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7章:浪爺凱旋!威震國都!   
  
第277章:浪爺凱旋!威震國都!

g,更新快,無彈窗,!

卓昭顏很美.

而且是那種妖豔又帶著貴氣傲慢的美麗.

沈浪是個渣男,又整整憋了一個多月.

所以當她吻上來的時候,沈浪飛快地避開了.

沈浪是一個渣男,到現在為止睡過了四個女人.

這四個毫無例外都是冰清玉潔的.

所以,他怎麼可能會碰卓昭顏這種女人.

"怎麼?沈公子難道嫌棄我不夠美麗嗎?"卓昭顏嬌聲道.

沈浪歎息道:"卓小姐,你曾經是我妻子的師姐,這個身份對我很有吸引力,但是我怕你在X里面下毒啊."

這話一出.

卓昭顏臉色瞬間就變了.

這句話真是惡毒之極了,卓昭顏甚至無法想象沈浪竟然會說出這般惡毒之話.

打人不打臉,而沈浪直接就撕臉皮了.

自從背靠了隱元會之後,卓昭顏還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恥辱.

沈浪之嘴,簡直超過一般潑婦罵街.

而沈浪現在差不多可以確定,眼前這個女人只是太子名義上的外室而已.

太子甯翼是一個占有欲非常強之人.

怎麼會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

半點都不可能.

他可以給別人戴綠帽,而且還特別喜歡.

但別人絕對不可以給他戴綠帽.

沈浪和太子幾乎沒有任何接觸,但也大概有了解,他是國君幾個兒子中性格最像的一個.

和國君一樣的自戀,一樣的自私,一樣的狠毒.

但是,他又仿佛沒有國君甯元憲的那種浪漫情懷,反而還帶著一絲暴虐的情緒.

對于卓昭顏,沈浪也有一定的了解,甚至還算比較深.

首先,她是隱元會的人.

甚至不僅僅是隱元會的人,身上還背負著某種秘密使命.

長長地呼吸幾口氣之後,卓昭顏臉色漸漸平靜了下來.

緊接著立刻又換上了嫵媚的笑容,嬌滴道:"沈公子,人家那里有沒有毒,你嘗嘗看不就知道了嗎?"

沈浪道:"卓師姐,不行啊,太多人嘗過了,不知道有多少口水,甚至小便都有可能,太不衛生了."

這話就更惡毒了.

這下子連卓昭顏都承受不住了,嫵媚的臉蛋頓時冷了下來.

然後蹲下身來,撿起裙子穿上,緩緩道:"沈公子,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最虛無縹緲的是什麼嗎?"

沈浪道:"風!因為一會兒往這邊刮,一會兒往那邊刮."

兩個人說的風,也就是國君的歡心.

卓昭顏道:"人的喜歡也是這樣的,今天喜歡一個人,明天可能就不喜歡了.有些人很長情,而有些人則善變.今天看著這只小狗可愛寶貝了幾天,但很快就會膩的."

這意思是國君喜怒無常,你沈浪今日受寵,明日就未必了.

沈浪聳了聳肩膀.

卓昭顏咯咯嬌笑道:"看來沈公子果然是飄了呢,希望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能夠讓您認清自己."

"告辭了沈公子,祝您做一個好夢哦."

然後,卓昭顏嫋嫋離去.

沈浪道:"卓昭顏,你讓苦頭歡刺殺我岳父之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一定會給陛下進讒言……哦不是,我一定會向陛下告狀的."

卓昭顏嫣然一笑道:"隨便呀,沈公子最快趕緊回國都,經過琅郡的時候也不要停留了,說不定在國都還有驚喜等著您呢."

這是一個警告,嚴重的警告.

………………

兩日之後!

沈浪經過了琅郡,他沒有去拜訪三王子甯岐.

但是……

對方來拜訪他了,直接來到沈浪所住的官驛.

他不是第一次見甯岐,但卻是第一次真正接觸.

三王子甯岐,長相氣質都和國君不一樣.

甯元憲是精致的美男子,雖然有武功,但是鄙夷武功,算是一個文王.

而甯岐則嚴肅不苟言笑,文中有武,武中有文.

他曾經跟過幾個師傅習武.

第一個師傅是大宗師燕難飛,第二個師傅是種堯,第三個師傅是天涯海閣之主左辭.

看看這幾個師傅名單,就知道此人有多麼厲害.

否則,又怎麼會成為太子勁敵?

甚至甯元憲自己都無法決定,到底是讓太子繼位,還是讓三王子繼位.

