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8章:老賊蘇難!朝堂劇變!(1更)   
  
第238章:老賊蘇難!朝堂劇變!(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最近的國都可謂是風聲鶴唳.

所有的變故完全是應接不暇,首先是張翀,明明說要死在大理寺監獄里面,結果又活了過來,而且還官複原職.

之前出使羌國的大功臣沈浪,竟然被黑水台的人抓進了大理寺監獄.

緊接著傳來國君在邊境會獵失敗.

而現在,黑水台武士竟然湧入了鎮遠侯爵府內.

短短半個多月,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真是讓人心驚膽戰.

主持這次抓捕蘇劍亭行動的便是黑水台的萬戶余萬廷.

幾百名黑甲武士沖進鎮遠侯爵府之後,便開始大肆搜捕.

然而,鎮遠侯爵府內並沒有雞飛狗跳,所有的奴仆家丁全部整整齊齊從房子里面撤出,靜靜地站在院子里面,冷眼旁觀.

看來鎮遠侯爵府的奴仆們見過很多世面,一點都不慌張怯場.

但是整個鎮遠侯爵府內都沒有找到蘇劍亭.

黑水台萬戶余萬廷來到院子內,見到了枯坐的鎮遠侯蘇難.

余萬廷不敢造次,甚至黑水台的武士都沒有進入這個院子.

"拜見鎮遠侯."余萬廷躬身拜下.

蘇難拄著拐杖,仿佛有些艱難地抬起頭,緩慢道:"哦,余萬廷啊,你這是來抓老朽的嗎?"

"不敢."余萬廷躬身道:"前些日子,世子蘇劍亭圍攻玄武伯爵府,陛下震怒,特派我來拿世子."

"蘇劍亭啊?"蘇難想了一會兒道:"他不在國都,幾天前就離開了.子不教父子過,要不然你把老夫拿了吧."

"不敢."余萬廷的腰更低了.

緊接著,小黎公公進來道:"陛下口諭,令蘇難覲見."

"哦……好,好."蘇難緩緩起身,整個過程顯得老態龍鍾,尤其艱難,站起來還有抖了兩抖,仿佛有些站不住的樣子.

"走吧,走吧,這就進宮."

…………

"罪臣蘇難,拜見陛下……"蘇難顫顫巍巍朝著國君拜下.

"蘇翁請起,請起."甯元憲親自上前,將蘇難攙扶了起來.

"蘇劍亭走了?"國君問道.

蘇難道:"是啊,三天前離開國都."

國君道:"哦,去了哪里啊?"

蘇難道:"羌王阿魯岡四十九歲生辰,我是不去的,但蘇劍亭作為小輩,還是有必要去一趟."

這話他沒有撒謊.

國君剛回國都就已經知道,蘇劍亭是昨天之前離開的.

當時他聽到這個消息後不斷冷笑.

這是做賊心虛啊.

當時案子還沒有真相大白呢,沈浪眼看著就要被害死了,而蘇劍亭卻還是提前跑了.

這證明了什麼?

證明蘇劍亭確實做過大逆不道之事.

這下子更是板上釘釘了.

而且讓蘇劍亭去羌國,更是一種要挾.

我蘇難要是在國都出事,羌國那邊立刻就動起來.

蘇劍亭作為鎮遠侯世子,甚至立刻就可以繼位.

如果是單獨鎮遠城亂起來也沒什麼,但如果和羌國連成一片,進而蔓延整個天西行省.

相信你甯元憲也承受不住吧.

所以我蘇難在國都,安穩如山.

蘇難道:"不知道小犬犯了何事啊?"

國君道:"幾日之前不是有禦史上奏,說幾個月前蘇劍亭竟然率領武士攻打玄武伯爵府,試圖謀殺親姑姑蘇佩佩,你也知道寡人以孝治天下,怎麼能夠見此毀滅人倫之事,所以就派人去拿了蘇劍亭,徹查清楚.如果有做過,那絕不姑息,若沒有做過,也要還蘇氏一個清白."

蘇難侯爵道:"此事犬子確實沒有做過,我也派人調查過了,是大盜苦頭歡以我蘇氏的名義進攻玄武伯爵府.陛下也知道此人膽大妄為,加上那段時間玄武伯爵府空虛,他就想要借機劫掠一番.況且當日犬子蘇劍亭並不在玄武城,而是在天西城,當天晚上還和天西行省都督之子一起喝酒作詩,很多人都可以證明."

甯元憲目光一縮.

老賊.

