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0章:國君嚇飛!五王子奪嫡開始!   
  
第280章:國君嚇飛!五王子奪嫡開始!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這話一出,國君臉色瞬間劇變.

是真正的劇變,而不是像之前那樣僅僅只是裝樣子而已,甚至目光都猛地一縮.

因為沈浪已經干涉到他的家事了.

他確實是非常喜歡沈浪.

但也要有一個界限.

超過這個禁忌,誰碰都不行.

卞逍沒有干涉他的私事,宰相祝弘主也不能,黑水台大都督閻厄也不行.

他們可以支持某一個王子,但是絕對不能干涉甯元憲私事.

沈浪這話的意思幾乎是在指責國君不公.

國君氣量很小,容不得任何人指責自己.

此刻聽到這話,怎麼能不生氣?你沈浪竟然要把功勞轉讓給甯政,當成兒戲嗎?恥笑寡人嗎?

片刻後,國君淡淡道:"沈浪,你這是要插手寡人的家事嗎?"

這個甯元憲性格特點已經非常鮮明了,當他暴怒的時候,未必是真的生氣.

但是當他語氣冷淡的時候,那就是真的生氣了.

口氣越平淡,心中的怒氣就越驚人.

沈浪也收起了笑臉,搖頭道:"陛下,臣可以說真話嗎?"

國君道:"請!"

沈浪道:"我虧欠五殿下良多,當年玄武伯爵府遭遇危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出手相助,是五殿下竭盡全力."

"這一次明明是臣的侍妾殺了大理寺的官員,但是五王子為了保護我的家人,主動承擔了殺人的罪名."

這話一出,國君稍稍動容.

對于甯政,他真是從來都沒有關心過,也沒有真正了解過.

他不喜歡一個人,就直接徹底無視的,最好永遠都不要在我視野內出現.

沈浪道:"陛下,這個情我要不要還?"

國君道:"你要還人情,用你自己的東西去還,不要拿寡人的東西."

這話非常明顯.

你沈浪立了不世之功,寡人要獎賞你.

但是你想要把這個功勞獎賞轉讓給甯政?不可能!

而且這是對我極大的藐視,你仗著寡人寵愛你可以為所欲為,但是絕對不能藐視寡人,否則你會知道什麼是後果.

沈浪點頭道:"那臣明白了,那這樣一來,臣真的沒有任何想要的東西了."

這個世界也真是可笑了.

其他人做夢都想要得到甯元憲的獎賞,但沈浪完全沒有興趣.

甯元憲還有話沒有說出來,他准備先把甯焱公主嫁給沈浪,接著冊封沈浪為伯爵.

當然是新式伯爵,沒有任何封地和私軍的.

你沈浪不願意當官,那就不當.

但以後若有事的話,你還是要出來做事.

這樣一來,就用一種親情牽絆住了他,又不阻礙他的瀟灑生活.

雙方都兩全其美.

以後沈浪和甯焱生出來的孩子,自然就大有出息,用不了幾十年一個新的家族就崛起了.

國君確實算為沈浪考慮得非常周全了.

然而……

沈浪毫無興趣.

所以國君這個媚眼真是拋給瞎子看了,這才是最讓人生氣的.

國君道:"你想不到想要的東西,那就先欠著,你立了功勞,我不能不賞,寡人不是這麼刻薄寡恩之人."

你是!

只不過是你對有些人比較特殊而已.

沈浪又道:"陛下,接下來我的話會非常非常大膽,您可能會氣得想要砍掉我的腦袋."

這話一出,國君心髒猛地一跳.

沈浪既然這麼說,那就真的會將他氣得暴跳如雷想要殺人.

"茶!"

國君一聲令下.

大宦官黎隼上前給國君泡了一壺茶.

國君先喝一口壓壓驚,做好心理建設,免得有些措手不及.

大宦官黎隼一揮手,店內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然後黎隼自己也退了出去,整個宮殿內就剩下沈浪和國君二人.