正是因為他的猶豫,才導致朝內有奪嫡之爭,而且勢均力敵.

此人是真正的文武全才.

沈浪剛剛靠近他,就能感覺到肅殺之氣.

那種擁有強大武力和權力而產生的壓迫性,但是又用一種文明高貴的氣質包裹了起來,和羌王阿魯岡這種靠著暴力而震懾敵人有本質區別.

這不是一個自戀之人,而是一個強大自信之人.

"沈浪,孤能給你什麼?"甯岐道.

他不是太子,不好稱孤道寡的,但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國君也沒有說什麼.

沈浪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甯岐道:"那你想要什麼?"

沈浪想了一會兒:"報仇."

盡管知道是這個答案,但甯岐的內心還是錯愕了一下.

什麼仇什麼怨啊?

蘇氏家族偷襲你玄武伯爵府城堡,結果被你滅族了.

現在你想要找誰報仇?

甯岐道:"你想要找誰報仇?"

沈浪道:"誰害過我家,我就找誰報仇."

這天真是聊不下去了.

沈浪這種人真是完全沒有收買的辦法.

他什麼都有,什麼都不要.

金錢和權勢在他眼中如同狗屎.

他愛美人.

但是人家自己能勾搭,不需要你送.

"你和薛氏家族的仇恨,真的沒有辦法消嗎?"甯岐問道.

沈浪聳了聳肩膀.

甯岐道:"那你報仇總有一個先後吧."

這意思很明白,你先向太子報仇,我們兩人聯手掀翻了太子.

至于你和薛氏家族的仇,以後再說?

沈浪道:"三殿下,你很厲害,能夠引起我的敬畏之心.我這個人的隊友可以是豬,但一定不能同床異夢."

說出這話的時候,沈浪腦子里面頓時浮現出大尻公主的面孔,她豔麗絕倫的面孔猛地也瞪:你說誰呢?說誰豬隊友呢?小心我弄死你啊,把你弄哭.

這個傻妞坑沈浪不是一次兩次了.

但……她確實一心一意想要對沈浪好.

甯岐道:"薛氏是我的人,你要對薛氏下手,那就是和我為敵,要想好了.我問你最後一遍,確定要和我為敵嗎?"

沈浪一聲歎息道:"三殿下,人生不得意,十有八九!"

甯岐道:"那行,我知道了.過了今晚便是敵人,但今天晚上我們卻可以喝酒聊天."

沈浪端起酒杯道:"三殿下,您這酒該不會有毒吧?"

甯岐面孔一變,恨不得把桌子掀了.

沈浪趕緊道:"開玩笑,開玩笑的,我這個人就喜歡說笑."

然後,他端起面前的酒,一飲而盡.

甯岐也端起一杯,也不相敬,就這麼直接飲下.

接下來,兩個人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麼一直喝酒.

這兩人就屬于那種互相都敬佩對方,但誰也不喜歡誰.

喝完晚上時分.

三王子甯岐離去.

甚至連好自為之都沒有說.

但那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從今以後便是敵人.

日後屠刀落下的時候,不要喊冤.

………………

三王子甯岐走了之後,沈浪陷入了思考.

原本甯岐也沒有奢望能夠將沈浪收于麾下,但卻希望可以聯手對付太子.

但沈浪拒絕了.

那麼接下來的局面就會變得非常微妙.

聽著三王子離開的腳步聲,沈浪甚至仿佛聽到了戰鼓響起.

所謂的戰斗從來都不會等你准備好了再打響的.

或許已經打響,或許在幾天之前就已經打響了.

太子和三王子雙方前來籠絡沈浪,就是想要看看有沒有互相妥協的空間.

結果完全沒有.

那麼就直接開打.

按照常理來說,太子和三王子斗得如火如荼,沈浪插進來一手不是剛好能夠把水攪渾嗎?

然而在太子和三王子眼中,沈浪還不夠這個資格.

苦頭歡刺殺金卓侯爵,這件事更加激發了太子和沈浪之間的矛盾.

那太子會任由沈浪把這事當成武器去攻擊他嗎?

不會的.

太子也系肯定會先下手為強,把沈浪拉入他的戰場,從而無暇他顧.

國都肯定出事了.

對方已經出手了.

那麼會出什麼事呢?

………………

次日一早.

沈浪率隊返回國都.

因為金氏別院已經被燒了,金木聰和小冰都住在五王子甯政的府里.

帝國大使云夢澤也不在國都,為了甯焱公主的和離之事返回炎京!

