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7章:羌王欲噴血!天崩地裂!天下變   
  
第257章:羌王欲噴血!天崩地裂!天下變

g,更新快,無彈窗,!

雷洲群島!

天風城,一艘又一艘的吳國艦船停靠在碼頭上.

一隊又一隊的士兵,進入了天風城,如果這也能算是一座城的話.

越國沒有多少真正的水軍,吳國稍稍好一些,有幾千水師.

但也僅僅只有幾千,這次南下大部分都是普通軍隊.

普通軍隊跨海攻擊最可怕的就是暈船,完全吐得七葷八素渾身發軟,根本打不了仗,需要提前休整好幾天.

天風城距離怒潮城不足百里了.

所以,這兩三萬吳國大軍會在天風城休整三天,然後再一次登船南下,攻打怒潮城!

天風城主仇嚎拿著嶄新的官印,還有整整十萬金幣,喜出望外.

吳軍主帥微笑道:"鎮海將軍,金氏家族海面戰斗力如何?"

仇嚎不屑道:"都是一群旱鴨子."

金氏家族的士兵確實不擅長水戰,不過剛剛奪下怒潮城之後,金卓就分撥了三千人作為金氏水師,每天都在海上訓練作戰.

而這三千水師的骨干,就是從仇天危那邊投降過來的一千多海盜.

但是金氏家族缺乏一個海軍將領,這太難了,並不是隨便挑選一個人出來就可以當的,但是又不能把海軍主力交給海盜吧.

幸好整個東部海域的海盜已經差不多絕跡了,所以這三千水師用來維持海面持續還是可以的.

但至少到現在為止,金氏家族的海面戰斗力依舊不強.

吳軍主帥道:"那接下來整個海面就交給仇嚎將軍,三日之後我們大軍就要南下登陸怒潮城,這段時間內要確保掌握這片區域的制海權,不能有任何敵艦威脅存在,確保登陸順利進行."

仇嚎一拍胸脯道:"包在我的身上,我的艦隊一出,保證整個海面上沒有半個敵人."

"那就有勞鎮海將軍了."

幾個時辰後!

在無數金幣的激勵下,仇嚎的四千水師登上了艦船離開天風城,撲向整個怒潮城海域.

也勿怪仇嚎如此囂張,因為在很久之前,金氏家族的艦隊就已經全面收縮,幾乎不出現在海面上了.

不僅如此,天道會的商船也早就停航.

他的海盜大軍想要奪取制海權,並沒有什麼難度.

………………

一艘海船離開了怒江郡陽武城市碼頭,朝著怒潮城而來.

這艘海船很小,但是非常快,而且也能夠進行遠航.

船上除了天道水的水手之外,還有十幾個人.

天道會的黃同,恭敬地站在艙房中.

一個人盤坐在艙房之內,她滿頭白發,一身白衣勝雪.

此時明明是大夏天,而且東部海域非常炎熱,但她身上依舊穿著厚厚的道袍.

她就是黃鳳的老師,雪山老妖林裳.

就是那個經常找鍾楚客打架的頂尖高手.

沒辦法,整個越國就六個宗師名額,想要成為宗師就必須擊敗其中一位然後取而代之.

所有人都覺得六個宗師中,鍾楚客大宗師最弱.

所以大家紛紛去挑戰他.

這讓鍾楚客非常不滿?

啥意思啊?柿子挑軟的捏嗎?

你們為啥不去挑戰李千秋,為啥不去挑戰燕難飛嗎,為啥不去挑戰王宮的那個老祖宗?

都說我在六大宗師排倒數,我就教出一個天下第一的徒弟,把你們所有人都嚇尿.

當然,倒數第一那也是大宗師啊.

至少到目前為止,所有挑戰鍾楚客大宗師的人都輸了.

雪山老妖挑戰三次都敗了.最近一次,就在幾個月前.

這讓她好沒有面子,本來是不打算見人的,但是天道會百般哀求,並且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終于還是把這位雪山老妖請來鎮守怒潮城了.

這位大神真不是一般的難侍候.

明明不是大宗師,架子卻比大宗師還要大.

但是她確實欠了天道會一個超大的人情.

為何這麼說?

這位雪山老妖林裳本是楚國魔岩山道宮的弟子.

