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1章:浪爺王者之道!國君突遭劫難!   
  
第281章:浪爺王者之道!國君突遭劫難!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君聽到沈浪的奪嫡宣言後直接就嚇飛了.

而五王子甯政聽到沈浪的奪嫡宣言後,整個人直接嚇懵了.

整整好長時間都不能反應過來.

甯元憲放了狠話,就算是明日越國滅亡也不會把王位交到甯政手中.

在他看來沈浪要幫助甯政奪嫡絕對比登天還要難.

而甯政甚至覺得沈浪的話來自九天云外.

他甚至連做夢都不敢幻想成為太子.

他唯一想要的僅僅只是有尊嚴地活著,能夠保護身邊能夠保護的人.

然而現在,他身陷囹圄,不要說保護家人,就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更別談有尊嚴地活著.

整整過了一刻鍾,五王子甯政這才稍稍冷靜了下來,目光也恢複了清淨.

沈浪內心非常欣慰,因為甯政聽說要奪嫡的時候,目光是充滿了迷茫和惶恐,而並非眼睛大亮,野心勃勃.

"殿下,我們都已經被逼到絕路了."沈浪道:"不管是太子上位還是三王子上位,都不可能會放過我,也不可能放過金氏家族.為了自保,我要麼將太子和三王子趕下台,要麼就只能准備謀反."

甯政點了點頭.

沈浪道:"而五殿下您,又何嘗不是被逼到絕路."

甯政望了望四周.

是啊,沈浪還沒有到絕路,如果他願意的話,甚至可以舒舒服服過幾十年.

父王那麼喜歡他,至少父王在位的這些時間內,太子和三王子是不會主動招惹他的.

但是自己卻在這個監牢里面,可能一輩子都出不去了.

不是因為他犯下了什麼罪過,而是他本身就是罪過,父王終于找到一個理由把他關在這麼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出去了.

單純從自己的角度而言,已經身處絕境,還有什麼可畏懼的?

但他是越國的王子,不但要考慮自己,還要考慮整個國家.

若是自己過癮了,國家卻完了,那他甯願不要.

"沈浪,我適合做一個君主嗎?"

甯政表示強烈的懷疑.

盡管距離太子之位還有十萬八千里,但甯政還是有必要先問這個問題.

沈浪道:"殿下,您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了您適合."

他說的這話很有道理.

當一個人要繼承王位的時候,他需要的情緒是什麼?

是害怕,而不是興奮,

害怕之人,他意識到背負的責任.

而興奮之人,他意識到的是自己即將到手的權力.

而作為一個君王,當然要享用權力,但更加要懂得背負責任.

沈浪道:"其實作為君王,可以擁有很多缺點,但只要具備以下幾點特質,就可以成為一個出色的王.聰明和意志,如果再有胸懷,那完全可以成為一代明君了."

接著沈浪道:"殿下,您覺得您的父親為王如何?"

這個話題太大膽了.

沈浪分明聽到了外面傳來一聲細微的咳嗽聲.

很顯然國君是派人在邊上的,負責監聽沈浪和甯政的交談,並且完整記錄下來.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應該是黎隼公公的人,所以才會暗暗咳嗽做提醒,免得沈浪和甯政王子說出什麼無法挽回的話.

沈浪心中感激,但依舊決定實話實說.

甯政想了一會兒道:"父王做得還不錯."

頓時,在暗處記錄沈浪和甯政對話的太監不由得眉頭一皺.

哎!

他已經奉干爹的命令提醒過了,只不過里面這兩個人依舊這麼大膽,他又有什麼法子.

只能完完整整記錄下來了.

你們不怕死,我可是怕死的.

甯政竟然說國君做得還不錯,這絕對會觸怒國君的,因為這位至高無上的陛下覺得自己做得很不錯呢,覺得自己是百年不遇的英主呢.

現在你竟敢說只是做得不錯?

沈浪道:"對,陛下做得還不錯.他擁有聰明和意志這兩個特質."

