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1章:裂變!陛下處死我吧!   
  
第241章:裂變!陛下處死我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宦官黎隼真是驚了.

因為眼前這個老頭和朝堂上的那個蘇難,真是一模一樣.

別說在外面監視黑水台間諜發現不了,就算隔得這麼近,黎隼一下子也辨別不出兩人的長相區別.

但他還是一眼就看出此人不是蘇難.

因為他和蘇難接觸得太多了,就算長相一樣,氣質也截然不同.

蘇難太危險,剛剛靠近就能感受到那股讓人不適的氣息,就仿佛面對一條毒蛇般.

而眼前這個老人,雖然也讓人覺得陰冷,但卻沒有蘇難那麼讓人畏懼.

"你,你是蘇難的替身?"黎隼顫聲道.

那個老頭道:"不,恰恰相反,是主人時時刻刻在模仿我."

頓時間,大宦官黎隼覺得毛骨悚然,歎為觀止.

蘇難扮老,這一點誰都知道.

他其實比國君大不了幾歲,但長年累月扮老,不但頭發全白,臉上皺紋,腰背佝僂,看上去完全是七八十歲的人.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當他垂垂老朽.

就算知道他是在扮老,但是心理暗示已經非常強烈.

完全接受了他這個老朽不堪的外表,從而忘記了他的真實面孔.

這個世界上想要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替身是非常難的.

既然無法讓替身長得和自己一樣,那蘇難就扮得和替身一樣.

此賊真是……牛逼了!

這位蘇白頭顫顫巍巍地伸出雙手道:"來吧,抓捕我吧."

大宦官黎隼道:"蘇難去了哪里?"

蒼老的蘇白頭咧嘴一笑道:"你們想要抓到主人?不可能的!"

而就在此時!

"轟轟轟……"

這個蘇白頭手中燭火一落.

這仿佛是一個信號.

身後整個鎮遠侯爵府,火焰猛地冒起.

然而,不僅僅是鎮遠侯爵府.

而是整個國都!

周圍十幾處地方,幾乎同時著火.

熊熊燃燒.

"轟轟轟……"

一個又一個裝滿魚油的桶猛地炸開.

漫天火焰燃起.

與此同時!

"轟轟轟轟……"

仿佛商量好了一樣.

整個國都四面八方,一團又一團火焰冒起.

從天上俯瞰下去.

一棟又一棟屋子猛地爆開.

這不是火藥,而是一桶又一桶的魚油.

可一旦點燃,爆炸的威力甚至超過火藥.

黑夜的國都.

一朵又一朵火焰之花爆開.

"轟轟轟轟……"

一朵.

十朵.

十幾朵.

幾十朵.

一百朵!

爆開的烈焰,四面八方,此起彼伏.

整個國都上百處房屋在熊熊燃燒,而且火勢凶猛蔓延.

無數百姓倉皇逃出,鬼哭狼嚎.

黑水台大都督閻厄臉色一變道:"去,去朱雀門!"

這位大督主很厲害.

剛剛來到鎮遠侯爵府,聽到黑水台武士彙報蘇難還在院子里面枯坐,並且自己和自己下棋的時候,大宦官黎隼還高興,而他卻皺起眉頭,覺得不對勁.

此時更是直接翻身上馬,帶著三千黑水台武士殺向朱雀門.

"轟轟轟……"

無數的烈焰,幾乎照亮了整個夜空.

國都內的無數士兵,傾巢而出.

維持國都百姓秩序,並且組織救火.

整個國都,一團亂麻.

如同燒開的水一般,徹底沸騰.

這一把驚天大火.

根本就無法防備.

這幾百桶魚油,早就分散藏在國度的每一個角落.

一旦點燃,直接爆開.

………………

此時整個王宮,更是如臨大敵.

所有宮門緊閉,幾千名武士守衛王宮的每一處地方.

任何太監,宮女,嬪妃,沒有國君的命令,不得走出門一步.

但有違反者,格殺勿論.

幾位王子,除了沒有人搭理的五王子之外,全部入宮.

太子和三王子更是身穿甲胄,親自在王宮守衛君王.

小黎公公本來打算給國君穿上甲胄,但甯元憲拒絕了,甚至連王袍都不穿,直接穿上最華貴低調的那件暗金龍袍,反而像是一個富貴閑人一般.

