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6章:江山多嬌!大戰羌王阿魯太!   
  
第256章:江山多嬌!大戰羌王阿魯太!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本以為會聽到殺豬一般的叫聲,上一次阿魯娜娜的狂野他還記憶猶新.

結果竟然沒有!

阿魯娜娜的聲音竟然沒有穿云裂壁.

兩個人的戰況竟然是熱烈而不猛烈.

沈浪聽了一會兒,覺得非常沒有意思,就直接走了,進入雪山部落的山谷之內.

等這對狗男女爽完了,自己會回來的.

沈浪才不會承認自己自卑了.

假的假的,超過半個小時都是假的.

不但沈浪走了.

雪山部落的三千武士也走了.

他們倒不是自卑,而是本能不願意看到他們的女王馬奇在一個男人身上.

真的有點偶像光環破滅的感覺.

………………

沈浪漫步在山谷之間.

這里密密麻麻都是帳篷,每一個帳篷面前都矗立著一塊木頭,雕琢成鷲頭狼身的形狀.

這個怪物沈浪不是第一次見了,之前在羌王宮附近就見過幾次.

鷹頭獅身的怪獸叫獅鷲,那禿鷲頭狼身體還長著翅膀的怪獸應該是什麼?

羌國人稱之為天狼鷲,算是羌國王族阿魯家族的家徽.

只不過之前在羌王宮,這個天狼鷲的雕像已經很少見了,聽說阿魯岡不喜歡,覺得不詳,全部燒掉了.

按照沈浪的陰謀論,這應該也是蘇氏家族的陰謀,先淡化阿魯王族的家徽和圖騰,然後漸漸淡化阿魯家族,最後取而代之.

反而到了阿魯娜娜的部落,這里密密麻麻都是天狼鷲圖騰.

這些木頭雕琢的天狼鷲圖騰上,全部都寫著同一句話.

天神保佑我女王!

呃!

天下豈有六十年的太子乎?

咦?我腦子為何會冒出這句話來?

沈浪蹲下來研究這幾個字,他以前從來不知道,羌國竟然還有文字?

不過仔細研究後就發現了,這羌文完全是根據漢字而生生造出來的,又仿佛帶著楔形文字的風格.

總之這種文字象征意義遠遠大過于使用意義,基本上沒什麼人用的.

整個部落內,不僅僅木頭圖騰上寫滿了這句話,每一個帳篷上也寫滿了這幾個字.

天神保佑我女王!

可見阿魯娜娜在這個部落內擁有很高的人心.

看來自己給她准備的醫書和獸醫書還是有用的,讓她得到了無數人的擁戴,救人性命,救人牲畜在羌國應該是最高手段了.

沈浪身後跟著一名武士,看起來非常英武,也非常強大,還是一個光頭.

他是阿魯娜娜麾下第一猛將.

此人看上去有西域人的血統,也有東方人血統,還有羌國人血統.

"你是?"沈浪問道.

那個武士道:"我是女王麾下的第一將領,鷹揚."

沈浪目光望向他的光頭,還有渾身的傷痕.

沈浪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多傷痕的人,足足幾百道不止,這些傷痕仿佛盔甲一般,使得他看起來像是某種猛獸.

"我先是奴隸,後來有成為斗奴,贏了七年之後,被大劫寺收為弟子."鷹揚道:"但是大劫寺和我追求的道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就叛出了大劫寺成為了雇傭兵,厮殺了幾年後,我成為了傭兵的首領,我的隊伍感染了天花,所以來到了女王這里,她治療好我的的天花,而且還為所有人種牛痘,終身免疫天花的屠戮."

所以,他就效忠了阿魯娜娜,成為了女王部落的頭號將領.

沈浪道:"我身邊也有一個斗奴出身的女子,名字叫武烈,你認識嗎?"

鷹揚道:"你身邊有幾十個斗奴,我一下就嗅出了她們身上的氣味.但是你說的這個武烈我不認識,但她不是我的對手."

這話就很傲慢了.

鷹揚道:"斗奴是從遙遠的西方傳過來的,到了西域諸國發展到了極致.但你們東方世界的斗奴不行,不夠殘忍血腥,你們太文明了,誕生不了真正強大的斗奴."

