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1章:浪爺屠刀!舉國戰栗!   
  
第271章:浪爺屠刀!舉國戰栗!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西行省中都督帶來的所謂五千兵馬都是一些什麼人呢?

三千是行省駐軍,絕對的二線軍隊,而且還被蘇氏家族腐蝕得完全不堪用了.

剩下兩千人都是梁永年臨時招募軍隊,全部由衙役,民軍,流氓打手組成.

在戰局最危險的時候,甯元憲都從來沒有指望過梁永年的這五千狗屎軍隊.

蘇難甯願花大價錢去雇傭大劫寺的僧兵和西域雇傭軍,也壓根不想要梁永年這五千大軍.

太廢了.

比二戰的意大利還要渣.

沈浪麾下雖然只有兩千羌國騎兵.

但是馬背上的民族,豈止是說說的.

殺起人來,完全就如同發瘋的野狗.

擋都擋不住.

面對梁永年的渣軍隊,那真是比砍瓜切菜還要容易.

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短短片刻內,就殺了上千人.

梁永年頓時頭皮一陣陣發麻.

沈浪你瘋了啊!

我這也是官軍啊,起碼舉著是天西行省中都督府的旗幟.

你率領羌國騎兵擊殺越國官軍?

你,你這不是謀反是什麼?

"沈浪,你謀反,謀反……"

接著梁永年大呼道:"鄉親父老們,你們看啊,羌國騎兵殺人了,他就是你們的仇人,你們沖上去報仇報仇啊."

但是現在這幾千民眾哪里敢靠近啊.

他們是憑借一股血氣之勇,而且仗著有梁永年大軍撐腰,所以這才敢來討回公道的.

沒有想到沈浪壓根不講理,直接就翻臉殺人.

于是他們趕緊飛快退讓到兩邊去,遠遠地旁觀.

梁永年的五千渣軍,頓時間被殺得鬼哭狼嚎,拼命奔逃.

但是他們大部分是步兵,沒有什麼騎兵.

兩條腿跑不過四條腿.

這群羌國騎兵追擊而上,一個個追殺.

梁永年的五千渣軍,要麼被踩死,要麼被砍死.

跪在地上也沒用,殺紅眼的羌國武士,直接一刀揮去,斬飛了腦袋.

梁永年趕緊瘋狂奔逃.

沈浪瘋了,他就是一個瘋子.

壓根不講政治手段的瘋子.

但他怎麼可能跑得掉?

武烈率領幾十個斗奴,狂追而上.

將梁永年剩余的幾十名武士殺得干乾淨淨,然後擰著他的脖子抓了過來.

將他按倒在地.

梁永年渾身顫抖.

他率領五千大軍,幾千民眾來圍堵沈浪,真的就是想要制造亂子,讓這群民眾圍攻沈浪,讓羌國騎兵忍不住開刀殺越國民眾.

這樣一切都成為既定事實了,沈浪當著所有人的面引蠻族入境對無辜民眾大開殺戒.

那麼之前的一萬多人,也就是他殺的了.

沒有想到沈浪竟然如此狠毒,一口氣將他的軍隊幾乎殺光,沖上來的幾十暴民也被殺了.

"沈浪,你……你瘋了!"

沈浪望著這個梁永年道;"你想干嘛?我問問你,你想干嘛嗎?"

梁永年大聲道:"為民除害."

我艹!

沈浪拿著一把匕首,直接削去了梁永年的耳朵.

"說人話,說人話……"沈浪大吼道.

梁永年只覺得一熱,鮮血湧出,一只耳朵不翼而飛.

頓時,他發出淒厲慘呼.

"啊……啊……啊……"

沈浪道:"梁萬年,說人話行不行啊?"

我艹你大爺,你讓我說人話,割我耳朵做什麼?

你讓我說人話,又不是聽人話.

沈浪道:"把白夜郡水攪渾,讓我從有功變成有罪,然後你和鄭陀就搶走滅蘇氏的大功你?"

"梁永年,你們栽贓我屠戮無辜民眾?潑我髒水?"

