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49章:浪爺橫掃四方!真苦頭歡降臨!   
  
第249章:浪爺橫掃四方!真苦頭歡降臨!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聽雨10000的五萬幣打賞)

蘇難完全無法置信.

難道劍王李千秋癡愛妻子一事是假的嗎?

他和沈浪就算有交情,也遠不及夫妻之情吧?

還有,鎮遠城足足有三千守軍.

這些守軍雖然不是蘇氏家族的私軍,不是最精銳的,但也十倍于沈浪軍隊.

還有各式各樣的重武器,怎麼都能夠贏.

在這種情況下都能輸?

自己這個侄兒蘇林是吃屎的嗎?

平時看他也挺出色的.

這可是鎮遠城,距離鎮遠侯爵府僅僅只有幾十里.

沈浪只有區區幾百人而已,竟然被他翻了盤.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

蘇難侯爵閉上了眼睛,而此時他的兄長蘇全猛地沖了進來,見到盒子里面兒子蘇林的人頭,眼淚頓時洶湧而出.

"主公,我去殺了沈浪,我去殺了沈浪!"

足足好一會兒,蘇難侯爵冷靜了下來.

"城里發生了什麼事情?"蘇難問道.

那個蘇氏家族武士道:"我們抓來那個女人根本不是劍王李千秋的妻子,沈浪早已經預料到這一點,將她轉移了."

蘇難目光一眯.

他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劍王妻子中的是浮屠山的劇毒,根本無法模擬的.

他當然不知道,沈浪為了救劍王之妻,已經抽取了十幾管的毒血,並且將里面的劇毒提取出來.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劍王妻子毒血里面也有很多的蠱蟲.

只不過這種蠱蟲不斷分泌另外一種奇毒,能夠讓人失去神智,渾身皮膚如同蟾蜍,全身骨架都佝僂起來.

如果單純只是把劍王妻子的毒血注入別人體內,是不會引發這種古怪症狀.

需要將血液里面的蠱蟲分離出來,然後提取它們分泌的毒液.

這一點太難了.

蘇難怎麼會知道沈浪不但在拯救劍王妻子,而且一直在研究浮屠山的蠱蟲.而且他的最終方向,就是改變人體血脈,將一個人的武道血脈瞬間提升到一個可怕的高度.

"鎮遠城有三千守軍,他們呢?"蘇難問道.

那個蘇氏武士道:"死光了."

蘇庸驚道:"怎麼會死光的?沈浪麾下才二百多人,三千守軍怎麼可能會全軍覆滅?"

蘇氏武士道:"沈浪進入主簿府之後,蘇林大人就下令追繳全城.昨天那些賤民劫掠了西域商人的店鋪,鎮遠城的幾位大人就率領幾百名衙役去每家每戶追繳,引發了劇烈的矛盾.沒有想到沈浪沒有死,蘇林大人反而被他活捉並且閹割了,而且高高掛在旗杆上,所以……"

蘇難侯爵豎起手.

接下來也不用說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蘇林引發了全城的怒火,當然會被沈浪利用.

很多人不理解蘇難的策略,為何要拔高西域人,壓制大多數越國人?

原因非常簡單.

因為蘇難要背叛的是越國,要反出越國.

所以必須在他的勢力范圍進行去越國化,建成新權力金字塔.

蘇氏家族在最頂級,羌國第二層,西域第三層,人數最眾多的越國平民百姓處在最底層.

後金曾經是明朝的一部分,他們走向叛亂自立之後,走的也是這個路線.

建立滿清政權之後,也建立起了權力金字塔,滿第一,蒙第二,漢最底.

所以,欺壓越國平民蘇氏必須采用的政策.

"沈浪這小子毒啊!"蘇難忍不住歎為觀止.

你才來到鎮遠城第二天,就殺了我幾千人.

夠狠,夠准,夠厲害!我真是低估了你.

此時,外面稟報道:"主公,苦難大師來了."

蘇難一皺眉.

今日鎮遠城鴻門宴殺沈浪,苦難頭陀也在,他本可早早就來鎮遠侯爵府報信,但卻沒有這樣做,這是想要讓蘇氏家族更加難堪嗎?

蘇難的面孔只陰冷了一秒鍾,然後哈哈大笑迎接了出去.

"蘇難,拜見上師."

剛剛出門,蘇難侯爵就彎腰拜下.

蘇羌合一,結盟西域,拉攏大劫寺便是蘇氏家族的三大政策.

苦難頭陀走了進來.

