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6章:浪爺大屠戮!天變!   
  
第246章:浪爺大屠戮!天變!

g,更新快,無彈窗,!

外面這些店鋪的西域武士頓時驚呆了.

他奶奶的,你這過分了啊.

好歹也等到天黑之後,你再戴上面具出來假冒苦頭歡.

這大白天的你進入城主府戴著一個面具就沖出來了,有點太不尊重人.

簡直侮辱我的智商呀.

我這一泡尿都還沒有撒完呢.

這些西域武士先是一呆,然後一怒,最後一喜.

就憑你這二百多人?

而且還都是女人?想要打贏我們?

白日做夢吧.

你以為帶著一個苦頭歡的面具,你就真有苦頭歡這麼厲害了?

果然是贅婿小白臉啊,身邊連正常的軍隊都沒有,就這麼一群粗大的壯婦,能頂個屁用.

這群西域武士不管有沒有尿完,都先收起家伙,綁好褲腰帶,然後抄起彎刀.

"殺!"

幾百個西域武士,反殺過來.

這群西域武士,都是亡命之徒,哪一個身上沒有背著命案?

之所以來鎮遠城是因為這里的錢好賺.

他們人數是沈浪的好幾倍,而且面對的還是女人,當然沒有半分畏懼.

"殺!"

女將武烈,率領二百多名粗壯女武士沖殺過去.

瞬間!

兩支隊伍飛快地靠近.

"射弩!"

武烈一聲令下.

頓時二百多名粗壯女武士舉起手弩.

"嗖嗖嗖嗖……"

利箭狂射.

瞬間射死一片.

西域武士大驚.

這,這是什麼弩?

體形這麼小,竟然如此強勁?

如今金氏家族已經得到了金山島,利用沈浪的煉鋼技術,能夠鍛造出低碳鋼,也能鍛造出高碳鋼.

有了優質的鋼材後,強力的小弩就能制造出來的.

用上好的弦,上好的鋼,制成的小弩,僅僅只有半尺寬,但是短距離威力巨大.

而且每一支箭頭都是高碳鋼,硬度極強,不要說普通皮甲,短距離下就算是鐵甲也能直接射穿了.

射完了一波箭後.

來不及拉弦,因為這種弩強度太高,需要用工具才能拉上.

直接抄起第二只備用弩,又狂射一波.

"噗噗噗噗……"

瞬間,又收割一波生命.

然後,兩支隊伍才瘋狂地沖殺在一起.

西域武士大喜.

射死射傷一百多人後,終于可以沖在一起厮殺了.

我就不相信,你們這些女人是老子的對手?

別說刀子,老子的鳥都能戳死你.

若不是你們太丑,老子都已經開戳了.

結果!

真正打起來後.

這些西域武士絕望了.

沒錯,他們的武藝確實蠻厲害的,手中的彎刀都是玩弄出花來.

但……他們不是軍隊.

只是自由散漫的西域武士而已.

而他們面對的是一支軍隊.

而且還是一支渾身穿著鋼甲的軍隊.

為了穿鋼甲,這些女壯士甚至都沒有騎馬.

"殺!"

"殺!"

"殺!"

這二百多名女壯士,在整理的命令下,手中的大長刀猛地斬下.

動作整齊如一.

頓時,一刀兩斷.

鮮血飆射.

沒有多余的招式,就這麼一手舉著盾牌,一手舉起大刀,整齊砍了下去.

刀刃如林.

僅僅片刻後.

這群西域武士都有些絕望了.

他們畢竟是在商號里面做保鏢的,算不上精銳武士.

單打獨斗還停厲害,集體作戰就一坨屎.

他們動作很快,幾乎每一刀都能擋住.

但是擋住有個屁用.

這群女壯士的力氣太大了.

一部分是斗奴出身,一部分是相撲出身,平均身高一米八,平均體重一百八以上.

她們不但力氣大,而且刀子也全部換了金氏家族提供的精銳鋼刀,每一支三四十斤重.

這一斬下來.

西域武士薄薄的鋼刀直接斷裂,然後整個人劈成了兩半.

力量碾壓,紀律碾壓,裝備碾壓,體形碾壓.

這些西域武士本以為自己兩三倍的人數,輕而易舉就可以滅掉這群粗壯女人.

甚至還可以爽一爽.

但沒有想到,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短短片刻功夫,就被斬殺了三分之一.

緊接著,激烈馬蹄聲響起.

