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0章:國君狂喜!抓捕蘇難!(3更)   
  
第240章:國君狂喜!抓捕蘇難!(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羌王會暴斃.

這一點沈浪大概能夠確定.

但是羌王哪一天會死?

沈浪真的無法斷定.

而且羌王會暴斃一事,沈浪能夠告訴國君嗎?

萬萬不能!

這件事情沈浪一定要脫身于事外.

沈浪是一個厲害的醫生.

醫術在關鍵時刻能夠成為利器,為王族中的某些大人物治病.

所以,殺人和醫術一定要分開.

沈浪你可以殺人.

但不能在治病的時候殺人.

否則未來王族中誰敢讓你治病?

而且這次沈浪謀殺羌王是延時謀殺,治病後兩個月忽然暴斃.

如果現在告訴國君,暫時是爽了,國君大喜.

但事後國君會想,沈浪也未免太可怕了.

他今日能夠用這種神奇的手段殺死羌王,那明日呢?

別人懷疑歸懷疑,但沈浪一定不能自己往這件事情上湊.

而且別人也未必會懷疑到沈浪身上.

延時殺人是有.

比如浮屠山給雪隱神女下毒蠱,矜君給甯蘿公主下鉛毒.

但那都是慢性毒.

羌王暴斃,別人的第一反應肯定不是沈浪.

反而會想,是不是羌國內的某些人?

羌王死誰受益最大,那可能就最大的嫌疑犯.

…………………………

吳國三萬大軍南下,逼近越國上野城.

卞逍大軍加緊備戰.

鎮北侯南宮敖率軍四萬,逼近上野城.

兩國軍隊,開始對峙.

局面緊繃!

國君終究還是召見了沈浪.

但是一見到他,還是氣不打一出來.

不是說餓他幾天嗎?

瞧這混蛋紅光滿面的樣子,像是餓過幾天的人嗎?

就差打飽嗝了.

而且一張嘴,牙齒還雪白,身上也一點都沒有汙頭垢面的樣子.

你在地窖里面不但有東西吃,還能洗澡,還能刷牙啊?

不過這些細節,國君終究沒有追究.

"吳國三萬大軍南下,逼近上野城,你怎麼看?"甯元憲問道.

沈浪道:"誰領兵?"

甯元憲道:"吳王."

這話一出,沈浪臉色微微一變.

這麼大的手筆?

如果是訛詐,也不需要吳王自己領兵吧.

"你覺得這一切和蘇難有關嗎?"國君道.

沈浪道:"陛下,如果這一切和蘇難有關,那後果就很驚人,蘇難的圖謀就非常之大."

國君點頭.

國君道:"但願吳王只是年輕氣盛,邊境會獵贏了之後,想要借機提振國內士氣,增加邊境摩擦而已."

沈浪不由得道:"陛下,萬事要做最壞的打算."

國君道:"最壞的打算?那你覺得最壞的局面是什麼?"

沈浪道:"楚國大軍可能會逼近我越國西境,牽制鎮西侯種堯大軍.吳國三萬大軍僅僅只是開始,接下來吳王會源源不斷增兵,大軍壓境,把卞逍公爵和鎮北侯的大軍完全牽制住.然後羌王殺入西境,如入無人之地,而一旦到了那個時候,蘇難侯爵就可以對陛下予取予求."

國君面孔一陣抽搐.

他也想過這個局面,但願局勢不要惡化到這個地步.

甯元憲沒聲好氣道:"一旦到那個時候,蘇難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

沈浪道:"陛下,這還不是最壞的局面."

國君不由得一愕.

沈浪道:"蘇難是一條老狐狸,他謀劃這個局面絕對不是臨時起意,而是蓄謀已久."

國君點頭.

沈浪繼續道:"他這次害我本是十拿九穩,何妧妧一案的落敗完全在他的計劃之外.也就是說他謀劃這個局面,並不是為了面對朝局的被動,而是有更大更深的陰謀."

國君臉色瞬間煞白.

"你的意思是,新的豔州之變?"

