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8章:浪爺屠空全城!蘇難震駭!   
  
第248章:浪爺屠空全城!蘇難震駭!

g,更新快,無彈窗,!

羌國!

太子阿魯太依舊沒有登上王位.

這很反常,按說這種情形之下,應該早就稱王了.

羌王總共生了十幾個兒子,除了五個年幼的之外,還有四個死于天花,如今成年的兒子只剩下四個.

第五子阿魯齪,原本奉命去剿殺阿魯娜娜公主,結果他率兵還沒有走出多遠,就傳來了羌王暴斃的消息.

他也不去大雪山剿滅阿魯娜娜,直接帶兵去了雪山神廟.

那個地方說是雪山神廟,其實也是一個堡壘,苦海頭陀和他的僧兵死完了,這個堡壘剛好空了下來,阿魯齪率兵進駐.

之後,另外兩個成年的王子又紛紛帶著自己嫡系進駐了雪山神廟.

于是,羌王三個兒子總共五千多兵馬,占據雪山神廟,和阿魯太遙遙對峙.

要說目標,他們也沒有什麼目標,更多是為了自保,不能讓阿魯太給殺光了.

足足等了十幾天,阿魯太竟然都沒有率軍殺過來,于是三個羌國王子不由得起了別的野心.

比如,割據為王?

阿魯娜娜可以在大雪山下建立自己的部落,我們為何不可?

比起大雪山,雪山神廟只怕是一個更好的風水寶地吧?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拖延了下來.

阿魯太一邊集結大軍,一邊不斷派遣使者去阿魯娜娜的大雪山部落,命令他立即歸降,否則格殺勿論.

對于雪山神廟的這三個兄弟,他好像徹底忘記了一般.

而這座神廟里面什麼都有,有糧食有酒有肉,足足可以讓五千兵馬吃半年左右的.

這些和尚實在太富了.

況且這座雪山神廟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這三位羌國王子也頓覺高枕無憂了.

每天就是吃喝玩樂.

可惜當時走得太急了,也沒有帶幾個美人上來,否則別提有多快活了.

如此一來,整個羌國就幾乎是一分為三.

這個內亂,仿佛也沒有結束的跡象.

蘇難那邊的命令越來越急.

楚國大軍已經要發動了,時間非常緊迫.

羌國必須在最短時間內結束內亂,這一次叛亂蘇難手中只有兩萬多大軍,真正的主力還是要靠羌國.

羌國這個野蠻國家,總共只有幾十萬人口,但打起仗來的時候,卻能夠拉出十萬大軍.

只要是個男人就能拿起彎刀,就能戰斗,就能劫掠.

不僅如此,每一次要入侵越國的時候,羌國的這些野蠻青壯全部都爭先恐後,哪怕自帶干糧也要參戰.

因為能夠發財.

去越國劫掠一次賺的錢,超過在家養牛幾年了.

蘇難給蘇劍亭和蘇莫等人的密信非常嚴厲.

務必在幾天之內,徹底結束羌國內亂!

不擇一切手段!

羌國要在最短時間內出兵.

………………

這一日,占領雪山神廟的三個羌國王子又在喝酒作樂.

越喝越燥熱.

"老四,這每天日的都是這麼丑的女人,實在是倒胃口,不如我們下山去搶幾個漂亮女人上來?"

羌國四王子搖頭道:"不,還是山上安全,你下山去搶漂亮女人該派多少人呢?派少了吧,容易被阿魯太給宰了,派多了吧,就直接引發大戰,還是先忍忍吧."

老五道:"這要忍多久啊,我現在甯願憋著,也不願意日這幾個丑女人了,實在是憋不住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羌國武士飛奔了進來.

"四王子,五王子,七王子,外面來了兩個女人,好像是……王後!"

羌國的三個王子一愕道:"蘇家的兩個騷狐狸?她來做什麼?"

然後,三位王子走了出去.

