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79章: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雙!招婿   
  
第279章: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雙!招婿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付太子和三王子和之前的斗爭是完全不一樣的.

之前只要把敵人滅了就行.

而這一次卻不行.

想要滅太子和三王子,必先立五王子.

立五王子才是根本.

否則單憑沈浪一個人沖鋒陷陣去和太子干,和三王子干?

這是不行的.

之前沈浪不管是對付羌國還是蘇難,都是立功.

最直接受益的就是國君.

正是因為在國君心目中的分量越來越重,沈浪在越國內才越來越跋扈放肆.

反正只要不違背國君的利益,不踐踏他的底線,都不會有事了.

但太子和三王子不僅僅是國君的兒子,還是越國可能的繼承人.

若是滅了他們,損失最大的是越國,還有國君甯元憲.

當然沈浪並不太在意越國的利益.

但好歹自己也算是甯元憲的半個女婿了,雖然甯元憲不認,沈浪自己也不認.

所以這一次斗爭最重要一點,就是扶植五王子甯政.

第一步,讓他的地位正常化.

甯政此時的地位是完全不正常的,堂堂國君的兒子,沒有任何爵位,身邊也幾乎沒有什麼奴仆,取的還是一個商人的女兒.

不僅如此,每一次宮中有什麼慶典的話,甯政都是缺席的.

不是他不願意去,而是國君不讓他去.

他又結巴,而且還被視為不祥之人,國君對他無比嫌棄,覺得他在場丟人.

所以想要讓他地位正常化,首先一定要封爵.

一般來說,國君的兒子是要封公爵的.

對于甯政來說,封侯也可以,那至少可以開府了,可以有一支屬于自己的勢力.

讓甯政封爵開府之後,接下來就是第二步,組建班底勢力.

然後是第三步,帶著甯政班底驚爆所有人的眼球,不斷地創造奇跡,不斷立下功勳,讓整個天下都知道甯政是何等之厲害?讓國君甯元憲徹底對他刮目相看,徹底轉變認知.

最後才是第四步,滅掉太子和三王子並且取而代之,甯政成為新的太子.

這個任務完成後!

沈浪差不多就算是天下無仇了.

他就可以地退休,返回玄武侯爵府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了.

造一艘先進的大船,帶著木蘭寶貝環游半個世界,然後每天都沒羞沒躁地睡覺,生寶寶.

但這個任務,真可謂是難如登天.

怎麼又雙叒難如登天了?

第一次玄武城徹底擺脫新政危機死活難如登天,第二次滅蘇氏家族還是難如登天.

現在還是?

還真是.

想要滅掉太子和三王子的同時,把五王子甯政立為太子,聽上去真的匪夷所思的.

甯政成為太子?這怎麼可能?

但是一旦成功,成就感可要強得多了.

關鍵是真的能夠一勞永逸,天下無仇!

……………………

天越提督府的兩千大軍依舊包圍五王子的宅邸,不許任何人進出.

沈浪回家之後,冰兒情緒也安定了下來,睡著了過去.

金木聰不在家.

他去宗正寺求見大宗正甯裕.

金木聰知道自己的分量很輕,根本救不出五王子甯政.

但不能因為做不到而就不去做.

所以這三天時間,他都一直耗在宗正寺內.

沈浪為小冰檢查過胎兒,還是很健康的,只不過因為母親惶恐不安,胎兒也受到了一點影響.

冰兒懷的是一個女孩.

大部分都非常文靜,但有些時候也很活潑,也會拳打腳踢頂媽媽的肚子.

沈浪隔著肚皮,輕輕安撫著肚子里面的寶寶.

整整睡了十幾個小時,冰兒清醒了過來.

她先去洗漱.

然後再一次鑽入沈浪懷中.

"姑爺,等救出了五王子之後,我們就回家好不好?我一點都不喜歡國都."

沈浪也不喜歡.

他本有心將冰兒送回玄武城,但冰兒現在肚子太大了,奔波反而不好.

索性就等著把孩子生下來,而且快到一歲的時候,再送回到玄武城家里去.

寶寶太小了,也不適合長途跋涉.

"不知道可可和兮兮怎麼樣了?大恩庭那個地方非常可怕的."冰兒不安道.

