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39章:羌王暴斃!驚駭欲絕!悲劇了(2更)   
  
第239章:羌王暴斃!驚駭欲絕!悲劇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甯元憲的虛榮還稍稍有點格調,還比較裝逼.

羌王阿魯岡的虛榮就非常直接粗暴了,簡直比沈浪還要庸俗.

為了招待各國的使臣,他的整個大殿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

直接把藏寶庫搬來了.

尤其是沈浪給的那面三米鏡子,還有一米的翡翠夜光雕像,更是他顯擺的重點.

當然顯擺歸顯擺,想要讓他因此感激沈浪是不可能的.

你給我東西,是你的榮幸.我搶你的東西,也是你的榮幸.

這就是羌王阿魯岡的人生格言.

羌國條件惡劣,苦寒之地.

但羌王絕對豪富,王宮比越王的還要巨大氣派,屋頂還要鑲黃金.

而羌國萬民卻窮困無比.

但阿魯岡卻覺得這樣很正常,詭異的是無數羌民也覺得這是正常的.

幾百年前來,羌民一直都窮困,都已經覺得理所應當了.

但這種情形已經有所改變.

掌握了種痘術之後,羌王果然開始收錢種痘.

想要永遠免疫天花死神的獵殺嗎?

用一頭牛來換,或者三只羊也可以.

一時拿不出也不要緊,可以欠著,但是要付利息.

這個價格高到天上去了.

但沈浪已經走了,聖廟已經空了.

一頭成年牛當然寶貴,但比起一條人命來說,仿佛又還能承受.

一旦感染了天花,普通羌民幾乎是必死無疑.

所以,就算天價,無數羌民也紛紛來種牛痘.因為沈浪的牛痘術,羌國王族大發其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好消息傳播開來.

在大雪山下阿魯娜娜公主建立了一個部落,那里有新的聖廟,可以免費為所有人種植天花疫苗.

是所有人.不僅僅是羌國人,沙蠻族,西域人都可以.

頓時間,無數人朝著大雪山腳下蜂擁而去.

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阿魯娜娜公主的部落直接膨脹到近十萬人.

而且還在源源不斷地增加.

許多西域人,沙蠻族人也紛紛前往.

"大王,如今是您的生辰大會,魯魯公主竟然還沒來."蘇難之妹,王妃蘇莫道.

這話一出,羌王臉色一寒,目光暴怒.

這個女兒太讓他失望了,之前站在小白臉沈浪一邊也就算了.如今竟跟他唱對台戲.我給羌民種痘防天花,一次收一頭牛,你竟然免費.

現在無數人紛紛都逃到你的部落去了.

當然就算阿魯娜娜的的部落,也依舊屬于羌國.

但沒有經過羌王的同意,阿魯娜娜這般行徑如同謀反.

未來羌國是要交給太子阿魯太的,你阿魯娜娜一個女人,爭奪什麼?

阿魯太道:"阿魯娜娜曾經說過,自從她得了天花之後,沒有人關心他,沒有人敢進入她的隔離房間一步.所以她再也不會認您這個父親,也不會認我這個兄長,只有大傻和雪隱是她的親人."

王後蘇莫道:"大王,她就只會不斷拆台,不斷收買人心.雖然她是您的親生女兒,但是卻在您的身上割了一個傷口,讓您源源不斷地流血,而她則不斷吸您的血而變得強壯.等到她強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或許就會來反噬您這個父親了."

"她敢?"羌王阿魯岡寒聲道:"現在她的部落有多少人?"

羌國太子阿魯太道:"十萬人."

羌王太陽穴猛地一跳.

竟然有十萬人了?他的整個羌國加起來,也不過幾十萬人而已.

羌王道:"她有多少武士?"

太子道:"三千."

阿魯娜娜麾下確實只有三千武士.

因為投奔她的人,很大部分都是老弱.

