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7章:浪爺的千軍萬馬!殺出朗朗乾坤   
  
第247章:浪爺的千軍萬馬!殺出朗朗乾坤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仿佛被這個變故徹底驚呆了.

低頭看了一眼胸前的劍尖,還有滴落的鮮血.

"呃……"

然後,喉嚨底下發出一股奇怪的聲音,然後鮮血從嘴里湧出.

"為……為什麼?"

劍王李千秋道:"因為,我更愛妻子.為了她,我願意付出一切."

"好,說得好!"

蘇難之侄,蘇林鼓掌.

"真是太感人了,劍王前輩對妻子的深情厚誼簡直太感人了."蘇林伸手抹去不存在的淚水,淒聲道:"我一定要向劍王前輩好好學習,疼愛自己的妻子."

然後,他拍了拍手.

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這是一個西域女子,大約三十歲.

或許曾經長得很美,但是現在,她腰圍八尺,體重二百五,雄壯無比.

蘇林上前,溫柔地將腦袋投入妻子的懷抱.

"寶貝,我以後會向劍王前輩一樣,只愛你一人."

蘇林的妻子,出身于梭國王族偏支,算是一個郡主了.

不止蘇林,蘇氏中的很多成員都和西域諸國聯姻.

只有這樣,他們叛亂自立之後,才能在西南立足,才能對越國產生足夠的離心力.

蘇林妻子目光望向沈浪,道:"就是他殺光了我梭國的商人,殺了我表兄的嗎?"

蘇林道:"對,就是他."

蘇林妻子道:"割開他的喉嚨把他的血放了,我要喝他的血.剝掉他的皮,我要用來做凳子.切掉他的肉,連同骨架一起煮掉,我要吃他的肉羹."

蘇林道:"遵命,我親愛的妻子."

然後蘇林大聲道:"諸位,今天我請大家吃飯,但是什麼菜都沒有准備.接下來就把沈浪這個小畜生給燉了,一人分一碗羹."

"好!"

眾人大聲喝彩.

蘇林笑道:"可惜啊,沈浪這個小畜生有點瘦,加起來也不過一百三四十斤,在場諸位也就是分一杯羹了."

此時劍王李千秋道:"蘇林,放了我的妻子."

蘇林笑道:"放心,一定會放的.而且我們也會托關系,找找人,看浮屠山賜給解藥,劍王前輩我們以後或許就是自己人了,我們蘇氏家族是非常看中劍王前輩這樣的絕世高手的."

十幾名武士非但沒有放下手中的弓弩,反而更加近距離地瞄准了鐵籠子里面那個女人.

"啊……啊……"

那個蟾蜍一樣的女人拼命尖叫嘶吼著.

蘇林拿出一支匕首,望著沈浪淡淡道:"十天前,劍王李千秋伏擊叔父,我們蘇氏家族當然非常震驚?劍島只有區區一個瞎子老奴,我們把劍王前輩妻子請來的過程非常簡單,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是因為急著趕路,讓劍王夫人受了一些顛簸,真是抱歉了."

走到了沈浪的面前.

蘇林發現大傻閉著眼睛,他渾身都在發抖,滿臉通紅.

可惜啊!

這是一個頂級的武道天才,但是叔父說了,要將他切成好幾截.

蘇林在沈浪面前揮舞著手中的匕首,微笑道:"很痛苦吧,我看著都覺得很痛苦.沈浪是什麼勇氣讓你敢去迎娶金木蘭的?就憑借你這卑賤的身份,配得上金木蘭嗎?"

沈浪用力地喘息,嘴里的血沫子不斷冒出.

蘇林拿出了一個金幣,歎息道:"你帶著鎮遠城的一萬多民賤民去劫掠,把所有西域商人的店鋪都給搶了,你以為有用嗎?我的人已經挨家挨戶去抄家了,很快就可以把所有的金銀全部奪回來,甚至還能奪回得更多,你信嗎?我們蘇氏馬上就要起事了,任何亂子都要徹底鎮壓下去."