上一次沈浪出使羌國歸來,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凱旋之時,那真是人山人海,旗幟飄揚,萬人相迎.

國君專門舉行了一場宏偉的儀式.

那一次,沈浪成為了整個國都的大英雄.

而這一次沈浪立的功勞更大了,滅掉了蘇氏,滅掉了鄭陀,簡直就是力挽狂瀾,不世之功.

甚至可以稱之為救國英雄.

然而,他返回國都的時候,完全靜寂無聲.

沒有任何夾道相迎,官方也沒有組織任何儀式入城.

而且此時國君依舊在北方行宮,還沒有返回國都.

甚至進入玄武城的時候,沈浪還需要和其他人一樣排隊,被檢查了身份文牒.

城門守將甚至上上下下看了沈浪好一會兒道:"從白夜郡過來的?"

沈浪點頭.

城門守將立刻後退幾步,大聲道:"所有人等立刻退後,來人,把這支隊伍包圍起來."

頓時湧出來上千名武士,將沈浪這二百人團團包圍.

那個城門守將道:"對不起了沈大人,如今白夜郡大鬧天花,任何人等進入國都都需要接受身體檢查,然後隔離五日,確保沒有感染天花方能離開."

沈浪一笑道:"請問這是誰下的命令?"

城門守將道:"尚書台,樞密院,國都中都督府聯合下的命令,本官也是照章辦事,請沈大人勿怪."

接著,他大聲下令道:"將沈大人隊伍送去隔離大院夾道,絕對不允許他們離開隔絕區域半步."

沈浪身後一行人無比憤怒.

我們在白夜郡拼死拼活,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幾乎挽救了整個越國的危局.

返回國都的時候,非但沒有收到英雄的待遇,反而還要被關起來?

真是要讓人氣炸了.

沈浪道:"請問閣下是?"

那個將領道:"天越提督府,游擊將軍王棟!"

天越城,就是國都!

甚至幾個行省的名字也是以國都為中心命名的,天南行省,天北行省,天西行省.

國都盡管只是一座城池,但是地位和行省等同.

不但有一個天越中都督府,還有一個天越提督府.

天越中都督府負責國都所有軍政大事,而提督府則負責城防.

游擊將軍,在提督府的位置已經不低.

按說守衛玄武門的將領,一個千戶已經足以.

對方竟然派來了一個游擊將軍,對方好大的手筆啊.

沈浪道:"我們一行人已經提前種過牛痘,完全禁絕了被感染的風險.而且我可以帶領她們進入三公主的府上自我隔離,中都督府派醫生過來檢查,確定無事之後再離開."

"不可以!"游擊將軍王棟道:"沈浪城主,這是尚書台,樞密院,中都督府聯合下達的公文,請您過目!"

沈浪看了一眼.

上面確實清清楚楚寫著,從天西行省進入國都的任何人,不敢官職有多大,都必須接受隔離.

而從白夜郡趕回的人,更是不得私自和任何人接觸,一定要將天花疫情扼殺于萌芽之中.

任何人等,只要違抗此令,立刻逮捕.

若敢進行武裝抵抗,格殺勿論.

這道政令寫得殺氣騰騰,上面鮮紅地蓋著四個大印.

尚書台,樞密院,天越中都督府,天越提督府.

當然了,因為天越提督府不可以和上面三個部分相提並論,所以游擊將軍一直說著是三方聯合下令.

這道政令,僅次于國君旨意了.

看上去完全合情合理.

但沈浪卻知道,這道政令完全就是針對他的.

你沈浪不是牛逼嗎?

剛剛滅了蘇難,又滅了鄭陀,立下了不世之功.

現在就狠狠殺一下你的威風.

甚至在你臉上打一個耳光.

然而,我們打得名正言順,合情合理.

有四個頂級衙門背書,就連國君親自來了,也不會否決,更何況國君此時還在北邊的行宮,還沒有還都.

難道防疫天花疫情不重要嗎?

難道國都的百萬子民性命安危不重要嗎?

你沈浪別說只是區區一個鎮遠城主,就算是天西行省中都督,也要接受隔離檢查.

你立下了大功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不顧國都百萬子民的安危嗎?

而沈浪一旦答應被隔離.

那麼就等于是束手就擒,活生生被關在一個廢棄的大院子內,軟禁幾天幾夜.

這就等于把臉湊上去,讓對方狠狠打一個耳光.

這樣一來,沈浪滅蘇難而帶來的威風就瞬間被滅得干乾淨淨.

所有人都會看到,沈浪在國都之內,也只是一條小蟲子而已.

