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69章:蘇難慘死!天大捷報傳國君!   
  
第269章:蘇難慘死!天大捷報傳國君!

g,更新快,無彈窗,!

蘇難掀開了斗篷.

這還是沈浪第一次見到他的真面目.

之前見到他都是扮老的樣子.

但現在,他也沒有顯得很年輕啊,臉上也已經呈現出了老態,眼角也出現了皺紋.

不僅如此,他的頭發也不是全黑,而是花白了一片.

劍王李千秋看了他一眼,稍稍一愕.

短短一兩個月不見,這蘇難竟然變了一個模樣,這老了十歲不止.

上一次他在琅郡西邊的官驛刺殺蘇難的時候,對方是何等年輕,何等英姿勃發,何等氣勢沖天.

而今天,他是何等之頹喪?

沈浪的幾千名武士亂箭齊發,蘇盞和三眼邪立刻沖上來,保護在蘇難和蘇劍長身邊.

三眼邪依舊戴著黑色盔甲,額頭上畫著一只眼睛.

此時蘇難身邊就剩下兩個強大的嫡系了.

"主公,我們護著您殺出去."

"對,兄長我們護著你和世子殺出去."

"我們還有一戰之力."

三眼邪和蘇盞猛地拔劍,大吼道:"所有人拔出刀劍,殺出重圍."

"為主公而死,而蘇氏家族而死!"

然後剩下的幾百名武士猛地拔劍,組成了一個利劍的形狀.

"住手!"

蘇難一聲大吼.

頓時,蘇盞和三眼邪暫停了沖鋒.

蘇難望向沈浪道:"沈浪,沒有想到,最終還是落入你的手中了."

"哈……"

蘇難吐出了一口濁氣.

"一個壞的性格,真的足夠毀掉人的一生."蘇難道:"我這個人毀就毀在貪心一事上,手中的局面明明很好,卻想要更多更好.之前若非因為貪心,既想要得到暴民手中的那筆金幣,又想要殺你,還想要名正言順拿下白夜郡城,想要一箭三雕,你們連白夜郡城之戰都沒得打."

這話沒錯.

有些人抓了一把超級好牌,明明能夠贏,但是他想要打贏,升級想要敲底拿三百分,斗地主想要炸翻十六倍.

結果非但沒有大贏,反而輸了.

"這一次也是因為貪心,想要羌王宮里面的黃金,這才導致了滅族之危."蘇難淚水縱橫.

蘇盞大聲吼道:"兄長,別說了,別說了!都是因為我,都是因為我,你明明是不想要黃金直接去西域的."

蘇難搖頭道:"不,歸根結底是因為我想要這筆黃金."

"我蘇難自負聰明絕頂,不亞于天下英雄."蘇難歎息道:"這天下英雄何其多也?吳王,越王,種堯,卞逍,甯翼,甯岐,張翀,薛徹,燕難飛,閻厄,當然還有一個超級大英雄,即將顛覆半個世界的矜君."

沈浪道:"蘇難,臨死之前你還要點評一下天下英雄嗎?"

蘇難道:"沈浪,你知道這些人中我最看好是誰嗎?"

沈浪道:"願聞其詳."

蘇難道:"矜君,你們等著吧,或許有一天他會席卷整個南方,一手掌握文明世界,一手掌握蠻族武力,他會成為新的一代霸主."

沈浪道:"蘇公,你既然點評了天下英雄,相比也要點評一下我的吧."

蘇難看來沈浪一眼道:"沈浪你聰明絕頂,智近乎妖,很多時候與你為敵,簡直讓人絕望.但是你知道你的缺點是什麼嗎?"

沈浪道:"請指教."

蘇難道:"你的傲慢,你太傲慢了.百萬金幣你不看在眼里,高官厚祿你也不放在眼里,天下萬民你也沒有放在眼里,說坑死就坑死.你的眼睛是長在天上的,除了你身邊的幾個人,天下皆是豬狗,何等高高在上?"

沈浪疑惑道:"有嗎?"

蘇難道:"眼睛長在天上,把人當成豬狗,除了報複之外,無欲無求.你這樣會吃大虧的,說不定有一天你也會死在上面."

沈浪不屑一笑.

