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3章:蘇難去位!沈浪上位!(為新盟主曉霧如密語賀)   
  
第243章:蘇難去位!沈浪上位!(為新盟主曉霧如密語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曉霧如密語成為新盟主,感恩涕零,順便求票)

這盤棋國君輕而易舉贏了,下得他好沒勁.

他雖然談不上是大國手,但也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

沈浪如果用智腦,當然能夠下贏甯元憲,但憑借自己的棋力肯定是要輸的.

"沈浪,你覺得吳王為何能夠贏我?"甯元憲問道.

沈浪道:"您的棋風被人研究透了,而他是一個完全未知的對手."

甯元憲點了點頭道:"對了."

接著他又見到沈浪收拾棋子,頓時揮了揮手道:"不下了,你太差了."

沈浪本來想要和國君下一盤五子棋,不過還是算了.

五子棋太簡單了,肯定是下得沒完沒了的,大概國君在棋藝上對沈浪的耐心已經耗盡了.

"你覺得吳王如何?"甯元憲問道.

沈浪道:"年輕,鋒芒畢露,自信,喜歡兵行險著,不按套路出牌."

國君道:"都是優點啊."

沈浪道:"但是我感覺他有一個缺點,比較急."

"嗯?"

沈浪道:"他幾次拉攏我岳父不成,就立刻兵行險著,直接用離間計斷絕我金氏封侯之路,甚至試圖將我岳父逼反出越國."

國君淡淡道:"兵行險著不好嗎?"

沈浪道:"那也要看是什麼時候,如果是面臨巨大危機,那麼奮力一搏總比坐以待斃更強,但他還犯不著這樣吧."

國君點頭道:"你繼續說."

沈浪道:"這種人,臣覺得有一個缺點,他的目光終于聚焦于一點從而忽略會整個面,當他的精力專注于某個點的時候,容易在其他地方被人突破."

國君眉毛一跳,斥責道:"坐井觀天,紙上談兵,大言不慚."

媽蛋.

是你讓我說的,結果我說了之後,你卻給了這三個評價.

不過今天國君找沈浪來並不是閑聊,而是有正事的.

"沈浪你對新政看法如何?"

沈浪一愕道:"可以說真心話嗎?"

國君離開了自己的位置,來到更遠更高的位置上.這樣就能遠離沈浪一些,否則他說話口氣就會更加放肆.

沈浪腹誹,這個國君也太難侍候了,我也沒有座位,剛才和你下棋幾乎半蹲在地上可累死我了.

就這樣你還嫌我不夠恭敬.

沈浪道:"真心話就是,新政屠刀若落在我家頭上,那我家只能拼死反抗,畢竟這是金氏祖先拼殺下來的基業,而不是先王賜予的."

這話絕對是大逆不道了.

國君眉毛抽搐了一下,但也就作罷了.

明明白白說出來,總比陽奉陰違要好一些.

金氏家族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不要.

不像蘇氏家族,得隴望蜀,貪婪無比.

沈浪繼續道:"但若新政不落在我頭上,那微臣舉雙手贊成.新政好啊,新政妙啊,掃清所有障礙,君主集權.如此一來,國庫有更多的錢,能夠爆更多的兵,在南方諸國的爭霸戰中,越國能夠脫穎而出."

"惡俗不堪."國君斥責.

這明明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結果在你嘴里卻成為了君王謀取私利的工具.

國君又道:"那如果讓你去執行新政,你會怎麼做?"

沈浪道:"二話不說,將那些老牌貴族斬草除根,消滅得干乾淨淨."

呃!

好像你家也是老牌貴族啊.

你背叛起自己的立場,比蘇難還要堅決.

國君道:"如今國內那些老牌貴族可在串聯,想要把你金氏家族推舉為新的領袖,組建新的老牌貴族聯盟."

沈浪道:"他們完全是白日做夢,當時我金氏家族岌岌可危的時候,這群混蛋沒有一個出手幫忙,一個個都在落井下石,我家為了還債,岳母親自去借錢,整整找了十個家族,就借來了一千金幣.這個仇我可記得清清楚楚,所以陛下問我支不支持新政,那我肯定是支持的.我自己都巴不得拿起新政之刀,將他們一個個開刀放血,報仇雪恨."