這句話很有道理.

沈浪道:"整個部落就剩下你們這些武士了?其他人呢?"

鷹揚道:"都走了."

沈浪道:"那幾千個越國奴隸也走了?"

鷹揚道:"女王部落人數最多的時候有十三萬,就算到最後還有兩萬人留下來.但是女王陛下將他們都趕走了,他們雖然忠誠于女王陛下,但都是柔弱不堪的奴隸,留下來只會白白犧牲,戰場和犧牲是戰士的事情,和平民無關."

你的榮譽感倒是很強.

但沈浪有些了解這種心態,他就相當于一個非常強大的角斗士,從小到大支撐他活下去的就只有求生欲,榮譽感.

沈浪問道:"你麾下哪一族的戰士最多?"

鷹揚道:"沙蠻族."

沈浪道:"為何?"

鷹揚道:"因為沙蠻族的男兒最野蠻暴力,最擅長戰斗,所以西域斗奴中,沙蠻族人最多.我的雇傭兵最多的便是沙蠻族."

沈浪道:"那沙蠻族武士有榮譽感嗎?"

鷹揚道:"有,非常強烈,只不過被你們東方世界所不能理解."

沈浪道:"你知道南毆國的矜君嗎?"

鷹揚道:"知道,他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我手下的沙蠻族武士也非常崇拜他."

這對于越國來說是一個壞消息.

不管是沈浪和甯元憲都沒有想到,南毆國的戰局會演化到這個地步.

矜君成年之前一直都在越國國都,被視為甯元憲的義子,曾經擁有至高無上的榮譽地位.

越國人甚至可以黑太子,但不能黑矜君.

越王坑死了上一代矜君,又派遣無數官員接管了南毆國的政事.

整整經營了十幾年,南毆國幾乎所有權力都掌握在越國官員手中,此時甯元憲才把矜君放回南毆國中,而且還把甯蘿公主許配給他.

在所有人眼中,矜君在南毆國就是一個傀儡,完全掀不起風浪.

之後矜君下毒謀害甯蘿事發,矜君謀反,平南大將軍祝霖率領大軍三萬入南毆國平叛.

本以為這場平叛最多兩三個月就能完成,祝霖不僅有三萬大軍,南毆國內還有無數心向越國的帶路黨.

然而沒有想到,在戰局最絕望的時候,矜君竟然只身入沙蠻族請求援軍.

按說這完全是找死的行徑.

沙蠻族最最痛恨的就是叛徒,而南毆國曆代國主就是最大的叛徒.

南毆國本是沙蠻族一員,但被越國收買,叛出了沙蠻族,成為了越國的附庸.

在越國的武裝下,南毆國的武器裝備遠遠超過沙蠻族.

每一次越國擴張南下的時候,南毆國主都率軍沖殺在最前線,殺起同族毫不手軟.

可以說,南毆國主的寶座完全是用無數沙蠻族人的尸骨堆成的.

這是最大的沙奸啊!

就十幾年前的那一場大戰,南歐國和越國聯軍殺了多少沙蠻族人?戰士和平民加起來,足足十萬巨.

矜君作為最大的沙奸,竟然去沙蠻族求援?

豈不是必死無疑嗎?

不僅僅會死,而且會接受最殘酷的刑法!

這個最殘忍的酷刑就是把人的下半身埋入洞穴,那洞穴里面有幾百條毒蛇.

這個人的上半身塗滿了蜂蜜,然後他身上倒幾萬只白骨毒蟻.

最多幾分鍾之後,此人下半身就會腫脹好幾倍,上半身就只剩下白骨.

所有人都等待著矜君暴斃的消息.

然而他不但沒有死,而且還迎娶了三個酋長之女和兩個女酋長.

帶回來了五個老婆,還有一萬沙蠻族大軍.

然後,南毆國的戰局就徹底陷入了泥潭.

越國不斷增兵,沙蠻族大軍也源源不斷進入南毆國.

矜君的名聲越打越大.

