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5章:沈浪瘋了!末日降臨!女王懷孕   
  
第255章:沈浪瘋了!末日降臨!女王懷孕

g,更新快,無彈窗,!

賠了夫人又折兵!

真是要讓人氣吐血了!

沈浪此子真是惡毒,活活坑死了幾萬人!

哪怕以蘇難的涵養,也不由得頭腦一陣陣昏眩,胸口堵著一股氣散不出來.

沈浪小賊來了白夜郡才多久啊,就讓蘇氏家族吃了兩個大虧了.

這一次的損失更是痛徹心腑.

上百萬金幣啊,就這麼如同水一般從手中流走了.

這小賊真的是農民的兒子嗎?

農民的兒子這麼視金錢如糞土,視人命如同草芥嗎?

大概也就甯元憲才這麼敗家吧?

蘇難久居朝堂高位,他當然知道這位國君陛下的奢靡程度,完全稱得上是揮霍無度.

越國究竟欠了隱元會多少金幣?

這個數字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你沈浪才發達多久啊,上百萬金幣就這麼灑出去了?

你這等氣魄,我蘇難還真學不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而且你這樣的大手筆已經兩次了.

第一次在望崖島,沈浪小賊用天文數字的黃金制造了一個驚天大謠言,活生生坑死了仇天危的海盜大軍,奪取了怒潮城.

蘇難可是聽說了,那幾十萬金幣偽造的上古金脈現在還沉在那個大礦坑底下,沒有完全撈起來.

這第二次在白夜郡,他帶頭搶了西域商人好幾年的積蓄,自己卻一個銅板都不要.

面對幾萬的暴民,也是半點都不心動,這可是完全能夠轉變成為大軍來用的.

真不知道該說是沈浪厲害,還是該說心大.

"貪心了,貪心了!"

話雖如此,但蘇難卻不後悔.

他一箭三雕的計策也沒有錯.

一百多萬金幣,換成甯元憲都會心動,更何況他蘇難?

長長呼出了一口氣,蘇難走到大窗戶下,望著不遠處的大雪山.

"吃了兩個大虧,跌了兩個跟頭."

蘇難自言自語道.

望著雄偉的大雪山,心胸終于舒暢了一些.

事情過去就讓他過去了,糾結已經發生的得失毫無意義.

"不過這沒什麼,大局依舊沒有變."蘇難自語道:"沈浪就算再折騰,張翀手頭也變不出兵來,就區區三千多兵馬,翻不了天去!"

蘇庸道:"主公,蘇全大人的軍隊已經包圍了白夜郡城,不知是否應該進攻?"

是啊?

應該進攻嗎?

圍而不打?

不行,這不是便宜張翀了嗎?

兵貴神速,蘇氏家族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橫掃整個天西行省南部.

不宣而戰?

那也不行,對士氣不利!

既然要開打,那就轟轟烈烈地打.

現在就要正是宣布起兵嗎?

那就是天崩地裂,瞬間點燃整個越國劇變的導火索.

"白夜關的鄭陀,可有動靜嗎?"

蘇庸道:"依舊沒有,城門緊閉!"

"羌國那邊呢?阿魯太大軍到哪里了?"

蘇庸道:"世子剛剛送來的情報,羌王阿魯太的四萬大軍速度很快,距離阿魯娜娜的部落已經不足三百里,一旦滅掉阿魯娜娜,立刻就能東進和我們會師."

蘇難走到大地圖的面前.

"這里是阿魯娜娜的雪山部落,羌王阿魯太的大軍應該在這里!"

他指了地圖上的一個點,從地圖上看羌王阿魯太大軍和他的直線距離真的很近,區區幾百里而已,只不過需要繞過大雪山.

蘇庸道:"半個月之內,羌王阿魯太的大軍就能和我們會師."

蘇難道:"楚國呢?吳國呢?這一次越國劇變,最大的得利者可是這兩家,他們不能雷聲大,雨點小!不能光等著我先打,這兩個塊頭大,要打也是他們先打!"

蘇庸道:"東部海域距離我們這實在太遠,情報無法及時送來.但吳王對雷洲群島志在必得,隱元會對東海貿易權志在必得,關鍵是楚國!"

蘇難目光落在白夜關上.

鄭陀的軍隊雖然不多,但卻如同懸在頭頂上的一支劍.

