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0章:國君狂喜!吳王欲噴血(白銀盟被罰站的樹威武)   
  
第270章:國君狂喜!吳王欲噴血(白銀盟被罰站的樹威武)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被罰站的樹成為本書第一個白銀大盟,感恩萬分!)

此時聽到這個大捷報之後,國君甯元憲先是足足呆了好一會兒!

原來打擊太大和驚喜太大引發的反應是一模一樣的.

不過受到打擊的時候,整個人如同雷擊一般,一動不動.

但驚喜太大的時候,整個人還會微微抽一下,然後還會稍稍有點尿意.

但腦袋還是瞬間就一片白,然後徹底蒙了.

甯元憲是一個精致人,從來都不說粗話的.

甚至也見不得別人說髒話.

足足好幾分鍾之後,他說了一句.

臥槽!

這話一出,他趕緊驚醒過來,目光如電朝著在場眾人望去.

所有人都垂頭望地,仿佛什麼也沒有聽見.

唯獨那個年輕的史官很為難.

他是負責記錄國君說的每一句話,公開場合的任何一個字都不能錯過.

我作為史官一定要有節操,就算是死也要記錄國君的一言一行.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于是,他在羊皮紙上寫了兩個字:我朝.

看看,我這個史官多有節操.

國君甯元憲目光通紅,面孔通紅,猛地直接奪過了甯潔長公主的密奏.

短短一百多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沈浪率領羌國騎兵,從背後襲擊,蘇氏主力近乎全軍覆滅.

大獲全勝,大獲全勝.

太爽了!

太過癮了!

國君恨不得把這個捷報燒了,然後化成煙嗅入鼻子里面.

足足興奮了一刻鍾!

然後甯元憲進入更興奮的狀態.

不過剛剛才是興奮在表層,此時興奮在內里.

他一把將手里的佛經扔了.

還看個蛋蛋啊.

狗屁意思沒有.

"上酒,上酒,上酒……"

重要事情說三遍.

黎隼大公公已經端著酒出現在他面前了.

國君還沒說上酒,他就已經准備了.

國君眯著眼睛,指著黎隼道:"你這老狗,敢做寡人肚子里的蛔蟲?小心殺你滅口."

說完,他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然後他直接拿過酒壺,自斟自飲.

太美了!

這什麼酒啊?竟然如此好喝?

其實還是一樣的酒,不過昨天晚上喝起來如同馬尿一般.

一邊喝著酒,他一邊又看著這份捷報.

整個人飄飄欲仙.

寡人要作詩!

寡人高興,要趁機做一首百年不遇的好詩.

然後甯元憲開始醞釀.

醞釀了幾分鍾,也沒有憋出一句.

算了,這麼高興的時候,做個屁詩.

一口氣把大半壺酒全部喝完了.

國君半躺在榻上,微微喘著氣,喝得有點多了.

"厲害,厲害,厲害,厲害!"

更重要的事情說四遍!

"沈浪這小子太厲害了!"

"寡人真的只是對他抱了一丁點希望,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帶著幾百人去把羌王給滅了,還把阿魯娜娜扶上了王位,從此之後羌國便是我越國盟友,幾十年內西部邊關無患了."

"寡人交給他的任務,真的就是牽制蘇難一兩個月而已,他竟然將蘇難主力給滅了."

"這厲害簡直無邊無際了,這小子,這混蛋……真是天賜給我的嗎?"

"真不愧寡人喜歡他,老狗你說這沈浪是不是和我有點像啊?"

"張翀也厲害,張翀也了不起!"

"這也真是奇了,當時沈浪帶著幾百人說要去滅羌王阿魯太,甯潔寫了上千字告狀,天下誰都不信,結果張翀竟然信了,而且生死托付之."

"這兩個曾經最大的對手,竟然成為了知己,有意思有意思!"

"寡人贏了,贏了!"

最後國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竟然都有些哽咽了,眼角都直接潮濕了.

這段時間天下壓力最大的人,不是張翀,更不是沈浪,而是他甯元憲.

張翀大不了一死了之,沈浪大不了失敗.

唯獨他甯元憲,要背負整個國家成敗責任.

每天都度日如年.

每天都在做最壞的打算,不知道多少次從噩夢中驚醒.

現在終于贏了.

大獲全勝!

贏了,贏了!

甯元憲說完之後,手中酒杯滑落在地.

整個人呼呼睡著過去.

大宦官黎隼上前,用極其細微的動作,將絲綢薄被蓋在國君身上.