在雪山神廟外面的雪地上,果然見到了兩個曼妙的身影.

雖然此時是夏日,但這大雪山上依舊是白雪皚皚,這兩個火紅色的人影在雪地上尤其惹眼.

這兩個女子果然是蘇莫和蘇凝,羌王的兩個妻子.

她們身上披著火紅色的大氅,里面卻穿得非常單薄,身材顯得尤為婀娜動人.

神廟門上的三個羌王子呼吸立刻粗重了.

蘇氏家族的女人就是美啊,對這兩個女人他們早就垂涎三尺,只不過之前有羌王在,他們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

但比起羌國女人,蘇氏這兩個絕色簡直不要誘人太多.

現在羌王死了,這兩個女人難道就歸阿魯太了?

三個羌國王子想起最近這幾天睡的粗糙丑女,再對比蘇氏的這兩個女人,簡直要讓人作嘔.

"兩位母妃,是阿魯太讓你們來的嗎?"

"你們現在早已經爬上阿魯太的床了吧?"

"你們兩人有什麼陰謀?"

三位王子目光火熱,心中卻又充滿了戒備.

蘇莫嬌柔道:"三位王子,我不是代表阿魯太而來,我是代表蘇氏家族而來,能夠讓我們兩人進去嗎?"

羌國三個王子頓時起了內訌.

"讓她們進來."

"不能讓她們進來,肯定有什麼陰謀."

三個人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

蘇莫咯咯一笑道:"我們就兩個女人而已,而且我們的武功也很差,三位殿下有五千兵馬,難道還會怕我們兩個女人嗎?"

她這一笑,簡直讓三個羌國王子神魂顛倒.

然後,蘇莫和蘇凝扯掉了身上的紅色大氅,露出里面薄薄的綢裙.

這身段,這曲線,簡直要迷死人了.

三個羌國王子已經憋了差不多半個多月了.

真的要憋炸了.

而且對這兩個女人早已經垂涎萬分.

"就兩個女人而已,她們武功很差,又能有什麼陰謀?"

蘇莫嬌聲道:"三位王子,難道害怕我們身上藏有什麼武器嗎?"

然後,她們又將身上的絲綢裙子脫掉了,就剩下兜兒和小綢褲,這白嫩的肌膚幾乎和雪地一樣白,仿佛能夠掐出水兒來.

三個羌國王子完全看呆了.

守衛雪山神廟的一眾羌國武士也完全看呆了.

太……太誘人了啊.

兩個蘇氏的美人高舉著雙手,光著腳丫子,朝著雪山神廟走來.

"人家來了哦,如果你們懷疑,就射殺了我們吧."

這兩個嬌滴滴的美人,誰舍得射殺啊?

關鍵以前這兩個人可都是羌王的妻子,這些羌國武士哪里敢冒犯?

這可是王後,此時幾乎光著身子走過來.

你難道能夠下手殺了她們?能夠讓你們看一眼她的粉嫩胳膊,就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

就這樣,蘇氏的兩個女人走進了雪山神廟之內.

"冷死了,冷死了,三位殿下趕緊帶著我們去烤火吧."

能不冷嗎?

這里可是雪山,溫度在零度以下的.

三位王子趕緊將蘇氏的兩個美人引進了大房間里面,里面燒著火盆,溫暖如春.

羌國四王子已經幾乎要炸了,但還是強忍著心中的欲望,道:"兩位母妃,你們前來可有什麼事情啊?"

蘇莫嬌聲道:"有事,當然有事.不過先睡了再說好嗎?人家真的要凍死了,三位殿下給我們暖一暖吧."

然後,蘇莫和蘇凝將身上剩下的哪一點衣物都扒光了.

一個走向老四,一個走向老七.

老五頓時怒了.

什麼意思,瞧不起我啊?

他猶豫了兩秒鍾,然後覺得向大蘇撲過去.