蘇庸道:"主公?我們開戰嗎?蘇全大人正在等著您的命令!"

蘇難眉頭緊鎖,思考了很久.

"不!"

"先不動,去告訴楚國的使者,什麼時候楚國大軍動了,我再動!"

蘇難還是壓制了強烈的沖動.

這一點,他和沈浪預料中的不一樣.

本來沈浪還覺得蘇氏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但蘇難此人,真是很難琢磨.

有些時候無比的大膽貪婪,有些時候又無比的保守.

本以為已經兵臨城下,他就會這麼反了.

沒有想要,竟然硬生生止住沖動.

片刻之後!

楚國使者急匆匆地進來,直接朝著蘇難拜下道:"蘇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驚天動地就在此時啊!"

很顯然,他也聽說了白夜郡城的事情.

蘇氏大軍都已經兵臨城下了,那肯定就直接開戰了.

時間脫得越久不打,對張翀越發有利.

"蘇侯,開戰吧,趁著張翀立足未穩!"楚國使者興奮道.

蘇氏在白夜郡吃了大虧對于蘇難來說是壞消息,但對楚國卻未必是壞消息.

蘇難端起茶杯道:"不急,不急!"

楚國使者道:"蘇公,張翀此賊非常厲害,若是給他時間,只怕真的將白夜郡城經營得更加固若金湯了."

蘇難依舊道:"不急,不急!"

楚國使者道:"那蘇公要什麼時候才急啊?"

蘇難道:"等楚國大軍什麼時候不再演戲了,而是真的攻打種堯大軍,等到鄭陀分身乏術了,我再動手不遲."

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這一場游戲中,最想要撿漏的就是楚國.

軍隊集結得最多,雷聲打得最響,但是動作卻最小.

瞧瞧人家吳王,奪取雷洲群島的意志毫不動搖.

瞧瞧蘇難,蘇羌合一,叛亂自立的決心也不動搖.

楚國使者道:"快了,快了!"

蘇難正色道:"楚使閣下,這一場大戲因我蘇難而起,但是幾家之中我本錢最小,經不起消耗的,若你楚國不動手,我絕不動手,反正羌王大軍還沒有來和我會師!"

………………

天下所有眼睛都盯著蘇難.

本以為他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就這麼反了.

所有人都等著越國西南瞬間天崩地裂.

結果……

竟然沒有聲息!

當然,蘇氏家族不是完全沒有聲息!

蘇氏家族的軍隊,一支又一支冒了出來.

之前口口聲聲只有五千私軍的,現在直接冒出來一萬多,而且還不算三眼邪的幾千馬賊.

西域諸國的流浪武士,成群結隊地進入蘇氏領地,然後開始整編成軍.

大劫寺的僧兵,也源源不斷東進.

云集在蘇氏家族領地上的軍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雪良城是最北邊的一座城市,距離白夜關最近.

這一日!

雪良城主忽然向白夜郡太守張翀和鎮遠侯爵府蘇難求救,說城內出現了大量的匪徒,正在劫掠商人和富戶.

媽蛋,這句話你騙鬼呢?

雪良城沈浪早就帶人去劫掠過了,當時這個城主早就聞風而逃.

時間都過去半個月了,你才說出現匪徒?

張翀太守已經被大軍包圍了,當然不能派兵相救.

那蘇難侯爵當然義不容辭了.

頓時,蘇難侯爵之弟蘇盞率軍五千進駐了雪良城.

雪良城距離白夜關只有不到百里.

蘇難一旦謀反,平西將軍鄭陀大軍南下,首先迎面撞上的就是雪良城.

這五千軍隊,堵住鄭陀大軍的南下之路.

緊接著,一支三千人的西域武士雇傭軍離開了蘇氏領地,前往白夜郡城,加入了蘇全大軍.

此時蘇氏包圍白夜郡城的大軍,已經增兵到一萬五左右.

天下幾乎所有目光都盯著蘇難.

你這老賊真是能忍啊,還不動手?

你就不怕張翀在白夜城內不斷招兵買馬嗎?

張翀,吳王,越王,楚王,卞逍等巨頭幾乎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盯著蘇難.

只要蘇難宣布起兵那一刻.

便是天崩地裂.

牽一發而動全局!

………………

越王甯元憲.