現在他已經成為了整個沙蠻族的大英雄.

鷹揚道:"或許用不了多久,矜君就會成為首個統一沙蠻族的王!到那個時候,你們越國在南毆國就要輸了."

南毆國戰局本來和沈浪也是無關的.

但是很快就要和他有關了,祝霖大將軍若戰敗,對沈浪反而是一個好消息.

甯政未來想要上位,南毆國是一個最好的舞台.

浪爺真是很瘋狂的.

現在羌國未滅,蘇氏未滅,他就開始考慮如何滅太子和三王子的策略了.

什麼是天才?

就是提前二百天就開始想著怎麼害你.

鷹揚道:"我覺得,矜君本來早就可以贏,早就可以消滅你們越國的祝霖,但是他故意不贏."

這話一出,沈浪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矜君就牛逼了.

那就是把南毆國戰場當成工具,統一整個沙蠻族的工具.

那樣的話,什麼時候他統一了沙蠻族,或許就是祝霖全軍覆滅,南毆國戰局徹底崩潰的時刻.

但現在越國對此一無所知.

因為祝霖大軍還是贏多輸少,南毆國的三個大城市依舊在他的掌握之中.

沈浪無權看甯蘿和祝霖大將軍的奏報,但從國君的反應上看,南毆國戰局雖然陷入泥潭,但整個越國都覺得戰局總體樂觀.

春江水暖鴨先知.

對于矜君的強大之處,反而是最底層的武士感知最為清晰.

現在連阿魯娜娜公主麾下的沙蠻族武士都開始崇拜矜君了,這已經是非常嚇人的信號了.

看來這位矜君,真的是相當了不起.

真是江山如此多嬌.

天下豪傑輩出.

不過至少現在,矜君距離沈浪還很遠.

此刻沈浪要面對的人是羌王阿魯太.

沈浪道:"明日之戰,你覺得如何?"

鷹揚道:"若女王願意逃跑,我們不會死.但女王不跑,我們必死無疑."

談論生死的時候,鷹揚也顯得很淡然,這一點倒是和武烈很像,仿佛一點都不畏懼死亡.

沈浪在阿魯娜娜的小城堡上,俯瞰整個山谷部落.

這是一個好地方.

但防守太薄弱了,唯一的屏障就是山谷口的那道石牆.

這道石牆足足有五里長,但卻非常粗糙,僅僅只有三米高,近兩尺厚.一部分是石頭,里面是泥土.

這根本就稱不上是一道城牆.

三千人對陣四萬人,靠著這麼一堵石牆是絕對不行的.

這一戰就算神仙來打,也是必輸無疑.

………………

將近兩個時辰後.

那對狗男女終于回來了,阿魯娜娜不僅和大傻苟且好幾次,而且還帶著大傻去洗澡了.

還換了一身新衣衫.

大傻進入城堡之後,面孔瞬間就紅了.

"二傻,我……我先走了."

然後,他就躲進房間之內,明天之前是不敢露面了.

連大傻都知道害羞了.

反而阿魯娜娜容顏不改,就仿佛剛才眾目睽睽之下亂搞的人不是她一樣.

"二傻,我應該是懷孕了,但也不是非常確定,你幫我看看."

沈浪一驚,都懷孕了你還亂搞?

換算時間,應該是三個多月,這時候胎兒最脆弱,你這樣亂搞容易出事的懂嗎?

然後沈浪趕緊給她檢查.

結果發現她確實懷孕了,而且胎兒非常健康,非常強壯.

三個多月的寶寶就這麼強壯,真是太少見了,大傻的種子還真是牛逼.

"是懷孕了,寶寶非常健康,不過你要做好思想准備,你們的寶寶生下來可能比普通孩子大很多."沈浪道.

阿魯娜娜大喜,寶寶越大越好.

接著阿魯娜娜道:"大傻說,你能夠幫我打贏阿魯太?"

沈浪道:"對,我能夠幫你消滅阿魯太的幾萬大軍,能夠讓你做上整個羌國的女王."

阿魯娜娜的表情有些複雜.

阿魯太要來殺她,她當然是要反抗的.