而雄壯的武士都被羌王籠絡了,年輕武士種牛痘防天花不要錢.

而且羌國武士喜歡追隨強者,而在他們心目中阿魯娜娜雖然強大,但畢竟是女人,而且遠沒有羌王強大.

羌王拿起大琉璃杯,倒滿了葡萄酒,整整半斤多一飲而盡.

接著他直接走到王宮之外,找到一頭雄壯無比的牦牛,輕而易舉折斷了牛角.

這牦牛一陣慘叫,鮮血淋漓.

"大王威武."

"大王無敵."

羌王將沾血的牛角遞給第五子道:"阿魯齪,你率領三千人去大雪山下見阿魯娜娜,帶著這只沾血的牛角去.你告訴她,十天之內來到我的王宮面前,跪在我的腳下.若趕不到,我就用這根牛角捅死她,她的命是我給的,我也自然能夠殺她."

羌王第五子跪下,接過這支沾血的牛角.

"是,父王."

然後,他興致勃勃沖出了王宮,帶上三千個人朝著朝著大雪山腳下狂奔而去.

揮去這些不快,羌王繼續飲酒作樂.

"楚臣,這次我親自率兵殺入越國,你們准備出多少錢?"羌王道.

他就是這樣的,不管什麼事都要談錢.

"二十萬金幣."楚國使臣道.

羌王大怒道:"你們太小氣了,蘇難多大方."

楚國使臣道:"羌王,話不能這麼說.我們出的不僅僅是錢,而且還有大軍.越國在邊境上足足陳列了十幾萬大軍,若您的大軍沖入越國西境劫掠,鎮西侯種堯大軍前來截殺,您又該怎麼辦?"

羌王不屑道:"種堯,我又有何懼?"

楚國使臣道:"您威武無敵,自是不懼種堯.但是您沖入越國西境是為了劫掠,是為了過癮,是燒殺搶奪,不想打仗吧.只要我們楚國大軍一動,越國的鎮西邊軍就不敢離開.屆時在蘇氏家族的配合下,整個西境都是您的獵場,您能夠劫掠多少錢,多少美女,多少奴隸?"

羌王道:"三十萬金幣,一個都不能少,否則我不出兵."

楚國使臣無奈道:"就依大王的."

眼前這個蠻王的貪婪,真是讓人發指.

關鍵他得到金幣之後,根本不是來發展國力,而是用來鋪地面,蓋王宮.

吳楚兩國王宮地面的金磚都是假的,唯獨你羌國王宮黃金地面是真的.

羌王又喝了半斤多酒.

拉過了蘇氏家族的另外一個小王妃蘇凝.

大手鑽進她的身體把玩.

"聽說沈浪的妻子很美,對嗎?"

蘇劍亭道:"對,金木蘭的容貌不下于神女雪隱."

想起雪隱,羌王不由得怒劍沖天.

羌王道:"人最痛快的事情,就是斬下敵人的頭顱,強爆他們的妻子,沈浪勉強有這個資格了."

蘇劍亭道:"可惜金木蘭不在國都,而是在遙遠的東部海邊."

而且,金木蘭也輪不到你羌王.

蘇劍亭繼續道:"不過沈浪在國都有一個妾侍,嬌小玲瓏,豐滿動人,而且已經有身孕了."

羌王道:"那也不錯,我要了."

羌王阿魯岡這輩子沒有向任何人低頭過,唯一例外的就是沈浪.

當時為了讓沈浪救他性命,他被迫寫了認罪書,而且還讓沈浪在羌國的土地上蓋了聖廟.

奇恥大辱.

作為英雄豪傑,就是要將敵人扒皮抽筋,然後斬下腦袋放在一邊.

然後,當著敵人首級蹂躪他們的女人.

哈哈哈哈!

這樣才痛快.

幻想著他馬上就要率領大軍殺入越國西境,瘋狂地燒殺搶奪.