國君想要坐得更遠一些,但已經頂到牆壁了,不能再退了.

明明是國家大事,結果到了沈浪的嘴里成了報仇泄憤的工具,和這樣的人說話真是丟分.

國君的面孔稍稍變得嚴肅起來道:"沈浪,若是真的讓你執行新政,你願意去嗎?"

沈浪道:"如果單純就是執行新政,那就算了,我連新政詔書都沒有看過.但如果是以新政的名義去害人,那微臣願意去."

頓時,國君忍無可忍.

"黎隼,把這個浪蕩子扔出去."

大宦官黎隼一招收,兩個宦官走了進來,直接提著沈浪扔了出去.

接著,國君又下令道:"再把這個浪蕩子扔進來."

片刻後,兩個宦官又把沈浪扔進來.

甯元憲,你的套路還真多.

國君又道:"沈浪,鎮遠城敢去嗎?"

鎮遠城?那可是蘇難的核心地盤.

當然了,玄武城不屬于金氏家族了,鎮遠城如今也不屬于蘇氏家族.

蘇氏家族的封地三千平方公里左右,只占了鎮遠城的一半.

但蘇難和金卓可不一樣.

金卓又臭又硬,平常也根本不和國君湊近乎.但是先王讓金氏家族立刻退出玄武城所有管轄權的時候,金氏家族二話不說,就退得干乾淨淨.

幾十年來,玄武城內沒有一個官員是金氏家族的.

而蘇氏則不一樣,一方面在朝堂中樞瘋狂跪舔君王,陛下英明,陛下威武,臣唯陛下馬首是瞻.

但私底下,拼命朝鎮遠城和白夜郡滲透,甚至朝整個天西行省滲沙子.

鎮遠城三個城主都跑了,還有兩個城主離任之後兩年莫名其妙死去.

所以如今的鎮遠城,完全是蘇氏的天下.

鎮遠城主空缺了大半年了,都沒有人敢去接任.

白夜郡太守陳起壟貪腐被拿下已經有幾個月,但這個位置依舊空缺.

這兩個位置是最難做的.

你去這兩個地方做官,若是和蘇氏同流合汙了,國君就怒了,絕對當不久.

但你若不和蘇氏同流合汙,那就不是當不當得久的事情,而是能不能坐穩了.

沈浪道:"敢去."

國君道:"那可是蘇難的大本營,你這麼怕死的人,也敢去?"

沈浪道:"敢去,微臣說過要殺蘇氏全族,要將他們家殺得干乾淨淨.這家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畜生禽獸."

"胡吹大氣,就憑你?"國君不屑道:"你一個人滅蘇氏,我是不敢指望.我交給你的任務只有一個,盯著蘇氏,牽制蘇氏.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禍害也好,欺詐也罷,至少讓蘇氏兩個月內不要公開謀反."

沈浪心中一陣冷笑.

什麼叫盯住蘇氏?穩住蘇氏?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兩個月內我若不將蘇氏全族殺得干乾淨淨,我就在娘子面前食言了.

那未來在寶貝木蘭面前,我就抬不起頭了.

國君道:"你准備一下,很快你就要去鎮遠城了.你唯一的任務就是牽制,穩住他們,只要兩個月內他們不公開叛亂,你就算是成功了,回來我給你慶功."

沈浪道:"屆時您會獎賞我什麼?"

"呃?"

你這任務還沒有完成,就想要獎賞?

國君寒聲道:"那你想要什麼啊?"

沈浪道:"我只要一點,陛下公正對待五王子甯政,其他成年王子都封公封侯了,五王子卻依舊什麼都沒有."

這話一出,甯元憲徹底暴怒.

"大膽,沈浪你什麼身份?竟然管起寡人的家事了?真當寡人的刀殺不得你嗎?"

呸!

你這句話不知道多少遍了.

你口口聲聲說我的刀殺不得你的時候,壓根就不會殺人.

你要殺人的時候,也基本上不說這樣的話,直接一道旨意下去,砍瓜切菜一般殺得干乾淨淨.

"扔出去,扔出去!"

然後,沈浪又被扔了出去.

