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9章:羌王阿魯太全軍覆滅!驚天動地!(新盟主啊米1216賀)   
  
第259章:羌王阿魯太全軍覆滅!驚天動地!(新盟主啊米1216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啊米1216成為本書新盟主,順便拜求月票,感恩涕零)

怒潮城內!

"真是城頭變幻大王旗啊!"

一個掌櫃歎息道,然後將店鋪的大門關閉.

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確定,金卓侯爵已經被刺身亡.

因為他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如今大城堡內主事的是侯府小姐金木蘭.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玄武城公主是最不會演戲的.

每一次見人的時候,她盡管已經非常用力掩飾了,但還是難掩悲憤之色.

絕美無倫的大眼睛幾乎時時刻刻都是通紅的.

她這麼悲傷憤怒,若不是金卓侯爵死了,難道還是因為丈夫出軌嗎?

不僅如此,金氏家族所有海面上的戰船都已經進港停航.

金氏家族的軍隊全部都收縮進入三個城堡之內.

如今金氏家族連制海權都丟了,已經投降吳國的天風城主仇嚎橫行于這片海面之上.

現在不僅僅是天道會的商船,而是任何人的商船都停航.

就連陽武城到怒潮城之間的載人海船都停航,因為仇嚎說了,大戰結束之前,片舢不得下海.

除了吳國的艦船之外,其余任何船只一旦出現在這片海域上,都將毫不猶豫地擊沉.

很多人都已經知道,吳國大軍就在北邊不遠的天風島上做最後的休整,很快就會浩浩蕩蕩南下,登陸怒潮城.

到那個時候,又是一場驚天大戰.

這才過去多久啊?

金氏家族奪取怒潮城才不到半年而已,如今又要換主人嗎?

不過倒也無所謂,反正就是停業半個月左右,大戰結束之後,大家還是生意照做,錢照賺.

只不過是換一個人交稅而已.

早知道之前就不給沈浪那個小白臉送那麼多禮物了.

那個混蛋,光收禮不辦事的,那些禮物就當作是喂了狗了.

等吳國奪了怒潮城之後,大家又要出一次血了.

很多人已經打聽了,這次吳軍的主帥名叫吳牧,是吳王的堂弟,等拿下怒潮城之後他就會成為怒潮城的新主人,甚至連官職都打聽到了,雷洲太守兼水師提督.

瞧瞧人家吳國就是不一樣.

在越國的時候,雷洲群島就僅僅只是怒江郡的兩個城而已.到了吳國,直接升級成為了郡.

許多大商人都已經開始打探這位吳牧大人的喜好,想著應該送什麼禮物討好.

因為在所有商人心目中在,金氏家族已經完了,這一場大戰金氏必輸無疑.

關上店鋪的大門,把所有值錢的貨物全部鎖在地窖里面,躲過兵災便是了.

不過應該不會有事的,上一次金氏家族奪取怒潮城後也沒有大肆劫掠,想必吳國也不會的.

就在掌櫃關閉最後一個門板的時候,一個人影走了進來.

然而掌櫃就仿佛完全沒有見到一般,直接扣上了最後一道門板.

…………

那個高大的身影走進了地下密室內,直接坐了下來道:"時間很緊,說!"

燭火點燃.

"不,別點燭火."這個高大的聲音道,他直接一揮手就將剛剛點燃的蠟燭火焰熄滅了.

"哈哈哈哈!"對方笑道:"金士英將軍,您就那麼怕見人嗎?每一次見面,都在黑暗中說話?甚至辦事也抹黑?"

這是一個女人,聲音非常動聽.

而這個高大的身影就是金士英,金卓侯爵的義子,怒潮城主.

他竟然來到這個秘密的地下室和人見面.

然後,這個女人堅持點燃了燭火.

金士英本能地避開了面孔.

但他還是見到了對面的這個女人,長得非常美麗,關鍵身材非常健美誘人.

腰身如蛇,雙腿修長筆直,曲線火爆.

她身上穿的也是蛇皮裝.

她端著燭台,款款走到金士英的面前,直接在他的腿上坐了下來.