他臉上非但不緊張,甚至表現得不憤怒,平平淡淡,就仿佛局面一點都不緊張,一點都不危險.

見到這樣的國君,王宮內諸人不由得和安靜了下來.

然後,甯元憲直接登到王宮的最高處.

望著整個大亂的國都,望著無數淒厲的慘叫.

到處的烈焰燃天!

盡管消息還沒有傳來,但國君已經知道,蘇難跑了.

黑水台的消息已經很及時了.

但還是晚了一步.

因為蘇難那邊的消息更快.

得知羌王暴斃之後,他立刻就跑了.

就算整個鎮遠侯爵府被幾百名黑水台武士監視包圍,但他還是輕而易舉脫身.

"蘇難完全可以秘密地逃走,為何要鬧這麼大的陣仗?"國君問道.

太子道:"此人喪心病狂."

三王子甯岐心中不屑,道:"父王,蘇難這是在示威."

"對,他這是在像的示威."國君寒聲道:"之前他扮演了幾十年的溫順老狗,撕破臉皮,他直接揭開面具,露出猙獰的獠牙,變成一只惡狼了."

可不是嗎?

撕掉面孔之後,蘇難瞬間變得凶猛而又高傲.

這國都漫天的火焰,本是沒有必要放的.

但他還是火燒國都.

這就如同一只惡狼,徹底拋開了老狗的假象,朝著甯元憲這頭獅子拼命地嘶吼.

"但他還是像一只地鼠鑽洞跑了,哪有半分英雄氣概?"

………………

所有人都猜錯蘇難了.

他確實可以無聲無息地離開國都.

因為,他得到羌王暴斃的消息比國君足足早了近兩個時辰.

等到黑水台去抓讓,他完全能夠逃出百里之外,進入琅郡了.

然而,他卻沒有這樣做!

他兩個時辰之前就可以離開國都,但是他竟然沒有.

他此時,竟然依舊還在國都之內.

他騎著一匹千里馬,整個人挺直如同標槍一般.

站直之後,將近一米九的身高.騎在馬上,依舊氣勢奪人.

雖然頭發完全染白了,而且比國君還要大幾歲,但是臉上沒有半分皺紋,

但他看上去,也最多三十歲.染白的頭發,憑添了他獨特的氣質.

他蘇難武功絕頂,此時處于一個男人最巔峰的狀態.

和他之前七八十歲的垂垂老朽模樣,判若兩人.

他身穿黑色軟甲,手持玄鐵長槍.

這長槍太重了,所以拖在地上.

這千里馬速度極快,長槍劃地,爆出一串串火花,發出一陣陣刺耳之聲.

他的身後跟隨著幾十名黑色武士.

他快速地朝著朱雀門馳騁而去.

與此同時.

從街道兩邊,一個又一個黑色武士,彙聚而來.

幾十人,上百人.

幾百人!

整整幾百騎,如同一個刀尖一般,沖向朱雀門.

此時,整個國都火焰沖天,一片大亂.

國都的幾個千戶所,中都督府,樞密院等等地方,無數的士兵潮水一般湧出.

很快就有軍隊發現了朱雀大道上,蘇難的這幾百名武士.

"你們哪個部分的,報上番號,報上口令."

一支軍隊,直接攔截上來.

"殺!"

蘇難一聲令下.

身後幾百名武士,猛地拔出戰刀.

僅僅片刻!

攔路的軍隊被斬盡殺絕.

蘇難這幾百名騎兵,輕而易舉穿透.

沿著朱雀大道狂奔.

很快直接沖到朱雀門下.

"來者何人?"

"國君有旨,四門緊閉,任何人不得進出."

城門之上那個守將放聲大吼.

與此同時,防守朱雀門的上千士兵,整齊彎弓搭箭.

"立刻停下,否則格殺勿論."朱雀門守將大喊.

蘇難伸手.

頓時一根標槍出現在他手中.

"嗖!"

他猛地投擲.

瞬間,這支標槍如同閃電一般飛出.

速度太快.

氣勢太驚人,在空中發出破空呼嘯之聲.

那個朱雀門守將飛快躲避.

但是來不及了.

"噗!"

他整個人被標槍瞬間穿透,然後帶著飛出了幾米,整個人釘在牆上.

"我乃大盜苦頭歡,誰敢攔我?"蘇難大吼:"殺!"

