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8章:仁義無雙!國君回都!   
  
第278章:仁義無雙!國君回都!

g,更新快,無彈窗,!

殺了游擊將軍王棟之後,沈浪寒聲下令:"我有重要軍務在身,任何阻攔我進城者,格殺勿論!"

"殺!"

頓時大傻閉著眼睛,揮舞玄鐵棒大開殺戒!

尸體橫飛!

沈浪麾下武士,手中強弩爆射.

玄武城門的精銳士兵頓時紛紛倒地.

他們本來應該反擊的.

但是游擊將軍王棟死了之後,所有人群龍無首,一時間不知所措.

而且就算王棟接到的軍令,也只是將沈浪軍隊繳械,押解去隔離起來.

沈浪畢竟是剛剛立下不世之功的,他們哪里敢真的格殺勿論?

但沒有想到,他們不敢.

沈浪卻敢,反而對他們格殺勿論了.

沈浪望著地上王棟的尸體,淡淡道:"你身後的人,其實就是想要讓我失智殺了你,現在你求仁得仁了."

"走!"

沈浪一聲令下,他麾下的二百武士縱馬加速,撕開城衛軍的包圍沖入城內.

留下幾十具尸體.

還有滿地驚悚的民眾.

足足好一會兒後,這無數民眾才高聲呼喊:"沈浪謀反了,沈浪謀反了!"

………………

沈浪不屑一笑,就這點小局面?

在白夜郡我敢屠戮幾萬,在國都我就不敢殺?

他直接沿著玄武大道,前往吳王甯政的宅邸.

因為他知道,事情沒有完.

剛才玄武門的那一幕,僅僅只是開胃菜而已.

而且沈浪殺人之後,根本就沒有任何軍隊追上來.

對方的目標非常簡單,就是制造沈浪在玄武門公然殺人,意圖謀反的事實.

…………

進入五王子甯政的宅邸之後.

五王子的妻子卓氏,還有從小照顧甯政長大的老太監飛快地迎了上來.

"沈公子,您終于來了,終于來了."

兩人的神情充滿了歡喜,也充滿了驚惶.

果然是出事了.

沈浪道:"出了什麼事?"

老太監道:"五殿下被宗正寺抓走了."

沈浪面孔一抽道:"宗正寺?軟禁嗎?"

宗正寺是專門管理王族事務的,有些時候也掌管貴族事務.

老太監道:"不,囚禁!關入了宗正寺的監獄."

這話一出,沈浪眉毛更是一聳.

甯焱公主也被宗正寺關在了一個院子里面,但那只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可是關入宗正寺的監獄,那麻煩就大了.

甯焱公主可能是被軟禁兩個月就可以了,而一旦關入宗正寺監獄,那可能就是關押幾年,就和尋常犯人坐牢一樣,只不過一個在大理寺,一個在宗正寺.

進入宗正寺的監獄那比圈禁還要嚴重,基本上一輩子都完了.

"為什麼?五殿下究竟犯了什麼罪名?"

老太監道:"殺人?"

沈浪一愕,甯政王子殺人,這怎麼可能?此人雖然內向,但卻不失仁厚,也非常穩重,怎麼可能會殺人?

沈浪道:"殺誰?"

老太監道:"大理寺少卿,大理寺丞,大理寺主簿,還有兩名武士!"

頓時沈浪不由得頭皮發麻.

這麼大的手筆?這麼大的罪名?

竟然死了一個大理寺少卿?

這可是四品大員,完全不是區區一個游擊將軍能夠比擬的.

更別說還有一個六品的大理寺丞,一個七品的大理寺主簿.

這件事情,真的是天大了.

難怪甯政會被抓進宗正寺的監獄.

這個罪名連受寵的王子都承受不住,更何況是甯政這麼一個絲毫不受重視,連萬年縣令都能鄙夷的結巴王子?

對方下手之狠,真是非比尋常啊.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道:"五殿下絕對不可能殺人,究竟絲毫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冰兒跑了出來,直接投入了沈浪懷抱.

這個丫頭肚子里面的身孕已經快六個月了,肚子已經非常大了.

