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8章:瘋狂豪賭!殺個人頭滾滾!   
  
第258章:瘋狂豪賭!殺個人頭滾滾!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不嫌麻煩的話,在本書爆更活動頁面點個贊吧)

鎮遠侯蘇難正式發布檄文.

宣討越王甯元憲十三項大罪.

奢靡無度,冷酷殘暴,輕賢臣近小人,誅殺忠良,奸臣滿朝,暴政無仁.

致使天下民不聊生.

越國天下萬民,苦甯氏家族久矣!

又曰甯元憲無義,南毆國何等忠誠,結果兩代南毆國主皆被其所害.作為一代君王,竟然陰謀篡奪女婿江山,簡直可恥可悲.

又曰甯元憲貪婪無恥,用新政之名義奪取國中貴族的基業.東江伯爵府,晉海伯爵府,蘭山子爵府等等之慘狀,讓人掩面長泣.

又曰我鎮遠侯蘇難何等忠誠?甯元憲聽信讒言,竟要誅我全族.

我蘇氏家族世世代代忠誠于甯氏,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若殺我蘇氏家族也罷,為何要遷怒于白夜郡萬民,為何要派奸臣張翀和沈浪來天西行省禍害萬民,亂殺無辜.

我蘇氏家族本來不反,但是為了天西行省萬民的安危,如今不得不反.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

如今我蘇氏家族起兵反越上合聖人之道,下得萬民之心.

從今日起,我蘇氏家族率領天西行省七郡正式自立,徹底脫離越國統治.

我蘇難號召越國所有老牌貴族,用正義之舉動對抗越王暴政.

天道在我,又有何懼?

這篇檄文洋洋灑灑幾千人,隨著蘇難一聲令下.

頓時傳遍天下!

楚國,吳國,越國,南毆國,羌國,西域諸國等等西方.

幾乎在幾天之內,蘇難討越檄文就貼滿了大街小巷,傳遍了諸國.

因為檄文和人馬早就准備好了,只要蘇難一聲令下.

這些檄文就可以瘋狂散播出去,可以傳遍整個天下.

討越檄文一出.

天下徹底震動.

吳王表示嚴重關切,派遣使者慰問蘇氏家族,並且要求越王甯元憲停止殘害國內老牌貴族.

楚王表示嚴重同情並且支持,願意第一時間承認蘇氏領地的自治,對越王甯元憲的殘暴表示強烈憤慨.

南毆國主矜君發布檄文響應蘇難,共同聲討越王無仁,並表示南毆國願意和蘇羌結成兄弟之邦.

羌國使者發文,蘇羌一家,蘇氏的敵人就是羌國的敵人.

為了蘇氏家族子民,為了天西行省子民,我羌國願意流盡最後一滴血,保衛蘇氏,保衛天西萬民.

大炎帝國呼籲雙方要冷靜,坐下來談判,要和平,不要戰爭.

蘇難的謀反,瞬間點燃了整個導火索.

引爆整個越國危局.

刹那間,整個越國危機四伏,仿佛隨時都要崩裂.

然後!

隨著討越檄文一出.

蘇氏家族的軍隊風卷殘云一般,從一個勝利走向另外一個勝利.

今日奪一城,明日奪兩城.

整個白夜郡所有的城池,全部傳檄而定.

雪嶺城主,雪良城主等等所有官員,紛紛率領官僚和萬民迎接蘇氏大軍入城.

無數百姓簞食壺漿,紛紛高呼:吾等有救了.

"之前越王派來的奸臣贓官沈浪,可把我們害慘了."

"蘇氏大軍,你們怎麼才來啊?"

蘇難淚水長灑,將一個淒慘老頭扶起,端起他渾濁的米酒一飲而下,然後朝著前來迎接的萬民道:"諸位鄉親父老,蘇難來晚了,讓你們受罪了!"

然後,蘇氏大軍拿出了大量的布匹,糧食,酒肉恩賜萬民.

無數民眾紛紛高呼,明公高義,蘇君高義.

短短三天時間,蘇難大軍以迅雷之勢奪取了白夜郡六城.