然後,他率領幾百名武士瘋狂沖殺而去.

"嗖嗖嗖嗖……"

朱雀門守軍紛紛射箭.

蘇難身後武士飛快舉盾擋箭.

但還是有戰馬中箭,武士中箭,不過數量不多.

僅僅片刻功夫.

蘇難麾下的幾百名武士,沖上了朱雀門守軍軍陣.

騎兵面對步兵.

這種高速沖鋒之下.

瞬間破防.

蘇難玄鐵槍狂刺飛舞.

根本無一合之敵.

所過之處,死傷無數.

所向披靡.

幾乎毫不停留,直接沖到朱雀門下.

打開朱雀門.

蘇難率領幾百名武士,潮水一般沖出.

國都堅城,想要從外面攻破難如登天.

但想要從里面殺出去,就沒那麼難了.

沖出朱雀城之後.

蘇難大笑道:"這就是越國都城嗎?這就是天越城嗎?我苦頭歡進進出出,如同無人之地,哈哈哈哈!"

"越國之弱,不堪一擊!"

然後,蘇難率領幾百名武士,朝著西邊狂奔而去.

僅僅幾十里外,就有戰馬替換.

只要跑出二百里進入天西行省境內,那就如同魚入大海.

蘇難殺出朱雀門後兩刻鍾.

黑水台大都督閻厄,還有幾路大軍都已經追了上來.

聽聞蘇難已經跑了兩刻鍾了.

閻厄知道,不可能追的上了.

但是,天越中都督依舊率領幾千大軍,沖出城去,追擊蘇難.

而黑水台大都督閻厄,返回王宮.

………………

"陛下,蘇難跑了,以苦頭歡的名義,堂而皇之殺出了朱雀門."

聽到奏報之後,國君甯元憲身體猛地一顫.

在場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蘇難完全可以無聲無息地跑,為何要這樣大張旗鼓地跑?

為了踐踏國君尊嚴嗎?

為了踐踏越國國威嗎?

此人老奸巨猾,做事一貫留有後路,這麼張狂傲慢,完全不像是他的風格.

然而國君很快就知道里面的原因.

蘇難此舉是要告訴楚國,告訴吳國.

你們看看吧.

越國此時是如此的虛弱不堪,我蘇難區區幾百人就在國都中殺了個七進七出.(當然這是誇張說法).

吳王,趕緊增兵南下啊.

楚王,趕緊西進啊.

越國虛弱,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吳王可以洗刷二十幾年前的大敗之辱,被割走的九郡,拿回去吧.

楚王,整個南方就只有一個霸主.

不是越國,就是楚國.

現在是您稱霸南方最好的機會了.

所有人都被蘇難一貫來的恭順所欺騙了.

覺得此人雖然做事狠毒,但婉轉,喜歡留有余地,喜歡留後路.

然而……

誰都不知,蘇難此人一旦下定決心,無比之殺伐果斷.

所有人都以為,他只是為了脫身,只是為了在越國朝堂上爭奪一席之地.

所以猜測他不會如此激烈,會留下充分的政治後路.

然而……

蘇難根本不是為了在朝堂立足,而是為了讓蘇氏家族鳳凰涅槃,崛起于南方.

他但最終目標根本不是想要做權臣.

而是要成為一代霸主.

就是沈浪所說的,蘇羌一體!

三眼邪每年抓捕無數越國奴隸前往羌國.

蘇難每年貼補羌王無數的金錢.

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如今羌國兩個王後是蘇氏中人.

羌王身邊,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蘇氏的潛伏者.

羌王阿魯岡暴斃.

這對蘇難來說是一個噩耗,完全打亂了他的節奏.

使得很多計劃都要倉促提前.

但是……

這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羌王本就是要死了.

只不過,死得有點早了.

羌王若不死,如何蘇羌一體?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太子阿魯太用最短的時間內,平息羌國內亂.

說得更直接一些,就是殺光羌王剩下所有的兒子.

然後阿魯太稱王,繼承他父親的一切,包括兩個王後.

這也是蠻族的傳統,古代中國周邊的蠻族也是這樣的.一代匈奴死了之後,新的匈奴就會繼承老匈奴的一切.

………………

羌國內!

羌王的尸體依舊被扔在床上.

天氣炎熱.

他的尸體已經臭了,無數蒼蠅撲在上面.

但依舊沒有人理會.