屆時,他將能劫掠多少黃金?能夠搶奪多少美人?掠奪多少奴隸.

看著那些高高在上的越國人淪為豬羊.

讓那些越國所謂的文明人,眼睜睜看著自己妻子被蹂躪.

何等快意?

喝到豪邁之處.

羌王猛地抄起邊上的大刀.

這支大刀比阿魯娜娜的那一支更加巨大,足足有三米長,兩百多斤重.

然後,他就在大殿內瘋狂舞刀.

瞬間.

整個大殿仿佛颶風刮過.

劇烈的刀風將桌子上的銀盤銀碟全部掀飛出去.

這大刀的呼嘯聲,如同鬼哭狼嚎.

在場所有賓客,飛快躲避,推到大殿的最角落.

每一個人都臉色發青,心驚膽戰.

嘴里卻大聲叫好.

"大王威武."

"大王無敵."

這羌王真是天生神力,武功真是超強.

四十九歲的他,幾乎處于最巔峰的狀態.(上一章說四十五歲壽辰錯了,已經改過來)

他狂舞大刀時候,就算隔著十幾米,被刀風刮過的時候都能覺得痛.

整個大殿的人,完全睜不開眼睛.

"哈哈哈哈哈……"

"沙蠻族的使者,你號稱是沙蠻強者不是嗎?過來和本王試一試啊?"

"沙蠻族的人,都是窩囊廢嗎?"

這話一出,沙蠻族的使者忍不了.

頓時,五個沙蠻族的高手拔出戰刀,直接沖了上去.

楚國使臣不忍直視.

蠻族就是蠻族.

作為一個王,竟然和他國使臣動手.

"戰!"

"沙!"

五個沙蠻族高手一聲爆吼嗎,猛地朝羌王圍殺.

然而……

下一秒鍾.

五個沙蠻族高手如同風箏一般飛了出去.

秒殺!

在空中鮮血狂噴,落地之後,五個沙蠻族高手全身筋骨斷折,五髒六腑碎裂,徹底死去.而他們手中的武器,也全部碎裂.

五個高手直接被羌王一招秒殺.

這羌王的神力和真氣,真是逆天.

所有人見之,震驚無比.

都聽說羌王無敵.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

這位羌王比傳說中的更加厲害.

蘇劍亭看了也不由得色變.

這羌王真是無敵戰神一般.

不知道是他厲害,還是仇妖兒那個女魔頭厲害?

聽說那仇妖兒,經常是一個人沖向一千人,然後大開殺戒.

這種天生神力的無敵戰神,真是千萬中無一.

然後蘇劍亭開始在心中推斷,單純武功是父親蘇難更厲害一些,還是羌王更厲害.

很快蘇劍亭做出判斷.

父親蘇難的武功極高,單打獨斗鮮有對手.

但是在戰場上,還是羌王逆天.

羌王的狀態極好.

手中的青龍大刀揮舞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凶猛.

有人被這驚人的刀罡嚇住了,尖叫著逃了出去.

此時大殿內不僅僅所有的碗筷被掀翻了,就算滿地的寶物也紛紛碎裂.

"砰!"

沈浪送的那一面三米鏡子終于承受不住,哪怕隔著這麼遠,也猛地炸碎.

王後蘇莫心痛.

而羌王卻哈哈大笑.

一面鏡子又算得了什麼?

這次進入越國西境劫掠,什麼東西沒有,什麼寶貝沒有啊.

這個瘋子就是這樣的.

這些寶物他看起來仿佛很珍惜,還專門放在藏寶庫內.

但他內心又完全不在乎的,顯擺過之後,毀起來毫不心痛.

目光落在沈浪送的那一米高的翡翠夜光雕像上.

羌王一陣獰笑.

"本王要大殺四方."

"本王率領大軍殺入越國,燒光,殺光,搶光."

"本王要讓越國聞風喪膽,要讓越王嚇得魂飛魄散."

"唰!"