沈浪道:"冰兒你放心,我們一旦救出了五王子甯政,就立刻將兩個小丫頭接回家."

……………………

宗正寺內!

金木聰一動不動站在庭院之內.

但是大宗正甯裕根本就不見他.

金木聰分量太低了,還根本不在甯裕眼中.

雖然貴為玄武侯爵府世子,但誰都知道金氏家族在國都內的話事人是沈浪.

金木聰是真正的人微言輕,說一句話都沒有人理會的.

但他就這樣一直站在這里.

晚上實在太累了,就坐在地上睡,然後有人給他送來一個毯子.

第二天早上,他又站在這里堵大宗正甯裕王叔.

這個倔強的性格,倒是和金卓非常相似.

終于有一天,大宗正甯裕道:"金木聰你回去吧,你說的話算不了數,等沈浪來吧."

接著大宗正甯裕又道:"不過就算沈浪來了也沒有用,也救不了甯政,當眾殘殺三個朝廷官員,兩個朝廷官吏,還有一位大理寺少卿,簡直就是聳人聽聞,已經傳遍東方諸國了,所有外國使臣都表示震撼.不敢相信我越國王族之內,竟然又如此殘暴之輩."

這件事情是真的.

甯政在家中殺死幾個朝廷官員的消息,確實引爆了整個國都.

實在是駭人聽聞.

那麼這個後果嚴重嗎?

極度嚴重.

滿清王朝,道光皇帝的長子奕緯和他的老師說我若當上了皇帝第一個就弄死你.結果道光皇帝一腳踢中他的命根子,一命嗚呼死了.

這位皇長子,甚至幾乎是太子的奕緯,僅僅只是對老師說了這樣的大不敬的話,就被皇帝一腳踢死了.

但你要說不嚴重?

漢景帝劉啟當年還是太子的時候,就因為下棋起了爭執,竟然用棋盤把吳王太子劉賢給砸死了.

結果呢?

沒什麼事,他的太子之位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當然了這件事情也成為後來吳王劉濞謀反的導火索.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

沈浪公然誅殺游擊將軍王棟,是一件罪大惡極之事.

五王子甯政公然擊殺大理寺的五名官員,也是轟動全國之事.

看上去仿佛捅破天了.

但是在沈浪眼中,這都談不上什麼大事.

………………

太子府內!

甯翼已經失去了金木蘭的雕像,但是他手中總是要握著一個什麼東西.

此時,就玩弄著一個翡翠擺件.

六王子甯景,目光無比討好地望著太子.

蘇氏全族滅亡,蘇妃完全魂飛魄散,每一日都緊閉宮門,任何人都不見,就等著國君回來,就連親兒子甯景也不見.

而甯景則天天來太子府拍馬屁.

蘇氏家族滅亡,他甯景倒是不會死的.

但是想要和以前的地位是不可能的,所以趕緊過來攀附太子.

卓昭顏道:"陛下已經南下,四天之後就能回都."

甯景道:"沈浪真是得了失心瘋了,竟然在玄武門公然擊殺朝廷將領,公然攻擊城衛軍,這不是謀反又是什麼?好不容易立了一個大功勞,讓他忘乎所以,區區一個小贅婿而已,別以為和甯焱睡過一次,便是我們甯氏的女婿了,他還不配."

要說最最痛恨沈浪之人,絕對就是六王子甯景.

原本他的地位多超脫啊?

背靠著蘇氏家族,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太子和三王子都紛紛前來拉攏他.

而現在他幾乎一無所有.

卓昭顏道:"有一種叫虛假強大,狐假虎威,沈浪就是如此.現在,他應該能夠看穿自己虛弱的真相了."

甯景道:"但已經來不及了,得罪了太子哥哥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條.太子哥哥,為何不讓張提督直接率領大軍攻破甯政的破屋,把沈浪給抓了."

太子甯翼沒有回複他,而是依舊把玩著手中的翡翠.

卓昭顏道:"殿下放心,陛下最是愛憎分明,沈浪雖然有功,但在國都面前殺人,而且殺的是朝廷的游擊將軍,又破門而入,這完全是謀反,完全是在陛下的臉上打耳光,會讓人聯想起蘇難."