此時她俏麗的臉蛋憔悴不堪,充滿了惶恐不安,就如同瑟瑟發抖的小獸一般.

"姑爺,人是我殺的,是我殺的."小冰哭泣道:"五殿下是為我頂罪."

沈浪望著冰兒,這個丫頭眼睛通紅,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睡覺了.

她肚子里面可還有沈浪的孩子.

沈浪用力安撫她,柔聲道:"不要急,慢慢說來,你是怎麼殺的?"

冰兒道:"我用姑爺給的暴雨梨花暗器殺的,手指一按下去,那五個壞人就都死了.五殿下為了保護我,就說人是他殺的,現在被人抓走了,姑爺你快快去救五殿下啊."

沈浪頓時頭皮發麻.

冰兒,你這麼虎嗎?

之前在玄武伯爵府用暴雨梨花殺人,而在國都依舊敢這麼做?

不,不到萬不得已冰兒不會這樣做的.

這個小丫頭很精明的,她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既然她動手殺人,那肯定是對方威脅到她的人生安全,甚至威脅到她肚子寶寶的安全了.

"冰兒,我相信你不會隨意殺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冰躺在沈浪懷中,終于找到了一絲安全感,然後將整個事情娓娓道來.

還是因為天風書坊余放舟的那兩個女兒.

余放舟夫婦陷害金木聰,被沈浪全部弄死了,兩個小丫頭就被領養了,過年後一個三歲一個四歲.

養了近半年時間,和沈浪很親,和小冰更親了.

但是按照大越律法,余放舟全家斬殺,兩個小丫頭也要被抓去大恩庭.

大恩庭里面都是罪犯官員家的小孩,因為年紀太小沒有被殺,但是卻以罪人的身份養在大恩庭.

那個地方就是地獄!

所有男孩子稍稍長大一些就會被閹割,送去走太監,或者軍奴.

女孩子更慘,全部去做最低賤的女奴.

而且在那里的孩子,有三成都活不到長大.

沈浪和五王子當然舍不得將兩個小丫頭送去大恩庭.

尤其是五王子甯政,已經將這兩個小丫頭視為己出.

因為這兩個小丫頭實在長大漂亮,粉妝玉琢,大丫頭精靈古怪聰明得很,小丫頭天真純潔.

別說甯政了,就連沈浪也非常喜愛,經常抱著玩.

之前沈浪出使羌國的時候,大理寺就曾經幾次三番來五王子的府邸,要將兩個小丫頭送去大恩庭,全部被甯政拒絕了.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甯政每一次都感覺受到了巨大的恥辱,覺得沒有權力的悲哀,幾乎連兩個小丫頭都保不住.

之後沈浪出使羌國歸來,大理寺就暫時偃旗息鼓了.

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又卷土重來.

三天之前,新任的大理寺少卿帶著一群人進入了五王子的宅邸.

趁著甯政不在,要強行帶走兩個小丫頭.

冰兒和卓氏當然不允許,就上前阻攔,攔在兩個小丫頭的身前..

結果有一個大理寺的武士,竟然暗中要對冰兒的肚子下毒手.

肚子里面孩子是冰兒所有的希望,是她的命根子,怎麼可以出事?

于是,冰兒本能地發射了暴雨梨花.

把大理寺的五個人全部射死了.

殺死這些人後,冰兒無比惶恐,感覺到自己為姑爺,為金氏家族闖下了天大的禍事.

但她不後悔,因為有人要傷害她的寶寶.

五王子甯政回來之後,怒發沖冠,猛地一拳砸在牆壁上.

他再一次痛恨自己沒有權勢,竟然被人如此欺壓.

區區兩個小丫頭,大理寺竟然趁著他不在直接上門抓人.

冰兒住在他的家里,他就有責任保護,更別說冰兒已經有了五個多月的身孕.

于是,他主動為冰兒承擔下了殺人的罪名,然後被大理寺和宗正寺的人抓走,關進了宗正寺的監獄之內.

而那兩個小丫頭,也被人強行帶走,送入了地獄一般的大恩庭.

………………

聽完之後,沈浪滿腔怒火.