甯元憲畢竟非常聰明,一語命中了要害.

沈浪道:"蘇難勾結楚國已久,他源源不斷補貼羌國,而楚國卻在源源不斷地補貼蘇氏.長年累月之下,完全是天文數字的金幣,這是為什麼?"

這也一直是甯元憲最最擔心的局面.

所以,他甯可放縱種氏家族,也要壓制蘇氏.

種氏家族和楚國有血海深仇,世世代代已經無法釋懷,所以種氏家族永遠不可能投靠楚國.

甯元憲道:"就算如此,蘇氏領地畢竟和楚國不接壤,就算想要投靠楚國,也鞭長莫及.而且種氏十幾萬大軍就在蘇難北邊,蘇氏膽敢背叛的話,種堯隨時可以南下滅之."

沈浪道:"鎮西侯種堯大軍和蘇氏領地隔著一道山脈,距離雖然近,但出兵滅之卻不易."

甯元憲道:"就算出兵再不易,蘇氏和種氏之間的白夜關始終在我軍手中."

蘇氏家族所在的白夜郡和種氏家族的領地之間,隔著巨大的山脈,但是幾代之前的越王付出巨大代價,在這座山谷之間修建了一個城關,就是白夜關.

這座城關懸在蘇氏家族的頭頂,可以同時牽制種氏和蘇氏兩家.

而如今鎮守這座白夜關的,便是平西大將軍鄭陀的軍隊,也就是金晦娘子鄭紅線的父親.

他是國君的嫡系將領,西軍的二號人物.

沈浪道:"陛下,我們很多人有一個誤區,覺得羌國是羌國,蘇氏是蘇氏.但關鍵時刻,蘇羌一體呢?那個時候,就直接和楚國接壤了."

國君目光一縮,道:"羌王如此跋扈,絕對不甘于人下.蘇難奸猾,又怎會去效忠羌王?這蘇羌一體,可能性不大."

沈浪道:"為了以防萬一,微臣覺得有必要立刻抓捕蘇難,至少將他軟禁."

國君沉吟良久,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抓蘇難,局面會瞬間天翻地覆.

後果太嚴重.

需要時間,需要緩沖.

"來人,命令黑水台,監視包圍鎮遠侯爵府的人數加倍!"

"鎮遠侯爵府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得離開國都半步."

"是!"

國君甯元憲有他自己的底牌.

他需要等到羌國的確定消息,羌王是不是已經決定入侵西境.

他需要確定的情報之後,再決定下一步怎麼做.

………………

時間回到幾天之前.

羌王暴斃後整個羌國高層瞬間大亂.

因為羌國有一個傳統,登上王位殺兄弟.

羌王阿魯岡就是這樣做的,登上王位之後,立刻把幾個有威脅的兄弟全部殺得干乾淨淨.

羌王暴斃之後,他幾個有實力的兒子當然也害怕遭遇父輩的慘劇,所以立刻勾結在一起,不說要和阿魯太爭奪王位,但起碼要能自保,而且爭奪更多的利益.

所以整個羌王宮,瞬間刀光劍影.

按照想象中,不管是太子阿魯太還是其他幾個王子,見到羌王阿魯岡暴斃之後,第一時間肯定是要查清死因.

然而實際上並非如此.

羌王死了之後,幾人首先是徹底的震驚.

然後,瞬間進入了激烈的斗爭.

而羌王的尸體,就直接扔在桌子上,沒有人搭理.

停尸不顧,束甲相攻!

這件事情不管在哪個朝代,哪個位面都是差不多的.

齊桓公死的時候,五個兒子為了爭奪王位自相殘殺,任由他們父親的尸體擺在床上.

整整六十七天後,終于有一個兒子打贏了,成為了齊國的新君.齊桓公這才下葬,而那個時候,尸體早就腐爛不堪,蛆蟲爬得到處都是.

羌王死後一個多時辰.

一道黑影秘密出了羌王宮,來到某個草垛之內,學了幾句羊叫.

此人,便是羌王其中一個比較信賴的太監.