此女自視甚高,不願意屈居任何人之下.

但是魔岩道宮的掌門繼承人給了班若,林裳哪里願意?就去搶,挑戰了班若十幾次.

十幾次都失敗了,顏面盡失.

于是一怒之下,她就叛出了魔岩道宮,自己成立了雪山道宮.

沒想到,剛到了大雪山,又遇到神女雪隱在大雪山安家了.

這怎麼可以?

我是雪山老妖,你是神女雪隱?

你竟然有一個字和我一樣?當我不存在嗎?

這個雪字我用了,別人就不能用.

于是,這位雪山老妖又沖上門去和雪隱干仗了.

當年雪隱還沒有得到大宗師的名分,林裳還覺得這是一個軟柿子呢.

結果……她又敗了!

打了三次都敗了!

敗了敗了吧!

反正雪隱這個賤人也不廣收門徒,也不建立門派.

別人一提起大雪山,就只知道我雪山宮,而不知道雪隱.

事實證明她想多了.

雪隱盡管只有一個弟子,但一提起大雪山,所有人想到的都是神女雪隱,而不是雪山老妖.

這真真是日了狗了.

所以這位雪山老妖永遠都處于憤怒之中.

她覺得整個天下人都對不起她.

當然了,她的雪山宮也不得安穩,因為他是魔岩道宮的叛徒.

班若大宗師屢次率領高手前來攻打她的雪山宮.

每次雪山宮人一多,班若就過來打,然後這些弟子就都叛逃,歸到魔岩道宮去了,反正學習的武功是差不多的.

這不是欺負人嗎?

雪山老妖暴跳如雷,卻又無計可施,因為她真打不過班若,修為差一點點也是一點點.

這個時候天道會出現了.

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魔岩道宮停止了對雪山老妖的攻打.

從那之後,林裳的雪山宮這才稍稍安穩下來.

不過,林裳的雪山宮完全沒有收入,沒有生產.

但是吃穿住行都要錢,這林裳性格乖戾,架子又大,別人都不願意招惹.

又是天道會出面接濟,每年給雪山宮捐獻一筆錢.

這才讓她維持了下去.

所以啊,這世界練功有什麼好的?

林裳距離宗師只有半步之遙了,卻連基本的溫飽還要靠人施舍.

還有劍王李千秋,整個劍島加起來不超過五個人,總資產不超過三百金幣.

還有鍾楚客大宗師,他算是活絡的,收的弟子都出身豪門貴族,這才有了一座山,並且在山上建了一座小城堡.

楚國六大宗師中,享受榮華富貴的,唯有燕南飛一人而已.

"大師,飯菜已經做好了,您要喝什麼酒?是葡萄酒,米酒,還是果酒?"黃同恭敬道.

雪山老妖林裳一瞪眼,寒聲道:"怎麼?寒磣我是嗎?明明知道我不是大宗師,卻喊我大師?"

黃同頭皮發麻,趕緊換了稱呼道:"林掌門,您要喝什麼酒?"

林裳道:"隨便."

黃同道:"那我們喝點葡萄酒?"

林裳道:"不喝,像血,酸不拉幾的."

黃同道:"那我們喝米酒?"

林裳道:"不喝,一股子餿味."

黃同道:"那我們喝點果酒?"

林裳道:"那玩意甜絲絲的,一點酒味都沒有."

黃同要哭了,顫聲道:"大師,我們船上就這三種酒,您委屈一下,挑選一種."

林裳道:"都說了,隨便,你耳朵聾了嗎!"

難怪所有人都討厭她,真是太難侍候了.

林裳不由得為玄武侯金卓默哀.

因為他的苦難很快就要結束了,將這個祖宗送到怒潮城大城堡,他的接待任務就算是結束了.

接下來,就交給金氏家族招待了.

這次雪山宮全體出動,保護怒潮城,保護玄武侯金卓.

烏央烏央達十九人之多.

沒辦法,整個雪山宮加上做飯的,就十九人了.

一是因為窮,二是因為雪山老妖脾氣實在太差了,教徒弟完全沒有耐心.

很多弟子跟她都學不下去了,還不如直接去魔岩道宮呢,那里的師叔師姐長得又美,說話又好聽,到那里就跟到家里一樣.

