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6章:浪爺狂熱!給太子戴綠帽?   
  
第276章:浪爺狂熱!給太子戴綠帽?

g,更新快,無彈窗,!

作為一國之主,直接前往另外一個國家的領地,這壞規矩嗎?

當然!

而且是一種聳人聽聞的行為.

一般而言,兩國君王如果要見面的話,都會在兩國邊境線上搭建一個高台.

而這個高台的中軸線就是兩國的邊境線,兩國君王依舊在自己的國土范圍之內.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國事訪問,一個國家的君主會進入另外一個國家.

姜離帝主在位的時候,就有很多國家的太子甚至國君前往大乾王國訪問.

但是姜離死了之後,一切氛圍就變了.

不要說君王之間很少互訪,就連太子少君也很少訪問他國了.

甯元憲正在練字呢.

而且還是非常生氣地練字.

因為沈浪的那句話也傳到他的耳朵里面了.

國君的字還不錯,但還不夠貴氣,哪一天我教他一種新書法,絕對貴氣.

這下甯元憲不忿了.

黃口小兒,大言不慚.

你沈浪的詩詞才華無雙,這點我認.

但是要論書法,你哪里比得上我?

我甯元憲的書法絕對是一流,自成一家,這世上恐怕沒有比我更貴氣的字了,你沈浪乳臭未干懂個屁.

寫完這幅字之後,甯元憲覺得越看越好.

恨不得把沈浪抓過來,讓他睜開狗眼好好看看清楚.

再拿出沈浪寫的字,國君不屑道:"沈浪的字太輕浮了,完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自信,竟然敢評點起寡人的字來了,真是大言不慚,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大宦官黎隼在邊上也不做聲,反正現在國君心情高興,他也就不用違心奉承了.

在黎隼看來,國君的字是比沈浪好一些.

但是都稱不上什麼書法大家,頂多就是好看而已.

國君的字極盡貴氣,恨不得每一個字都雕琢一遍.

而沈浪的字則完全是神經病,有耐心的話時候呢,寫得比國君還要精致,沒耐心的時候呢,那個字簡直就不能叫狂草,十個字有一半要靠猜,跟鬼畫符一樣.

總之這爺倆的書法水平,半斤八兩,都無法登堂入室!

當然沒有人敢說真相,都把國君的字吹上了天,這讓甯元憲飄飄然,真覺得自己時候書法大家級的水平,所以特別喜歡給別人賜字.

你家母親過大壽,寡人賜你一幅字.

你家世子成婚?給你賜一幅字.

你家三代單傳,這又生了一個孫子?來來來,寡人給你賜一幅字.

國君是有多麼恩寵這些臣子嗎?也不見得,他就是覺得自己字好,喜歡顯擺.

收到字的人有的興高采烈掛起來,這畢竟代表國君恩寵啊.

但有一些國之棟梁級的老臣卻非常無奈,比如尚書台的宰相祝大人,他本就是書法大家,造詣極高的.

而且國君對他感情深啊,不管他家里辦什麼事情,都要賜字的.

國君給你的字你就要掛起來啊,否則就是藐視君王啊.

于是一整個大堂,密密麻麻都是國君甯元憲的字,整整幾十幅之多.

別人一看還以為祝相的書法鑒賞水平怎麼這麼低呢,怎麼滿屋子都是這樣豔麗的字啊?

偏偏國君還自我感覺良好,動不動就去祝式家族的大堂欣賞自己的字,還說書法也是妙手偶得之,很多好字他現在也寫不出來了,自己想要看也只能來祝家,真是便宜了祝家了.

祝相很無奈,他其實很想說陛下既然您那麼喜歡的話,就全部都收回去吧.

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中說說.

祝相對甯元憲的感情很深的,此人不但是他的學生,還是他的女婿,算是他看著長大的,一方面是他的君主,另一方面也如同子侄一般,還是一種希望的寄托.

每一次看到甯元憲如此自戀,祝相真的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把這幅字也送去給沈浪,去打他的臉."甯元憲道.

"遵旨!"大宦官黎隼心中無奈道.

而就在此時,小黎公公飛奔而入,顫聲道:"陛下,吳王來了."

越王甯元憲一愕,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人這麼不講規矩的嗎?就算君王出訪,也要先派出使團提前接洽,再由對方君主邀請,再挑選黃道吉日出訪.

你吳啟就這麼過來了?