蘇莫,蘇凝的烈焰紅唇,輪流朝著羌國的兩個王子吻了過去.

把兩個人吻得烈火沖天.

恨不得將這兩個蘇氏美人撕了.

然而……

僅僅一分鍾後!

先親吻的羌國四王子忽然臉色發青,感覺到無法呼吸.

"呃……呃……"

僅僅幾秒鍾後,他的眼眸充血,暴斃而亡.

然後,羌國七王子也七孔流血而死.

死不瞑目.

羌國五王子驚駭萬分,飛快後退,來不及穿衣衫,直接就要抄起彎刀.

"你們兩個女人的嘴上有毒?"

蘇莫咯咯嬌笑道:"是啊,花了好大的代價,從浮屠山弄來的劇毒,我們事先服過解藥才來的."

羌國五王子哈哈大笑道:"幸虧我沒有親吻你們的嘴,我一刀將你們宰了."

但是片刻之後,他也感覺到自己無法呼吸,眼前一陣陣發黑,黑血灌瞳,慘烈而死.

"誰說沒有親我們的嘴,就不會被毒死的,咬別的地方也會死!"

蘇莫的笑容豔麗而又殘忍,隨便穿上了衣衫.

將羌國三個王子的腦袋斬了下來提在手中,打開門朝著外面走去.

"奉新羌王之命,前來誅殺叛逆."

"現在三個叛亂王子全部被我所殺,你們何去何從?"

"是和新大王抗爭到底?讓大王率兵將你們斬盡殺絕,還是效忠新大王?"

全場的羌國武士完全驚呆了.

這兩個王後這麼猛?竟然把三個彪悍的王子全部殺了?

一個羌國武士首領道:"王後,新王不會殺我們嗎?"

蘇莫道:"叛亂的是三個王子,又不是你們.只要你們願意歸降,非但既往不咎,每個人還能分兩個金幣."

雪山神廟的眾多羌國武士互相看了一眼.

三位王子都已經死了,他們還鬧什麼鬧?

頓時,全場所有的羌國武士全部跪下.

"我們願意投降,我們願意投降."

蘇莫道:"那就好,新大王很快就會一個人進入雪山神廟,給你們親自發錢."

果然一個時辰後!

新大王阿魯太,自己一個人扛著兩箱金幣進來.

二話不說,直接將兩大箱子的金幣灑在地上.

"都是你們的,可願意效忠于我?"

五千羌國武士歡呼,沖上去撿金幣.

"大王萬歲,大王萬歲!"

至此,羌國的內亂平息一半.

次日!

阿魯太正式登基成為羌國的新王.

蘇莫成為第一王後,蘇凝成為第二王後.

阿魯太成為了新的羌王後,立刻集結四萬大軍,朝著阿魯娜娜公主的部落殺去.

朝著羌越邊境殺去.

蘇難叛亂的最關鍵一步棋,正式落下.

阿魯娜娜麾下只有三千武士,不足新王阿魯太的十分之一.

可以說,新王阿魯太剿滅阿魯娜娜幾乎輕而易舉.

滅阿魯娜娜之後,他的大軍就會直接殺入越國,和蘇難兩萬多大軍會師.

兩支軍隊加在一起,整整六萬多大軍,可以輕而易舉橫掃半個天西行省.

屆時,大事便成!

蘇氏家族正式鳳凰涅槃.

……………………

鎮遠城內!

"殺,殺,殺!"

"將沈浪部署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徹底將城主府砸碎之後,忠誠于蘇氏的兩三千武士沖殺了過去.

武烈率領著二百女壯士,沈十三率領著幾十名武士,靠著這些斷壁殘垣堅守.

雙方瞬間厮殺在一起.

沈浪一方的人馬雖然精銳,而且裝備精良,但是雙方人數相差得太懸殊了.

經過短暫的僵持之後,戰局頓時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鎮遠城的兩三千軍隊,將沈浪一方的二百多人團團包圍.