話外之音,就是說陛下沒有胸懷咯?

沈浪又道:"陛下是一個愛憎分明之人,喜歡一個人就包容,不喜歡一個人就刻薄.當然我也是這樣的性格,我也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好,自己過得舒服一些."

小太監頭皮一陣陣發麻,但老老實實記錄下來.

甯政沒有說話,因為子不言父過.

不夠他顯然是默認這一點的.

甯元憲這個君王,每當遇到問題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好惡,而不是國家的利益.

這就證明了他很難成為一個絕對英明的君主.

但是,到了關鍵時刻,他還是能夠壓制自己的好惡,從國家利益出發.

所以,他不是一個昏庸的君主,算是一個精明的君主.

沈浪繼續道:"但是殿下您不一樣,因為您經曆了太多的磨難,不但擁有堅忍的性格,而且還有寬容的胸懷,這一點您就比陛下更強."

在暗處記錄的小宦官幾乎要哭了.

這個本子遞上去,我會不會被殺人滅口啊?

沈浪道:"如果太子繼位的話,三王子一系的將領會遭到大清洗.如果三王子繼位的話,太子一系會遭到清洗.而如果殿下您繼位的話,三王子和太子的官員都能保全."

這話一出,小宦官微微一顫.

他在邊上聽著都覺得好有道理的樣子.

不過沈浪話風一轉道:"當然,薛氏家族還是要滅亡的,因為我要報仇,說要滅他全家,就要滅他全家."

"呃!"

沈浪笑道:"殿下,所以我就不適合成為君王,因為我只顧自己痛快,我只願意享受權力而不願意承擔責任,這點我比陛下還不如.如果讓我為王,那大概都要被我殺空了."

甯政沉默了好一會兒道:"沈浪,我並不聰明.坐王位是需要帝王心術的,父王的手段就非常老辣,我算是一個木訥之人."

"誰說的?"沈浪冷笑道:"這都是忽悠,口口聲聲帝王心術,仿佛非常了不起的樣子,仿佛這帝王之術就是天生的一般,天授的一般,完全是一派胡言.帝王心術,既然是術那就說明可以學!不信你去問問陛下,他開始的時候是不是也是一個權術菜鳥?是不是在斗爭中一點點成長起來了."

負責記載的小宦官停頓了一下.

菜鳥這兩字,他真的要記錄下來嗎?

猶豫了一下,還是記錄下來了.

沈浪又道:"很多時候,有什麼樣的君王,就有什麼樣子臣子.當然君王和臣子永遠處于博弈之中,但君王本人的風格,決定了朝堂的斗爭風格.殿下您從小見過世態炎涼,幾乎一眼就可以看透人心,這才是真正的聰明.要不然您想要什麼樣的聰明?"

甯政道:"你就很聰明,智近乎妖!從幫助金氏家族擺脫新政危機,再到消滅蘇氏家族,步步為營,算無余策!我就遠遠比不上,和你比起來我就顯得特別蠢笨."

沈浪歎息一聲道:"殿下,什麼是天才?我是把吃飯睡覺的時間都用在怎麼害人上,當我要害人的時候,提前幾百天就開始算計你了.我根本就不是什麼天才,我只是把所有的天賦都集中在害人一項上,我這樣的人若是成為王,那完蛋了!"

這話一出,負責記錄的小宦官手一抖.

我今天算不算得罪了沈公子啊?

他這話我聽起來瘆得慌.

沈浪又道:"殿下,我喜歡兵行險招,這其實很不好,陛下也有這個毛病.作為君主還是要行王道,那才是天下正道,而您就非常適合.陛下這樣的君王,有一代就行了,再來第二代,越國可能受不了,陛下很有魄力,關鍵時刻能夠冒險,但這畢竟賭性太大了.賭國運這種事情,千萬不能經常做,老老實實發展國力,肅清吏治,推行新政才是正道."

此時負責記錄的小宦官已經感受出來了.

沈浪這話是對甯政說的,但何嘗不是對國君說的.