驚人的彈性.

金士英扭過臉去,顯得有些不自然.

"郎君,都已經睡過好幾次了,為何還要如此羞澀?"女人道.

一邊說,她伸出舌尖,親吻著金士英的耳洞.

金士英沙啞道:"那也是你的詭計,我本以為你只是一個落難的女子,所以才會出手救你,才會被你下藥,稀里糊塗睡在一起."

女人嬌聲道:"那是第一次呀,難道第二次我也給你下藥了嗎?明明是你自己上癮了,使勁地搞我呀."

金士英面孔一顫.

女人道:"郎君,以前你最喜歡看著我,甚至辦事的時候還盯著我的面孔,為何現在卻又不想見我了,每一次都要摸黑說話,摸黑辦事呢?"

金士英道:"因為我面對的是一個撒謊者."

"喲,喲,喲."女人嬌聲道:"我的郎君生氣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女人吻上了金士英的嘴唇,然後剝下他的衣衫.

"我沒有心情."金士英拒絕道.

女人嬌聲道:"都這樣了,還沒有心情,你的兄弟比你誠實多了."

然後,女人將金士英扒光,兩個人又睡在了一起.

中途金士英幾次吹滅了蠟燭,女人又點燃了,而且還把燭淚澆在自己的胸前.

真是一個瘋狂的女人,讓人有些欲罷不能.

……………………

整整半個時辰後.

美麗女人慵懶地躺在金士英的懷中.

"郎君,明日我吳國大軍就要南下,你已經沒有時間了,是時候該做選擇了."女人柔聲道.

金士英沒有說話.

女人道:"你不為自己考慮,不為我考慮,也應該為我們的孩子考慮."

頓時金士英不由得一顫.

女人抓住金士英的手,摸向自己的小腹,柔聲道:"我們睡了七八次,肚子里面的寶寶已經兩個多月了."

金士英呼吸幾乎都停止了.

"怎麼?害怕了,不想承擔責任了?"女人柔聲道.

足足好一會兒,金士英道:"你究竟是誰?你叫什麼?"

女人道:"吳幽!"

金士英愕道:"吳?"

女人道:"別誤會,我可不是什麼公主,也不是什麼郡主,或許幾百年前我和大王是一家吧.如今的我,大概算是吳牧將軍的堂妹吧."

金士英道:"吳牧大人還真是看得起我."

女人道:"他當然看得起你了,因為郎君你太出色了啊."

金士英道:"你們還真是處心積慮,兩個多月前就用美人計拖我下水."

女人吳幽道:"郎君,你曾經是非常重要,我們把重心完全放在你身上,甚至把我這個大美人也送給你.但現在說出來不怕你不高興,你的分量已經沒有那麼重了,因為金卓已經死了,整個怒潮城群龍無首,而且越國完全無力支援怒潮城,金氏家族最厲害的一個沈浪又困在白夜郡生死不知.奪取怒潮城變得輕而易舉,所以你的用處就沒那麼大了."

金士英沒有說話.

吳幽親吻金士英的胸口道:"但你是我的男人,我已經喜歡上你了,我打算想要和你長相厮守,我希望看到你有前途,有出息."

金士英道:"什麼是有前途,有出息?"

吳幽道:"郎君,按你的武功和才華,在就應該考中武進士,未來最少能夠做上四品武將吧.結果你被金氏家族的恩情困住了,名義上是將軍,其實是個家奴,什麼兵權都沒有."

金士英道:"侯爵大人對我恩重如山,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金氏家族給的."

吳幽道:"郎君,難道你要給金氏家族陪葬嗎?這一戰你們已經毫無希望了."

金士英道:"我們還有五六千軍隊,我們還有堅不可摧的大城堡."

吳幽道:"對,仇天危的這個城堡是非常堅固,我們一萬人攻打不下來,那兩萬人,三萬人呢?最關鍵的是金卓已經死了,你還能效忠誰?"

金士英不語.

