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4章:浪爺入鎮遠城!殺!(為新盟主巠咒賀)   
  
第244章:浪爺入鎮遠城!殺!(為新盟主巠咒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巠咒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

金氏別院已經幾乎被燒成一片廢墟,金木聰和冰兒再一次住進了五王子的府邸之中.

臨走之前,沈浪進行了一個葬禮.

那天晚上蘇劍彥攻打金氏別院的時候,殺了十幾名武士.一半是金氏家族的武士,一半是天道會的.

沈浪將他們火化,骨灰裝在壇子里面,然後立好牌位.

這些牌位和骨灰先放在國都,日後返回玄武城的時候會帶回再另行安葬.

"兄弟們,我會為你們複仇的."

沈浪三鞠躬後立下誓言.

此時沈浪和蘇氏家族,可以稱得上是仇深似海了.

幾個月前蘇氏派遣西域高手在金氏家族領地上瘋狂燒殺劫掠,殺死了許多無辜子民,還差點傷了木蘭,若不是苦頭歡出手相助,木蘭已經重傷了.

之後,蘇劍亭又攻打玄武伯爵府殺死幾十上百名無辜,還在岳母蘇佩佩背上切了一劍.

如今又有十幾個兄弟死在蘇劍彥手中.

所以,這一次若不能將蘇氏家族殺得干乾淨淨寸草不生,沈浪絕不歸還.

這一次去鎮遠城黃鳳就不帶了,她要領著幾十名武士在國都保護金木聰和冰兒.

沈浪帶著沈十三和大傻上任.

………………

三千精銳的行軍速度不快越不慢,大約需要七八天才能到達鎮遠城.

沈浪和張翀坐在大馬車之內.

"張公,上一次在玄武城你對付我金氏家族的時候布局謹密,又是四面楚歌,又是十面埋伏."沈浪道:"但這一次去白夜郡,去蘇難的老巢,我們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張翀點了點頭.

所謂的布局,也要看對誰,也要看戰斗級別.

他和玄武伯爵金卓,依舊屬于政治斗爭的范圍內,所以可以布局,可以相對從容一些.

而這一次和蘇難,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戰爭了,哪有什麼政治布局,幾乎直接就開殺了.

沈浪道:"國君一再警告我們,要穩住蘇難,要牽制蘇難.至少在兩個月內讓他不要謀反,但他也就是說說而已."

當然是說說而已.

蘇難是否謀反,完全取決于他自己的戰略節奏,取決于楚國和羌國的局勢,絕非張翀和沈浪可以直接改變.

所以國君對張翀和沈浪最終的期許和目標只有一個,若是蘇難謀反,不管叛軍有多少,總之把他堵在白夜郡內.

或者說得更加直白一些.

鎮遠城可以陷落,但是白夜郡城短時間內不能陷落.

張翀名義上是天西行省南大營的提督,但完全是一個空銜.

天西行省北部有無數軍隊,大部分有種氏家族統帥,小部分由鄭陀統帥.

但是天西行省南部駐軍就少得可憐了,最多只有幾千,而且早已經不堪使用.

在蘇氏家族長期的滲透下,張翀是指揮不動這些駐軍的.甚至蘇難造反的時候,這些駐軍不嘩變作亂就已經是阿彌陀佛了.

所以張翀手中唯一能夠指揮的,就是從國都帶去的三千精銳.

憑著這三千人,他要守住白夜郡城至少兩個月.

沈浪:"這三千精銳全部給您,我一個都不要,我在鎮遠城興風作浪幫您爭取十天時間.在這十天之內,您要肅清白夜郡城里面的一切障礙,滅掉一切敵人,將白夜郡城徹底掌握在手中."

張翀點頭:"行."

說真的,他還沒有經過烈度如此高的斗爭局面.

白夜郡是蘇難的地盤,郡城早就被徹底滲透.

上一任白夜郡守陳起壟也算是一個政壇明星了,年僅四十歲就成為一郡太守,國君對他抱有巨大的期望.