當然他不是在勸諫國君,沈浪雖然不是一個奸臣,但也絕對不是什麼大義凜然的直臣.

他這些話就是在告訴國君.

為何要立甯政為太子,就是要告訴國君,甯政比你更適合作為君王.

沈浪道:"殿下您聰明,能夠看穿人心,那就能掌握人心.您從小經曆磨難,所以心性堅忍,遇到挫折也絕對不會退縮畏懼.您心胸寬廣,所以能夠容下異己,哪怕是您不喜歡的人,您也能夠容得下,只要有才華您也會重用.至于什麼帝王心術,那就如同帝王身上的羽毛,而不是骨架.所謂的帝王心術就是不想讓人看穿他和其他人一樣也是一只凡鳥,所以長著華麗而又鋒利的羽毛,才顯得與眾不同.殿下千萬不要舍本求末,而所謂的帝王心術就是末."

不得不說,沈浪忽悠的本事太強了.

至少那個負責記錄的小宦官,差不多快要被說服了.

盡管他還沒有見過甯政王子,但是他心中也已經覺得他很適合繼承王位.

而甯政聽了沈浪的話後,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熱?

難道我真的適合為王嗎?

足足好一會兒,甯政道:"我長得真丑,這麼矮?"

沈浪道:"放心,我知道還有比您更丑更矮更黑的君王,他成為了真正千古一帝,統一了東方世界,創下了不朽的曆史篇章."

當然,這一點沈浪也是忽悠甯政的.

在《秦始皇本紀》中,司馬遷引用了尉繚原話,是這樣描述秦始皇嬴政的.

蜂准,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

總結起來,就是眼凸,雞胸,喉嚨經常有異響.

秦始皇確實和雄姿英發談不上關系,倒也不是象沈浪說的這樣又矮又黑.

沈浪道:"另外我知道上古曆史中,還有一個比您更矮的人,他幾乎統一了整個西方世界,他算是整個西方曆史中幾百年來最偉大的君王."

(拿破侖將近一米七,不算真正的矮)

甯政又道:"但我還是一個結巴,沈浪你可見過世界上有哪個結巴做君王的?"

"巧了."沈浪道:"我知道上古曆史中,有一個日不落帝國的國王就是一個結巴."

甯政一愕道:"真的?"

沈浪道:"那個日不落帝國無比強大,領土面積足足是我們大炎王朝的兩倍半."

這話一出,頓時把甯政和暗中複雜記錄的小宦官嚇了一大跳.

大炎王朝之大已經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甚至絕大多數人對大炎王朝的巨大沒有任何概念.

沈浪估算過,大炎王朝應該是在1300萬--1400萬平方公里左右.

確實超級超級大.

也正是因為太大,所以大炎帝國根本無法統治這麼大的疆域,所以才有了分封制,東方世界才有了幾十個諸侯國.

甯政沒有想到,這個日不落帝國面積竟然是大炎王朝兩倍半,那這是何等之驚人?

甯政道:"那這個結巴的君主,做得如何?"

沈浪道:"這位君王不但結巴,而且還自卑,孤僻,有嚴重的性格障礙.但是在關鍵時刻,他拯救了整個國家,拯救了半個世界,成為了一代偉大的君主."

當然所謂喬治六世拯救了英國,拯救了半個世界都算是誇張之語.

但是在關鍵時刻喬治六世確實堅定了英國抵抗**德國的決心.

盡管他本人對**態度有些曖昧,但是在整個二戰史上他是有功勳的.

沈浪道:"殿下,您的性格,心胸都比這位結巴國王更加出色!而且您的這個結巴,我們可以治好."

沈浪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

因為治療好結巴,更重要的是內因,而不是外因.

喬治六世內向,孤僻,甚至暴躁,壓力大的時候還毆打妻子,所以他的結巴一輩子都沒有治好.

但是甯政不一樣.

他要寬容得多,他不太擅長和人交流,但並不是完全排斥.