羌王隔著好幾米,猛地一刀.

凌空斬下.

"砰!"

頓時,沈浪送給他的那個三尺翡翠夜光雕像,猛地炸碎.

"本王要斬下沈浪的頭顱,然後讓他眼睜睜看著我蹂躪他的女人,但願他那個嬌小的女人能夠承受本王之威武雄壯,哈哈哈哈!"

然後!

羌王的動作瞬間定格.

就好像放電影忽然卡住了一般.

他所有表情,所有動作,瞬間凝固.

依舊威武無比,霸氣沖天.

可惜沒有照相機.

要不然這個poss擺得極好.

旁邊所有人見之一愕.

羌王的無敵表演結束了嗎?

頓時,所有人拼命鼓掌喝彩.

"大王威武."

"大王無敵."

"大王威震天下."

然而!

羌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威風凜凜站在那里,手中的超級大刀保持劈下的姿態.

眾人不由得一愕.

莫非大王覺得我們鼓掌還不夠熱烈?

于是,所有人更加瘋狂地鼓掌,扯著嗓子大吼道:"大王威武,大王無敵."

然而!

羌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可是,我們真的盡力了啊.

我們嗓子都要喊破了.

這位蠻王也太難侍候了.

而就在此時!

幾道黑血從羌王的鼻孔,耳朵,眼睛,嘴角流出.

真正的七孔流血.

蘇劍亭驚呆了,王後蘇莫驚呆了.

阿魯太太子驚呆了.

一個羌國宦官飛快地沖了上去,伸手去探羌王鼻子的氣息.

完全沒氣了.

在探心跳,也沒了.

頓時,這個宦官驚呼道:"大王崩了."

全場驚駭欲絕.

羌王能不崩嗎?

他體內的四個小毒球已經幾乎繡穿了,脆弱得不堪一擊.

他這麼瘋狂地演武.

尤其是最後霸氣一斬,直接將幾顆小毒球全部擠裂了,里面的氰化物進入血液之後.

瞬間,斃命!

這位無敵戰神,沒有死在戰場上.

而是死在自己的生辰宴上.

"大王……"王後蘇莫嚎哭,所有女人嚎哭.

"砰!"

羌王高大無比的身軀,直接倒下.

………………

沈浪被關在王宮地窖之下.

這里面可是藏冰的,溫度非常低,哪怕是夏天進入也瑟瑟發抖.

像沈浪這樣的身子骨進去,保證不到半個時辰就直接被凍得半死.

而且他被抓進去的時候,穿得如此單薄.

所以此時的浪爺!

熱火朝天!

沒錯,太熱了.

他一把將身上的狐裘扔掉.

"大尻,你給我喝的是什麼啊?這麼熱?"

甯焱公主道:"酒啊!"

沈浪道:"什麼酒?怎麼還紅色的啊?"

甯焱道:"鹿血酒啊,我不是怕你凍死嘛,作為兄弟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你死呢?"

沈浪一愕.

鹿血酒?

我……我還喝了那麼多?

難怪渾身火燒火燎啊.

然後望向母老虎.

這女人長得還真是豔麗了,如同火焰一般.

這個大冰窖里面,沈浪穿著狐裘,而這個怒老虎依舊穿著薄薄的騎士馬裝.

這大腿的曲線,這腰臀的曲線,真是太爆裂了.

這女人真是又野又美.

甯焱被沈浪目光看得有些害怕.

"人渣,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之前說過了啊,那天是最後一次了,以後我們清清白白做兄弟."

"你絕對不能對我再有任何非分之想了啊."

沈浪道:"瞧你說的,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沈浪是潔身自好的男兒,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娘子的事情."

甯焱道:"還算你有點良心."

沈浪道:"來,喝酒,好兄弟."

甯焱道:"來,喝,好兄弟!"

兩人一杯又一杯灌著.

然後莫名其妙地,兩個人又滾到一起去了.