國君道:"你自己自己想要找死,那我也不攔著,你說吧!你自己都說了,我可能會氣得想要殺人,若真的將你殺了,你也不要喊冤."

然後,他端著手里的茶杯又喝了一口.

本來想要端著把玩,但是又放下了.

因為萬一一會兒太過于震驚,失手砸碎了就不好了.

沈浪道:"陛下口口聲聲說臣立下了不世之功,但臣自己卻覺得沒有什麼功勞,因為我是報仇去的,我說過要將蘇氏家族斬盡殺絕的."

"唔!"

沈浪道:"臣很多時候完全鬼話連篇,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相信的.但是臣和岳父金卓,則完全沒有半個字謊言."

"唔!"

沈浪:"所以接下來臣和陛下也沒有半個字謊言."

"唔!"國君眼睛稍稍眯了起來,這話聽著讓人舒心.不過我為什麼要感到舒心?你以為我會在乎嗎?難道我和金卓是一個等級嗎?

沈浪道:"我本來在玄武城過得逍遙快活,壓根就不想要來國都.但是沒有辦法,為了給岳父大人討一個玄武侯,為了讓金氏家族得到怒潮城,我必須來了.為了複仇,我也必須來.蘇難是我的仇人,現在他死了.而我下一個想要滅掉的目標,就是薛氏家族!"

你還真他媽直接.

你可知道薛氏家族是寡人的絕對心腹嗎?

武安伯薛徹為寡人辦了多少秘事嗎?

你可知道,整個越國內外絕大部分的情報力量,秘密產業等等,全部都是交給薛徹完成的嗎?

你知道薛氏家族是何等的強大嗎?

蘇氏家族強大在表面.

而薛氏家族的強大完全隱藏在水下,表面上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薛氏的強大,遠超你沈浪的想象之外.

沈浪道:"陛下對我很好,您很會養生,或許還能再當二十年國君."

這話一出.

甯元憲眼球幾乎猛地鼓出.

小孽障,寡人弄死你信不信?

我現在才五十來歲,你竟然說我還能當二十年國君?

你什麼意思?

你這是在詛咒我嗎?

我甯元憲那麼會養生,不說長命百歲,難道八九十歲不正常嗎?

我忍,我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見識.

沈浪道:"可陛下終究比我大了幾十歲,一旦陛下百年之後,太子繼位會放過我嗎?三王子繼位會放過我嗎?當然了,我可以遠走高飛,但是他們會放過金氏家族嗎?難道陛下需要我金氏家族暗中發展,厲兵秣馬,然後玩什麼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的把戲嗎?這是逼著金氏家族造反嗎?但臣早就說過了,造反太累,臣不想玩,臣的岳父更加不想玩."

國君目光再一次眯起.

沈浪這句話已經非常誅心了.

當然國君完全可以說,我可以下旨讓太子和三王子都善待你,善待金氏家族.

但這怎麼可能?

鬼都不會相信的.

人死如燈滅.

一旦新君繼位,哪里會管先王的旨意.

就以甯元憲為例,他對先王是有感情的,但是他繼位之後,幾乎把先王的許多政令推翻得干乾淨淨.

先王說哪些人不能殺,結果被他殺了大半.

所以不管是太子繼位,還是三王子繼位,都不可能放過沈浪,也不可能放過金氏家族.

太子就不用說了,對金木蘭志在必得.

三王子自己是和沈浪無冤無仇,但是薛氏家族和金氏家族已經是不死不休.

當然,國君心中清楚地知道,薛氏家族對不起金氏家族.

在這場仇恨中,薛氏家族要負所有的責任.

而且一百多年前,金氏家族對薛氏家族有天高地厚之恩.

若不是金宙伯爵,薛氏家族造已經徹底滅亡了.

但是國君才不在乎這一點,他哪里會去管什麼對錯?

沈浪道:"陛下,我想要自保,金氏家族想要自保?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

當然是把太子和三王子趕下台.

沈浪道:"所以,我需要將三王子和太子都趕下台."