沈浪一方開始出現了傷亡.

防線越來越脆弱,隨時都可能崩潰.

這道軍陣防線,完全是武功最高身體最強壯的武士構建而成的.

一旦崩潰,就意味著全軍覆滅.

女將武烈,瘋狂地斬殺.

腰圍八尺女壯士咸奴,索性不用大刀,直接揮動兩個大鐵錘,瘋狂砸下.

她們也不知道殺了多少人,身下堆滿了敵人的尸體.

但是她們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傷口.

雖然全身都穿著鋼甲,但是敵人太多了,而且出手太刁鑽了.

她們身上鮮血淋漓.

沈十三武功算是挺高的了,但面對這種戰斗,他甚至還不如那些力大無窮的女壯士,體內的真氣很快就耗盡了.

他也受傷了!

"主人,你若再不回來,我們可都要全軍覆滅了."

眼看著防線馬上就要崩潰了.

女將武烈大吼道:"死又何懼,同歸于盡,同歸于盡."

這話一出,一百多名女壯士也齊聲高呼.

"死又何懼,同歸于盡,同歸于盡."

氣勢悲壯,無比決絕.

然後,剩下一百多名女壯士,完全是不要命的戰斗方式,每一招都是同歸于盡.

我們可以全軍覆滅.

但是臨死之前,也要多殺幾個墊背.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殺,殺,殺!

同歸于盡!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忽然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報仇雪恨,報仇雪恨!"

"殺,殺,殺!"

"蘇林死了,蘇林死了!"

然後,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蘇氏家族的三個千戶飛快沖了出去,然後他們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沈浪竟然沒有死?

那個旗杆上的人是誰啊?

那麼慘?

胯間被閹割了,屁股中間還插著一把刀.

此時他還在拼命地嚎哭尖叫.

竟然是蘇林大人?

蘇難侯爵的侄子,鎮遠城的主宰蘇林大人?

他竟然如此之慘?

然後,三個蘇氏的千戶見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沈浪身後黑黑壓壓無數人,浩浩蕩蕩一眼望不到頭.

整個鎮遠城的百姓都殺出來了?

這群人臉也不蒙了,手中揮舞著砍刀,鋤頭,各式各樣的武器,臉上充滿了怒火和仇恨.

這是有多少人?

一萬?兩萬?

小的十歲,大的七十歲.

全部殺出來了.

三個蘇氏千戶大驚,吼道:"所有軍隊,第一千戶所,第二千戶所,全部撤出來,在校場上列陣迎敵,列陣迎敵."

隨著三個千戶一聲令下.

一千多名蘇氏武士從城主府的戰斗撤了出來,開始在校場上列陣.

"列陣,列陣!"

"盾牌兵在前,鐵甲兵在前."

"弓箭兵在後,准備射箭!"

如果讓蘇氏家族這一千多軍隊集結列陣完畢,尤其是弓箭手進入齊射,那麼沈浪身後的這一兩萬名百姓也贏不了.

一萬多名普通平民,肯定打不過一千多全副武裝的士兵.

但是……

敵人的軍隊來不及列陣了.

大傻沖得無比飛快.

兩米的玄鐵棍,他也不用了,直接背在身後.

現在十幾米長的粗大旗杆,就是他的武器.

此時的大傻,全身熱血沸騰.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就感覺到全身要燒起來一樣.

好瘋狂,好熱烈,好爽!

"啊……啊……啊……"

他一個人就沖了上來.

速度簡直比奔馬還要快.

全身穿著鐵甲,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行動,就是沈浪逼著他戴著頭盔很不舒服.

不自由,視野不開闊.

但他整個人,一輛坦克一般,猛地沖殺上來.

十幾米高的粗大旗杆,整整幾百斤重,猛地就橫掃了過來.

"唰……"

十幾個敵人武士,就這麼飛了出去.