只不過因為內向,所以別人很難走入他的心中.

現在他和妻子卓氏就非常恩愛,不僅如此,他此時和金木聰也成為很好的朋友.

當然他太成熟穩重了,盡管他和金木聰算是同齡人,但兩個人相處中,他更像是一個兄長,甚至還有點像是長輩.

甯政缺乏的是別人的關心和信賴.

一旦讓他自信起來,結巴的毛病一定能夠治好.

甯政閉上了眼睛,盤坐在地上.

足足幾分鍾後!

他睜開眼睛道:"好的,那我們就開始奪嫡吧!"

這一刻.

沒有雷霆閃電,沒有天搖地動.

甚至只有周圍老鼠發出了嘰嘰的叫聲.

但……正在負責秘密記載的小宦官卻覺得這一刻很莊重,很偉大的.

他負責記錄,都覺得一種神聖的感覺.

他甚至隱隱想要在後面加一句話.

曆史的車輪開啟了.

一代君王的偉大曆程,從這陰森的監獄開啟了.

剛剛要落筆的時候.

他趕緊醒悟了過來.

這不能寫,這不能寫,這是我的心聲,寫出來要死人的.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他此時想要舉手表決.

我支持五王子殿下!

不過,他只是一個小人物,就算他舉手也沒有人在意啦.

………………

聽到甯政說出這句話,沈浪內心還是微微一震顫抖.

五王子甯政是一個性格非常隱忍堅毅之人.

他一旦說了,就會去做,而且做到底.

一往無前,絕不回頭.

沈浪頓時躬身拜下:"臣一定盡心竭力,輔佐殿下!"

甯政苦笑道:"不過說出要奪嫡這句話,我還是覺得有些荒謬,我現在身陷囹圄,只怕比外面的老百姓還不如."

沈浪道:"殿下請放心,臣會想辦法救殿下出去,請殿下再在里面堅持幾日!"

他現在還沒有救甯政之法,但一定會想出來的,或許需要一些時日.

甯政道:"好!"

沈浪道:"那臣告辭了."

然後,沈浪退了出去.

一直等到他離開,那個小宦官依舊沒有離開.

甯政再也坐不住了,然後站起身來到處踱步,但還是不舒服,于是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以至于旁邊的老鼠以為他死了,還大膽地爬到他的身上去了.

………………

半個多時辰後!

王宮之內的甯元憲依舊沒有睡覺.

仔仔細細地看了沈浪和甯政的談話記錄.

而且不止一份.

他不止派去了一人,而是整整三個人.

但是這三人互相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當然有一個天真小太監咳嗽了一聲,讓人知道了他的存在.

在這談話記錄中,沈浪的言談更加大膽.

甚至比之前和國君的面談更加大膽

沈浪說他甯元憲只是一個不錯的君主,談不上都麼英明.

說他太喜歡冒險了,說他不行王道,說他這樣賭國運總有一天會出現大問題.

說他聰明,有意志,但是沒有胸懷.

說什麼帝王之術只是看起來漂亮的羽毛,不是根本.

說什麼他甯元憲也曾經是一個政治菜鳥.

還說甯政比他甯元憲更加適合做君主.

這些話已經不能用大膽來形容了,簡直有些大逆不道.

可以說,換成別人說這些話,已經被殺全族了.

甯元憲看的時候也渾身顫抖,遍體冰寒,甚至眼前還真真昏眩發黑.

不僅僅是因為沈浪說話難聽.

而是沈浪的有些話,直接戳中了他內心.

甯元憲很聰明,很多事情他內心知道,但是卻不願意承認.

自己身上的缺點,他也清清楚楚,但是改不掉.

性格天生,改不了的.

只不過一直以來,甯元憲被身邊無數恭維包圍了,而且被眼前這些勝利所影響.

他真覺得自己是一個英明之主.

但現在沈浪和甯政都直接說,他只是一個不錯的君主而已.

甯元憲當然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殺人,恨不得碎尸萬段.

瞎說啥實話?