結果上任不到半年,陳起壟就徹底被架空,毫無權力.

他算是硬骨頭,依舊沒有同流合汙,沒有成為蘇氏的走狗.結果灰溜溜被趕出了白夜郡,罪名也是貪腐.

而且兩年前在其他官職任上的貪腐,當時沒事,擔任白夜郡守的時候反而爆了出來.

如今此人還關在大理寺監獄里面,聽說不久之後就要被流放了.

蘇氏家族就如同一個權力黑洞,距離越近就越容易被吞噬.

白夜城距離如此之近,當然早就被蘇氏經營得密不透風,想要靠普通的政治手段打破這個局面完全是癡人說夢.

唯一的法子就是殺!

把所有不聽話的殺得干乾淨淨,哪怕整個白夜郡官場徹底空缺,哪怕所有的秩序都暫時停頓也在所不惜.

殺光之後,整個城市進入軍管.

三千精銳掌管一座郡城,足夠了.

沈浪笑道:"張公,拿下白夜郡城之後,接下來蘇難所有的叛軍主力可都交給你了啊.或許有一萬多,或許更多."

張翀道:"我要守多久?"

沈浪道:"應該不會超過一個月."

張翀歎息道:"我們兩人真是瘋了,就三千多人還要分兵."

沈浪道:"我才是瘋了,身邊最多只有幾百人,卻要面對幾千幾萬敵人."

張翀道:"國君喜歡冒險,你更喜歡冒險."

不過還好,沈浪至少已經謀劃幾個月了.

接著,張翀道:"這三千精銳你一個不要,你身邊可就只有幾十人了."

沈浪道:"不,我還有一支非常精銳,非常特殊的騎兵,整整二百人!"

而就在此時.

後面傳來了一陣激烈的馬蹄聲.

頓時,張翀麾下三千精銳在最短時間內原地列陣布防.

"沈公子,沈公子,我們是三公主衛隊,三公主衛隊!"

一個女將由遠而進.

她的身後跟隨著整整二百騎,全部都是娘子軍.

而且,清一色都是雄偉女壯士.

為首的一個女子,身高一米八,體重二百三,但是看上去並不顯得肥胖,卻非常健壯.

"末將武烈,拜見沈公子."那個女將在馬上朝沈浪拱手行禮.

武烈?

沈浪早就知道甯焱麾下有一員女猛將,但卻從未見過,之前她被派去炎帝國了.

張翀道:"這女子父親是武卓,曾經的越國名將,當時因為支持甯元武殿下,所以幾乎慘遭滅族."

這個往事沈浪是知道的.

武卓,沈浪對這個人很有印象.

首先他的名字和岳父有一個字一樣,其次他的官職很高,鎮北大將軍南宮敖就曾經是武卓的麾下,真正的越國名將.

在那一場大清洗中,一些地位比較低的將領還能幸免,而位高權重大將,幾乎整個家族都遭到滅頂之災.

當然這也怪甯元武太過于跋扈囂張,將當時的甯元憲幾乎壓得喘不過氣來,為了奪嫡斗爭手段非常激烈.

武卓全族滅了之後,他的女兒武烈當然也慘遭不幸,因為她長相粗壯不美,沒有進入教坊司,而是被送去了邊軍做軍奴.

之後因為她武功高強,成為了軍中的斗奴.

所謂的斗奴,就是演習上用來決斗厮殺取樂的那一種.

幾乎任何一個斗奴都活不久.因為一年到頭都是厮殺,都是戰斗.

為了取樂大人物,什麼事情都要做.

有點像是西方的角斗士,但又不完全是.

因為西方的角斗士好歹還是公開比武決斗,比較公平.

而斗奴可不僅僅是公平決斗,甚至會出現以一敵十,人和野獸戰斗等等.

武烈做了七年的斗奴.

渾身傷痕累累,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不知道殺了多少野獸.

但她出身名門,從小熟讀兵書,當然不願意屈身作為一個斗奴,無比渴望自由.