口口聲聲都在威脅寡人.

之前是羌國,現在又是天西行省都督府.

那一天蘇劍亭明明是真的帶領西域高手攻打玄武伯爵府,但天西行省中都督依舊願意為他作證,說讓當日在天西城.

這證明了什麼?

這位天西行省中都督已經被拖下水了.

整個天西行省的官員,都爛掉一大片了.

天西行省太複雜,作為對抗楚國的最前線,它的面積雖然小,但卻駐紮了越國近半的大軍.

鎮西大都督府只管軍政,天西行省中都督府管民政.

雙方井水不犯河水在,使得這里的官場形態尤其複雜.

聽到蘇難的話後,國君淡淡道:"是嗎?"

蘇難顫抖拜下道:"所謂攻打玄武伯爵府之事,確實子虛烏有.但犬子確實做過許多荒唐事,也不成器.子不教父子過,這一點老臣也有錯,請陛下降罪."

國君笑道:"都不知道是什麼罪,降什麼罪?"

蘇難叩首道:"總之有罪便是了."

國君面孔又猛地一陣抽搐.

這個老賊,今天晚上竟如此強硬嗎?

態度無比謙恭,卻口口聲聲頂撞?

什麼叫總之有罪便是了?

你的意思是寡人莫須有了?

你的意思是我甯元憲無中生有,只要看你蘇氏不順眼,就隨口說有罪了?

甯元憲閉上眼睛,隱藏起目中殺機.

他真的很想直接下令,將蘇難拿下,斬下狗頭.

但是他不能.

他承擔不起這樣的後果.

若是真的能直接拿下蘇難,新政就不會拿金卓開刀了.

很多人都覺得蘇難就是國君的走狗,不管陛下說什麼他都支持,正是這種柔順的態度,國君的新政才放過他?

怎麼可能?若新政能夠拿下蘇難,那才是真正巨大的勝利.

蘇氏家族,老牌貴族第一人.

若能夠拿下,那接下來的新政絕對勢如破竹.

就是拿不下來.

對比之下,金卓就讓人充滿好感了.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國君你要用新政奪我基業,那就是不行,我就要反抗到底.

可一旦我家平安了,我就再無二心.

吳王派人來勾搭,真是要冊封公爵,我金卓二話不說將吳國使臣殺了.

而眼前這位蘇難綿里藏針,口蜜腹劍,笑里藏刀.

寡人在位的時候一定要拿下這個老賊,拿下蘇氏家族,否則將來這蘇氏必反.

說不定楚越兩國開戰之時,就是蘇氏造反之日.

甚至不僅要拿下蘇氏,還有種氏,甚至……卞氏.

所有的兵權只能掌握在國君手中.

只不過甯元憲希望,用一種相對平緩的態度拿下種氏和卞氏.

尤其是卞逍,對他有大恩,而且從未要挾過他甯元憲.

種氏還派了一個人進國都擔任樞密院副使,而卞逍就只有一個女兒做他的卞妃.

不僅如此,豔州特殊,所有民政卞逍也幾乎不插手,完全交給國君派去的文官.

所以在甯元憲心中,卞逍的分量非常重,甚至有點把他視為知己好友.

國君如此刻薄寡恩,為何還能牢牢掌握大權.

因為他有三根擎天柱.卞逍,祝氏,閻厄加薛氏.種氏也算,但是已經有些跋扈了.

………………

"哈哈哈……"甯元憲大笑道:"蘇翁嚴重了,嚴重了."

"好了,起來吧!"

甯元憲再一次主動上前攙扶蘇難.

蘇難艱難地起身,然片刻後又跪了下去.

"陛下,這次張翀差點死在大理寺監牢之中,大理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老臣覺得要有所責罰."

國君甯元憲一愕.

你蘇難是樞密院的,大理寺仿佛不該歸你管轄.

你又想伸手?

之前你時時刻刻以退為進,現在要反其道而行之?

但國君卻順著他的口氣道:"對,這件事大理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蘇難道:"此事老臣本不該多言,但白夜郡畢竟是臣的老家!白夜郡太守陳起壟貪贓枉法被拿下之後,這個位置空懸已久,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國君笑道:"那以蘇卿的意見,這個位置誰合適呢?"

蘇難道:"臣不管吏部,所以不好開口."

國君道:"白夜郡畢竟是你的家鄉,你是有發言權的.還有鎮遠城主一位,空缺得更久了,不如蘇卿也一並舉薦了?"