上一次邊境會獵失敗,國君四天三夜都沒有睡.

而這一次……

他表面上看每天晚上都在睡覺,實際上根本睡不著.

每天都在變憔悴,頭發一把一把地掉.

他甚至連最壞的打算都已經做好了.

他甚至連給吳王求饒的言語都構思好了,割讓哪一個郡都想好了.

一旦最壞的局面發生.

那他甯元憲這輩子都名聲就完了.

黎隼用唇語朝黎恩道:"你盯著,我也去睡一會兒."

大宦官黎隼也真的扛不住了.

他是真正忠臣的家奴,主人急他比主人還急,主人高興他就比主人還高興.

這段時間他也根本沒有睡過.

甯元憲不祈禱,他黎隼卻把滿天神佛都求過了.

此時捷報傳來,黎隼整個人就仿佛虛弱了.

高興之余,全身都沒有一點力氣.

……………………

吳王大營內!

年輕的吳啟依舊在踱步.

怎麼消息還不來?

天西行省的戰報應該要到了啊.

上一次蘇氏送來的情報,說張翀已經病倒,而且蘇氏已經綁走了張翀的兒子和孫子.

所以天西行省白夜郡之戰應該已經結束了啊.

八百里加急,這戰報應該到了啊.

吳直道:"大王莫急,結果已經注定了!"

大帥吳直,吳王的叔叔,太子太傅,樞密使.

他其實也算一個保守派老臣,但畢竟是王叔,心向自己的侄子.

很多時候他盡管不贊同吳王的想法和做法,但一定會堅定站在他這邊.

吳啟不住點頭.

是的,結果已經注定的.

張翀一定會滅亡,蘇難一定會橫掃整個天西行省.

這次我吳國一定一雪前恥.

"報,報,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外面忽然響起急促的聲音.

吳王猛地站起,直接沖了出去.

一個吳國黑水台的武士猛地沖進來跪在吳啟的面前顫聲道:"陛下,怒潮城戰報!"

吳王一愕.

不是天西行省戰報?

怒潮城戰報又有什麼好看的?

不是說金士英叛變金氏,怒潮城必定拿下的嗎?

人就是這樣的,對于已經屬于自己的東西就不再驚喜了.

意外之喜才是喜.

蘇難橫掃天西行省,越國在西邊戰敗這對于吳王來說,才是真正的驚喜.

不過,有好消息總是不錯的.

吳王接過奏報,發現上面竟然粘著三根烏鴉羽毛.

他不由得皺眉,吳牧還是太過于年輕了,拿下怒潮城雖然意義重大,但十拿九穩的事情,用三根烏鴉羽毛有點小題大做了.

打開奏報一看.

第一行字就寫著:陛下,臣有罪,怒潮城之戰敗了!

頓時間!

吳王仿佛遭遇雷擊一般.

整個人呆立不動,只是雙手不斷顫抖.

手中這個密奏上的文字忽然游動起來,仿佛一個字都不認識了.

怎麼會這樣?

為何會這樣?

吳王閉上眼睛,才能稍稍站穩.

用力地深呼吸,足足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

然後,繼續把吳牧的密奏看完!

這份密奏寫得非常詳細,足足上千字.

怒潮城之戰所有過程,吳牧都毫無隱瞞.

屬于他的錯,他全部寫出來,不屬于他的錯,也全部寫出來.

從字里行間吳王可以清晰看到,自己這個堂弟是何等五髒俱焚,恨不得立刻死去.

"王叔,您看看吧."

吳王把密奏遞給了吳直.

然後,他腳步稍稍有些蹣跚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怒潮城之戰輸了!

雷洲島戰略敗了!

他付出了多大代價?

他這個國君親率幾萬大軍南下,逼近越國邊境,就是為了奪取怒潮城而掩人耳目.

這是他繼位後,第一個大戰略行動.

現在竟然輸了!

"金士英,金士英……"

吳王咬牙切齒喊出了這三個字.

若非是他,這次吳國怎麼會輸得如此之慘?

我吳國用美人計,你竟然用反間計?

竟然讓我輸得如此之慘?

三萬大軍,折損了一萬八.

這還不算什麼,關鍵是在很長時間內,再也沒有指望拿下怒潮城了.

還有和隱元會的關系,會立刻惡化下去.

這一戰輸了,隱元會你預支的上百萬金幣軍費,也直接付之流水.

吳直看完後,整個人也遍體冰寒.

但他是老臣,這個關鍵時刻要頂住.

