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1章:天煞孤星!姜離余孽!大對決!(1更)   
  
第251章:天煞孤星!姜離余孽!大對決!(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我不是卓一塵."

苦頭歡心中本來想要喊出聲,但完全喊不出聲.

因為他的喉嚨聲音非常特殊,一喊出來就露餡了.

他在天涯海閣學習了好幾年時間.

然後也被張玉音狂罵狂揍了幾年,簡直要形成條件反射.

這個天涯海閣女神的真面目,他算是看得最最清楚了.

她擔任過苦頭歡的算術老師和國學老師.

作業沒有做完,狂噴.

作業做錯了,狂噴.

吃飯聲音大聲了,狂噴.

衣衫沒有穿整齊,狂噴.

總之那幾年時間,張玉音完全是苦頭歡的噩夢,也是好幾個同學的噩夢.

一直到現在,他還經常在夢中驚醒.

糟了糟了,我算術作業還沒有完成,我要被罵死了,我要被打死了.

然後苦頭歡會猛地從床上起來,點上蠟燭准備做作業.

過了半分鍾後,他才會想起來,老子已經不在天涯海閣讀書了啊.

媽的,嚇死老子了.

這種感覺相信很多書友也深有體會,作者現在偶爾還會做噩夢,夢到高考,期中考,期末考.考試結束鈴聲響起了,還有一半沒做,在夢中幾乎嚇尿.

而此時對于苦頭歡來說,完全是噩夢回到現實.

頓時,他呆立原地不懂.

美女學士張玉音從袖子里面猛地抽出了一根教鞭,直接沖上去對著苦頭歡狂抽.

你問她教鞭哪里來的?

別人是袖子里面藏著一支軟劍,她藏著一支教鞭?

那你應該問她的那些侍從,這些人全部是她學生.

每個人都被這支教鞭打過.

"啪,啪,啪!"

苦頭歡渾身被抽打,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

非常酸澀的感覺.

不堪回首,卻又無比懷念.

從小到大,就屬在天涯海閣的日子最幸福了,盡管天天挨打,天天挨罵.

卓一塵是一個孤兒,流浪到越國天南行省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十歲了,和無數的戰爭難民一樣失去了父母,而且腦子仿佛還受過重創,對于過去的事情已經記不得了.

後來他算是非常幸運的,被安亭伯爵府收養,因為血脈天賦尤其之高,所以被當時的平安將軍,安亭伯卓光卜收為義子.

在卓氏家族的培養下,卓一塵也一飛沖天.

十三歲就中了武舉人,十八歲就奪了武狀元,當時真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整個越國每一代武狀元,哪一個不是三十幾歲了?

但是卓一塵在卓氏家族的時光,談不上非常快樂.

因為他太出色了,卓氏的子弟都妒忌他排擠他.

唯有義妹卓昭顏時時刻刻幫助他,安慰他.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卓一塵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比他小了六歲的卓昭顏.

義父卓光卜對他要求很高,每天都教育他,要為卓氏家族爭光,以後要好好輔佐弟弟卓昭臨.

卓一塵非常感激卓氏家族,但是他在卓家呆得並不算非常幸福.

而在天涯海閣不一樣,非常純粹,每天一半時間練武,一半時間學習各種學問.

而在卓氏家族,他是不必學習的,只要把武功練好就成了,甚至他沒有學問對卓氏來說還算一個優點.

在天涯海閣,卓一塵每天都無憂無慮,讓人完全忘記了外面世界的煩勞.

當然,他每一天都在挨打,每一天都在挨罵.

可是,打他罵她的是一個超級美女老師.

這……這就有些賞心悅目了.

盡管卓一塵一心只愛卓昭顏,但是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對于一個成熟豔麗的美女老師總是有那麼一點點幻想的吧.

況且張玉音也只是比卓一塵大六七歲而已.

那麼卓一塵為何會去天涯海閣學習呢?

因為他十八歲後得了一種怪病,聲音開始沙啞,面孔開始扭曲.

原本的他也是一個帥哥,但隨著怪病的發展,他的面孔如同鬼一般,就仿佛被火燒過,又仿佛被硫酸潑過一般.

卓氏家族找遍了天下名醫也治不好,于是將他帶到了天涯海閣.

當然,憑借卓光卜的面子還沒有資格把義子送去天涯海閣,托的是祝氏家族的關系.

