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3章:賠夫人又折兵!蘇氏滴血!(3更)   
  
第253章:賠夫人又折兵!蘇氏滴血!(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雷洲群島總共一萬平方公里左右.

其中怒潮城所在的雷洲島就占了一半左右,此時已經被金氏家族占據.天道會連同金氏家族這半年來移民了好幾萬人來到了雷洲本島上.

而雷州群島的另外一半,當時落在了張翀手中.

張翀離開怒江郡之後,剩下一半的雷洲群島一分為二,一半由仇嚎統治,一半交給怒江郡官府駐軍.

國君冊封金士英為怒潮城主,冊封仇嚎為天風城主.

仇嚎作為海盜王仇天危的義子,在那一場大戰中不但幸存了下來,而且還坐上了城主之位,依靠的完全是張翀.

他本打定主意跟著張翀混,讓他成為自己在官場上的靠山.

但沒有想到張翀那麼快就倒了,直接被國君關入了監獄之中.

仇嚎就失去靠山了.

不過沒有關系,很快三王子和太子的人找上門來了.

仇嚎畢竟是海盜出身,他為張翀跟大人默哀了三分鍾後,果斷換了陣營,投靠了太子.

大樹底下果然好乘涼.

投靠太子之後,好處果斷源源不斷而來.

仇嚎借勢不斷擴張.

原本他麾下海盜只剩下三千人了,這下子立刻有擴張到五千多人.

沒錢造船?

隱元會立刻借貸,一條又一條新船被造了出來.

只不過造船的周期太長了,大概還要一年左右的時間,他的艦隊才能再一次縱橫海面.

他目前為止的任務只有一個.

盯住金氏家族,盯住怒潮城.

牽制,並且壓制!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差不多一個多月前,仇嚎的銀根被斷,沒錢了.

他在天風城可收不到什麼賦稅,而且所以的貿易都在怒潮城.

整個天風島除了一個大造船場之外,就沒有任何油水了.

關鍵是造船廠是一個吞金巨獸,只吃錢,不吐錢.

之前有錢的時候仇嚎不斷擴張,不斷擴軍.

而一旦斷了銀根就麻煩了,連軍餉都快要發不出來.

他麾下可都是海盜啊,不能劫掠,又不發軍餉,這怎麼成?

不給錢,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就算海盜王仇天危也鎮不住,更別說仇嚎.

眼看著底下的兄弟就要造反了.

天風城主仇嚎心急如焚,拼命去聯系卓昭顏,拼命去聯系隱元會要錢.

然而此時,太子和隱元會就仿佛徹底消失了一般,完全不理會他.

他心一橫,直接就去找了三王子.

本以為三王子派系會高高興興地接納他.

但沒有想到,三王子派系也非常冷淡.

這該怎麼辦?

總不能去投靠金氏家族吧?

還真別說!

若是真把仇嚎逼急了,他還真的會去投靠了玄武侯爵府.

他是海盜頭子,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救世主出現了,帶著幾箱子的金幣.

吳國的使者!

這要換成是金卓,肯定半個金幣都不收.

但是仇嚎怕什麼啊,當場就收下來了.

但是對吳國使者的要求,卻又顧左右而言他.

我仇嚎只收錢,不辦事.

想要我叛出越國,這是基本上不可能的.

但是最近的風聲徹底變了!

首先吳越兩國的邊境會獵,越王輸了.

緊接著蘇難謀反,帶著幾百人在國都殺了一個七進七出.

然後,楚國大軍逼近,吳王大軍南下,西邊蘇羌合一,南邊戰局失利.

這越國眼看危機四伏.

這一關是過不去了,就算勉強能夠過去,也就剩下半口氣了.

越國這條大腿已經不粗了,我是不是該換一條大腿了?

…………

此時,吳國的使者再一次出現在仇嚎的面前.

錢呢?

怎麼不帶金幣過來?又要發軍餉了,沒錢我怎麼發餉?不發餉兄弟們可要造反了啊?

