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64章:牆倒眾人推!蘇難吐血!   
  
第264章:牆倒眾人推!蘇難吐血!

g,更新快,無彈窗,!

別人的五馬分尸是綁大頭,但沈浪給蘇劍彥綁的卻是小頭.

一樣的車裂,應該被稱之為沈氏車裂.

…………

張翀醒了過來,這次他只是咧嘴一笑,然後摸了摸孫子的腦袋瓜子.

已經不需要感謝了.

再一次從鬼門關走過來的張翀,已經平淡如水.

但對于這一戰的大勝,還是無比振奮激動.

終于贏了!

沈浪竟然真的做到了.

真是讓人歎為觀止.

從一開始到現在,沈浪從未讓人失望過,不管是作為敵人,還是作為戰友.

他答應過的事情,全部都做到了.

他又一次上演了逆天奇跡.

但是……

這一切張翀嘴里都不會說出來的,心潮澎湃就行.

說出來,反而沒意思了.

沈浪道:"長公主,要不然您先出去."

甯不硬長公主盯了沈浪一眼,然後牽著張勻的手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話,甯不硬就不適合聽到了.

張翀道:"沈公子,接下來有何打算?"

沈浪道:"干掉太子,干三王子."

正在給父親喂藥的張洵不由得一顫,我是不是也該出去啊?

這種秘密聽到耳朵里面,普通人應該是會殺人滅口的.

不過沈公子你也太牛逼了.

真是懟天懟地懟空氣.

先是在玄武城斗唐氏,斗我父親張翀.

大獲全勝後,進入國都斗蘇氏家族.

現在蘇難還沒有死,你又要開始預備滅太子和三王子了?

沈浪道:"干掉太子,干掉三王子之後,我金氏家族才會真正長治久安,然後我就要退休了,抱著我的木蘭寶貝過著神仙一般的生活."

張翀真心有些無奈,因為他也算是太子一系的,他是由祝戎總督提拔起來的.

足足好一會兒,張翀道:"太子殿下雖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還算是一個厲害的少君,由他繼位對越國大局也比較有利."

沈浪道:"其實越國怎麼樣?我不太在乎的."

呃!

是了,張翀當然希望越國強盛,所以才會來天西行省,才會嘔心瀝血,幾乎死在白夜郡城上.

但沈浪所做的一切,就只為了一個目標.

天下無仇.

整個天下都沒有一個仇人,大家和和美美過日子,多好.

因為,所有仇人都被我干死了.

張翀道:"沈公子,我知道想要勸說你效忠太子根本就不可能.但是太子殿下和你之間的矛盾,還沒有上升到不可調和的地步."

沈浪道:"張公,他都想要搶我老婆了,這矛盾還不大?我跟你講,也就是因為他是太子殿下,否則他全家的尸體都爛了."

張翀道:"太子殿下這個想法當然是不對的,但是經過和蘇難這一戰之後,他應該也會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念想,畢竟國君是非常喜歡你的,加上您和甯焱公主的關系,或許以後你也是陛下的半個女婿."

沈浪道:"張公,太子已經出手了,苦頭歡刺殺我岳父!"

這話一出,張翀幾乎從床上坐起,足足好一會兒,他開口道:"苦頭歡是太子的人?"

沈浪點頭沉默.

張翀重新躺了回去.

這個矛盾已經無法挽回了,絕對的不死不休.

這個世界上如果說有一個人最了解沈浪,那一定是張翀了.

在沈浪心中在,也就只有區區幾個人,剩下的都是豬狗.

而金卓不但是沈浪的岳父,更是他的家人.

太子讓苦頭歡刺殺金卓,這就是結下死仇了.

"唉!"張翀無奈歎息一聲.

他是太子一系,是祝氏一系,這個烙印是無法更改的.

但他是萬萬不想和沈浪為敵的.

和沈浪這樣的人為敵,完全就是噩夢.

因為他什麼都不要,權勢,地位,官職,金錢啥都不要.

他就是處心積慮要弄死你.

這怎麼斗?

就比如這一次斗蘇難.

沈浪和張翀,僅僅只是蘇難的一個對手而惡意.