"上師請坐!"

苦難頭陀面孔陰冷,在上首的位置坐了下來.

"恩怨輪迴,大劫寺有恩必報."苦難頭陀道:"沈浪施主對我大劫寺不夠了解,一而再,再而三觸犯佛威,真是讓人錯愕."

蘇難侯爵道:"那不行啊,大劫寺神佛至高無上,凜然不可侵犯."

苦難頭陀道:"為了維護大劫寺法旨威嚴,我覺得返回大劫寺調兵.將沈浪帶回大劫寺接受天刑,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蘇難侯爵道:"當然,上師打算調集多少兵馬?"

苦難頭陀道:"僧兵五千!"

蘇難侯爵大喜:"佛海無邊,大劫寺之無上威嚴將在我蘇氏領地每一處綻放."

苦難頭陀道:"等你蘇氏奪了天西行省之後,我大劫寺勢力要返回天西."

蘇難侯爵道:"那是自然,我作為大劫寺弟子,已經會竭盡全力,修建神廟,供奉大劫法神."

苦難頭陀道:"在羌國,我們有雪山神廟,但是這還不夠.我們還要修建大劫宮."

大劫宮!

在蘇氏和羌國的邊境大雪山上.

曾經是一座非常富麗堂皇的宮殿,面積比羌國的雪山神廟大了兩三倍有余.

最多的時候,里面曾經駐有五千大劫寺僧人,是大劫寺在越國最大的基地.

不過先經曆了姜離帝主的打擊,之後又經曆了大炎帝國皇帝的打擊.

大劫寺徹底退出了越國,這個大劫宮更是遭遇了一場大戰,此時已經成為斷壁殘垣.

此時苦難頭陀竟然提出想要修建大劫宮?

這需要多少錢?

錢還是小事,關鍵這會引來何等的爭議?

蘇羌合一之後,在短時間內肯定得不到大炎帝國皇帝的冊封.

但是經過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治理之後,蘇難還是要回歸到大炎王朝的懷抱的.

而那個時候的羌國,早已經被他吞並了.

屆時就沒有羌,只有蘇.

如果重新修複大劫宮,大炎帝國皇帝會怎麼看?

不過不要緊,先答應了便是.

甚至未來可以作為和大炎帝國談判的籌碼.

"行,我答應了!"蘇難道.

苦難頭陀道:"事不宜遲,我立刻去大劫寺調兵,半個月內必到!"

蘇難道:"我等候上師的好消息."

………………

苦難頭陀走了.

蘇全道:"我率軍五千,奪回鎮遠城!"

蘇難搖頭.

"蘇庸,你現在就帶著楚使,前往楚國境內的魔岩山,請楚國大宗師班若下山."

越國有六大宗師.

楚國也有六大宗師.

這個名額是天閣分配的,吳國勢弱,就只有五個名額.

蘇庸道:"是!"

蘇難走進內間,那了一個盒子出來,遞給蘇庸道:"她若不肯下山對付李千秋,你就把這個盒子給她,她也就答應了."

"是!"

蘇難又道:"蘇全你率軍五千,對鎮遠城圍而不打,用不了多久,城內必亂,到時候不需要打,城內的那些人就能活撕了沈浪."

接著,蘇難歎息道:"但願沈浪還在,但願他舍不得鎮遠城."

………………

時間回到幾個時辰之前.

沈浪大聲道:"諸位鄉親父老,鎮遠城已經不能呆了,蘇難大軍很快就要包圍整個鎮遠城."

這座城市不產糧食,完全依靠貿易,城內儲糧不多.

一旦蘇難大軍圍而不打,城內的人就會沒有飯吃.到那個時候幾萬饑民,會將沈浪生吞活剝了.

"你們每一家每一戶都已經分到了足夠的錢,你們帶著所有的口糧全部連夜回到鄉下去,投奔你們的親戚好友."

接著沈浪大笑道:"鎮遠城我也不呆了,因為我還沒有殺夠."

"壯士們,你們搶夠了嗎?"

"我還要去白夜郡的其他城市,去殺光每一個城市里面的西域商人,去把他們店鋪里面所有錢全部搶光."

"這些城市和鎮遠城可不一樣,根本就沒有幾個守軍."

"諸位壯士?你們跟著我去嗎?跟著我去發財嗎?"

在場的這些民眾正殺得熱血沸騰,而且剛剛又發了大財.

之前被蘇氏搶走的金銀,又被搶回來了,每一家每一戶都發了財.

沈浪這話一出.