蘇難道:"最後我想要問一句,我父親蘇翦給金氏家族寫的那封密信,金卓到底燒了沒有?"

沈浪道:"燒了啊,不過我有複制了好幾份,當然也沒用上,那玩意用處不大."

"果然燒了,我應該相信金卓人品的."蘇難道:"當時我得到密報,說金氏家族沒有燒掉這封密信.我不相信,但是對方完整將密信內容複述了一遍,內容准確無誤."

沈浪道:"不是隱元會,就是薛氏了,因為當年金宇伯爵把這兩家當成了絕對的盟友."

"一切都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蘇難又長長籲了一口氣,接著猛地一抖長槍.

刹那間,那個在國都威風凜凜的蘇難,又仿佛回來了.

盡管臉上有了皺紋,盡管頭發已經發白.

但這霸氣沖天的蘇難,又仿佛回來了.

"劍王李千秋,上一次你刺殺我沒能得手,被我的氣勢所震懾,肯定很不安心吧."蘇難大吼道:"這一次,再戰一次如何?"

"劍王李千秋,你我再決一死戰,如何?"

劍王李千秋凝視蘇難良久道:"你武功和氣勢都退化了很多."

"哈哈哈……"蘇難道:"武功如同酒量,氣勢如虹的時候,當然高.如同喪家之犬的時候,自然就頹喪."

"來了!"

蘇難一聲大吼.

猛地催動戰馬,朝著劍王李千秋狂沖而去.

瘋狂的加速!

"呀呀呀呀呀……"

嘴里,依舊喊出雷鳴一般的呼喊.

但是,那一句話已經沒有了,李千秋你作死嗎?

這句話,蘇難已經喊不出來了.

他嘴里的這咿咿呀呀之聲,也充滿了決絕的悲壯.

"殺!"

驚天的一槍,蘇難猛地朝劍王李千秋刺去.

劍王輕輕一劍!

兩個身影,瞬間交錯而過.

"唰!"

瞬間,蘇難手中的長槍直接被削斷.

他的胸口出現了一道血痕.

"呼,呼,呼……"

蘇難艱難地喘息,但是每喘息一口,噴出來的都是血沫子.

他的五髒六腑,已經被李千秋的利劍切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活不久了!

…………

決斗結束,蘇難調轉馬頭,重新回到了包圍圈內.

這個時候,他整個人已經佝僂了,再也直不起來了.

胸口鮮血不斷湧出,嘴角鮮血不斷湧出.

"沈浪,你不會放過我家任何一個人吧."蘇難道.

沈浪點頭.

蘇難道:"聽說你把蘇劍彥給車裂了?"

沈浪點頭.

蘇難道:"我兒子蘇劍長,十八歲,也不能活?"

沈浪搖頭.

蘇難道:"說要殺我全家,就真的殺全家,真狠啊."

"那,那行吧!"

蘇難來到自己的兒子蘇劍長面前.

這個兒子很年輕,很聰明,有點點輕浮,但確實很出色,若蘇劍亭死了,他本可以繼承家族大業的.

他的希望,家族的希望啊!

"抱歉,為父沒有辦法看著你成長了."

蘇難伸手撫摸兒子蘇劍長的面孔,然後猛地一劍,刺穿了兒子的心髒.

瞬間暴斃!

頓時,沈浪身體猛地一顫.

蘇難繼續自言自語.

"宏圖霸業一場空!"

"一場空!"

"我蘇氏幾百年基業,徹底終結."

"好可惜."

蘇難走到弟弟蘇盞面前,伸出拳頭捶打他的胸膛.

"抱歉弟弟,你這個猛將始終沒有真正大放異彩,是哥哥沒用.沒能帶著你們出頭!"

蘇盞流淚,拼命地搖頭,卻無法說出話來.

然後,蘇難又猛地一劍,刺穿了弟弟蘇盞的胸膛.

大將蘇盞橫死.

臨死之前,沒有一聲慘呼,沒有做出一點點反抗.

"百年基業,灰飛煙滅."

蘇難一邊咳嗽,一邊噴血,一邊自言自語.

"不過這也沒什麼,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公平得很."

蘇難來到三眼邪面前.

"你本是乾國的戰爭難民,在我家中長大,一輩子都不能露面,苦了你了,苦了你!"