蘇難的目光在于整個大局,他著楚國,越國,吳國,羌國等等,他想還要錢,還要兵,還要地盤等等.

而沈浪專心致志,就為了干死蘇難.

沈浪道:"張公,您這次立下了巨大的功勞,陛下或許會直接冊封您為天西行省中都督."

之前張翀謀求的僅僅只是豔州下都督.

但這次立下功勞如此之大,加上他在白夜郡名聲已經到了巔峰,繼任天西行省中都督是再合適不過的.

至于現任的中都督梁永年,肯定要完蛋.

可是張翀一旦接任了天西行省中都督,那他身上太子一系的烙印就更深了.

想要獨善其身?

幾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繼續呆在太子派系中,之後一定會和沈浪為敵.

做人最忌首鼠兩端,想要繼續呆在太子一系中,又不和沈浪為敵?這也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盡管蘇難還沒有滅,但張翀還是和沈浪談起了這件事情.

可是一旦脫離了太子派系,作為文官的張翀,幾乎是寸步難行.

當然,這一戰後,國君會非常器重張翀.

但是在官場之上想要有所作為,光靠國君的器重是遠遠不夠.

不管是做太守也好,中都督也好,最重要但是建設,而不是破壞.

沈浪這一套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在張翀那里是行不通的.

足足好一會兒,張翀道:"卞逍公爵不是一直想要我去豔州擔任下都督嗎?那我就去豔州好了."

沈浪道:"豔州畢竟只是一個特治州而已,僅僅只有三個郡,面積不到天西行省的一半,而且官職也低了一檔."

張翀道:"起碼不用和沈公子為敵了.不過這樣一來,我也就成為太子一系的叛臣了."

他的話沒有說完.

國君終究是會老的,若是未來太子繼位,拿張翀這個太子一系的叛臣,日子就會很不好過,甚至完全過不下去.

卞逍也護不了他一輩子.

甚至太子甯翼繼位後,卞氏家族,種氏家族都會面臨劇變.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聲音.

"太守大人,天西行省中都督梁大人來了."

沈浪和張翀對視一眼,交換了一道譏諷的目光.

接著張翀努力起身道:"快,快扶我起來,我去拜見梁都督."

而此時外面傳來一陣關切的聲音.

"萬萬不敢,萬萬不可."

"張公是國之功臣,而且重傷未痊,怎可起床?"

然後房門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此人便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

沈浪也是第一次見到他.

真是長得一副好相貌,國字臉,一臉威武的斷須.

劍眉大眼,鼻梁高正.

看上去簡直比金卓伯爵還要正直.

這人要放在現代地球,絕對是演正派人物的.

而且此人出身極好,父親是當年甯元憲的潛邸心腹,立下了好大的功勞.

甯元憲登上王位之後,梁氏也被冊封了伯爵.

所以這位梁永年可謂是根正苗紅,不但是貴族出身,還是二甲進士,絕對的文武全才.

但沒有想到啊.

連這種濃眉大眼的也叛變了,和蘇難不清不楚地勾結在一起.

過去這段時間內,蘇難謀反.這位天西行省中都督就仿佛消失了一般.

國君去了三道旨意,讓他率軍平叛.

結果梁永年三次病危.

蘇難討越檄文傳遍天下的時候,整個天西行省更是粘貼得到處都是,就連中都督府外面都有.

梁永年發怒了幾次,讓人撕了幾次.

還抓捕了幾個貼檄文的人,然後就……不了了之了.

國君一再督促他率軍平叛,他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但堅定表示,一旦身體好轉,一定親率大軍平叛,然後就是死賴在床上不動.

那麼這位梁永年是蘇難的走狗嗎?

還真的算不上.

他確實算是蘇系的官員,甚至一副蘇系頭馬的架勢.

畢竟之前的蘇難可算是朝中巨頭.

但蘇難和國君翻臉之後,梁永年也就徹底靜寂了下來,不再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蘇系頭馬了.

但是他和蘇氏也絕對切割不開了.

利益關聯得太親密了,就如同兩根樹枝困在一起,已經互相長到對方的肉里面了,還怎麼切割.

這一切割,就是鮮血淋漓.

梁永年本也不想的.