"小崽子,還有些良心."黎隼把沈浪扔出去的時候嘀咕道.

沈浪站在王宮廣場,不由得朝著西邊方向望去.

劍王前輩,你那邊可得手了嗎?

你的手可別抖啊,心也別抖.

……………………

蘇難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瘋狂趕路.

幾百人胯下的戰馬,馬力又盡了.

到下一個驛站,立刻進行換馬.

已經狂奔了整整半夜一天,天色已經黑了.

此時已經安全了.

因為接下來一直往西,基本上都是蘇難的勢力范圍.

雖然這群官僚不會跟著他造反,但早就被他拖下水,被金幣喂飽了.

再往西二百里,三眼邪的騎兵就會過來迎接.

到那個時候就算越國上萬大軍追來,蘇難也絲毫不懼.

到了南天西,那就是我蘇難的地盤.

蘇庸道:"主人,前面的萬山官驛就是我們的地盤了,要不要停下歇兩個時辰?"

蘇難搖頭道:"不歇了,但可以吃個飯,喝口熱水.記住,只吃我們自己帶的食物."

"是!"

擊敗騎士風馳電掣,朝著萬山官驛沖去.

盡管已經差不多兩天兩夜沒有睡覺,但蘇難依舊精神灼灼.

甚至心中波瀾壯闊.

誠然,他的部署被沈浪小畜生破壞了節奏.

但整個大局依舊沒有變化.

四面圍攻越國的局面依舊在形成.

羌國那邊雖然處于內亂,但相信很快就會平息下來,殺入天西行省.

而吳國那邊,年輕的吳王對他的第一個戰略目標志在必得.

楚國那邊?

一定不會放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蘇羌合一,鳳凰涅槃依舊會完成.

不過因為沈浪小兒的破壞,使得我蘇氏在和楚國的談判中被動,會損失許多利益.

但蘇氏自立一事,已經成為定局!

或許誰也不會想到.

在這一場驚天大局中,第一個倒下的會是金氏家族吧?

此刻的甯元憲在做什麼?

暴跳如雷?還是裝腔作勢?

等羌國大軍殺入天西行省的時候,或許不需要我主動開口,甯元憲就會把沈浪小兒的人頭送上來了吧.

很快!

蘇難和幾百名騎士進入了萬山官驛.

接下來只能休息兩刻鍾,喝一口熱水,吃一些干糧和肉干.

蘇難在馬背上抬頭看了一下天.

原本月色皎潔,怎麼忽然有些黑下來了?

是一團烏云遮住了月亮.

周圍的幾百名騎士累倒了極致,紛紛下馬,准備喝水吃餅.

官驛中的兵丁正在挨個為每一個戰馬換馬鞍.

幾十個老農正在鍘草.

"嘎吱!"

"嘎吱!"

鍘碎了草料,打入一個雞蛋,一些麥子,然後去喂養馬兒.

這些戰馬打著鳴,大嚼草料.

一切都很正常啊.

但蘇難不知道為何,心跳加快了些許.

他目光如電,朝著那些驛站士兵望去,又朝著那些鍘草的老農望去.

仿佛也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啊?

但……

眼皮一直跳!

忽然!

有幾匹戰馬停止吃草料,停止了打鳴.

那個區域的蟲子,也停止了鳴叫.

它們就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

蘇難目光飛快落在一個老農身上.

他沒有任何特殊的,甚至比普通的老農還要普通.

鍘草的動作非常嫻熟果斷.

但是……

周圍的戰馬在遠離,他身邊的蛐蛐都停止了鳴叫.

所有的蚊子,蒼蠅也紛紛飛走.

"攔住他!"

蘇難一聲斷喝.

然後,他猛地調轉馬頭,飛快狂奔而出.

幾百名武士一愕.

然後瞬間拔出刀劍,朝著劍王李千秋沖去.

這蘇難真是絕了.

李千秋真的沒有露出任何破綻,而且兩個人隔著好幾十米,他依舊第一眼發現李千秋身上危險強大的氣息.

"殺,殺!"

蘇氏家族的幾百名高手潮水一般圍攻劍王李千秋.

李千秋沒有帶寶劍,猛地一扯,活生生將鍘刀扯下來.