馬賊三眼邪渾身顫抖,卻沒有哭出聲.

"主公……"

蘇難猛地一劍,刺穿了三眼邪的心髒.

三眼邪嘴里再喊了一次主公,然後閉目而死.

然後,蘇難來到嫡妻的面前.

這個女人直接哭了出來.

"何以至此,夫君何以至此?"

女人嚎啕大哭.

"做生意賠了,當然要破產."

"造反敗了,當然要全家死光."

蘇難一劍,刺穿妻子的胸膛.

你這個雍容華貴的女人,慘死當場.

接著,蘇難出劍如同閃電.

把剩下一百多名蘇氏嫡系成員,全部殺得干乾淨淨.

至此!

蘇氏家族徹底滅族!

斬草除根!

只不過是蘇難自己動手,一個一個殺光.

"幾百年的蘇氏家族,煙消云散!"

"灰飛煙滅!"

蘇難咧嘴一笑道:"沈浪你要記住今天的,莫要讓你金氏家族步入後塵."

沈浪道:"多謝蘇公教誨."

蘇難道:"沈浪,現在我們兩家的仇恨,清了嗎?"

沈浪道:"差一點點,就要了結了."

"懂,我懂."蘇難道:"沈浪,你的文才很好,詩才絕頂,見到我蘇氏的慘局,你能不能做一首詩啊,兩句就行."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滾滾怒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蘇難一愕:"寫得竟然這麼好嗎?實在是太好了,百年不遇的經典佳句,難怪甯元憲喜歡你,你太精致了,這才華太了不起了."

"千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傑死去,不知道有多少顯赫家族灰飛煙滅.今日我蘇氏家族之覆滅放在今年來看,固然震撼.但放在百年曆史中,卻又不值一提了,放在千萬年曆史,簡直如同滄海一粟."

"都說這英雄如同天上星辰,但天上星星那麼多,今天滅了這個,明天滅了那個,又有誰發現?"

"蘇難無顏面見列祖列宗."

"蘇難無顏見列祖列宗!"

"沈浪,你我兩家的仇恨恩怨,了結了!"

然後,蘇難舉起雙掌,猛地朝自己的腦袋一拍.

"砰!"

瞬間,他精致華貴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猛地爆開!

蘇難慘死!

就如同他所說,無顏面對列祖列宗.

所以面孔和腦袋,都直接炸開了.

剩下的幾百名蘇氏家族武士,呆呆望著這一切.

他們朝著沈浪望來一眼.

那意思比較清楚,是你們來送一程,還是我們自己走?

沈浪道:"你們自己走吧!"

然後,剩下幾百名武士武士橫劍于頸,輕輕一抹.

全部自盡!

…………

與此同時!

西邊的蘇庸,穿著蘇難的衣衫,舉著蘇難的旗幟,帶著幾千人沖向了通往西域的山谷!

他已經看見了.

整個山谷,密密麻麻都是伏兵,而且居高臨下!

蘇庸熱淚盈眶.

"殺!"

"殺!"

"殺!"

"蘇氏家族,永遠不滅!"

"主公不朽!"

蘇氏的幾千殘軍,猛地朝著山谷沖去.

頓時,萬箭齊發.

山上無數巨石,滾滾而落.

短短半個時辰!

蘇庸率領的幾千蘇氏軍隊,全軍覆滅!

蘇庸臨死之前,還覺得自己拯救了主公,可以瞑目.

………………

沈浪皺眉,看著滿地的尸體.

李千秋看著這一幕,仿佛感慨萬千.

但是醞釀了很久,他憋出了一句話.

"我覺得做農民挺好的,劍島也挺好的."

他的意思是,這些大人物輝煌固然輝煌,但真正死的時候也如此慘烈.

沈浪歎息道:"蘇難這個人厲害,很厲害的,若是把他那點貪婪的缺點改掉,我和張公真未必是他的對手."

李千秋道:"沈公子,報仇雪恨的滋味如何?"

"很爽."沈浪道:"但是蘇難有一點太操蛋了,臨死之前竟然讓我不恨他了,也不恨蘇氏家族了.奶奶的,明明是我要報仇,結果他自己把蘇氏全族殺得干乾淨淨了,牛逼."