天涯海閣果然牛逼.

直接把卓一塵的怪病控制了下來,而且還漸漸好轉.

因為他的血脈天賦太高,左辭閣主見獵心喜,也將他收為了弟子之一.

應該算是記名弟子,而不是嫡傳弟子.

甯寒公主,祝紅雪才是左辭的嫡傳弟子.

但就算如此,卓一塵的武功也突飛猛進,非常嚇人.

本來一切都朝著好的方面發展.

但是六年前的一天.

安亭伯爵府忽然遭遇了滅頂之災.

一個顯赫的家族,一夜之間就滅亡了.

官至平南大將軍的卓光卜莫名其妙就被處死了.

卓氏全族,幾乎被殺得干乾淨淨.

從那之後,卓一塵在天涯海閣就呆不住了.

就算他在卓氏家族呆得不算痛快,但義父一家對他恩重如山.

此仇不得不報.

他要尋找真相.

于是,他離開了天涯海閣.

不久之後,江湖上多了一個怪客苦頭歡.

又不久之後,昭顏出現了,成為太子的外室.

江湖上就多了一個超級大盜.

………………

"伸出手來!"張玉音喝道.

苦頭歡條件反射一般伸出手.

"啪啪啪啪……"張玉音的教鞭狠狠抽在苦頭歡的手掌上.

足足別打了好幾下後,苦頭歡才反應過來.

我剛才為什麼要伸手?

我已經不在天涯海閣讀書了啊?

你已經不是我老師了,還敢打我?

就憑你三腳貓的功夫,我一根手指頭就能夠碾死你.

畢業二十年後回去打老師?現實中有人這麼做了.

但苦頭歡看了一眼張玉音,哪里下得了手,甚至反抗都不想.

這個老師刀子嘴豆腐心,對他可好了.

當時他得了怪病,面孔扭曲,就是她拼命研究典籍,然後一點點緩解症狀,甚至差點要將他治好的.

張玉音完全不管苦頭歡武功有多牛逼,直接上前將玄武侯胸前的這支劍拔了出來.

她身後的幾個助手趕緊上前為金卓醫治.

張玉音上前,要掀掉苦頭歡的面具.

苦頭歡躲避.

張玉音猛地掐住他的脖子道:"你躲什麼躲?"

然後,直接把他的面具揭了.

頓時,見到了一張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孔.

依舊扭曲腐蝕得不成人形了.

張玉音一個耳光扇過去.

"當年我都已經快要治好你了,你為什麼要跑?為什麼要跑?"

苦頭歡說不出話來.

他要為卓氏家族複仇,他要調查出卓氏家族滅亡的真相.

"苦頭歡就是你吧?"張玉音道.

"不……是!"

張玉音又一巴掌拍了過去.

"你撒謊的時候,眼睛能不能不要朝兩邊瞟……"

張玉音又仔仔細細檢查了苦頭歡扭曲的面孔,翻開他的瞳孔.

"再不治,你就完了,腦殘!"張玉音道:"你就呆在這,過幾天我就帶你回天涯海閣,想辦法治好你."

苦頭歡不由得看了玄武侯金卓一眼.

我……我現在還繼續殺金卓嗎?

就算沒有張老師,面對這樣品德高潔的人也下不了手了.

況且還有張老師在.

張玉音道:"幾個蠢貨,這是你們師兄,比你們還要蠢,把他帶下去,過幾天一起帶走."

"是,老師!"

幾個學生上前,抓住苦頭歡的手臂就往外走.

苦頭歡心中頓時慌了.

我,我該怎麼辦?

不行,我不能去天涯海閣,我還有事情沒有做完.

頓時,苦頭歡一掙脫.

"謝謝張老師,我……我走了."

然後,他的身影如同閃電一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張玉音道:"是卓昭顏讓你來殺玄武侯的吧?你不要再去見她,否則我代表天涯海閣通緝她."

這話一出,外面的苦頭歡心髒一抖.

上一次沒有殺徐芊芊還情有可原,今天沒殺金卓?

真是沒有顏面去見昭顏妹妹了.

想起卓昭顏失望的眼神,苦頭歡覺得自己實在無法面對.

那麼……就逃避吧!

卓昭顏在南,于是苦頭歡朝著西邊方向消失了.

……………………

金卓侯爵朝著張玉音拱手行禮道:"多謝張老師救命之恩."