蘇林伸手,輕輕拍打沈浪的連,微笑道:"是誰給你的勇氣來鎮遠城的,這里是我的地盤,這里距離鎮遠侯爵府僅僅只有幾十里.你知道我們手中有多少兵馬嗎?兩萬多!這還不算,還有羌國那邊,不計其數的蠻騎.你這是活得不耐煩了嗎?竟敢來鎮遠城找死?"

"呵呵……"沈浪發出一陣沒有意義的笑.

蘇林歎息一聲道:"大日子就快要來了.很快我們的軍隊就要席卷半個天西行省,很快我們就要和羌國合二為一,屬于我們的偉大時代就要來了,我蘇氏家族很快就要鳳凰涅槃,而你金氏家族則……很快就要毀滅了,很快很快!"

"可惜啊,沈浪你見不到了."

"叔父說了,讓我親手割下你的腦袋,他要把你的顱骨做成一個酒杯."

"我動手了啊!"

蘇林微笑道,然後伸手便要去割沈浪的腦袋.

而這個時候,沈浪忽然朝著他咧嘴一笑.

"表哥,你真是讓人銷魂."

沈浪說這話的時候中氣十足,哪里有半分受傷的樣子啊.

蘇林一驚,頓時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接著他動作無比飛快,瞬間就要轉身逃離.

他動作快.

但是劍王前輩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伸手捏住了蘇林的脖頸,提在半空中.

而蘇林雙腿騰空,在空氣上狂奔,但是卻半寸也不能前進.

沈浪站起身,嘴里嘖嘖道:"呀,呀呀呀!這是什麼造型啊,挺別致啊,太空舞步?誇父追日啊?"

所有人頓時震驚了.

發生了什麼事?

沈浪剛才不是被刺穿了嗎?

劍王那一劍非常凶猛,直接刺穿了胸膛呀.

沈浪拔下了背後的劍,大聲道:"諸位鎮遠城的朋友,接下來是見證奇跡的時刻,我要為大家現場表演口吞寶劍."

然後,沈浪活生生將這支劍給吞了.

因為這是一支定制的收縮劍,層層壓縮,全部可以壓倒劍柄里面去,露在外面的只有三寸.

"現在,我又要為大家表演當眾自盡."

沈浪把這支收縮劍拉扯恢複,完後對著胸口猛地一刺,頓時劍刃又都縮回去了,足足短了一尺多,看上去仿佛刺入身體.

接著沈浪解開自己的衣衫,露出了胸前的這個機關.

這里也有一支彈性很強的軟劍,平時擠壓在一起,需要的時候一按機括.

"咻!"這劍尖就直接彈射出來,而且還刺穿了血包.

這就是沈浪被一劍刺穿的真相.

沈浪道:"大家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我沈謙厲不厲害?"

能不厲害嗎?

昨天晚上,沈浪和劍王前輩,整整演練了幾百遍.

自然天衣無縫了.

"哈哈哈哈哈……"

此時大傻終于忍不住了,睜開了眼睛大笑.

他才是最辛苦的一個人.

他演技太差,所以進來之後就閉著眼睛,魂飛天外,唯恐露出破綻.

但就是想笑,所以拼命憋著,憋得渾身通紅,不斷顫抖,看上去倒仿佛悲憤無比的樣子.

蘇林幾乎要瘋了.

"李千秋,你連妻子都不要了嗎?你連她的死活都不管了嗎?"

沈浪無奈道:"表哥,你覺得我請劍王前輩過來,會把他的妻子留在島上讓你們抓走嗎?你們蘇氏卑鄙毫無底線,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劍王的夫人早就轉移到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了."

蘇林不敢置信,望著鐵籠子里面的女人,大聲喊道:"她就是劍王的妻子,她頭發掉光,渾身佝僂,全身皮膚如同蟾蜍一般,她就是劍王的妻子."

沈浪冷笑道:"第一,我為了拯救劍王夫人,一直在研究她體內的劇毒.已經提煉出了十幾個樣本,目前還沒有找到解毒的辦法,但是想要恢複出一模一樣的症狀,卻是輕而易舉的."