蘇難道:"那老臣就斗膽推薦大理寺少卿王經倫接任白夜郡守,前萬年縣令王啟科接任鎮遠城主."

國君內心憤怒,幾乎肝顫.

老賊,你這是瘋狂地試探啊.

你這是在寡人的底線瘋狂踐踏.這位大理寺少卿,在這一次謀害沈浪的案子上,可不算乾淨.

甯元憲笑道:"蘇翁,大理寺少卿去做白夜郡守,豈不是低了半級嗎?那個王啟科雖然被罷官了,但之前也是萬年縣令,去做鎮遠城主就是低了兩三級了."

蘇難道:"老臣也只是舉薦而已,他們畢竟是犯過錯的臣子,貶低個一兩級,也是為了磨礪他們."

之前的蘇難,哪怕在朝堂上也幾乎很少開口,不歸自己管的事情從不說話.

每一次都是讓黨羽出面.

而這一次,不歸他管的事,他一而再地提.

看上去仿佛已經年邁昏聵不堪.

國君笑道:"蘇翁的提議很好,寡人會好好思慮的."

"來人啊,送蘇翁回府."

然後小黎公公帶著四個宦官,特地將蘇難送回鎮遠侯府.

蘇難走了之後.

國君的面孔瞬間冰寒了下來.

黎隼公公立刻一揮手,讓所有宦官離開.

然後,他腰杆一彎,耷拉下腦袋.

意思非常清楚.

陛下,您可以發怒了.

想要砸東西,想要罵人,奴婢都准備好了.

"老狗,你又裝什麼?"國君怒笑道:"難道在你眼中,我就只是會砸幾個瓶子,砍幾張桌子發泄的無能昏君嗎?"

黎隼叩首道:"奴婢不敢,聖明無過于陛下."

國君沒有暴怒發泄,反而坐了下來,不斷冷笑道:"有意思,有意思,這老狗終于露出獠牙了啊,擺出一副昏聵的樣子給誰看?這條看起來柔順的老狗,終于向寡人齜牙了."

"他以為寡人奈何不了他嗎?"

"他這是以為寡人奈何不了他嗎?"

而這個時刻,他就尤其想念新政.

如果新政不受挫,如火如荼繼續下去,那就可以接著大勢橫掃一切阻礙,大權獨攬.

"沈浪呢?"國君怒道.

"在那邊綁著呢."黎隼道.

國君道:"那三鞭子抽了嗎?"

黎隼道:"抽過了."

國君冷道:"又墊著軟甲抽的?"

黎隼腦袋垂下道:"不,是墊著甯焱公主打的,所以……下面的奴婢不敢打了."

國君頓時怒了.

他一再警告過,讓沈浪不要睡甯焱,結果這個混蛋?

寡人打死你!

………………

國君怒氣沖沖地進了一間宮房之內.

身後跟著三個宦官,手握鞭子.

結果剛剛一進去,甯焱就跪了下來.

"父王,我和沈浪是睡了,但是不關他的事情."

"是我主動睡他的."

"當然也不是我主動的,是云夢澤那個王八蛋給我們酒里下藥了."

"沈浪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一切都是云夢澤那個王八蛋的錯."

唉!

女人啊!

虛弱無力的時候,口口聲聲喊哥.,

現在,一口又一口的黑鍋全部朝云夢澤頭頂蓋去,毫不客氣.

可是,國君能夠去處罰云夢澤嗎?

當然不可能了.

云夢澤作為帝國大使,雖然沒有什麼權力,但畢竟是大炎帝國的人.

甯焱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黑鍋拼命往他身上扣.

種/馬,你能者多勞了.

國君都要氣暈了.

再見到沈浪,被絲綢困在一張椅子上睡得正香.

你還能睡著?

"給我潑醒了."國君厲聲道.

沒等旁邊宦官動手.

甯焱公主拿起邊上的一碗溫水,直接朝沈浪臉上潑去.

"人渣,別睡了."

沈浪一激靈,醒了過來.

國君寒聲道:"喲,沈公子醒了啊."

沈浪一顫,想要起身行禮,卻發現自己被捆在椅子上.

"陛下,微臣甲胄在身,不能施于全禮."沈浪尷尬道.

國君冷道:"沈浪,你和甯焱的事情,打算怎麼辦啊?"

沈浪道:"微臣以後絕對不敢褻瀆三公主,之前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咦?

我說錯什麼了嗎?

為什麼國君看起來仿佛更生氣的樣子了.