"仇嚎城主,您考慮好了嗎?"

仇嚎哪里肯松口,笑著說道:"事關重大,我需要再考慮考慮."

吳國使者道:"仇嚎城主,您在天風島上對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您已經沒有時間考慮了."

仇嚎道:"什麼意思?"

吳國使者道:"第一,蘇難立刻就要謀反,羌國大軍馬上就要殺入越國.第二,吳王和越王的大決戰馬上就要爆發了.你覺得結果會如何?"

仇嚎雖然談不上什麼軍事大家,但是也知道蘇羌聯軍會有七八萬,越國的天西行省肯定擋不住的.

一旦天西行省南部淪陷,那局面就驚人了.

蘇羌兩軍北上可以和楚國夾擊種堯大軍,西進可以進攻脆弱的國都.

不管哪一種情況,越王都顧頭不顧腚,那他和吳王的決戰肯定會輸.

越國至少會失去四分之一,甚至更多的疆土.

吳國使者冷笑道:"仇嚎城主你現在投靠我吳國,分量還重一些.若是等到越王大敗再投靠,那分量就輕了."

確實是這個道理.

但這麼貿然投靠吳國?

還是不行.

吳國使者道:"還有最最關鍵的一個消息,金卓死了."

這話一出,仇嚎不由得一顫道:"真……真的死了?"

金卓已死的風聲,他當然也收到了.

心中又是相信,又是不敢相信.

吳國使者道:"苦頭歡殺的."

仇嚎道:"不對啊,苦頭歡只殺罪大惡極之人,金卓侯爵雖然是我的敵人,但是他的人品是有目共睹的,我仇嚎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苦頭歡怎麼可能會殺他?"

吳國使者冷笑道:"因為苦頭歡是越國某個大人物養的一支刀."

這話一出,仇嚎猛地嚇了一大跳.

然後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吳國使者道:"仇嚎城主,您難道不覺得奇怪嗎?為何越國太子忽然之間就不理你了?隱元會也不理了?難道他們不怕你投靠金卓嗎?"

是啊?這一點仇嚎也完全百思不得其解.

我仇嚎明明是有大用處,為何隱元會等忽然就拋棄我了?

吳國使者道:"奪取怒潮城,我們吳國非常迫切,但是隱元會更加迫切."

這一點仇嚎是知道的.

之前義父海盜王仇天危鎮守怒潮城的時候,整個貿易權都交給隱元會打理.

怒潮城淪陷,損失最大的就是隱元會.

吳國使者道:"不怕老實告訴你,我們之前給你送的軍費,根本不是吳國給的,而是隱元會通過我們的手給的."

仇嚎大驚.

吳國使者又道:"隱元會為了這一戰,預支了我們一筆天文數字的軍費!其中有一筆錢就是給仇嚎城主您的,非常非常大的一筆錢.只要你答應加入我們,這筆錢立刻就歸你了."

仇嚎顫抖道:"多少錢?"

吳國使者道:"三十五萬金幣!"

頓時仇嚎肝顫了,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這麼多錢,最夠他發好幾年軍費了.

吳國使者道:"為了奪取整個雷洲群島,我們大王正陪著甯元憲那個瘋子演戲,甚至馬上就要爆發兩個大王之間的大決戰了.為了奪取怒潮城,隱元會預支了一百多萬金幣的軍費,而且還借貸給甯元憲那個瘋子天文數字的金幣.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不管是吳國還是隱元會,都對怒潮城志在必得,仇嚎城主您覺得您擋得住這個大勢嗎?"

吳國使者言語間,已經不複尊敬,而且帶著威脅.

而仇嚎確實被嚇住了.

他並不是仇天危那種梟雄,沒有目空一切.

隱元會和吳國都是超級龐然大物,這兩個巨頭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就是為了奪取怒潮城.

仇嚎能夠抵擋嗎?

不行!

這兩個巨輪碾壓過來,他仇嚎擋不住.

況且越國內還有人隱隱配合吳國,直接將他仇嚎拋棄了.