對方出手近乎沒有底線.

現在不但甯政犯下了殘殺朝廷官員的罪名,沈浪也殺了一名游擊將軍.

毫無疑問這是太子一系動的手.

誰是策劃者?

卓昭顏?

對,應該就是這個女人.

惡毒之極.

"姑爺,都是我的錯,都是我錯."冰兒哭泣道:"是我闖下了大禍,若不是因為我殺人,五王子也不會被抓去坐牢."

沈浪柔聲道:"冰兒,你沒有做錯,你非常勇敢.有人敢傷害我們的孩子,就是要果斷出手,不敢對方是誰,全部都殺了.而且就算沒有那兩個小丫頭,對方也會找其他理由下手."

接著,沈浪朝老太監道:"阿翁,為何不派人去通知我?"

老太監道:"我們知道,對方出此毒招,目標就是沈浪公子.若我們派人去通知您,害怕亂了您的陣腳."

沈浪點了點頭.

這位老太監說得沒錯.

太子一系完全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目標就是他沈浪!

沈浪你不是立下了不世之功嗎?

但是你現在殺死了一名朝廷的游擊將軍,公然打入玄武城門.

而且甯政殺死了大理寺的幾名官員.

你自身都難保,更何況是救人?

你別以為你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自己也就變得強大了.

你沈浪依舊勢卑微弱小的.

現在就讓你看清楚你弱小的真面目.

你可有資格和太子殿下為敵?

而就在此時!

外面響起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還有盔甲和武器撞擊的聲音.

還有急促的馬蹄聲.

有軍隊來了!

整整兩千軍隊,包圍了五王子甯政的小小宅邸.

然後一名武將大吼道:"沈浪何在!"

沈浪走了出去.

那名四品武將寒聲道:"你就是沈浪?"

沈浪道:"尊駕是?"

那名武將道:"天越提督府參將,許思明!"

參將?已經算得上是高級將領了!

沈浪道:"何事?"

國都的提督府參將許思明道:"沈浪,剛剛你在玄武城門踐踏尚書台,樞密院,中都督府聯合頒發的政令,而且公然斬殺我提督府游擊將軍,形同謀反,這就跟我們去提督府走一趟吧."

"來人,將沈浪帶走!"

真是有意思,剛才我破玄武門而入的時候你不追來,現在反而追上來.

這是先讓我知道五王子甯政出事嗎?

沈浪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滾!"

然後,他自己返回到五王子的府內.

"大傻,你就守在這大門口,誰敢沖進來,你就砸誰!"

"好!"

大傻直接站在甯政宅邸的大門口,抄起玄鐵重棒,如同門神一樣擋在這里.

那名提督府參將許思明冷笑一聲,大喝道:"包圍整個宅邸,務必不要讓反賊沈浪逃脫了,等待上峰命令."

頓時,提督府的兩千名武士頓時將五王子的宅邸包圍得水泄不通,任何人不得進出.

卓昭顏隔著幾百米,冷冷瞥了沈浪一眼,發出不屑一笑.

沈浪,滅了蘇難之後,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有多麼強大?

竟然還想要和太子殿下為敵?

竟然還如此羞辱我?

現在你應該知道,自己是何等之弱小無能了吧!

而距離她不遠處,便是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三王子甯岐的心腹.

他也遙望著沈浪.

這個大言不慚的小白臉,給臉不要臉,竟然拒絕了薛氏家族的好意.

竟然還一心想要報仇?

真是荒謬,可笑!

現在太子麾下一個女人出手,幾乎就讓你沈浪遭遇了滅頂之災.

你區區一個沈浪,竟然同時得罪太子和三王子.

自尋死路也不是你這種找死法.

這一關,看你怎麼過?

你就等著完蛋吧!

………………

被提督府包圍之後,五王子府邸里面的所有人無比惶恐.

如今五王子還沒有救出來,沈浪公子又犯事了.

簡直是禍不單行.

老太監急道:"這可怎麼辦?這可如何是好啊?"

沈浪卻毫不在意.

"阿翁放心,眼前這個局面看起來危急,實際上更多只是虛張聲勢!"