他剛剛收到甯潔公主的密報,頓時整個人都要跳起來.

然後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真的怕是自己看錯了.

結果甯潔寫得清清楚楚.

沈浪帶著幾百人去滅羌王主力了.

幾百個人,去滅幾萬大軍?

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此刻甯元憲真是有些後悔派沈浪去白夜郡了.

這……這就是一條野狗啊,一出門就撒手沒.

在國都內還算乖巧,一離開視野,瘋狂起來簡直無邊無際.

之前帶著幾萬暴民劫掠,把整個白夜郡洗劫一空,雖然膽大包天,但卻立了大功.

而且和張翀完全配合得天衣無縫,讓蘇難一箭三雕的計策落空.

國君表面訓斥,但心中卻暗爽,但卻驚出一聲冷汗.

但是現在,他受到的驚嚇也太大了.

我已經說得清清楚楚了,沈浪你和張翀,鄭陀三人合作,牽制住蘇難大軍一兩個月,等著北邊戰事破局,就已經大功告成了.

牽制懂嗎?

不是讓你滅蘇氏大軍,更不是讓你滅羌國大軍.

我甯元憲就算是瘋了,也不敢讓你帶著幾千人去滅蘇難.

結果你現在帶著幾百人去滅羌王的幾萬大軍?

你玩砸了不要緊.

你會連累整個棋盤一起砸掉的啊.

甯潔此人典型寡言少語,之前給甯元憲寫密信最多也就是十幾個字.

而這一次洋洋灑灑幾百字,恨不得把每一個細節都說清楚.

為什麼?

因為她也害怕.

"這沈浪真的是農民的兒子嗎?"甯元憲顫聲道:"這膽大包天,是農民生得出來的嗎?"

甯元憲一陣陣頭痛.

別人都說一個人才像是一把刀,你不會用了,說不定會割傷自己.

這沈浪何止是一把刀?簡直就是……

甯元憲不知道手雷這個詞語.

否則一定會用在沈浪頭上的.

炸起敵人凶猛,但一不小心也會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幸好這個瘋子帶的都是自己的那二百多騎,沒有把張翀的軍隊帶走.

"這個小瘋子玩砸了還不要緊,至少還有張翀,還有鄭陀!"

甯元憲自言自語道.

這個時候他再暴怒也沒用,也攔不住沈浪了.

而就在此時,黑水台密使飛奔而入.

"陛下,緊急軍情,緊急軍情!"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這個密使直接跪在甯元憲面前,雙手奉上了黑水台絕密情報,上面沾了三根烏鴉羽毛.

甯元憲頭皮又一陣發麻,整個脊梁骨猛地豎起.

又……又出了什麼事?

蘇難起兵了?

絕對不是,西邊的戰局每隔兩個時辰,就有一次急報.

那就是別的地方出事了?

難道是南毆國?

也不是!

越國根本沒有國力承擔兩場大戰,所以祝霖大軍早就收縮防線,大軍集結于南毆城,沒有再出擊,不會有大戰事了.

國君甯元憲打開一看.

頓時腦袋一轟.

密報上寫著,雷洲群島的天風城主仇嚎叛變,投靠吳國.

吳國大軍兩三萬南下,直指怒潮城.玄武侯金卓疑被刺殺.

甯元憲閉上了眼睛,承受這個消息的沖擊.

沒有想到,沒有想到!

他甯元憲在玩聲東擊西,而年輕的吳王卻是在玩聲西擊東.

他的目標竟然是雷州群島.

金卓被刺殺了?仇嚎叛變?

如此一來,還怎麼抵擋吳國大軍?

甯元憲稍稍有一點點難受.

畢竟金卓的人品高潔,而且他還是……沈浪的岳父.

但僅此而已!

吳王對雷州群島志在必得,但甯元憲卻不算非常看重.

比起海洋,他更重視陸地.

雷州群島名義上是越國的,但終究是金氏的.

"這里面有隱元會的手筆吧!"甯元憲冷笑道.

商人是沒有國家的,尤其是隱元會這種縱橫天下的組織.

"還真是天大的手筆,左手借錢給寡人,右手借錢給吳王,隱元會真的把自己當成操縱天下的黑手了嗎?"甯元憲有些怒了.

然後,僅此而已!

怒潮城是你金氏家族的基業,就由你金氏來守吧,寡人是力有不逮了.