你們問雪山宮全體出動保護玄武侯金卓,總共要付出多少代價?

五千金幣,三個月時間,不二價!

當然這也是因為天道會邀請的原因,換成別人的金幣,林裳還不拿.

但還是那句話.

練武是沒有前途的!

五千金幣,也就夠沈浪禍害幾天的了.

所以,還是吃軟飯有前途.

吃飯的時候,林裳抿了一口酒.

這酒還真是隨便.

就是葡萄酒,果酒,米酒混合在一起的.

別說還挺好喝.

雪山老妖林裳道:"天下又要大亂了,我們練武之人的好日子馬上就要來了,你們算是趕上了."

十幾個弟子放下筷子,齊聲道:"沒錯!"

這段對白也好熟,仿佛在哪里聽到過.

黃同走到甲板上,望著茫茫大海,望著東邊怒潮城的方向愁眉難展.

天道會付出了巨大的人情,請來雪山老妖保護玄武侯,從此之後自然是不必擔心被刺殺了.

別看這位雪山老妖這十幾年來打架就沒有贏過.

但其實真的很厲害,也就僅次于六大宗師了,有她的保護,就算是來一個宗師也很難刺殺玄武侯了.

但她也僅僅只是能夠保護人而已.

想要讓她打戰?不可能的.

個人武道和戰場武道完全不一樣.

個人武道就算強到劍王李千秋這個級別,殺一百來人真氣也就差不多耗盡了.

一旦內力耗盡,這個大宗師也就沒有什麼能耐了.

而戰場上總則幾千幾萬大軍.

所以像仇妖兒這種個人武道逆天,戰場武道更逆天的人,真是天下難找.

論單打獨斗,十個大傻都不是李千秋的對手.

但是到了戰場上,李千秋的用途就不見得比得過大傻了.

這一次吳國和仇嚎聯軍足足有三萬多人.

而怒潮城內,金氏家族加上天道會的守軍不會超過五六千.

這一戰,黃同真是沒有什麼信心.

怒潮城萬萬不能有失.

金氏家族丟了怒潮城,固然是滅頂之災.

天道會又何嘗不是呢?

如今的怒潮城,已經是天道會在整個東部的中心了.

總部投入的金錢和物資,完全是天文數字.

一旦丟了,對整個天道會都傷筋動骨.

……………………

羌國的大雪山下,阿魯娜娜部落.

越來越過的羌國武士翻牆,殺了進來.

大傻,阿魯娜娜率領三千人迎戰.

然後!

沈浪看傻了,劍王李千秋也看傻了.

大傻和阿魯娜娜這對公母,真是……太強了.

大傻的玄鐵棍依舊不用,直接抄起一根十幾米長的樹干狂掃,狂舞.

阿魯娜娜用的是兩三米長的青龍偃月刀.

簡直就是無人能夠近身.

尤其是大傻!

因為他習武時間太短了,論單打獨斗,可能他連媳婦都打不過.

但是在戰場上,他真是無敵的.

別的武道高手力氣是會用完的,而他的力量仿佛無窮的一般.

別人靠的是內力和真氣,他靠的就是力量.

"刷,刷,刷……"

十幾米的樹干一掃過去,十幾個敵人直接就飛了.

別管你有沒有穿鎧甲,直接就是五髒六腑全部碎裂,摔倒在地上不是成盒,而是直接成泥了.

而且,他一身重甲,任何箭支射在他身上都沒用.

天生無敵猛將.

劍王李千秋數過了,剛才不到半刻鍾,大傻就消滅了二百多人.

差不多是兩個李千秋的戰場戰斗力了.

阿魯娜娜也是完全靠蠻力的,盡管懷孕,但依舊大刀狂舞,斬殺了上百人.

李千秋站在高處,歎息道:"練武還有什麼意思啊?"

沈浪沒有說話,十三不由得朝劍王望來一眼.

連劍王前輩都這麼說?

劍王李千秋沒有動手,因為他真氣寶貴,只在關鍵時刻動手的.

沈浪聽說,三王子甯岐麾下的那個藍暴也是這樣的超級猛將.

不過他就變態了,戰場人來瘋,戰場撕裂者.

他一旦上了戰場,只鍾愛一件事情,把敵人撕裂.