羌王的房間內.

新王阿魯太躺在床上,兩個絕美的女子和他纏繞燃燒.

這兩人都是羌王曾經的妻子.

蘇莫,蘇凝.

此時自然而然成為了阿魯太的女人.

對于眼前這一幕,阿魯太已經渴望很久了.

蘇氏兩個女人太美了,他垂涎已久.

蘇莫美眸閃爍著火焰一般的光芒.

羌王暴斃.

對蘇氏是一個壞消息.

但也是一個好消息.

她的野心之花,可以正式綻放了.

新羌王點燃一根事後煙,舒舒服服地吸著.

"母後,您是父王的妻子,您覺得父王的葬禮應該怎樣辦呢?"阿魯太道.

蘇莫道:"按照曆代的規矩,天葬好了."

其實每一代羌王臨死之前都不想天葬,都想要和越國,楚國的大王一樣厚葬.

建一個大大的陵墓,然後把所有的金銀珠寶都放進去陪葬

然而,每一代羌王都不能如願.

因為羌國強者為尊,不是以孝治國,也不是以禮治國.

新王根本不舍得把無數的金銀珠寶給先王陪葬.

于是,都按照傳統來,天葬.

所謂的天葬,就是把尸體抬到高山之上讓禿鷲吃光.

"行,那就天葬吧."新王阿魯太道.

羌王如何暴斃?

到現在都沒有人過問,也沒有人去檢查.

阿魯太道:"我的那個兄弟們,集結了一萬多人去了北邊,占領了原來的神廟,想要和我對峙,母後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蘇莫吻著阿魯太胸口的惡狼紋身,柔聲道:"就讓臣妾去見他們,去解決他們,臣妾是一個柔弱女子,他們不會有什麼防備的."

阿魯太吸了一口煙,悶在肺里一會兒,然後吐了一個煙圈.

"好,這一切就勞煩母後了."

羌王太後蘇莫媚眼如絲道:"那大王就好好犒勞臣妾吧."

………………

越國王宮!

蘇妃和六王子甯景,惶惶不可終日.

幾日之前,蘇妃就大感不妙了.

何妧妧一案後,國君和蘇難撕破臉皮,並且派遣黑水台抓捕蘇難.

那一天起.

蘇妃的宮中就徹底冷落了下來.

王宮中人嗅覺最敏銳,而且捧紅踩黑最現實.

平常來討好的嬪妃也不來了,平常瘋狂來巴結的太監也不來了.

雖然每天的飯菜依舊正常.

但最關鍵的是國君也不來了,明明應該輪到蘇妃侍寢,但他卻不來半步,直接宿在卞妃宮內.

不僅僅蘇妃惶恐,連他身邊的宮女和太監,也仿佛感覺到大禍臨頭,態度變得冷漠起來,仿佛要想盡辦法劃清界限.

而今天晚上,蘇妃的天終于塌下來了.

雖然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她的宮中直接進來了幾十名武士,虎視眈眈望著她.

她被軟禁了,不能走出這房中一步.

蘇妃心中責怪:兄長你真是太心狠了,為了你自己的野心,為了蘇氏家族,完全不顧我的死活,現在你讓我如何是好?

哪怕在宮內,她也仿佛能夠聽見外面國都的大亂之聲.

她覺得自己的末日更近了.

接下來是一杯毒酒?還是一丈白綾?

六王子甯景知道得稍稍多一些,心中不由得開始詛咒蘇難.

而此時!

蘇妃的宮門打開.

國君走了進來!

蘇妃一顫,然後直接沖了上去,便要跪撲到國君面前抱住他的雙腿.

然而……

她還沒有沖到國君面前就被攔住了,小黎公公直接擋在國君的面前.

蘇妃一愕.

平常這個小黎公公是何等討好?何等溫順啊?

抬頭一看.

這位小黎公公面孔依舊溫順,表情依舊討好.

是了!

做到黎恩這等級別的宦官,已經不會明顯地捧紅踩黑了,他們眼中就只有國君.

"干什麼?一點顏色都沒有,你怎麼也學得和老狗一樣?"國君叱責道.

頓時小黎公公趕緊退開,心中大喜.

國君說他怎麼也覺得和老狗一樣,完全是莫大的誇獎了.

誰不知道,黎隼公公是除了老祖宗之外,最受國君信任的宦官.

