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5章:浪爺大開殺戒!全部閹了!   
  
第245章:浪爺大開殺戒!全部閹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男人的腦袋猛地飛上空中,尸體轟然到底.

沈浪飛快地避開,唯恐身上沾了一滴血.

然後清清楚楚地看到,此人的手臂上,身體上,密密麻麻長滿了惡心的梅毒瘡.

這也是沈浪立刻下令殺人的原因.

這個"蘇林"穿得花花綠綠,形態妖冶,身上已經得了髒病,正要過來拉沈浪的手.

這算是給沈浪道見面禮.

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

此時城主府外面,密密麻麻站著幾百名敵人武士.

見到沈浪下令斬殺了這個"蘇林",這幾百名武士一動不動,仿佛完全置若罔聞一般.

"哈哈哈哈……"

然後城主府里面再傳來一陣笑聲,又一個男人走了出來,但是距離沈浪還有幾十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此人才是真正的蘇林.

鎮遠城主簿,蘇難的侄兒.

他今年已經三十八歲了,蓄胡中年人,而且有異族血統.

此人武功高強,心狠手辣.

他為蘇難掌控鎮遠城已經超過十年.

也就是這十年內,他趕跑三任城主,弄死兩任.

張翀奏折里面彈劾的,最近百官彈劾的,便是這位蘇林.

此人分量很重的,在蘇氏家族的權位中,也能排名前列.

雖然只是一個主簿,但他幾乎連白夜郡太守都不放在眼里.

沈浪大聲道:"請問尊駕,可是我真的蘇林表哥."

真正的蘇林道:"沒錯,便是我!妹婿安好,姑姑安好,姑父安好?"

沈浪道:"一切都好,表哥你剛才可嚇死我了.我那人還真以為是你呢,若不是發現了他身上的毒瘡,我差點被他給碰了,此人一身都是毒,我這冰清玉潔的身體要是被碰了一下,那可不得了."

蘇林道:"對不住,對不住,驚嚇倒我妹婿了.此人是我鎮遠城的一個戲子,每天和男男女女亂搞,染了一身病,而且腦子早已經壞掉了,就是喜歡扮演不同的人.為兄在這鎮遠城還有一些名氣,所以他尤其喜歡扮演我來著."

之前沈浪用髒病害人,現在蘇林也送給他一個惡心的見面禮.

"哦,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沈浪默默計算他和蘇林之間的距離.

此時,沈浪耳邊傳來劍王李千秋的聲音.

"蘇林身邊有高手,絕頂高手."

對于這個結果,沈浪並不奇怪.

他一行人進入天西行省之後,立刻就進入蘇難的勢力范圍,幾乎時時刻刻都被監視著.

沈浪身邊有哪些人?蘇難早已經了如指掌了.對于李千秋的存在,他更加清楚地知道.

只不過跟在蘇林身邊的高手會是誰呢?

楚國的高手?隱元會高手?

蘇林繼續道:"妹婿,這個鎮遠城主已經空缺多時.無奈之下,我只能呆在這個城主府辦公,現在好了,這個城主府終于迎來了真正的主人,我也可以退位讓賢了."

然後,他直接帶著幾十名屬官走了出來.

此時,沈浪和李千秋都看清楚了蘇林身後的那名高手.

是一個和尚,看上去還有一些眼熟的感覺.

對!

他有些像苦海頭陀,雪山神廟的大祭師.

見到沈浪目光望來,這個大和尚朝著沈浪道:"閣下便是沈浪公子?"

沈浪道:"正是,大師是?"

那個大和尚道:"虛無教,大劫寺,苦難頭陀."

虛無教輻射半個世界,信徒無數.

它的典籍,幾乎是來自于上古涅滅前的佛經.

但是經過千年的發展之後,誕生了無數派系.

有完全注重精神修養的通天寺,有德行高尚的懸空寺.這兩個寺在東方世界有超脫的地位,不亞于天涯海閣,里面有無數的典籍,也有許多真正的大師.

這個教派大體是溫和高尚的,專注于超度人世間的痛苦.

而大劫寺,則是一個徹底的另類.