對方果然好手段啊.

政治陰刀子,殺人不見血.

沈浪緩緩道:"王棟將軍,若是我們不願意被隔離,不願意被軟禁,那又會怎樣呢?"

游擊將軍王棟道:"沈大人,我這也是執行軍令,您不要讓我為難."

沈浪道:"我就想問你,如果我抗命,那又會怎麼樣?"

王棟手握在刀柄上,寒聲道:"本將說得清清楚楚,公文上也寫得清清楚楚.從白夜郡來的任何人等,若是不接受隔離,甚至有武裝反抗的行為,為了國都百萬子民的安危,格殺勿論."

"格殺勿論!"

上百人大喊,頓時周圍的百姓紛紛退開.

但是退後幾百米後,他們又開始擁擠圍觀起來.

"諸位國都的父老鄉親,這位就是沈浪大人!"游擊將軍王棟大聲道.

頓時,無數民眾的目光朝著沈浪望來,充滿了畏懼,又充滿了隱約的敵意.

因為之前那個謠言已經引爆了整個國都.

沈浪率領羌國騎兵入境,在白夜郡燒殺搶奪,屠殺過萬,十室九空,家家辦喪.

當時沈浪完全被千夫所指,成為越國萬眾之敵.

而且鄭陀和梁永年成為了消滅蘇難叛軍,在越國危難之局力挽狂瀾的大英雄.

緊接著沈浪公然斬殺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公然率領羌國騎兵屠殺越國官軍,更是引爆了整個越國.

當然!

事後很快官方出面辟謠.

宣布梁永年為蘇氏叛逆,平西將軍鄭陀違抗聖旨形同謀反.

不僅如此,國君下旨誅殺梁永年全族.

抓捕鄭陀全族.

並且,國君詔書中說得清清楚楚,沈浪和張翀才是消滅蘇氏叛軍的最大功臣.

但是辟謠沒用的.

民眾發泄完內心的憤怒後,就不在乎真相了.

後世的輿論中,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管它什麼真相啊?憤怒就完了,狂噴就行了.

而且先入為主,壞人就是壞人,所以因為辟謠就改變了自己的觀點,豈不是顯得我很蠢?

游擊將軍王棟又大聲吼道:"眾所周知,白夜郡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天花疫情,尸橫遍野,如同人間地獄.為了保護國都的百萬子民,尚書台,樞密院和中都督府這才下達了這道政令,凡是從白夜郡來的人都需要進行隔離檢查."

"諸位國都的子民,請問這樣做有沒有錯?"

"沒有!"所有的民眾都異口同聲.

而且他們本能離開沈浪一行人更遠了.

天花啊,何等可怕?

萬一傳染了怎麼辦?那可是會死人的啊.

"將軍,趕緊將他們抓起來,關起來啊."

"將軍,趕快動手,千萬不要把天花傳到國都來啊."

無數民眾紛紛高呼.

還真是可笑.

沈浪在白夜郡拯救了無數天花病人的性命,甚至他的方案拯救了整個白夜郡,徹底將天花隔絕封堵在白夜郡之內,沒有向外界有任何蔓延.

他動用了幾千軍隊,封鎖整個白夜郡,不知道被都多少人咒罵.

說白了,國都現在還沒有任何人感染天花,幾乎完全是沈浪的功勞.

眼前這些民眾沒有籠罩在天花的死神陰影中,也完全是沈浪的功勞.

而現在,他們卻要將沈浪等人隔離軟禁.

游擊將軍王棟道:"沈浪城主,您也看到了,這不僅僅是尚書台的政令,也是國都萬民的心聲."

然後,他猛地拜下,大聲道:"沈大人,為了國都萬民的安危,請您接受隔離,請您接受檢查,請您的軍隊放下武器,前往隔離夾道."

沈浪心中冷笑.

若是擔心天花,你王棟又怎麼敢距離我這麼近?

你心中比誰都清楚,我們一行人造已經徹底免疫天花,沒有任何風險.

而且就算隔離,也不需要繳械,我們自己去三公主府邸,關閉大門自我隔離,你們進行監督也就是了.

為何還要繳械?為何還要去廢棄的隔離夾道軟禁?

當我們是乞丐嗎?

這不是打臉又是什麼?

這不是陷害又是什麼?

見到沈浪無動于衷,國都的這位游擊將軍王棟直接跪下,悲淒道:"沈浪城主,我知道您立下了大功,論官職我比您高了兩三級,但是為了國都萬民,我給您跪下了,我給您跪下了."