"關到地窖去,關到地窖去,這里還是太舒服了."

然後,沈浪又被關到地窖去了.

房間之內,頓時只剩下國君和甯焱二人.

"甯焱,你怎麼想的?"國君問道.

甯焱道:"沒怎麼想的啊,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以後依舊做兄弟."

國君道:"沈浪是玄武侯爵府的女婿,他和你不可能有結果的."

甯焱道:"我本來也沒有想要結果,那只是一場意外."

國君道:"要不然,你回炎帝國夫家去?"

"不,我死也不去."甯焱大聲道:"我再也不見那個惡心的東西,堂堂親王世子,看上去和賣/屁/股的相公一樣.我在國都給你丟人,難道我去炎京就不丟人了嗎?難道國都也沒有我容身之處了嗎?"

說著,甯焱的眼淚就下來了.

國君面孔一寒,想要將甯焱強行送回炎京,但卻又說不出口.

他真是憋了一肚子的怒火.

先是蘇劍亭跑了,然後蘇難那個老賊向他露出了獠牙.

然後在女兒和沈浪這邊又憋了一肚子氣.

"別給沈浪加衣衫,給我凍死這個混蛋."國君憤怒道.

因為地窖里面通常藏冰,溫度很低的.

………………

次日朝會,又是一場刀光劍影.

彈劾蘇難是一定的.

雖然不能拿下他,但是削權,孤立是一定要做的.

先將他在朝堂中的黨羽剝離,讓他無法在呼風喚雨.

禦史台大夫王承惆又准備開噴了,得到國君的授意之後,他已經寫了一份長長的彈劾奏折.

蘇難權勢太大,禦史台的小官不敢彈劾.

就算彈劾,也是不痛不癢.

但是王承惆是個大噴子,他只聽國君的話.

陛下讓我噴誰,我就噴誰.

陛下沒指定我噴誰的時候,我想噴誰就噴誰.

也真是因為他的這個人物屬性,所以沈浪始終沒有對他動手.

這個大噴子是國君的人,不好動的.

今天,禦史台的兩個大夫,都已經准備奏本彈劾蘇難.

而且不再是不痛不癢的小事.

蘇氏私自擴張領地,侵占民田.

蘇難侄子沒有任何功名,卻擔任鎮遠城主簿,趕走三位城主,甚至可能謀殺了其中兩位.

張翀向王承惆望去一眼.

"你官大,你先上."

禦史大夫王承惆當仁不讓,就要出列彈劾蘇難.

結果!

一位殿中禦史出列.

"臣有本."

頓時,禦史大夫王承惆面色一變.

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我對禦史台的掌控難道出現問題了嗎?

之前讓彈劾沈浪和金氏家族的時候,一呼百應.

如今讓彈劾蘇難,一個個都故作不知,准備的彈劾奏本都不痛不癢.

現在竟然還有人剛搶我的先?

國君眉頭一皺,冷冷瞪了王承惆一眼.

禦史台你怎麼管的?

但是有人要上奏,總不能攔著啊.

"講!"

那位殿中禦史林秉忠道:"臣彈劾沈浪,身為玄武侯爵府贅婿,舉止不端,勾引三公主甯焱,壞人貞節,玷汙我越國王族名聲,恐引起帝國廉親王震怒."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位殿中禦史林秉忠.

你太牛逼了.

竟然如此不怕死?

沈浪和甯焱公主的事情知道的人幾乎沒有,你現在竟直接捅破?

這是要弄得眾人皆知?

而國君震愕之下,也有些不敢置信望著這位殿中禦史.

這殿中禦史只是六品啊,若非他職司,根本連上朝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竟然敢把王族的丑聞直接捅出來?

寡人的刀劍真的不鋒利了嗎?

真的寡人殺不了人了?

為何你們一點都不怕啊?

你區區六品禦史,竟敢出來為蘇難擋劍?

你這是要和沈浪同歸于盡嗎?

沈浪你這個混蛋,你干的好事?

一時之間,場面陷入寂靜.

無人敢回應.

這已經是王族丑聞了.

原本只是私密之事,現在竟然在朝堂上捅爆出來.

國君本已經決定了,將沈浪和甯焱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找個時間,把甯焱送去炎帝國.

沈浪隨便關幾天,讓他長長記性.

而一旦公開,那沈浪罪名就大了,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關鍵還有帝國廉親王的態度.

若他震怒,國君都未必保得住沈浪.

不過云夢澤家族和廉親王關系密切,他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應該對廉君王態度有所掌握吧.