況且,越國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我仇嚎已經別無選擇了.

甚至,他連軍餉都發不出來了.

仇嚎道:"我投降吳國,能夠成為怒潮城主嗎?"

吳國使者搖頭道:"不可能,大王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拿下怒潮城,怎麼可能給你?一定會派遣親信坐鎮怒潮城."

仇嚎道:"那我總不能什麼都沒有吧."

吳國使者道:"天風島依舊給你."

仇嚎顫抖道:"這天風島本就是我的."

吳國使者道:"望崖島也一起給你,金氏家族滅亡之後,金山島和望崖島也留不住了."

仇嚎道:"可是,金山島和望崖島可是越國的土地,距離越國大陸太近了."

吳國使者冷笑道:"越國大敗之後,你以為甯元憲還顧得上望崖島和金山島嗎?況且到時候我們吳國大軍就在怒潮城,甯元憲難道還敢派海軍來打你嗎?"

仇嚎道:"還有嗎?"

吳國使者道:"仇嚎城主,做人不要太貪婪."

仇嚎舔了舔舌頭道:"能給一個爵位嗎?"

吳國使者一愕,你一個海盜頭子對爵位這麼垂涎?

確實垂涎啊.

上次張春華來游說他,就是一個怒潮侯讓他上鉤的.

當然最終怒潮城丟了,所謂的怒潮侯也不了了之.

可是像仇嚎這樣的草莽之輩,就越發渴望成為貴族.

吳國使者矜持一笑道:"倒是有一個爵位為您准備了."

仇嚎道:"什麼爵位?"

吳國使者道:"這一次奪取怒潮城之戰,金氏家族所有海面上的勢力,都要交給仇嚎城主了.若是能夠立下大公,我家大王願意冊封你為天風伯爵."

仇嚎閉上眼睛.

渾身開始一陣陣發熱.

我已經別無選擇了不是嗎?

我絕對擋不住吳國和隱元會兩個龐然大物的巨輪.

猛地一咬牙,仇嚎拜下道:"臣願意效忠吳王陛下."

吳國使者站起道:"仇嚎接旨!"

仇嚎跪下.

"冊封仇嚎為吳國天風城主,鎮海將軍,欽此!"

仇嚎叩首:"多謝陛下隆恩,臣粉身碎骨報答之!"

吳國使者大喜.

金卓已死,仇嚎已經效忠.

滅金氏奪怒潮城大業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如今是萬事俱備,東風也來.

大功告成,指日可待!

我吳國的江山又要多出一個郡了,而且如同一個釘子一樣,狠狠釘在越國的肚子附近.

吳國使者道:"鎮海將軍早做准備,不日我吳國大軍即將南下,會在你天風城集結休整,然後幾萬大軍浩浩蕩蕩,滅掉金氏,奪取怒潮城,奪取雷洲群島!"

仇嚎大聲道:"臣將准備好一切,迎接王師南下!"

………………………………

白夜郡主城.

蘇全真的是要瘋了!

他率領大軍沖到白夜郡主城下的時候.

看到城牆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張旗幟.

再看城頭上那個人,不就是沈浪和張翀嗎?

再看城牆之上,密密麻麻都是張翀的軍隊.

望著眼前的局面,他眼眶欲裂.

張翀這老賊?

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何好好活著,而且還拿下了白夜郡主城?

他是會飛嗎?

昨天晚上剛剛入城,一夜之間就拿下整個城市了?

肖無常他們是吃屎嗎?

整個白夜郡官府和駐軍,都是蘇氏圈養的走狗啊.

張翀只有一個人,這還讓他翻盤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啊?

…………

更要命的是,他蘇全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他的一萬多大軍一直圍堵沈浪的那兩萬多暴民,始終不滅之?

這是為什麼?

這是趕羊戰略.

這群暴民實在太多了,如果貿然出擊,只怕會四下逃散.

所以需要將他趕到羊圈里面,這樣一只羊都逃不出去.