這種斗奴的日子,根本不是人類,更像是一個為戰斗而生的野獸.

所以,她殺了自己的將主,並且逃了出去.

這件事情鬧得很大,當時整個西軍派出了上千人圍捕她.

她終究沒能逃出去,被抓了.後手腳帶著鐐銬,被押解進國都,被判處凌遲處死.

而當時甯焱正要北嫁去炎帝國的廉親王府,正好看到了武烈.

打聽了武烈的遭遇之後,甯焱公主路見不平,直接去找國君索要武烈.

國君非常頭痛.

因為甯焱為了組建她所謂的娘子軍,已經搜刮了不知道多少女壯士,有很多都是罪將之後.

但是她即將要嫁的夫君是什麼貨色,天下人都知道了.國君也充滿了愧疚,實在被甯焱纏得沒有法子,就讓黑水台的人把武烈換出來.

從那之後武烈就追隨甯焱公主,成為她麾下頭馬.

此女今年已經四十了,終身不嫁.

之前沈浪一直都沒有見過她,只見過那個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女壯士.

"咸奴拜見沈公子."腰圍八尺女壯士嬌羞道,她是這支隊伍的副首領.

沈浪望著這二百名雄壯娘子軍,這大概是甯焱麾下的所有女武士了吧.

"公主殿下被囚禁在宗正寺內,不得脫身,特派遣我們追隨公子辦差."女將武烈道:"公主殿下吩咐過,要服從您的任何命令,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腰圍八尺女壯士道:"公子,我們這些姐妹要麼是犯官之後,要麼是卑賤的女力士,全部身處于火坑之中,若非公主殿下相救,我們早就死以非命,這條命早就不當作是自己的了,就算是龍潭虎穴我們也敢去闖一闖,大不了一死!"

甯焱公主把所有的軍隊都給了自己.

這一點沈浪早就知道了.

他想辦法去宗正寺見甯焱公主.

但是,沒有成功.

國君下了嚴旨,一定要將甯焱關滿兩個月,堅決不能讓沈浪和她見面.

他對自己的女兒不放心,對沈浪這個人渣更不放心.

一旦見面,不管在哪里,兩個人都會一邊稱兄道弟,一邊滾著睡到一起去.

但是云夢澤跟沈浪說過,甯焱會把麾下所有武士都交給沈浪.

此時見到這雄壯無比的娘子軍,沈浪一陣陣心熱.

"大尻,你這個兄弟我果然沒有交錯."

張翀掀開馬車簾子看了一眼,忍不住道:"真乃雄壯之師."

然後,他朝沈浪望去一眼.

沈浪歎息道:"沒辦法,人長得太帥,就是招女人喜歡.走到哪里都會有美人對我掏心掏肺!"

此時,張翀有些想要換一輛馬車.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女兒,幸好還沒有真正掉進沈浪這個火坑,要不然現在也後悔莫及了.

沈浪出了馬車,望著這雄壯無比的女壯士騎兵.

腦子里面再一次浮現甯焱公主的面孔.

別看他油嘴滑舌,但是心中卻感慨萬分.

甯焱公主這個恩情,他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還了.

"諸位姐姐!"沈浪站在高處朝著甯焱麾下的二百名女壯士道:"我們接下來要去的是蘇難的老巢,真正的龍潭虎穴,雖然不說是九死一生,但也是危機四伏.而且就算建功立業,恐怕也無法加官進爵,你們確定要去嗎?"

為首女將武烈道:"若不是公主殿下,我們早已經是死人了."

腰圍八尺女壯士咸奴道:"我本是一個低賤的相撲女奴,有些時候還能穿著襠布摔跤,而有些時候連襠布都不能穿,不聽話的時候,直接關在水牢里面,用螞蟥,用毒蛇折磨我們.完全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若非公主殿下,我們要麼早已經死了,要麼依舊如同牲畜一般,我們還有什麼可畏懼的?這輩子就報答公主的恩情了."

這話一出,上百名女武士眼睛都紅了.

她們的遭遇都是一樣.