但是她卻沒有主動要殺死阿魯太的意思,對于成為王國的女王,她也沒有太大的興趣.

沈浪道:"蘇羌合一後,最多十年之內,蘇氏就會吞並羌國,到那時候就沒有阿魯家族了,也沒有天狼鷲圖騰了,整個羌國都歸了蘇氏."

"停!"阿魯娜娜道:"你別和我說這些家族國家大事,我就只知道一點,阿魯太要來殺我,那我就要殺他."

呃!

行吧!

阿魯娜娜道:"你確定能夠消滅阿魯太的幾萬大軍?我跟你講,我是肯定打不過他的.別說我只有三千人,就算有我三萬人,我大概也打不過他."

沈浪道:"我確定,能夠擊敗阿魯太的幾萬大軍,但是你一切要聽我的."

"行,沒問題!"阿魯娜娜道:"你雖然是一個人渣,而且還想睡我師傅.但你不會害自己人,你吹過的牛都實現了,我相信你."

呃!

這些話從你嘴里說出來就讓人不不愛聽了.

跟腦子里面都是肌肉的女人打交道,也難也簡單.

當她不相信你的時候,你說得天花亂墜都沒用,她的青龍偃月刀直接就砍過來了.

但是但她相信你的時候,一切就無比簡單了.

"明天的戰斗就交給你了,我去和大傻睡覺了."

阿魯娜娜直接走了.

還睡?!

………………

羌王阿魯太連夜行軍,一直到距離雪山部落二十里的地方在停下來駐紮.

羌國靠放牧為生,牛馬羊無數.

在別國珍貴無比的騎兵,在這里到處都是.

所以阿魯太的四萬大軍,幾乎有一大半都是騎兵.

這一路上,他志得意滿,又春意盎然.

蘇氏家族又送過來了一個女人.

一個寡婦,三十三歲的蘇梟.

三個蘇氏之女,三個絕色.

幸虧阿魯太是鐵打的身子,也幸虧他有所節制,否則只怕真的要x盡人亡了.

蘇羌合一!

這是蘇氏想要吞並羌國.

阿魯太不是傻子,他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覺得,誰吞並誰還不一定呢.

就憑著在我身邊放幾個女人,就想要控制我阿魯太?

做夢!

至少現在的蘇羌合一,我阿魯太才是王,你蘇難才是丞相而已.

阿魯太和阿魯岡不一樣.

他覺得自己的父王雖然霸道無敵,但卻非常粗俗不堪,完全沒有經過文明的熏陶.

看看他那惡俗的王宮就知道了,建造得這麼大,卻庸俗不堪.

看看他的藏寶庫,全部都是寶石金子,可有任何古董書畫?

阿魯岡覺得天下最好的地方就是羌國,就是他的那個王宮.

但新王阿魯太卻向往東方的花花世界.

羌國太荒涼了,沒有城市,沒有綾羅綢緞.

這一次蘇羌合一,謀反自立,主力大軍還是要靠我阿魯太.

但是,我羌國大軍一旦殺入天西行省之後就不走了,我羌王也要入城了,也要成為文明世界的大王.

我應該立哪個城市為新王都呢?

白夜城?天西城?

還是修複大劫宮?

但原來的那個羌王宮,他是絕對不要了,太惡俗了.

這一戰打完之後,他就把王宮所有的金子都融掉,用去建新王宮.

不過隨著大軍東進之後,他的好心情漸漸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怒火.

因為他聽到了無數的歌謠,都在贊美阿魯娜娜女王.

一路上,他見到了許多圖騰,上面都用羌文寫著天神保佑我女王.

他每天都派遣使者去阿魯娜娜的部落喊話,逼迫那些賤民離開.

要麼滾,要麼死.

果然,這些牧民都滾了,全部離開了雪山部落.

一路上阿魯太就遇到了許多逃離的雪山部落牧民.

但是這些牧民卻沒有來向他跪拜,也沒有來效忠他,而是朝著遠方走去.

他們一邊走,一邊哭,一邊喊著歌謠.

