見."

大宦官拼命貶低沈浪.

話里話外就只有一個意思,他就是這樣的浪蕩兒,你說他害人我信,你說他試圖勾搭何妧妧我也信,但你要說他一年前在玄武城就試圖引發三王子和太子的黨爭?我是萬萬不信的.

此時罵得越厲害,沈浪就越清白.

"走吧,回宮!"

國君迷上眼睛,閉目養神.

抓蘇劍亭可以,還能讓蘇難投鼠忌器.

但因為這個案子直接拿下蘇難?

不可能!

要能拿下,早就拿了.

此時國君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了,開始分析里面的利害得失.

結果他得出了一個答案.

南毆國大戰結束之前,他不能拿下蘇難.

蘇劍亭能抓,但卻不能殺.

蘇難可以削權,但卻不能拿下.

一動蘇難,蘇氏那邊可能會謀反不說.

最可怕的是羌國,立刻就會動起來,要麼加入南毆國戰場,要麼率軍入越國劫掠.

蘇氏可不像金氏家族.

金氏家族就一個金木蘭,金木聰是一個癡肥的笨蛋.

而蘇氏家族可謂是人才濟濟.

蘇難在朝中支持大局,他的妻子和幾個兄弟鎮遠城呼風喚雨,大權在握,雙方遙相呼應.

國君拳頭緊握.

此時還拿不下蘇難這只老狐狸,真是不甘.

天西行省總督要換了,白夜郡太守也要換了.

要溫水煮青蛙.

先把蘇氏家族領地包圍起來,朝中漸漸對蘇難削權.

用兩到三年的時間,徹底拿下蘇難.

可恨的羌國,可恨的羌王,若非這個強盜,寡人又何必如此忌憚蘇難這只老狐狸?

國君忽然道:"老狗,你說蘇難在天西行省地頭蛇當得好好的,為何硬要進入朝堂呢?"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宦官不得干政."

"讓你說,你就說."

黎隼道:"他久不在朝堂,怕掌控不了大局,不管是天西行省的官場,又或者是羌國外交大局,他都需要掌控.一方在朝堂,一方在邊陲,這樣才能遙相呼應."

可不是嗎?

種氏家族不也這樣嘛?

一個是鎮西大都督,一個在朝堂做樞密院副使.

"可恨的羌國,可恨的羌國!否則今日寡人就拿下蘇難!"

國君忍不住咬牙切齒.

………………

"啊……啊……"

黑水台監牢內,另外一名千戶燕赤昌正在對燕尾衣動刑.

真是報應不爽.

燕尾衣之前對沈浪報菜名一般,把諸多酷刑都報了一遍.

而現在這些酷刑,他自己都嘗過了.

全身上下沒有一寸好肉.

這樣無邊無際的痛苦,真是讓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你是不是和蘇氏勾結?"

"蘇劍亭與何妧妧見面,你們當真不知嗎?"

黑水台千戶燕尾衣戰栗沙啞道:"師兄,我已經招供了十遍了.我知道蘇氏要利用何妧妧謀害沈浪,所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我要為薛黎小姐報仇,剩下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沒有和蘇氏勾結."

他說的是真的.

燕尾衣是有靠山的人,背後是黑水台大督主閻厄,是武安伯爵府薛氏,是三王子.

他當然不會去和蘇氏交往過深.

但既然蘇氏要謀害沈浪,那他也願意大開方便之門.

反正沈浪也是薛氏的敵人,主人早就想要將金氏家族滅之而後快了,早就想要將沈浪扒皮抽筋了.

另外一名千戶朝著宦官道:"黎公公,您覺得如何呢?"

這位是小黎公公,黎恩,黎隼的義弟,兩人共拜一個干爹黎沐,被稱之為老祖宗.

黎恩知道國君的旨意,問出話後,淺嘗輒止便可.

確定蘇氏有沒有滲透黑水台便可.

"就這麼著吧,還能怎樣呢?"黎恩道:"咱家就回去複旨了,不耽誤你們動家法了."

"是!"燕赤昌躬身道.

宦官黎恩走後,燕尾衣道:"師兄,你一定要轉告義父,轉告家主,我絕對沒有背叛,我真的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蘇氏去害沈浪而已,我也是想要為薛氏做事."

燕赤昌道:"別說了,我懂."

燕尾衣道:"師兄,我知道我活不了了,請你念在兄弟一場,照顧我的家人."

燕赤昌道:"不用了師弟,國君下旨,誅殺你全家."