來到幾輛馬車面前,打開一看,金光燦燦全部都是黃金.

十斤一塊的金磚.

黃金動人心魄,更何況是這麼多黃金.

但是沈浪和劍王李千秋都毫無所動.

別看李千秋家產不超過三百金幣,但他也算是視金錢如糞土.

有錢也不知道該怎麼花?

買豪車,豪宅?還是娶三妻四妾?

這種事情也只有沈浪這種庸俗的人才做得出來.

而這些東西沈浪都已經有了.

但這批黃金簡直是天文數字.

"魯魯,這批黃金是你父親劫掠來的,所以還是你家的,物歸原主."沈浪道.

阿魯娜娜公主瞥了一眼,她對黃金也沒感覺的,這東西不能吃也不能喝.

"你要嗎?你要就全部拿走."這個敗家女王倒是很大方.

沈浪搖了搖頭,他需要錢的時候就直接伸手.

向娘子要,向天道會要.

還要自己帶金子,還要自己保管金子,太麻煩了.

"我不要."沈浪道:"這樣,你把黃金運回到羌王宮,找一個地下室把這些黃金全部融了潑在地上,這樣誰也偷不走了."

"行!"阿魯娜娜道:"啥時候你要了,就跟我說一聲."

沈浪道:"謝謝嫂子."

這筆天文數字的黃金,未來他還真的可能用得上.

"大傻,給你一晚上,明天一早我們就走!"

………………

當天晚上!

沈浪實在受不了了,逃到一里之外去睡覺.

大傻和阿魯娜娜這對公母太會折騰.

不,准確說是阿魯娜娜太會折騰了.

一直到現在為止.

大傻從來都沒有主動過,他實在是太害羞了,覺得做這種事情實在太不好意思了,從來都是躺在那里很被動.

事後大概有十個時辰內不敢見人.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害臊的事情,但是又那麼有意思,簡直比什麼都好玩.

大傻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但是卻不敢沉迷,不敢主動.

…………

次日一早!

沈浪帶著大傻等人,和羌女王阿魯娜娜分別.

女王要帶領騎兵返回王宮.

沈浪帶著大傻,武烈等人返回越國.

阿魯娜娜派遣兩千騎兵,護送沈浪回國.

一行人足足走了幾天,終于離開了羌國,回到了大雪山下,來到了越羌邊境.

而這個時候!

沈浪見到了一個熟人.

班若宗師,牽著一頭白牛,馱著好多的大劫宮的石頭浮雕.

班若宗師的衣衫是新換的,難得穿著一身緊繃騎裝.

沈浪不由得朝著她的大腿望去.

曲線不錯.

三角函數更不錯.

"人渣!"

班若罵了一聲,然後若無旁人地走了.

朝著楚國的方向走了.

真是世事難料,他本來想要去鎮遠侯爵府歸還秘籍的,結果聽說鎮遠侯爵府被鄭陀占領了.

那沒辦法,還不了了.

不是我不還啊,而是找不到主人了.

班若走了好遠,沈浪還在回頭看她的背影.

臀/型真妙.

李千秋實在忍不住道:"論長相,甯潔公主不亞于班若師妹,為何你從來不看她一眼,卻屢次挑逗班若?"

沈浪道:"甯潔見過黑暗太多,心中和靈魂都已經黑暗汙濁.而班若宗師看似冷淡,實則單純無暇,還有點小悶騷,逗起來很有意思."

李千秋實在無法理解人渣的精神世界.

沈浪道:"再說,我也沒有想要對她做什麼啊,我純粹是用欣賞的目光."

李千秋道:"那以後你若治好我的妻子,她也很美的,我希望你不要用這種欣賞的目光看她."

沈浪一愕,然後超級尷尬.

"怎麼會?怎麼會?"

"我是這種人嗎?有夫之婦我從來不勾搭的."

"哦,正常的有夫之婦我從來不亂勾搭的."

然後,沈浪帶隊進入越國境內!

………………

班若大宗師,牽著牦牛,漫不經心地走路.

又要回魔岩道宮了,又要面對那些弟子了.

真的是好無聊啊.

下一次我找什麼理由出來呢?

再來剿滅叛徒林裳的雪山宮?

不行不行,她雪山宮就十九個人了,再剿滅就徹底沒人了.