抓住雙手,就從上面撕裂.抓住雙腿,就從下面撕裂,抓住腦袋就從脖子撕裂.

因為他太嗜血了,所以種氏家族讓他改姓,之後蘭道大師又讓他改姓.

見到勇猛無敵的大傻.

羌王阿魯太一陣陣頭皮發麻.

他見過大傻很多次了,盡管聽說是絕頂武道天才,不止一個人說此子以後是天下第一高手.

但是他覺得也就那麼回事,就是一個有點蠻力的蠢貨.

而現在,他腦子里面只有一句話.

這個世界上就不能有這麼牛逼的人!

這樣的人,就應該去死!

班若大宗師眼眸則充滿了豔羨,這樣的絕頂天才為何不出現在我魔岩宮啊?

我魔岩宮雖然沒有男弟子,但……遇到這種天才也是可以破例的啊,甚至把所有女弟子嫁給他都可以.

鍾楚客這個倒數第一,果然要翻身了.

大劫寺的苦難頭陀想法和羌王阿魯太是一模一樣的.

這個世界就不應該有這麼牛逼的人,應該去死!

苦難頭陀道:"班若宗師,這個傻大個,就由你來殺如何?"

班若大宗師寒聲道:"東方昌盛武脈,豈可毀在我手中,我不怕天譴嗎?"

她的目標是李千秋,而且殺沈浪她也無所謂.

因為隔著很遠,她就從沈浪身上聞到了人渣的味道.

但是大傻,她絕對下不了手.

此時整個戰場處于焦灼狀態!

羌國武士翻牆過去的人數畢竟不多,大傻和阿魯娜娜率領三千多人,完全可以抵擋,甚至戰局上風!

"砰砰砰……"

羌王阿魯太麾下的大力士瘋狂砸牆.

整個地面一陣陣顫抖.

大祭司的兩千僧兵,抬著巨大的木頭當成攻城錘,拼命錘打石牆.

終于!

僅僅一刻鍾後!

這道五里長的石牆承受不住了,一聲巨響,直接坍塌.

頓時,羌王幾萬大軍如同潮水一般湧進山谷.

戰局就要逆轉了.

沈浪大聲吼道:"大傻斷後,撤退!"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阿魯娜娜和沈浪的三千多聯軍,飛快後退.

大傻,阿魯娜娜,咸奴等一百名重甲力士斷後.

羌王阿魯太大吼:"沖,沖,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而就在此時!

"轟,轟,轟……"

幾十道火焰猛地熊熊燃燒.

沈浪和阿魯娜娜聯軍撤退的時候,把所有的草垛,帳篷全部點燃了.

可惜現在是夏天,所以草還比較青濕,不太容易燒著.

但是帳篷還是很容易點燃的.

恰恰是因為草垛比較濕,所以燃燒的時候,冒出無數的濃煙.

瞬間,整個山谷內濃煙滾滾,火焰沖天.

這群羌國武士,就算再勇敢也不敢沖入火海.

而剛才莽撞沖進來的敵人,也被大火燒得鬼哭狼嚎,淒厲無比!

這片幾里火海頓時把兩支軍隊隔絕開來.

…………

在這片火海後面!

沈浪大聲下令道:"放棄所有戰馬,穿上厚衣服,帶上足夠的口糧,我們上大雪山."

現在是夏季,所以大雪山腳下全部是郁郁蔥蔥的樹林,從半山腰上才有積雪,越到上面是白雪皚皚.

這大雪山的雪幾乎百年不化,不知道堆積了多久.

阿魯娜娜道:"上大雪山?山上可什麼都沒有,我們會餓死的."

沈浪道:"放心,不會的."

阿魯娜娜道:"我們會凍死的."

沈浪道:"不會的."

阿魯娜娜道:"大雪山那麼大,我們要去哪里?"

沈浪道:"大劫宮!"

他拿出了地圖,這上面有一個地點非常顯著.

大劫宮!

建在雪山之上,大劫寺曾經在東部最大的建築群.

不但有宮殿,還有廣場,能夠容納幾萬名信徒朝拜.

不僅如此,當年大劫寺動用了無數人力,沿著雪山開辟出了一條六尺的道路,通往山上的大劫宮.