"第二,你們在山洞深處找到這個女人,她嘴里就始終大吼著李千秋,你這個畜生,快來救我,快來救我.你們就欣喜若狂,百分之百斷定她是劍王夫人了?而實際上她腦子已經壞了,她永遠都只會吼這一句話的."

蘇林吼道:"她是誰?她是誰?"

沈浪道:"她是一個死有余辜的女人,用她來救人,也算是她這輩子唯一的貢獻."

而此時鐵籠子里面的女人又瘋狂嘶吼:"把火熄掉,把火熄掉.李千秋你這個畜生,快來救我,快來救我!"

蘇林寒聲道:"你早就料到有這一天,所以早就做了准備?"

沈浪道:"當然了,你知道我每天做得最多的是什麼嗎?就是用代入法,站在敵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我每天都在想著如果我是蘇難,應該怎麼弄死沈浪這個小畜生.你們想過的法子我想過了,你們沒有想過的法子,我也想過了."

確實如此.

沈浪邀請劍王過來的時候,已經先讓他把劍王夫人秘密送到天涯海閣.

然後,往劍島山洞里面送了一個一模一樣症狀的女人,一個死有余辜的女人.

而且,沈浪說拯救劍王夫人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這也是真的.

蘇林不可思議地望著沈浪.

之前就聽說過沈浪狡詐如鬼,他還無法完全相信.

一個人大權獨掌的時間太長了,一定會膨脹,有一種所有人都不如我的感覺.

所以當聽說沈浪要來鎮遠城的時候,蘇林雖然重視,但也心生不屑.

整個鎮遠城早就被我經營得密不透風,你沈浪帶著區區幾百人就想要過來翻天?真是癡人說夢.

我蘇林一根手指頭,就可以將你碾死了.

而現在,僅僅一天時間!

蘇林在占據優勢的情況下,還輸得如此之慘.

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沈浪,你好毒,你好毒啊!"蘇林大呼道:"但是你以為這樣就有用了嗎?現在有上百名高手包圍了你們,你以為你逃得出去嗎?放了我,你還有一線生機!"

蘇林的話還沒有說完.

忽然覺得下面一涼.

然後他驚恐地發現,自己雙腿之間在流血.

地上那一坨東西,非常眼熟.

沈浪手中的匕首上,還有血跡.

他,他被閹了?

啊……啊……啊……

沈浪,你這個惡魔,你這個魔鬼.

你要閹割我之前,為何連提醒都沒有?

蘇林發出一陣陣慘嚎.

全場所有人見了,也一陣陣頭皮發麻.

沈浪道:"表哥,不好意思啊,你這個匕首太鋒利了,我那在手里就忍不住想要切割一些什麼東西."

蘇林淒厲大吼道:"沈浪,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沈浪道:"不過表哥你本錢有點小啊,嫂子體形這麼龐大,豈不是牙簽攪大缸,我咋感覺你這頭頂有點綠了呢?"

蘇林大吼下令道:"動手,動手,將沈浪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頓時大廳內上百名高手,猛地拔劍.

而蘇林那個肥壯的妻子也終于反應過來,低頭看了丈夫被閹割的那部分,嘶聲大吼道:"沖上去,將這個小白臉扒皮抽筋,剁成肉泥."

"射死那個囚籠里的女人."

"嗖嗖嗖嗖……"

十幾個武士扣動機括.

瞬間,十幾支弩箭將鐵籠里面的那個女人射死.

然後,上百名高手朝著沈浪三人瘋狂沖來.

這架勢,已經完全不管蘇林性命了.

李千秋手指輕輕一捏,將蘇林的頸椎直接捏斷了.

頓時,蘇林覺得自己脖子以下毫無感覺.

就連雙腿之間也不痛了.

"啊……啊……啊……"

蘇林再一次發出淒厲恐懼的慘叫.

李千秋從袖子里面拿出一支真劍,朝著大傻道:"大傻,保護二傻,有問題嗎?"

大傻用力搖頭,也不知道有問題,還是沒有問題.

然後,劍王李千秋一人一劍,閃電一般沖了出去.

一人,殺向一百多名高手.

然後!