林裳雖然又丑,脾氣又差,但終究是我師姐,不能逮她一個人欺負.

"我又什麼理由不回魔岩山嗎?"

思來想去,怎麼都找不到.

煩死了,煩死了!

我魔岩宮仇人這麼那麼少啊,就兩個人,一個李千秋,一個林裳.

要不然我就能以報仇的名義天天在外面玩了.

沈浪那個人渣仇人這麼多,所以天天以報仇的名義在外面浪,他是怎麼做到的?

要不然我不回去,我找個理由再在外面玩幾天?

南毆國,沙蠻族大戰如火如荼,肯定是流離失所,生靈塗炭,我作為武道宗師,有責任有義務去保護那里的無辜難民.

不行,不行!

我又不是神女雪隱,從來都沒有做過拯救萬民的事情.

我這一生沒有犯過罪,也不需要恕罪.

好無聊,好無聊.

無奈之下,班若宗師只能灰溜溜地返回魔岩道宮.

有哪一個厲害的弟子,你趕緊給我成長起來,我這個掌門已經當得不耐煩了.

……………

與此同時!

一個須發皆白,彎腰駝背的老牧民,穿著一身裘皮,趕著一群羊南下.

朝著沙蠻族的方向走去.

"唉!"

"塵歸塵!"

"土歸土!"

"榮華富貴,如同過眼云煙!"

然後他一張嘴,唱出了羌國的調子.

"大妹,你莫要坐我的公牛,你腚太大壓得牛走不動路喲!"

"你味太浪,讓牛根杵地喲!"

………………

鎮遠侯爵府內.

鄭陀和梁永年仿佛掉進蜜罐的老鼠一般.

簡直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

這城堡之內糧草無數,美人無數.

鄭陀還是小心的,一開始只吃自己帶來的糧草,只喝自己帶來的淡水.

而且已經用銀針檢查過每一袋糧食,每一塊肉.

根本就沒有任何毒.

但他依舊不放心吃.

就讓鎮遠侯爵府的老弱婦孺吃.

吃了兩天也完全沒事.

他這才放心大快朵頤.

美酒,美食,美不勝收.

這才是貴比王侯的日子呀!

一開始,他的軍隊還忍住沒有禍害鎮遠侯爵府內的家眷.

但幾天之後,實在忍不住了!

于是,鎮遠侯爵府內的女子遭殃了.

鄭陀和梁永年的軍隊,在鎮遠侯爵府內過著放蕩形骸的生活.

…………

幾日之前的吳越邊境!

這里進入了最最危險的時刻,白夜郡戰場的消息還沒有傳來.

越王甯元憲的大營內,仿佛空氣都是凝固的.

年輕的吳王太難斗了.

卞逍在吳國境內已經殺得血流成河人頭滾滾了,這位吳王依舊沒有妥協.

反而增兵十五萬!

越王手中可只有八萬,兩軍對峙最近的距離,只有區區幾百米.

甯元憲壓力山大.

甚至有一點點響動,都覺得是吳王的十五萬大軍殺來.

十五萬對八萬,擁有巨大的兵力優勢.

但越國屬于防守,整個防線上有兩座城池,可以相對抵消這種兵力優勢.

越王每一天都在煎熬.

他這位國王親自做誘餌,當然勇敢,但也是可怕的冒險.

君子不立危牆,何況君王.

壞消息一個又一個傳來!

楚國大軍瘋狂攻打種堯防線,已經奪了十幾個堡壘,直接將邊境推進了三四里.

吳國三萬大軍,也在瘋狂地攻打怒潮城,金卓被刺,怒潮城的淪陷也注定成為定局.

而最大的壞消息,還是從白夜郡戰場傳來的.

甯潔長公主送來的最後一封密奏.

沈浪依舊沒有出現,蘇難再一次增兵,張翀病重.

白夜郡城真的守不住了,或者下一天就會淪陷.

盡管甯元憲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派遣三王子甯岐率領三萬大軍進駐琅郡,當這也意味著放棄大部分的天西行省南部.

真正的度日如年.

甯元憲對著鏡子,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每一天都在變憔悴,都在變老.

但是他一直在等待著一個消息.

要麼就是最好的消息.