你以為這是逛菜場嗎?

不過驚詫之余,甯元憲還是很高興的,甚至充滿了驚喜,這是巨大的外交勝利.

一般情形之下,都是下國君主拜訪上國.

二十幾年前豔州事變之後,吳國大敗,但是老吳王也沒有主動來訪越國,依舊是在邊境線上建造一個高台,然後兩個國王進行談判.

談判的結果對于吳國來說當然是喪權辱國的.

吳國足足割讓了九郡之地.

大喜之余,甯元憲本能就要把行宮內所有的臣子全部召集來,甚至還有集結幾萬大軍,一來給吳王一個下馬威,二來見證這一場輝煌的外交勝利.

…………………

年輕的吳王已經做好被折辱的思想准備了.

甯元憲的虛榮眾所周知,之前邊境會獵失敗讓他顏面盡失.

如今越國大獲全勝,而且吳王有求于人,在顏面上當然任由甯元憲予取予求了.

吳啟是抱著臥薪嘗膽的心態來求見越王的.

既然甯元憲愛面子,虛榮得很,那吳王就索性滿足到極致.

我堂堂一國之君都親自來向你妥協了,你甯元憲也就不要得寸進尺了啊.

年輕的吳王已經決定了,接下來不敢是怎麼折辱的事情他都可以做.

比如被越國萬人圍觀譏諷.

又比如親自給越王擊缶.

又或者親自給越王倒酒倒茶.

姿態他吳啟可以放到最低.

但是談判一事上,他絕對寸步不讓.

賠款可以,但是不要超過五十萬金幣.

割讓土地絕對不行,半個郡都不成.

吳啟已經決定了,甯元憲若不答應的話,他就賴在越王行宮不走了.

就算幾個月我也能賴下去.

反正我是一國之君,你總不能趕我走吧?

但是進入了越王行宮了之後,一切都和吳王想象的不一樣.

倉促之間,越王甯元憲迎接的儀式莊重,但絕對沒有任何欺壓之意.

上百人的儀仗軍隊,加上十幾個重臣,越王甯元憲親自出迎,毫無折辱之意.

吳王稍稍驚愕之後,趕緊上前躬身拜下道:"小侄吳啟,拜見越王."

但是他還沒有拜下去立刻就被甯元憲托住了.

"吳王萬萬不可,論輩分你雖然小我一輩,但你我都是一國之君,只能平輩論之."甯元憲道:"說來也真是好笑,吳王的名字和我王叔是一樣的."

吳王叫吳啟,甯元憲的叔叔叫甯啟.

吳王立刻再一次拜下道:"吳啟拜見王兄."

甯元憲道:"好,吾弟真是英姿勃發,年少英雄,我前兩日派遣使臣邀請你來訪問我越國,王弟今日就來了,真是讓吾喜出望外,這一路上可還好走啊?"

吳王道:"我剛剛接到王兄邀請,心中便無比期切和王兄的再一次見面,有勞王兄掛念,這一路上還算平坦."

媽蛋,甯元憲什麼時候邀請過吳啟了?

而且聽這二人的講話,就好像吳王萬里迢迢而來一般.

其實就十幾里路,這一路好不好走,你心里難道沒數嗎?

越王道:"王弟,你來者是客,你先請!"

吳王退後一步道:"您是王兄,當然您先請."

兩個人不斷謙讓,最後越王挽著吳王的手臂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聯袂而行!"

然後,兩個大王就進入行宮之內!

………………

接下來,越王為吳王舉辦了歡迎宴會.

兩個人只談詩詞歌賦,絲毫不談國事.

吳王幾次吹捧沈浪詩詞之才,越王就幾次貶低沈浪.

這就仿佛兩個家長在聊天.

甲家長拼命誇獎乙家長的兒子,你那孩子真了不起啊,考試全班第一.

乙家長就拼命貶低,不行不行,才考了98分,另外那兩分也不知道是怎麼丟的,真是豬腦子一樣,沒什麼出息的.

總之這場宴會,賓客盡歡.

然後,然後雙方換了一個宮殿,換上莊重但又不是上朝堂的衣衫.

正式開始談判.

人數很少,甯元憲這邊只帶了兩個人,吳啟也只帶了兩個人.

吳王沉默了片刻道:"王兄,卞逍如何才能退兵?"

非常開門見山.