"唰!"

天外飛鍘刀.

三秒鍾後!

一潑血雨.

十幾具尸體飛到天上.

李千秋殺出了重圍.

然後,他整個人比奔馬還要快,如同一道黑影,朝著蘇難瘋狂追殺而去.

蘇難催動戰馬,瘋狂疾奔.

但短時間沖刺,大宗師李千秋的速度更快.

哪怕蘇難已經逃出了幾百上千米,但依舊還是被他追上了.

"咦,呀呀呀呀呀!"

天上烏云散開.

月光如水,灑滿地面.

李千秋聲音如炸.

手中鍘刀,帶著驚天殺氣.

距離蘇難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最後,之後區區幾十米.

然而……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蘇難非但不跑,大手猛地一提,不但活生生停下,而且還調轉馬頭,反而朝著劍王李千秋沖來,瘋狂加速.

"李千秋,你作死嗎?"

蘇難的話聲如同雷霆一般.

然後,他手中的玄鐵長槍,朝著李千秋猛地挑殺過去.

兩個人身影.

瞬間交錯而過.

"砰!"

一聲巨響!

兩個身影,猛地被兩股巨大的力量彈飛出去.

蘇難的身體,連同一兩千斤的戰馬,直接橫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

又是一陣巨響.

整個地面裂開.

蘇難一抖玄鐵長槍,再一次厲聲吼道:"李千秋,你作死嗎?"

然後,他如同閃電一般,再一次狂沖而來.

手中玄鐵槍,如同鬼魅,如同漩渦.

瘋狂朝著李千秋席卷而來.

"叮叮叮叮……"

劍王李千秋手中的鍘刀畢竟是凡鐵.

撞擊之後,紛紛碎裂.

刹那間,碎裂的刀片如同暴雨一般,朝著周圍狂灑.

無數的樹干,紛紛斷折.

周圍樹木草叢,如同雨打芭蕉,如同被鐮刀割過一般.

第二招之後.

蘇難又猛地一抖長槍,再一次朝著劍王李千秋殺過來.

"李千秋,你作死嗎?"

李千秋手中已經無劍,猛地折了一根樹枝,如同仙人指路一般,朝著蘇難又刺去了第三劍.

"砰!"

蘇難的玄鐵槍罡風,掃過李千秋頭頂.

瞬間,無數的頭發紛紛碎裂.

李千秋的樹枝刺中蘇難的身體,然後猛地寸寸碎裂.

"保護主公,保護主公!"

幾百名武士高手狂湧而來.

將蘇難保護在中間.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劍王李千秋沮喪地看著自己的空手一眼,然後猛地一躍,飄然離去.

蘇難看著他離去的方向,也沒有下令追擊.

"馬來."

又一匹千里馬牽了過來.

蘇難翻身上馬道:"熱水煮好了嗎?全部灌上,繼續趕路."

片刻之後,蘇難率領幾百騎,繼續朝著西邊而去.

在馬背上,他拿起水壺.

但是,沒有喝水,而是在吐血.

一口又一口的鮮血吐入水壺之中.

他的左胸被刺穿了,被李千秋的樹枝刺穿的.

但是,他用內力鎖住傷口,不讓流血.

依舊面不改色,繼續西行.

眾人望向他的目光,無比的仰慕震驚.

主人竟然如此強大?

竟然和劍王李千秋不分勝負?

………………

劍王李千秋坐在湖邊,無比的痛苦.

我竟如此無用嗎?

我農民出身,就讓我心底如此自卑嗎?

見到高高在上,淵渟岳峙的蘇難.

他竟然心虛了.

蘇難一開始還在逃跑.

後來跑不掉的時候,果斷轉身,主動沖殺李千秋.

三聲斷喝:李千秋你作死嗎?

這一幕,讓李千秋想到了小時候,他父母不小心得罪了亭長.

不久後,亭長沖入家中厲聲吼道:李老三,你作死嗎?

然後亭長和他爪牙鞭子瘋狂抽打下來.

他的父親,母親,還有全家人不敢抵抗,就這麼趴在地上,被活生生打到半死.

從那時候開始,李千秋對官家就產生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見到城主這一級的官員都忍不住心抖.