沈浪麾下的幾十名武士,全副武裝,騎著戰馬抄到後路,將這幾百名西域武士堵在中間.

前後夾擊!

頓時,幾百名西域武士更加損失慘重.

緊接著,沈浪大喊道:"跪下投降,繳刀不殺!"

武烈不由得一愕.

然後,眾多女壯士也大聲吼道:"跪下投降,繳刀不殺."

"不能投降,不能投降!"

商號里面的西域掌櫃大聲吼道.

但命是自己的.

第一個西域武士跪下,第二個,第三個……

然後,一波又一波的西域武士跪下來投降,將刀子放在邊上.

沈浪道:"所有俘虜,你們把腰帶扯下來,放在地上!"

西域武士一愕,這是要做什麼?

但現在都已經跪下來了,而且刀子都扔在邊上,完全不可能反抗.

于是,他們紛紛接下自己的腰帶,扔在地上.

沈浪一揮手道:"去,把他們全部捆起來."

幾十名手腳麻利的女斗奴上前,用腰帶將這些西域武士捆綁了起來.

沈浪道:"所有俘虜,全部站起!"

頓時,幾百名被捆綁的西域武士站立起身.

沒有褲腰帶的他們,褲子直接墜地,腰部之下全部光溜溜.

沈浪道:"諸位姐姐,各自分配."

二百多名女壯士沖上去.

一個負責兩名西域武士.

沈浪下令:"全部閹割!"

這話一出.

這群西域武士頓時幾乎嚇尿了.

不是說投降不殺嗎?

這要是被閹割了,其可不是生不如死?

他們瘋狂地就想要逃跑.

但是,手腳都被捆起,哪里跑得掉?

"刷!"

"刷!"

"刷!"

這群女壯士手起刀落.

頓時!

幾百名西域武士全部被閹.

這個畫面簡直讓人無法直視.

全場鬼哭狼嚎.

沈浪淡淡道:"嚎什麼嚎?你們在街上隨意大小便還有理了?我這只是沒收作案工具而已!"

"啊……啊……啊……"

這群西域武士慘烈嚎哭,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們此時的後悔.

沒想到這個小白臉城主這麼狠毒啊,若是知道的話,怎麼可能當著他的面大小便?

沈浪收起臉上的笑容.

"你們都是人渣,不管在哪個地方,哪一個國度,都是人渣."

"你們占著有一些武功就殺人放火,每一個人都好逸惡勞,窮凶極惡."

"你們為何來鎮遠城?就是因為這里的錢好賺,就是因為這里的人好欺負."

"蘇難老賊早已經有了叛逆之心,處心積慮扶植你們西域人,造成族群割裂."

"正是因為他的歹毒用心,你們這群西域垃圾武士,才可以騎在我越國的百姓頭上作威作福,還自詡為高等人?"

然後,他臉色一寒,直接下令:"把這些西域人渣,全部扔到糞坑里面溺死!"

這話一出,西域武士不由得魂飛魄散.

不是已經閹割了嗎?

怎麼還要殺啊?

不是說投降不殺的嗎?

沈浪冷笑道:"我乃大盜苦頭歡,對你們這些人渣,也就不必講什麼江湖道義了,說過的話也統統可以當作放屁的."

然後,這群女壯士如同老鷹捉小雞一般,一人提著兩個西域武士,沖進周圍的店鋪.

"你們家茅坑在哪里?"

片刻之後!

這群西域武士,最屈辱死去!

……………………

半刻鍾後!

幾十名商號的西域掌櫃,全部跪在沈浪的面前.

大部分腦滿腸肥,少部分精瘦的也鼻高尖刻.

能夠在鎮遠城立足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背靠蘇氏,做的都是走私生意,吳楚兩國的走私,西域和楚國之間的走私.

而且不是絲綢,不是香料,因為這些都是合法貿易.

走私的大頭分別是鐵,糧食,奴隸.

天西行省面積算是廣闊的了,但人口比起天北行省,天南行省卻要稀少很多.

除了自然環境相對惡劣之外,還有猖獗的奴隸貿易.

東方人的奴隸在強國,在西域諸國都很受歡迎.

當然,西域的美人奴隸在東方也比較受歡迎.只不過越國曆代國君打擊得非常厲害,所以越國城市中很少見到有西域女奴.

可以說,至少面前這些西域商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沈浪來到剛才那個西域商人面前,蹲下來道:"請問貴國真的有贅婿和狗不能進入的傳統嗎?"