你是我相好的岳父,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咦,這個稱呼咋就那麼怪?

"卓一塵是個好孩子,就是腦子有病."張玉音道:"不過就算我不在,他大概也是不會真的下手殺你的,他的刀劍只殺惡人."

金卓侯爵道:"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卓一塵,當年震動整個越國的武狀元卓一塵."

張玉音道:"書中說的天煞孤星,大概說的就是卓一塵這個人了.卓氏家族就是因為他而遭遇滅族的."

這話一出,玄武侯心中震撼.

卓氏家族的滅亡,完全是一個絕世秘辛.

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是為什麼,就知道此事和大炎帝國有關.

安亭伯爵府,當時可比玄武伯爵府顯赫多了.

卓氏家族在朝中文武大員超過五六人以上,權傾一方,風光無兩.

然而一夜之間,就慘遭滅族.

沒有任何預兆.

現在張玉音竟然說是因為卓一塵.

"卓一塵一飛沖天,有人懷疑他是姜離余孽,仿佛得到了某種證據,所以卓氏家族慘遭滅族."

張玉音漫不經心地說出了真相.

頓時,玄武侯心髒微微戰栗.

這個秘密竟然就這麼隨意解開了嗎?

難怪啊!

如此顯赫的卓氏會瞬間滅亡.

張玉音道:"之後我們天涯海閣通過多方驗證,確定卓一塵和姜離余孽沒有任何關系,閣主親自和大炎帝國皇帝寫了信,所以卓氏家族的罪名被洗清了."

難怪近幾年來,卓氏家族又有子弟出仕.

而且卓昭顏成為了太子的外室.

不過就算罪名洗清了,卓氏家族的人也幾乎被殺得差不多了.

大炎帝國之霸道可見一般.

天涯海閣之分量,也可見一般.

張玉音道:"玄武侯,既然有人來刺殺你,那怒潮城也即將爆發大戰了,我們天涯海閣不方便在戰場上出現,明日便要離開了."

她這話說得沒錯.

為何要殺金卓?

目的根本不是他這個人,而是要奪怒潮城!

張玉音非常敏銳,她立刻覺察到大戰即將發生.

沈浪不在,若玄武侯又被刺殺身亡,整個怒潮城群龍無首,想要奪取豈不是易如反掌?

玄武侯道:"好,明日我送張老師離開."

張玉音道:"不,玄武侯就不要出現了,您已經被刺殺了,最好讓所有人都覺得您已經死了,這對接下來的怒潮城大戰,或許會有奇效."

但苦頭歡知道金卓沒死啊.

張玉音道:"卓一塵這個孩子很苦命,他武道天賦逆天,但是性格有巨大缺陷.看似勇敢,實則內心軟弱,面對無法解決的問題時喜歡逃避.今日他沒能殺掉你,短時間內他就不會去見卓昭顏."

玄武侯目光一縮,內心無比憤慨.

太子殿下,我金卓從來都沒有得罪過你,為何屢次要置我于死地?

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拼命得得罪我金氏?

我女兒金木蘭明明已經有丈夫,你卻將她視為禁臠.

浪兒進國都後,也從來沒有招惹過你太子,就只是懟蘇氏家族?

結果你還不肯放過?

玄武侯還是問出口了:"張老師,我有一個問題不解."

張玉音道:"說."

美女導師就是沖啊,天下就沒有我天涯海閣不能說的事.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為何處處針對我金氏家族?我們和他已經沒有利益矛盾了."

張玉音道:"誰說沒有?怒潮城是整個越國東部海域最重要的貿易中心,原本掌握在隱元會手中.你金氏家族奪了怒潮城之後,整個東部海域的貿易被天道會奪走了.這個貿易戰略權,遠比你想象中重要得多.為了奪回整個東部海域的貿易權,隱元會當然不惜發動一場戰爭."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和隱元會關系已經如此之深了嗎?"

張玉音道:"越國國庫比您想象中要缺錢得多,隱元會對天下諸國的滲透,也比您想象中要深得多.何止是東部海域的戰場,甚至越國西部戰場都有隱元會的身影.卓昭顏只是太子的一個外室,為何處處代表太子和其他人談判,因為她代表的就是隱元會.卓氏家族為何能夠翻身?也是因為隱元會!"