整個白夜郡,瞬間變了顏色,只剩下主城一座.

蘇難傳令蘇全.

白夜郡諸城都被我從越王暴政下拯救出來,為何郡主城民眾還在受苦?

奸臣張翀,暴虐殘酷,白夜郡主城內的民眾之淒慘可想而知.

我蘇難每每想起就夜不能寐,仿佛耳邊時時聽聞白夜郡城的子民的嚎哭之聲.

爾等何事才能拯救城內萬民啊?

大將蘇全痛哭流涕:主辱臣死,末將一定竭盡全力,消滅張翀,將白夜郡主城內的幾萬無辜民眾徹底拯救出來.

于是!

蘇全麾下一萬大軍,西域五千雇傭軍,大劫寺三千僧兵,日夜不停,瘋狂攻打白夜郡主城.

戰局瞬間進入了白日化狀態!

城外一萬八千敵軍,瘋狂攻城.

城內張翀守軍不足四五千,雙方兵力懸殊.

緊接著,蘇難又增兵三千于雪良城.

至此,雪良城內蘇氏家族的守軍達到八千,牢牢釘在鄭陀大軍南下的必經之路.

鎮遠侯爵府的蘇難,頓時長長松了一口氣.

一切都比想象中順利得多.

真是要感謝沈浪,他之前帶人把整個白夜郡都禍害了一變,就如同大洪水把地面沖刷得干乾淨淨,使得他蘇氏家族毫無障礙地拿下了白夜郡六城.

接下來只要攻破了張翀防守的白夜郡主城,他的大軍就可以席卷整個天西行省南部.

到那個時候.

他北上可以攻打白夜關,和楚國夾擊種氏.

南下可以和矜君夾擊祝霖大軍.

東進可以……

算了!暫時不可能的.

越國都城太堅固巨大了,靠著他的兩三萬大軍,就算加上羌國聯軍七八萬,也打不下國都.

總之形勢不是一片小好,而是一片大好.

稍稍有點不順心的大概就是羌王那邊.

沈浪逃到大雪山中去了,羌王已經追殺過去了.

蘇難心中憤怒.

阿魯太你有必要嗎?

沈浪和阿魯娜娜區區三千多人,你最多派一萬人去追擊了不起了.

有必要帶著三四萬人一起去追殺嗎?

你就那麼擔心兵權被我奪走嗎?

但是羌王阿魯太卻不這麼想.

他成為羌國大王之後,還沒有一場像樣的大勝利呢.

阿魯齪等三個王子占領了雪山神廟和他對峙,靠的是蘇氏的兩個女人拿下來的.

不費一兵一卒,就平息了內亂,結果當然皆大歡喜.

但是這也讓阿魯太心中不喜,心中充滿了警惕.

你蘇氏家族的人也太能干了吧?

況且阿魯娜娜已經稱王,但是羌國就只能有一個王.

我阿魯太必須親自斬下阿魯娜娜的頭顱,這樣我的王位才名正言順.

既然我阿魯太要親自殺掉阿魯娜娜,那麼按說他應該率領一萬大軍去追殺,剩下三萬留在草原上,這樣節省兵力,節省糧草.

那也不行!

我新王上位,軍隊怎麼可能離我身邊?

蘇氏家族虎視眈眈,萬一和我軍隊離開得太久,這支軍隊就被蘇氏家族竊取了怎麼辦?

他們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

張翀防守的白夜郡城!

厮殺震天!

到處都是火焰,鮮血,尸體.

地上密密麻麻都是箭支.

蘇氏大軍第一天攻城,就無比之猛烈,簡直讓人膽戰心驚.

蘇氏家族的直屬軍隊裝備精良,紀律嚴明.

大劫寺的僧兵武功高強,毫不畏死.

西域武士雇傭兵狡詐多變,敏捷老練.

總之這三支軍隊,沒有一支好打的.

張翀這次來白夜郡,國君從牙縫擠出來三千精銳給他,卻給他分配了六個千戶級以上軍官.

