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2章:國君招浪爺為婿?冊封鎮遠伯!   
  
第272章:國君招浪爺為婿?冊封鎮遠伯!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是吳國還是越國,一般都不會因言獲罪.

還記得上次那個特別不怕死的禦史中丞,也就是當眾揭發沈浪和甯焱公主奸/情的那個,導致甯焱公主被軟禁宗正寺,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放出來.

這完全是朝王室臉上噼里啪啦地狂打臉.

而這個禦史中丞也沒有當眾獲罪,而是事後用貪汙的罪名給辦了.

禦史台仿佛天生就有這個權力,瘋狂噴人的權力.

如果因為噴人還挨了廷杖,不死不殘,那恭喜你,你要火了,要紅了,會成為官場偶像.

這群年輕的禦史或許有人是因為內心憤慨,為萬民之死而痛心.

但更多的人就是想紅.

想搏出位.

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沒有任何風險.

沈浪是犯了天殺的罪名呀.

他雖然立了大功,消滅了蘇氏叛軍主力.

但是他可是引羌國騎兵入境,這可是天大罪名,百年之前的那一場大禍還曆曆在目呢.

再說天西行省的叛亂已經平息了,也是該卸磨殺驢的時候了.

沈浪這個傻逼公然殺天西行省中都督,攻打朝廷官軍,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你沈浪將大好的腦袋放在我們前面,我們不殺怎麼好意思?

所以這些年輕的禦史就沖到北邊行宮,下定決心要殺沈浪!

然而此時,卻沖出來一群如狼似虎武士,一把將這些年輕禦史按住了,直接扒掉了褲子.

舉起板子,就要開打.

年輕的禦史一驚,然後高呼道:"陛下,我們是為萬民請命啊!"

"陛下不可寵信奸佞啊!"

"諸位同僚,我們讀書十年就是為了今日."

"我等甯死,也要誅殺國賊沈浪."

"為天下太平,為萬民公義……啊……"

這群禦史還以為只是打板子,還只是廷杖而已,所以借機瘋狂高呼口號.

然而沒有想到,這板子一下來,完全不對勁.

"咔嚓……"

一杖下來.

整個盆骨瞬間粉碎性骨折.

第二杖下來,大腿骨斷折.

第三杖下來,腰椎斷折,整個腰部以下完全沒有知覺.

頓時間,這群年輕禦史不由得魂飛魄散.

"陛下饒命啊!"

"陛下饒命啊,饒命啊……"

"陛下,我們錯了."

大宦官黎隼非常冷漠,手心往下一翻.

幾個武士手中的木杖頓時猛地往這些年輕禦史頭上一劈.

瞬間斃命!

全場靜寂無聲!

黎隼揮了揮手,這四個年輕禦史的尸體如同死狗一般被拖了出去!

………………

"陛下,打死了!"

"嗯."甯元憲端著一碗糯米丸子細細地吃.

這四個年輕禦史被打死了之後,他也沒有之前那麼生氣了.

整個人也顯得平靜下來.

作為君王,這種事情見得太多了.

整個朝堂,乃至整個天下都是這樣的.

大部分人都是蠢貨,利益熏心之輩.

只不過演技太過于拙劣,才讓人怒火萬丈.

"沈浪這個混蛋也是該打,該打……"國君甯元憲道:"他這個人就是太過于傲慢了,他的那個詞怎麼說的?形容蠢貨的話?"

黎隼揮了揮手.

史官退了出去,因為接下來是私話,不是公眾場合.

黎隼道:"那個詞是傻逼."

"對,就是這個詞."國君道:"沈浪這個混球太傲慢了,梁萬年是一個蠢貨,是罪該萬死,但你稍稍容忍一下不行嗎?為何要當眾殺了呢?而且還把梁萬年那幾千廢物軍隊都殺了.別人栽贓他,他連一點點辯駁都不屑,直接就殺了,還做出一副我就是做了你又能怎樣?這個混蛋太傲慢了."

黎隼笑道:"可是這也解決了陛下的一個麻煩,陛下也不用頭疼如何殺梁萬年了."

甯元憲冷笑道:"我會頭疼他?梁萬年這種狗東西,我閉著眼睛就殺了."

接著,甯元憲又吃了幾口湯圓.

"現在好了,我本來想要封賞這個王八蛋,也不用封賞了,回來還要抽幾個鞭子,沒有寡人旨意,擅殺封疆大吏,天大的罪過."甯元憲道:"去給他補一個旨意吧,就說是奉寡人的旨意殺的梁萬年."

黎隼躬身道:"是."

甯元憲道:"不過這混蛋大概也不會感激我,他壓根也不想要什麼封賞吧."

黎隼道:"應該是的,他話說得清清楚楚,他去天西行省就是報仇去的,就是滅蘇氏去的,不是為了建功立業."