玄武侯躬身拜下道:"多謝張老師解惑."

張玉音道:"那麼我就告辭了,明日一早就離開,您就裝死,等待著大戰的爆發吧,祝您大獲全勝.另外順便轉告沈浪一聲,這只小狐狸利用了我,我不會饒過他的."

頓時,玄武侯好尷尬.

因為一個天涯海閣的美女學士,當著他這個岳父的面說出和沈浪打情罵俏的話.

真是一個人渣啊!

走到哪,勾搭到哪.

你跟誰學的啊?看看我金卓,一生都潔身自好.

不過!

連女兒木蘭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作為岳父又能怎樣?

關鍵沈浪這孩子去國都是為什麼?滅蘇氏,為金氏家族報仇雪恨.

他一心都為了金氏家族.

他心中還是只愛木蘭一人的,他還是好孩子.

男人管不住自己的身體,大概……或許也可以理解?

金卓無可奈何歎息.

然後他下令道:"接下來我不見任何人,就當作我已經被刺殺了!"

"是!"

有人想要奪我的怒潮城?

想要趁著沈浪不在掀起大戰?

那我金卓倒要看看,究竟是誰?

究竟想要怎麼奪怒潮城?

我倒要看看,這一場怒潮城大戰如何掀起,如何結束?

………………

白夜郡城內!

張翀甩了一下手中之劍的血跡.

甯不硬長公主也不用甩劍,因為她的劍太好了,不沾血.

兩個人並立在雪山樓中.

盡管一言不發.

但是空氣中仿佛響起了一道聲音.

"還有誰?"

"還有誰?!"

全場瑟瑟發抖.

因為三十幾個殺手,此時全部被殺光了.

雪山樓所有的廚子,伙計,歌女,侍女統統都被殺光了.

尸體在張翀和甯潔的腳下,堆成了一座小山.

包括被蘇氏圈養的三個千戶,也被殺了.

長史肖無常,還有在場其他官員真是徹底驚呆了.

張翀有武功,這一點蘇氏是知道的,早已經有預備.

但張翀身邊這個人是誰啊?

武功竟然高到這個地步?

黑水台除了大閻王之外,還有誰這麼厲害?

從未聽說過啊.

他們哪里會想到,國君竟然會把甯潔長公主派來給張翀做隨從?

張翀直接走到了長史肖無常的面前.

肖無常顫抖道:"張,張大人你想要做什麼?難道眾目睽睽之下,你還要殺朝廷命官不成?我這個長史可是國君冊封的,我可是越國的進士."

張翀寒聲道:"你還知道這一點啊?"

然後,他手中軟劍輕輕一切.

長史肖無常的腦袋直接滾落了下來.

全場官員震驚.

這……這麼瘋狂嗎?

長史派人刺殺太守.

太守親自殺長史?

接下來,張翀拿出了一道旨意念道:"國君有旨,張翀到達白夜郡之後,便宜行事!"

什麼叫便宜行事?

就是想要做什麼都可以,想要殺誰都可以,只要守住白夜郡城.

只要結果,不要過程.

這話一出,在場官員紛紛跪下.

"太守大人,我等願意和蘇氏劃清界限."

"太守大人,我們願意檢舉揭發!"

張翀沒有理會.

甯潔長公主從懷中掏出一份名冊,這是黑水台的名冊.

上面有每一個白夜郡官員的名單和畫像.

誰是貪官,但還心向越國的.

誰是貪官,但已經完全被蘇氏圈養的.

誰是貪官,但是蘇氏家族安插的釘子.

真是見了鬼了,怎麼全部是貪官?

在白夜郡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你清官壓根就做不下去.

甯潔念出一個名字,然後就走上前一劍殺了.

她就這樣對照名單,一個又一個殺過去.

這……這簡直太可怕了.

念出名字就要死,這是黑白無常嗎?

在場官員和商人就要紛紛逃竄.

但是你逃得過甯潔?

她甚至腳步都沒有亂,按照名單一個個殺過去.

甚至秩序都沒亂.

完全按照名單的順序來,哪怕你這個人在我眼前,但排在名單的後面,我也一會兒殺你.

不理會任何哀求,不理會任何威脅.

就這樣,甯潔長公主把在場所有的官員殺掉了百分之八十.

殺人的過程就和殺蟲子一樣,面無表情,古井無波.