能不能守得住,聽天由命吧!

雷洲群島落入吳國手中,甯元憲當然暴怒,無比的不甘.

但損失僅僅只是因為政治聲譽上的,對于實際利益他並不看中,至少他甯元憲在雷洲群島沒有什麼利益.

甚至!

吳王一心盯著雷洲群島,對卞逍的突襲還有巨大幫助.

比起雷州群島,甯元憲更加看中北方戰局的勝負,更加看中卞逍突襲的結果.

現在真的是天賜良機.

吳王的精力全部在雷州群島和怒潮城,另外一小半精力都在上野城,在他甯元憲的十萬大軍身上.

西邊的防線大概會被他忽略到極致.

此刻,甯元憲忽然發現吳王和自己有些相似.

雙方都喜歡戰略訛詐,都喜歡冒險,但又都只能專注于一個方向.

比如甯元憲眼睛就盯著卞逍的奇襲之戰,于是瘋狂地鋪墊,拼命創造一切機會.

但是雷洲群島那邊,就被他甯元憲忽略了.

這應該是一種目光狹隘嗎?

那沈浪呢?他是不是也太專注于某個目標,從而忽略了什麼呢?

現在他後院起火,怒潮城馬上就要丟了.

他竟然還一心帶著幾百人要去滅羌王主力,這算不算是顧頭不顧尾?

……………………

東部海面上!

吳國的幾百艘艦船,浩浩蕩蕩南下.

從天空俯視,這支艦隊延綿幾十里.

雖然稱不上遮天蔽日,但也絕對是無邊無際.

近三萬大軍.

這已經是吳王能夠出動攻打怒潮城的極限.

但也足夠了!

金卓被刺身亡,怒潮城守軍不會超過五千.群龍無首,肯定是人心惶惶.

這一戰已經必勝無疑.

吳國南征大軍主帥吳牧站在船頭,吹著海風,心生豪邁.

"陛下,您就等著我大功告成的捷報吧."

"上天注定我吳牧要建立不世之功!"

………………

怒潮城內!

大城堡的密室內.

金木蘭為難道:"我真的不會演戲,父親明明平安無事,卻要讓我時時刻刻裝出悲戚樣子,我不知道怎麼做."

木蘭真的演不了.

她的父母都安康,而且和夫君又那麼恩愛,整個人都很幸福.

想要讓他悲悲戚戚的樣子,她實在不會.

金晦在邊上猶豫了好久.

死就死吧!

然後他幽幽道:"小姐,姑爺在國都已經和甯焱公主睡在一起了,而且不止一次,還被國君抓住了."

這話一出.

木蘭寶貝的眼圈頓時紅了.

人渣夫君,你之前口口聲聲說過的,你和甯焱只是兄弟,半點私情都沒有.

我……我甯願你去青樓,找那些清倌兒.

我也不願意你和身邊的女人有感情糾葛,尤其是那些可愛的女人.

精神出軌絕對不行.

此時,旁邊的安再天道:"對,小姐就就這個表情,非常到位.這幾天您覺得沒法悲戚的時候,您就想姑爺出軌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您不會演戲,一旦看到您悲傷憤怒的樣子,所有人都會相信主公已經被刺殺了."

金卓侯爵無語,竟然要如此嗎?

木蘭咬牙切齒道:"人渣,你給我等著,你給我等著.等你回家,我一定弄死你,弄死你!"

上一次在琅郡,我金木蘭還是心慈手軟了,竟然讓你第二天才能起床?

你自己什麼本事不知道嗎?

就我金木蘭一個人,你都吃不下,還要出去偷吃?

本事那麼渣,還有面目出軌?

此時,外面響起聲音.

"主公,吳國幾萬大軍已經南下."

安再天歎息道:"怒潮城大戰,很快就要爆發了.姑爺人雖然不在,但是他的計策還在,這一次也一定能夠大獲全勝."

金卓侯爵道:"諸君,准備迎戰!"

……………………

大雪山下.

阿魯娜娜的部落!

因為這里免費種牛痘防治天花,所以短短數月內,十萬人前來投靠,成為了一個大型部落.

羌國一直來的傳統就是追隨強者,所以前來投靠阿魯娜娜的都是老弱居多.

不過就算如此,也算是人丁興旺,聲勢浩大.