"無所謂啊,我就是殺了!"

沈浪一會兒手,兩個武士把一個白夜郡的男人提了上來.

沈浪道:"哪里人?"

那個男子道:"雪嶺城."

沈浪道:"跟我發過財?"

劫掠過的人是有特征的,就仿佛吃過人肉的也夠,看人的時候眼珠子都是紅的.所以沈浪一眼就認出來,這個人應該之前跟過他的隊伍劫掠過.

那個男子面孔一陣抽搐.

沈浪問道."既然發財了,而且還逃過了蘇氏的追殺,為啥不去過好日子,反而來鬧事呢?"

那個男人面孔一陣抽搐.

"有人花錢雇你來?"沈浪問道.

"沒有."

沈浪道:"那為啥呢?"

那個男子目光露出一絲凶光,卻沒有回答.

沈浪道:"明白了,就是要找我麻煩,找我報仇對嗎?"

對了!

當時沈浪帶著他們劫掠發了大財,關鍵時刻把他們扔在白夜郡城之外,讓他們被蘇氏軍隊追殺.

雖然殺他們的蘇氏,但他們卻無比痛恨沈浪.

恨沈浪欺騙了他們,利用了他們,沒有開啟城門讓他們進白夜郡劫掠.沒錯,他們不恨蘇氏,反而恨帶他們發財的沈浪.

沈浪認出來了,剛才沖到最前面,朝著他扔石頭的都是之前幸存接下來的劫掠者.

現在被抓了上百人之多.

沈浪掀開他們的衣衫,發現里面有匕首,有吹箭,有砒霜.

有備而來啊.

真的是要殺沈浪啊.

沈浪笑道:"牛逼,牛逼!還真的要過來找我報仇啊?"

"歡迎,歡迎!"

"既然是來報仇的,那就要承擔報仇失敗的後果.你們是來殺我的,那我得還啊,不能因為你們披著平民的身份我就放過你們對吧?"

接著,沈浪一聲令下:"這群蘇氏叛軍余孽,全部殺光!"

隨著一聲令下.

羌國武士們舉起刀子,便要將這上百個劫掠幸存者斬殺.

"我們來!"咸奴等女壯士上前,手起刀落.

頓時,將這上百個暴民殺得干乾淨淨.

在場許多人,屎尿齊出.

沒有想到沈浪就這麼當眾殺人.

這些人雖然曾經是劫掠者,但起碼現在算是……

全場幾千個民眾脖子一陣陣發涼.

沈浪望著這幾千民眾,緩緩道:"白夜郡被劫掠了,被殺了一萬多人,你們看到了是羌國武士所為?"

幾千民眾不敢回答.

"說嘛."沈浪道.

"就是羌國武士所為,我們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人大喊道:"你率領羌國大軍入境,打敗蘇氏大軍,給不起軍費,所以讓他們到處劫掠殺人."

沈浪招了招手道:"你出來."

那個人往人群里面一縮.

"你想干嘛?我是老百姓,敢做不敢讓人說嗎?"

沈浪一揮手.

武烈快速沖上去,一把將那個人提了出來.

是一個讀書人.

沈浪道:"讀書人啊?有功名嗎?"

那個讀書人道:"不才庸碌,才得了秀才功名."

他這話是驕傲的,因為沈浪沒有真正的功名,連秀才都不是,他的舉人身份都是恩賜的.

沈浪道:"那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清楚,羌國武士長什麼樣子?打著天狼鷲旗幟,就是羌國人了嗎?好好看清楚!"

其實羌國人和越國人很好分辨的.

羌國是高原,而且放牧為生,所以皮膚發紅發黑.

甚至面孔五官也有很大區別.

"看出來了吧!"沈浪道:"看看清楚,這就是羌國武士,一個個又黑又紅,又壯又矮又丑,還羅圈腿."

這話一出,羌國武士們怒目而視.

我艹,你這小白臉什麼意思啊?

我們給你打仗,你就這麼糟蹋我們?

沈浪目光掃過他們一眼.

頓時,這些羌國武士脖子一縮.