那個西域商人搖了搖頭.

沈浪道:"請問貴國贅婿,真的要在臉上刻字,然後送去軍中當奴隸被蹂躪致死嗎?"

西域商人又用力搖了搖頭.

沈浪道:"那你的意思是騙我咯."

那個西域商人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該搖頭.

"我是我們國王欽定來鎮遠城的商人,你……你不能動我!"這個西域商人顫抖道.

沈浪道:"我是大盜苦頭歡,管你們什麼鬼國王?"

麻痹,剛才你還口口聲聲贅婿的.

沈浪道:"全部殺了!"

一聲令下.

手起刀落.

幾十名西域商人,被殺得干乾淨淨.

就剩下那個說狗與贅婿不得入內的商人.

他頓時渾身都在顫栗.

眼前這個小白臉城主是瘋子嗎?

這可是在鎮遠城,這可是在蘇氏的地盤,距離鎮遠侯爵府只有區區幾十里而已.

他是瘋了嗎?

沈浪望著他道:"至于你,我說過的要將你點天燈,你知道點天燈嗎?"

這個西域商人渾身顫抖,幾乎屎尿齊出.

他當然知道點天燈.

沈浪大聲道:"傳令下去,讓鎮遠城所有百姓,前來觀刑!"

…………

片刻後!

沈浪的騎兵開始在鎮遠城的大街小巷上馳騁而過,大聲呼喊.

"鎮遠城的老少爺們,越國的百姓們."

"騎在你們頭上的西域商人,全部被殺了."

"禍害你們的西域武士,全部死光了."

"就剩下最後一個西域大商人,馬上就要被點天燈了啊."

"城主府大門口,把西域商人點天燈,大家伙都去看啊!"

……

一個時辰後!

鎮遠城的城主府內,湧來了幾千名百姓.

鎮遠城很大,比玄武城大得多,城內足足有幾萬百姓.

此時,只來了十分之一!

西域商人是蘇氏的走狗,積威太重了.

就算沈浪把西域商人,西域武士都殺光了,他們還不敢露面.

平時被欺壓得如此厲害,現在欺壓他們的人都死光了,還不敢出來.

點天燈這樣的好戲,普通人誰願意錯過?

他們都不敢來看.

因為害怕被蘇氏事後清算.

但就算有幾千人來觀看,沈浪也已經滿足了.

"點!"

一聲令下!

西域商人被點天燈.

化作了熊熊烈焰.

"好!"

第一個圍觀的民眾大喊.

第二個大喊.

然後一群人跟著大喊.

群情激憤.

沈浪借機上前,大聲吼道:"鎮遠城本是我越國的城市,憑什麼這些西域人就可以騎在你們的頭上作威作福?憑什麼他們成為了高等人,而你們卻被苦苦奴役?"

"這群商人,每年從你們當中抓走多少奴隸?"

"這群西域商人,每年高利貸讓你們賣兒賣女,何等淒慘?"

"他們的家中,有這金山銀海!"

"我是鎮遠城主沈浪,我下令從今天開始,所有西域商人家的銀子都是你們的,都是越國百姓的."

"沖進西域商人家中,搶走所有的金銀,搶走所有的財物,拿回屬于你們的東西."

"若是不放心,害怕被認出來,你們的臉可以蒙上黑布,跟著我一起去,搶銀子,搶金子!"

然後,全場徹底轟動了.

沈浪的二百多名女壯士帶著幾千名鎮遠城百姓,沖入一個又一個西域商鋪之中,沖入他們的家中.

這群蘇氏家族的走狗商人,家中所有的金銀,被劫掠一空.

整個鎮遠城.

在最短時間內,徹底沸騰.

沈浪身後的隊伍一開始只有幾千人,後來超過上萬人!

鎮遠城的無數百姓,無數民眾拿起黑布蒙面,跟在沈浪的身後,沖進西域商人的商號店鋪之中,瘋狂劫掠.

什麼是天道?

損有余而補不足!

這其實是不公平的.

但沈浪只有區區幾百人而已,想要在短時間內徹底攪亂整個白夜郡?

怎麼辦?

當然只有用最猛烈的招術!

況且,這些西域商人全部是做非法貿易而發家.

他們每一家都背靠蘇氏,每一家都沾染了越國萬民的血淚.

跟在沈浪身後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最後,如同潮水一般,徹底淹沒了整個鎮遠城.