之前沈浪還懷疑,羌王也用太監?

他足足學了好幾聲羊叫.

一刻鍾後,一個黑影出現了.

"王宮大亂,何事?"

羌王身邊的太監道:"快,用最快速度去國都,稟報大督主,羌王暴斃,羌國大亂."

然後,他飛快拿出一張紙條遞過去道:"這是詳細情報,一定要送到陛下手中."

"是!"

那個黑影飛快消失了.

接下來,他會用盡所有的力量,最快的速度將這個情報送回到國都.

這個羌王身邊太監,是黑水台的間諜.

當然有人或許會說,這個太監為何不直接謀害羌王?

這怎麼可能?

不是人人都有沈浪道本事.

而且,這個太監並非羌王最親近的太監.

負責羌王飲食的,都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太監.

羌王此人多疑之極,也就是沈浪和左道士這樣的人才能謀害得逞.

但就算如此.

越國黑水台的間諜,也僅僅只是比蘇劍亭慢了兩個時辰,就把情報傳出來了.

……………………

鎮遠侯爵府.

蘇難整個人陷入了無比的痛苦,無比的不甘.

為何會如此?

他距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了.

羌王是該死.

但他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死.

這個混蛋,這個惡棍,訛詐了他蘇難一輩子.

本應該榨干他的價值後再死,為何此時死了?

現在,他的陰謀應該怎麼繼續下去?

他蘇氏家族鳳凰涅槃的計劃,該怎麼繼續下去?

"吼……"

蘇難嘴里發出一陣陣怒吼.

原本彎曲的身體,瞬間筆直.

腳下一跺.

堅硬的地面,瞬間粉碎.

"啊……啊……啊……"

他的喉嚨底下,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

握緊拳頭,一下一下砸向堅硬的牆壁.

這巨石壘成的牆壁,竟然被砸出了一個又一個坑.

碎石紛飛.

蘇難的武功是很驚人的.

就這麼前功盡棄了嗎?

不!

絕不!

蘇難逼迫自己漸漸冷靜下來.

然後,他淡淡下令道:"發動吧!"

蘇庸一愕道:"是."

他並不需要去傳命令.

而是登上了鎮遠侯爵府的一座高台,點燃了里面的蠟燭.

………………

"駕,駕,駕!"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

而此時國都的城門已經關閉了.

"來者何人?"

來人直接舉起令牌.

高舉手中密信,貼著三根烏鴉羽毛.

"開門,開門!"

一聲令下.

城門飛快開啟了一個小門.

然後城門之內,立刻准備了一匹新馬.

那個黑水台的武士沖入城門之後,猛地一躍直接落在准備好的新馬上,繼續朝著黑水台城堡沖去.

而他原先騎的那一匹馬,直接跪倒在地,口吐白沫.

換馬之後,他飛快加速,沖向黑水台城堡.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西邊密報,西邊急報!"

剛剛沖到黑水台城堡之下,這名武士便尖聲大喊.

"嗖嗖嗖嗖……"

頓時,四名黑水台高手直接從城堡上躍下,直接將他抬起,沖進黑水台城堡之內.

片刻後.

這名黑水台密探跪在黑水台大都督閻厄面前.

"督主,羌王暴斃,羌國內亂."

這名密探雙手奉上密信,然後直接昏厥了過去.

閻厄一驚,道:"命令最好的大夫,治療這位弟兄,不計一切代價,要讓他恢複如常."

"是!"

這個字還沒有說出,閻厄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

國君已經睡下了.

今天本應該蘇妃侍寢,但他卻沒有去,依舊宿在卞妃宮中.

但是,他怎麼都睡不著.

沈浪說的那個最壞的局面,太可怕了.

又來一場豔州之變?

應該不可能,蘇氏家族和楚國並不接壤.

是否應該立刻拿下蘇難?

不!

不能拿!

否則會引起驚天劇變.

一定要確定羌國那邊要做什麼?羌王是否一定要入侵越國西境.

而就在此時!