鮮血狂噴而死.

然後,大傻把整個旗杆當成鐵棍橫掃.

"砰,砰,砰,砰……"

誰能形容和大傻對陣這些武士心中的絕望?

這,這還是人類嗎?

你用十幾米長的旗杆,作弊啊.

隔得這麼遠,你能打到我,我卻打不到你.

你力氣這麼大,作弊.

劍王李千秋在後面也看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武道宗師單打獨斗厲害,面對武道高手的時候也厲害.

但是在戰場上,一個武道大宗師肯定比不過大傻.

更比不過逆天的仇妖兒.

太……變態了.

敵人的軍陣還沒有來得及完成,就被大傻的旗杆砸了七零八落.

死傷無數.

這個時候,沈浪身後的一兩萬名民眾沖上來了.

憑著一股血氣之勇,順風戰還是能打的.

就這樣!

大傻沖在最前面,如同開路坦克.

身後一兩萬名鎮遠城民眾,直接就……碾壓了過去.

如同錢塘江的潮水.

浩浩蕩蕩,直接淹了過去.

緊接著片刻之後!

"殺,殺,殺!"

城主府內.

幸存的一百多名女壯士,還有幾十名武士,猛地沖殺了過來.

蘇氏家族的武士再也承受不住,徹底崩潰了.

兩千多人瘋狂奔逃,如同鳥獸散.

你不逃還不要緊.

你這一逃,一落單,就算是完蛋了.

我們一萬多老百姓打不過你一千多士兵.

但是十幾個人打你一個,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鎮遠城的這些士兵,雖然被蘇氏家族圈養,但名義上還屬于越國,談不上多精銳的.

真正精銳是蘇氏家族的私軍,還有三眼邪的馬賊.

以一敵十?他們還沒有那麼牛逼.

一面倒的屠殺開始!

殺紅眼睛的鎮遠城百姓,瘋狂追殺每一個敵人士兵.

抓到一個士兵後活生生用鋤頭用砍刀,將他斬成肉泥.

這些士兵想要逃.

躲進城內的房屋之內.

但你如果是老百姓,躲避軍隊的追捕,還可以躲進民房.

你是士兵,追殺你的是普通百姓,你躲進民房,這不是找死嗎?

殺,殺,殺.

報仇雪恨!

這些追殺,就全部交給憤怒的老百姓.

接下來沈浪把所有的女壯士,麾下武士派出去,關閉鎮遠城門.

用最快速度去追殺所有可能去鎮遠侯爵府報信之人.

務必不讓任何消息泄露出去.

這點容易做到嗎?

很容易,因為從鎮遠城去鎮遠侯爵府只有一條道.

以武烈等高手的速度,應該可以將所有報信之人全部殺光.

最關鍵的是蘇林和鎮遠城三個千戶都死得太突然了,甚至來不及派人去鎮遠侯爵府報信.

………………

一個多時辰後!

鎮遠城的兩三千守軍,近乎全軍覆滅.

不僅僅守軍被殺光.

所有的衙役,也被殺光.

所有蘇氏的走狗,全部被殺光.

殺得整個鎮遠城血光沖天,人頭滾滾.

究竟殺了多少?

沈浪也不知道了.

總之,比他預估的還要多.

來到鎮遠城的第一天,他殺了幾百人.

來到鎮遠城的第二天,直接殺了幾千人.

這就是一直殺!

…………

夕陽西下!

鎮遠城的三個千戶,幾個主簿,幾十名官員.

全部整整齊齊跪在城主府廢墟的外面.

沈浪一聲令下.

"殺!"

手起刀落,全部人頭落地.

沈浪小心翼翼地將蘇林的腦袋,還有他被閹下來的東西,裝進一個木頭盒子里面.

他的前面跪著一個蘇氏的武士.

"把所有人頭都裝車."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所有和蘇氏有關的人,不管是衙役,官員,商人等等.