它家的頭陀不娶妻,但可以蓄養妾侍,完全不禁色,相反還有許多房中秘術,各種陰陽經書.

它注重于武功和邪術.

正因為如此,許多名門豪族都成為了它的信徒,大劫寺在東方世界曾經發展如火如荼.

但是幾十年前,姜離帝主對他進行了毀滅性的打擊.

大炎帝國皇帝滅了姜離之後,又對大劫寺打擊了一番,在這方面大炎帝國皇帝和姜離帝主,倒是想法一致.

所以,如今大劫寺在大炎王朝已經不成氣候.

但它在西域勢力卻無比龐大,是西域諸國的國教.

沙蠻族,羌國,也都是它的勢力范圍.

沙蠻族的枯榮神廟,羌國的雪山神廟,都算是大劫寺的建的分號.

苦海頭陀,便是大劫寺派遣羌國雪山神廟的大祭師.

如今苦海頭陀死了,大劫寺不願意放棄羌國這個領域的權力,所以派來了苦難頭陀.

沈浪道:"苦海頭陀和大師如何稱呼?"

苦難頭陀道:"苦海是吾師弟."

沈浪道:"聽說苦海頭陀在羌國大逆不道,遭到天譴,真是可惜可惜."

苦難頭陀道:"沈施主,我大劫寺一貫來相信恩怨輪迴,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所以還請施主耐心等候."

這言語中威脅之意,清清楚楚.

出家人口口聲聲報仇,難怪被驅逐出了東方世界,哪有佛家的半點仁慈之心.

通天寺和懸空寺一直要把大劫寺開除出虛無一系.

羌國的雪山神廟勢力被滅了,大劫寺當然要卷土重來,所以和蘇氏勾結在一起.

鎮遠城主簿蘇林帶著所有人,全部退出了城主府,算是給沈浪讓位.

幾百名武士開始集結列隊,將蘇林等人保護在中間.

"沈浪妹婿,我的主簿府就在不遠處,歡迎你去做客."蘇林道.

一直以來,整個鎮遠城只知道主簿府,而不知道城主府.

蘇林,才是鎮遠城的主宰.

沈浪道:"好說,好說!小弟正有好多問題想要向表哥請教呢."

走出幾十米後,蘇林忽然停了下來,朝著沈浪道:"對了妹婿,明日傍晚,我在主簿府舉辦宴會為你接風洗塵,你可來啊?"

沈浪道:"是鴻門宴嗎?"

蘇林點頭笑道:"對啊,是鴻門宴,妹婿來嗎?"

沈浪道:"那能夠帶幾個人呢?"

蘇林道:"帶三個人吧."

沈浪點頭道:"行,我一定來,明天傍晚對嗎?"

蘇林道:"對!"

然後,蘇林在頂尖高手苦難頭陀的保護下,帶著幾十名屬官,幾百名武士浩浩蕩蕩朝著三里之外的主簿府而去.

整個鎮遠城主府,頓時空無一人.

"進府!"

沈浪一聲令下.

二百多名娘子軍,幾十名武士,進駐了金碧輝煌的城主府.

……………………

沈浪的人馬剛剛進駐城主府,就遭到了一個下馬威.

"主人,城主府內有糧食,但全部是腐爛的,而且泡著屎尿."

"城主府內有三口井,但是其中兩口堆滿了無數的屎尿,還有已經腐爛的尸體,散發著惡臭,已經無法飲用,只有一口井的水看起來是乾淨的."

沈浪說道:"把那口看起來乾淨的井給我填了,找一個偏遠的地方,重新挖井."

沈十三道:"重新挖井?這里靠近西域是苦寒之地,雖然不遠處就是大雪山,但地下缺水,恐怕要挖好幾天才能有水,這些天的飲水怎麼辦?"

沈浪道:"武烈呢?"

片刻後,武烈進來了.

"沈公子,這是一座對我們充滿了敵意的城市."

沈浪感覺到,武烈身上已經充滿了殺戮的本能.

近十年的斗奴生涯已經讓她有一種野獸的本能,此時她就如同一條狼走進了某個危險的叢林,周圍的人時時刻刻都想著弄死她.