吳幽道:"越王甯元憲冊封你為怒潮城主,結果你有半分權力嗎?為了辯白自己,你不惜自殘,甚至向沈浪這麼一個贅婿跪下.你是義子,他是贅婿,他的身份地位明明不如你的.你竟然要向一個贅婿跪拜效忠,這難道不是奇恥大辱嗎?"

女人抓住金士英的手,感受著上面的傷疤.

吳幽道:"郎君,我還是那句話,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不為我考慮,不為我們的孩子考慮嗎?"

金士英依舊不語.

吳幽道:"奪下怒潮城後,吳牧會成為雷洲太守兼水師提督.而我的夫君你,會成為真正的怒潮城主,兼吳國的四品將軍."

金士英一顫.

吳幽道:"在未來,怒潮城的地位會很高,應該等同于國都平安縣和萬年縣,城主是從五品!"

金士英呼吸稍稍停滯了一下.

吳幽道:"郎君,你難道甘心成為一輩子的家奴嗎?難道你願意你孩子一生下來,也成為家奴嗎?吳牧將軍是大王吳啟的堂弟,他缺乏真正的心腹,而你毫無根基,是最好的人選.你一旦效忠吳牧,一定會被他當成心腹的."

金士英沒有說話,但是心跳已經加速.

吳幽道:"郎君,連仇嚎那種垃圾都可以成為天風城主,四品鎮海將軍,你甘心嗎?你明明比他出色得太多了.怒潮城主兼任四品怒浪將軍,這個位高權重的官職你難道不想要嗎?"

金士英道:"代價就是我背叛金氏家族是嗎?"

吳幽道:"金氏家族本來就要滅亡了,和你背叛又有什麼關系?不管你怎麼做,都挽救不了金氏家族了,是你自己需要這個立大功的機會,需要給吳牧侯爺一個投名狀."

金士英閉上眼睛,久久不言.

吳幽嬌柔道:"郎君啊?奴家跟著你可是清白無瑕的,這是一個美人計,但也是一個肉包子打狗的美人計,有去無回的.我是肉包子,你是狗,你總不能吃下去就不管吧."

足足好一會兒,金士英道:"未來你們會如何處置金氏家族?"

吳幽嬌聲道:"你說的是金木蘭吧?"

金士英不語.

吳幽道:"人家吃醋了,金木蘭都已經嫁人了,你還對他癡心妄想."

金士英道:"我對小姐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吳幽道:"金卓已死,金氏家族失去怒潮城已經成為定局,望崖島和金山島也保不住,金氏家族就剩下本土封地了,肯定是養不住這些私軍的,大概會淪為二三流貴族吧.至于金木蘭,我們不會殺她.你也知道貴國太子甯翼對她志在必得的,隱元會會完整無缺地把她送到太子的床榻之上."

金士英猛地一咬牙,太陽穴一跳.

吳幽嬌聲道:"郎君,你不是救世主,你救不了那麼多人的.再說金木蘭跟著越國太子又有什麼不好,就算這次越國元氣大傷,甯翼也依舊是太子,成為太子的姬妾總比嫁給沈浪那種賤民要好得多吧."

金士英道:"沈浪姑爺很了不起."

吳幽道:"他確實很了不起,但是目光太狹隘了,一心只想著複仇,只想要去滅蘇氏,而將怒潮城置之不理,真是可笑,畢竟出身于賤民,沒有什麼大出息的.郎君你可不要和他學,你要有遠大的目標,奴家還等著你封侯拜將,妻憑夫貴呢."

金士英顫抖道:"你們想要我做什麼?"

吳幽道:"金卓死了之後,金木蘭執掌整個怒潮城的最高權力,你就是二把手吧."

金士英在黑暗中點了點頭.

吳幽道:"你肯定有許多心腹兄弟吧."

金士英道:"如果效忠金氏家族,當然有很多.但如果要背叛金氏家族,那我的心腹兄弟就不多了,幾十上百個而已."

吳幽道:"足夠了,你現在是金氏家族最強的武將,所以讓你鎮守城堡大門,應該是理所應當的吧."

金士英點頭道:"嗯."