幾乎勢不可擋.

刹那間,鎮遠城仿佛天變!

………………

天黑時分!

蘇難的侄兒蘇林返回鎮遠城.

頓時完全驚呆了!

我……我日!

我這才離開多久啊,我就去了一趟鎮遠侯爵府,這才幾個時辰的功夫.

鎮遠城就變天了?

幾十個西域商人,幾百個西域武士,竟然被殺得干乾淨淨.

所有的西域商號,全部被洗劫一空.

損失了多少錢?

天知道!

沈浪這個禍害,這個天大的禍害.

這才僅僅一天時間,就攪動這麼大的風潮?

蘇林頭皮一陣陣發麻.

他有麻煩了,他有大麻煩了.

"你們為何不阻止他?"蘇林大吼道:"你們三個主簿,三個千戶,手中有三千兵馬,為何不阻止他?"

"大人,您不在,沒人做主!"

是啊?

蘇林是鎮遠城的土皇帝,平時大權獨攬慣了,他不在的時候誰敢調兵?

不要命了嗎?

"徹底封閉鎮遠城門,不許任何人進出!"蘇林大聲喝道:"三千士兵,全副武裝,隨時准備戰斗!"

"是!"

蘇林知道,明天他必須殺掉沈浪,否則叔父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大人,沈浪身邊只有區區二百多人而已,我們有三千多人,想要消滅他們輕而易舉."一名千戶道:"他不是口口聲聲苦頭歡替天行道嗎?那我們三千大軍就包圍城主府,抓捕苦頭歡."

一名主簿道:"關鍵是這些賤民,跟著沈浪到處劫掠,如今已經有上萬人之多.雖然都是普通百姓,但也是民眾,人多勢眾."

蘇林道:"一些賤民而已,被沈浪的金銀弄花了眼睛,暫時蒙蔽了心智,覺得自己瞬間勇敢了起來.然而烏合之眾,永遠都不能指望.沈浪若是想要依靠這一萬多賤民翻盤,簡直就是做夢."

"命令下去,從現在開始,鎮遠城進行宵禁,晝禁,任何人等,不得出門半步,除了巡邏士兵之外,鎮遠城街道上見到任何人等,全部格殺勿論."

"是!"

片刻後!

一隊又一隊的騎兵,在鎮遠城大街小巷大吼.

"宵禁開始!"

"晝禁開始!"

"所有人等,立刻歸家,不得在外面停留!"

"敲鑼五十下後,街面之上任何閑雜人等,格殺勿論!"

"格殺勿論!"

蘇氏的上百名騎兵,在大街小巷呼喊.

………………

沈浪聽了之後,不由得驚詫.

真是大開眼界了,宵禁不奇怪,現在竟然連晝禁都有了.

而這個時候,沈浪作為鎮遠城主正在給上萬民眾訓話(洗腦)呢.

剛剛得到金銀的刺激後,剛剛劫掠了所有的西域商人店鋪後,這上萬民眾仿佛打了雞血一般.

沈浪的訓話,完全得到了振聾發聵的作用.

他喊的每一句話,都會引來震天的歡呼.

上萬人齊聲高呼.

"城主威武!"

"國君萬歲,越國萬歲!"

沈浪大聲吼道:"從今以後,沒有人可以騎在你們頭上作威作福.你們就是鎮遠城的主人,這里是越國的土地,作為越國的子民,吾驕傲!"

上萬鎮遠城民眾大吼道:"吾驕傲!"

"從今以後,本城主就是你們的靠山!"

"整個鎮遠城百姓,再也不會買兒賣女,再也不會被抓去做奴隸."

"本官一語定乾坤!從今往後,你們便是我的子民,我要保護你們每一個人!"

上萬民眾高呼:"城主威武,城主威武!"

而這個時候,一陣激烈的馬蹄聲響起.

幾百名騎兵飛快而至,從左,右,後三個方向,將這上萬名民眾堵住.

兩千多名步兵,整整齊齊,威逼而上.

蘇林淡淡道:"聚眾謀反嗎?"

瞬間!

全場的氣氛,仿佛沸騰通紅的鐵水之中澆入了涼水,直接涼了.

蘇林騎在高頭大馬道:"別以為蒙住了臉,本官就不認識你們了,一人造反,全家連坐."

"馬上就要宵禁了."

"鑼聲還有三十響."