頓時間,周圍旁觀的民眾紛紛感動.

"這位將軍真是好官啊."

"這位將軍叫王棟,我記住了,真是好官,為了我們老百姓,竟然給沈浪跪下了."

"沈浪真是太跋扈了,難道有功勞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不顧我們百姓的死活嗎?"

"是啊,太跋扈無理了.之前他們說得沒錯,此人遲早成為禍害."

游擊將軍王棟道:"沈浪大人,請您接受繳械,請您接受隔離檢查吧,為了國都萬民,為了黎民百姓,請您繳械,請您隔離."

又是為了黎民百姓.

道德高地怎麼時時刻刻都有人占領呢?

沈浪喊聲道:"王棟將軍,如果我不接受呢."

游擊將軍王棟高呼道:"沈浪城主,您竟然置國都萬民的安危于不顧嗎?您就完全不管天下黎民的死活嗎?"

這話一出,遠處的圍觀的無數百姓紛紛高呼.

"繳械,繳械!"

"隔離,隔離!"

"沈浪繳械,沈浪隔離."

頓時間,沈浪背後的武烈和咸奴都要氣炸了.

劍王李千秋也發出一聲歎息.

都說天下萬民無辜.

但天下壓根就沒有無辜之人,就如同大劫宮的那一場雪崩,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沈浪緩緩道:"王棟將軍,我還是那句話,如果我不繳械,不隔離,你打算怎麼辦啊?"

王棟目光飛快閃過一絲得意,然後無比悲憤道:"沈浪城主,那對不住了,為了國都萬民的安危,我只能執行軍令,希望您不要見怪!"

然後,王棟將軍起身,高呼道:"諸位國都的子民,你們要給我見證,我對沈浪城主已經仁至義盡,若接下來有什麼無理之處,完全是迫不得已."

無數百姓紛紛揮拳道:"我們見證,我們見證!"

游擊將軍王棟大吼道:"所有軍隊,預備!"

"砰砰砰砰……".

頓時,他麾下的一千軍隊將沈浪的二百人團團包圍!

游擊將軍王棟道:"沈浪城主,請您繳械,請您跟著我們前往隔離大院."

"繳械,隔離!"

"繳械,隔離!"

萬眾呼喊.

沈浪一揮手.

頓時,身後兩百武士進入了戰斗狀態!

游擊將軍王棟的聲音充滿了嚴厲,大吼道:"沈浪城主,您這是要進行武裝對抗嗎?您這是要違抗尚書台政令嗎?"

"我倒數五個數,如果您還不繳械的話,我們就視為武裝反抗,根據政令,格殺勿論!"

"五!"

"四!"

"三!"

"預備!"

隨著游擊將軍王棟一聲令下.

國都的一千精銳整齊拔刀,戰意沖天.

游擊將軍王棟繼續倒數:"三,二,一!"

"時間到!"

"沈浪將軍,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你冥頑不靈,休怪我軍法無情!"

"這滿城的百姓都可為我作證,我是為了黎民百姓,是為了國都安危!"

"動手!"

頓時,國都提督府的一千精銳,舉著戰刀,步步逼近.

在人群的遮擋中,游擊將軍王棟微微獰笑道:"沈浪城主,這可是您自找的."

"我們有一千人,你只有二百人."

"你若敢動手,那就是謀反."

"沈浪城主,你敢動手,就是謀反……"

這里是國都,不是你玄武城,也不是白夜郡,就算是一條龍你也給我盤著.

沈浪望了王棟一眼,淡淡道:"傻逼!"

"大傻,閉眼,殺!"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大傻閉著眼睛,舉起手中的玄鐵重棒狠狠砸下.

游擊將軍王棟一驚,大呼道:"沈浪你敢?你這是要謀反嗎?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砰!"

大傻的玄鐵棒猛地砸下瞬間.

王棟趕緊舉刀格擋,頓時他的戰刀碎裂.

然後,玄鐵棒猛地擊中他的腦袋和身體!

"砰!"

游擊將軍王棟,腦袋爆開,身體爆開.

徹底慘死!

慘不忍睹!

沈浪嘴角不屑,淡淡說了一句:"傻逼!"

全場震絕!

……………………

注:第一更送上,馬上去東方衛視現場,第二更真的要用手機碼字了,嗚嗚嗚!諸位哥哥姐姐,給我支持,給我月票,太迫切需要了!

謝謝牧星塵,微笑的迪妮莎sexy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76章:浪爺狂熱!給太子戴綠帽?    下篇:第278章:仁義無雙!國君回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