許多壯士頓時狂吼:"去,去,發財去."

沈浪大聲道:"老弱婦孺不要,只要青壯,只要五千人!"

老實人紛紛退縮,今天分到的錢已經足夠了,但是想要發財的人卻無比心切.

本來還有些人猶豫要不要去.

結果一聽,竟然還要競爭?那不行,那我得去.

接下來,沈浪麾下用最快的速度,挑選出四五千名青壯.

幾乎沒有任何停留.

沈浪帶著這五千青壯,點著火把,朝著最近的白令城殺去.

"傳令下去!"

"國君有旨,白夜郡內所有西域商人財產,全部歸越國子民所有.任何人皆可以劫掠西域店鋪,不管搶到多少金銀財報,全部歸他們所有!"

"大劫掠令!"

"大劫掠令!"

"去洗劫每一座城市!"

"去殺光每一個西域商人."

沈浪連夜帶著五千民壯,浩浩蕩蕩朝著白令城殺去.

他剛剛離開不久.

便有幾個暗探,朝著鎮遠侯爵府飛奔報信.

……………………

幾個時辰後!

鎮遠侯蘇難接連得到了幾份密報.

"沈浪已經走了,他率領五千民壯離開鎮遠城,朝著白令城去了."

"他還說要將白令城里面的西域商人殺光搶光."

"他還發布了大劫殺令,任何人都可以劫掠西域商人的店鋪,搶到的所有金銀,全部歸自己所有."

蘇全大驚,他這才連夜集結軍隊,准備開赴鎮遠城,結果沈浪卻跑了.

"主公,我率領兩千騎兵,絕對能夠追上,將那些賤民斬盡殺絕."

蘇全雖然是蘇難的兄長,但卻口口聲聲稱主公.

蘇難侯爵走到地圖面前,皺著眉頭思索.沈浪小賊,真是奸猾無比,太難對付了.

忽然,他的聲音變得陰冷下來.

"不,讓他們搶,讓他們劫掠!"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一愕.

"主公!這些西域商人可是我們的錢袋子."

蘇難道:"沒錯,他們是我們的錢袋子!每年都給我們交稅,我們還能抽成.但是抽成再多也就是三四成,如果我想要全部呢?"

蘇全一驚道:"主公的意思是,讓這些賤民把西域商人殺光搶光.然後……我們在從這些賤民手中把所有金銀奪回來.那……那沒有了這些商人,我們如何進行貿易?"

蘇難道:"以前我們是越國臣子,所以當然需要走私,需要偷偷貿易.而一旦我們叛亂自立,還還叫走私嗎?一旦天西行省南部成為我們的領地,那還能抓奴隸賣嗎?貿易依舊要做,但是從頭開始!"

這話一出,全場人先是一愕,然後一喜.

主公說得有道理.

蘇難道:"劫掠之人會有什麼特點?"

蘇全道:"欲壑難填!"

蘇難道:"對,欲壑難填!現在沈浪集結這幾千民壯,士氣沖天.因為他們還處于劫掠的最初期,一旦他們把整個白夜郡所有的西域商人全部搶完了,那會出現什麼?"

蘇全道:"這群人本是賤民,劫掠發財之後,就如同吃到肉的野獸,再也止不住了.一旦整個白夜郡搶完了,他們要麼要去過富貴的日子,要麼想要劫掠更多,更嚴重的是分贓不公,一定會內訌.沈浪人數太少,這群變成貪婪野獸的賤民就會將他生吞活剝."

蘇難道:"蘇全,你帶著三千軍隊,三眼邪率領三千騎兵.對沈浪這群賤民驅逐圍堵,但是不追殺,讓他們劫掠完整個白夜郡後!等到大劫寺的僧兵也來了,楚國的班若大宗師也來了,我們再將這些賤民殺得干乾淨淨."

蘇庸道:"到時候他們搶來的金銀,就都歸了我們蘇氏!"

蘇全道:"主公,這樣整個白夜郡都會徹底大亂."

蘇難淡淡道:"我們是要造反的人,還怕亂嗎?越亂越好!只要我們蘇氏家族的領地不亂,只要我們的鎮遠侯爵府不亂."

"去辦事吧!"

"是!"

………………

接下來,沈浪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禍害.

帶著幾千上萬名壯丁如同一群蝗蟲,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每天都在殺人.

所有西域商人的勢力,被殺得干乾淨淨.

所有西域商人的店鋪,被劫掠一空.

沈浪的大劫掠令頒步之後.