"陛下,您一定要振作."吳直道:"局面還沒有到最壞,天西行省的戰報很快就要來了.一旦張翀覆滅,蘇難橫掃整個天西行省.甯元憲一定會妥協,一定會主動找我們談判,到那個時候我們依舊可以奪回至少三郡之地,這一戰依舊是大勝啊."

"陛下,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這話一出,吳王頓時稍稍振作起來.

沒錯,局勢還沒有到最壞的時候.

我吳國奪取怒潮城失敗,僅僅只是局部失利而已,失去的僅僅只有一些兵馬.

但是越國卻要面臨滅頂之災,面臨被肢解的命運.

我吳國還沒有輸.

只要天西行省戰場結果一出,甯元憲一定會妥協.

然後,吳王挺直精神,道:"王叔,我們一起等,一起等!"

"等天西行省的戰報,等待甯元憲主動求饒,主動要求談判!"

"寡人還沒有輸,還沒有輸!"

而就在此時!

外面又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急報,急報……"

那個密探來到大營面前,直接從戰馬上滾落,飛快沖入吳王的大營之內.

"大王,白夜郡戰事結束,蘇氏大軍大敗,近乎全軍覆滅!"

一陣雷霆,仿佛憑空而響起.

吳王感覺到自己出現了幻聽.

"什麼?你說什麼?"

"陛下,蘇氏主力大敗,近乎全軍覆滅."

吳王眼圈瞬間就通紅,全身毛發都猛地張開,大聲嘶吼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蘇氏的密報不是說得清清楚楚,張翀重病,眼看就要死了.而且他們還抓走了張翀的兒子和孫子嗎?不是說奪下白夜郡城,已經成為定局嗎?"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事?"

那個密探道:"沈浪忽然率領羌國騎兵從背後殺來,蘇氏主力大軍毫無防備,短短不到半天,就被殺得丟盔卸甲,兵敗如山倒."

吳王猛地一陣踉蹌.

沈浪,又是沈浪!

接著,他雙腿有些發軟,發現自己完全站不住了.

不斷後退後退,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天大的噩耗.

而且還是兩個!

寡人輸了!

而且還輸得無比之慘.

怒潮城之戰輸了.

卞逍沖入吳國內大開殺戒,至今仍舊沒能圍堵.

現在甯元憲在天西行省大獲全勝,蘇難主力覆滅.

輝煌大勝,甯元憲直接從地獄上到了天堂.

而他吳啟,直接從天堂跌入了地獄.

為什麼會這樣?

我吳啟究竟做錯了什麼?

上天為何這樣對我?

吳王眼角淚水滑落.

吳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沒有一點點溫度,甚至沒有一點點知覺.

接下來會面臨什麼後果?

卞逍如何才能退兵?

甯元憲又會如何獅子大開口?

又要割讓一個郡?

我吳啟剛剛繼位,就要如此喪權辱國嗎?

吳王顫聲道:"王叔,我是不是真的不行,我是不是不適合坐這個王位?"

這話一出,吳直猛地跪在地上,大聲道:"陛下英姿勃發,堅毅果敢,若您不適合當王,那天下還有何人配做吳國的大王?"

吳啟道:"那為何我剛剛繼位不久,便會遭遇如此大敗?"

吳直道:"陛下,有些時候勝負只能天算.一個君王只有在挫折和磨難中才會漸漸變得英明睿智,陛下萬萬不能因為這一次挫敗而失了鋒芒啊!臣子可以中庸保守,但君王不能庸碌.之前陛下銳利,老臣唯恐您鋒芒太露,所以才經常勸誡您保守一些.但是您的鋒利卻是臣最想要的,萬萬不可因為此敗而退縮."

吳直膝行幾步,大哭道:"臣斗膽再說幾句,吳牧這次雖然敗了,但是他做得並不差,只不過他的對手太強了,經過這一次磨礪他才會成為一代名將.但您是他的所有底氣,若您從此萎靡下去,那整個新銳派系瞬間就會垮掉."

"陛下,我的陛下!臣也直言,這次和甯元憲的對陣,您表現的非常出色.臣覺得您唯一的錯處就是抵擋不住擊敗甯元憲的誘惑,從而忘記了自己的戰略初衷,不斷從西線調兵,試圖將兩王決戰變假為真,這算是利令智昏,這才導致西線空虛,卞逍騎兵沖入我越國腹心燒殺掠奪,但從那以後您表現得很好,非但沒有讓西線那三萬大軍回去圍堵卞逍,反而讓他們繼續加入大營,對甯元憲保持大山壓頂之勢,這完全是英明君主之所為."