這些歌謠雖然非常隱晦,但意思非常明顯,實在埋怨天神無眼,這麼好的女王卻很快要死了,凶惡的王卻要統治整個雪山下的草原.

越靠近雪山部落,阿魯太越是怒火萬丈.

整個羌國就只能有一個王,那就是我阿魯太.

另外三個兄弟都被殺了,更何況是一個女子,也敢稱王?

更何況我曆代羌王都高高在上,絕對不會去做收買人心之事.

你阿魯娜娜破戒了.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又有一群牧民經過,他們大概是最後一批逃離雪山部落了.

他們又是一路哭,一路唱著歌謠.

詛咒惡王,為女王哭泣.

阿魯太暴怒,頓時就要下令將這些牧民斬盡殺絕.

蘇莫趕緊上前纏繞,柔聲道:"大王莫要生氣,這群賤民最沒有見識,最容易被小恩小惠收買,但是他們也是最健忘的,等阿魯娜娜死了之後,用不著半年,他們就會將她忘得干乾淨淨,到時候他們就只有一個王,那就是您."

蘇凝嬌聲道:"再說大王志在四方,您未來是要和楚國,越國平起平坐的大國之君王,這群卑賤的牧民就如同地上的老鼠,哪里會懂得天上蒼鷹的想法呢."

羌王阿魯太的怒焰這才平息些許.

但是殺阿魯娜娜的心更加堅決了.

羌國只能有一個王,任何想要和我奪王位的人都要死,我的親妹妹也不例外.

緊接著,蘇莫,蘇凝,蘇嫋又扒光了衣衫,纏繞上來.

這三個女人真是太美了!

羌王阿魯太猛地一咬牙,拒絕了她們.

"明日大戰,要將阿魯娜娜斬盡殺絕,今日禁欲!"

然後,他走了出去.

天上月明星稀.

羌王見到一個身影正在仰頭望著星空,正是蘇劍亭.

"你在看什麼?"阿魯太問道.

蘇劍亭立刻躬身拜下道:"臣拜見大王."

阿魯太道:"我在問你,在看什麼?"

蘇劍亭道:"我在家中也經常仰望星空,然後想要嘗試分辨一下,此處的星空和家中有何不同?"

阿魯太哈哈大笑道:"蒼穹之下皆螻蟻,螻蟻望天,哪里都一樣的."

蘇劍亭不由得一愕.

阿魯太竟然說得出這麼富有哲理的話?

羌王阿魯太道:"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南毆國的矜君說的.他說太愚蠢的人不要經常望天,因為容易變得更蠢,會忘記自己身處于塵埃之中,會忘記去辛苦討生活.太聰明的人也不要經常望天,因為容易沉迷于其中.蘇劍亭你是聰明之人,還是蠢人呢?"

難怪,矜君這樣的英雄豪傑說出這樣的話也不奇怪.

蘇劍亭笑道:"臣是中庸之人."

阿魯太道:"人對上天太過于敬畏了就會胡思亂想,比如你們東方世界的人,一個流星劃過都要想著是不是上天有所預兆?幾顆流星墜落,國君甚至還要下莫名其妙的罪己詔.當然對上天完全沒有敬畏也不好,就如同我的父王,他心中就毫無敬畏."

在其他國家,子不言父過.

因為以孝治國,就是要崇拜祖先.

但是在羌國強者為尊,完全沒有這回事.老羌王剛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經沒有人敬畏了,甚至到現在都沒有人理會阿魯岡是怎麼死的.

可是這句話,蘇劍亭卻不敢接,而且他不知道阿魯太究竟想要說什麼.

羌王阿魯太淡淡道:"我父王竟然把阿魯家族的圖騰和家徽都給燒掉,這就是對上天太不敬畏了.我阿魯家族的圖騰是天狼鷲,天狼吞月.我們阿魯王族有狼的力量和野性,有禿鷲的眼睛和翅膀,這樣才能翱翔在天際,再能接受天神的庇護.所以他把家族圖騰燒掉這是不對的,從今以後我要重新將家族圖騰矗立起來,天狼鷲圖騰還要成為我們新王國的旗幟!"

這話一出,蘇劍亭心髒一顫.