但這段時間,整個部落完全風聲鶴唳,無數人惶惶不可終日.

因為羌國內亂已經結束,新王阿魯太上台.

之前老羌王阿魯岡對阿魯娜娜還有一丁點父女之情,沒有直接派兵前來圍剿.

如今阿魯太對她可沒有半點兄妹之情,哪怕兩人是同父同母.

殺了三個成年的兄弟後,阿魯太直接率領四萬大軍朝著阿魯娜娜的部落殺過來.

四萬大軍,一日一日地逼近.

新羌王的使者每一次都要在阿魯娜娜的雪山部落喊話.

"不想死的,趕緊滾!"

"大王願意接受所有牧民,所有人帶著牛馬去迎接大王."

"等大王軍隊殺到,膽敢跟隨阿魯娜娜者,格殺勿論!"

說真的,這些人確實很擁戴阿魯娜娜公主.

她不但免費給所有人種牛痘防禦天花,而且對他們的剝削極低,在她部落的日子比其他地方好多了.

但是,有什麼能比性命更加重要呢?

阿魯娜娜身邊的武士就三五千而已,如何敵得過大王的幾萬人?

再留在雪山部落,那就是等死.

于是,這些牧民紛紛離去.

每一天都有人走.

部落的帳篷越來越少,牛羊也越來越少.

阿魯娜娜公主心痛如同刀絞.

她的心腹不斷勸她,不許任何人逃走,否則格殺勿論.

只要圍住軍隊,堵住山谷,這些牧民想要逃走也不可能.

阿魯娜娜公主歎息道:"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我又有什麼權力讓這些無辜的牧民陪著我送死?"

放在之前,她絕對說不出這樣的話.

之前的她性烈如火,完全視人命為草芥!

但是自從得了天花經曆了生死劫後,她就完全變了.

她開始懂得了生命的可貴.

尤其和大傻睡過之後,肚子里面又有了寶寶.

她對生命的理解又深入了一層.

沒錯,她有寶寶了,已經三個多月了.

大傻好厲害的,一槍中標.

于是,她非但沒有阻止這些牧民的離開.

反而公開宣布.

任何人想要離開雪山部落,她絕不阻攔.

甚至她主動去送這些牧民離去,對于一些特別貧寒的牧民,還送上了奶酪,茶磚和肉干.

頓時,無數人跪在她的面前泣不成聲.

在羌國,還從來沒有遇到一個這麼仁慈的主人.

"我們不走了,我們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不走了,不走了,大不了和阿魯太拼了."

"女王仁慈,我們若是在關鍵時刻離開他,豈不是禽獸不如?"

許多人熱淚盈眶,拔出彎刀重新站回到阿魯娜娜的身後.

但是這樣不怕死的人畢竟是少數.

大多數人還是走了!

帶著無限的不舍,帶著無限的愧疚走了.

一路走,一路哭.

他們只能向上天祈禱,希望天神,希望聖人能夠保佑女王陛下.

但是!

女王陛下大概是過不了這個劫難了.

這麼好的女王,或許本就不該出現在羌國土地上.

她的滅亡,或許也是注定的!

雪山部落的末日降臨了.

女王陛下的末日降臨了.

………………

"女王,阿魯太大軍距離我們部落還有五十里,明日中午就會殺來!"

一名武士跪在阿魯娜娜的面前.

"我們還有多少人?"阿魯娜娜問道.

那名武士道:"三千."

阿魯娜娜驚詫,竟然還有三千?

她本來以為所有人都會跑得干乾淨淨,最後就剩下她一個人獨守整個雪山部落.

竟然有三千人留了下來,五千名武士竟然只走了兩千人.

"女王陛下對大家恩重如山,我們體內流的是熱血,不是涼水."

"就算是死,我們也要守護女王陛下到最後一刻!"

阿魯娜娜從來都沒有稱王過.

但是阿魯岡死了之後,部落的人就漸漸對她變了稱呼.

稱之為女王.

因為確實沒有一個主人對他們如此之好.

不但給他們治病,不但給他們種牛痘防禦天花.

而且還派出大軍給他們大減帳篷,牛羊生病了,她會派人來治.

有些時候,她甚至會親自給牛羊接生.

而之前的那些羌王,完全就是殘暴的代名詞,完全將他們牧民當成豬狗牛羊.