甯元憲道:"吳王能夠付出什麼?"

吳王道:"公開賠禮,從今以後越國為兄,吳國為弟,戰爭賠款二十萬金幣."

這話一出,甯元憲沒有說話,越國禮部尚書卻一陣冷笑.

真是荒謬,這樣的條件你也開得出來?

吳王你謀奪我越國的雷洲群島,派遣三萬大軍攻打我怒潮城,而且是不宣而戰.

不僅如此,你還親率三萬大軍南下逼近上野城,一副要和我國決戰的樣子,逼得我王陛下都禦駕親征了.

也就是我越國強大,上天庇佑,否則這次只怕要遭遇滅頂之災.

若這次輸的是我越國,你吳王只怕獅子大張口,不但要我們承認雷洲群島屬于你們,而且還要割讓起碼五郡吧.

現在你吳國輸了,竟然只願意賠款二十萬?

真是荒謬,天下還有這等便宜的事情嗎?

做夢!

越國禮部尚書一陣大笑,就要開噴.

然而甯元憲一舉手.

"吳王,我不要你賠款,也不要你割土,卞逍可以退兵."甯元憲道.

吳王一愕道:"那王兄想要什麼?"

甯元憲道:"盟約,從今以後吳越兩國結為兄弟之邦,沒有誰是哥哥誰是弟弟,都是平等的."

吳王驚詫.

這個結果,他更是難以想到.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

越國此時最主要的敵人不是吳國,而是楚國.

經過兩場敗仗,吳國暫時對越國已經失去了威脅.

但楚國依舊勢大,咄咄逼人.

眼前這個局面,很容易形成吳楚聯盟,對抗越國.

所以,甯元憲提前截胡了.

他不要吳王割土,也不要賠款,只要一個盟約.

甚至這個盟約都可以未必是真的.

甯元憲道:"吳王,我知道你們父子一直把豔州之變當成巨大的恥辱,沒有一日不想著奪回九郡之地,沒有一日不想著一雪前恥.賢弟也不必臥薪嘗膽了,我們兩家聯手先擊敗楚國,那九郡之地你可以從楚國割走啊."

接著,甯元憲拿來了一張地圖,指著楚國的疆域道:"賢弟,你要哪九郡,就在這個地圖上圈出來.

這話氣勢沖天就仿佛已經已經徹底擊敗楚國,立刻分贓一樣.

吳王陷入了沉默.

他當然知道所謂的盟約是虛的,完全只是一個政治姿態而已.

至于兩國分割楚國更是無稽之談.

對于越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平息南毆國之亂,好好治理天西行省,修生養息.

越國需要一個安甯的外部環境.

所為的見好就收,便是如此.

現在的越國不是擴張期.

而且越王的這個提議,也確實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吳越聯手共伐楚國.

當然距離這個目標還非常遙遠,中途不知道會有多少反複和變故,但起碼是一個良好的開始.

越王在占盡上風的時候,表現出了非常高的姿態,倒是頗有不戰而屈人之兵架勢.

越王需要安定的外部環境,吳王又何嘗不是?

這一次他經曆了如此巨大的失敗,也需要收複殘局.

而且國內新老交替,權力過渡也可能會出現一定的動蕩.

如果這一次贏了那一切好說,偏偏又輸了.

吳王想要重新恢複至高無上的權威,確實需要很長的時間.

越國需要修生養息,吳國又何嘗不是?

所以吳王僅僅思考了片刻功夫,就直接伸出手道:"王兄,從今以後吳越兩國,就是兄弟盟邦."

甯元憲握住吳啟的手道:"從今往後,吳越兩國,守望相助!"

兩個大王真是雷厲風行.

很快就簽訂了盟約.

當然,吳王在看到盟約封面的時候,還是心中暗罵了一句娘賣批.

因為這盟約一明一暗.

明面上的盟約,就是吳越兩國結為兄弟之邦.

暗地的這份,索性就叫做吳越伐楚密約.

吳王可以想想,雖說是密約,但只要簽訂之後不超過一個月,保證傳遍天下.

哎,隨便簽吧.

吳王無奈了片刻,也就在這份所謂的吳越伐楚密約上簽字了.

這樣秀的操作在地球上也發生了很多次的.

比如二戰的時候,德國和蘇聯還簽過秘密盟約呢,結果還不是打成一團腦漿.

次日!