然後沈浪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不是思考如何應對眼前的危局.

事實上,他眼前這個危局根本不需要自己有任何動作.

一切都要看國君的意志.

關鍵是如何營救甯政?

不!

不僅僅是營救甯政.

而且是如何將甯政推上去!

真是擇日不如撞日!

剛剛進入國都,就直接和太子,三王子兩個派系開戰了.

……………………

國君甯元憲依舊在北方行宮招待吳王.

為何還不還都呢?

因為他還要等楚國的使者啊.

甯元憲不好邀請吳王去越國的國都,但是又想要利用吳王打擊震懾楚國的使者,所以只能留在北方行宮了.

這幾日時間內.

甯元憲每日宴請,對吳王熱情無比.

不僅如此,兩人經常吟詩作對,下棋對弈.

甚至還像模像樣地騎馬狩獵.

總之,兩位大王不僅化敵為友,而且仿佛兄弟一般親熱.

這一日,兩位大王又在對弈.

如今甯元憲已經贏多輸少了.

按照他的說法,是因為摸透了吳王的棋風.

上一次邊境會獵,他下棋輸給了吳王,但是他一直堅定自己棋力遠超吳王,只不過是他的棋風被人研究透了,而他卻對吳王的下棋套路一無所知,所以這才輸了.

這一局.

甯元憲果然又贏了,盡管只有半子.

"吳王如此年輕,棋藝便如此高超,真是罕見."甯元憲道:"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酣暢淋漓了."

吳王搖頭道:"不行不行,王兄的棋藝實在太高了,弟絞盡腦汁,真是筋疲力盡,以後一天最多下一盤,否則腦力支撐不住了."

"哈哈哈……"甯元憲大笑道:"吳王過謙了,過謙了."

接著,他用譏諷的口氣道:"和吳王對弈才是真正棋逢對手,上一次和沈浪下棋,下得寡人簡直昏昏欲睡,他的棋藝簡直不堪入目,寡人這輩子不會再和他下第二盤棋了,丟人!"

吳王賠笑.

心中真是嘖嘖稱奇.

這幾日時間內,甯元憲不知道多少次說起沈浪的名字了.

甚至比他的兒子還要多.

盡管每一次說起沈浪,甯元憲都是口氣譏諷.

但是那股子偏愛之意,誰又聽不出來?

吳王道:"王兄麾下真是英才輩出,讓弟好生羨慕."

甯元憲道:"我越國確實有幾個人才,但是沈浪卻排不上數,此子有一些才華,但是太輕浮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吳王心中腹誹.

不值一提,你這些天足足給我提了幾十遍.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大宦官黎隼沖了進來,遞上來一份密奏.

甯元憲打開一看.

上面寫著兩件事.

第一件,甯政殺死五個大理寺官員.

第二件,沈浪返回國都,公然斬殺游擊將軍王棟,沖入宣武門內.

瞬間!

國君甯元憲的臉色就徹底變了.

吳王起身道:"弟體力有些不支,這便去休息了,王兄也早些安歇."

甯元憲又熱情地把吳王送出了門.

然後,整個人臉色順便陰冷了下來.

"國都提督府,可抓走了沈浪嗎?"

大宦官黎隼道:"沒有,但是派遣兩千武士,將沈浪包圍在五王子的宅邸之內."

甯元憲目光越來越陰冷,猛地一腳.

直接將前面的小幾踢飛出去.

"寡人還沒有死呢,他們有這麼急嗎?"

"真當寡人糊塗了嗎?真的把我當成昏君了嗎?"

國君暴怒!

"明日,禮送吳王返回吳國."

"明日中午,寡人立刻擺駕回都!"

"我倒要看看,這些人想要做什麼?找死麼!"

次日!

國君甯元憲舉辦了一個宏大的典禮,送吳王返回吳國.

然後,一萬大軍浩浩蕩蕩護送越王南下,返回國都!

國君怒氣沖天!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一萬二更新!淚求支持,淚求月票.

上篇:第277章:浪爺凱旋!威震國都!    下篇:第279章: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雙!招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