吳幽道:"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直接打開城堡大門,讓我們大軍順利沖入城堡之內,你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接下來的戰斗交給我們."

金士英道:"你們攻打怒潮城大城堡,最難的就是破門吧."

確實如此.

仇天危這個變態,實在把怒潮城的大城堡建得太大,太堅固了,城牆又高又厚,城堡大門更是堅不可摧.

正常情形下,吳國三萬大軍想要拿下攻破這個大門,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價,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傷亡,幾千人是起碼的了.

而一旦破門.

接下來反而變得輕而易舉.

吳幽道:"郎君,這是一個性價比最高的功勞了.對你來說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只要從里面打開大門就是了,到時候拿下怒潮城,你就是首功."

金士英的聲音都顫抖了,大口呼吸道:"我,我有一個條件."

吳幽的聲音也顫抖了,終于要成功了.

對于這個男人的游說,她已經進行了不知道多少次,真的什麼話都說過了,什麼手段都用過了.

金士英道:"事成之後,放過金氏家族的人,不要亂殺無辜."

吳幽嬌聲道:"喲,我的郎君還真是情深意重啊?你的情義能不能分給妾身一些啊?"

金士英寒聲道:"我不開玩笑."

女人再一次騎上了金士英的身體,嬌聲道:"依你,依你,都依你,有情有義的煩人精!"

………………

大雪山!

哪怕已經准備好了一切,羌王麾下的三四萬大軍還是凍得得瑟瑟發抖.

大劫宮下有兩個廣場,此時羌王阿魯太和大劫寺的聯軍正在第一個廣場上.

這里距離大劫宮直線距離還有好大百米的高度,仰頭依稀能夠看到宏偉的大劫宮.但是走路卻還要很久,將近有十里左右.

這第一個廣場,也就是守衛大劫宮的第一道防線,原本是有一個城堡的,現在都被拆掉了,到處都是斷壁殘垣.

苦難頭陀撫摸著這些廢墟,眼圈微微發紅.

大劫宮之戰,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但他仿佛依舊曆曆在目.

而毀滅大劫宮的,就是姜離麾下大將.

在姜離號召下,乾國,越國,楚國,吳國組建六萬聯軍攻打大劫宮,將兩萬僧兵幾乎斬盡殺絕,把這座美輪美奐的宮殿變成了廢墟.

大劫寺在東方世界曾經是何等輝煌?

甚至許多國君都是大劫寺的弟子,朝中的國師都是大劫寺上師.

大劫寺畫一個圈,這座山就屬于大劫寺了,山下的良田和民眾也都屬于大劫寺.

眼前這個大劫宮,已經幾百年曆史了.修建這個大劫宮的時候,東方世界有五個國家,幾十個貴族出錢出人出力.

都怪姜離畜生!

活生生以一己之力幾乎把大劫寺勢力從東方世界連根拔起,趕到了西域去.

姜離敗亡之後,大劫寺以為可以卷土重來.

沒有想到大炎帝國皇帝直接又是當頭一棒,下旨抓捕大劫寺余孽.

苦難頭陀在廢墟中不斷地翻找.

足足找了一刻鍾,他終于找到了一個石頭,上面刻著兩個字,苦難!

這個他刻的,當時他還只是一個小僧兵而已.

撫摸這個石頭上的字跡,苦難頭陀泣不成聲.

"師兄,師弟,魂歸來兮!"

"師尊啊,僧王陛下,弟子終于重回大劫宮了."

"我發誓,一定重現大劫宮的榮光!"

見到這悲壯一幕,苦難頭陀麾下的兩千僧兵肅穆,口中默念.

"重回大劫宮!"

"重現大劫寺榮光!"

而班若大宗師,卻只是好奇地探索這片廢墟.

她對大劫宮毫無情感,甚至對于它的覆滅拍手稱快.

因為她也崇拜姜離陛下.

凡是姜離陛下反對,我班若心里也反對.

不過她倒是想到師姐林裳叛出魔岩道宮的時候,還曾經要把雪山宮建在這大劫宮上.