吳越兩國在邊境上築建高台,當著文武百官,當著幾萬大軍的面,兩位國君簽下了《吳越盟約》,然後傳告天下.

吳越兩國正式結盟.

天下震驚!

太意外,太突然了.

不就之前你們還打得你死我活的,死仇啊,現在竟然好得像穿一條褲子似的,你們也未免變臉太快了.

楚國使者還沒有趕到越國,就收到了兩國的公告,頓時幾乎吐出血來.

一半使團返回楚國,請楚王旨意,另外一半使團繼續出發前往越國.

但這一次出使真是前途堪憂.

甯元憲下手太快了.

本來楚國是想要和吳國聯手,在外交上狠狠宰越國一刀.

誰知道甯元憲直接截胡了.

正所謂應了那句話,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得不到.

這下子楚國定然是有麻煩了.

………………

沈浪剛剛離開白夜郡的第三天晚上,就迎來了第一個客人.

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而且他身邊還有一個絕色小美人.

之所以說是小美人,因為她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七歲左右,非常地羞澀,時時刻刻都低著小腦袋.

沈浪望著薛磐.

此人就仿佛換了一張臉,望著沈浪的目光充滿了親近,就仿佛兩人是知己故交一般.

幾個月前,薛黎去玄武伯爵府退婚.

薛磐跟著隱元會去逼債,試圖將金氏家族逼向絕路.

不僅如此,二十年前金宇伯爵借貸一百萬金幣,雇傭了一萬大軍和一整支艦隊去圍剿海盜仇天危,結果全軍覆滅,給金氏家族帶來了滅頂之災.

要論和金氏家族的仇恨,薛氏家族比蘇氏家族更大.

而且金氏家族對薛氏家族恩重如山,對方真的是毫無理由的背叛,最無恥的出賣,幾乎將金氏家族置于死地.

而蘇氏家族,一直到木蘭退婚的時候,兩家才正式翻臉.

但沈浪之所以先找蘇氏家族複仇.

一是因為趕上了,蘇劍亭偷襲玄武伯爵府傷了岳母.

二是因為國君內心痛恨蘇難.

而薛氏家族卻不一樣.

武安伯薛徹是國君的最底細,為他掌管天下情報事務.

燕難飛也是薛氏家族之人,雖然明面上是越國六大宗師之一,而且是南海劍派掌門.

然而南海劍派就仿佛是黑水台的分號.

再加上薛氏家族和種氏家族的絕對盟友關系,還有三王子甯岐的存在,薛氏家族表面上聲明不顯,其實非常強大,根深蒂固.

蘇氏家族表面強大,實際也強大.

而薛氏家族低調,就仿佛一座冰山,看到的只有水面上的一點,剩下百分之九十都在水下.

沈浪一定要滅薛氏.

但是從難度上,可能比蘇氏家族還要大一些.

之前的薛磐在金氏家族面前,何等冷漠傲慢.

而今日,他的面孔盡管有幾分矜持,但是卻充滿了笑意.

"恭喜妹夫,建立不朽功勳."薛磐道.

沈浪微笑還禮,也沒有說話.

薛磐道:"妹夫,你這次進國都一定會經過琅郡吧."

那是肯定的.

此時三王子甯岐率領三萬大軍鎮守琅郡,原本是打算封堵蘇難叛軍的.

現在是肯定不需要了,蘇氏叛軍已經全軍覆滅.

沈浪點了點頭.

薛磐道:"三王子殿下想要請您吃一頓飯,特讓我前來邀約."

沈浪道:"一定要去嗎?"

薛磐道:"當然不是,完全看妹夫自己的意願,只不過三王子殿下真的求賢若渴."

上一次沈浪出使羌國成功的時候,三王子也曾經派人來拉攏過,但是態度很敷衍.

這次就顯得很真誠了,派來了薛磐這個真正的嫡系.

薛磐道:"妹夫,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情不光彩,但是沒有辦法,我們薛氏家族完全要服從陛下的旨意,陛下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那二十年前,你薛氏家族出賣我金氏的時候,難不成也是國君的意志?

薛磐道:"當然我知道,妹夫很難對我薛氏家族釋懷,但是慢慢來.有一件事情妹夫或許需要知道."

沈浪道:"是苦頭歡刺殺我岳父之事嗎?"

薛磐道:"對,那麼妹夫可知道苦頭歡的真正身份是什麼嗎?"