國君身體頓時一抖.

你,你還真是敢說啊.

沈浪道:"並且,我需要把五王子甯政扶上太子之位."

這話一出.

甯元憲的眼珠子幾乎都要爆了.

整個人都毛骨悚然起來.

他就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最荒謬的一句話.

甯政做太子,繼承王位?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天下還有比這更加可笑之事嗎?

天下還有比這更荒謬之事嗎?

甯元憲甚至想要說出一句話.

我越國就算是明天就要滅亡了,今天晚上也絕對不可能交到甯政的手上.

但他心中真是這麼想的.

甯政這個兒子,他實在是太討厭,太無視了.

就算太子和三王子都完蛋了,他也不願意把王位交給甯政.

但這毫無疑問不是一個笑話.

沈浪能夠在這個場合說出來,就無比的認真.

今天晚上,沈浪每一句話都是誅心的.

但甯元憲發現自己確實沒有那麼生氣.

因為沈浪對他沒有半個字隱瞞,這是最最重要的.

關鍵他真是沒有一點點野心.

他為了自保,又有什麼錯?

什麼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這種狀態甯元憲當然也非常想要,甚至夢寐以求.

但是他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百個臣子里面能有一個這麼想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甯元憲一直不啻用最大的惡意去揣測他人的,總是覺得每一個人都心懷叵測.

所以他才會尤其的刻薄寡恩.

又喝了一杯茶.

國君甯元憲道:"沈浪,你和寡人說了真話,那寡人也和你說真話."

"是,陛下."

甯元憲道:"我現在已經知道,苦頭歡去刺殺你的岳父金卓,而苦頭歡就是卓一塵,是卓昭顏的義兄,算是太子的鷹犬."

沈浪沒有言語.

甯元憲道:"但是讓苦頭歡去刺殺金卓,主導者不是太子,而是隱元會."

沈浪道:"臣知道,所以這件事情壓根就沒有想要向陛下告狀."

甯元憲道:"太子就算再瘋狂,也不會為了報私仇而損害越國的利益,畢竟越國未來可是要交給他的.卓昭顏表面上是太子的外室,但兩個人沒有男女關系."

沈浪沉默.

甯元憲道:"但是這一次在玄武城門陷害你,加上大理寺幾個官員死在甯政家中,雖然是卓昭顏的陰謀,但確實太子默認的,我知道太子在害你."

沈浪繼續沉默.

甯元憲道:"我明明知道太子在害你,我可以保護你,但卻不能懲罰太子,你明白嗎?"

沈浪道:"臣再明白不過了."

太子是少君,是國本.

哪怕是國君,也不能輕易動搖太子的威嚴.

一個失去了威嚴的太子,位置是不穩的,就算以後繼承了王位也坐不穩.

王位不穩,這個國家自然也就不穩了.

用更現實一些的話說.

國君喜歡沈浪,難道他就不喜歡太子嗎?

當然喜歡!

他再喜歡沈浪,也只是當做某種知己,又或者是女婿.

但是比得過他最疼愛的兒子嗎?

不能!

甯元憲最喜歡的兩個兒子,一個就是太子,一個就是三王子甯岐.

太子很像他.

甯岐性格一點都不像他,但他身上卻擁有國君所沒有的性格,所以國君也非常欣賞他.

手心手背都是肉.

甚至沈浪和太子,還不是手心手背的關系.

話說得再露骨一些.

難道太子陷害沈浪不應該嗎?

當然應該!

之前太子已經派卓昭顏去和沈浪講和,但沈浪拒絕了.

既然不能和平,那就只能斗爭了.

既然開始斗爭,你難道會怪對方手段太卑劣嗎?

不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高高在上的國君,可以保護沈浪這個人,但是他卻不能阻止太子,更不能去懲罰太子.

換一句話說.

如果沈浪拒絕了求和,太子依舊放過沈浪而不報複,那國君反而要對他失望了.

這麼軟弱無能,還怎麼配作太子.