阿魯太這是在暗暗警告,不要把他當成父親阿魯岡.

你們慫恿著我父親燒掉了家族圖騰包藏禍心別以為我不知道.

先淡化天狼鷲圖騰,再淡化阿魯王族,最後吞並整個羌國,不要癡心妄想.

蘇劍亭拜下道:"大王英明,臣擁護!今天晚上就趕制出天狼鷲王旗."

羌王阿魯太搖頭道:"不用了,這面旗幟等滅了阿魯娜娜再用."

因為這面旗幟已經被阿魯娜娜先用了,在她死之前,阿魯太就不能用.

羌王阿魯太道:"睡吧!明日一早就出發,將阿魯娜娜斬盡殺絕.後天就進入越國和你父親會師,橫掃整個天西行省,打哭越王甯元憲!"

蘇劍亭躬身道:"臣遵旨."

羌王阿魯太笑道:"你父親應該等急了吧,哈哈哈!我的妹妹,你為何不睡,嫌棄太丑嗎?"

蘇劍亭躬身道:"不敢,臣立刻就睡!"

當天晚上,蘇劍亭秉著呼吸,把羌王阿魯太十七歲的妹妹給睡了.

然後,稍稍有點懷疑人生.

長得其實很漂亮,關鍵是味道太重,而且姿勢嫻熟之極.

盡管才十七歲,但已經是一個老騎士了.

為了家族大業,我蘇劍亭的犧牲還真大.

………………

次日一早,天不亮!

阿魯太四萬大軍,就已經吃飯完畢.

"大軍出發!"

一聲令下.

兩萬多騎兵,沖鋒在前,兩萬步兵行軍在後.

浩浩蕩蕩,朝著阿魯娜娜的雪山部落殺了過去.

二十幾里的距離,騎兵最多一個時辰就能趕到了.

兩萬騎兵,帶著特殊的韻律前進.

說奔跑不是奔跑,說行走不是行走.身後步兵努力快跑,也能追的上.

天亮之後!

雪山部落已經清晰可見了.

山谷之中,密密麻麻是無數的帳篷,還有無數的天狼鷲圖騰.

山谷口的那道石牆也清晰可見,牆上掛滿了旗幟.

那是阿魯娜娜的王旗,上面畫著的正是阿魯家族的圖騰天狼鷲.

這道五里長的石牆,就是雪山部落唯一的防線屏障了.

然而在阿魯太眼中,這道石牆完全不堪一擊.

又不是東方國度的那些城牆,這石牆又薄又矮,輕而易舉就能撞塌了.

阿魯娜娜的三千人想要靠這道石牆守住部落,完全是癡人說夢.

距離石牆還有五里的時候.

羌王阿魯太一聲令下.

"停!"

接下來,大軍要開始集結了.

一個沖鋒!

就能徹底毀掉這道脆弱不堪的石牆.

就能踏平阿魯娜娜的部落.

而就在此時,從北邊又沖來了一支軍隊.

全部都是光頭.

這是大劫寺的僧兵.

為首的便是苦難頭陀,還有一個女道姑.

阿魯太第一眼直接瞥向道姑的屁股,還有大腿之間.

對于任何女人,他都是這樣看的.

然後在腦子幻想,如何日掉她.

羌王就是要日天下女人,

楚國大宗師班若大宗師不以為意,天下男人看她穿著道袍的樣子,倒是有大部分想要日她的.

天下男人皆齷蹉,她哪里管得過來.

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殺掉李千秋.

當然她和李千秋之間無冤無仇,但是她的師傅和李千秋的岳父也就是上一代的劍王仇恨就大了,簡直就是魔岩山道宮之恥.

這個恥辱,只有殺掉南海劍王,才能洗刷乾淨.

"羌王,別來無恙啊!"苦難頭陀大笑道.

大劫寺的戰略是和蘇氏合作,不是和羌王合作.

因為上一次在羌國,羌王就坐視了苦海頭陀的滅亡.

而且在蘇羌之間,大劫寺看好蘇難.

羌王阿魯太笑道:"苦難上師別來無恙?你來作何?"