白夜郡仿佛陷入了狂歡.

甚至不等沈浪的劫掠大軍到,各個城池里面的流氓地痞已經開始發動起來,聚集成團,主動去劫掠西域商人.

等待沈浪的民壯大軍一到,他們立刻加入進來.

沈浪身後的隊伍越來越龐大.

從五千人膨脹到一萬人,兩萬人,最後達到三四萬之巨.

將整個白夜郡,攪得天翻地覆.

將整個白夜郡,劫掠一空.

而鎮遠侯爵府的大軍,從四面八方開始圍堵,漸漸構成一個包圍圈.

但卻始終不攻打.

蘇全大軍來了,三眼邪的馬賊大軍來了,大劫寺的僧兵來了,楚國的班若大宗師也來了.

包圍沈浪的大軍越來越多,最終達到了一萬三千人.

蘇氏家族近一半的大軍,都來圍堵他.

整個局勢,變得越來越變幻莫測,詭異驚人.

就這樣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十幾天時間過去了.

……………………

張翀太守率領著三千軍隊,走得要慢一些.

沈浪到達鎮遠城後十天時間,他才帶著軍隊到達白夜郡城.

按照他的想象,他這一番入城肯定要受到排擠,刁難.

甚至,他的軍隊連白夜郡城都進不去.

因為蘇氏家族對白夜郡城的滲透非常厲害,整個郡城的官員,如同被蘇氏圈養的豬狗一般.

整個白夜郡城雖然只有區區一兩千守軍.

但他們若堅持不認張翀這個太守,堅決不開城門,那也是有點麻煩的.

但是……

等到張翀率領三千軍隊來到白夜城下的時候.

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驚呆了.

城門大開,白夜郡所有的官員都在外面迎接.

甚至所有的商人都在列隊迎接.

"明公啊,您終于來了."

"大人啊,您怎麼才來啊?下官這幾日心驚膽戰,每一日對大人都翹首以待."

"我們望大人,如同嬰兒望之父母."

"大人來了,白夜郡就算是安了."

你們不是應該排擠我,刁難我,甚至不讓我入城的嗎?

很快張翀知道了緣由.

然後,歎為觀止!

沈公子,知道你厲害,但是你這也……厲害過頭了.

這才幾天啊,你就把整個白夜郡徹底禍害了一遍.

"沈公子身後現在集結了幾萬人,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他洗劫了白夜郡所有的城市,就剩下白夜郡城沒動."

"現在不止是西域商人,就算普通的商人和富戶,全部都逃到白夜郡城來了."

"城內的官員和商人雖然排擠大人,但是他們更怕沈浪公子,害怕他幾萬人沖進白夜郡內劫掠."

張翀笑道:"兩相害,取其輕嗎?"

接著張翀道:"蘇難的大軍呢?"

"蘇難的一萬多大軍,對沈公子的劫掠隊伍漸漸構成包圍圈,保持距離,漸漸逼近,但卻始終沒有動手!"

張翀目光一縮,冷笑道:"蘇難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蘇難,夠狠.西域商人跌倒,蘇氏吃飽!"

心腹道:"蘇氏家族就不怕白夜郡大亂嗎?"

張翀道:"他是准備造反的人,害怕大亂?只要他家族領地不亂就可以了,大亂如同潮水,徹底清洗之後,反而好統治了.只不過沒有大魄力之人,也做不了這樣的決策.沈公子狠毒,蘇難同樣狠毒,就不知道這兩人究竟是誰更毒了."

心腹道:"現在沈公子的局面非常危險,他只有區區二百多人,卻帶領著幾萬民壯.這群人就如同吃了肉的野獸,眼睛都是紅的,我怕這群人反而會吞噬了沈公子啊!"

張翀道:"你多慮了,沈公子之心冷狠毒,是你無法想象的."

張翀望著西邊的方向.

此時沈浪距離他僅僅只有不到一百里.

"沈公子,你給我開創了一個不敢置信的局面,接下來白夜郡就交給我了."

然後張翀下令道:"進城!"

他從國都帶來的三千精銳,緩緩進駐白夜郡城之內.

………………

距離白夜郡城一百多里的雪領城.

沈浪正式得到了消息,張翀大軍已經進駐白夜郡城.

頓時,他不由得長長松了一口氣.

張翀終于順利入局了.

蘇氏家族果然貪婪成性,完全被沈浪這邊天文數字的金幣給吸引住了,目光重心全部凝聚在沈浪這邊.

現在沈浪這邊劫掠了多少金幣?