所以當知道卓昭顏出手陷害沈浪的時候,國君首先是震怒.

寡人還沒有死呢,你們是不是太著急了一點?

你們明明知道沈浪是寡人要保的人,卻依舊出手相害?

什麼意思,不把寡人放在眼里嗎?

但事後冷靜想起的時候,國君反而有些欣慰.

太子明明知道可能會觸怒他這個父王,但依舊做了,可見還是有魄力的.

這種情緒是非常非常複雜的,但也很真實.

國君再一次強調:"沈浪,我再重申一遍,是你自己拒絕了太子和甯岐的求和.當然,他們也不是真正的求和,而僅僅只是我在位期間對你暫且不動手而已.但是我絕對不可能因為你而去懲罰太子和甯岐."

沈浪道:"臣明白!"

國君又道:"太子和甯岐都是寡人最喜歡的兒子,寡人絕對不可能偏心于你的."

沈浪躬身道:"臣不敢,臣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依靠陛下而趕太子和三王子下台.陛下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是不可能親自下場的,否則對整個越國都是滅頂之災."

"你知道就好."國君冷笑:"你不能依靠寡人對付太子和甯岐,你依靠誰?難道甯政嗎?"

沈浪道:"對,臣之前就說得清清楚楚,臣和蘇難打擂台,陛下站在這一方.但是臣和太子,三王子打擂台的時候,陛下就不可能站在臣的一方.甚至我的身份,也根本無法和太子,三王子打擂,但是甯政王子可以.所以,臣要輔佐五王子殿下,讓他成為越國的太子."

國君甯元憲不屑笑道:"那我也告訴你,就算越國要滅亡了,寡人也不可能把王位交給甯政."

沈浪道:"陛下之前對臣不也是痛恨入骨嗎?對金氏家族不也恨不得滅之嗎?可見人說過的話,往往也是不會算數的."

這話一出.

甯元憲立刻有一個沖動,叫人進來把沈浪弄死.

沈浪你這個小孽畜還打臉上癮了是嗎?

你這是說寡人善變嗎?

行啊,那寡人就不變了,寡人殺了你就算是從一而終了對嗎?

不過甯元憲深深吸一口氣.

我忍,我忍,我再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見識.

甯元憲真是覺得這輩子的忍耐都用完了.

小王八蛋你給我悠著點,小心我耐心真的耗盡了,把你這顆精致腦袋砍了.

沈浪道:"臣的意思是陛下從來都沒有了解過五王子,如何知道他不適合做太子,如何不適合登上王位?而臣要做的就是輔佐甯政王子,讓他比太子和三王子更加優秀,更加適合做越國之王."

國君嗤之以鼻.

沈浪道:"陛下,臣想要嘗試著證明給陛下看,這總沒有錯吧."

國君冷笑道:"那你證明吧,但是你給我記住幾點."

"第一,你若是寡人的人,那太子和甯岐若是對付你,我雖然不會懲罰他們,但是卻會保護你.而你一旦輔佐甯政,那就是參與奪嫡,那不管發生什麼斗爭都是正常的,屆時太子和甯政對付你,就算你死到臨頭,寡人也不能保你了."

這點沈浪非常明白.

沈浪一旦輔佐甯政參與奪嫡.

國君作為高高在上的仲裁者,就絕對不能下場了,否則將會帶來大禍.

國君你出手保護沈浪,那在外界看來,是不是表示你支持甯政啊?這會給天下錯誤的信號.

所以到那個時候,你死我活完全憑借本事了.

"第二,你沈公子太厲害了,竟然在寡人面前大言不慚要輔佐甯政,要讓他奪嫡.我雖然覺得無比荒謬,但那是你自己的游戲,我不參與,你想要玩你就玩吧,休想從寡人這里得到一丁點幫助."

沈浪道:"臣明白!"