每一個將領都稱得上是人中龍鳳,武進士出身就有十人之多.

不論兵法武功,都稱得上一流,唯一欠缺的就是實戰.

因為越國已經和平了近二十年了,一直到去年南毆國叛亂才真正爆發了戰爭,絕大部分的將領都沒有經曆實戰.

一名武進士出身的千戶官道:"太守大人,這一天戰況就如此猛烈,末將怕撐不下去啊."

張翀望了他一眼.

對方這句話不是因為怯戰,因為他身上的鎧甲已經傷痕累累,很顯然是身先士卒,非常勇敢的,絕不會怯戰,而是對戰局充滿了悲觀.

"這剛剛開戰不到一個半時辰,敵人就爬上城牆三四次之多了.敵人的數量也太多了,足足是我們四五倍."

張翀微笑道:"放心好了,曆來攻城都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也就是第一天戰況才會這麼激烈,撐過這第一天,以後就好過了."

這名年輕的千戶道:"真的?"

張翀道:"老夫騙你做什麼?"

那名年輕千戶道:"那末將心中就有底了."

然後他隨意去包紮了一下,休息一刻鍾,馬上就要上城牆替換同僚繼續戰斗下去.

甯潔長公主站在邊上一聲不發.

看破不說破.

她當然知道,今天戰局是非常激烈,但是接下來會一天比一天艱難.

可怕的日子,剛剛開始而已.

"這支軍隊很優秀,這群軍官也很優秀,就是缺乏實戰淬煉,意志還不夠堅韌,慢慢就好了."張翀安慰道.

然而他心中清楚地知道,所謂的曆練意味著流血和死亡.

那麼張翀經曆過戰局嗎?

他經曆過的,他的父親就是一個中層將領,年輕的時候他就跟隨父親打過好幾場戰斗.

吳越大戰,他參加了.

那一場把前南毆國主坑死的戰爭,他也參加了.

甚至剿滅甯元武的那一場平叛之戰,他也參加了.當然這一場大戰是沒有記載的,被甯元憲刻意抹掉了.

甯潔道:"鄭陀大軍,什麼時候南下?"

張翀道:"等我們守軍幾乎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鄭陀大軍就會出現了,但是他大概永遠也不會沖到白夜郡城下."

甯潔也明白這一點.

鄭陀大軍是作為一個興奮劑一樣的存在.

當白夜郡守軍疲倦痛苦到極點的時候,鄭陀大軍消息南下,會帶來一次士氣激增.

說白了!

就是要將白夜郡守軍的意志和戰斗力壓榨到極致.

國君甯元憲從來都沒有指望張翀能贏,就指望著他支撐得久一些.

准確說!

就是支撐到北邊戰局突破,卞逍大獲全勝的時候.

在甯元憲眼中,張翀這三千軍隊就是用來……犧牲的,算是炮灰.

"殺,殺,殺!"

城下又一次殺聲震天.

蘇氏聯軍,又一次潮水一般沖了上來.

這個架勢,仿佛每一分鍾都是決戰.

仿佛一天都難以支撐下去.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張翀要靠著這四五千人,支撐將近一個月.

這簡直是地獄級的考驗!

聯軍主帥蘇全望著氣勢如虹的攻勢,身上也不由得熱血沸騰.

蘇氏家族鳳凰涅槃的時刻到了.

這是千載難得的機會.

眼前白夜郡主城之戰,幾乎是唯一的大戰.

一旦拿下白夜郡城,整個天西行省南部再也任何抵抗之力.

屆時,蘇難封公,他蘇全也要封侯了!

想到這一刻.

蘇全就興奮難當,狂吼道:"攻城,攻城,攻城!"

"我答應主公,三日之內,拿下白夜郡城!"

"屆時城內的一切財物,隨爾等自取!"

頓時,蘇氏聯軍再一次士氣如虹,瘋狂攻城!

…………………

越國北線!

吳王大營內!

"哈哈哈哈哈!"

"蘇難終于反了,終于反了!"

"我吳國雪恥的機會,終于要來臨了."