何止有所掌握?

云夢澤對甯焱這個便宜妹子是真的疼愛.

他已經想辦法讓甯焱和丈夫和離,並且讓帝國廉親王認甯焱為義女.

這件事情,畢竟是廉親王對不住甯焱在先.

結果現在禦史台竟然出了一個不怕死的東西,直接把沈浪和甯焱的奸/情捅爆了.

真是不怕死啊.

你要害沈浪這大家能理解,關鍵還想要把王族拖下水,你脖子就這麼硬嗎?

蘇難到底給你什麼了?

讓你連死都不怕?

禦史右大夫張翀出列,厲聲道:"大膽,無憑無證,竟敢玷汙王室公主清白.陛下臣請拿下此獠,徹查清楚,看看此人背後有誰撐腰,有何陰謀?"

殿中禦史林秉忠道:"臣有證據,當日沈浪和三公主甯焱二人在云夢澤大使宅邸中呆了整整一夜,沈浪出來之時,衣衫不整.之後沈浪關押在大理寺監獄,甯焱公主又私自率兵攻打大理寺,此舉形容謀反,更能證明二人之間有奸情.若不能懲治沈浪,王族威嚴何在?若不能處罰甯焱公主,國法何在?王子犯罪,尚且和庶民同罪,公主殿下攻打大理寺,難道就不能嚴懲嗎?"

頓時,在場所有官員頭皮發麻.

大噴子王承惆渾身冰涼.

這殿中禦史可是他禦史台的人啊.

甯焱公主和云夢澤攻打大理寺一事,大家都裝糊塗,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結果你又捅了出來.

你想要干什麼?

這般想死嗎?

為什麼有人連死都不怕呢?

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此時,蘇難依舊佝僂站在朝堂前面,一聲不發,仿佛一切都和他無關.

整個朝堂,都陷入了古怪的寂靜.

這話已經沒有人可以回應了.

甯焱率兵攻打大理寺,這件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

不能懲治,但也不能說這事是對的.

一旦有人不要命捅出來,那還必須要徹查,連國君都無法回避.

甚至有必要的話,還要真的懲罰甯焱公主.

或者降為郡主封號.

或者關入宗正府.

此時,張翀忽然道:"陛下,當時臣就在大理寺,算是看得清楚的.當日有傳言說有人要來大理寺劫持沈浪,甯焱公主一聽震怒,所以率領家丁前來鎮守大理寺,幫助維持秩序,所謂攻打大理寺,完全子虛烏有."

"果真?"國君道.

張翀道:"臣可以作證,云夢澤大使可以作證,還有黑水台眾多武士也可以作證."

國君道:"那傳言中,究竟是誰要劫持大理寺監獄呢?"

張翀道:"聽說是大盜苦頭歡."

此時,千里之外的苦頭歡,黑鍋一個接著一個往他頭上扣去.

剛剛劫持了黑水台千戶燕尾衣,又有了劫持大理寺監獄的罪名.

然而所謂甯焱幫忙維持大理寺秩序,也僅僅只是一個台階而已,起一個粉飾作用.

國君厲聲道:"甯焱身為王族公主,竟然在國都私自動兵,不管是出于何心,都犯了錯.大宗正何在?"

越國另外一個王叔甯裕出列,他便是越國大宗正,平時就像隱形一般,甚至上朝都不大來.

"去把三公主甯焱抓了,關入宗正寺思過."國君下令道.

"是."

然後,國君寒聲道:"殿中禦史林秉忠,你可滿意了啊?"

這話,已經充滿了絕對的殺機.

在國君心中,這位殿中禦史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當然,今天不會死.

因為國君不能因言獲罪,殿中禦史本來就可以彈劾一切.

但是,隨便找你一個錯處弄死你,輕而易舉.

殿中禦史林秉忠道:"還有沈浪玷汙三公主名節一事,事關我越國王族尊嚴,請陛下徹查."

國君道:"大宗正,此事一並查了."

"是."

蘇難,寡人倒要看看,現在還有誰為你出來擋劍?

這件事情就算是這麼過去了,接下來彈劾蘇難繼續.

禦史大夫王承惆開始醞釀情緒,准備大噴狂噴.

然而……

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聲音.

"陛下,緊急軍情,緊急軍情."

一個斥候飛奔而入,手中拿著一封軍情奏報,上面插著三根羽毛.

這代表十萬火急,任何人不得阻攔.

這名斥候進入大殿,跪下叩拜道:"陛下,吳國三萬大軍南下,直逼上野城."