二十幾年前經過一場大戰,大劫宮已經有一半成為了廢墟.

但就算如此.

此時大劫寺時時刻刻都想要卷土從來,重新修複大劫宮.

甚至就連羌王阿魯太也想要修複大劫宮,或者作為他的王宮,或者作為行宮.

因為當年的大劫宮實在太輝煌了,給無數人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大劫寺為了重新返回東方世界,這次支援蘇難的僧兵達到七千之巨.

但盯上大劫宮的可不僅僅阿魯太和苦難頭陀.

還有沈浪!

什麼是天才?就是在幾個月前就想著怎麼害你!

在兩三個月前,沈浪決定扶植阿魯娜娜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把大決戰的地方定在大劫宮.

不!

不是決戰之地!

而是羌王阿魯太和幾萬羌國大軍的葬身之處!

因為沒有找到硝礦,所以沈浪的火藥產量始終維持在很低的級別,甚至無法用來打一場戰斗.

但是用來四兩撥千斤,卻綽綽有余了.

沈浪指著地圖上的大劫宮道:"此處我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只要羌王大軍一到,必定全軍覆滅,輕而易舉!"

阿魯娜娜道:"反正你吹過的牛都實現了,聽你!"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聯軍三千多人,沿著六尺道路,朝著大雪山上的大劫宮行軍!

…………

整整等了一個多時辰.

山谷的火焰終于完全熄滅了.

羌王阿魯太,苦難頭陀率領大軍殺入山谷之內.

但不管是阿魯娜娜還是沈浪,都早已經不見蹤影.

"我們死了多少人?"

羌王阿魯太怒聲問道.

"三千人!"

阿魯太寒聲道:"怎麼會死這麼多?"

"戰死不到一千人,但是被火燒死了兩千人."

"啊……"羌王阿魯太爆吼.

連沈浪和阿魯娜娜的一根毛都還沒有抓到,竟然就損失了三千人.

這簡直要讓人吐血了.

"他們死了多少人?"羌王阿魯太問道.

"微乎其微!"

羌王阿魯太問道:"叛逆阿魯娜娜和沈浪軍隊,去了哪里?為何消失得無影無蹤?"

盡管他這樣問,但是卻已經知道答案了,因為他的目光已經朝著大雪山上望去.

"斥候回報,沈浪和阿魯娜娜聯軍應該是朝著大劫宮而去了."

因為這條路,只通往大劫宮.

頓時,苦難頭陀眼皮猛地一跳.

羌王太陽穴一條.

竟敢去大劫宮?

這兩個人都把大劫宮視為了私有之物.

"大劫宮現在就剩下一堆廢墟了,難道他們還想要靠著大劫宮據守嗎?真是白日做夢."阿魯太寒聲道:"這條道路的盡頭就是大劫宮,而且是一條絕路,他們完全是自尋死路."

苦難頭陀大笑道:"這大劫宮上什麼都沒有,吃的也沒有,穿的也沒有,他們什麼都沒有帶,山上天寒地凍都是積雪,他們逃到大劫宮也只會活活凍死,餓死!"

羌王下令道:"准備厚衣服,准備足夠的干糧,准備足夠的干牛糞.上雪山,上大劫宮,將阿魯娜娜和沈浪斬盡殺絕."

這話一出,蘇劍亭和蘇莫頓時急了.

這里距離大劫宮雖然不算遠,而且大劫寺之前開辟出來的道路也足夠寬,但是山上有積雪,行軍會很慢.

這一拖延又要許多日,蘇羌兩支大軍會師的時間又要延後了.

但是一旦楚國正式攻打種堯大軍,父親蘇難就一定會起兵謀反,完全拖延不得了.

蘇劍亭趕緊勸誡道:"大王,沈浪和阿魯娜娜只有三千多人,就算逃到大劫宮也會被凍死餓死,就這麼一支殘軍,哪里需要大王禦駕親征?那完全是殺雞用牛刀,不如分兵一萬去大劫宮消滅沈浪和阿魯娜娜,大王帶著大軍進入天西行省和我家會師."

羌王阿魯太寒聲道:"整個羌國就只能有一個王,我一定要親手斬下阿魯娜娜的頭顱!"