"成敗很多時候是天意,陛下萬萬不可過于自責,更加不要懷疑自己."

"至于保守派那些老臣子的反撲?陛下請放心,有老臣在,誰敢張目,我殺他全家."

"陛下您萬萬要振作起來,接下來和甯元憲的談判,還要仰仗陛下,誰也不能代替!"

吳直的這些話字字發自肺腑,敲擊吳王的心靈.

讓他冰涼的身體,漸漸有了溫度.

讓他冰涼的心,漸漸變得滾燙.

剛剛有些散亂的意志,再一次凝聚起來.

"對,我不能倒下去!"

"我是吳王,任何後果,任何責任,只能我一個人承擔."

"我還要和甯元憲談判,我的戰斗還沒有結束,反而剛剛開始!"

…………………

鎮遠侯爵府內!

鄭陀睡遍了蘇難所有的美貌妻妾,又把蘇劍亭所有的妻妾睡了一遍.

真的是如同天堂一般.

放蕩形骸了幾天.

應該辦正事了.

應該給國君上新奏折了.

剛剛拿下鎮遠侯爵府的時候,為何不給國君發捷報?

因為不能.

那樣和白夜郡城捷報的時間間隔太短了.

很多人就會懷疑,這鎮遠侯爵府城堡你也打得太容易了吧,你這幾乎是剛剛行軍趕到就立刻打下來了啊.

所以要過幾天,裝出一副大戰幾天幾夜的樣子.

不僅如此.

還要在鎮遠侯爵府城牆上破滿血跡.

還有堆放很多尸體.

總之,一定要弄成戰況慘烈的樣子.

鄭陀是武將,他的奏折不需要驪四駢六,要裝出一副沒有讀過書的樣子.

"白夜郡城大戰之後,臣晝夜不停率領大軍南下攻打鎮遠侯爵府.激戰五天五夜,傷亡過萬,斬殺蘇難叛軍八千,終于奪下蘇氏城堡,徹底平息蘇難之亂."

"但蘇難老賊太過于狡猾,率領心腹幾人逃亡,使得臣二人竟不能全功勞,請陛下恕罪!"

兩個人寫完了奏折,派遣兩隊騎兵,第一時間給國君和太子送去.

鄭陀侯爵道:"不僅僅要給國君和太子送去,還要派遣十幾隊人,到處宣揚,公開捷報.要讓整個天下人都知道,鄭陀和梁永年二人剿滅了蘇難叛軍,平息了越國西部之亂,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

梁永年不住點頭.

鄭陀道:"梁大人,恭喜立下不世之功啊,從此之後您就是我越國的擎天玉柱."

梁永年道:"不敢不敢,滅蘇難叛軍,首功在鄭陀伯爵,您才是我越國的擎天玉柱."

接著,梁永年皺眉道:"但陛下應該還是會知道,消滅蘇難主力大軍的是沈浪和張翀."

鄭陀冷笑道:"沈浪是用什麼軍隊滅掉蘇氏主力的?羌國騎兵,這是引蠻軍入境,狼子野心,這等行徑和蘇難又有什麼區別?不臣之心,躍然紙上,他這是意圖謀反.百年之前,蠻族入境的災禍還曆曆在目."

梁永年道:"對,對!而且他占著有羌國騎兵撐腰,區區一個六品小官,對我們兩人狂妄放肆,不但不服從命令來攻打鎮遠侯爵府,而且還多方阻撓,致使蘇難逃脫!"

鄭陀道:"不僅如此,他還放縱羌國騎兵在境內瘋狂燒殺搶掠,所以這一戰他雖然有功,但是過更大."

梁永年一愕,這一點真沒有吧.

鄭陀道:"他沒有做,我們可以代替他做."

這話一出,梁永年明白了.

先假冒羌國騎兵到處劫掠,殺良冒功,然後把罪名栽贓到沈浪頭上,豈不妙哉?

關鍵時刻,一定要狠辣果決.

……………………

兩日之後!

一支羌國騎兵出現在白夜郡內,到處燒殺掠奪.

殺了一城又一城.除了鎮遠城和白夜郡城,其他城池全部都遭遇了劫掠殺戮.

這白夜郡也是倒了大黴了,活生生被劫掠了兩回.

只不過第一次沈浪帶人劫掠的是西域商人,而這一次遭殃的是平民.

殺得人頭滾滾,一車一車人頭往外運.,

燒毀了無數房屋.

劫掠了無數的金銀.