這二百女武士,一半是犯官之後,一半是女斗奴,相撲女奴.

都是沒有家的可憐女子,過著野獸一半的生活,不要說自由,就連做人的尊嚴都沒有.

甯焱公主當時或許是為了好玩,為了組建所謂的娘子軍,將他們從火坑救了出來.

而之後,她就把這個當成了自己的事業.

這一點倒是和仇妖兒很像.

不過仇妖兒更加博愛,她把所有女人都救了下來,絕大部分都是柔弱不堪的.

而甯焱公主,專門去救那些雄壯勇武的女壯士,這樣也能壯大她自己的力量.

仇妖兒像是一個女神,讓所有可憐女子膜拜仰慕,卻無法靠近.她不需要別人幫助,因為她自己就是無敵的.

而甯焱公主倒像是一個中國古代的豪傑,比如樊噲,又仿佛郭解這樣的超級大俠.

講的就是一個義氣,她和每一個女壯士都稱兄道弟.

當然,她這個女俠客是假的.

她內心深處,還是一個小女人,是一個純真的女孩.

否則也不會和沈浪一邊稱兄道弟,一邊睡到床上去.

一個豪邁的女俠客,應該睡過之後就徹底放下,相忘于江湖.

而甯焱和沈浪睡過之後,就再也放不下了.

"上刀山,下油鍋!"腰圍八尺女壯士大呼道.

"上刀山,下油鍋!"

"上刀山,下油鍋!"

兩百個女壯士齊聲高呼,直接讓邊上三千男兒精銳自愧不如.

沈浪道:"好!諸位姐姐接下來要隨我出生入死,小弟沒有別的禮物相送,就送上最溫暖,最貼身的禮物."

"十三,搬出來!"

沈浪一聲令下.

沈十三和幾十個武士將一箱又一箱的禮物搬出來.

"諸位姐姐,你們勇猛無比,完全是巾幗不讓須眉,但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纏纏綿綿煩人得很.有了我送的禮物之後,每個月那幾天也就不那麼難受了."

"我送給你們的禮物名字就叫作天使之翼."

"每個人三十片!"

然後,沈十三面如土色地發放禮物.

什麼天使之翼?

就是姨媽巾啦.

這些娘子軍,哪怕再雄壯也是女兒之身,也很難避免女人的那幾天.

所以沈浪覺得自己這個禮物送得還是很貼心的.

果然!

收到禮物的這些女壯士先是一愕,然後面孔一紅,最後歡心喜悅.

果然是公主看中的小郎君.

就是貼心,就是知道冷暖.

頓時,二百女壯士對沈浪好感大增!

"繼續進發!"

這雄壯無比的二百女壯士,騎著戰馬加入大軍陣列.

而且還是一人雙馬,把那些走路的步兵給羨慕壞了.

………………

兩天之後!

張翀和沈浪的軍隊走出了郎郡.

前面官道上,出現了一輛馬車,一個老農一般的車夫.

沈浪見之大喜.

從此之後,他的小命高枕無憂啦.

他可是一個非常怕死的人,就算是要去滅蘇氏全族,就算是為了報仇雪恨,也一定要保證自己的絕對安全.

有了大傻這個超級保鏢,還不夠.

還要有一個更加牛逼的.

那就是劍王李千秋.

"張大人,你們速度太慢了,我們就在這里告別吧."沈浪道.

張翀道:"沈公子,就此告別."

沈浪起身,一絲不苟朝著張翀行禮拜下.

他和張翀這一分別,大概要一段時間才能相見了.

而且應該會在無比激烈的戰場上相見.

沈浪道:"張公,白夜郡城就交給你來守衛了,蘇難叛軍主力也交給你來抵禦了."

這個任務真是難如登天了.

張翀道:"我竭盡全力,不過你那邊,大概比我更加險惡.我好歹還有三千人,你就這二百多人了,卻要面對幾千幾萬之敵."