沈浪道:"你帶著幾十個姐妹,去附近的商鋪買水,買糧,買菜,買肉."

武烈道:"這些商鋪都是被蘇氏圈養,不肯將東西賣給我們的."

沈浪道:"那也要試試啊."

武烈道:"如果試試還不行呢?"

沈浪道:"本官好心好意花錢買東西,他們不賣,那就是他們的不對."

武烈道:"然後呢?"

沈浪道:"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啊!"

"懂了!"

武烈帶著幾十個女壯士去外面的商鋪買東西.

城主府內!

劍王李千秋依舊教大傻練武.

大傻更加悲慘的生涯來臨了.

在路上每天練七八個小時,而如今已經到了鎮遠城,每天練十四個小時.

劍王前輩一天要刺大傻十萬劍.

沈浪聽到這個數字,都感覺到頭皮一陣陣發麻.

幸好我不練武.

還是軟飯比較好吃!

沈浪登上城主府的最高處眺望.

鎮遠侯爵府距離這里只有三十五里,從這里都可以看到.

真是險要,真是雄壯無比.

金氏家族是幾百年的豪族,蘇氏家族當然也是.

金氏家族的城堡建在山上,蘇氏也是.

只不過,這里的山更高.

所以,鎮遠侯爵府遠比金氏家族的城堡更加易守難攻.

沈浪眺望蘇氏城堡的時候,內心簡直受到了震撼.

這……這究竟是怎麼建的啊?

鎮遠侯爵府城堡所在的山頂,海拔差不多有上千米吧.

而且山勢如此陡峭.

城堡還如此巨大,沈浪目測了一下,蘇氏家族的城堡比金氏家族還要大,面積差不多是兩倍左右.

而且這牆壁的厚度,城牆的高度,甚至超過怒潮城的城堡.

這簡直就是一個建築奇跡.

能不奇跡嗎?

曆代鎮遠侯都在不斷加固,不斷羅建.

整整幾百年的時間,鎮遠侯爵府城堡才有如此規模.

如此恢宏驚人的城堡,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而且這座城堡已經偏向于西式,很少用木料,絕大部分都是巨大的條石.

望著這座城堡,沈浪眯起眼睛.

今日殺商人,明日殺光鎮遠城所有的官吏和守軍.

今天殺一百,明天殺一千,後天殺……

一個月後,大概就能將蘇氏家族殺得干乾淨淨了吧.

………………

鎮遠侯爵府內!

蘇難站在高大的城堡窗戶面前,遠眺著幾十里之外的鎮遠城主府.

他當然看不見沈浪,因為實在太遠了.

但是,蘇氏城堡的位置太高,可以俯瞰鎮遠城的一切.

"叔父."

鎮遠城主簿蘇林進來,直接跪伏在地上.

蘇難道:"沈浪已經住進鎮遠城主府了?"

蘇林道:"是."

蘇難道:"張翀呢?"

蘇林道:"張翀大概後天進入白夜郡!"

蘇難點了點頭.

此時,另外一個老者走了進來.

他就是蘇難的兄長,蘇全.

"主公,所有軍隊都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起事."蘇全道:"家族私軍八千,三眼邪馬賊六千,西域商人聯軍五千,大劫寺僧兵兩千,總共兩萬一千人."

兩萬一千人.

蘇難聽到這個數字,並沒有什麼反應,因為羌國那邊還有更多的軍隊.

蘇難問道:"天西行省駐軍呢?中都督府呢?"

蘇全道:"天西行省中都督沒有任何明確答複,一邊說忠誠于國君,一邊說絕對不會忘記和主公的友誼."

蘇難不屑道:"首鼠兩端的走狗."

蘇全道:"天西行省那不到一萬駐軍,早已經被我們滲透得千瘡百孔,百戶以上所有軍官,都收過我們的錢."

蘇難來到一張大地圖面前.

他的目光沒有落在鎮遠城,甚至沒有落在白夜郡.

而是落在了楚越兩國的邊境,落在了羌國.

他的兩萬多大軍,早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起事,瞬間席卷大半個天西行省.

但何時起事?

完全取決于羌國,取決于楚國.

一旦羌國內亂平息,楚國大軍出動,牽制住種堯的十幾萬西軍.