"王八蛋,混賬話."甯元憲把這碗湯圓往桌子上一頓道:"寡人封賞他一點都不在意,好厲害啊,好本事啊!"

說起這個,甯元憲不由得又生氣.

沈浪這樣的天才,驅使他的竟然是報仇雪恨,功名利祿半點都吸引不了他,玄武侯爵府贅婿他做的美滋滋,一點都沒有要上進的樣子.

黎隼道:"陛下,現在還流傳著讒言,說之前蘇難壟斷了羌國的外交,結果謀反了.現在沈浪何止是壟斷了羌國的外交,甚至整個羌國的軍隊都要聽他調遣,所以他的野心只怕更大."

"哈哈哈……"甯元憲哈哈大笑,就仿佛聽到這個世界最荒謬的笑話一般.

這種話簡直不值一駁.

"這個混蛋有野心倒是好了,別人我是怕有野心,而這個混蛋我是恨鐵不成鋼."甯元憲道:"下旨讓這個混蛋趕緊回來,先不要招惹鄭陀,這可不是梁萬年,鄭陀已經占據了鎮遠侯爵府,手頭有兩萬大軍,很不好對付,寡人要徐徐圖之."

"當務之急,就是先把天西行省平定下來,讓楚國徹底失去幻想,然後和吳國談判."

"讓沈浪混球趕緊回來,別真吃虧了."

黎隼道:"那他這名聲."

現在沈浪的名聲可謂千夫所指了,無數人喊打喊殺.

甯元憲道:"這個混蛋會在意自己的名聲嗎?"

這話一出,黎隼點了點頭.

一個掩人耳目要去青/樓,結果還有心無膽的渣男,被無數人認為床上本事不行的人,還會在乎名聲?

不會的!

他的臉皮已經比城牆還要厚了.

甯元憲忽然道:"黎隼,你覺得若是甯焱和離了之後,嫁給沈浪怎麼樣?"

大宦官黎隼頓時腦袋耷拉下來道:"奴婢不敢說."

甯元憲揮了揮手道:"算了算了,不說這個,不說這個!下旨讓沈浪那個混球趕緊回來,鄭陀交給寡人來對付."

"是!"黎隼道.

而就在此時,一個黑水台武士飛奔而入.

"陛下,甯潔長公主密奏!"

國君不由得一愕,怎麼又有密奏啊?而且還是兩封.

打開第一封.

國君不由得一震,不敢置信地望著上面的內容.

蘇氏主力大敗後第二日,蘇難率領全族出逃往西域,沈浪二十五個時辰後率領羌國騎兵追擊,但已追擊不上.

然沈浪利用蘇難貪心,用羌王宮的黃金做誘餌,蘇難上當.

蘇氏全族被沈浪全部斬殺,人頭已經全部運來.

蘇氏滅族!

看了一遍又一遍.

國君真的是震驚了.

蘇難逃了,他當然心中遺憾.

而且蘇難老賊的本事他是最清楚的,若是讓他在西域崛起,那將來為禍不小.

但是西域諸國,完全鞭長莫及.

沒有想到啊,蘇氏全族竟然真的被沈浪斬盡殺絕了.

國君幾乎很難想象,沈浪和蘇難最後巔峰對決究竟是何等情形.

但肯定無比之精彩吧.

一直以來,都是壞消息一個連著一個.

好消息是很難連串的.

沒有想到短短幾日之內,竟然連著收到兩個天大的好消息.

沈浪這個小混蛋.

還真是厲害,簡直厲害得無邊無際了.

接著,甯元憲又打開了另外一份密奏.

這下子,他又被嚇得一陣哆嗦.

沈浪率領兩千羌國騎兵,攻打鎮遠侯爵,攻打鄭陀.

刹那間,甯元憲整個頭皮發麻.

這個小混蛋是瘋了嗎?

鎮遠侯爵府啊,固若金湯萬夫莫開的啊.

鄭陀在里面足足有兩萬大軍.

鄭陀可不是梁永年那樣的廢物,他有今天的地位固然是離不開甯元憲的提拔,但也是他一刀一槍殺出來的.

而且他麾下的軍隊,可是真正的西軍精銳,和梁永年那廢渣軍隊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由鄭陀防守的鎮遠侯爵府,別說兩千人了,就算兩萬人,就算五萬人,就算八萬人也攻打不下來.

鎮遠侯爵府城堡,天下最難攻陷的城堡之一.

沈浪用兩千人攻打,怎麼看都是自尋死路.

這個混蛋瘋了.

這個混蛋用起來也真是好用,但……完全管不住.

"這個小混蛋,就不能讓我消停幾日嗎?我都說過了,鄭陀交給寡人來對付."甯元憲怒道.