"本官數到五個數,若你們還不離去,全部按照謀反論處,格殺勿論!"

"五!"

"四!"

"三!"

沈浪沒有出聲,女將武烈忍不住了,大聲吼道:"諸位鎮遠城的子民,諸位民眾,他這是亂命,這里才是鎮遠城主府,我的身邊才是鎮遠城主!什麼宵禁?什麼晝禁?要城主下令,才能算數!"

女將咸奴道:"諸位鄉親父老?這些年你們難道被欺壓得還不夠嗎?有城主給你們做靠山,有我們幾百武士擋在前面,你們有足足一萬多人,難道還怕他們兩三千人?"

女將武烈大聲吼道:"你們手中也有武器,有鋤頭,有鐵叉,有砍刀.跟著城主,和這些禽獸戰斗到底.拿起武器,為了你們的家人,戰斗!"

然後,兩百多個女壯士猛地拔刀.

"我們雖然是女人,但是也擋在你們的前面,壯士們,越國子民們,跟著我們戰斗到底!"

這些女武士喊得熱血沸騰.

但全場,卻是尷尬的寂靜.

蘇林目光諷刺望著這一切,仿佛在給全場一萬多名百姓充分考慮的時間.

想要跟著這個小白臉城主?

沒有問題,盡管去啊,不要命的盡管去啊.

足足好一會兒後.

蘇林繼續倒數:"三,二!"

頓時,他身後的兩千多士兵猛地拔刀,殺氣沖天.

"格殺勿論!"

"格殺勿論!"

兩千多名士兵,齊聲高呼.

"一!"蘇林倒數結束!

頓時!

剛才還熱血沸騰的一萬多名民,低著頭紛紛離去,如同鳥獸散.

剛剛還號稱要擁護沈浪到底,要戰斗到底的一萬多鎮遠城子民,全部溜得干乾淨淨.

每一個人都沉甸甸的,帶著搶來的金銀.

轉眼之間!

一萬多人就走光了.

整個城主府面前的校場,空空蕩蕩.

武烈眼圈紅了,咸奴眼圈也紅了.

怎麼可以這樣?

這群人怎麼如此窩囊,如此沒用.

平時被欺壓得如此厲害,完全被西域商人和西域武士蹂躪.

現在有人為他們做主了,剛才搶金銀的時候還興高采烈.

結果蘇林幾聲驚嚇,就跑得干乾淨淨,把沈浪等人扔在這里.

簡直沒有半點骨氣.

連女人都不如.

如果這一萬多人跟在沈浪身後,二三百名武士沖殺在最前面,哪怕面對蘇氏的兩千多兵馬,戰斗起來勝算很大的.

………………

現場一陣尷尬的寂靜.

蘇林忽然哈哈大笑道:"妹婿,剛才這些刁民竟然圍攻城主府,讓你受驚了啊."

沈浪仿佛才發現蘇林一般道:"表哥,你怎麼來了啊?來來來,進入我城主府做客啊,我剛剛得了好些雞鴨魚肉,正好可以招待表哥."

沈浪一邊說話,劍王李千秋直接攔在他的前面.

蘇林心中估算.

如果現在發動進攻,能不能殺死沈浪?

還是不行.

他身邊有李千秋這樣的絕頂高手,還有大傻這樣的變態,殺不了的.

對于蘇林來說,殺沈浪才是重中之重,他麾下的這二百多人,完全不成氣候.

聽到沈浪的邀請,蘇林搖頭道:"不了,不了,你嫂子已經在家中做好了飯菜,若不回家吃飯,她就要大發雌威了."

接著蘇林道:"妹婿,明日下午我在主簿府設宴為你洗塵,你還去不去啊?"

沈浪道:"明天的鴻門宴啊?我能帶三個人對嗎?"

蘇林道:"對,三個人."

沈浪道:"去,一定去啊!"

蘇林道:"那明天見."

沈浪道:"明天見,表哥."

蘇林大吼道:"鎮遠城駐軍,你們都是吃屎的嗎?大盜苦頭歡竟然沖進了城主府內,萬一傷了沈浪城主,那就是天大之罪.三位千戶,還有諸位大劫寺的大師們,就辛苦你們留在這里,保護沈浪城主了."

"是!"

三位千戶大聲吼道!

然後,兩千多名蘇氏武士,二百多名大劫寺的僧兵,上百名西域高手將沈浪的鎮遠城主府包圍得水泄不通.