那整個天西行省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蘇氏家族.

一個月之內,蘇難就有把握拿下半個天西行省.

屆時蘇羌合一.

不說一個王國,公國的級別總是有的吧.

大炎帝國會坐視越國的分裂嗎?

他一定會的.

吳越大戰,楚越爭霸,天下諸國的爭端,哪一件事情沒有大炎帝國陰謀之手?

這個霸主恨不得身邊這些國家打得一團爛泥.

這樣,大炎帝國的新政才能徹底完成.

先推平大炎帝國內的老牌貴族,然後文武分治,徹底推行州縣制,將所有大權集中于帝王一人之手.

蘇難目前的胃口不大.

他只要奪取天西行省南部六郡三十城,總共六萬平方公里左右.

加上羌國,便有二十萬平方公里,作為一個公國,綽綽有余了.

甯元憲,你這個志大才疏的東西.

張翀是一個能吏,沈浪也算得上奸猾.

但是你想要靠這兩個人阻擋我叛亂,阻擋我奪取天西行省?

真是笑話!

"羌國那邊如何了?已經過去了這麼多時日,阿魯太還沒有滅掉那幾個不聽話的兄弟嗎?"

蘇全道:"快了,三妹和侄女,已經出發去雪山神廟個羌王的那幾個王子談判了."

蘇林道:"叔父,我已經邀請沈浪明日來我主簿府赴宴,他答應了."

蘇難道:"他會去的,他自詡有李千秋的保護,完全高正無憂,巴不得在你面前裝腔作勢."

蘇林道:"那明日侄兒就殺了他."

蘇難道:"殺了他,把他身邊的人殺得干乾淨淨,尤其那個大傻,給我斬成幾截送過來."

"是!"

對于蘇難而言,沈浪就如同一只蒼蠅,雖然影響不了大局,但是在身邊嗡嗡響得煩人,惡心人.

"弄死他,然後把皮剝了,把腦袋斬下送來."蘇難道.

蘇林道:"是!"

然後,他退了出去.

沈浪,你還真是膽大包天,鎮遠城是我蘇氏的地盤,完全是龍潭虎穴,你竟然也敢來?

你以為帶著一個大傻和李千秋,就性命無憂了嗎?

太幼稚了.

我們早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

如此幼稚之人,你不死誰死?

明日的鴻門宴,對你沈浪早已經是必死之局.

你還敢來?

這不怕死的精神,還真是讓人感動.

……………………

沈浪入主鎮遠城後的第一個摩擦爭端,立刻爆發了.

女將武烈帶著幾個女武士,進入城內一個商號購買米糧.

咸奴帶著幾個女子,進入一個客棧買水.

毫無例外,都遭到了拒絕.

很快就上升到言語沖突,動作摩擦.

沈浪作為鎮遠城主,進入這個商號之內.

這個商鋪的掌櫃是西域梭國人,但是喊話非常流利.

整個商鋪內,圈養了幾十名武裝家丁,將武烈等人包圍得嚴嚴實實.

這幾十個武裝家丁,有越國人,有羌國人.

沈浪步入了這個大商鋪,笑容滿面道:"掌櫃的,發財發財,我乃鎮遠城主,給你拜個早年."

拜你娘,現在距離過年還有半年多呢.

那個西域商人拱了拱手.

"你家明明有糧食,有肉,為何不賣給我們啊?"沈浪道.

那個西域商人道:"我們不收越國金幣."

屁,你們什麼金幣都收.

沈浪道:"那楚國金幣,你們收不收啊?我們願意出兩倍價錢,購買你家的米面糧食."

西域商人道:"尊駕是?"

沈浪道:"在下沈浪,新任的鎮遠城主."

西域商人道:"聽說沈公子是一個贅婿對嗎?"

沈浪道:"確實如此."

西域商人道:"那非常抱歉,贅婿在我梭國乃是最最卑賤之人,連奴仆都不如,我們不和贅婿做生意."

沈浪道:"我是鎮遠城主,這座城市的最高官員呢."