不過僅僅一個月林裳就放棄了,因為實在太遠了,生活實在太不方便,買一次草紙都要跑幾百里.

別看班若幾次率人去剿滅雪山宮,但是她對師姐林裳心中並沒有太大的敵意,反而還有些同情.

雪山老妖厲害無比,打架從來卻都沒有贏過.

這句話,依舊傳遍了整個東方的武道世界了.

屢戰屢敗林老妖.

………………

而羌王阿魯太,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情緒了.

豪邁,雄壯!

他已經決定了,他一定要重建大劫宮.

這個地方作為王宮不可能,但卻可以作為行宮.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阿魯太當然不知道這首詩,但心境卻是差不多的.

住在這大雪山頂上的宮殿,才是人生的巔峰.

比起父親阿魯岡那座丑陋的宮殿,這個大劫宮才是人間的奇跡.

等我拿下了天西行省,整個大雪山都屬于我阿魯太.

大劫宮,就仿佛是我王冠的寶石.

等我滅了阿魯娜娜這個偽王,我就是羌國唯一的王.

蘇氏家族要匍匐在我的腳下,整個天西行省都會成為我的獵場.

不,不,不!

我要的不僅僅是天西行省,我還要大半個越國,我要成為東方世界的霸主.

我來大劫宮,一定是天意!

這里才是距離天神最近的地方.

我在大劫宮將阿魯娜娜偽王斬殺,這也是天意!

就讓我的王圖霸業,從斬殺阿魯娜娜開始!

至于沈浪?

他只是一個小丑而已,不值一提.

盡管很狡詐,但依舊是一個小丑.

"大軍准備戰斗,斬殺偽王阿魯娜娜!"

"斬殺沈浪!"

隨著阿魯太一聲怒吼.

一陣狂風卷過,然後天上洋洋灑灑下起了大雪.

阿魯太大笑道:"本王威風至此,一聲大吼,竟然刺破蒼穹,致使天降大雪."

而此時,蘇劍亭心中的不敢已經到達了極致.

"大王,大王,臣心中極度惶恐不安,這沈浪定有詭計!"蘇劍亭道:"大王萬萬不可再上去了,就由臣率軍上去消滅阿魯娜娜和沈浪如何?"

阿魯太心中豪邁,大斥道:"憑你也配?偽王阿魯娜娜的頭顱,只有本王才有資格斬下!這大劫宮是人間奇跡,將我引導到這里斬殺阿魯娜娜,完全是天神的旨意,我的王圖霸業就從這里開啟,越國內亂,天賜良機,我要的不僅僅是天西行省南部,我要成為東方世界的霸主之一!天神見證,大劫宮見證!"

蘇莫,蘇凝,蘇嫋三個絕色女子跪了下來,哀求道:"大王,大王,沈浪奸猾,不可不防啊,他一定設下詭計了."

羌王大笑道:"那你們說他設下了什麼詭計?在哪里設下詭計了啊?"

蘇莫道:"臣妾不知,但他奸猾如鬼,肯定在大劫宮內設下了圈套,大王萬萬不可上當."

羌王阿魯太眼神轉動道:"苦難上師,就由你的僧兵作為先鋒,攻打大劫宮如何?"

這意思很明白,讓大劫寺僧兵去探路.

如果有圈套,有陷阱的話,也讓苦難頭陀的僧兵去踩了.

苦難頭陀哈哈大笑道:"羌王,真是膽小如鼠啊.不用你說,本頭陀也當仁不讓,也要第一個殺上大劫宮."

"大劫宮,我來了!"

"班若大師,您隨著我上嗎?"

班若大宗師依依不舍地扔掉手中的一塊石頭,這雕琢真是精美,這浮雕圖案是兩個人進行交合.關鍵是這兩個人都不男不女,既有男性特征,也有女性特征.

班若宗師道:"上,我魔岩道宮和劍島之仇不共戴天!"

苦難頭陀一聲大吼:"所有大劫寺僧兵,隨著我殺上去,將竊居大劫宮的豬狗斬盡殺絕!"

頓時,兩千僧兵無比狂熱,瘋狂地殺了上去!