沈浪笑道:"不,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這邊反而是有驚無險,聽上去驚天動地,實際上卻游刃有余.而您那邊是真的難了,蘇難會拼盡一切力量,瘋狂地攻擊您.不過有一個好消息,他已經受傷了."

張翀道:"果然是好消息,不然我還真有些怕他."

沈浪道:"張公武功如何?"

張翀道:"還好."

他說還好,那應該就是非常好了.

真是讓人好奇,沈浪從未見過張翀動手過.

沈浪道:"山高水遠,大概一個多月後相見,戰場上見."

"戰場上見!"張翀道:"沈公子一切順利,希望我們能夠在大決戰中,前後夾擊徹底消滅蘇難叛賊."

沈浪道:"大決戰之日,我一定會趕到,絕對不讓張公孤軍奮戰!"

這兩個人啊.

還沒有離開國都,就徹底將國君的戰略意圖徹底丟在一邊,瘋狂地進行著各自的表演.

………………

沈浪坐上了前面老農的馬車.

劍王李千秋,再一次成為了車夫.

"沈公子,我失敗了."李千秋歎息道,額頭皺紋皺得幾乎能夠夾死蚊子.

沈浪道:"我知道."

劍王前輩的武功很高,比鍾楚客高,甚至比神女雪隱還要高.

但是他有心魔.

小的時候是窮苦之極的農民兒子,稍稍長大後每天都在練武.

哪怕成為了新的劍王,新的劍島之主,也依舊沒有見過大世面.

南海劍王,劍島之主,這些名頭聽起來威風八面.

但整個劍島最多的時候,都不超過四五個人,根本沒有所謂的權勢一說.

一見高官貴族就哆嗦.

之前去玄武城的時候,他從未進過伯爵府.

後來面對祝蘭亭子爵,都不親手殺,而是讓沈浪動手.

蘇難何等人物?

百年貴族領袖,越國巨頭,雄心勃勃的一方霸主.

那是何等氣概?何等氣勢?

劍王李千秋見到他肯定哆嗦.

所以就算武功再高,氣勢也被壓住了.

沈浪道:"劍王前輩,蘇難武功很高嗎?"

李千秋道:"非常非常高,關鍵那股子氣勢,很逼人."

沈浪道:"對于您妻子身上的毒,我已經有了大概的思路,但有一些冒險,我可能還要從她體內提取毒素,做許多次實驗,才可能化解."

李千秋道:"我說過了,只要你能救我妻子,讓我做啥都可以."

緊接著他又歎息一聲道:"我真是狗屎上不了台面,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還未必做的了,這一次就失敗了."

沈浪道:"心魔難解."

接著他道:"您妻子身上的毒,應該也是浮屠山的吧."

李千秋道:"不知道,但這樣可怕的劇毒,應該只有浮屠山才制得出來."

沈浪道:"雪隱大宗師也中了浮屠山的劇毒,鍾楚客大宗師去浮屠山要解藥,結果沒有回來,雪隱又去救他了.在鍾楚客大宗師沒有回來之前,大傻的武功可能需要您來指點了."

李千秋道:"沒問題,我已經收到信了,而且是兩封."

一封是沈浪的,一封是鍾楚客的.

"鍾楚客很了不起,我會按照他的方法,繼續教大傻練武的."

接下來!

沈十三給沈浪趕車.

大傻悲慘的日子又一次開始了.

真的是慘不忍睹.

甯焱衛隊的那些女壯士都目光不忍.

太慘了!

大傻又開始了挨打的歲月.

劍王李千秋時時刻刻都在偷襲.

大傻又時時刻刻都在擋劍,盡管是木劍.

之前鍾楚客大宗師,每天偷襲大傻三萬次.

而現在劍王李千秋,每天偷襲五萬次.

你沒有看錯,五萬次!

每秒鍾兩次,一天偷襲七八個小時.

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偷襲.

鍾楚客劍法奇高,大傻一招都擋不住.

李千秋劍法更高,大傻更擋不住了.

而且,這兩人一邊趕路,一邊練武.

經常練著練著就不見蹤影了.