沒錯,我們是又黑又紅,又壯又矮,又丑又羅圈腿.

眼前這個小白臉可是能夠引發天神之怒,殺掉羌國幾萬人的,羌王阿魯太就是被他弄死的.

惹不起,惹不起.

沈浪朝著那個秀才道:"看出來了嗎?好好回憶一下,之前燒殺搶奪的羌兵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個秀才閉目不言.

沈浪道:"說啊,之前燒殺搶奪的羌兵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個秀才道:"誰知道?現在屠刀在你手中,怎麼說還不是由你?"

沈浪眼睛一眯道:"原來你心里明白,卻故意裝糊塗啊,就是要將這口黑鍋扣在我身上啊,那行,我成全你!為了證明你的話是對的,我也只能迫不得已了."

沈浪匕首直接刺入這個秀才的胸口.

眾人一聲驚呼.

那個秀才嘴里冒血,不敢置信地望著沈浪.

這……這是瘋子嗎?

沈浪道:"蘇氏叛軍余孽,殺多少都沒有問題!"

沈浪目光望向幾千民眾笑道:"你們有些人是真傻逼,有些人卻是在裝傻,有些人是在渾水摸魚."

"那麼我在這里說一遍,上一次羌國武士燒殺搶奪,劫掠四城,殺戮過萬,這件事情和我無關,是有人假冒羌國武士劫掠殺戮,和我無關,你們都聽到了沒有?"

沈浪高呼道.

頓時,幾千民眾人群中有人陰聲道:"你用什麼來證明?你有什麼證據和你無關?明明就是你做的,現在想要狡辯,晚了."

沈浪一指道:"說話的那個人,出來!"

頓時,幾千民眾中有寂靜無聲.

那個人隱藏在人群中不做聲,心中冷笑不已.

我藏在人群中,你又能如何?

法不責眾你動嗎?

傻逼小白臉.

沈浪指著人群中的某一個方向道:"那個人就在那片區域,周圍的人要檢舉揭發,將他指出來."

沒有人指認.

人群反而更加緊密一些,將那個人擋在中間.

"有意思,有意思……"沈浪微笑道:"你們就算知道燒殺搶奪的事情和我無關,依舊要和我為敵,依舊在心中敵視我?因為你們的仇恨需要一個宣泄口對嗎?"

"行吧,不檢舉揭發,就把那片區域的人全部抓出來."

"抓!"

沈浪一聲令下.

幾百名武士沖進去,將那片區域的幾十人全部抓了過來.

刹那間,人群中鬼哭狼嚎,哭天搶地.

"全部殺光,就沒錯了."沈浪道:"全部殺光吧!"

這話一出!

頓時幾十個人全部指向了一個人.

"是他,是他,剛才說話的就是他!"

立刻被檢舉出來了.

那個人立刻被抓了出來.

沈浪道:"梁永年的人?鄭陀的人?蘇氏的人?在這里煽風點火?不過無所謂!"

"將他鍘了!"

片刻後,此人被腰斬.

全場又有幾個人嚇得屎尿齊出.

沈浪望著被抓出來的幾十個人.

拿過一個尺子,抽打每一個人的臉上.

"啪啪啪啪……"

打得每一個人嘴角出血.

"現在,沒有人打斷我說話了吧,現在沒有人陰陽怪氣了吧."沈浪道.

幾千人勾頭,完全不敢言語.

"我剛才說之前羌兵燒殺搶奪和我無關,你們覺得我是在辯解,是在脫罪!"

"錯了!這是因為我沒有做過的事情,誰也休想栽到我的頭上."

"之前沒有做過,但是今天我做了!我不但把你們的人殺了,還把他們打成了蘇氏余孽."

"都說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沈浪拿出官印,胡亂把玩:"但是這個官我可以不做的,什麼狗屁人心我不在乎.你們這些人的死活,我也不在乎.你們這些傻逼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要去國都告禦狀,也都無所謂的."

"我來天西行省是報仇的來了,是滅蘇氏來的.什麼匡扶正義,什麼為民做主,什麼力挽狂瀾,什麼功勞,我統統不在乎的."