蘇妃這才來到國君面前,嫋嫋跪下痛哭.

"陛下,臣妾雖然身心都在甯氏.但我畢竟是蘇氏的女兒,兄長不管犯了什麼罪,我作為妹妹也是同罪.陛下處死臣妾吧,但念在之前恩愛情分上,給臣妾一個全尸,也不要怪罪甯景,他是您的兒子,他完全是甯氏之人啊."

旁邊的六王子聽之,本來想要攻訐蘇難,此時聽到母親的話後,立刻跪下哭泣道:"父王,兒臣願意和母親同罪."

國君頓時哈哈大笑,伸手撫摸蘇妃的臉蛋道:"愛妃言重了,蘇侯沒有什麼罪過啊?"

蘇妃不由得一愕.

國君道:"沒錯,寡人之前是派人抓捕鎮遠侯世子蘇劍亭,那是因為有禦史奏報,他公然率領西域武者突襲玄武伯爵府,並且試圖謀殺蘇佩佩.寡人以孝治國,哪里見得這種人倫慘劇,當然震怒.不過現在已經查清了,突襲玄武伯爵府完全是大盜苦頭歡所為,蘇劍亭當時在天西行省都督府里面飲酒作詩,完全不在玄武城."

蘇妃心中更加害怕,哭泣道:"陛下,您賜我一杯毒酒吧,賜我一丈白綾吧."

國君的目光變得更加溫柔道:"愛妃又在瞎說亂想了,你我夫妻恩愛二十年,我們還要白頭到老呢."

蘇妃惶恐,但臉上露出溫柔癡情的帶淚笑容.

"臣妾之身,臣妾之心,都屬于陛下,蘇氏有功的話便和臣妾無關.蘇氏有罪的話,那臣妾便也有罪,臣妾之命,盡在夫君手中,雷霆雨露,皆是天恩,臣妾對陛下之仰慕愛意,從不改變."

國君將蘇妃攙扶起來,柔聲道:"寡人對愛妃之心,也不會改變."

然後,甯元憲更是吩咐道:"夜深了,今天晚上寡人就宿在蘇妃宮中了."

接著,國君望向六王子的目光也充滿了慈愛.

"甯景,宮中無事了,你便回去,好好安歇.今日你能時時刻刻守在母親身邊,可見你孝順,不錯,不錯!"

六王子甯景心中更加戰栗惶恐,叩首道:"多謝父親誇獎."

然後,他臉上露出一道下笑容道:"父王母妃安歇,兒臣告退."

然後,他無比恭敬地走了出去.

此時已是夏日,天氣也燥熱,但是六王子甯景走在路上,卻覺得遍體冰涼.

不由得伸手抱了抱雙臂,卻依舊覺得冰冷.

接下來怎麼辦?

去太子哥哥府上?還是去三王子府上?

之前背靠著蘇氏,甯景又年輕,奪嫡是沒有份了.

所以太子和三王子對他都多番拉攏,這讓甯景頗有得意,行事也尤其驕縱.

如今蘇氏和父王翻臉.

甯景感覺到大禍臨頭.

今日,如果父王暴怒,大罵他和母妃一頓,那甯景還覺得事情有挽回余地.

而現在父王非但沒有發怒,反而笑意吟吟誇獎了他,而且還留宿在母妃宮中.

這讓甯景更加不寒而栗.

………………

蘇難跑了!

不,應該說是蘇難走了.

甚至無法說是逃走.

因為臨走的時候,他火燒國都,而且堂而皇之殺出了朱雀門.

當著天下的面,在國君甯元憲的臉上扇了一個耳光.

這一舉動,讓所有人震驚不敢置信.

這……這竟然是蘇難所為?

他平常為人不是這樣的,一點點余地都不留?

而國都之亂後.

最最振奮的,就是越國鴻臚寺.

這里面住著楚國的使者,梁國使者,晉國使者,吳國使者!

蘇難幾百人,竟然這樣堂而皇之殺出國都.

而且,而且大火沖天,將國都攪得天翻地覆.

越國已經如此外強中干了嗎?

楚國稱霸南方的機會,是不是已經來了?

吳國南下報仇的機會,是不是已經來了?

越國虛弱,已經一年時間了,連區區一個南毆國都打不下來.

現在他強大的面孔徹底被我撕碎了.

千載難逢的機會已經來了,還等什麼啊?