熟悉的一幕再一次出現了.

在劍王面前,普通人,普通高手,牛逼高手都沒什麼區別的.

全部都是一劍殺一個.

唰唰唰唰!

他手中的利劍,快如閃電,沒有任何招式.

一劍一人,一劍一人.

殺得飛快.

轉眼之間,身邊就一堆尸體.

講真的,劍王面對全副武裝的士兵還要麻煩一些.

因為這些士兵都穿著厚厚的盔甲,每一劍刺穿劈開,都需要耗費真氣的.

而這些武道高手,都不喜歡穿鐵甲.

劍王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最輕的力氣,刺穿他們的心髒,切開他們的動脈.

甚至連骨頭都會避開,免得浪費一點點真氣和力量.

…………

"殺!"

"殺!"

蘇林的夫人一聲大吼.

"砰砰砰……"

院子外面的上百名武士沖了過來.

"射死他們,射死這個小白臉."

蘇林夫人下令,完全不在乎會將自己的丈夫射成刺猬.

頓時,上百名武士彎弓搭箭.

對准沈浪狂射.

然而……

沒有用的.

大傻的玄鐵大棒猛地狂舞.

這兩米長的玄鐵棍,直接就制造了一個直徑四米的漩渦.

他的速度太快了.

這玄鐵棒一狂舞,顫聲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加上他這鐵棒里面含有天外隕鐵,有巨大的磁力.

所有射來的箭,全部被吸了過來.

沈浪躲在大傻的背後,簡直就跟躲在城牆後一樣安全.

不要說什麼利箭從臉頰劃過這樣驚險的畫面了,敵人射來的箭,沒有一支靠近沈浪三尺之內的.

于是,他蹲在地上和蘇林玩游戲.

"表哥,有感覺不?"

"表哥,我刺你這,有感覺不?"

"表哥,我這麼狠狠捅你,都沒有感覺嗎?"

蘇林要絕望了.

他心中只有一句話.

沈浪,我日你娘,我日你娘.

因為沈浪手中的匕首,一刀一刀朝著他的大腿,手臂,肚子刺去.

刺得他渾身飆血.

還問他有沒有感覺?

沈浪道:"表哥,我最後再捅一刀啊."

噗刺!

沈浪又捅了一刀.

不過這一次沒有拔出來,因為他的手空了.

沈浪驚歎道:"表哥,你還沒有感覺嗎?你太厲害了."

蘇林大吼道:"沈浪,你把刀子插在哪里了?"

沈浪道:"屁股中間,表哥你以後拉屎估計不太方便了."

頓時蘇林眼眶欲裂,大吼道:"沈浪,我日你娘,我日你娘……"

蘇林的妻子,梭國的那個郡主幾乎要瘋了.

這個大高個竟然這麼厲害嗎?

這麼密集的箭雨,竟然沒有一支能投射穿他的棍陣?

"沖上去,殺了這個傻大個,殺了這個傻大個."

隨著蘇林妻子一聲令下.

上百名武士,瘋狂沖殺過來.

"殺,殺,殺!"

蘇林的妻子也夾在其中,揮舞戰刀,朝著大傻猛地沖殺過來.

沈浪道:"大傻,閉上眼睛."

"哦!"大傻閉上眼睛.

蘇林妻子一愕,然後一喜.

這個大傻竟然還閉上眼睛了,這不是找死嗎?

然後……

她絕望了.

沖殺過來的一百個武士也完全絕望了.

"砰砰砰砰……"

大傻潑婦棍又來了.

沒有招術.

就是亂,就是快.

這一砸下來,力大無窮.

沒法躲,因為速度太快.

沒法擋,因為力量太大.

一旦被他的玄鐵棍掃中.

沒有慘叫,沒有驚呼,什麼都沒有.

整個人瞬間就扁了.

"砰砰砰砰……"

無比華麗,無比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天空飛人啊!

凡是被大傻玄鐵重棒砸中之人,全部如同稻草一般,直接飛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

幾個,十幾個,幾十個人飛了出去.

這一飛就是十幾米,狠狠撞在牆壁上,然後就仿佛一張紙貼在上面,足足好一會兒才滑落下來.