這些羌國騎兵每到一處城池厮殺劫掠的時候,就大吼說這奉沈浪之命來劫掠.

沈浪向羌國女王借兵一萬,但是卻沒有錢給.

我們羌國騎兵幫助沈浪打敗了蘇難大軍,結果一個金幣都得不到.

所以沈浪答應了他們,白夜郡內任由他們劫掠,不管搶到多少都算是軍費和犒賞.

這些老百姓哪里能夠分清楚這些?

他們就知道劫掠燒殺的是羌國的騎兵裝扮,舉著是羌國的天狼鷲旗幟.

而且沈浪確實是靠羌國騎兵打敗蘇氏大軍的.

頓時間,整個白夜郡無數百姓紛紛詛咒沈浪.

"這個小白臉城主不得好死啊."

"虧得我之前還說過他的好話,因為他只帶人劫掠過西域商人,從來沒有動過平民."

"現在他又沒錢了,竟然劫掠起我們普通平民了."

"老天爺啊,你為何不睜開眼睛,一道雷劈死沈浪啊."

"天殺的啊!"

鄭陀和梁永年殺得太狠了.

整個白夜郡,幾乎村村辦喪事,處處有孝衣.

然後有人暗中竄連,說要去告沈浪亂殺無辜,犯下滔天之罪.

頓時,一伙又一伙人到處去告狀.

有的去白夜郡城,向太守府告狀.

有的去琅郡向三王子告狀.

有的去鎮遠侯爵府向鄭陀伯爵告狀.

甚至有一個退休臣子,帶著上百名讀書人進入國都告禦狀.

剛剛平息下來的白夜郡,再一次風起云湧.

………………

如今鄭陀駐守鎮遠侯爵府,梁永年駐守鎮遠城!

鎮遠城主簿府也臨時成為了中都督行轅.

每天都有無數人跪在你梁永年面前,嚎啕痛哭.

"都督大人,請您為草民做主啊."

"草民的父母全部被羌國亂兵殺了,草民的妻子也被這群畜生禍害了."

"都督大人,請您為草民做主啊,我的一家人全部被羌國亂兵殺了,房子也被燒了,如今無家可歸."

"沈浪此賊,縱容蠻兵為禍,請都督大人懲治啊."

幾千個人跪在梁永年的中都督行轅外面,哭天搶地,悲慘萬分.

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渾身發抖,淚流滿面,大吼道:"沈浪賊子,你竟然引蠻軍入我越國燒殺搶掠.你殺我子民,如同殺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沈浪賊子,你好狠毒的心.蘇難造反,但是白夜郡子民又有何罪?你竟然讓羌國騎兵殺得十室九空,你犯下了滔天大罪,滔天大罪!"

"諸位鄉親父老放心,我梁永年就算拼著官職不要,也一定要為你們討回公道!"

"沈浪此賊,天理不容!"

頓時間,幾千民眾跪下大哭道:"青天大老爺,青天大老爺啊!"

…………

接下來,鄭陀和梁永年發動所有的力量,寫奏章彈劾沈浪.

彈劾奏章一份接著一份,潮水一般朝著國都湧去.

引蠻軍入境,這樣的災禍百年之前就發生過,結果慘不忍睹.

如今再一次發生,肯定會刺痛越國人無比脆弱的神經.

梁永年大笑道:"如此一來,沈浪賊子的大功就灰飛煙滅了.不過甯潔在白夜郡,或許騙不了國君的."

鄭陀道:"不需要騙國君,騙天下人,騙滿朝臣子便可以了."

"而且,在白夜郡燒殺搶奪的人一定要是羌國蠻軍,絕對不能是越國的軍隊,當然更不可能是我們兩人的軍隊,因為我們代表越國朝廷啊!"

"況且沈浪之前就帶過暴民劫掠,這次把髒水潑在他的身上,剛剛好!"

"沈浪剛剛立下了不世之功,此刻只怕正得意忘形吧,這一盆髒水應該足夠將他潑得魂飛魄散的,哈哈哈哈!"

……………………

在兩千多羌國騎兵的保護下,押運著幾車的人頭,沈浪浩浩蕩蕩進入了越國境內!

然而剛剛進入白夜郡領地內不久,斥候回報,發現敵情!

沈浪一愕?

敵情?

片刻之後,無數人敲鑼打鼓而來!

一支超過五千人的軍隊,擋在了沈浪的面前.

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的軍隊,身後還跟著幾千民眾,敲鑼打鼓的就是這些人.

