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2章:沈浪救活卞妃!神乎其技!   
  
第282章:沈浪救活卞妃!神乎其技!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甯元憲滿腦子里面都是卞妃扭頭一笑的那一瞬間.

他心中仿佛充滿了宿命感.

當年他的妻子就喜歡對他回眸一笑.

當然回眸一笑其實並不是什麼好詞,聽上去仿佛有些做作.

但是感情好的男女之前仿佛是有心靈感應的,當女人感覺到目光注視她背影的時候,她當然要給丈夫回應,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比回眸一笑更適合的呢.

而且當年甯元憲妻子貴為太子妃的時候,就幾乎天天為他下廚.

這甚至不是為了討好他,而是為了照顧丈夫,只有她才知道丈夫喜歡吃什麼,應該吃什麼,並且掌握好其中的平衡.

就因為甯寒公主和姜離帝主未出世兒子的婚約,使得甯元憲當時不得不廢後,致使原配妻子郁郁而終.

但是甯元憲知道,妻子當時很傷心,但是並沒有責怪他.

而這一次卞妃同樣是回眸一笑,然後鮮血猛地湧現出來.接著他就失去了還沒有出世的孩子,而且馬上就要失去卞妃.

真的是充滿了宿命感.

就仿佛是對他甯元憲的懲罰.

他滿腦子里面都是自己曾經殺過的人,曾經造過的孽.

就仿佛是上天要收走他心愛的妻子一般.

當時收走了原配,這一次又要來收走他的卞妃了.

難道注定他甯元憲不能愛任何人嗎?一旦他愛上哪個女人,上天就會收走,難道他甯元憲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嗎?

………………

沈浪,找沈浪.

聽到黎隼的話之後,國君眼前仿佛亮起了一道光芒.

沒錯,沒錯!

還有沈浪,還有沈浪.

因為關心則亂,所以剛才國君一下子真的沒有想起來.

沈浪會神奇的醫術,這一點國君深知.

但當時沈浪治好了張翀,治好了腸癰絕症,國君下旨不得宣揚,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太過于神奇了,國君不想讓人給沈浪打上一個神醫的標簽.

神醫能夠救命,當然很了不起.

但在這個世界,大夫是不值錢的,哪怕神醫也是不值錢的,只有遇到性命之危時才會想到你.

而人一旦被貼上某種標簽就很難再改變了.

今後有人再提起沈浪的時候,就會想到此人是一個神醫,其他應該就不會了,仿佛除了治病救人就不會別的本事了.

這其實也算是國君對沈浪的一個保護.

或許是因為保護得太過了,連國君就差點忘記了沈浪還有這本事.又或者他心急如焚,腦子里面已經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此時被黎隼提醒之後,內心頓時湧起了無線的希望.

"快,快,用最快的速度把沈浪帶來."

"另外,把甯潔也一並叫來!"

因為甯潔曾經和沈浪配合過,治好了甯焱.而且卞妃是女子,很多事情讓甯潔來做更加合適.

國君的旨意剛剛落下,小黎公公立刻帶著幾名武士飛快地沖了出去.

此刻完全是爭分奪秒,和死神在賽跑.

沈浪啊,希望你能夠再一次創造奇跡,拯救寡人的愛妃.

………………

五王子甯政宅邸中.

沈浪正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拯救五王子甯政.

他腦海瞬間湧起了許多種法子,但是沒有一種非常優秀,都有點勉強的.

真正好的法子,一定要大巧若拙,不能有什麼算計的痕跡.

准確說,不能讓國君覺得沈浪在脅迫他,不能傷他的心.

奪嫡首先爭奪的就是國君的心.

就在此時.

小黎公公閃電一般從了進來,速度真是如同鬼魅一般.

沈浪第一次知道,原來小黎公公的武功如此之高.

"卞妃流產,引發血崩,十萬火急,快!"

小黎公公進來之後,用了不到兩秒鍾就把事情說完了.

沈浪來不及驚愕,立刻飛快沖入房間里面,背起自己的醫療包,朝著外面沖了出去.

不過小黎公公還是覺得他速度太慢了.

很快沖進來兩個武士,架著沈浪飛快地朝著王宮內沖去!

………………

僅僅一刻鍾時間,沈浪就已經進入到宮中.

進入卞妃的房間之後,滿眼都是血跡.

地上,床上,到處都是殷紅的血跡.

卞妃臉色蒼白如紙,呼吸微弱而又急促.

因為大量失血,是的她必須非常用力呼吸,才能給腦子勉強提供足夠的氧氣.