但他得到這個位置,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蘇難.

得到這個位置之後,他也是志得意滿的,覺得自己可以和蘇氏平起平坐了,態度就變得矜持起來.

但沒有想到,來到天西行省做了這個中都督之後,簡直寸步難行.

北邊有種堯這座大佛,南邊有蘇氏這個地頭蛇.

梁永年這個中都督,幾乎被種堯這個大都督壓得喘不過氣來,一點權力都沒有.

不得已,他只能再一次投靠了蘇氏.

在蘇氏的幫助下,他這位中都督才有了權力,在天西行省南部才有了話語權.

然後……

蘇氏不斷滲透,滲透.

奴隸貿易,越楚走私違禁物資等等,都有這位梁永年的份.

完全被蘇氏拖下水了,這還怎麼切割?

一條路走到黑吧,所以他最希望蘇難能夠大獲全勝.

這樣他梁永年也能水漲船高,封侯是一定的了.

然而沒有想到沈浪和張翀竟然如此勇猛,竟然擊敗了蘇氏聯軍主力.

真是人在床上躺,禍從天上降.

梁永年想了很久,自己現在是應該叛逃,還是應該挽救一番呢?

思來想去,他覺得自己還能挽救一下.

于是,他本來垂死的重病忽然就好了,率領著四千軍隊殺了過來.

盡管他心中真的把張翀和沈浪痛恨得要死,但臉上卻無比之親熱.

見到張翀要從床上起來,他趕緊快步上前,一把將張翀按在床上.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點本督是最有體會,最近我沉珂半年之久,就仿佛是在鬼門關走了一趟."梁永年握著張翀的手,目光含淚道:"張公啊,何以至此啊?幾年前我和你在國都相見的時候,你還風華正茂,竟憔悴至斯!"

得了吧!

幾年前你梁永年和張翀在國都見面的時候,你就是天西行省中都督了,而張翀只是禦史台一個五品小官而已,你眼角都不瞥一眼的.

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如今張翀就要興旺發達了,而他梁永年卻要完蛋了.

"這位便是沈公子吧?"梁永年朝著沈浪親熱道.

沈浪皮笑肉不笑,嘴角扯了一下,冷淡得不行.

按說他區區城主,在一個中都督面前,連站的地方都沒有.

而他現在卻大刺刺地坐在那里,壓根沒有起來行禮的意思.

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功利現實得不得了.

梁永年討了一個沒趣,心中惱怒,沈浪這厮還真是小人嘴臉.

但是他臉上的笑容卻絲毫未減.

幸好張翀還是懂事的,不會給他臉色看.

梁永年道:"聽聞蘇難謀反,我真是驚駭欲絕,立刻披甲上馬,准備集結軍隊前來平叛,前來支援張公.都怪我這個不爭氣的身體,連站都站不住,差點死在病床上.如今身體稍稍安好,我這便率領四千大軍前來平叛."

張翀道:"都督忠義!翀正覺得獨木難支,都督既然來了,那這白夜郡城防務就交給都督大人了."

中都督梁永年道:"豈敢豈敢,術業有專攻,張公乃一代名將,這白夜郡城防務當然還是要交給你的.我帶的這五千軍隊全部交給張公,我只帶耳朵,不帶嘴巴."

五千大軍?

咱別吹牛了好吧,你就算把衙役全帶來了,也沒有五千.

緊接著!

外面又有人稟報道:"平西伯鄭陀到!"

房門猛地打開,一個更高大的身影龍行虎步走了進來.

他就全無梁永年小心翼翼的姿態了,直接走到張翀的病床面前道:"張公,何以至此啊?"

張翀咧嘴一笑.

鄭陀來到沈浪面前,猛地一拍他的肩膀道:"小子,這一仗打得不錯,沒有給玄武侯丟臉."

我艹你娘.

這一巴掌讓沈浪半邊肩膀都麻了.

而且你這幅豪邁的樣子裝給誰看,你這幅長輩牛逼的樣子裝給誰看?

明明心虛害怕得不得了,卻還要裝著牛逼哄哄.

"梁都督也來了?"鄭陀朝著梁永年拱手.

梁永年回禮.