他在很小的時候就被上一代劍王帶走,去劍島做了贅婿.

接下來的歲月就是不斷練武,練武,練武.

變得越來越強大.

但是,他見過的人還是很少.

除了有人主動上門比武的,他其實沒有接觸幾個人.而且來比武之人,他全部當成武道中人,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官方身份,究竟做到了多大的官.

晉海伯唐侖把兒子送到劍島,讓李千秋收為徒弟.

一開始李千秋是真不想收,因為和豪門子弟在一起實在不自然.但是唐炎是一個癡兒,在他身上看不到豪門子弟高高在上的氣息,于是他就收了.

後來和沈浪呆過一段時間,對方除了嘴碎之外,倒是也不讓人難受,因為沈浪身上也沒有高高在上的氣息.

但是今天見到了蘇難.

那種高高在上,那種看萬物如同草芥的目光.

真是讓李千秋非常不適.

他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心抖,不要手抖.

但……還是抖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

頂尖高手對決,講究的就是氣勢.

然後,李千秋的氣勢被壓住了.不得不說蘇難真是太強了,武功超強,氣勢更強!

看著水中的自己.

李千秋歎息道:"我真沒用,我這輩子都沒出息了."

………………

蘇難順利地返回到家族領地.

然後,蘇氏家族在國都的使者才送上了蘇難的請罪奏章.

"臣年邁不堪,老弱多病,乞骸骨回鄉,頤養天年,特向陛下辭去所有職務."

國君表示萬萬不舍.

三次拒絕.

蘇氏的使者三次替蘇難請辭.

國君當堂灑淚,道:"蘇公何以棄我而去啊?"

然後,他答應了蘇難的請辭.

至此,蘇難辭去了樞密院副使和鎮軍大將軍兩個職務.

但是,太子少保這個名譽,依舊保留.

蘇氏使者感恩涕零,當庭叩首,表示蘇氏家族願世世代代效忠陛下.

蘇難辭官後的兩個時辰!

幾百人跪在刑場之上.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蘇難的嫡系,還有他們的家人.

黑水台的動作很快,僅僅不到三天時間,就將他們全部抓捕.

國君再次下旨斥責.

爾等食君之祿,一飯一食全部來自越國萬民,竟然勾結吳國,殘害越國子民,真是喪心病狂,死有余辜.

全部斬殺!

"殺!"

手起刀落.

幾百顆人頭落地!

國都再一次風聲鶴唳,血氣沖天!

………………

國君再一次召見了沈浪,這次還有張翀.

"寡人要禦駕親征和吳王決戰了."

這一句話,他說得鏗鏘有力,殺伐之聲鳴鳴.

沈浪心中忍不住稍稍震驚,這位國君在關鍵時刻,真是殺伐果斷.

根本不會坐視危機降臨,而是主動出擊.

以殺止殺.

南毆國大戰如火如荼,他竟然還敢在北邊開啟戰端.

不管他算盤如何?不管是不是真的和吳王決戰,這都是一場巨大的冒險.

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談不上賭國運,但也相差不遠.

但就這個魄力還是讓人心折.

換成大部分的君主,面臨這樣的危機,大概就只會拼命守成,用外交手段緩和,被動地應對這些危機.

而這位國君甯願冒著巨大的風險,也要主動出擊,化被動為主動.

就單單這個魄力,就很了不起.

不過如此一來,接下幾個月內,整個越國,甚至整個南方都會風起云湧,天搖地動了.

不管是南方戰場,還是北方戰場,一旦失敗.

後果不堪設想,整個越國會瞬間惡化到可怕的局面.

甯元憲一身戎裝,矗立殿中,望著地上的張翀和沈浪.

"寡人在北方決戰,天西行省那邊,交給你們兩位,能讓寡人放心嗎"

"張翀,沈浪,你們能夠接下這個千鈞之擔嗎?"

張翀叩首道:"臣,竭盡全力."

沈浪道:"能,沒問題."

國君目光一顫,沈浪你這表態,讓我很不安心啊,就那麼輕浮嗎?

幸虧有張翀,他還是老成持重的.

國君道:"張翀,我交給你們的任務只有一個,穩住蘇氏,至少在北方戰局明朗之前,他不要公開叛亂.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鎮住他,一定要牽制住他."