等了一個小時後,發現這爺倆在前面等著,大傻如同死狗一樣坐在地上喘息.

太慘了!

沈十三本來對練武已經絕望了,現在又充滿了希望.

當然並不是因為他變厲害了.

而是他發現大傻也不容易,他的強大也是靠血淚換來的.

原來大家都很慘,那我十三也平衡了.

……………………

五天之後!

沈浪帶著幾十名武士,二百名女壯士,進入了越國最西邊的城市,鎮遠城!

蘇氏家族的大本營.

這里距離鎮遠侯爵府,僅僅只有幾十里.

不遠處,高聳的雪山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巍峨雄偉.

不遠之處,就是羌國.

雪山之下,就是大傻媳婦阿魯娜娜的部落.

鎮遠城!

足足是玄武城的兩倍大小.

而且街道上行走的,有一半都是鼻高目深的西域人.

這是一座貿易之城.

不知道有多少西域商鋪在街邊林立.

這是屬于蘇難的城市.

所有人對沈浪的到來橫眉冷對.

見到沈浪和他的二百多軍隊後,街道上所有行走的人都停了下來.

然後,就站在路邊盯著他看.

目光冰冷,不知道像是看動物,還是看死人.

讓人不寒而栗.

被一個人冷眼圍觀不難受.

但是被幾百幾千人冷眼圍觀,就相當難受了.

這幾千人的眼神並不是說,這里不歡迎你.

而仿佛是在說,這里歡迎你,歡迎你死在這里.

就仿佛進入了一個巨大的黑店.

所有人都准備把你剁碎了做人肉包子.

沈浪扁了扁嘴,不屑一笑.

來到了城主府.

這城主府金碧輝煌,可比玄武城主府大得多了.

幾百名武士整整齊齊,站在城主府外面的校場之上.

全副武裝.

每一個武士的目光都很冰冷,也如同看死人一般.

每一個城主府武士都將手握在刀兵上,仿佛隨時都要沖上來將沈浪亂刀砍死.

名義上,這些武士可都屬于沈浪的.

緊接著,一陣大笑聲傳來.

非常浮誇.

然後,一個穿金戴銀的男子走了出來.

"敢問來人是新任鎮遠城主沈浪嗎?在下鎮遠城主簿蘇林,歡迎城主大駕光臨."

什麼叫作大駕光臨?

我是鎮遠城主,所以我是這里的主人.

你一副主人迎客的樣子?

沈浪望著來人一眼.

此人就是蘇林?

鎮遠侯蘇難的侄子,鎮遠城真正的土皇帝?

他曾經趕跑過三個城主,弄死過兩個.

他算是蘇難侯爵的嫡系嗎?

沈浪下馬,哈哈大笑道:"敢問尊駕可是蘇難侯爵的侄兒,蘇林大人?"

那個男子笑道:"真是在下."

沈浪無比親熱道:"蘇林表哥,小弟沈浪拜見表哥."

那個男人道:"好說好說,來了鎮遠城就是自己人,沈浪表弟安好."

然後,這位蘇林熱情地上來,就要拉沈浪的手進入城主府內.

沈浪臉上笑容更加殷勤,更加親熱了:"表哥啊,我對你真是仰慕多時了,今日終于見到了,真是三生有幸,以後你可要多多照顧小弟啊."

"好說好說,都是自家兄弟."蘇林熱情道.

然後……

"那我以後可全指望表哥提攜了."沈浪轉過頭來,直接變臉,下令道:"將他殺了!"

旁邊的女將武烈上前,猛地一刀斬去.

瞬間,這個蘇林的腦袋直飛上天.

鮮血狂飆而出.

…………

注:今天兩更一萬五多,昨夜失眠紊亂今天頭痛厲害,更新得又晚了嗚嗚.拜求支持,拜求月票,糕點絕不下火線!

謝謝罪傲,泥嵐軒真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43章:蘇難去位!沈浪上位!(為新盟主曉霧如密語賀)    下篇:第245章:浪爺大開殺戒!全部閹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