"莫要跑了沈浪!"

"天殺的沈浪,你還我家人命來."

"將沈浪千刀萬剮."

"都督大人,殺了這些羌國的畜生,殺了沈浪,為我們討回公道啊."

這幾千民眾,無比的憤怒,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刻骨仇恨,恨不得扒皮抽筋一般.

"砰砰砰!"

一陣激烈的戰鼓聲響起.

一個渾身戎裝的英武男人沖了出來,正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

"沈浪,你可知罪?"梁永年大聲吼道.

沈浪眯起眼睛,攤了攤手,聳了聳肩膀.

梁永年道:"百年之前,蠻族入境,燒殺搶奪,致使我越國五郡淪陷,被燒殺者超過十萬,累累罪行,仿佛就在昨日.如今你再一次引羌國騎兵入我越國境內,付不出雇傭他們的軍費,就讓他們去劫掠平民百姓,這幾日羌國騎兵在白夜郡幾城燒殺搶掠,死傷無數,慘不忍睹."

"沈浪,這些平民何其無辜?蘇難謀反,與他們何干?你如此行徑,簡直禽獸不如!"

梁永年大吼道:"鄉親們,你們看清楚,是不是這些羌國騎兵去你們家里燒殺搶奪的?"

眾多民眾仔細看了一會兒,然後大聲道:"沒錯,就是他們,就是這些衣服,就是這些旗幟."

羌國旗幟太明顯了.

天狼鷲!

沈浪很快明白了.

梁永年和鄭陀狠啊,蘇難都沒有做過的事情,這兩人竟然做了.

他們假冒羌國騎兵到處燒殺搶奪,不但發了橫財,殺良冒功,而且還把罪名栽到沈浪頭上.

他們這是殺了多少人啊?

緊接著,幾個馬車沖了出來,猛地一翻.

頓時無數人頭從這些馬車里面滾了出來,足足幾千顆.

"這還只是一小半."梁永年泣血道:"沈浪你可還有人性嗎?你讓這些羌國騎兵劫掠也就罷了,為何還要大開殺戒?滅絕人性啊!"

沈浪歎為觀止.

沒看出來啊,鄭陀和梁永年竟然狠絕到這個地步.

為了奪功,為了栽贓沈浪,為了在此攪亂白夜郡,竟然殺了一萬多人.

這幾乎不亞于明末的屠夫左良玉啊.

牛逼,牛逼!

梁永年猛地拔劍,大聲吼道:"鄉親們,現在罪魁禍首就在眼前,我為你們撐腰,為了你們的家人報仇雪恨,報仇雪恨!"

"所有軍隊,准備作戰,保護民眾!"

"沈浪,你立刻束手就擒,交出燒殺搶奪的羌國凶手!"

這幾千民眾覺得背後有五千大軍的撐腰,加上心中確實怒火沖天,頓時直接沖了上來,從兩邊把沈浪兩千騎兵包圍.

但是又不敢過于靠近,于是隔著十幾米喊打喊殺.

然後,他們撿起地上的石頭,紛紛朝著沈浪狂扔!

"天殺的沈浪,還我家人."

"天殺的畜生,罪該萬死!"

見到沈浪軍隊沒有反應,他們又再一次靠近一些.

砸來的石頭越來越多,吐來了漫天的口水和詛咒.

梁永年見到這一幕,心中覺得無比猙獰快意.

"沈浪,這下子你跳進怒江也洗不清了,和我們斗你還嫩了一點啊."

沈浪舔了舔嘴唇,撓了撓鼻子.

"梁永年,你傻逼吧?你覺得我會在意這些髒水?"

"栽贓我燒殺搶奪?亂殺無辜?"

"隨便啊,無所謂!假的多沒意思啊,玩真的好了!"

"梁永年,我本來還想讓國君收拾你,現在不用了,我會將你扒皮抽筋,碎尸萬段的."

"說殺你全家,就一定殺你全家!"

然後,沈浪面孔一寒,大聲吼道:"把前面這支軍隊,斬盡殺絕!"

"任何人膽敢靠近我軍隊十尺之內,不管是不是平民,不管是不是無辜,都視為謀反,全部殺光!"

"殺!"

頓時,兩千名羌國騎兵潮水一般沖殺上去!

"唰唰唰……"

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大開殺戒.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月票榜好危急,懇求大家相助,叩首拜謝!

謝謝暗色調丶回憶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69章:蘇難慘死!天大捷報傳國君!    下篇:第271章:浪爺屠刀!舉國戰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