西域商人道:"我的天那?在貴國贅婿都可以當官的嗎?在我們梭國贅婿一旦被抓住,臉上要用烙鐵印上逃奴二字,然後戴上鐐銬去作為奴隸,活生生干活到死的,長得漂亮些送去軍中為奴,活生生被雄壯軍漢蹂躪致死.而在貴國贅婿竟然可以做官,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接著,那個商人道:"來人啊,在我們商鋪外面掛上一個招牌,用幾種文字寫得清清楚楚,狗和贅婿,不得入內."

片刻之後.

一個巨大的招牌掛在了商鋪外面.

狗和贅婿,不得入內.

仿佛是一個信號一般.

接下來不到一刻鍾時間內.

幾乎每一個商號和店鋪外面都掛著一個招牌.

"狗和贅婿不得入內."

那個西域掌櫃躬身笑道:"抱歉了,城主大人,這是我們國家的規矩,國王定的,小人也不好修改,請您這就離開吧."

沈浪道:"沒有想到啊,貴國竟然還有這等規矩,真是驚奇."

西域掌櫃更加笑容可掬,腰杆更彎了.

"實在是抱歉,抱歉."

沈浪道:"既然是貴國的規矩,我哪怕作為城主也不好破壞,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武烈你們作為我的武士,一定要時時刻刻記住這一點,要尊重別人國家的風俗習慣."

"是!"

沈浪拱手道:"掌櫃的,那本官就告辭了啊,發財發財!我給您拜一個早年,祝您春節快樂,萬事如意."

西域掌櫃道:"請,請,請!"

然後,他彎著腰無比恭敬地將沈浪請了出來.

他身後的幾十名武士,也步步緊逼.

沈浪帶著武烈,完全退出了這個商號.

"砰砰砰!"

這個商號大門緊閉.

然後,里面傳來了這個西域掌櫃的聲音.

"來人,把這個人踩過的地磚全部挖出來,扔到茅坑里面."

"他的手還碰過什麼?桌子,椅子,全部砍掉,全部燒掉."

"贅婿不詳,他走進我們的店鋪一刻鍾了,去找大劫寺的大師,來我們的店鋪做法,洗去不詳之氣."

這話一出.

武烈等人猛地拔刀.

而與此同時!

整條街道上.

頓時傳來了無數的拔刀之聲,敵人的拔刀之聲.

"鏹!鏘!鏘!"

哪怕隔著牆壁,也能夠感覺到無數冰冷的目光.

這里面每一個商號里面,都圈養了幾十名武士.

別看只是一個商號,他們做的生意都很大.

越國和楚國,西域諸國的走私,很多多時這些商號完成的.

這些西域商人和蘇氏,完全是利益共同體.

這一條街上,至少有幾百名商會武士.

沈浪見到武烈等人拔刀,頓時寒聲怒斥道:"你們做什麼?你們做什麼?"

"我們是官軍,我是鎮遠城主府."

"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這群商人不管是哪一國人,但只要在鎮遠城做生意,那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不管他們做的是什麼生意,哪怕是走/私/生意,哪怕是奴隸生意.但起碼給我們繳稅了啊,那對我們越國就是有巨大的貢獻."

"面對這群衣食父母,你們竟然敢拔刀相向?"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把刀給我收起來."

頓時武烈等人,把刀插回入鞘.

沈浪這個表態,頓時讓街道兩邊所有西域商人都松了一口氣.

然後內心充滿了無限的鄙夷.

這個越國小白臉真是一個窩囊廢.

難怪是一個贅婿,一點硬骨頭都沒有.

就這麼被我們嚇住了.

越國君王竟然派了這麼一個廢物來鎮遠城,真是瞎了眼睛啊.

見到沈浪這般態度.

這群西域商人心中頓時安穩了,有恃無恐了.

腰圍八尺的女壯士咸奴帶著幾個武士,背著水桶去一家客棧買水.

已經叫價到半個金幣一桶水了.

但那個西域掌櫃依舊搖頭,態度同樣無比恭敬,腰彎得越來越厲害.

但就是不願意賣一桶水.

不過聽到了沈浪在外面的話後.

一個西域武士冷笑道:"越狗,你們給我聽好了,我們的水就是喂狗,喂豬,也絕對不會賣給你們一滴,就給我活活渴死吧."