不知道!

連沈浪自己都不知道了.

但絕對是天文數字.

西域和越國,楚國和越國之間的走私,大部分都在白夜郡內完成.

整個郡有幾百個西域商人.

現在徹底被劫掠一空,所有商人也被殺光了.

究竟搶了多少錢?

沒有人知道了.

但是有一點,沈浪麾下的二百人,沒有搶奪半個金幣.

沈浪身邊已經集結了兩三萬人.

他的劫掠隊伍,換了一茬又一茬.

所有老實人都跑了,拿著搶來的金幣逃到鄉下,准備去過安穩日子.

此時跟在沈浪後面的民壯性質已經完全變了.

他們不再是為了報仇,不再是為了推翻西域商人的欺壓,就是為了發大財.

每個人身上都裝滿了金銀.

每個人都如同吃了人肉的野獸.

再也停不下來了.

現在他們還對沈浪言聽計從,那是因為還剩下最後一個目標.

白夜郡城.

他們之前劫掠的五個城是小城,而白夜郡城是主城,當然有更多的錢.

他們迫切地想要讓沈浪帶著他們去白夜郡大肆劫掠一番.

而且這支劫掠隊伍已經混進來了蘇氏家族無數探子.

用一句最直接的話說.

跟隨沈浪這支劫掠隊伍,已經徹底變質.

幾乎全部都是壞人了.

老實人要麼走了,要麼變壞了.

想要靠劫掠成就大業,壯大一支軍隊,永遠都不可能.

李自成,張獻忠全部都失敗了.

劫掠是魔鬼,一旦放出來,就再也收不回去.

…………

女將武烈正式向沈浪彙報.

"大人,蘇氏家族的一萬三千大軍,正在收縮包圍圈,很快要對我們動手了."

"蘇全大軍距離我們三十里,大劫寺僧兵距離我們三十五里,三眼邪的馬賊隊伍距離我們三十里."

"他們從西,南,北三個方向包圍我們,就剩下一個東邊沒有敵軍."

"而且此時城內的氣氛非常詭異,這些民壯望向我們的目光,已經漸漸充滿了敵意."

沈浪冷笑道:"因為我沒有帶著他們去劫掠白夜郡城,阻擋他們發財了,他們當然不滿意!"

就在此時!

沈十三道:"大人,幾個民軍首領求見."

沈浪道:"進來!"

這十幾天時間,沈浪率領無數民壯劫掠了整個白夜郡.

身後的劫掠隊伍越來越大,人越來越多,成員也越來越複雜.

許多被通緝的大盜,武功厲害的強人,也紛紛加入進來,並且瞬間拉攏起一波人馬.

兩萬民壯中,推舉出了五個大首領.推舉五大首領過程中,沈浪完全沒有干預.

此時,來了三個大首領.

五個首領不敢全來,害怕被沈浪一網打盡.

另外兩個大首領在外面接應.

三個民軍大首領道:"拜見城主大人."

沈浪熱情上前道:"三位將軍,有何事啊?"

"城主大人,我們在這雪嶺城已經呆了好幾天了,兄弟們都不耐煩了,迫不及待想要殺入白夜郡城發財呢?"

"是啊,幸虧我們壓住了,否則有些性子烈的兄弟都忍不住要來逼宮了."

"城主大人,您當時答應過的,要帶著我們去發財,現在可不能不算數啊,白夜郡城就在眼前,里面流著金山銀海,您就是不讓我們去搶,不厚道啊!"

這還不是逼宮嗎?

而此時,外面密密麻麻占滿了幾千民壯.

每一個人身上都穿著亂七八糟的鎧甲,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

但是毫無例外,每一個人都背著沉甸甸的錢袋子,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金銀.

每個人都發大財了.

這幾千個民壯大聲高呼道:"城主大人,什麼時候去劫掠白夜郡城?"

"城主大人,您給大家一個准話啊."

"您若不開口,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啊."

"城主大人,您該不會是看著兄弟們發財眼紅了吧!是您的軍隊自己不搶錢,我們可沒攔著啊."

不僅僅是三個首領來逼宮,幾千個貪婪之徒也來逼宮了.

已經有人在隊伍中不斷散步傳言,說白夜郡城里面的金銀才叫多,真正的金山銀海.

去白夜郡城搶一趟,比之前劫掠五個小城還要多.

今天晚上沈浪若不答應率領他們去劫掠白夜郡城,這群人只怕是要造反了.

而蘇氏大軍正在不斷收縮包圍圈!