"天下攻越,甯元憲你也有今天?"

"當日豔州之變,你割我吳國九郡之地,可想到有今日?"

吳王興奮難抑!

偉大的時代就要來了.

東邊,他的兩三萬大軍很快就要拿下雷洲群島.

西邊,楚國大軍正在瘋狂攻打種氏家族的邊關.

西南邊,蘇難幾萬大軍謀反,很快就席卷整個天西行省南部.

南邊,祝霖大軍不斷龜縮,矜君不斷收複南毆國失地.

天下還有誰能救越國?

天下還有誰能救甯元憲?

吳楚分越!

我吳國沉淪二十幾年,終于要崛起了.

吳王一身戎裝,手中握劍,蠢蠢欲動.

兩位大王在邊境上集結了十幾萬大軍.

手持利器,殺心頓起.

原本吳王的戰略目標僅僅只有一個,趁越國大亂,拿下雷洲群島.

但是現在越國即將遭遇滅頂之災,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迎,反受其殃!

蘇難叛亂,一旦蘇羌合一就會有七八萬大軍,橫掃整個天西行省南部之後,甯元憲就後院起火了,蘇難野心如果再大的話,越國之都都可能兵臨城下.

到那個時候甯元憲怎麼辦?

肯定要派軍回師國都啊.

那個時候的甯元憲注定首尾難顧,也正是他最最虛弱的時候.

那時!

我是不是可以假戲真做了?

我十幾萬大軍是不是可以直接南下,真正上演兩王決戰了?

如何才能雪恥?

如何才能讓我越國瞬間屹立南方之巔?

如何才能讓我吳啟聞名天下?

當然是擊敗一位霸主了.

若我擊敗甯元憲主力,那整個天北行省還有誰能擋我?

屆時就不僅僅是奪回九郡之地了.

吳王呼吸急促,心中真是難以抵擋這個誘惑.

但是理智告訴他,千萬不要利令智昏,不要打無准備之戰.

兩王決戰何等重要,完全關乎國運,豈可率性?

但是兵法又有云,戰機稍縱即逝,不可錯失良機.

頓時吳王下旨道:"繼續調兵,萬一越國內亂,萬一我要和甯元憲決戰,不可毫無准備."

大帥吳直顫聲道:"陛下,從哪里調兵?我們和越王的決戰不是假的嗎?"

吳王道:"從西邊調兵,兩王決戰原本是假的,但現在未必不可以成真.一旦蘇難席卷天西行省南部,兵鋒直接就可以到越國都城,到那個時候甯元憲會怎麼辦?"

大帥吳直道:"派兵回師增援國都."

吳王道:"到那個時候,是不是我們擊敗越王的千載難逢之機?"

大帥吳直也覺得有理,但是原本戰略中並無決戰.

吳王道:"不一定要打,但是有備無患!"

大帥吳直道:"是!"

………………

越王甯元憲手中拿著蘇難的討伐檄文,渾身不住顫抖.

"好,好,寫得好,罵得好!"

"直接把寡人說成了上古的桀紂之君了!"

"你為何不把寡人說成千古第一昏君,第一暴君呢?"

"這檄文中竟然還有沈浪?真是可笑,區區一個六品小官,竟然也上了蘇難的檄文,可笑可笑!"

媽蛋,現在連被罵也要排資論輩了嗎?

我沈浪官小,就不能上檄文?就不能挨罵?別瞧不起人.

甯元憲極度生氣,極度震怒.

局勢和他想象中的一樣,但是要更加惡劣.

本來他以為楚國只是演演戲,不會真的大打.

畢竟你楚國在北邊和梁國,新乾國沖突大得很,哪能說平息就平息?

結果你還真打!

楚國十幾萬大軍攻打種堯鎮守的邊關,直接讓甯元憲震顫了.

那一刻,真的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我大越王國難道真的要完?

但是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反而陷入了一種自虐的快感.

就是類似那種感覺.

局面越可怕,我就越堅強.