鄭陀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道:"剛剛過去的這一戰痛快,我親率一萬六大軍,追殺蘇盞數百里,將他殺得丟盔棄甲,鬼哭狼嚎,如今他討回鎮遠侯爵府的士兵最多不超過三千."

又來一個吹牛的,而且在擺功勞.

"梁都督,你帶了多少軍隊過來?"鄭陀問道.

"五千."

鄭陀又問道:"張太守,你手頭有多少軍隊?"

張翀道:"兩千,但至少要留一千守白夜郡城."

鄭陀朝著沈浪望來道:"小子,你有多少軍隊?"

沈浪道:"三十億精隊."

鄭陀伯爵猛地一咬牙,拳頭在袖子里面一握,真是很想一拳頭垂死這個小雜種.

你一個小小贅婿這麼跋扈,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鄭陀道:"如此一來,我們有聯軍三萬!蘇難這一次大敗,軍隊應該不足五千.但是鎮遠侯爵府城堡固若金湯,很不好打!接下來該怎麼打,大家議一議."

張翀道:"平西伯是兵法大家,您來說."

鄭陀道:"蘇難叛軍的主力雖然已經被消滅了,但是老巢還在,最後這一戰至關重要.蛇無頭不行,所以我覺得我們聯軍必須先要挑選一位主帥出來."

沈浪不由得一愕.

這鄭陀如此跋扈霸道嗎?

你之前對國君的旨意陽奉陰違,陪著蘇氏演戲,對張翀見死不救,差點讓整個戰局崩潰給越國帶來滅頂之災.

為了渡過這次難關,你應該哀求我和張翀在這次平叛蘇難的大功上拉你一把.

沒有想到你竟然就是要喧賓奪主,直接搶走主導權,搶走整個聯軍大權?

果然是軍閥作風.

打戰的時候龜縮不前,爭功勞搶果子的時候凶橫彪悍無比.

聽到鄭陀的話後,梁永年不由得一愕,然後大聲道:"對,對,對,名不正則言不順,在消滅蘇難這關鍵一戰,我們聯軍需要推舉一位主帥."

鄭陀道:"梁大人是天西行省中都督,官職最高,爵位也高,我推舉梁都督為聯軍主帥."

梁永年道:"不行不行,我是文官,沒有打過仗,如何做得了聯軍主帥?我推舉鄭陀伯爵,您身經百戰,一代名將,而且武職最高,麾下軍隊也最多,這聯軍主帥一職,非您莫屬."

接下來,兩個人猛地爭吵起來.

互相都要推舉對方為主帥,拼命說自己不行.

足足爭吵了半刻鍾,也沒有一個結果.

最終梁永年道:"張翀太守,沈浪城主,你們兩位也有發言權,鄭陀大將軍最擅長兵事,這個聯軍主帥之職是不是非他莫屬?"

沈浪搖頭道:"我覺得不是."

呃?

眾人朝著沈浪望去.

官場上當中這麼打臉?合適嗎?

鄭陀的臉色頓時也無比難看,哈哈大笑道:"沈浪公子說得對,我不合適做這個聯軍主帥,還是由梁都督來做."

這兩個人已經有了默契.

在國君眼中,這兩人都是罪人.

那麼只要把聯軍主帥位置拿到手,接下來剿滅蘇難就是頭功.

我們立下了不世之功,你國君若是在懲治我們,那豈不是昏君?

這個主帥之職鄭陀志在必得,但萬一得不到,讓梁永年得去了也不要緊.

因為梁永年在國君心目中罪過更大.

沈浪搖頭道:"我覺得梁永年大人也不合適."

頓時間,梁永年和鄭陀的臉色都非常難看了.

梁永年道:"張翀大人這一戰打得漂亮,盡管官職低了一些,但做主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張公病倒在床,還是需要修養."

沈浪道:"我覺得,我來做聯軍主帥,蠻合適的."

"噗……"

張翀正在喝藥,這下子猛地一口噴出.

沈浪埋怨地望過來一眼,張公我們自己人,你這樣拆台合適嗎?

張翀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太突然了,沒能忍住.

鄭陀和梁永年頓時都呆了.