"你們心中詛咒我?沒關系!但是誰敢來招惹我,我不管你們是誰,我不管你們有多麼可憐,我統統都會殺掉,然後把你們打成蘇氏余孽."

"當然鎮遠城的子民曾經和我並肩作戰過,我會稍稍善待他們."

"至于你們,死光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我叫沈浪,玄武侯爵府的贅婿,脖子足夠硬的人,歡迎來找我報仇!"

"現在如果不想死的,麻煩讓開道路,否則被踩死就不要怪我的名單上又多了幾個蘇氏余孽."

"三,二,一!"

"滾!"

這話一出,在場幾千人無聲無息地退開.

"傻逼……"

沈浪重新翻身上馬,完全無視幾千雙充滿敵意的目光.

沈浪轉身朝著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道:"梁大人,我們回去吧."

梁永年捂住耳朵,指著沈浪厲聲道:"沈浪,你完了,你完了!你率領羌國騎兵攻打越國官軍,形同謀反,你完了!"

接著,梁永年顫抖道:"沈浪,你,你做什麼?"

沈浪道:"沒什麼,怕您走不快,幫您一把."

梁永年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脖子上被套了一個繩索.

繩子的另外一頭牽在沈浪手中.

就如同遛狗一樣牽著梁永年完全走.

一開始速度還不快,梁永年勉強還能追上.

但是到後面,沈浪速度越來越快.

梁永年再也追不上了,整個人摔倒在地,然後活生生被拖在地上.

"駕,駕,駕!"

沈浪拼命催動戰馬.

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的身體就在地上狂拖著.

很快衣衫磨光了,身上的皮肉被磨破了,鮮血淋漓.

"啊……啊……啊……"

梁永年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嚎,整個人魂飛魄散.

"沈浪,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我招供,我招供,是鄭陀,是鄭陀的騎兵假扮成羌國的士兵到處燒殺搶奪."

"他還殺了一萬多個無辜民眾,殺良冒功."

"因為我們輕而易舉就占領了鎮遠侯爵,完全沒有戰斗,所以需要裝出激戰的假象,我們上報斬殺了蘇氏大軍八千,所以需要大量的人頭,所以才殺良冒功,然後栽贓到你頭上的!"

為了活下來,梁永年的聲音喊得很大聲.

沈浪停下了戰馬,朝著身後的幾千民眾道:"現在你們聽到了嗎?"

都聽到了!

已經真相大白了.

殺無辜民眾的人是鄭陀,而不是沈浪.

但是幾千民眾的望向沈浪依舊充滿了仇恨,刻骨的仇恨.

沈浪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因為很多時候,民眾也不需要真相,他們需要一個痛恨發泄的目標.

梁永年對他們和顏悅色,鄭陀他們又沒有見過,而且鄭陀為了收買人心,還把鎮遠侯爵府里面的部分糧食分給了白夜郡子民.

但是他們見過沈浪了.

而且沈浪趾高氣揚,傲慢無比,這就徹底刺痛了他們的自尊心.

所以盡管現在梁永年招認,殺良冒功瘋狂劫掠的是他和鄭陀.

但這些人心中,還是會把這筆賬算到沈浪頭上.

沒有理由.

就是因為他們恨沈浪.

這就是人心.

在這些底層民眾心中,誰對他們說好聽話,誰就是好人.

而沈浪一副趾高氣揚,冷酷無情的樣子,那絕對是壞人,絕對是壞官.

沈浪早就看得透透的,所以他對當官沒有一點興趣.

這種累人的活,還是交給張翀這等人去做吧.

"傻逼!"

沈浪又罵了一句.

然後瘋狂加速!

"啊……啊……啊……"

頓時又傳來梁永年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幾十里後!

梁永年已經發不出慘叫了,因為大腿以下全部磨沒了.

半個時辰後!

沈浪兩千騎兵沖入了鎮遠城內.

而這個時候,梁永年的腰部以下已經被磨沒了.

人也早就斷氣了.

沈浪道:"梁萬年的家人,在鎮遠城嗎?"