當時的蘇難就是堂而皇之殺出了朱雀門,徹底揭開了越國強大的面具.

如今沈浪率軍沖入玄武城門,看上去確實和蘇難的情形有些相似.

甯景道:"父王這個人最愛面子,誰要是敢掃了他的面子都必死無疑,哪怕立了功勞也不例外,沈浪這一次死定了."

甯景這話,其實有些編排自己的父親刻薄寡恩.

太子依舊沒有說話.

甯景又討好道:"卓小姐真是高明,現在甯政殺人,沈浪殺人,這兩個人一個都保不住,對于沈浪來說真是禍不單行啊."

太子終于放下了手中的翡翠,然後朝著卓昭顏望過來道:"兩次了."

卓昭顏嬌軀一顫,立刻跪了下來.

太子說話經常這樣的,莫名其妙,不知所起.

只有最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他說的兩次了,是說苦頭歡.

第一次讓他去殺徐芊芊,結果苦頭歡沒有的動手.

而這一次讓他去刺殺金卓,他依舊沒有動手.

非但沒有動手,反而還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才導致吳國誤判,徹底輸了整個怒潮城之戰.

後果非常慘烈.

尤其是隱元會,損失驚人.

"殿下,他畢竟好用啊,希望殿下再給他幾次機會,天下比他武功高的人有,但都很難差遣,人才難得."

卓昭顏哀求.

太子甯翼道:"讓他出來,然後捉了,明正典刑!"

這話一出,卓昭顏頓時嬌軀一顫.

"殿下,請再給他一次機會啊,想要再找一個武功如此高強的走狗,真的不可能了."

太子沒有再說話了.

一般他說出來的話,都絕對不會改口了.

苦頭歡武功是很高,有些時候也確實好用.

但為人太有個性了.

竟然還要分善惡,還要分正邪?

這也未免太可笑了.

人可以有個性,但是狗絕對不可以.

第一次不聽話,還情有可原.

第二次不聽話,那這條狗就只能活活打死了.

"是!"

卓昭顏蟬聲道:"奴家會盡快讓他來和我會面,然後將他拿下!"

…………………………

甯焱公主此時依舊軟禁在宗正寺的一個小院子里面.

甯潔長公主返回國都之後,立刻把鄭陀交給了黑水台的閻厄,自己再一次隱居進入了靜廬.

甯政宅邸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完全知道.

沈浪在玄武城門發生的事情,她也知道.

但是他依舊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完全閉門不出.

有一個心腹宦官曾經提過一次.

這次或許是和沈浪公子緩和關系的好機會.

然而甯潔公主道:"我為何要和他緩和關系?"

這件事情關系到太子,關系到三王子甯岐,她是絕對絕對不會插手的.

……………………

此時整個國都都屏住呼吸,等待著國君的到來.

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越國遭遇了致命的危機,緊接著沈浪和張翀力挽狂瀾.

國君甯元憲又上演了一次驚天大冒險,讓卞逍將吳國殺了一個血流成河.

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內,越國周圍爆發了幾次大戰.

而且,越國全部大獲全勝.

之前因為邊境會獵的失敗,因為蘇難在國都殺了七進七出,讓甯元憲的聲譽遭到了巨大的損害,幾乎跌到了谷底.

然而也就是短短兩個月,一切逆轉.

國君甯元憲威名到達了巔峰.

尤其是吳越盟約簽訂之後,更加威震整個東方世界.

之前的甯元憲就已經非常強勢了,獲得了這麼巨大的成功後,他肯定更加乾綱獨斷,生殺予奪.

所有官員都自求多福吧.

此時應該安安靜靜等著國君還都便是,然後大家一起歡慶這一場巨大勝利.

沒有想到還是有人掀起了驚濤駭浪.

首先是甯政瘋了,竟然在家中公然殺死五名朝廷官員.

其次是沈浪在玄武城門斬殺朝廷游擊將軍,形同謀反.

此時,天越提督府的大軍還包圍著沈浪.

只要國君旨意一下,就立刻沖進去捉拿沈浪,要麼投入大理寺監獄,要麼投入黑水台監獄.

沈浪此舉完全是等于在國君打臉.

陛下絕對不會輕饒.

而且國君在北邊行宮,本來還打算漲一次威風的.