而在國都大亂的時候.

金氏別院也如臨大敵.

幾十名武士防守整個別院的每一個地方.

金木聰武功雖然不高,但也抄起了刀子,保護在冰兒的身邊.

冰兒的肚子已經大得比較明顯了.

雖然不大可能,但還是要以防萬一,蘇氏家族會狗急跳牆.

按說應該不會的吧.

蘇難已經沖出了國都,城內應該沒有什麼人手了啊.

然而就在此時!

"砰砰砰砰……"

忽然,一個又一個木桶從天而降.

竟然是從不遠處,用小型投石機投擲進來的.

木桶砸落地面之後.

里面的魚油拼命潑灑出來.

"嗖嗖嗖嗖……"

幾十支火箭猛地射入.

瞬間點燃了大火.

沈十三,黃鳳等人大驚.

接下來怎麼辦?

是護送冰兒和金木聰世子離開,前往帝國大使府?

還是進入地窖?

當機立斷,沈十三有了決定.

不能出門,這個時候出門反而危險.

"快,護送冰兒夫人和世子進入地下密室."

"里面的水缸准備好了嗎?濕棉被准備好了嗎?對外通氣的竹竿准備好了嗎?"

然後,黃鳳和沈十三護送著金木聰,冰兒進入了地下室.

"大傻,你沒問題嗎?"

大傻很緊張道:"我只會挨打,不會打人."

冰兒直接沖到大傻面前道:"大傻,你看看我肚子,里面有一個寶寶,以後生出來後喊你伯伯的,現在有壞人要來殺他,怎麼辦?"

"怎麼辦?"大傻顫抖道.

冰兒道:"打死他們!"

"好!"大傻道:"我打死他們."

進入密室之後,黃鳳依舊呆在冰兒和金木聰身邊.

沈十三和大傻,直接守在密室的入口之處.

與此同時!

整個金氏別院大火沖天.

"嗖嗖嗖嗖嗖……"

一個又一個西域高手,猛地躍入金氏別院.

為首一人帶著面具,依舊是苦頭歡的扭曲面具.

奶奶的,這苦頭歡遍地都是.

很快,整個金氏別院響起了厮殺之聲.

幾十名蘇氏高手和金氏武士戰斗在一起.

為首之人,帶著幾十名高手長驅而入.

直接沖到金氏別院院子,地下密室的入口之處.幾十個高手,將沈十三和大傻團團包圍.

為首之人揭開了苦頭歡的扭曲面具,露出了一張冷酷面孔.

"我叫蘇劍彥,鎮遠侯爵府義子,奉主人之命,前來殺沈浪的女人還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另外,我還要帶走金木聰."

"兩位要不然讓開,行一個方便?"

沈十三二話不說,舉起手中彎刀,淡淡道:"大不了今晚就死在這里吧."

大傻拿起玄鐵大棍道:"不許碰我侄兒,不然我殺他,我真的會殺人的."

蘇氏義子蘇劍彥呵呵一笑,道:"你們就兩人,而且武功太低,太低了!"

"你叫沈十三吧,是沈浪的走狗,大概能夠擋得住我兩劍!"

"殺!"

蘇氏義子一聲令下.

頓時,幾十名西域高手朝著沈十三和大傻兩人殺了過去.

"一刻鍾內,抓住金木聰,殺死沈浪的女人和孩子."

"輕而易舉,輕而易舉啊!"

不遠處的街道上.

帝國大使云夢澤甚至來不及騎馬,直接在街上狂奔.

此時整個國都戒嚴,他不能帶兵,而且他也沒有幾個兵.

于是,他一手高舉令牌.

"我乃帝國大使云夢澤!"

"我乃帝國大使云夢澤!"

他一邊高呼,身子如同燕子一般跳躍,朝著金氏別院狂沖而去.

"撐住!"

"一定要撐住啊!"

"希望我還來得及,希望我還來得及."

"不然金木聰和冰兒若死了,我如何向吾弟交代?"

然而!

等到云夢澤沖到金氏別院的時候.

戰斗已經結束了.

他望著滿地的尸體,頓時驚呆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距離前面二百多票,感覺累吐血都追不上,嗚嗚嗚!

謝謝泥嵐軒真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40章:國君狂喜!抓捕蘇難!(3更)    下篇:第242章:我乃王者!沈浪截殺蘇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