局勢看上去仿佛無比之險惡!

此時的沈浪,就仿佛坐在一堆火藥之上,隨時可能會爆炸.

………………

怒潮城碼頭!

停泊著一艘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船只.

"轟隆隆……"

此時正值夏日,天上電閃雷鳴,烏云壓頂.

暴雨仿佛隨時可能傾盆而下.

船內,坐著一個絕美無倫的女人.

太子外室昭顏.

她的面前,站著一個男人.

他大概是整個大越王朝最牛逼的人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完成了好幾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綁架黑水台家人作為人質,勒索了一億金幣.

帶領幾十人,將金氏別院燒成廢墟.

帶領幾百人,在越國之都殺了一個七進七出.

就在幾天之前,他還率領著一群女壯士屠空了鎮遠城.

他就是分身無數,無所不在的傳奇大盜苦頭歡.

本來三眼邪還是和他齊名的,現在不知道被他甩到哪里去了.

如今,他已經是越國第一大盜,第一傳奇.

"哥,有一件事要你做."昭顏道.

苦頭歡嘶聲道:"要是像上次一樣殺無辜女人,我做不到."

昭顏柔聲道:"不,這次是讓你殺一個厲害人物,一個大貴族."

苦頭歡道:"誰?"

昭顏道:"玄武侯金卓."

苦頭歡目光一變道:"不,玄武侯並無惡跡."

昭顏寒聲道:"哥,別忘記了,當時我們卓氏家族滅亡的時候,金卓可有幫我們一絲一毫嗎?父親,母親,幾個哥哥妹妹被殺得干乾淨淨的時候,金卓可有為我們說一句話嗎?"

苦頭歡目光痛苦抽搐.

昭顏溫柔道:"哥,你十八歲就是越國的武狀元,你十九歲成為左辭閣主的弟子.你雖然不是父親的親生兒子,但卻是我卓氏家族的驕傲.如今要為家族複仇,我不依靠你我還能依靠誰?"

苦頭歡嘴唇顫抖道:"那……那你何時離開太子?"

昭顏柔聲道:"快了,等我查出陷害我們卓氏家族的主謀,我就離開他,我就和你遠走高飛."

然後,昭顏手臂勾著苦頭歡的脖子,掀開他的面具,

苦頭歡的面孔被火焚燒過,已經完全扭曲變形,丑陋不堪.

昭顏溫柔地吻了上去.

苦頭歡眼眸迷離,如同女神一樣抱著昭顏.

這個女人不僅是他的義妹,還是他一生所愛.

他是一個武癡,從小就愛慕這個絕美的義妹.

"哥,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昭顏柔聲道:"現在國君正在通緝你,殺完金卓之後,你再也不用去做你不喜歡的事情了,你找一個島嶼隱居下來,等我查清陷害我們卓氏家族的主謀後,我立刻去找你,為家族複仇之後我們就雙宿雙飛,過著神仙的日子,好嗎?"

苦頭歡依舊站立不動.

昭顏哭泣道:"哥哥,金卓一點都不無辜,我和金木蘭情同姐妹.但是當年我卓氏遭遇滅頂之災的時候,我哀求金氏家族庇護我,但是他們殘忍地拒絕了.這樣我才會落入隱元會的手中,我才會被隱元會的禽獸玷汙."

這就是胡說八道了,卓氏家族滅亡之後.

昭顏直接離開了鍾楚客大宗師,從未向金氏家族求救過.

但這是苦頭歡心中最痛.

他最愛的女人,被人玷汙了.

昭顏厲聲吼道:"哥哥,若非金卓殘忍拒絕庇護,我又怎麼會被幾個禽獸輪爆.當時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時候.你又在哪里?你又在哪里?"

苦頭歡嘶吼道:"你別說了,你別說了!"

然後,他猛地一躍,沖上了碼頭,消失在怒潮城內.

接著夜色.

他輕而易舉攀爬入了怒潮城的大城堡.

"殺了金卓後,我就和昭顏雙宿雙飛!"

"昭顏妹妹,你等著我!"

"我很快,一個時辰內就能殺掉金卓!"

"金卓,我看到你了."

……………………

注:第一更送上,爆更活動期間每天更新不少于一萬五,不時三更一萬八以上!兄弟們狂求支持,狂求月票!

謝謝風扈幾萬幣打賞,謝謝牛回頭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48章:浪爺屠空全城!蘇難震駭!    下篇:第250章:決殺血夜!苦頭歡嚇尿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