沈浪這個小贅婿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

官場上這樣不要臉的人,從來都沒有見過?

竟然還有毛遂自薦的?

關鍵你沈浪才幾歲啊?你幾品官啊,你什麼官職啊?

鎮遠城主,區區六品而已.

我鄭陀是伯爵,梁永年也是伯爵.

張翀是白夜郡太守,兼天西行省提督,從三品大員.

但在我和梁永年的面前,他的官職都不夠看的.

你區區一個六品芝麻官,還想要做聯軍主帥?

我和梁永年都不敢自薦,你沈浪竟敢大言不讒?

沈浪一愕道:"怎麼?我不可以做這個主帥嗎?"

面對這麼不要臉的人,鄭陀和梁永年一下子還真的找不到言語反駁.

頓時鄭陀寒聲道:"張翀太守,你覺得呢?"

他目光如電,盯著張翀.

在場四個人,只要超過半數,就可以定下主帥之職.

張翀還是要臉的.

張翀頭皮一陣陣發麻.

唉,我張翀在官場上的一代英名,就要毀于一旦了.

"那我也支持沈浪公子做主帥吧."

這話一出!

張翀有點想要遮住臉.

太羞恥了.

這話一出,鄭陀和梁永年不由得呆了.

這……這還能不能要點臉了?

張翀你一向來嚴肅莊重的,竟然說出如何荒誕之語,不怕傳出去成為笑柄嗎?

不過這樣一來,那可是徹底撕破臉皮了.

你張翀什麼意思?

一團和氣不好嗎?

一起立功不好嗎?

硬是要將我鄭陀和梁永年置于死地?

官不是你這樣做的.

頓時間,梁永年臉色也陰了下來.

"張翀太守,莫非平叛蘇難大事,在你眼中是兒戲不成?"梁永年寒聲道:"我推舉鄭陀伯爵為聯軍主帥,主導指揮消滅蘇難之戰."

鄭陀伯爵猛地一咬牙道:"那我也推舉我自己為聯軍主帥,國君的旨意也很清楚.白夜郡戰場我為主,張翀為輔."

沒錯,確實是如此.

但你之前陽奉陰違不肯作為啊,任由蘇難大軍橫掃白夜郡,坐視張翀滅亡,一副坐山觀虎斗的架勢.

鄭陀此時對沈浪真是痛恨到了極點.

原本我鄭陀是要臉的人啊,現在也你逼著不要臉了,也需要自薦了.

梁永年道:"我們四人,有兩人推舉鄭陀伯爵為主帥,二位我們兩人官職更高,這事就這麼定了,從此時開始,剿滅蘇難一戰,完全由鄭陀伯爵指揮."

這下子!

這兩人直接將指揮大權奪走了.

鄭陀道:"國事當前,那我就當仁不讓了."

他猛地坐直身體,臉上也變得威嚴不可侵犯.

"鎮遠城主沈浪聽命,本帥命令你的軍隊為先鋒,即可出發,征討鎮遠侯爵府!"

沈浪道:"我不去."

這話一出,鄭陀伯爵寒聲道:"沈浪,軍令如山,你真當本帥殺不得你嗎?大軍當前,殺了你也是白死!"

沈浪內心歎息一聲.

這鄭陀是鄭紅線的父親,和玄武侯爵府還算有點緣分,本來沈浪還打算用上一用.

結果現在也不需要了.

我沈浪心胸是很寬廣,但你鄭陀說出了殺我這兩個字,那就不死不休了.

沈浪道:"一,我手頭半個兵都沒有,怎麼率軍作為先鋒?"

鄭陀伯爵冷道:"你的一萬多大軍,難道不是軍隊嗎?"

沈浪道:"那是羌王阿魯娜娜的軍隊,我可指揮不動,不如鄭陀伯爵你去試試看?"

鄭陀寒聲道:"你身邊那兩百軍隊呢?兩百也是軍隊,也可以做先鋒的."

兩百人做先鋒,你是恨不得我不死嗎?

沈浪道:"那兩百人也不是我的,是甯焱三公主的衛隊,我也指揮不動的,我這個城主是光杆司令,身邊一個兵都沒有.而且我也病了,病得非常嚴重,對了梁永年大人,您得的是什麼病啊?讓我得一次行不行?"