國君道:"大理寺的五個官員是你侍妾殺的,但是甯政認了這個罪名,那這個罪名就歸他了.現在他被關在宗正寺監獄里面,寡人是不會放他出來的.沈公子你神通廣大,是想要輔佐甯政奪嫡的人,那你就在監獄里面幫助甯政奪嫡吧."

國君這話已經充滿了諷刺了,這個世界上哪有在監牢里面的少君啊?

他本就不喜歡甯政.

若沈浪沒有這一出,那沈浪求情的話,甯政象征性地關個一年半載或許就放出來了.

但現在沈浪竟然大言不慚地要幫助甯政奪嫡.

那甯政你就給我再大理寺監獄呆到死吧.

沈浪道:"臣明白!就在剛才臣表態的那一刹那,奪嫡之戰就已經開始了,陛下就已經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了,不能再親自下場了.今後我會竭盡全力輔佐五王子殿下,讓您刮目相看,讓您認識到他才是最合適繼承您江山的人."

國君已經連冷笑都不屑了.

沈浪的這個奪嫡宣言,就仿佛是非洲某個國家號稱要和中國開戰,要派出幾百名大軍打敗中國.

連笑話都談不上了,只能算是某個神經病的狂言.

"沈公子,那寡人就不耽誤你大事了,你回去吧."

國君下了逐客令.

沈浪躬身道:"臣告退!"

沈浪走出大門口的時候,國君道:"沈浪,寡人剛才說過欠你也人情,依舊算數的,你隨時可以來兌現,但你給我記住,僅僅只有一次機會."

沈浪道:"臣明白."

"滾蛋吧!"

沈浪出宮.

………………

沈浪走了之後,夜已經深了.

國君絲毫沒有睡意,甚至臉上的譏諷也不見了.

黎隼把茶撤走了,而換上了安神的蜂蜜水.

其實比較晚的時候,他從來不會給國君上茶的,因為容易睡不著.

喝了一口蜂蜜水,並不是很甜,反而帶著一絲淡淡的苦味.

有些蜂蜜就是這樣的,甯元憲非常喜歡.

"黎隼,你說天才是不是往往都是瘋子?"

大宦官黎隼道:"是吧!"

甯元憲問道:"那你說,寡人是不是天才?"

頓時,黎隼汗水滾落,淚水也幾乎要流下來了.

陛下,別這樣好不好?

不要老是出一些送命題行嗎?

我若回答不是,那就是藐視君王.

但我如果是,那就是欺君.

當然,他也可以說陛下是專門使喚天才的人,所以您是天才的主人.

當時這話卞妃可以說,黎隼卻不可以說.

"老狗……"甯元憲不忿地罵了一句,他大概也知道黎隼心中的答案了.

他這個人非常刻薄寡恩,但有一點,對于自己喜歡的人,確實算是非常寬容了.

對于不喜歡的人,那真是……

就比如甯政,明明是親生兒子,就打算直接關押在宗正寺監獄一輩子.

甯元憲問道:"老狗,你知道誇父追日嗎?"

大宦官黎隼點頭道:"臣知道,上古神話中有一個人叫誇父,他不斷追逐太陽,最後死了."

呃!

國君無語.

明明是一個非常有內涵的故事,結果被你講成了一坨屎.

黎隼道:"這也證明,太陽是不能追逐的,也是不能靠近的,凡人膜拜即可.若是真的追到了太陽,真的靠近了太陽,那也幾乎成為神祇了."

這一講解,就牛逼了.

國君道:"誇父追日,是形容人追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目標,就算累死,就算灰飛煙滅也不可能成功,而現在有人就要去做這個誇父了."

黎隼當然知道這個人是誰.

沈浪想要輔佐甯政奪嫡,這在甯元憲看來無異于誇父追日了.

甯元憲又道:"這誇父追日的意思又講,君王如同太陽,臣子膜拜即可,千萬不要想著追逐,更不需要想著靠近,在一個合適的距離會非常溫暖,可一旦過于靠近的話,可能會灰飛煙滅."

黎隼的冷汗再一次冒出.

又要來一道送命題了.