沈浪看呆了.

劍王李千秋也看呆了,他甚至都分心了.

然後,他也好羨慕.

唉!我們這樣的人號稱劍王,其實就是投機取巧.

大傻才是真厲害.

蘇林的妻子,這位梭國的公主也算是力大無窮的哪一種人了,否則體形也不會如此粗壯.

她揮舞著大刀,猛地朝著大傻斬過來.

然後,她眼前一黑!

這是什麼?

接著……

她什麼都不知道了.

二百五十斤的身體,也如同稻草一樣,直接飛了出去.

狠狠撞在牆壁上.

鮮血潑了一牆.

她的整個遺體貼在牆壁上很久.

足足好一會兒,才漸漸滑落.

不僅僅是全身骨頭,五髒六腑,全部碎裂.

死得太突然了.

………………

與此同時!

鎮遠城的無數子民們,遭遇了淒慘劫難.

昨天沈浪帶著他們劫掠了西域商人的店鋪,搶走了十幾萬金幣,無數的銀幣.

參加劫掠的每一個人都發大財了.

而今日!

每一家平民都遭殃了.

隨著蘇林一聲令下.

鎮遠城所有的官員帶著幾百名衙役,幾百名新來的西域武士,沖入一戶又一戶貧民家中.

"有沒有參加昨天的劫掠?"

"沒有啊,沒有啊,我王老實最老實了.我沒有參加,隔壁的王老三參加了."

"看你這幅奸猾的樣子,怎麼可能不參加?給我抄家!"

幾個如狼似虎的衙役沖進家中,掘地三尺.

翻遍了每一處地方,不但把昨天劫掠來的金銀搶走,還把所有值錢的全部拿走.

"官爺,官爺,那是我自己家的銀子啊,我們存了十幾年的積蓄,打算給兒子娶媳婦的啊."

"官爺,您不能搶走啊."

王老實沖了上去.

頓時,衙役的棍子瘋狂砸下,直接將他手腳打斷.

王老實的婆娘沖了上去.

幾個西域武士見之,雖然年紀不小,姿色一般,但身段不錯.

不如就睡了.

然後,這個王老實的妻子被按在地上.

這樣的慘劇,幾乎家家戶戶都在上演.

這些西域商人可都是蘇氏的錢袋子,所日整個鎮遠城至少被劫掠了近二十萬金幣.

今天當然要奪回來.

蘇林說得沒錯.

他們不但將昨天損失的金銀全部奪回來,還奪回來更多.

因為每一家原本的積蓄,也被搶走了.

蘇林也算是謹慎的.

一直等到沈浪進入了主簿府之後,確定他必死無疑了,這才下令鎮遠城的官員沖入每家每戶,追繳賊贓.

頓時,整個鎮遠城內嚎哭沖天.

家家血淚.

不管有沒有參加昨日的劫掠,家家戶戶全部遭殃.

家中錢財,值錢的物件被搶走了不說.

稍稍有抵抗者,全部都被殘暴鎮壓,輕則筋骨斷折,重則喪命.

家中若有漂亮女眷的,鎮遠城的衙役還好,而西域流浪武士則完全是禽獸了.

全城百姓.

血淚沖天!

無數的冤屈,無數的怒火,在整個鎮遠城所有子民體內積攢.

如果沒有人引導點燃這股怒火,那麼他們就只能活生生憋屈到死.

但如果有人點燃這股怒火,那瞬間就可以焚毀全城.

蘇林也是確定沈浪必死無疑才敢這樣做.

蘇氏家族謀反在即,一定要將所有不安定因素全部鎮壓下去.

要用最鐵血的手段震懾所有人.

竟敢劫掠西域商人的店鋪?

找死!

………………

與此同時!

鎮遠城主府外.

隨著一聲令下!

"攻!"

"將城主府內沈浪的部署,殺得干乾淨淨."

"斬盡殺絕!"

"嗖嗖嗖嗖嗖……"

十幾台投石機瘋狂發射.

所有強弩,瘋狂發射.