面對這樣的女人,就算她長得再美,也硬不起來呀.

整個雪山樓內,尸體橫七豎八.

血腥之氣濃烈無比.

張翀望著剩下的不到十名官員,淡淡道:"你們就不殺了,但是要關押起來,免得大戰的時候,又出來作亂."

其中一個官員顫抖道:"張大人,我們是不乾淨,但對于陛下還是忠誠的,您若將我們關起來,那官府的事情誰來辦?"

張翀道:"不辦了,馬上就要大戰了,白夜郡城立刻進入軍管."

"傳令下去,封鎖整個人白夜郡城,不許任何人進出!"

…………

殺光了所有身懷二心的官員之後,張翀率領兩千精銳去白夜郡城的三個千戶所進行繳械.

群龍無首之下,張翀的軍隊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抵抗.

最後張翀點了一下人數,三個千戶所竟然只有一千三百人.

吃空餉超過一半,真的是歎為觀止.

一聲令下,將所有百戶軍官全部殺光.

將幾百名已經不堪一擊的士兵全部解散,勉強從這一千三百多守軍中挑選出了四百名精銳,編入了自己的軍隊之中.

接下來,大軍四出.

將城內所有的西域商人和西域武士全部殺光.

然後又把城內所有的衙役全部集結,把十幾個頭目全部殺了.剩下二百名各式衙役,全部編入軍中.

僅僅幾個時辰之內.

張翀就將整個白夜郡主城完全掌握在手中.

這個太守大人,殺起人來幾乎比沈浪還要狠.

沈浪殺的都是蘇氏的官員和走狗,還有西域商人和武士.

而張翀大人,所有可能引起麻煩的人全部殺光了,不管你是不是蘇氏圈養的走狗.

甯可錯殺,不可放過.

接下來白夜郡主城將會迎來前所未有的大戰,不能有一點點亂子.

所有的麻煩因素全部都要提前鏟除.

沈浪殺人時,恨不得鬧得天翻地覆,聲勢沖天.

而張翀殺人則無聲無息.

在黑夜之中,直接一刀抹了脖子.

也不喊,也不大呼口號.

大約凌晨四點多,天已經要蒙蒙亮了.

張翀望著西邊的方向,淡淡道:"沈公子,幸不辱命,我已經徹底拿下白夜郡主城,你可以動手了."

當然,沈浪完全聽不見.

"盡管蘇氏叛亂還沒有開始,但我們兩人聯手和蘇難來一次小決戰,看看究竟是魔高一尺,還是道高一丈!"

………………

火藥桶一般的雪嶺城.

城主府外的校場上.

沈浪望著面前黑黑壓壓的人群,真是有些頭皮發麻.

整整兩萬多人.

他總算知道李自成和張獻忠為何動不動就有幾十萬大軍了.

根本不需要招兵買馬,只要說去劫掠,就有無數人主動加入進來.

就如同小溪彙入小河,小河彙入小江,小江彙入大江.

最後形成滔滔洪水,席卷一切.

這兩萬人目光通紅望著沈浪,目光狂熱,仿佛要將他燒著了一般.

沈浪站在高處,正要大聲講話.

每一次有大行動之前,沈浪都喜歡喊話.

人狠話也多.

"別說了,別喊了,抓緊時間,趕緊去搶!"

"別廢話,別磨磨唧唧,趕緊出發!"

下面人群中,立刻有人大聲打臉.

最煩這個小白臉城主了,劫掠就劫掠,每一次都要長篇大亂,每一次都要高呼口號.

從中可見沈浪在這群人心中,已經淪為一面旗幟,毫無敬畏之心.

你畢竟是朝廷官員,你帶著大家去劫掠終究要好一些.

但你若不帶,那也沒有關系.

沈浪很有唾面自干的天分,直接大吼道:"那好,我也不多廢話了!"

"所有人,向左轉!"

"朝著白夜郡主城,出發!"

"將白夜郡西域商人斬盡殺絕,劫掠一空!"

"劫掠,發財!"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發財!"

"劫掠!"

兩萬人熱血沸騰,震聲高呼.

然後,他們如同潮水一般,瘋狂朝著白夜郡城的方向狂湧而去.

此時,天剛蒙蒙亮.

從天上看去,就仿佛黑壓壓的蝗蟲群,又仿佛黑色的潮水,直接從雪嶺城湧了出來.