武烈道:"在,兩個兒子,一個弟弟,八個侄子."

沈浪道:"有什麼惡跡嗎?"

武烈道:"簡直惡貫滿盈,這些假冒羌國騎兵燒殺掠奪,這幾個人都有份."

沈浪道:"那就去將他們殺光吧,然後尸體送到鎮遠侯爵府去,送給鄭陀!"

"是!"

半個時辰後!

梁永年在鎮遠城所有的家人,全部被殺.

外加梁永年那幾千人渣軍隊的尸體,裝滿了幾馬車,朝著鎮遠侯爵府送去!

沈浪道:"軍隊稍作休整,然後發兵鎮遠侯爵府."

武烈顫聲道:"公子,我們要攻打鎮遠侯爵府?"

沈浪點頭道:"對啊."

武烈道:"可是我們已經滅了蘇難全族,已經全功了."

沈浪道:"我本來也不想搭理鄭陀,他的女兒鄭紅線畢竟是金晦媳婦,會有國君收拾他的.但我不招惹他,他卻主動來招惹我?他這是逼,逼我滅他全軍,滅他全家."

如果班若宗師在的話,她肯定會知道為何沈浪會有這麼多仇人了.

武烈道:"公子,可是鄭陀足足有兩萬大軍,而且鎮遠侯爵府險峻無比,固若金湯."

沈浪道:"放心,我什麼時候打過無把握之戰了.我說過要滅鄭陀,就一定會滅!"

"既然要平天西行省,就索性徹底洗得干乾淨淨!"

………………

鎮遠侯爵府內.

鄭陀完全驚呆了.

他的面前,整整上千具尸體.

當中就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萬年,還有他的全家.

梁萬年死狀極慘,腰部以下全部被磨沒了.

活生生就是被拖死的.

鄭陀不由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沈浪他是一個瘋子嗎?瘋子嗎?"

天西行省中都督啊,說殺就殺了.

這麼級別的大官員,哪怕他之前和蘇難勾結,但終究沒有被定為叛逆.

別說是沈浪這樣的芝麻小官,就連張翀,甚至國君之子來了,也不敢輕易殺掉啊.

梁萬年這種級別的官員,只有國君才能殺的.

結果,沈浪活生生把他拖死.

不僅如此,還把梁永年的幾千軍隊也幾乎殺光了.

帶著羌國軍隊屠殺越國的軍隊?

這……這是什麼操作?

這是瘋了嗎?

這相當于謀反啊.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瘋狂的人嗎?

在鄭陀想來,沈浪立下了這天大的功勞,肯定是拼命想要抱住.

所以一旦被潑了髒水,他的第一反應是立刻進入國都向國君辯白,拼命證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這種事情是怎麼都清白不了了,跳進怒江也洗不清.

沒有想到沈浪非但不立刻進國都辯解,而是直接大開殺戒.

這……這是瘋狗嗎?

得了病的瘋狗嗎?

鄭陀忍不住問道:"為什麼啊?他這是為什麼啊?他被我栽贓陷害了,他就應該想辦法去國都托關系,洗清自己罪名的啊."

鄭隆也百思不得其解.

"父親,這不正好嗎?沈浪越是作死,對我們也有利."

這倒是的.

沈浪瘋狂作死到這個地步,簡直無藥可救了.

本來鄭陀覺得這次自己會有大麻煩了,畢竟當時蘇氏造反的時候,他鄭陀非但沒有全力平叛,反而和蘇氏配合演戲,幾乎要害死張翀.

而且沈浪還殲滅蘇氏主力,立下了不世之功.

沒有沈浪竟然主動作死,又犯下了滔天的大罪.

這下一來,剿滅蘇氏的主功便由他鄭陀獨享了.

"哈哈哈,真是要感激沈浪啊,這樣瘋狂地作死,這下子非但沒有功勞,反而有滔天大罪."

"羌國大軍在白夜郡燒殺搶奪,屠殺過萬,這件事情本來他還有辯駁的空間.現在他竟然公然殺人,公然攻打越國軍隊,公然斬殺天西行省大都督,他的罪名誰也洗不掉了."