張翀道:"臣,盡力而為."

國君道:"萬一,蘇氏公然謀反自立,你們也要給我將他堵在白夜郡內,不能向東邊蔓延半步.如果蘇難的叛軍越過了白夜郡,那你們兩人的腦袋也就不用要了,直接摘了吧."

張翀叩首道:"若蘇難叛軍奪取白夜郡,臣願提頭來見."

"沈浪!"國君忽然大聲喝道.

沈浪腰杆瞬間筆直.

國君道:"不要作,不要浪,一定要穩,萬事都要服從張翀的命令,聽到了沒有?"

沈浪道:"是."

國君道:"我知道你和蘇氏有大仇,但是先穩住蘇氏幾個月,等到寡人北邊麻煩解除了,會滅了蘇氏給你報仇的.記住一個字,穩!記住兩個字,牽制!一定不要亂!"

沈浪道:"臣遵旨!"

張翀道:"陛下,臣能帶走多少兵馬?"

"三千!"國君道.

沈浪一愕:"三千?"

國君寒聲道:"怎麼?嫌少嗎?這三千還是寡人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這話真是不假,交給張翀的三千大軍,國君真是想盡了一切辦法才湊成的.

南邊大戰,北邊他這個國君又要親自演戲,制造一場吳越兩王大決戰的架勢,配合卞逍的奇襲.

但三千兵馬真心是少了.

蘇氏有幾千私兵,加上三眼邪的馬賊,至少一萬多人.

南部天西行省的駐軍早就爛透了,被蘇氏滲透得千瘡百孔.

羌國那邊打仗的時候,全民皆兵,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這一次張翀和沈浪去蘇難的大本營,面對的軍隊會有多少?

兩萬?三萬?

甚至會更多.

一旦蘇羌順利合二為一,那就是千軍萬馬了.

國君朗聲道:"張翀,沈浪你們二人要能夠穩住天西行省的局面,最好的結果當然是讓蘇難不要公開謀反.而萬一謀反了,也一定要堵住他!千萬不要讓整個南部天西行省淪陷,只要撐到寡人在北方戰局大勝,你們就立了大功."

"張翀,卞逍公爵已經幾次向我要你,這次在天西行省你若成功了,豔州下都督之職就是你的了."

張翀再一次拜下叩首道:"臣竭盡全力."

國君目光落在沈浪頭上嗎,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小子對加官進爵沒有任何興趣.

"宣旨吧!"

黎隼朗聲道:"陛下有旨!"

"封張翀為天西行省駐軍提督兼白夜郡太守."

"封沈浪為鎮遠城主."

"欽此!"

張翀和沈浪二人拜下.

"臣領旨謝恩!"

領旨出宮之後!

沈浪朝著張翀道:"張公,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講?"

張翀道:"沈公子請說."

沈浪道:"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陛下的意思是讓我們守住白夜郡,堵住蘇難叛軍,不讓東進.而我的意思是……在一兩個月內,就把蘇難全族斬盡殺絕!"

"呃!"

沈浪道:"另外,可能我一到鎮遠城,就會對蘇氏家族大開殺戒,而且會殺人比較多,到時候希望您這個太守大人能夠幫我兜住."

張翀道:"你一到鎮遠城就要殺?"

沈浪點頭.

張翀頭皮發麻道:"大概會殺多少?你要給我透個數,我看這個黑鍋我能不能背得下."

沈浪伸出一根手指.

張翀道:"一百?"

沈浪搖頭.

張翀道:"一千?"

沈浪搖頭道:"一直殺!"

張翀咧嘴,面孔苦皺.

三日之後!

張翀和沈浪率領三千大軍離開國都,前往天西行省,殺向蘇氏家族老巢.

………………

注:第一更送上,因為頭很疼所以這一章寫得很久,我去躺會兒然後寫第二更!拜求弟兄們支持,糕點奮戰到底.

謝謝泥嵐軒真的幾萬幣打賞和月票紅包!

上篇:第242章:我乃王者!沈浪截殺蘇難!    下篇:第244章:浪爺入鎮遠城!殺!(為新盟主巠咒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