這種人很奇怪,順風順水的時候,他就容易飄,終于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一旦進入逆境,他整個人就會陷入另外一種狀態,一種瘋狂卻又睿智冷靜的狀態.

黎隼大將軍道:"陛下,卞逍公爵那邊,應該可以出擊了吧?他早一些出擊,張翀那邊也早一日脫困."

"不……"甯元憲目光通紅,聲音顫抖狂熱道:"還不到時候."

此時,黎隼和三王子甯岐都害怕了.

都十萬火急了,還不到時候?

"還不到火候,火候還不夠."甯元憲眼睛通紅,在大營內走來走去,自言自語.

接著,甯元憲道:"甯岐,你率領三萬大軍南下,返回國都."

三王子甯岐顫道:"父王,這……這太冒險了."

這當然是極度冒險的.

此時上野城防線,越國集結了十一萬大軍,吳國集結了十二萬,雙方可以稱得上是勢均力敵.

現在甯元憲直接讓甯岐帶走三萬人返回國都.

那甯元憲身邊,可就只有八萬大軍了,吳王有十二萬大軍.

兩邊軍力懸殊.

這樣就會給年輕吳王帶來致命的誘惑.

我有十二萬大軍,甯元憲只有八萬,不如弄假成真,就這麼開戰吧.

打敗越王,我吳啟就名震天下了.

甯元憲道:"就這麼定了,利益不夠大,怎麼能讓敵人動心?我這位國君既然演戲,那就演到極致!"

"下旨,蘇難謀反,寡人震驚,命三王子甯岐,率領三萬大軍南下,回守國都,即可出發."

甯岐跪下道:"父王,要不然您率軍返回國都,我留下來和吳王對峙吧."

甯元憲道:"你不行,我這個越王在,才足夠吸引吳啟!張翀能夠以身犯險,寡人也可以!"

眾人驚詫.

這位國君何止是犯險?

簡直就是豪賭了.

他骨子里面竟然如此瘋狂嗎?如此喜歡冒險嗎?

難怪二十幾年前他會瘋狂崇拜姜離.

本以為當了二十幾年國君會變得穩重,沒有想到瘋狂的骨子依舊在.

"就這麼定了,寡人以身做餌,那就索性再誘人一些."

三王子甯岐重重叩首道:"兒臣遵旨,父王保重."

幾個時辰後!

甯岐三王子率領三萬大軍南下,回守國都.

猛將藍爆大失所望,一怒狂罵南下.

所有人紛紛震驚.

越王甯元憲腦子進水了嗎?

昏招百出啊!

你擔心蘇難謀反,之前不派大軍去守天西行省,反而氣沖沖地集結大軍北上要和吳王決戰.

現在蘇難謀反,你又擔心國都有失,急匆匆拍三王子率軍回師.

危急之下,你甯元憲真是昏聵無知,舉止失措.

現在整個北方防線上,你只有八萬大軍,吳王有十二萬.

這下,他不心動也要心動了.

身懷利器,殺心頓起啊!

誰能壓抑消滅一個王者的誘惑啊.

尤其是對于一個剛剛登基不久的年輕吳王?

如果打敗越王,大半個天北行省都會成為吳國疆土,那就是千秋功業了.

吳國一下子就能夠重新成為南部霸主.

………………

越國三王子甯岐率領三萬大軍南下,回師國都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了吳王大營內.

吳啟狂喜.

"哈哈哈哈,這甯元憲簡直比想象中的還要昏聵百倍!"

"色厲內荏,虛張聲勢,說的就是這種人了.當日邊境會獵輸了,怒氣沖沖率領大軍禦駕親征要和寡人決戰的是他,現在蘇難大軍還遠在千里,他也擔心國都有失,急匆匆派軍回守越都的也是他."

"甯元憲此時想要退,卻又不敢退,害怕被天下人恥笑."

"如此進退失據,昏招百出,也難怪越國會遭遇滅頂之災."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甯元憲如此昏聵,我若是放過了他,寡人倒是要成為天下笑柄了."

"下旨,從西邊調遣三萬大軍東進,增兵寡人大營!"

這話一出,幾位老臣紛紛勸誡.