要麼就是最壞的消息.

壞消息,自然是張翀滅亡,白夜郡城淪陷,蘇難大軍席卷整個天西行省南部,局勢天崩地裂.

一旦這個壞消息傳來.

那麼……他這個越王就只能向吳王妥帖,只能談判.

到那個時候,他真的要任憑這位吳王訛詐了.

割讓兩個郡,大額的戰爭賠款是一定的.

但是這麼大的代價,也一定要付.

攘外必先安內.

但局面一旦發展到那個地步,那對他這位越王的威望完全是致命的打擊.

而且是無法挽回的打擊.

越國從今以後,就會從南部霸主的位置上下來,吳國取而代之,.

但是……

甯元憲心中一直有一個希望.

一個非常渺茫的希望.

沈浪再一次創造奇跡.

上一次金氏家族面對的危機更加險惡吧,但沈浪奪取怒潮城如同神來之筆,瞬間大獲全勝.

鄭陀靠不住.

唯一的希望就是沈浪.

但是甯元憲又不敢太指望,因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實在是太渺茫了.

沈浪區區幾百人,如何滅得掉羌王,如何能夠力挽狂瀾?

這段日子,甯元憲沒有露面,始終呆在大營內靜靜等待.

越國大軍也沒有絲毫的挑釁,完全龜縮在自己軍營之內.

反而吳國大軍,開始瘋狂挑釁,甚至制造一次又一次軍事摩擦.

越軍士氣滴落.

吳軍斗志昂揚.

………………

然而吳王此時也無比焦灼!

卞逍在吳國境內大開殺戒,每一日吳國都在流血,都在蒙受巨大的損失.

怒潮城那邊的結果還沒有來.

最後的情報依舊是在激戰.

不過吳牧密信中說對這一戰志在必得.

所以對怒潮城之戰的結果,吳王並沒有擔心,覺得十拿九穩.

他在等待的是越國西邊的戰局.

等待白夜郡城之戰的結果.

那里才是整個天下的暴風眼.

只要張翀滅亡,白夜郡城淪陷,蘇難大軍橫掃天南行省.

到那個時候,甯元憲就要乖乖求饒了,卞逍乖乖退兵.

到那個時候,就是他吳王予取予求的時刻了.

就是他吳王一雪前恥的時刻了.

年輕的吳王不關注怒潮城之戰,每天都在焦灼地等待.

一天要問幾十遍.

白夜郡戰場消息傳來了嗎?

白夜郡戰場消息傳來了嗎?

………………

甯元憲靜靜坐在榻上,手中讀著佛經,只有這樣他才能稍稍安靜下來.

此時雖然談不上生死存亡,但也絕對是危在旦夕.

天西戰場那邊,若是傳來好消息,那就直接升上天堂.

如果傳來壞消息,那就下地獄.

沒有中間.

不是最好的結果,就是最壞的結果.

但是甯元憲不會祈禱!

滿天神佛都沒用的.

若是祈禱有用的話,當日姜離帝主就不會死,大乾王國就不會敗了.

當年整個天下,有多少人是姜離陛下的狂熱仰慕者?

有多少人為他祈禱?

結果這位蓋世英雄還是忽然暴斃.

甯元憲漸漸安靜了下來.

他已經做好思想准備了,等待著最壞結果的道理.

甚至,他已經開始構思和吳王的談判.

該委曲求全,就委曲求全吧.

該服軟就服軟吧.

該賠款就賠款,該割讓就割讓.

我已經做好一切准備了.

最壞的噩耗,你可以來了!

而就在此時!

小黎公公黎恩狂奔而入.

"陛下大喜,大喜!"

"捷報,天大的捷報!"

"沈浪公子消滅羌王,扶植女王阿魯娜娜,帶著一萬騎兵殺入天西戰場,和張翀大人內外夾擊,大獲全勝!"

"蘇氏叛軍主力,近乎全軍覆滅!"

…………

注:第一更送上,脖子痛得很,去推拿一下再接著碼字.拜求兄弟們月票,十萬火急,叩首拜求!

謝謝老眼昏花鬧書荒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68章:大功!蘇氏滅族于此!(3更)    下篇:第270章:國君狂喜!吳王欲噴血(白銀盟被罰站的樹威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