幾百上千顆腦袋全部裝上了馬車,

"麻煩你,把這份禮物送去給蘇難侯爵."

"你這就告訴他,鎮遠城已經被我殺空了."

"但是還遠遠不夠,我還要殺幾萬人."

"我會把整個白夜郡的五個城所有蘇氏的走狗,所有西域商人,全部殺得干乾淨淨,如同水洗過一般."

"蘇難是我的舅舅,你告訴他我這個外甥女婿有多麼的想他."

"順便讓他洗乾淨脖子,用不了多久我就要去斬下他的人頭,我就要將整個蘇氏家族殺得干乾淨淨了."

"去吧,快去吧,趁著我舅舅還沒有吃晚飯,把這些人頭送去,把蘇林的命根子送過去,雖然有點小,但切片之後也是一道菜."

那個蘇氏家族的武士瑟瑟發抖,點頭稱是.

然後,他駕著馬車給蘇難侯爵送人頭,送鳥去了.

這個蘇氏武士走了之後!

整個鎮遠城,完全屬于沈浪一個人了.

這座城市內和蘇氏家族有關的所有人,全部被殺得干乾淨.

……………………

蘇難侯爵是一個非常注重養生之人.

少食多餐.

晚上這一餐,他基本上吃得很少,而且只喝粥.

美味的菜肴很多,但每一份都非常精致.

鎮遠城的沈浪,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他應該已經死了.

沈浪麾下的那二百多人,也應該已經死了.

在鎮遠城,沈浪終究是一個跳梁小丑而已.

一個多時辰前,他收到蘇林的稟報,沈浪已經入了主簿府.

三千大軍,已經開始攻打城主府.

大局已定.

所以,蘇難就等著沈浪的人頭送過來做酒杯.

他的腦子里面全部都是大事!

楚國大軍終于動了,這一動就是驚天動地.

十幾萬大軍,開始逼近越國邊境,種堯大軍如臨大敵.

白夜關那邊也徹底關閉.

接下來只要羌國內亂平息,阿魯太就可以率領幾萬大軍殺入越國境內,

兩支軍隊會師,整整六萬多大軍,輕而易舉就可以拿下白夜郡.

國君的旨意他也知道了.

他竟然想要讓張翀和沈浪把蘇氏的叛亂堵在白夜郡境內?

真是白日做夢.

我蘇氏大軍已經開始謀反,一個月內就可以拿下整個天西行省南部.

張翀和沈浪也用不著你甯元憲來殺.

喝完了粥,外面響起了蘇庸的聲音.

"主人,鎮遠城的人來了."

蘇難皺眉道:"蘇林是做什麼吃的?現在才結束?這是送沈浪人頭來了嗎?拿進來!"

那個蘇氏武士渾身顫抖地走了進來,手中捧著一個盒子.

他已經嚇得完全說不出話來了,渾身都在哆嗦.

沈浪這個小畜生終于死了!

蘇難道:"我又不會吃人,你至于嚇成這樣嗎?"

然後他漫不經心打開盒子下令道:"去找上好的金匠過來,我要把沈浪的顱骨做成酒杯……"

蘇難的話還沒有說完.

整個人徹底呆住了.

因為盒子里面不是沈浪的人頭.

而是他侄子蘇林的人頭,還有他的命根子.

那個武士武士嚎啕大哭道:"主公,鎮遠城淪陷了!所有人都被沈浪殺光了,我們在鎮遠城所有軍隊,全軍覆滅!"

瞬間,蘇難如同雷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近一萬六!嗷嗷大哭求月票,戰局非常焦灼,苦苦拜求.

謝謝無極日代的萬幣打賞!

推薦《民國諜影》,主角投身軍統,心系我黨,鏟除日寇,非常精彩!

上篇:第247章:浪爺的千軍萬馬!殺出朗朗乾坤    下篇:第249章:浪爺橫掃四方!真苦頭歡降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