燕尾衣一顫道:"沈浪的手下我把妻子,兒子都抓走了,現在應該沒有放回來吧."

燕赤昌道:"已經放回來了,一個時辰前放回來的,苦頭歡說收到你一億金幣贖金,把人放回來了."

燕尾衣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沈浪,我艹你娘啊."

之前抓我家人,你應該繼續扣押,現在國君要殺全家,你又將他們放回來.

去你娘的苦頭歡啊.

去你娘的一億金幣.

燕赤昌道:"師弟,我們要動家法了,你稍稍忍著點."

燕尾衣要接受黑水台最殘酷的家法,剝皮掛在旗杆之上.

"師兄,給我喝麻醉散,弟弟實在扛不住."

燕赤昌道:"對不住了,就是要聽你的慘叫,這樣國君才能解氣,為了薛氏,為了黑水台,你就忍忍吧!"

燕尾衣淚水狂湧而出.

死固然可怕.

但這種死法更可怕.

片刻之後.

黑水台監牢里面,傳來燕尾衣淒厲欲絕的慘叫.

隔著很遠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這……大概就是黑水台鬼哭狼嚎的由來吧.

片刻之後,一面新旗幟掛上了旗杆.

與此同時!

黑水台千戶燕尾衣剩下的家人,總共八口.

整整齊齊跪著.

"殺!"

一聲令下.

手起刀落,首級落地.

燕尾衣一家二十三口,徹底死得干乾淨淨.

血淋淋的一幕震懾所有人.

沒事不要瞎摻合,會死全家的.

而燕尾衣臨死之前,一直喊著一句話.

"大督主,為我報仇,殺沈浪."

"義父,為我報仇,殺沈浪."

"家主,為我報仇,殺沈浪."

足足喊了幾十聲後,他才淒厲死去.

………………

鎮遠侯爵府.

在幾個時辰之前,蘇難就已經得到消息了.

甚至,他比國君更早知道結果.

在得到消息那一瞬間.

他整個人瞬間凝固,就仿佛雕塑一般.

他真的徹底驚呆了.

此子,厲害.

竟……如此厲害?

心機深到這個地步?

竟然算計到了一切?

知道我要用何妧妧害他,所以反手一擊?

毒!

太毒了.

我蘇難太急切了.

若我不主動出手,此子根本無法對我造成有效傷害.

因為他太勢單力薄.

只有我出手的瞬間,他才能抓住機會,反手一擊.

現在,不但沒能害死沈浪,反而將蘇氏拖下水.

兒子蘇劍亭平白無故得了一個強汙何妧妧的罪名.

當然,不是公開罪名,是在國君心目中的罪名.

但這才是最致命的.

原本何妧妧始終是沈浪的一個致命破綻.

現在這個破綻,徹底炸了.

栽贓李文正詛咒太子,試圖引發朝廷激烈黨爭,反而成為我蘇難的陰謀了.

偏偏這才是最符合國君想象的答案.

洗不清了.

厲害,沈浪這個小畜生厲害啊.

一箭三雕.

接下來怎麼辦?

怎麼辦?

蘇難侯爵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一切還沒有准備就緒,難道此時就發動嗎?

吳國布局沒有完成,楚國布局也沒有完成.

現在發動,對蘇氏利益損失很大.

不,不急!

甯元憲最多只會來抓蘇劍亭.

他還不敢動我.

有羌國這群強盜大軍在,他還不能動我.

一動我,不但天西行省會亂.

羌國大軍要麼進入越國境內劫掠,要麼加入南毆國戰局,甯元憲都承受不了這個後果.

羌王和我蘇難已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我蘇難若倒下,對羌國也是巨大之損失.

我還有時間,我還能留在國都一段時間,從容布局.

甯元憲,有羌國在,你不敢動我.

沈浪,接下來你和金氏家族就迎接我更加猛烈更加直接的進攻.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大手筆.

我會讓你金氏家族死無葬身之地.

而就在此時!

"砰砰砰砰……"

鎮遠侯爵府大門猛地被撞開.

無數黑水台武士潮水一般湧入進來.

"抓捕蘇劍亭,抓捕蘇劍亭!"

"有膽敢阻撓者,格殺勿論!"

"蘇難侯爵,陛下召你入宮覲見."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四千多.急需月票,急需月票,求大家支持.

謝謝泥嵐軒真的幾萬幣打賞和月票紅包,謝謝額灰機萬幣打賞.

上篇:第236章:沈浪絕招反殺!贏了    下篇:第238章:老賊蘇難!朝堂劇變!(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