外面響起了黎隼的聲音:"陛下,閻督求見."

這話一出,國君幾乎立刻從床上起身.

這個黑閻王已經很久沒有離開他的黑水台城堡了.

如今來了,肯定有大事發生!

國君甚至來不及穿衣衫,直接就走了出來.

黑水台大都督閻厄直接跪下道:"陛下,羌王暴斃,羌國內亂."

然後,他雙手遞上詳細情報.

國君先是一驚.

然後狂喜!

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這個關鍵時刻,竟然有如此驚天之喜?

上天竟然如此庇佑我甯元憲?

國君打開這個情報,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緊接著,國君多疑之心本能發作.

這個情報會不會是假的?

會不會是黑水台密諜被騙了?

緊接著,黎隼大宦官道:"陛下,剛剛得到消息,鎮遠侯爵府一直沒有亮燈的那個高台,忽然點燃了蠟燭."

國君面色先是一變,然後一喜,問道:"蘇難還在不在?"

黎隼大宦官道:"在,此時還在院子里面,正枯坐發呆."

國君顫聲道:"立刻動手,捉拿蘇難."

"不要動其他軍隊,直接黑水台武士出動三千,將鎮遠侯爵府團團包圍!"

"國都四門緊閉,不許任何人進出,任何人!"

"黎隼,閻厄,你們親自動手,去捉拿蘇難!"

"是!"

………………

一般兵馬出動的時候.

都是雷霆之勢,地面顫抖.

不管是天越鐵騎,還是國君鐵甲衛隊.

然而黑水台武士出動的時候,無聲無息!

因為他們穿皮甲,穿軟底布鞋,而且用前腳掌走路,確保落地的時候,無聲無息.

三千黑水台武士出動.

如同黑暗潮水一般,朝著鎮遠侯爵府快速沖去.

這才是大場面.

之前抓捕沈浪,只是區區百人而已.

三千黑水武士在街道上行動,速度飛快,卻沒有什麼響聲.

街道兩邊有人沒有睡著,不知道為何覺得心悸,于是打開窗戶一看.

頓時見到街道上,密密麻麻都是黑色武士.

他呆呆望著,一動不敢動.

這個時候,他只要動一下,喊一聲,立刻就死了.

片刻之後,這三千黑水武士在拐角處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刻鍾後!

三千名黑水台武士將鎮遠侯爵府包圍得水泄不通.

黎隼大宦官長長松了一口氣.

這一日終于來了.

"蘇難還在不在?"黎隼問道.

"在,就在院子里面."一名監視的黑水台武士道:"他仿佛覺察到不妙,先自己和自己下棋,然而久久不能落子."

"進去抓人吧!閻督主請!"

黑水台大都督閻厄依舊面無表情,甚至眉頭皺了皺.

"砰!"

一聲巨響.

鎮遠侯爵府大門猛地被砸開.

然後,大宦官黎隼落後兩步,跟著閻厄進入鎮遠侯爵府內.

來到院子.

蘇難那佝僂的身軀依舊坐在在那里,望著面前的一個棋盤發呆.

黎隼道:"蘇翁雖然是夏天,但夜半露水重,就不要坐在外面了,我們帶您去另外一個地方."

蘇難蒼老的聲音道:"黎公公,你這是要帶我們去哪里啊?"

黎隼道:"黑水台,大理寺?要不鎮遠侯您挑一個?"

蘇難抬起頭點燃了燭火,朝著黎隼和閻厄道:"黎公公您說的話我聽不懂啊,我蘇白頭在院子里面下棋難道也犯錯了嗎?"

燭火中,他蒼老的面孔朝黎隼和閻厄露出詭異的笑容.

黎隼大驚!

這個老人看上去雖然和蘇難一模一樣.

但他根本就不是蘇難!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兩萬多字!求票的話語仿佛都說完了,嗚嗚嗚嗚!該怎麼辦啊?

上篇:第239章:羌王暴斃!驚駭欲絕!悲劇了(2更)    下篇:第241章:裂變!陛下處死我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