只不過這一次,沒有真正發生什麼.

因為沈浪酒量實在太差,直接喝倒了.

反而甯焱雖然喝醉了,但還有力氣,把自己衣衫扒光了大半,把沈浪也扒光了大半.

然後酒勁發作.

完成到一半,也直接醉倒睡著過去.

第二天甯焱醒來的時候.

她又一陣驚呼?

怎麼……又睡在一起了啊?

而且身上還蓋著被子?

這誰給我們蓋的啊?

還能是誰,黎隼大公公讓宮女進來蓋的,甯焱這聲音那麼大,他不想聽到都難.

一掀被子,甯焱發現自己全身幾乎光溜溜,沈浪也幾乎光溜溜,兩個人還糾纏著一起.

沈浪臉上還都是吻痕,還有牙印.

雖然這一次沒有真正發生什麼,但是這畫面也非常過火.

而就此時!

地窖的門被打開.

大宗正甯裕走了進來.

國君下旨了,要審訊沈浪和甯焱,詢問二人到底有沒有私情.

當然結論肯定是沒有.

所謂的審訊,也就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王族的丑聞怎麼可能坐實?

"沈浪,起來,大宗正有話要問你."旁邊的一個宦官道.

被窩中,沈浪迷迷糊糊道:"問吧."

大宗正道:"大王讓我問你,你與甯焱公主可有不正當關系?"

"沒有,我們是兄弟,清清白白."沈浪半夢半醒道:"我是一個潔身自好的男人,怎麼可能背著娘子和別的女人勾勾搭搭,這一切都是謠言."

"誰能證明?"大宗正甯裕道.

頓時,沈浪被窩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能證明."

三公主甯焱鑽出被窩道:"我和沈浪是清白的,我們之間什麼關系都沒有!"

這話一出,大宗正甯裕眼珠子一跳.

"點蠟燭."

蠟燭點燃.

幾個人看得清清楚楚,甯焱和沈浪睡在一個被窩里面,甯焱還壓在沈浪身上.

雖然蓋著被子,但隱隱看得見她身上沒穿衣服.

沈浪臉上到處都是吻痕咬痕.

我日,你們這還是清白的?

太過分了.

在王宮里面,還敢滾到一個被窩去?

兩個人這幅模樣糾纏在一起,還跟我說是清白的?

欺人太甚!

大宗正甯裕暴怒.

然後閉上眼睛,再一次睜開的時候已經冷靜了.

"甯焱,你確實能夠證明你和沈浪是清白的嗎?"

甯焱道:"對啊,我們兩個人的關系清清白白,就是好兄弟,完全沒有男女私情."

大宗正甯裕道:"那行,我的調查就結束了."

又長長呼了一口氣,大宗正道:"記錄下來,沈浪和甯焱公主關系清清白白,所謂男女私情,完全子虛烏有."

呃!

旁邊那個宦官咬緊牙關,記錄了下來.

這個世界太黑暗了,像我這麼純潔的人,都要同流合汙.

這不是逼著我們所有人都睜眼瞎,張嘴瞎嗎?

不過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價的.

一個時辰後!

甯焱公主被帶去大宗正寺,閉門思過.

軟禁一個月.

就呆在一個不到十平米的院子里面,不得出門一步.

而沈浪!

繼續拘在地下冰窖里面.

他覺得自己好冤枉.

明明是甯焱主動來找我的,並且把我灌醉.

我什麼都沒做啊.

我明明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好男人啊.

為何要受這無妄之災?

國君真是忍得極度辛苦,真的想要將沈浪給騸了.

太放肆了.

寡人昨天晚上剛發火,剛剛警告過你們,不到兩個時辰,你就和甯焱睡到一個被窩去了?

你這是沒有把寡人放在眼里嗎?

你這是把寡人的話當作耳邊風嗎?

黎隼大公公說是甯焱公主主動去找的沈浪,而且兩人喝醉酒了,其實沒發生什麼.