而甯潔公主已經在這里了.

此刻,卞妃正握著國君的手,仿佛在給他交代後事.

國君滿臉都是淚水.

真的整張面孔都被淚水糊住了.

見到沈浪後,國君眼中爆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顫抖道:"沈浪,能不能救,能不能救?"

沈浪暫時沒有理會國君,而是朝著邊上的老禦醫道:"血崩為何止不住?"

老禦醫道:"卞妃強行保胎,吃下了太多的藥,所以流產脫落得非常猛烈,傷口較大,而且是在肚腹之內,完全止不住."

卞妃瘦弱,大概只有八十斤左右,體內血液重量大概也就是三千多毫升左右.

此時失血量應該已經在一千毫升左右了.

盡管她非常努力在呼吸,但是眼神已經迷離了很,很顯然是腦供血不足,很快就要進入徹底的昏迷了,完全是憑借一股子意志力在支撐.

"夫君,請你轉告兄長,豔州是陛下之豔州,不是卞氏之豔州,不要給子孫召禍."

這是卞妃最後的遺言了.

國君再也忍不住,直接嚎啕大哭.

如此賢妃,臨死之前依舊在為他考慮.

最後的遺言竟然是讓兄長交出豔州之權,不要成為割據之軍閥.

這更加讓國君心痛如同刀絞.

交代完最後的遺言後,卞妃意志力再也支撐不住,眼睛一閉,整個人直接昏厥過去.

甚至,連呼吸都仿佛停了.

刹那間,甯元憲的心髒仿佛猛地裂開,眼前一黑,也幾乎昏厥了過去!

沈浪道:"黎公公,把陛下帶走."

這個時候,沈浪的話仿佛是旨意一般.

黎隼和黎恩讓兩人,不說二話直接進來,不管甯元憲是否願意,直接將他拖走了.

沈浪立刻用X光透視眼,檢查卞妃的腹內.

此時胎兒已經流出來了,但是那個巨大的傷口還在,正不斷往外湧血,完全止不住.

一般而言,因為流產是不容易應該這麼大出血的.

沈浪本以為是胎盤滯留,這一般是流產引起大出血的最大原因.

但是禦醫這個本事還是有的,胎盤已經從宮內完全剝離了.

那這個大出血,完全就是因為凝血功能障礙了.

必須趕緊止血,否則用不了一刻鍾,卞妃就會流血而死.

沈浪一撕開卞妃的衣衫,露出她的小腹.

飛快拿出筆,在卞妃的肚子上描點.

"這里,這里,這里……"

然後,告知什麼角度,什麼力道,什麼深度.

甯潔長公主的銀針飛快刺入.

整整幾十根銀針刺入,將卞妃失血宮內傷口封住.

甯潔果然了得.

這幾十根銀針刺入之後,立刻封堵住了傷口的大部分血管.

這血崩一下子就止住了大部分.

現在依舊往外流血,但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嚇人了.

沈浪常常呼了一口氣.

"卞妃以前受傷,是不是就不容易止血?"沈浪問道.

甯潔長公主點了點頭.

果然是凝血功能障礙.

卞妃體弱,氣血兩虛,用現代醫學術語就是有血液病,或者是血小板減少症,或者是再生障礙性貧血.

這兩種情形都非常容易引起凝血功能障礙.

得了這種病的話事絕對不可以懷孕的,就算胎兒能夠正常成長,未來分娩的時候也無比危險.

但是卞妃太渴望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了,所以想盡辦法終于懷孕了,結果遭遇了如此生死大劫.

甯潔長公主道:"接下來怎麼辦?"

沈浪檢查過一遍,凝血功能障礙是容易大出血,但並不是完全止不住,而是需要更長的時間.

接下來只要血止住,是不需要動手術的.

但此時卞妃宮內的傷口失血點盡管已經大部分封堵住了,但依舊在滲血.

這樣流下去的話,還是會死的.

而且卞妃已經陷入昏迷了.

所以必須立刻輸血,往她體內輸血.

因為她失血實在是太多了.

"必須往她體內輸血."沈浪道.

甯潔不由得一愕,還可以輸血的嗎?

"用誰的血?"甯潔問道.

這就是關鍵問題所在了,輸血是不能亂輸的,必須血型吻合.

否則會造成輸血反應,使得血液凝集徹底堵住血管,那樣死得更快,幾乎無救.

萬一卞妃是熊貓血型的話,那也基本上玩完了.

沈浪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演出卞妃的血型.

驗血型對于現代醫學來說非常簡單,甚至不需要去醫院,自己網購試紙就可以.