大王不可,大王萬萬不要冒進,應該按照原來的部署,步步為營.

所謂兩王決戰本是戰略訛詐,萬萬不可弄假成真.

吳王譏諷道:"當年父王本要對卞逍下手,就是你們不斷勸誡,千萬不能冒進,要步步為營,否則會逼反卞氏.結果呢?讓卞逍從吳都脫困返回豔州,之後才有了豔州之變,讓我吳國沉淪的二十幾年.?"

這話一出,眾多心腹老臣頓時臉上無光.

吳王又道:"如今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一旦讓甯元憲縮回到越都之中,那就錯失良機.天賜戰機,稍瞬即逝,若都像你們這般謹慎,口口聲聲步步為營.那寡人祖上也打不下這片江山,寡人現在也就是一介漁夫而已."

"如今越國四面危機,隨時可能會被肢解,我吳國若不准備的充分,接下來分割越國的時候,楚國難道會謙讓我們嗎?"

頓時有一個老臣道:"豔州此時空虛,不若攻打豔州如何?奪回豔州,也是恢複祖上宗光,一雪前恥."

吳王道:"是打敗甯元憲收獲大?還是打敗卞逍收獲大?"

當然是甯元憲,他畢竟是國君.

吳王又道:"卞逍和甯元憲,哪一個更好打?"

當然是甯元憲,他雖然會武功,但也是文人君王,而卞逍是一代名將,當然難打.

吳王又道:"是豔州險峻,還是上野城險峻?"

當然是豔州險峻,天北行省地勢平坦,一旦突破,勢如破竹.

吳王頓時將眾多心腹老臣說得啞口無言,毫無辯駁之力.

"下旨,從西邊調遣三萬大軍,進駐寡人大營!"

吳王旨意一出,事情再也挽回余地.

旨意一下!

吳國西軍三萬,浩浩蕩蕩開拔東進,前往吳王大營!

甯元憲的豪賭,大功告成!

他興奮無比,渾身顫抖,時時刻刻都站在地圖上.

計算著吳國西軍的位置.

時間要卡得非常緊,不能讓這三萬大軍真正進入吳王大營.

否則到那個時候,吳王手頭有十五萬大軍,他甯元憲只有八萬大軍,若真的打起來,就真的要吃虧了.

一定要讓吳國西軍走到半路上.

卞逍猛地殺出!

吳國三萬西軍距離吳國大營四百里,三百里,二百里!

時候到了!

越王甯元憲下旨!

"命令卞逍,突襲吳國西境!"

"殺光,燒光,搶光!"

"兵貴神速,不要占城,不要戀戰,一直突進,突進,突進!"

"殺得吳國膽戰心驚,殺得吳王魂飛魄散!"

兩日後!

卞逍接到了越王旨意.

他早已經預備多時,磨刀霍霍.

最精銳的五千軍隊,甚至換上了金氏家族的新式鎧甲和戰刀.

隨著甯元憲一聲令下.

卞逍兩萬大軍,猛地殺出豔州,殺入越國西境.

瞬間,如同晴天霹靂!

一路殺,一路燒!

殺,殺,殺!

不打堅城,不奪城池.

一路突襲,直接插入吳國腹心.

人頭滾滾,尸山血海!

………………………

大雪山!

沈浪艱難地行軍.

一開始還是很輕松的,但到了山腰上後,漸漸就變得艱難起來.

因為,雪越來越厚了.

雖然大劫寺開辟了一條六尺的山路,算得上又寬又平.

但是這條路太久沒有人走,路上都是厚厚的積雪.

沈浪一路行軍,還要一路清理路上的積雪.

盡管有所准備,但是還是低估了山上的嚴寒.

這樣行軍,一日最多只能走二十幾里,而且到後面越來越慢.

來到這個世界後,沈浪也是第一次來到大雪山.

真是雄偉壯觀,真是讓人心生畏懼.

整個視野內,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沈浪不由得佩服後世的紅(軍),他們可是整整幾萬人翻過雪山,而且幾乎是沒有路的.