苦難頭陀道:"去一趟大劫宮."

大劫宮,就在這大雪山上,曾經是大劫寺在越國最大的一個宮殿群.

不但在山上開辟出了宮殿,還開辟出一個廣場,可以供幾萬信徒跪拜.

羌王阿魯太道:"那真是巧了,我也打算去一趟大劫宮,甚至打算修複它,成為我新王國的行宮呢."

苦難頭陀面孔一抖,暫時將這個爭端拋在一邊,寒聲道:"我來還有另外一事,殺沈浪!"

"沈浪?"羌王阿魯太道:"他也在這里?"

蘇劍亭心髒一抖.

沈浪這個小畜生也在?

苦難頭陀道:"對,沈浪這條小毒蛇就在雪山部落內."

羌王阿魯太道:"此子必殺."

苦難頭陀道:"此子必殺."

蘇劍亭道:"此子必殺."

蘇莫,蘇凝,蘇嫋齊聲道:"此子必殺."

苦難頭陀道:"那就把大劫宮的爭端放在一邊,先殺沈浪可好!"

羌王阿魯太道:"行!"

然後,大劫寺的兩千僧兵和羌王阿魯太大軍聯合在一起.

"大軍集結!"

"列陣!"

"前進!"

四萬多大軍,朝著雪山部落的那一道脆弱石牆,浩浩蕩蕩進發.

距離五里石牆越來越近.

三里!

兩里!

一里!

羌王阿魯太一聲大吼:"沖鋒,將叛逆阿魯娜娜斬盡殺絕!"

"沖鋒!"

頓時,兩萬騎兵瘋狂沖鋒.

每一個騎兵手中都拿著一個鐵錘,他們要借助戰馬的沖勢,用鐵錘砸塌這道五里石牆.

大劫寺的僧兵,更是抬著一根粗大木頭,當作撞牆錘瘋狂沖去.

頓時,整個大地顫抖.

殺聲沖天!

方圓十幾里內,所有蟲獸紛紛狂奔逃竄.

羌王的兩萬騎兵沖得很快.

而且越來越快,卷起的塵暴,如同烏云滾滾.

"殺,殺,殺!"

距離雪山部落石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放!"

"放!"

"放!"

隨著一聲令下!

石牆背後的守軍箭雨狂射.

幾千支羽箭,在空中劃過密密麻麻的弧線,猛地砸落到羌王騎兵群中.

"噗噗噗……"

羌王騎兵身上沒有重甲,利箭輕而易舉撕開了肌膚,刺入體內.

一個又一個羌王騎兵從戰馬上墜落,然後被踩成肉泥.

兩萬多騎兵,實在太密集了.

"放!"

"放!"

隨著沈浪和阿魯娜娜的命令.

一陣又一陣箭雨落下.

羌王騎兵,乃至大劫寺僧兵,紛紛倒地斃命.

但是這寶貴的殺傷機會太短了.

僅僅只有一百米的距離.

僅僅只有不到十秒鍾的時間.

最多也就是射殺二三百人而已.

很快!

羌王的兩萬騎兵猛地沖到了石牆之前.

手中的錘子,狠狠地朝著石牆砸去.

"砰砰砰……"

一陣陣巨響!

脆弱的石牆,一陣陣戰栗.

"沖,沖,沖過石牆,將阿魯娜娜斬盡殺絕,將沈浪部屬斬盡殺絕!"

隨著羌王的一聲令下.

無數羌國武士,猛地一躍,如同無數野獸一般,直接從戰馬躍上不足三米的石牆.

短短片刻.

無數羌國武士,如同潮水一般,湧上石牆.

戰斗剛剛開始,最進入最激烈的狀態!

四萬多大軍,就算淹也要將阿魯娜娜和沈浪區區三千多人淹沒,淹死!

………………

注:第一更送上,上午就喝一碗粥,現在又血糖低四肢發軟,我去吃飯然後碼字.狂求月票,狂求支持,諸位大人呀!

謝謝死亡*夢境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55章:沈浪瘋了!末日降臨!女王懷孕    下篇:第257章:羌王欲噴血!天崩地裂!天下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