而且要執行主公的一箭三雕計劃.

不但殺光這些暴民奪回所有的金幣,還要借機名正言順拿下白夜郡主城.

當然蘇難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想法,那就是讓這群暴民沖入白夜郡主城再大肆劫掠一番.

那麼就真正是商人跌倒,蘇難吃飽了.

而且蘇難大軍將這些暴民斬殺,白夜郡的民眾還要對他感恩戴德,如同迎接救星一般請蘇難大軍入城.

但是天知道為何會變成這個局面?

根據蘇逯的回報張翀已經死了啊,為何還活著?

眼下局面,已經一片大亂,幾乎崩潰.

近兩萬爆民並沒有進入羊圈.

將這群爆民放進白夜郡之後,城內有肖無常和三個千戶駐軍,外面有他的一萬多大軍,兩支軍隊里應外合,輕而易舉可以甕中捉鱉.

沈浪小畜生和兩萬多爆民都插翅難飛.

現在好了,這兩萬多爆民如同受驚的獸群一般,瘋狂四處奔逃.

這大晚上可怎麼抓?

最關鍵的是張翀的軍隊就在城牆上.

他的大軍如果距離城牆太近的話,張翀軍隊可是會射箭的.

不過這兩萬劫掠者也真是沒頭蒼蠅一般,真的如同受驚的羊群,四處逃竄.

有些人經常直接朝著蘇全大軍迎頭撞了上去.

片刻功夫,就被蘇全大軍殺了許多.

沈浪在城牆上大吼道:"你們這群傻子,貼著城牆逃跑啊!"

沈浪力氣太小了.

大傻就仿佛他的擴音器一樣,大吼道:"你們這群傻子,貼著城牆跑啊."

這一萬多劫掠者頓時驚醒了.

然後紛紛沿著城牆腳下,朝著兩邊奔逃.

蘇全的心真的在滴血.

這兩萬多暴民劫掠了多少金幣?天文數字.

本來蘇氏還想要借機大發一筆橫財,接下來造反最需要的就是錢了.

現在大頭被沈浪和張翀奪走了,剩下的一部分還在狂逃.

在蘇全眼中,逃走的這些暴民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坨又一坨的金幣.

他蘇氏家族的錢啊,就這麼長腿跑了.

蘇全頓時大吼道:"堵住他們,堵住他們,殺,殺,殺!"

頓時,三眼邪的馬賊狂奔而出.

分兵兩路,去堵截這些劫掠者.

"射箭,殺,殺!"

隨著蘇全一聲令下.

他身後的大軍箭如雨下.

但不是射殺城牆上,而是射殺瘋狂逃竄的劫掠者.

頓時,無數人紛紛倒地慘死.

夜幕之下,血氣沖天.

這就是沈浪所說的,命運是公平的.

你們這群人搶到了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那麼就用命來換吧.

如果逃出去了,那就吃香喝辣,舒舒服服過十幾年,直接娶妻生子都夠了.

但如果逃不出,死在這里.

那麼也別怨天尤人.

當然,你們若是要詛咒沈浪?

請隨便!

我沈浪本就是狠毒之人,我來天西行省是報仇來的,是要滅蘇氏來的.

我又不是要稱王,根本不需要收買人心.

蘇全瘋狂地殺戮這群劫掠者.

他的目光朝著城牆上的沈浪望去.

此子之狠毒,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明明是手無縛雞之力,殺起人來比我還要狠.

從此之後,整個白夜郡提到沈浪,口碑絕對兩極分化.

有一部分會感恩戴德,因為沈浪改變了他們的命運,相當部分的老實人搶到了足夠的錢後,就開始心生不安退出劫掠隊伍,逃到鄉下躲起來准備過安穩日子了.

而有一部分人,對沈浪會恨之入骨,日夜詛咒.

因為這群人就是死在沈浪的毒計之下.

都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你沈浪還沒有功成,枯朽的尸骨就已經不止一萬具了.

但是你沈浪別得意!

你的死期已經到了!