甯元憲道:"黎隼,你說寡人像是太陽嗎?若寡人像太陽的話,那為何還是有人和寡人靠得很近,卻沒有灰飛煙滅,比如……某個小孽畜.但寡人若不是太陽,那豈不是意味著寡人不是真正的君王?"

頓時間,黎隼眼淚下來了.

陛下,要不您干脆一點把奴婢殺了吧.

這些題,奴婢實在是回答不出來啊.

………………

沈浪來到了宗正寺監獄.

見到了蹲在那里的金木聰.

肥宅不那麼肥了,竟然瘦了整整一圈.

見到沈浪,金木聰狂喜,聲音幾乎顫抖.

"姐夫."

對于金木聰而言,姐夫沈浪是無所不能的.

只要他回來了.

那麼一切都會迎刃而解了.

沈浪道:"回去吧,好好睡覺,你辛苦了."

金木聰頓時覺得無比慚愧,他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廢物,啥事都干不了,啥事都幫不了.

但是對于沈浪來說,有心更重要.

他不太在乎豬隊友,只要是真心的就好.

腦子里面再一次浮現出大尻公主豔麗奪目的面孔:你說豬隊友呢?你給我說清楚.

沈浪見到了大宗正甯裕王叔.

"拜見王叔."

甯裕臉色不好看,他一點都不喜歡沈浪.

上一次他抓住沈浪和甯焱公主在一個被窩,卻還要裝著瞎子一般,口口聲聲說沒有奸情.

說句真話,他一見到沈浪,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何事?"大宗正寒聲問道.

沈浪道:"奉國君的意思,前來探望五王子甯政."

如果國君知道的話,一定會想要捏死沈浪的.

你剛出宮,就敢大言不慚,寡人什麼時候說過了?

甯裕道:"果真?"

沈浪道:"不信大宗正去問."

問個屁,又不是放人.

只是去探望而已,難道我還為了這點小事去問陛下,這麼晚了,陛下或許都睡下了.

"去吧,去吧!"大宗正揮手.

………………

宗正寺的監獄,比想象中的還要差.

甚至比大理寺監獄還要差.

因為這里十幾年沒有真正關押過人了,整個監獄都是都是潮濕發黴的味道.

地上一塊一塊都是老鼠糞便.

這是真正的監獄,可不是什麼舒適單間.

更不是那個可以組成某個班子的監獄.

這就是陰森昏暗的監獄.

甯政坐在監牢里面,臉上的表情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

哀,莫大于心死!

所謂他甯政殺人一事真相,父王絕對不可能不知道真相,他一定知道這是太子的陰謀.

但父王卻沒有絲毫要主持正義的意思.

就是想要讓甯政關在這監獄內一輩子,省得出去給他丟人現眼.

有些時候甯政甚至覺得,他是不是就這麼死了好?

反正父母都不喜歡他,甚至無比厭惡他.

但是很快他就拋棄了這個念頭.

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在乎你,那就不應該死.

在乎他甯政的人雖然少,但也絕對不止一個人.

這段時間來,連宗正寺監獄的小卒子對他都沒有任何好臉色.

國君之子做到他這個份上,也真是絕無僅有了.

就在此時.

甯政忽然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睜開眼睛一看,發現是沈浪.

"沈浪,你回來了?"甯政笑著問道.

沈浪道:"是啊,我回來了!"

甯政道:"你來我就放心了,你幫忙照顧家里,我大概一輩子都出不去了."

沈浪道:"殿下放心,我想辦法救您出去.不過有件事情正式告訴您,請您做好思想准備."

甯政道:"又有什麼壞消息嗎?不過你放心,我能扛得住."

沈浪道:"殿下,我們把太子和三王子滅掉,讓您坐上太子之位!從這一刻起,奪嫡之戰正式開始了!"

……………………

注:今天兩更一萬四千多,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諸位大大頂我!

謝謝劍心無妄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279章: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雙!招婿    下篇:第281章:浪爺王者之道!國君突遭劫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