"轟轟轟……"

十幾個巨石,凶猛地砸向了城主府的牆壁.

這畢竟不是城牆,沒有那麼堅固,也沒有那麼厚.

一旦被砸中,輕則裂開縫隙,重則直接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短短時間內!

整個城主府就被砸得千瘡百孔.

外牆倒塌了一般.

城主府內的房子,也有一半被砸成了廢墟.

"放!"

"放!"

"放!"

隨著蘇氏軍官的大聲令下.

兩千多名蘇氏武士弓箭狂射.

一輪又一輪箭雨,朝著城主府內射去!

"換火箭!"

"射!"

"射!"

片刻之後!

整個鎮遠城主府內,火光沖天!

與此同時!

整個鎮遠城內,家家戶戶,哭聲震天.

整個城市,仿佛淪入地獄.

城主府內,萬分危急.

"武烈將軍,我們要撐不住了."

"不如殺出去,整個城主府都要燒起來了,再困在里面,會全軍覆滅的."

"十三將軍,沈公子說什麼時候回來?"

沈十三渾身冒煙,大聲道:"快了,快了,主人很快就可以殺回來,然後帶著我們席卷全城."

女將武烈大吼道:"所有人聽令,堅守城主府,哪怕戰死到最後一人,也不能離開!"

"是!"

外面,所有投石機依舊在瘋狂投射.

蘇氏武士,依舊在箭雨狂射.

地面顫抖,火焰沖天.

蘇氏千戶淡淡道:"里面的人應該已經死絕了吧!"

"應該差不多了,就算還活著,也沒有剩下多少人."就算不被燒死,也被嗆死了."

蘇氏家族的千戶官,舉起手.

頓時,所有投石機攻擊停歇.

所有弓箭手攻擊停歇.

"軍隊集結,沖進去,將沈浪部署,斬盡殺絕!"

"斬盡殺絕!"

兩千名蘇氏武士,瘋狂地沖殺進入了城主府內!

……………………

蘇林的主簿府內!

劍王李千秋眼中就只有一個對手,那就是大劫寺的苦難頭陀.

但對方一直游離在外,如同一條毒蛇一般,緊緊盯著,仿佛要尋找一切機會.

然而……

李千秋沒有給他任何機會.

劍王殺人太快了!

一百多名高手沖殺而上.

並沒有給李千秋帶來多大的麻煩.

另外一邊,一百多名武士也沒有給大傻帶來任何麻煩.

從戰斗開始到結束,最多一刻鍾.

幾十名西域高手,幾十名大劫寺武士,被李千秋殺得干乾淨淨.

一百多名蘇氏武士,被大傻殺得干乾淨淨.

整個主簿府內!

尸橫遍地,血氣沖天.

苦難頭陀隔著百米,和李千秋遙遙對峙.

李千秋殺了一百名武者了,長長呼出去一口氣.

把劍換到左手,然後甩了甩右手.

"大和尚,來嗎?"

苦難頭陀目光冰冷望著沈浪.

"劍王李千秋果然厲害,不過你殺了一百多人,真氣也消耗很大,現在你殺不了我了."苦難頭陀道:"當然,我也殺不了你."

李千秋道:"不試試,怎麼知道?"

苦難頭陀道:"莫急,莫急!我這就去大劫寺搬來更多的高手,更多的僧兵!"

"李千秋,沈浪,你們招惹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從今以後,你們和大劫寺不死不休了."

苦難頭陀的身影快速離去,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劫寺的人,果然奸猾如鬼.

但劍王李千秋也松了一口氣.

他畢竟不是大傻和仇妖兒這樣的變態血脈,他的真氣是有限的,盡管已經非常節省,但殺了一百多名武者,還是差不多將真氣內力耗盡了.

若這苦難頭陀真的殺過來,真是有點麻煩.

而此時,那個絕色美人何甯甯呆在原地,看著遍地的尸體.

而此時的沈浪,正在一絲不苟給蘇林縫合傷口.

剛才在他身上刺了那麼多刀,而且還把他閹割了,若在不縫合止血,只怕流血都流死了.