所以中國曆史上,曆朝曆代的直臣,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比如魏征和李世明,一代明君與諍臣,佳話流傳千年.

但是魏征剛剛死了不久,墳墓就被李世明給挖了,墓碑也被推了.

臣子說了一堆難聽話,並且告訴君王,我這可是為了你好,你不聽從就是昏君.

作為君王,你難道你記恨,還要感激他?這怎麼可能,這天下壓根就沒有聖人,大家都是凡人.

當然了,魏征這位所謂的直臣也有私心,他和李世民之間的關系也不純粹.

魏征作為山東權勢集團的頭目之一,直臣也只是他的人設,他當然算得上是忠臣,但是他用心也不純粹,弄權是談得上的.

………………

但是生氣過之後.

甯元憲反而進入了反思.

一,沈浪這些難聽的話,沒有直接面對著他說,而是間接說給他聽.

這證明了什麼?沈浪沒有膽子嗎?

不,他連更大膽的話都說出來了.

他之所以沒有當面和甯元憲說這些話,只能證明他不忍心傷害甯元憲的情感.

這一點,甯元憲嘴里不屑,但心中卻非常看重.沈浪這等傲慢無比的人,都在乎我甯元憲的感情,這證明了什麼?

他是聰明之人,當然能夠看穿.

二,沈浪這些話是對的.

當然沈浪對甯政的那些判斷,甯元憲依舊不屑一顧.

但沈浪對他甯元憲的那些判斷,捫心自問之後,甯元憲知道這是對的.

一般而言,甯元憲是聽不進真話的.

但是有兩個人的話,他能夠聽得進去.

一個是卞妃,一個是岳父祝弘主.

卞妃愛慕他,關心他,是親人,是他心目中真正的妻子.

宰相祝弘主雖然有私心,一心為了祝氏家族.

但甯元憲是祝相看著長大的,在他眼中甯元憲就仿佛是他的孩子,也是他希望的寄托.

甯元憲對先王不親近,卻對這位祝相非常親近,隱隱把他當成了父輩.

當然,甯元憲登上王位之後.

祝弘主一般情況下,也就不會直諫越王了.

因為他知道性格根本改不了了,堵不如疏.

這就如同家長對孩子,就算闖禍了,家長幫忙善後就是了.

只要不闖下無法彌補的大禍便可.

至少到現在為止,甯元憲雖然談不上非常英明,但也稱得上出色了.

所以,祝相和甯元憲之間,幾十年君臣,關系依舊非常親密無間.

而現在,甯元憲竟然也聽進去了沈浪的話.

當然還有重要一點.

沈浪只是闡述,甚至不能算直諫,因為他並沒有說國君你必須要改,也沒有說陛下您要這樣做,您要那樣做,這樣才是英明之主.

沈浪話里面的意思就是,陛下您就是這樣的人,您就繼續這樣吧,自己痛快就好.

他想要對國君的諫言只有一句話:越國下一代君王,不能再像您這樣了,甯政殿下確實蠻適合的.

對後面半句甯元憲依舊嗤之以鼻.

但對沈浪的前一句話,他也聽進去了.

下一代越王,不能再像他一樣任性敗家了.

甯元憲之所以過的這麼瀟灑,很大程度上是吃了大勝吳國的勝利果實.

那一場勝利太大了,足夠他吃二十年.

但是如今越國局勢確實談不上好,首先文官貪腐嚴重,吏治敗壞.

還有就是新政阻滯,國庫空虛.

經過甯元憲二十年的敗家之後,國庫虧空到何等地步?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

欠下隱元會天文數字的債務,每一次想起來國君都夜不能寐.

于是,他索性不去想了,就能睡一個好覺了.

這性格和沈浪真是一模一樣的,沈浪也欠了天道會巨大的債務.

不過他絲毫沒有在意,依舊揮金如土.

但是國君深深知道,下一代國君絕對不能再這麼敗家了,一定要學會勤儉持家,一定要勵精圖治.