然後,國君更生氣了.

我的女兒就這麼賤,還送上門去?沈浪有這麼高的魅力嗎?

寡人看不出來啊?

本來就吳王率領三萬大軍南下一事,想要咨詢沈浪.

現在也不用咨詢了,繼續關著.

不過國君此時更加確定.

在何妧妧一案上,沈浪是清白的.

否則,他不會這樣作死.

沈浪這是在發泄不滿,他覺得白白被大理寺關押了幾天,自己被冤枉了.

真相大白,洗清罪名之後,他就開始驕縱起來了.

太放肆了,太狂妄了.

"不要給他送吃的,給我好好餓著,餓他到半死."

"派人送去一份口諭斥責玄武侯,就問這個女婿他是怎麼教的?"

不過這僅僅只是一個小插曲.

國君所有的精力,要全部用來應付眼前的危機.

吳王究竟想要做什麼?

三萬大軍南下,是想要訛詐?還是想要開戰?

還有蘇難?

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甯元憲已經本能嗅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比起這些大事,沈浪這個混蛋和甯焱睡在一起,也不算什麼了.

第一次都睡了,那第二次,第三次又有什麼區別?

………………

蘇難的野心很大!

比國君想象中還要大.

他這一次布局,想要實現的目標也很大.

原本他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沒有想到何妧妧一案,竟然讓國君和他直接撕破了臉皮.

那麼沒有辦法,只能提前了.

雖然會讓蘇氏比較被動,未來獲得的籌碼也更小.

但是……

蘇氏依舊是最大的得利者.

這一場劇變之後,我蘇氏家族注定鳳凰涅槃.

而金氏家族!

則要轟然倒下.

沈浪這個小畜生,也幸虧在王宮地窖里面.

否則……

那個不怕死的殿中禦史林秉忠,已經死了!

他汙蔑沈浪和甯焱的奸/情之後三天,就被彈劾貪墨之罪,總共一百八十金幣.

然後被抓進大理寺,黑水台的人親自審問.

整整一天一夜.

然後傳來林秉忠自殺的消息.

然而蘇難毫不在意.

他在等待著.

等待羌王率領兩萬羌兵殺入越國西境的那一刻.

他在等待楚國大軍逼近的那一刻.

這一次,一定烽煙四起.

國君甯元憲一定魂飛魄散.

如今整個天西行省都爛透了,有蘇氏和三眼邪的里應外合,誰能擋得住羌王?

這一次或許會死十萬人,或許更多.

不知道會有多少無辜百姓被殺,被蹂躪,被搶去做奴隸.

不知道會有多少城郡被燒成白地.

但……那又怎樣?

一個家族的崛起,注定要有無數尸骨鋪墊.

等羌王肆虐天西行省的時候.

等楚國大軍逼近西境.

等吳王兵鋒南下的時候.

就是我對甯元憲予取予求的時刻.

而殺沈浪,大概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了.

唉!

太可惜了!

如果能夠再給他半年,局面會更好的.

沈浪小賊,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若不能將你碎尸萬段,扒皮抽筋,還真難解我心頭之恨!

而就在此時!

心腹蘇庸快步而入.

他的整個臉蒼白無色,整個人都在顫抖.

"主子,這……這是世子的密信,最快速度來的,跑死了十幾匹駿馬."

蘇難心中一跳.

頓時有強烈不詳的預感.

抽出密信一看.

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幾個字.

不過,全部是密語,別人看不懂.

但蘇難一下子就看出,甚至不用解譯.

"羌王暴斃!"

瞬間!

蘇難如同雷擊一般!

整個人呆立原地,無法動彈.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三更,今天一定要破兩萬字,兄弟們給我支持,給我動力!

上篇:第238章:老賊蘇難!朝堂劇變!(1更)    下篇:第240章:國君狂喜!抓捕蘇難!(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