此時,沈浪想要逃出去可以.

但是,他麾下的幾十名武士,還有二百名女壯士想要突圍就難如登天了.

敵人近三千名武士,全部彎弓搭箭,隨時准備開戰.

沈浪拱手道:"多謝諸位弟兄們保護,今天晚上我能夠睡一個安穩覺了,哈哈哈哈!"

"進府,做飯!"

然後,沈浪率領眾人進入城主府內,開火做飯.

………………

晚上吃飯的時候.

幾位女將還憤恨難平.

鎮遠城這些百姓太讓他們失望了.

本來沈浪用最短的時間內,攪動起驚天之潮,完全一呼百應,身後跟著上萬之眾.

這些女壯士也不由得熱血沸騰,以為從此可以領著這一萬多壯丁大殺四方.

沒有想到這群民眾竟然如此窩囊,如此廢物.

僅僅被蘇林幾聲恫嚇,立刻就背叛了沈浪,把他扔在一邊,逃得干乾淨淨.

"無能之輩,廢物,窩囊廢."

"這樣的人,活該被蘇氏欺壓,活該被西域人欺壓."

"這群人簡直活得豬狗不如."

女將咸奴破口大罵,因為太生氣,讓她晚飯都沒有胃口了,只吃了五大腕.

而沈浪卻始終笑眯眯的.

他一點都不生氣,也不失望.

不管哪一個位面的老百姓,都是這樣的.

烏合之眾!

又豈止是說說而已.

大塊搶金,大塊搶銀當然快活,大家跟著你上.

但輪到要賣命了,那還是算了吧.

您還是自己上吧.

于是,剛才還熱火朝天的一萬多壯丁民眾,瞬間鳥獸散,把沈浪扔在了原地.

沈浪笑道:"無妨無妨,我們的計劃很成功!"

武烈道:"城主,今天晚上我們會全神戒備,絕對不會給敵人任何可趁之機."

沈浪道:"不必,不必,今天晚上你們好好睡覺.蘇林的目標是殺我,只要我不死,他們是不會攻打你們的.你們晚上就安穩睡覺,明日可是有一場惡戰,今天我們殺了幾百人,明天可能要殺更多了."

然後,沈浪朝著劍王李千秋道:"前輩,我們再去練練?"

"今天晚上一定要抓緊時間練習,一定要配合得天衣無縫."

………………

次日!

蘇氏家族的兩千多軍隊,加上大劫寺僧兵,加上西域高手,近三千人依舊將城主府團團包圍.

任何人都不得進出!

幸好昨天儲備了足夠的糧食和水,否則只怕要餓死渴死了.

中午時分!

外面的近三千敵人,開始檢查身上的鎧甲,手中的弓箭和武器.

一捆又一捆的箭支被運了過來.

一具又一具的大型強弩,開始在城主府外面安裝.

一具又一具的投石機,開始組裝.

就如同沈浪所說,根本沒有什麼政治斗爭,直接就是你死我活的戰斗.

直接就是斬盡殺絕.

很顯然,戰斗馬上就要打響了.

這兩千多敵人,很快就要強攻城主府.

此時,一個絕色女子款款走來,來到城主府外面道:"沈浪城主."

沈浪一身錦衣玉服走了出來,見到這個絕色美人道:"美人,何事啊?"

絕色美人道:"蘇林大人讓我來邀請您赴宴,您去還是不去呢?"

"去,去,去."沈浪道:"有姑娘這樣的絕色美人,我怎麼能夠不去呢."

"走,走,走!"

沈浪急匆匆地出了城主府.

"大人!"女將武烈追了出來,道:"我跟您一起去."

沈浪搖頭道:"不,你留在城主府,你這邊才是惡戰.我去赴宴哪有什麼危險,這麼美麗的小姐姐來邀請我,怎麼可能害我呀?"

這個絕色美人捂嘴道:"可不是嗎?沈公子請吧!"

然後,她就在前面引路.

沈浪緊緊跟在她的後面,望著她扭動的腰臀,要不快活.

他僅僅只帶了兩個人,一個大傻,一個劍王李千秋.

沈浪追著那個絕色美人道:"姐姐叫什麼名字?仙鄉何處啊?"

絕色美人道:"奴家叫何甯甯."

………………

蘇林的主簿府內!

此時他現在都還在震驚,沒有想到沈浪竟然真的來了!

這可是真正的鴻門宴.

連一點點掩飾都沒有的.