雖然沈浪爬的這座大雪山要更大,但好歹有大劫寺開辟出來的平整道路.

走在這條六尺道路上,沈浪也對大劫寺歎為觀止.

你們是瘋子嗎?把宮殿建在這麼高的山上?

這條山道至少一百多里,你們當時是怎麼開辟出來的啊?

沈浪無法想象當時大劫寺開辟這條山道究竟動用了多少人力,又死了多少人?

不過想想在地球曆史,一千三百年前吐蕃王國在海拔3700米的高山上建造了三十六萬米的超級宮殿群,仿佛比眼前這個大劫宮還要牛逼多了.

吐蕃王國最牛逼的時候,人口也就是幾百萬級而已.

整整五天之後!

沈浪終于來到了這座雪山的山頂!

當然,僅僅只是這座雪山而已,因為遠處還有更高的大雪山.

然後,他看到了久負盛名的大劫宮.

這是大劫寺在東方世界的最大宮殿群之一了.

當然現在有一半已經成為廢墟了.

但是沈浪真正來到大劫宮的時候,還是被震撼了.

因為比起吐蕃王國的那座宮殿,這個大劫宮海拔更高.

不過面積要小一些,沈浪目測過了,整個大劫宮建築群大概只有二十萬平方米左右,也就是三百畝.

但是它的廣場很大.

整個大雪山上,總共有三個廣場.

大劫宮前有一個.

大劫宮下面幾百米的地方,正面有一個,背面也有一個.

一開始沈浪不知道,朝拜者直接來大劫宮前的廣場就可以了,為何還要在下面建幾個廣場呢?

現在沈浪明白了.

首先,當年建造大劫宮的時候,鋪設道路的時候,都需要大量的石材.

所以,就在山體上開辟石場,挖平了就成為一個大平地,索性建成廣場.

而且那些廣場上,也有城堡,是用來抵禦敵軍用的.

想要拿下大劫宮,必先突破那兩個防線城堡.

當然,那兩個廣場上的防線城堡,此時也早已經成為廢墟了.

兩場大戰之後,被拆了.

………………

沈浪和阿魯娜娜的聯軍進駐了大劫宮還算完好的宮殿之內.

天道會武士熟練地打開地宮,從里面取出了棉衣,糧食,鐵鍋.

不僅有這些,還有許多的干牛糞,不計其數的牛糞,可以用來做燃料.

阿魯娜娜不可置信道:"這些東西,都是你事先藏的?"

當然是!

當沈浪決定將大劫宮作為羌王大軍葬身之地的時候,就動用巨大人力完成了這一切.

阿魯娜娜真是一個糊塗女王,這些肉干,還有干牛糞,都是從她的部落中購買的,然後由天道會隊伍運到大劫宮的地窖藏起來的.

沈浪問道:"敵人距離我們還有多遠?"

鷹揚道:"很遠,兩天後才能到!"

沈浪道:"派遣斥候,在大劫宮下的廣場布防,一旦有敵情,立刻彙報."

"我親自去!"

鷹揚和武烈二人,率領最精銳的武士,前往下方布防.

阿魯娜娜道:"那接下來怎麼辦?"

沈浪道:"吃飯,睡覺,等著敵人到來將他們消滅得干乾淨淨,然後離開!"

阿魯娜娜道:"不打仗嗎?"

沈浪道:"在這大劫宮是沒有仗可打嗎?"

是沒得打!

只要敵人一到,頓時之間就天崩地裂,地動山搖.

然後敵人大概就全沒了.

…………

兩日之後!

武烈回報!

"敵人已到,敵人已到!"

沈浪歎息.

瞬間屠殺幾萬大軍的奇跡,又要上演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的頸椎又酸痛忍不住了,去推拿一個小時回來碼字.諸位大人,拜求月票和支持,呀呀呀!

謝謝絕淵封雪月,無極日代,書友161106095403180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57章:羌王欲噴血!天崩地裂!天下變    下篇:第259章:羌王阿魯太全軍覆滅!驚天動地!(新盟主啊米1216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