也正是因為如此,國君才再立儲一事上稍許猶豫.

當然他此時心中,依舊是絕對傾向于太子繼承王位的.

太子像他,只不過更加冷酷,他上位之後,能夠穩住朝政,能夠駕馭群臣.

但是有一點,太子太過于注重權術了.

不夠直,這意味著他也很難行王道.

用權術治國,而非用王道治國.

用王道治國太累了,需要勵精圖治,兢兢業業發展國力.

正是因為如此,甯元憲才給了三王子甯岐機會.

甯岐和太子完全不一樣.

他更直,也更狠,強大而又充滿自信.

一點都不喜歡花團錦簇.

但是甯岐也有一個缺點,太注重武人和黑水台了.

這樣容易成為一個暴君,就算不是暴君,也容易成為了一個冷酷之君.

天下之間真是沒有完美的繼承人.

于是,國君將沈浪的話看了一遍又一遍.

心中嘗試著接受沈浪的忽悠.

但是他努力了好幾遍,還是不行.

完全不信.

他相信沈浪,但是對甯政沒有一點點信任感,沒有一點點親近感.

一想到這個人,一想到這張面孔,整個人就反感.

荒謬,荒謬!

然後他再一次在心中強調:哼,就算是明日越國要滅亡了,今晚我也不會把王位傳給甯政.

此時,黎隼跪了下來.

"怎麼了?"甯元憲問道.

黎隼道:"奴婢派去這條小狗,記錄沈浪和甯政殿下的談話,但是這條小狗欺君了."

甯元憲對比三份記錄,完全我一模一樣啊,沒有任何欺君.

只不過有一份可能是因為心潮澎湃,所以字跡稍稍有了變化.

大宦官黎隼道:"這條小狗在關鍵時刻,咳嗽了一聲,有提醒沈浪和五殿下說話小心的意思."

甯元憲目光一寒道:"帶進來."

那個小宦官被帶了進來.

他真的不知道去監督沈浪和甯政談話的有三個人,他真以為就他一個人.

不過事後,他還是主動向黎隼坦白了.

國君道:"你叫什麼?"

那個小宦官道:"馮塵."

哦?

這個名字竟然取得不錯,不像是粗鄙人家出來的.

黎隼道:"他出身于大恩庭."

大恩庭里面都是罪人之後,很多男孩子稍稍大一些,就會被閹割掉成為太監.

國君甯元憲道:"你為何要咳嗽提醒沈浪和甯政啊?"

小宦官馮塵磕頭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甯元憲道:"你是該死,但也說完之後再死."

小宦官馮塵道:"奴婢聽說甯政殿下為了保護沈浪大人的侍妾,主動站出來承擔了所有的罪名,心生敬佩,所以本能咳嗽提醒,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事實上!

這個小太監是想起了他的兄長.

當年家族覆滅的時候,他馮塵已經十一歲了,要一並斬首的.

但他的兄長卻沖出來大呼,說他只有十歲,不能殺,不能殺.不信去量量身高.

而馮塵因為身體不太好,從小就長得不高,這也量發現也就是八九歲的身高.

所以他活了下來,被送去了大恩庭.

而他的兄長當然也跟著家人一起抄斬了.

就算臨死之前,這個兄長還想著保護他這個庶子.

真正長兄如父.

甯政為了保護冰兒,而承擔了殺人罪名,被關入了宗正寺的監獄,這讓馮塵非常感動,讓他想起了那個臨死之前保護他的兄長.

所以才會在關鍵時刻咳嗽提醒.

"杖責三十,如果死了就死了,如果僥幸不死,那就扔到浣衣監!"

大宦官黎隼道:"遵旨,謝陛下洪恩."

小宦官馮塵叩首:"謝陛下洪恩."

然後,他被拖了出去.

重重打了三十杖,整個人鮮血淋漓,生死未卜.

……………………

次日!

國君一直睡到了中午!

卞妃大著肚子給他做中飯.

她的身孕也差不多有五個月了.