"此子完了,此子完了!"

"等著吧,雪片一般的彈劾奏章會將他徹底淹沒,整個朝堂的文武百官都會將他生吞活剝的."

"沈浪小賊,謝謝你的成全啊,這不世之功,竟然歸我鄭陀一人."

兒子鄭隆道:"父親,沈浪把這麼多尸體扔到我們的面前,這是不是挑釁?他只有兩千人,而我們有兩萬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借機將他殺了."

鄭陀目光閃爍,顯得非常心動.

自己軍隊十倍于沈浪,攻打下鎮遠城應該沒有問題.

沈浪羌軍謀反,我平西伯爵借機滅之,名正言順,是非常好的機會.

殺了這個小畜生,解我心頭之恨.

但是猶豫了好一會兒,鄭陀還是搖頭否決了這個非常讓人心動的提議.

因為羌國距離太近了,沈浪一死,說不定羌國女王就率領幾萬大軍前來複仇了.

而且他鄭陀手中的兩萬大軍無比寶貴,是安身立命之本,

"不管是太子,還是三王子,都對沈浪處之而後快,接下來滿朝文武會對沈浪喊打喊殺的,用不著我們來!"

"我們就坐視沈浪這個小畜生自取滅亡吧!"

鄭陀走到窗戶面前,眺望著幾十里外鎮遠城.

鎮遠侯爵府太好了,高高在上,俯瞰眾生.

蘇難,謝謝你的城堡,從今以後我就取而代之了.

這座城堡就是我鄭陀的了,這城堡下的土地,也就是我鄭陀的了.

然而!

次日一早!

鄭陀收到了無比震撼驚人的消息.

沈浪率領兩千騎兵,前來攻打鎮遠侯爵府.

頓時,鄭陀真的要瘋了.

他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究竟是我瘋了?還是沈浪瘋了?

又或者是這個世界瘋了?

沈浪剛剛殺了天西行省中都督梁萬年,又殺了幾千官軍.

如今,竟然來攻打鎮遠侯爵府?

用兩千騎兵攻打?

我鄭陀在這城堡內,可是有足足兩萬大軍啊?

而且整個城堡高聳于山上,固若金湯,易守難攻.

你沈浪這是腦子進水,自尋死路嗎?

你沈浪是傻逼嗎?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啊!

沈浪你這個小畜生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

國都這邊瘋了.

先是驚天的捷報傳來.

太子收到捷報,蘇氏主力全軍覆滅,沈浪立下不世之功.

但太子按住不發,而是讓人送到北邊防線去,送給國君.

但緊接著鄭陀的奏報到了.

鄭陀和梁永年竟然攻下了鎮遠侯爵府,蘇難逃去西域.

也就是說,之前還驚天動地的蘇氏叛亂,就這麼徹底平息了?

鄭陀和梁永年還給太子送來了密信,表示了效忠之意.

但是,太子依舊按住不發,送到北邊的國君.

但太子按住不發沒用啊.

鄭陀和梁永年派了十幾隊人馬,瘋狂到處宣揚.

天西行省大捷.

鄭陀和梁永年大軍攻破鎮遠侯爵府,蘇氏叛亂徹底平息.

鄭陀伯爵和蘇難大戰幾天幾夜,斬首過萬.

鄭陀伯爵嘔心瀝血,身先士卒,終于在一個月內平息蘇氏叛亂,立下如此不世之功.

蘇難聯軍七八萬,鄭陀伯爵只有兩萬大軍.

鄭陀伯爵以寡敵眾,竟然大獲全勝.

鄭陀伯爵真不愧是我越國軍神啊!

在有心人的推動下.

整個國都都徹底沸騰了.

無數民眾紛紛上街慶祝這個偉大的勝利.

許多酒館也湊熱鬧,免費賣酒半日.

太學,國子監的學生紛紛出動,來到王宮面前,為鄭陀伯爵請功.

在有心人的推動下.

鄭陀成為了平定叛亂的擎天玉柱,成為了越國力挽狂瀾的國之棟梁.