楚國使者一到,立刻見到吳王折服于越王,不知道多麼乖巧.

這對楚國和何等打擊?

這對甯元憲的爽感是何等強烈?

虛榮的甯元憲完全期待已久了.

而現在算是泡湯了.

所有人都肯定,此時國君甯元憲暴怒.

一旦返回國都,必將雷霆暴雨,駭人之威.

所以整個國都的官員都縮著脖子,屏住呼吸,等待著國君大發龍威.

等著沈浪倒黴,甯政倒黴.

等著許多人頭落地!

……………………

宰相府內.

天南行省總督祝戎道:"父親,陛下距離國都只有一百多里了,比想象中要快,可見趕路很急,可見很憤怒."

尚書台宰相祝弘主在寫字.

這才是真正的書法大家.

祝戎道:"太子殿下那邊?"

宰相祝弘主道:"隨他去."

祝戎道:"白夜郡所有人進入國都必須先進行隔離,這條政令畢竟是尚書台發出來的."

祝弘主道:"不是我發出來的."

這位宰相大人的地位才是真正的超凡脫俗了.

尚書台一共有四位宰相,他排名絕對的第一,是甯元憲在文官中的絕對擎天玉柱.

但是在他眼中,尚書台是尚書台,他祝弘主是祝弘主.

不太相干的.

祝戎道:"可是尚書台發出的政令,所有人都本能會覺得和您有關."

祝弘主道:"無所謂的,陛下知道和我無關便可."

這位宰相大人年紀大了,絕大部分時候都不上朝了.

只有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才會出現在朝堂之上,仿佛一根定海神針.

"既然是菩薩,那就難免會被人抬出去用,不礙事."祝弘主道:"很多事情不要摻和,我們祝氏是支持太子殿下,但現在這個時刻,壓根不需要我們露面."

祝戎道:"那沈浪這個人?"

祝弘主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

國君比所有人想象中都回來得快.

提前一天,就出現在國都的北面.

頓時太子殿下率領群臣,用最恢弘的儀式,迎接國君凱旋.

為了慶祝這一場巨大的勝利.

國君甚至沒有直接去皇宮,而是去了新建的聖廟,祭奠聖人.

然後去了祖宗的祭壇,告慰列祖列宗.

最後進入王宮的時候,已經夜幕降臨.

他先去看了卞妃,還興致勃勃地貼著卞妃的肚子,聽著胎兒的心跳.

和卞妃在一起呆了一個時辰後!

天越提督府張召進入王宮之內!

"啟稟陛下,五日之前,沈浪率軍返回國都,根據尚書台和樞密院的政令,任何從白夜郡返回國都的人,都必須先接受隔離,檢查身體無誤之後,方可解除隔離.但沈浪自恃功高,踐踏尚書台政令,公然斬殺提督府游擊將軍王棟,斬殺城衛軍八十三人."

"如此行徑,駭人聽聞.而且這些人從白夜郡來,臣唯恐他們身上會有天花,所以派遣兩千大軍包圍了沈浪的住處,任何人不得進出."

"如今該如何處置沈浪,請陛下乾綱獨斷!"

天越提督府張召,也算是國君的人,但是立場偏向于太子.

這也是國君允許的.

畢竟天越中都督死活三王子甯岐,幾乎掌握了天越城周圍所有的兵權.

那麼城衛軍交給太子也系,也是理所應當.

再說禁軍最精銳,完全效忠于甯元憲.

所以這個局面還是平衡的.

聽到張召提督的話後,國君暴怒:"沈浪狗膽包天,狗膽包天."

"他當著玄武門是什麼?是他家的大門嗎?"

"竟然敢擅闖,而且還敢公然斬殺我朝廷將領?"

"他以為在天西行省立下了一些功勞,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放肆,放肆!"

"黎隼,帶人去甯政府上,把沈浪給我拿來."

大宦官黎隼道:"是!"

然後,他親自帶著幾十名武士,前往甯政的宅邸,"捉"拿沈浪.

………………

半個時辰後!

沈浪出現在了國君甯元憲的面前.

沈浪拜下道:"拜見陛下."

國君看了沈浪好一會兒,仿佛想要看他有沒有憔悴風霜之色,有沒有瘦一些.