這話一出,梁永年都督臉色劇變.

打人不打臉,沈浪你這何止是打臉,簡直是要我將臉皮都徹底撕了啊!

"哈哈哈哈……"鄭陀伯爵忽然大笑道:"梁大人你看出來了沒有?人家這是怕我們爭功,人家這是要獨吞滅蘇難大功啊,為了一己貪欲,竟然將國家大事扔在一邊.蘇難叛逆還沒有剿滅,竟然就搞內訌,就要爭權奪利,真是可笑之至."

梁永年寒聲道:"可不是嘛,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區區一個六品小官,竟然要打壓我們兩位伯爵,兩位朝廷大員."

鄭陀冷笑道:"沈浪,你仗著有一點功勞,竟然如此放肆妄為.莫非你們真的以為,剿滅蘇難沒你們不成嗎?真是笑話,梁永年大人,我們兩人就去把蘇難給滅了."

梁永年點頭道:"我們要讓陛下知道,誰才是忠誠于國事,誰才是貪權奸佞,完全把國事當成兒戲,沈浪你就等著聽參吧!你既然病了,就好好休息,接下來的大戰你也不用參加了,這個鎮遠城主你也暫時不要做了."

沈浪笑道:"好呀!"

梁永年道:"張翀太守,你也好好休息吧."

然後,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和平西將軍鄭陀憤慨離去.

從此時開始.

這兩人就奪走了天西行省平叛的軍事大權,張翀和沈浪就被名正言順地扔在一邊涼快了.

而且從官方程度上,一點問題都沒有.

………………

梁永年和鄭陀走了之後,張翀笑道:"有意思吧?"

沈浪道:"歎為觀止,總有人不斷刷新我對無恥認知的下限,在這官場上厮混,不無恥的話還真是活不下來."

張翀道:"這兩人還有另外一層誅心之意."

沈浪道:"剿滅蘇難,自己占領鎮遠侯爵府取而代之,威懾國君!"

張翀點頭.

不管是梁永年還是鄭陀,都不甘心坐以待斃的.

想要自救,或許僅僅剿滅蘇難還是不夠的,因為國君已經將這二人恨上了.

只有一種東西能夠讓國君低頭.

那就是兵權和地盤.

眼看著蘇難叛亂就要被平息了,越國的西邊就要平靜下來了.

鄭陀和梁永年為了保命,當然要讓這種亂局繼續下去.

滅了蘇難,我們自己占領鎮遠侯爵府這座固若金湯的城堡取而代之,保持一種隱隱割據的態度.

吳國和楚國一看,越國西邊還沒有平定啊?

那我們繼續撕,繼續干啊.

而那個時候鄭陀和梁永年就能待價而沽.

所以永遠不要低估一個軍閥的瘋狂之心.

面臨危局,鄭陀不但要絕地求生,而且還要逆轉局面借機崛起,取蘇氏家族而代之.

但從某種角度而言,這也是上天欲使人滅亡,先讓人瘋狂.

張翀道:"幸好沈公子和他們做了切割,否則我們的那點軍隊,只怕要被他們禍害掉."

沈浪道:"這兩個瘋子,一定會爭分奪秒去攻打鎮遠侯爵府.我們就看一場好戲,然後將他們一鍋燉了,我還真愁鎮遠侯爵府這個烏龜殼不好啃呢!"

張翀道:"盡管他們軍隊四五倍于蘇難,但定會吃大虧的!"

………………

沈浪和張翀猜的沒錯.

梁永年和鄭陀二人感覺到了致命的危機,必須絕地求生.

現在沈浪大勝,蘇難主力覆滅的消息還沒有傳出去.

所以時間還來得及.

他們真的要爭分奪秒,在最短時間內剿滅蘇難,占據鎮遠侯爵府取而代之.

這樣他們還有一線生機,甚至能夠借機做大.

萬一等消息徹底傳開之後.

楚國退兵,吳國退兵.

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了.

國君的雷霆之怒,就會瘋狂傾瀉在這幾人頭上.

到那個時候,便是滅頂之災.