浩浩蕩蕩,朝著白夜郡沖去.

……………………

蘇難之兄,蘇全的大營內!

"大人,沈浪的暴民隊伍,已經出發,出了雪嶺城,朝著白夜郡城而去了!"

"而且蘇逯傳信,肖無常長史大功告成,已經伏殺張翀!"

蘇全大喜.

這一刻終于來了!

蘇全下令:"三軍出發!"

"形成半個包圍圈,將沈浪的暴民隊伍驅逐到白夜郡城之下."

"今天這一戰,我們不但要將幾萬暴民斬盡殺絕."

"要將沈浪小賊扒皮抽筋."

"還要名正言順,奪下白夜郡主城!"

"主公的一箭三雕計劃,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出發!"

隨著蘇全的一聲令下.

蘇全的蘇全的幾千大軍,大劫寺的幾千僧兵,三眼邪的幾千馬賊.

三股大軍,浩浩蕩蕩全速前進.

主公妙計安天下.

這一戰,一舉定乾坤!

奪下了白夜郡城之後,我蘇氏家族立刻宣布:

反出越國,蘇羌合一!

……………

從天上望下!

沈浪率領的兩萬多人的劫掠隊伍,如同烏合之眾,卻又氣勢沖天,朝著白夜郡主城狂沖而去.

在他們身後幾里之處.

蘇氏家族的三支大軍,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口袋包圍陣.

只要幾個沖鋒,立刻就可以將這兩萬多劫掠人群殺得干乾淨淨.

至于沈浪小賊,又能逃到天上去啊?

必死無疑了!

對身後的一萬多大軍,沈浪當然了如指掌,但是他身邊的這些劫掠者卻毫無所知.

因為這群人連自己有多少人也不清楚,隱約知道蘇氏大軍在後面追,但是究竟有多少人在追,距離有多遠?他們卻不知道.

他們此時一門心思沖到白夜郡主城,搶個痛快,然後散伙逃亡!

…………

幾十里的距離.

沈浪率領兩萬民眾,足足走了十幾個小時.

終于!

白夜郡主城就在眼前了!

沈浪大聲吼道:"諸位弟兄,白夜郡城里面有我的人,此時城門已經開了,大家沖進去,殺個痛快,搶個痛快啊!"

眾人一看.

果然,白夜郡主城的城門開了一個小口子.

沈浪大聲下令道:"大傻,武烈,前去奪門!"

隨著他一聲令下.

大傻和武烈二人狂沖而出.

短短片刻功夫,大傻就沖入了城門之內,用蠻橫暴力活生生將城門大開了一個大口子.

沈浪大吼道:"弟兄們,沖,沖,沖!沖進城內,劫掠一空!"

頓時,幾萬劫掠者頓時激動發狂.

"沖,沖,沖!"

"沖進城內,殺光,搶光!"

本已經疲倦的他們,開始了瘋狂的沖鋒.

幾個首領互相對視一眼.

搶完了白夜郡城之後應該怎麼辦?

是就此散伙?還是把小白臉城主抓了獻給蘇難大人?

…………

與此同時!

身後幾里的蘇全大聲吼道:"大軍全力沖鋒,將所有暴民斬盡殺絕."

"將沈浪小賊,千刀萬剮!"

頓時,三支大軍瘋狂加速,瘋狂沖鋒.

整個巨大的口袋包圍圈,瘋狂地收縮.

"殺!"

"殺!"

幾千個騎兵,風馳電掣,瘋狂朝著沈浪的劫掠隊伍殺去.

三個頂尖高手,如同閃電一般突進.

楚國大宗師班若,大劫寺苦難頭陀,還有蘇全.

有我們這三個頂尖高手,沈浪你就算有劍王李千秋的保護,也必死無疑了!

今日我若不能將沈浪你人頭帶回鎮遠侯爵府,我就沒有顏面去見主公.

蘇難盡管還沒有正式叛亂自立.

但是雙方之間的第一場對決,正式爆發!

………………

注:第一更送上,餓得血糖低手腳發軟,我去吃飯然後繼續碼字.今天努力三更,糕點拼到底,兄弟們一定支援我!

謝謝風扈和殺戮金幣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50章:決殺血夜!苦頭歡嚇尿了!    下篇:第252章:內鬼!沈浪負天下!絕頂狠毒!(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