結果完全沒有,依舊是光彩奪目.

頓時,國君就不爽了.

這兩個月來,寡人嘔心瀝血,心力憔悴,都仿佛老了好幾歲.

你竟然完全沒變?

豈有此理?

國君本來想要發發怒的.

但想想算了.

總是演戲也沒意思.

"混蛋,你就那麼不能忍嗎?"國君無奈道:"硬要這麼激烈嗎?你知道有人會在你入城的時候陷害你,為何不偷偷入城呢?你這樣殺了一個游擊將軍,不是打寡人的臉嗎?就這樣闖入玄武門,你讓國家威嚴往哪里放?"

沈浪便要開口解釋.

"算了,算了,你解釋也是狗屁,也是強詞奪理,你壓根就不是好人."

國君不耐煩地揮揮手.

"但這件事很嚴重,我是一定要懲罰你的,國家威嚴豈能當做兒戲."

"不過,這事一會兒再說."甯元憲道:"你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又是滅了蘇難,又是滅了鄭陀,而且還拯救了整個白夜郡,將天花疫情徹底封堵在白夜郡內,你想要什麼獎賞?說說看!"

沈浪道:"什麼都可以說嘛?"

"慢!"國君道:"你還是閉嘴吧,我來說."

行行行,那你說.

國君道:"云夢澤去炎京和廉親王談甯焱和離之事.這樣我給你們定一個日子,讓你取了甯焱如何?"

呃!

這下子沈浪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因為他不能傷害甯焱的心啊.

可是,他絕對不想離開金氏,更不想離開金木蘭.

國君道:"金卓那邊,我給他一道旨意,讓他放你自由,從今以後你不再是金氏家族贅婿了.至于你和金木蘭之間,我也不逼你們分開,暗中你們該什麼關系還是什麼關系,但是明面上你只能有甯焱一個妻子."

在這一點上,國君甯元憲真的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不但把女兒許配給你,而且還對你和金木蘭的關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沈浪怯怯道:"陛下,我……我只願意做贅婿,要不然這樣吧,我一邊做金氏家族的贅婿,一邊做您家的贅婿如何?同時入贅兩個家族,或許也是一件妙事."

這話一出,甯元憲幾乎不敢相信耳朵.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同時入贅?

虧,虧你想得出來!

旁邊的黎隼也完全驚呆了!

這,這只怕不是一個瘋子?

頓時間,國君氣得渾身發抖.

"給我扔出去,扔出去,叉出去……"

然後,浪爺被兩個武士提著,直接扔了出去.

"再給我扔進來,扔進來……"

片刻後.

沈浪又再一次被扔到國君的面前.

甯元憲怒吼狂噴:

"沈浪,你知道你剛才錯過什麼了嗎?"

"以後沒有機會了,絕對沒有機會了."

"不知好歹的狗東西,你永遠錯過了成為寡人女婿的機會."

"混賬,混賬!"

國君怒得簡直不知道該如何發泄.

我甯元憲的女婿,難道還不如金氏家族的贅婿?

這個贅婿,你就做得這麼美滋滋?

你為了繼續做金氏的贅婿,竟然拒絕成為寡人的駙馬,竟然拒絕迎娶甯焱?

王八蛋.

好心當作驢肝肺.

我甯元憲還從來都沒有被人這麼不知好歹過.

要不是寡人脾氣好,你現在已經被打死了.

被氣炸的甯元憲,足足用力呼吸好幾口空氣,整個人才稍稍平靜下來.

甯元憲冷笑道:"沈公子,你立了大功,寡人不能不賞,你說吧,想要什麼?"

這句沈公子已經死活帶著諷刺了.

沈浪道:"陛下,真的什麼都可以說嘛?"

甯元憲道:"要說就說,不說就滾!"

沈浪道:"請陛下冊封甯政殿下為公爵!"

……………………

注:第一更送上,因為在路上耽誤了很多時間,所以這一更有些晚,我去吃點飯,然後寫第二更!拜求支持,拜求月票,最後幾個小時雙倍月票莫要浪費啊..

謝謝樹海書海鼠害,會面紅的丑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78章:仁義無雙!國君回都!    下篇:第280章:國君嚇飛!五王子奪嫡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