大雪紛飛!

這里是大劫宮,這里是大劫寺的聖地.

所以兩千僧兵有如神助一般,飛快狂奔,仿佛有這用不完的力氣.

竟然一鼓作氣,直接沖到了山頂的大劫宮.

………………

沈浪不由得一聲歎息!

本以為在大劫宮上不需要打仗的.

沒有想到羌王阿魯太狡詐,大軍竟然先不上來,而是先讓大劫寺僧兵前來彈雷.

沒辦法,那就只有打了!

阿魯娜娜和沈浪的三千多聯軍,全副武裝,站在大劫宮廢墟牆壁內據守.

大劫寺的兩千僧兵越來越近.

沈浪完全可以看到他們無比狂熱的表情.

真是毫不畏死.

在山下,這群僧兵遠遠沒有那麼勇敢的.

而現在,每一個人仿佛神功護體一般.

"殺,殺,殺……"

兩千僧兵,狀似瘋狂.

苦難頭陀嘶吼道:"大劫宮,我來了.師尊,僧王陛下,我夢回大劫宮了!"

"殺,殺,殺!"

"放,放,放!"

隨著阿魯娜娜一聲令下,沈浪和她的聯軍箭如雨下.

大劫寺僧兵不斷倒下.

但依舊毫無畏懼,瘋狂沖鋒.

緊緊三四波箭雨後.

大劫寺僧兵直接殺到了面前.

短兵相接.

兩支軍隊瘋狂地厮殺在了一起.

鮮血飆射,斷肢橫飛!

大雪茫茫,大劫宮上殺聲震天!

沈浪和阿魯娜娜的聯軍瞬間就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群僧兵盡管數量不多,但是太狂熱了,戰斗力太強了.

毫不畏死,就仿佛進入了瘋魔狀態一般!

聯軍很快就出現了傷亡.

"殺,殺,殺,將這些竊居大劫宮的下賤豬狗全部殺光!"

苦難頭陀也仿佛瘋了一般.

兩支軍隊在大雪山顛,厮殺如火如荼.

而沈浪則心急如焚.

羌王阿魯太的大軍怎麼還不上來?

因為他的天羅地網,勢能在一處施展.

沒有辦法,火藥是有限的,只能在大山的一面制造大雪崩.

之前阿魯太行軍分散,幾萬大軍蔓延十幾二十里,而這座大雪山實在是太大太大了,一場雪崩或許很難讓他全軍覆滅.

一定要在敵軍最密集的時候,才能達到最大的殺傷力.

而就在此時!

下面忽然響起了震天的厮殺聲.

阿魯太的大軍沖來了!

來了,終于來了!

………………

羌王阿魯太也心急如焚.

因為他擔心苦難頭陀太過于勇猛,直接把阿魯娜娜給殺了.

這個偽王阿魯娜娜,阿魯太一定要親手殺掉,否則他就沒有資格成為羌國之王.

聽著山頂上的厮殺聲,他心急如焚.

而此時,蘇氏三個女人依舊跪在地上,抱著他的雙腿哭泣哀求,請他不要沖動.

就在此時,一個斥候武士飛快沖來.

羌王阿魯太大吼道:"如何,山上戰局如何?"

斥候道:"大劫寺的僧兵已經和偽王阿魯娜娜的軍隊殺在一起了."

羌王阿魯太道:"可有陷阱?可有圈套?"

斥候道:"沒有,山頂的大劫宮都是廢墟和斷壁殘垣.大劫寺僧兵勇猛,阿魯娜娜的軍隊甚至不敵."

羌王阿魯太更心急如焚.

阿魯娜娜一定不能讓苦難頭陀殺死.

頓時,他一聲怒吼道:"大軍沖鋒,斬殺偽王!"

這話一出.

三個蘇氏女人拼命抱著阿魯太的兩只大腿道:"大王不要沖動,不要沖動,讓苦難頭陀和阿魯娜娜殺得兩敗俱傷,您再上去收拾殘局不好嗎?"

"大王,沈浪狡詐無比,小心他有圈套啊!"