蘇莫道:"不如這樣如何,大王依舊分兵.您帶著兩萬大軍去大劫宮消滅沈浪和阿魯娜娜,剩下兩萬大軍您派一名大將統領,進入天西行省和蘇氏會師."

阿魯太寒聲道:"我的軍隊,只能由我來帶!"

分兵?

真是可笑,我這軍隊一旦分出去,萬一被你蘇氏家族吞並了怎麼辦?

作為羌王,阿魯太一定會死死抓住任何兵權,不會給蘇氏任何機會.

蘇劍亭道:"大王,沈浪狡詐無比,臣唯恐大劫宮上有陷阱和埋伏啊?在望崖島他就是用詭異莫測的手段害死仇天危的三萬大軍,不可不防啊!"

"哈哈哈哈!"羌王阿魯太大笑道:"蘇劍亭,你真是被沈浪嚇破了膽了,他和阿魯娜娜只是無路可逃,才會逃到大劫宮的.我的大軍緊追不舍,他又能布置什麼陷阱?憑著他三千多人,還能在山上埋伏我嗎?"

蘇劍亭當然不知道沈浪會用什麼毒計,但是心中真是充滿了本能的不安.

羌王阿魯太忽然笑道:"苦難大師,您不是急著想要回到大劫宮嗎?不如您的僧兵在前面如何?"

這阿魯太也真是狡詐.

萬一沈浪有什麼陷阱,也讓大劫寺的僧兵去踩.

他羌國大軍跟在後面,絕對高枕無憂.

"哈哈哈哈……"苦難頭陀大笑道:"都說羌王勇猛無比,沒有想到也如此膽小如鼠."

"行行行,我帶頭就帶頭!"

大劫宮啊?

完全是苦難頭陀夢牽魂繞之地,曾經是大劫寺在東方世界的聖地.

返回大劫宮,幾乎是每一個大劫寺僧人的夢想.

次日!

兩支軍隊准備好了一切物資.

苦難頭陀一聲令下.

"上山,前往大劫宮!"

隨著苦難頭陀一聲令下,兩千名僧兵沿著六尺山路,向著大劫宮進軍.

羌王阿魯太大吼道:"大軍出發,前往大劫宮,剿滅叛逆!"

頓時羌王三萬七千大軍,浩浩蕩蕩沿著六尺山道,攀爬大雪山,前往大劫宮.

蘇劍亭緊緊跟隨,在場他對沈浪最為了解,就算他有什麼陰謀詭計,他也可以第一時間提醒.

但不知道為何?

距離山上的大雪越來越近,蘇劍亭心中越來越不安.

但是又完全不知道這股不安感覺從何而來!

………………

鎮遠侯爵府!

蘇難表面鎮定,但是卻心急如焚.

他的兩三萬大軍已經全部部署完畢,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起兵.

瞬間,就能夠席卷整個天西行省!

整個天西行省南部,如同一塊巨大的肥肉,就在他的眼前,唾手可得.

但他卻要硬生生忍住.

楚國大軍不動手,他絕不動手.

楚國大軍一旦動手,他的大軍就會風卷殘云一般,雷霆出擊.

楚國,你何時動手?何時動手?

而就在此時!

蘇庸飛奔而入.

"主公,主公,天大的好消息,楚國大軍動手了,開打了!"

蘇難狂喜,猛地沖上前來道:"是真打,還是演戲?"

"真打,真打,一開戰就無比猛烈,直接將種堯大軍打蒙了,楚軍已經連奪了十幾個城堡營寨."

蘇難依舊強忍著.

但是接下來,情報一份接著一份而來,

一份比一份緊急,一份比一份清晰.

沒錯,楚軍開戰了!

蘇難激動得渾身發抖.

這一刻終于來了!

我蘇氏家族,終于要鳳凰涅槃了!

都是,蘇難用盡全身的力量道:"起兵,開戰!"

"從今日起,我蘇氏家族,反了!"

"大軍出擊,出擊!"

頓時!

天崩地裂!

整個越國棋局,幾乎瞬間進入了最高潮!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今天受驚了,諸位大人淚求月票和支持,給糕點壓壓驚,給您拜了!

謝謝書友161106095403180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56章:江山多嬌!大戰羌王阿魯太!    下篇:第258章:瘋狂豪賭!殺個人頭滾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