沈浪道:"願聞其詳."

薛磐道:"他的名字叫卓一塵,是卓昭顏的義兄,所以他是太子的人,去刺殺金卓侯爵也死活太子的意志."

沈浪驚聲說道:"竟有此事?"

薛磐道:"千真萬確."

沈浪顫抖道:"太可怕了,簡直是駭人聽聞,苦頭歡竟然是太子的人,這個消息也未免太驚人了.太子竟然派人去刺殺我的岳父?從此之後,我和他不共戴天."

薛磐道:"沈妹夫,我們雙方都有共同的敵人,不如先在一個壕溝如何?"

接著,薛磐道:"我知道舍妹薛黎不懂事,給金氏家族帶來了巨大的傷害,但是薛氏和金氏家族的聯姻依舊可以繼續下去,夢夢你過來."

那個絕色小美人走了過來.

"這位是我的妹妹薛夢,嫡妹,是父親最寵愛的掌上明珠."

沈浪仔細看這個女孩.

論長相,論溫柔,眼前這個女孩確實超過了薛黎.

薛磐道:"金木聰世子才華橫溢,名滿越國,和我妹妹薛夢是天作之合,就讓這二人結為夫妻如何?"

沈浪一副非常心動的樣子,笑道:"薛夢小姐,金木聰可不像我這麼帥,你真的願意嫁給他嗎?"

這話真心無恥.

薛夢低聲道:"我已經偷偷去看過胖哥哥了,我……我蠻喜歡他的."

沈浪道:"那可太好了,不過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需要稟告岳父岳母才行."

薛磐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三王子殿下虛席以待,妹夫經過琅郡的時候一定要前往一敘."

沈浪道:"我盡量,盡量!"

薛磐道:"那為兄告辭了."

沈浪道:"薛兄好走,慢走!"

絕色小美人道:"沈浪姐夫,再見!"

沈浪柔聲道:"薛夢妹妹再見."

絕色小美人又朝沈浪揮了揮手.

薛磐帶著妹妹離去.

………………

次日,沈浪繼續前行!

晚上,又包下了整個官驛.

之前他每一次雖然包下了官驛,但是驛站里的官吏完全當他不存在一般,避之如同蛇蠍,惹不起躲得起.

而這一次,他沒經過一處,地方官吏紛紛來派馬屁.

還沒有到達官驛,里面的官吏就已經提前幾十里來迎接,那股子殷勤,那股子討好,簡直連太守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沈浪吃過了晚飯,然後回到自己房間之內.

劍王李千秋就住在隔壁,沈浪進房間之前,劍王低聲道:"你房間內有人,而且是一個女人."

沈浪一愕.

莫非是我的木蘭寶貝嗎?

她知道我憋的太狠了,所以來撫慰我內心的灼熱和空虛嗎?

沈浪這次是憋得真久,差不多一個月了.

整個人簡直就要炸了一般.

推開門.

果然一個女人背對而立.

這背影妖嬈絕倫,魔鬼曲線.

"沈公子來了?我已等候多時了."女人轉過身來.

正是太子的外室卓昭顏.

"薛磐已經去見過沈公子了吧."卓昭顏柔聲道:"不過我相信沈公子肯定什麼都沒有答應他."

沈浪道:"卓小姐來意如何?"

卓昭顏道:"太子殿下非常欣賞沈公子,真真地欣賞.我知道沈公子之前和太子殿下有誤會,但是誤會可以解開的,不是嗎?"

沈浪道:"苦頭歡去刺殺我岳父,這麼大的誤會也能解開嗎?太子把我妻子金木蘭視為禁臠,這麼大的誤會也可以解開嗎?"

卓昭顏柔聲道:"當然可以!"

然後,她輕輕一扯.

緊身的絲綢裙子落下,里面什麼都沒有穿,露出了雪白如玉的軀體,一絲不掛.

然後她玉臂如蛇一般纏繞上來,絕美的臉蛋貼了上來,柔聲道:"沈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莫要辜負了啊,有什麼事情日後再說."

………………

注:今天更新一萬三千多,換了一個環境,碼字確實慢了許多.看在糕點這麼拼命的份上,月票幫幫我啊,拜托諸位恩公了.

謝謝滄海一聲笑啊笑,懶懶和慢慢,X5M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75章:結束!沈浪震撼三國君王!    下篇:第277章:浪爺凱旋!威震國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