阿魯娜娜有一個非常簡陋的城堡,只有不到一千平米大小,不到十五米高.

她的整個部落,在一個山谷內!

因為在雪山之下,常年受到雪水的滋養,所以這里水草還算豐盛.

阿魯娜娜走出了城堡,來到陽台之上.

此時整個山谷都空了.

但是很多帳篷還在,只不過里面已經沒人了.

很多牧民走了,但是卻沒有把帳篷拆掉,這大概算是一種念想.表示他們雖然人走了,但是卻把雪山部落當成了永久的家,所以把帳篷留在這里.

見到阿魯娜娜走了出來.

三千名武士整整齊齊跪了下來,目光望著她充滿了決絕.

阿魯娜娜道:"阿魯太的大軍就在五十里之外,明日中午就會殺到.你們現在還有機會逃走,我絕對不會有任何責怪!"

三千名武士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阿魯娜娜道:"阿魯太是我的兄長,但是他心狠手辣,是絕對不會留情的,我打不過他的,你們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

"和女王同生共死!"三千人高呼.

阿魯娜娜道:"我或許應該跑的,但是我不想跑,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

大傻不在,師傅雪隱也不在.

甚至背後山上,就是師傅的家.

阿魯娜娜不想逃.

她雖然不再視人命如同草芥,但依舊性烈如火,她可以死,但絕對不會不戰而逃.

更何況她能逃到哪里去?

越國嗎?

蘇氏是敵人.

楚國嗎?沙蠻族嗎?

不,她哪里都去不了.

"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三千人不斷重複這句話,悲壯決絕.

言語之中,已經充滿了必死的決心.

三千人面對羌王阿魯太的四萬大軍.

完全沒有任何贏的可能性!

阿魯娜娜捂住肚子,朗聲道:"那好,明日我們就和阿魯太決一死戰!"

"我阿魯娜娜甯可站著生,也不跪著死,也絕不會如同喪家之犬一樣奔逃."

"決一死戰!"

"決一死戰!"

三千人狂呼!

末日降臨嗎?那就降臨吧,大不了一死而已!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一陣激烈的馬蹄聲.

"女王陛下,有一支騎兵逼近."

阿魯娜娜大驚,阿魯太的大軍不是在五十里外嗎?

竟然那麼快就來了?

不過來了就來了,我阿魯娜娜又有何懼?

大傻,你是個傻子.我若是死了,你可會想念我嗎?

不過就算我死了,你也要為我守寡,你要是敢娶其他女人,我變成厲鬼也不會饒過你.

阿魯娜娜猛地躍下城堡,騎上了白牛,抄起他的青龍偃月刀,大聲厚道:"跟著我殺出去!"

然後她騎著白牛,率領三千武士,直接從山谷沖殺了出來.

真是莽撞的女人,來的是不是敵人都不分辨清楚,就這麼不青紅皂白殺出去.

等殺出了山谷口的時候!

她不由得呆了!

那,那不是她男人大傻嗎?

她的眼中只有拔腿狂奔的大傻,完全沒有沈浪的存在,對他身邊的二百多騎也完全熟視無睹.

因為大傻實在太奪目了,站在地上比別人騎馬還要高,奔跑起來比別人騎馬還要快.

大傻一邊狂奔,一邊大吼.

"媳婦,媳婦,我來了,你別怕,你別怕!"

"二傻說了,他幫你滅掉阿魯太幾萬大軍,讓你成為整個羌國的女王."

"媳婦,啥是女王啊!"

然後,阿魯娜娜騎著白牛狂沖而出.

兩個人隔著還有十幾米,阿魯娜娜就從牛背上躍起沖出,一把將大傻撲倒在地.

然後,狂吻狂撕衣衫,直接就要將他睡了.

我艹,這麼激烈?這麼狂野?

沈浪完全傻了.

這雖然是晚上,但也是眾目睽睽啊.

"武烈快去,帶著幾十個姐姐去用幕布攔著,我嫂子屁股不要被人看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一萬六!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諸位恩公出手吧!

謝謝AaSaKuLa喲,風扈,書友161106095403180,書友20171125191555086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54章:國君被沈浪嚇到了!蘇難驚噩耗(新盟主丁小傲賀)    下篇:第256章:江山多嬌!大戰羌王阿魯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