你或許還不知道,楚國大宗師班若下山了.

苦難頭陀也帶來了十幾名高手,再加上我蘇全已經有三個頂級強者.

蘇全道:"班若大師,苦海大師,接下來我們動用絕頂武力,將沈浪和張翀殺之,務必一擊必殺!"

楚國大宗師班若道:"我不是刺客,我只知道我的敵人是李千秋."

蘇全道:"好,李千秋交給班若大師.張翀交給苦難大師,沈浪和他身邊的那個大傻交給我."

"沒問題!"

"務必一擊必殺!"

然後,蘇全,苦海頭陀,班若宗師三個絕頂高手凝聚全身所有真氣.

"殺!"

三個人如同閃電一般,猛地沿著城牆攀登.

他們身後,整整幾十名高手也沿著牆壁攀爬而上.

"沈浪小賊,死吧!"

"張翀老賊,死吧!"

蘇全,苦難頭陀,班若宗師三個人的利劍,猛地朝著各自的目標刺去.

速度快到了極致!

頂尖高手,務必一擊必殺.

錯失機會,便沒有第二次機會!

班若宗師對戰劍王李千秋.

一劍定勝負!

班若宗師輸了半招,踉蹌後退.

這本在蘇全的計劃之內.

班若大宗師的作用不是為了擊敗劍王李千秋,而是牽制住他,不讓他出手救張翀.

這樣苦難頭陀殺張翀,輕而易舉.

他蘇全殺沈浪,輕而易舉.那個大傻是很逆天,但是速度還不夠快,他擋得住蘇劍彥,卻擋不住他蘇全.

蘇全武功和蘇難比起來,大概也就是相差一點點而已.

然而!

接下來,局面完全超過了他的想象之外.

苦難頭陀本來是要擊殺張翀的,但是沖上來迎戰的竟然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中年丑男.

他,他是誰啊?

武功竟然高到這個地步,和宗師也只有一線距離了吧.

然而苦難頭陀,也是這個水准啊.

這個中年丑男,當然就是左辭的師妹,甯潔長公主.

"叮!"

苦難頭陀和甯潔長公主兩劍交錯.

空中一道火花迸出.

甯潔長公主後退了半步,苦難頭陀也是踉蹌半步

這兩人的武功果然是不相上下.

蘇全的目標是沈浪.

但是想要殺沈浪,他必須先突破大傻的防禦.

而大傻最擅長的就是擋劍!

除了鍾楚客和李千秋的劍之外,目前還沒有人能夠突破大傻的防禦!

"沈浪小賊,死吧,死吧!"蘇全心中大吼.

手中的利劍快到了極致,猛地朝著沈浪刺去!

大傻沖上前,手中玄鐵棍狂舞.

"我擋,我擋,我擋!"

然而!

大傻只擋了一劍.

蘇全太厲害了,他的劍太快了.

第二劍大傻擋不住!

"終于要殺死這個小賊了!"蘇全大喜.

手中的利劍如同毒蛇一般,朝著沈浪脖子刺去.

這一刺中,沈浪必死無疑.

然而下一個瞬間!

一個身影猛地沖上前來,擋在沈浪的面前.

張翀出劍了!

蘇全大驚,張翀怎麼會在這里?他不是應該被苦難頭陀殺死嗎?

"叮!"

張翀和蘇全的兩劍交錯.

蘇全的劍蕩開了張翀的劍,猛地劃入了他的胸口.

鮮血飆射.

而此時,大傻的鐵棍猛地砸了過來!

"砰!"

蘇全趕緊舉劍格擋.

然後整個人飛了出去,從城頭墜落下去.

………………

注:今天更了兩萬一,為了寫這三更我迫不得已又喝咖啡了,好怕失眠!拜求你們的月票和支持啊,超級需要的!嗚嗚

上篇:第252章:內鬼!沈浪負天下!絕頂狠毒!(2更)    下篇:第254章:國君被沈浪嚇到了!蘇難驚噩耗(新盟主丁小傲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