無數的詩詞歌賦湧現出來.

幾乎所有花魁,都在吟唱歌頌軍神鄭陀的詩.

而真正立下天大功勞的沈浪和張翀,完全被人忽視了.

為何會有這種局面?

有心人的引導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原因,鄭陀在國都沒有那麼大的勢力.

關鍵是民眾的盲從心理.

還有一群讀書人天真幼稚.

加上一群天天想要大紅,想要湊熱鬧,要曝光度的花魁.

這群所謂的花魁大部分不是婊/子卻甚似婊/子,天天絞盡腦汁就想要大紅大紫,絕對不肯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的,瘋狂制造輿論.

這群人一炒.

民眾又能知道什麼,當然也跟著起哄了,一下子把鄭陀和梁永年捧到天上去.

所以鄭陀一下子就成為了越國一代軍神,成為了平息蘇氏叛亂的最大功臣.

當然,這里面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

太子坐視!

他不推動,但是也不壓制鄭陀的炒作.

這個功勞給鄭陀,總比給沈浪好.

緊接著!

又一個更勁爆的消息傳來.

沈浪引羌兵入境,對白夜郡民眾燒殺搶奪,屠殺過萬.

人頭滾滾,整個白夜郡十室九空.

無數孩子失去了媽媽.

許多父母失去了孩子.

白夜郡家家戶戶都在出殯,家家戶戶都絕望慟哭.

此情此景,慘不忍睹.

頓時間,群情憤怒.

無數人對沈浪喊打喊殺.

國賊!

國之奸賊.

最大的越奸!

然而,國都是注定不會平靜了.

接下來一個更更勁爆的消息傳來.

沈浪殘忍殺死天西行省中都督梁萬年,率領羌兵屠殺天西行省官軍.

頓時間.

整個國都人都傻了.

沈浪,這是要謀反嗎?

他這是瘋了嗎?

這件事情,已經捅破天了.

已經超過了太子的處置范疇,他趕緊將這無數彈劾奏章送到北邊,讓國君乾坤獨斷.

………………

北邊防線!

甯元憲接到了一個又一個奏報.

蘇難逃逸.

鄭陀和梁萬年激戰幾天幾夜,攻下了鎮遠侯爵府.

沈浪引羌兵屠戮民眾.

沈浪殺梁萬年,屠殺數千天西行省官軍.

國君甯元憲的腦袋都要炸了.

他馬上就要和吳王談判了,正是最關鍵的時刻.

現在又鬧出了這麼多的事.

因為蘇氏主力被滅,楚國大軍本來立刻偃旗息鼓,准備停戰了.

結果現在天西行省,白夜郡又大亂.

于是楚國大軍又蠢蠢欲動,再一次和種氏西軍爆發了幾次小規模的戰斗.

禦史台的幾個年輕禦史熱血沸騰.

太子不管,他們就來到北邊行宮,來到國君面前.

跪在行宮之外,拼命叩首高呼.

"陛下,臣彈劾沈浪!"

"陛下,臣彈劾沈浪大逆不道."

"陛下,沈浪犯下十三條大罪."

"陛下,沈浪引羌兵入境,對我越國民眾燒殺搶奪,犯下滔天罪行.他無辜擊殺天西行省中都督,屠殺我越國官軍,形同謀反."

"臣請陛下,立刻派遣黑水台,捉拿沈浪,明正典刑,凌遲處死!"

"陛下,不殺沈浪,不足于平民憤啊!"

"陛下,臣等為萬民請命,沈浪此獠,必殺啊!"

終于.

國君甯元憲暴怒.

他厲聲吼掉:"老狗,去,去把外面那些人,給我打殺了,打殺了!"

"給我活活打死!"

"全部打死,若打不死,唯你是問!"

………………

注:第一更送上,餓得發虛我去吃飯,然後接著碼字!弟兄們月票一定給我呀,求求你.

謝謝無極日代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70章:國君狂喜!吳王欲噴血(白銀盟被罰站的樹威武)    下篇:第272章:國君招浪爺為婿?冊封鎮遠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