甯元憲見之,柔聲道:"愛妃懷有身孕,趕緊歇息,為何還要操勞?"

卞妃柔聲道:"躺著也無聊,懷孕的人稍稍動彈一下還是好的,我就做幾個小菜,也沒什麼油煙的."

甯元憲望著卞妃的身影.

盡管王後才是正妻,但王後太傲慢,太過于端莊了.

只有眼前的卞妃才是貼心的妻子.

就是那種對你好到恨不得把你身上每一處都寵溺的人.

甯元憲非常珍惜這一點,這是他心目中僅有的幾個親人之一.

看著卞妃的身影,甯元憲心中溫暖幸福,但是也充滿了一絲陰霾.

因為禦醫已經幾次跟他彙報過了.

卞妃的身體太弱,根本不適合懷孕,而且一直以來胎兒也不穩.

有幾次都有流產的危險.

是卞妃強行用藥保胎.

而且,卞妃還不讓國君知道.

但禦醫不敢隱瞞,把一切都告訴了國君.

但甯元憲此時反而不敢讓卞妃知道他已經知道了.

就只能在心中祈禱!

甚至他此時心中只求妻子卞妃平安.

對于他肚子中的這個孩子,他幾乎都不敢奢望了.

仿佛感受到了國君的目光.

卞妃稍稍扭過頭來溫柔一笑.

然而……

這個笑容仿佛瞬間定格.

忽然,她臉色一白,整個身軀一顫.

然後……

身下猛地湧出了一灘血紅.

卞妃淒聲道:"夫君,夫君……"

然後,卞妃整個人就要倒下.

甯元憲頓時毛骨悚然.

整個人仿佛雷擊一般無法動彈.

足足好一會兒,他才猛地跳起來,上前抱住了卞妃.

而卞妃直接攤到在他的懷里.

她雙腿之間,鮮血狂湧而出.

甯元憲淒厲高呼:"來人,來人,救人啊,救人啊……"

………………………

國君整個人都陷入了瘋魔之中.

幾十個禦醫都進去了.

但是依舊沒有好消息傳來.

從來沒有祈禱過的甯元憲,此時一個人躲了起來,跪在地上,向滿天神佛祈禱.

"求求上蒼,不要帶走我的妻子."

"上天啊,你已經帶走我一個妻子了,求你萬萬不要帶走我第二個妻子."

"我甯元憲,真的承受不起了."

"上蒼,請你開恩,請你開恩."

"我甯元憲願意今後行善積德,我甯元憲願意折壽十年,只求你不要帶走我的妻子."

半刻鍾後!

年邁的禦醫跪下來叩首道:"陛下,臣等已經盡力了,卞妃為了保胎,服下了太多藥物,對身體摧殘厲害,這次流產,引發血崩,臣……真的無能為力."

血崩就是大出血,這些禦醫根本止不住,所以必死無疑.

甯元憲沙啞嘶聲吼道:"若救不活寡人的卞妃,你們也跟著陪葬,你們也跟著陪葬!"

那個老禦醫直接叩首道:"臣已年邁,不懼死亡,陛下就算殺了臣,臣也救不了卞妃了."

這句話,幾乎直接判定了卞妃的死刑.

甯元憲踉蹌,整個人站立不住,幾乎要直接坐倒在地.

淚水湧出.

是寡人造了太多的殺戮嗎?

是寡人造孽太多嗎?

如今上天要懲罰寡人嗎?

上蒼啊,你為何要挑選卞妃啊?為何要挑選卞妃啊?

甯元憲滿心絕望,這個世界仿佛都灰暗了下來.

而此時,大宦官黎隼道:"陛下,去讓沈浪來,他有神奇醫術,當時他治好了張聰的腸癰絕症,或許……或許他能救卞妃!"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兄弟們繼續支持我,今天更新一萬五以上,助我一臂之力!

上篇:第280章:國君嚇飛!五王子奪嫡開始!    下篇:第282章:沈浪救活卞妃!神乎其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