整個大廳之內,幾十名西域高手,幾十名大劫寺高手.

外面還有上百名全副武裝的蘇氏武士.

"沈浪,你還真來啊?"

沈浪道:"表哥喊我吃飯喝酒,我怎麼能夠不來了."

然後,沈浪直接進入大廳之內.

"這是我的位置嗎?姐姐我坐在你身邊好嗎?"沈浪朝著那個絕色美人道.

然後沈浪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鴻門宴實在太明顯了.

他的這一方,只有一個位置.

而對面,整整上百個位置,外面院子上百個武士武士彎弓搭箭.

沈浪剛剛進入大廳.

"砰砰砰!"

整個大廳之門,全部被關閉!

燭火點燃.

"坐!"

頓時,蘇林一邊,上百個高手整齊坐下.

而中間位置,絕頂高手,大劫寺苦難頭陀,一直都默默地喝酒.

他此時望向沈浪的目光,就仿佛看一個死人.

沈浪面對敵人上百高手,還有外面的上百武士,仿佛什麼也沒有看見一般.

"表哥,你設宴款待我?怎麼也沒有酒菜呢?"沈浪道:"為了你這頓飯,我中午還沒吃呢,肚子餓壞了."

蘇林淡淡道:"既然是殺人宴,那就不用酒菜了,開門見山,直截了當,今天這個宴會,就是殺你的.一會兒大家就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沈浪倒吸一口涼氣道:"這麼……殘忍?"

蘇林淡淡道:"沈浪,明明知道這是殺人之宴,你竟然還敢來送死?我真是佩服得無以複加."

沈浪道:"我身邊有劍王前輩,又害怕什麼?"

蘇林淡淡道:"沈浪,你不該來鎮遠城的,這里是我蘇氏的地盤,你真是自尋死路."

沈浪道:"我有劍王前輩."

蘇林又道:"沈浪,你竟敢殺我幾十名西域商人,竟敢讓賤民將他們的金銀洗劫一空,真是自尋死路."

沈浪道:"我有劍王前輩."

蘇林咬牙切齒道:"沈浪小畜生,你敢屢次和我蘇氏作對,你竟敢得罪叔父大人,你竟敢敢迎娶金木蘭,真是是自尋死路."

沈浪道:"我有劍王前輩!"

蘇林猙獰殘忍一笑道:"不,你沒有劍王,他不會保護你了."

"帶進來!"

蘇林一聲令下!

幾個武士抬進來一個籠子,里面關著一個人.

一個如同厲鬼一樣的人.

所有頭發掉光,渾身如同蟾蜍一樣,密密麻麻長滿了疙瘩.

真正的人不人鬼不鬼.

李千秋見之,頓時臉色劇變,驚聲道:"愛妻!"

李千秋的妻子中了浮屠山的劇毒,全身佝僂,頭發掉光,渾身皮膚如同蟾蜍一般.

而且她每天都神志不清,嘴里喋喋不休,最害怕的就是光線.

"啊……啊……啊……"

囚牢里面的女人拼命地哭喊,拼命尖叫.

"李千秋,你這個畜生,趕緊救我,趕緊救我."

"把蠟燭熄滅了,熄滅了!"

李千秋淚水狂湧而出,猛地拔劍,大呼道:"放了我夫人,放了我夫人!"

蘇林舉起手.

頓時,幾十支弓弩對准了鐵籠子里面的女人.

"李千秋,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的妻子就死定了."

"你的妻子和沈浪,你只能選擇一個活著."

"是要讓你妻子死?還是讓沈浪死呢?"

"我倒數五個數,如果你不殺掉沈浪,我就射死你的愛妻."

"哈哈哈哈!"

"五!"

"四!"

"三!"

"二!"

劍王李千秋的身軀不斷顫抖!

整個人仿佛陷入了無比的痛苦掙紮.

他閉上了眼睛.

他咬牙切齒.

他的整個身體緊繃.

"一!"

蘇林倒數結束.

要麼沈浪死,要麼他的妻子死.

"殺!"

劍王李千秋猛地一劍,朝著沈浪後背刺入.

"噗刺!"

劍尖從沈浪前胸刺出.

鮮血滴落!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萬七!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叩謝膜拜!

謝謝鳳冰塵,消失,MARK,浮財金服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45章:浪爺大開殺戒!全部閹了!    下篇:第247章:浪爺的千軍萬馬!殺出朗朗乾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