沈浪微笑道:"表哥,沒有想到吧,我毫發未損,而你的人卻全部被殺光了."

"表哥,聽說你派了幾百個衙役,幾百個西域武士闖入了鎮遠城千家萬戶追贓?那肯定是家家血淚,全城悲憤吧!"

"謝謝你的幫忙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你卻幫我潑了這一大瓢油下去."

"你幫我激起了全城百姓的怒焰,接下來他們就都是我的人了."

"我會帶著上萬憤怒的子民,席卷全城,席卷整個白夜郡,我一個人就可以把你們蘇氏的領地攪得天翻地覆,鬼哭狼嚎!"

接著,沈浪道:"大傻,背上蘇林,我們殺回城主府!"

大傻輕飄飄地背上了蘇林.

沈浪三人用最快速度,沖出了主簿府.

…………

出了主簿府之後.

沈浪高呼道:"鎮遠城的子民們,老少爺們,我是城主沈浪,蘇林已經完了,騎在你們頭上作威作福的人,已經徹底被我殺光了."

"我知道你們剛剛遭遇了劫難,惡人沖進你們的家中燒殺搶奪."

"他們搶走了你們幾十年的積蓄,他們殺了你們的父母,他們玷汙了你們的妻子."

"如此深仇大恨,應該怎麼辦?"

"血債血償!"

"大傻,將蘇林給我抬起來!"

大傻猛地折斷了十米高的旗杆,然後把鎮遠城的主宰蘇林綁在旗杆上,高高舉起.

"大家看到了嗎?這就是蘇林,這就是鎮遠城的主宰蘇林."

"現在他已經徹底完了,他的人被我殺得干乾淨淨,他如同一頭死狗一般落在我手中."

看到了!

整個鎮遠城的子民都看到了.

曾經高高再上的蘇林,這個鎮遠城的最高主宰蘇林,此時真的如同死狗一般,被掛在旗杆之上.

他的下面被閹了.

屁股中間還插著一把刀.

沈浪大吼道:"鎮遠城的子民,你們的錢被搶走了,你們的父母被打死了,你們的妻子被玷汙了."

"這個血海深仇,你們報還是不報?"

"報還是不報?"

沈浪每說出一句,大傻就重複一句,聲音仿佛雷霆一般.

"報!"王老實的兒子左手抱著筋骨斷折的父親,右手抱著傷痕累累的母親.

"報仇,跟他們拼了."

"報仇雪恨!"

"報仇雪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的鎮遠城,家家戶戶遭遇劫難,壓抑著無限的仇恨和怒火.

沈浪大聲吼道:"諸位兄弟,戴上你們所有的武器,砍刀也好,鐮刀也好,鋤頭也罷,跟著我殺過去,殺過去!"

"把整個鎮遠城的贓官,殺得干乾淨淨."

"把整個鎮遠城的西域武士,殺得干乾淨淨."

"把那些禽獸衙役,殺得干乾淨淨."

"把蘇氏家族在鎮遠城所有的走狗,殺得干乾淨淨."

"殺光鎮遠城,殺光白夜郡!"

然後,大傻高舉著十米的旗杆,高舉著死狗一般的蘇林,朝著前面沖過去.

沈浪,李千秋,大傻三人在空曠上的街道狂奔.

一個又一個鎮遠城的百姓沖了出來,跟在他的身後.

一個,兩個,三個,十個,一百個,一千個……

跑出兩里地後!

沈浪身後,黑黑壓壓,幾千上萬名鎮遠城壯丁.

他們目光帶著沖天的仇恨和怒火.

"殺,殺,殺!"

沈浪帶著上萬人,如同黑色潮水一般,朝著城主府外的蘇氏軍隊沖殺過去.

殺出一個朗朗乾坤,殺它一個天翻地覆,殺他一個驚天動地.

………………

注:第一更八千多字送上,我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回來繼續拼!月票真的很危急,拜求兄弟們出手相助,一定爽到底!

謝謝浪哥的迷弟萬幣打賞.

上篇:第246章:浪爺大屠戮!天變!    下篇:第248章:浪爺屠空全城!蘇難震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