咸奴道:"但你們站的這片土地,是越國的."

那個西域武士冷笑道:"誰說的?這篇土地明明是蘇氏的,是未來蘇國的.而我們西域人在蘇國,就是高等人."

"你們想要買水對嗎?要不然我直接給你們喝,還是熱的."

然後這名西域武士解開褲腰帶,掏出家伙開始放水.

周圍十幾名西域武士也紛紛掏出家伙放水.

"肥妹妹,肥姐姐,快來喝啊,還是熱的."

"外面那個小白臉城主渴不渴啊,讓他也進來喝個飽啊,我這一泡只收半個金幣,如果不喝可要漲價了啊."

咸奴頓時要氣炸了.

但是沈浪吩咐過,不管受到這樣的羞辱,都不要動手.

于是,她氣呼呼地沖了出來.

里面十幾名西域諸國武士見之,頓時哈哈大笑.

反而追了上來.

直接沖到了門外,對著外面街道撒尿.

頓時騷氣沖天.

"城主大人,您不是要買水嗎?我這泡熱水剛好,您派人過來接啊!"

"要不然您直接喝也行啊."

十幾個西域武士一邊撒尿,一邊大笑.

"哈哈哈哈!"

整條街道內,幾百名西域武士躲在店鋪之內,也跟著大笑.

在這泡尿中,沈浪這個新任城主的威嚴瞬間被沖到茅坑里面去了,被踩到鞋底里面去了.

沈浪拱手道:"諸位勇士果然雄壯無比,下官佩服,佩服."

西域武士道:"比你們這些越狗雄壯多了,這是天生的.你們越國的女人就是喜歡我們的雄壯,你們滿足不了他們的,你們的女人都交給我們來睡吧."

"城主大人,您是否能夠滿足您的妻子啊,不如也讓我們幫忙好嗎?"

"砰砰砰砰……"

然後,整個街道上幾十家商號的門打開了.

幾百個西域武士掏出家伙,對著街道放水.

"城主大人買水了,大家放水啊."

"還是熱乎的,城主大人快來買水啊."

"大家快來喝啊!"

這一幕,還真是壯觀.

沈浪笑道:"沒有想到本官治下,竟然還有如此豪邁雄壯之輩,好,好,好!"

"諸位猛士尿好,本官回府了."

"走!"

沈浪下令回城主府.

幾百名西域武士放聲大笑.

"城主大人別走啊,趕緊來喝水啊."

"城主大人您的妻子可來了嗎?不如讓她也來參觀參觀,這樣她就知道,只有我們西域才有真男人."

"城主大人,您如此漂亮,穿上女子衣服只怕更美."

沈浪剛剛進入城主府內.

然後掏出一張扭曲的面具戴上.

接著,他身後的二百名女壯士也掏出面具戴上.

他身後的幾十名金氏家族武士也戴上面具.

"砰!"

一聲巨響!

沈浪率領著二百多人猛地沖了出來,大聲吼道:"我乃大盜苦頭歡,今日來到鎮遠城替天行道."

"你們這些西域猛士,果然雄壯啊.全部給我閹了!"

"隨地小便,成何體統?全部給我扔到茅坑里面溺死!"

"你們這些商號掌櫃,一個一個腦滿腸肥,肯定是為富不仁,不知道榨取了多少民脂民膏."

"我苦頭歡最痛恨的就是你們這些為富不仁之輩."

"把所有的店鋪全部燒了,把里面所有的金銀全部搶光,分給滿城百姓.把所有商鋪的掌櫃,全部扒皮點天燈!"

"殺!"

"我苦頭歡,替天行道."

"殺,殺,殺!"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二百多名雄壯的女武士,朝著滿街的商鋪,瘋狂沖殺過去.

大開殺戒,血流成河!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要被後面追上了,岌岌可危,諸位恩公出手吧,三百六十度趴地拜求!嗚嗚

Q書城那邊的兄弟,麻煩打個五星,拉一下評分,拜托拜托.

上篇:第244章:浪爺入鎮遠城!殺!(為新盟主巠咒賀)    下篇:第246章:浪爺大屠戮!天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