置于死地而後生,平息將軍鄭陀還真是有魄力啊!

離開白夜郡城之後.

鄭陀把白夜關的軍隊全部帶走,整整兩萬大軍,一個不留.

梁永年率領著"五千"軍隊!

兩人聯軍兩萬五千人,全速南下,瘋狂地撲向鎮遠侯爵府.

他們要和時間賽跑!

………………

時間回到一天之前!

蘇難坐鎮鎮遠侯爵府.

當羌國一萬騎兵進入天西行省後,他第一時間就得到了彙報.

羌王阿魯太依舊在大劫宮圍剿沈浪和阿魯娜娜,派大將束布台率領一萬大軍先進入天西行省和蘇氏會師.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蘇難當然是大喜.

羌王阿魯太也終于忍不住了嗎?

害怕整個天西行省南部都被蘇氏占據,所以也迫不及待地來搶地盤了.

所以,蘇難沒有任何阻攔,反而派人去給束布台送去金銀和糧草.

但不知道為什麼,事後蘇難總感覺到不對勁.

非常的不安.

卻又找不到源頭.

盡管一同送來的還有兒子蘇劍亭的親筆書信.

但還是讓人不安.

羌王阿魯人太此人嗜兵權如命,之前不分兵,為何此時又分兵了?

最關鍵的是,這樣的大事,為何蘇氏一個人都沒有來回報?

兩天後!

他接到了邊境守軍的傳來的正常情報.

大雪山那邊仿佛發生了地震.

因為他們只感覺到了震動,沒有看到雪崩.

頓時,蘇難頭皮發麻.

立刻感覺到不妙.

他立刻下令,去堵截束布台率領的羌國騎兵.

不僅如此.

他還派遣蘇庸率領兩千騎兵追擊束布台的騎兵.

蘇難並不敢確定羌國那邊發生了劇變,只是本能地不安.

然後,他就進入了度日如年的等待!

甚至心中不斷祈禱.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

天神保佑我蘇氏家族,最可怕的局面一定不要發生!

天神保佑,天神保佑!

然後,蘇難一夜未睡,就這麼無比焦灼地等待著.

充滿了惶恐.

但是又充滿了期待.

希望只是虛驚一場而已.

然而……

半夜時分!

蘇庸帶著十幾騎,狂奔進入鎮遠侯爵府的時候.

在火光中,蘇難遠遠就看到了對方臉上的驚惶.

刹那間,蘇難頭皮一陣陣發麻,遍體冰寒.

發生了什麼事?

千萬不要是壞消息.

因為一旦是壞消息,那便是滅頂之災.

這個時候,自負無比的蘇難也開始在心中哀求滿天神佛.

天神抱有蘇氏家族.

一定不要是壞消息,一定不要是壞消息!

驚惶地蘇庸猛地沖了進來,幾乎直接摔倒在地.

"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羌國發生劇變,阿魯娜娜已經成為了羌國之王."

"進入天西行省的那一萬騎兵是敵人,是沈浪帶來的!"

"蘇全大帥大軍正全力攻打白夜郡主城,眼看就要拿下來了.結果沈浪率領這一萬騎兵從背後殺了過去,完全殺得蘇全大軍措手不及."

"我蘇氏聯軍主力,近乎全軍覆滅.蘇全大帥,也自盡了!"

"白夜郡戰場,我們敗了!"

說到後面,蘇庸的聲音已經沙啞了,說完就跪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刹那間!

就如同一道驚雷,狠狠劈打在蘇難的頭頂.

將他擊得魂飛魄散.

整個身體一點點溫度都沒有.

眼前一陣陣黑暗.

胸腹之內的真氣,橫沖直撞.

一股氣息完全壓制不住,瘋狂亂竄.

緊接著,一陣絞痛!

然後猛地一口鮮血噴射而出.

蘇難眼前一黑,徹底倒地!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我去吃點飯,然後接著碼字,諸位給我力量!

謝謝逆風寒明,快准狠云哥,醋笨笨,消失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63章:蘇氏主力全軍覆滅!車裂!(新盟主千飛夏賀)    下篇:第265章:蘇難絕境!破局!建功立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