上野城.

曾經屬于吳國.

吳越兩國大戰的時候,因為卞逍南投,吳國大敗,割讓了九郡之地.

其中就有上野城.

這上野城歸天北行省管轄,是距離吳國最近的地方.

如今,吳國三萬大軍南下.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要訛詐?還是要開戰?

又或者是想要奪上野城?

黎隼大宦官飛快檢查了這封奏報,完全沒有問題,是鎮北侯南宮敖親筆寫的.

南宮敖和蘇難是死敵,絕對不可能策應他.

這軍國大事,絕對不敢作假.

國君看了南宮敖的奏報後,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位年輕的吳王想要做什麼?

不久之前的邊境會獵,吳王兩戰全勝,士氣高漲.

但吳國依舊屬于虛弱期吧?

二十年休養生息就夠了?你可是失去了九郡之地.

現在就迫不及待要開啟戰端了?

國君雙手微微發抖.

目光朝著蘇難望去.

這一切和蘇難有沒有關系?

但願沒有.

如果有的話,那一切就太可怕了.

國君內心又驚又怒.

想要動蘇難就那麼難嗎?

南毆國戰局焦灼,現在北邊吳國又率兵南下.

羌國這個強盜又蠢蠢欲動.

如此一來,國內就更不能動蕩了.

天西行省不能亂,鎮遠城不能亂.

蘇難暫時動不了了.

國君拳頭緊握,指甲刺入掌心出血.

這一刻,他真的感覺到無比的屈辱.

但這沒什麼,哪一位君王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啊?

當年吳王忍辱負重,甚至還為寡人當過車夫呢.

深深呼吸幾口氣,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

"哈哈哈哈……"國君大笑道:"吳王乳臭未干,就這麼迫不及待要露出他稚嫩的爪牙了嗎?我越國強盛,雖然南毆國之戰還沒有結束,但是憑借鎮北大將軍府,對付他吳國綽綽有余."

"既然來了,那就准備一下."

"吳王要戰,那便戰吧."

"蘇難,你是樞密院副使,你來說說看,如何應對啊?"

蘇難心中冷笑.

甯元憲,你以為事情就這麼簡單嗎?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驚天之變,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四面楚歌.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天大的手筆.

這一次我蘇氏家族不但要鳳凰涅槃,還要將金氏家族斬盡殺絕.

蘇難出列,顫抖道:"聖明無過于陛下,請陛下乾坤獨斷."

………………

羌王阿魯岡四十九歲生辰.

羌國王宮內金碧輝煌,周圍諸國都送來了無數珍寶.

羌王豪邁大喜.

這次來的貴賓不僅僅是蘇劍亭,還有西域諸國使者,南毆國使者,沙蠻族使者.

還有……楚國使者.

楚國使者第一次公然出現在羌王宴席之上.

"如今我羌國的天花已經徹底滅了."

"該是我大開殺戒的時候了."

"入侵越國?沒問題!"

"這一次,我可不僅僅要殺入天西行省了,還要奪走幾個郡,殺他幾千上萬人,讓甯元憲感受到我的憤怒."

"他竟然敢讓我寫認罪書,竟敢殺我羌國的武士."

蘇劍亭道:"大王別忘了一件小事,殺沈浪."

"忘不了."羌王寒聲道:"我會讓越王斬下沈浪的腦袋,送到我的面前."

"他若不答應我的要求,我就堅決不退兵,燒殺搶掠.這次我要訛詐更多的金幣,更多的奴隸,當然也包括沈浪小賊的腦袋."

沈浪"救"過羌王,而且還拯救過無數羌國百姓.

這對羌王來說,反而是罪過.

我阿魯岡只報仇,不報恩.

之前在羌國,被你逃了一命.

現在國內天花疫情平息了,沈浪小賊你也該死了.

而此時!

沈浪埋在羌王體內的幾個小毒球,幾乎已經鏽透了.

只要稍稍一陣用力,毒球的外殼就會直接碎裂,里面的氰化物劇毒就會進入血液.

幾秒鍾之內,就能將這個勇猛強大的羌王徹底殺死.

………………

注:第一更送上,我繼續寫第二更,今天會有三更.拜求兄弟們的月票,拜求支持,糕點叩首.

謝謝泥嵐軒真和醋笨笨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37章:國君喜!剝皮抽筋!抓捕蘇劍亭    下篇:第239章:羌王暴斃!驚駭欲絕!悲劇了(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