三個女人泣不成聲.

羌王阿魯太左右兩腳踢出,將三個蘇氏家族的絕色美人都踢飛了出去.

"哈哈,你們蘇氏家族的人一貫來膽小如鼠,害得本王也被大劫寺的光頭恥笑."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你們蘇氏就想要讓偽王阿魯娜娜死在大劫寺的苦難頭陀手中,這樣我這個羌國之王就名不正言不順了."

"冥冥之中,天神在指引著我,我的王圖霸業將在大劫宮崛起!"

"殺,殺,殺!"

隨著羌王阿魯太一聲令下.

他麾下的大軍,瘋狂地朝著山頂的大劫宮沖鋒.

密密麻麻,不計其數.

因為這里距離山頂大劫宮不太遠了,所以道路也寬闊了許多,足足有三四米寬,但是也陡峭了許多.

"沖,沖,沖!"

"天神在看著我們!"

羌王阿魯太的大軍,密密麻麻麻,黑黑壓壓,如同一條長龍一般,朝著山頂沖鋒.

依舊蔓延了好幾里.

但是,足夠密集了.

羌王沖鋒在最前面.

距離山頂大劫宮依舊很遠,但是他已經能夠感覺到那股王霸之氣.

天神在看著我們.

王圖霸業,就此開啟!

斬殺阿魯娜娜.

斬殺沈浪!

我阿魯太的大軍即將席卷整個越國.

我要讓整個越國,都成為我的獵場.

殺死他們的男人,蹂躪他們的女人.

讓無數的嬰兒啼哭.

讓無數的孩子成為孤兒.

我要讓整個越國聽到我阿魯太的名字,都瑟瑟發抖,跪伏在地!

天神我來了!

而就在此時!

"轟轟轟轟……"

一陣陣悶響!

是悶響,不是巨響!

就好像天上的悶雷一般.

距離山頂還有一百米之處.

十幾處火藥,猛地引爆!

頓時,積累了幾百上千年的積雪,猛地被炸開!

甚至積雪深處的巨石,也被炸了出來.

巨石連同無數積雪,瘋狂地滾落下來.

席卷而下!

這里距離山頂,還有足足幾百米高.

這一場雪崩,已經足夠力量了.

上千年的積雪,瘋狂地迸裂.

瘋狂地滾滾而下.

越來越多,越來越廣.

越來越驚人!

一開始,還仿佛是怒潮.

到後面,就仿佛是滔天的海嘯一般.

帶著驚天的勢能,瘋狂席卷而下!

真正的天崩地裂!

真正的驚天動地!

一開始僅僅幾百米寬,後來幾千米寬.

到後來,雪山的這一整面都開始崩塌.

"轟轟轟轟……"

整個大雪山,都在激烈地顫抖.

羌王阿魯太徹底驚呆了!

他麾下的兩三萬大軍也驚呆了.

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無數的雪浪,仿佛驚天巨獸一般,仿佛要吞噬整個天地.

沈浪之前真是多慮了,他害怕雪崩不夠大,還要讓羌王大軍集中起來.

然而這一場雪崩,遠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多得多.

"轟隆隆隆……"

在驚天動力的能量之前.

任何掙紮,任何逃亡,都是徒勞的.

羌王麾下無數士兵.

有的跪地哭泣.

有的瘋狂奔逃.

"天神發怒了,天神發怒了!"

"逃啊!"

"跪下來,乞求天神的原諒!"

羌王阿魯太幾萬大軍徹底崩潰.

然而……

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

驚天的雪崩,幾秒鍾後就席卷而過!

如同驚濤駭浪.

真的如同天神發怒!

然後……

一切都沒有了!

羌王阿魯太的幾萬大軍,全軍覆滅!

………………

注:今天兩更一萬七!兄弟們,狂求月票,狂求支持,糕點每天都在爆啊,哀求了!

謝謝顏寶丶,鐵砂掌岩,第一地平線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58章:瘋狂豪賭!殺個人頭滾滾!    下篇:第260章:阿魯太慘死!蘇劍亭魂飛!大獲全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