黎隼不由得瞥了一眼,然後道;"陛下,沈公子或許也是想要一勞永逸,徹底解決天西行省亂局,蘇難大軍覆滅之後,鄭陀就成為唯一不安定因素了."

甯元憲顫抖道:"太冒險,太冒險了.之前冒險是迫不得已,關鍵現在大局已定,為何還要冒這麼大的風險?鄭陀真的會殺了他的,相信我鄭陀心狠手辣,一定會借機殺他的!"

黎隼道:"陛下您這是關心則亂,蘇難那麼厲害都殺不了沈公子,鄭陀就算再厲害也比不上蘇難吧."

甯元憲氣得渾身發抖.

明明大局已定了,結果竟然又橫生枝節.

"用最快速度下旨給鄭陀,冊封他為鎮遠伯."甯元憲道:"先穩住他,然後讓沈浪這個小混蛋滾回來,這麼好的局面不必冒險了."

黎隼一顫.

鎮遠伯,這會給鄭陀無數幻想的.

鄭陀原本是平西伯,是新式貴族,沒有像樣的家族封地,也沒有像樣的私軍.

而鎮遠伯,可是曾經蘇難的封號,鎮遠侯.

鄭陀會想,國君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是想要讓我取而代之,想要將原來蘇氏家族的領地冊封給我嗎?

關鍵是鄭陀對此無比渴望.

就算知道甯元憲藏有別的心思,他還是會上鉤的,因為這是他內心最想要的結果.

黎隼低聲道:"陛下,這旨意到鎮遠侯爵府最快也需要五天,到那個時候或許已經晚了.沈公子厲害,應該不會打無准備之戰."

甯元憲怒罵道:"這個混蛋,上一刻鍾能夠給寡人多大的驚喜,下一刻鍾就能給寡人多大的驚嚇.好好的局面,干嘛非要冒險?他就顯得那麼大能耐,非要用兩千人去打鎮遠侯爵府?萬一敗了怎麼辦?死了……"

"趕緊傳旨,傳旨……"

甯元憲大筆一揮,把冊封鄭陀為鎮遠伯的旨意擬好了.

接著,他又給沈浪寫了一道旨意,只有簡單的三個字:滾回來!

"快,用最快速度送到鎮遠侯爵府去,五天之內送到,晚一個時辰,我要你們腦袋!"

黑水台武士叩首道:"是."

黎隼用最快速度,把兩份密旨都封好,蓋上了蠟印,然後交給黑水台武士.

那名黑水台武士飛奔而出.

接下來,整個黑水台要動用所有的人力和武力,用最快的速度把旨意送到.

甯元憲大怒,把還沒有吃完的糯米丸子給砸了,還狠狠踩了好幾腳.

"沈浪這個混球回來之後,給我關起來,省的給我亂惹禍!"

"他這闖禍的本事哪里來的啊?這要說是農民的兒子,鬼信啊."

"鄭陀該死,該死,該死!"

黎隼上前,無聲無息收拾碎碗!

心中歎息.

主子的性格,他算是最最清楚的了.

雖然他忠誠無比,但說句心里話,這位陛下是真的刻薄寡恩,別說其他人了,就連親生兒女都不大關心的.

這位國君心中真正疼愛的也就只有卞妃,太子,三王子,甯寒公主等寥寥幾人.

甯焱公主也是因為內心愧疚,所以才對她多了幾分憐憫.

如今他對沈浪是真關心了.

否則以他的性格怎麼會向鄭陀服軟?

他心中恨不得將鄭陀碎尸萬段,結果為了沈浪,硬生生咬住牙封鄭陀為鎮遠伯,就是為了穩住鄭陀,不讓他對沈浪下狠手.

這人和人之間,還真是緣分.

喜歡就喜歡得不得了,討厭也討厭得不得了.

張翀立了這麼大的功勞,國君心中很感動,但是白云郡城大戰結束後,國君對張翀的關心一下子就有點淡了.

盡管旨意中還是對張翀無比關切,但黎隼還是能夠感覺到國君心思變化.

而黎隼也看得明白.

這位陛下真是關心則亂了.

沈公子這麼奸猾無比的人,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怎麼會去打鄭陀呢?

聽上去是很荒謬.

沈浪兩千人,攻打鄭陀兩萬人,而且還有一座堅不可摧的鎮遠侯爵府.

但沈公子這樣的惡人,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啊?

………………

注:家里出了一點事,是親人情感間的沖擊.我腦袋一下子就蒙了,無比難過,幾乎斷更,竭盡全力才寫出這第二更,今天就這一萬三了,對不住大家了,我還可以求月票嗎?

上篇:第271章:浪爺屠刀!舉國戰栗!    下篇:第273章:王恩浩蕩!鄭陀大難爆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