但是在沈浪這個世界,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想要直接驗出血型,這根本就不可能.

但沈浪有法子,直接采用1900年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病理研究所工作的蘭茨坦納的法子就行了.

他首先取了卞妃的十幾管血液.

然後將血液分離成為血清和紅細胞鹽水懸液.

他速度飛快,立刻制作出了十幾分血液樣本.

然後他從自己體內抽出了血液,分離成為血清和紅細胞鹽水懸液.

最後,將自己的血清滴入卞妃的紅細胞鹽水懸液之內.

如果能夠無障礙溶解,代表著沒有排異反應,代表著沈浪的血可以輸入卞妃體內.

如果發生凝集,那就證明沈浪不可以給卞妃輸血.

結果很快出來了.

沈浪的血清和卞妃紅細胞懸液發生了凝集,如同一團棉絮一般.

沈浪又從甯潔長公主體內抽出血液,並且分離.

然後把甯潔公主的血清注入卞妃的紅細胞鹽水懸液之內,依舊發生了凝集.

沈浪大聲道:"讓陛下進來,找十幾個身體健康的人進來."

他的話真的仿佛如同聖旨一般.

國君甯元憲第一時間就沖了進來.

沈浪二話不說,直接將針管刺入國君靜脈中取血.

這個時候沈浪如果想要下毒害人的話,就算有十個國君也已經死了.

大宦官黎隼欲言又止,但終究什麼都沒有說.

沈浪道:"陛下,卞妃的出血已經大體止住了,但依舊在滲血大概過一段時間才能止住.卞妃失血過多,需要往她體內輸血,這樣才能挽救她的性命."

國君立刻道:"輸我的血,輸我的血."

沈浪道:"我需要驗血,一旦輸入的血不對,會造成凝集,那樣會更加危險."

"剛才我已經試過我自己的血,還有甯潔公主的血,都不行,都有排異反應."

"卞妃在王宮內有什麼親人嗎?"

這話一出,小黎公公飛奔離開.

卞妃在國都有一個侄子,兩個侄女.

沈浪將國君的血液分離,然後將血清注入卞妃的紅細胞懸液之內.

然而……

很快就出現了排異反應,血液凝集在了一起.

沈浪痛苦地皺眉.

不想出現的情形發生了.

卞妃的血型很獨特

人類血型並不複雜,互相可以輸血的概率是很高的.

理論上O型血可以給大多數血型輸血.

而AB型血液更幾乎是萬能血型,基本上可以接受幾乎所有血型的輸血,當然只能是應急之下,輸血的話最好還是同血型輸送最好,尤其是大量輸血.

國君見到沈浪的臉色,不由得問道:"怎麼了?"

沈浪道:"卞妃的血非常稀罕,對大多數人的血都有排異反應."

國君大吼道:"去找人,去找身體健康的人,身份高貴的人來."

隨著國君旨意下達.

上百名宦官飛奔出了王宮.

片刻功夫後,太子甯翼,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六王子等等人都來了.

因為他們都聽說了,需要往卞妃體內輸血.

盡管他們覺得血液珍貴,根本不舍得輸出.

但是卞妃是誰?

這是國君最寵愛之人,而且她的身後站著卞逍,越國最大的軍方巨頭.

不管是太子還是三王子,只要得到卞妃的支持,勝利的天平立刻就會偏移.

所以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萬萬不可錯失良機.

這可不僅僅是救活卞妃那麼簡單,一旦你的血液進入了卞妃體內,救活了她的性命,是不是就有血脈相連的感覺.

卞妃沒有孩子,而且以後也不可能會有了.

那麼輸血救活她的人,是不是就相當于他的孩子?

所以幾位王子都無比的積極.

此時,卞妃的侄子和侄女都來了.

沈浪避嫌,沒有給太子,三王子等人取血.

而是直接給卞妃的侄子侄女取血.

雖然說有血緣關系不見得血型吻合,但希望終究大了那麼一點點.

但是結果很快出來了!

還是不行.

卞妃的紅細胞還是對她侄子,侄女的血清出現了排異發現,出現了凝集.

此刻不要說國君,就連沈浪也要瘋了.

連有血緣關系的親人都不行.

這證明了卞妃真的是稀有血型.

真是要命,真是要命了!

因為卞妃依舊在緩緩失血,心跳和呼吸都越來越微弱了.

甯潔長公主道:"沈浪你要快點,卞妃快要不行了."

沈浪道:"灌參湯,但是一丁點,千萬不要多,千萬不要多."

其實這個時候其實根本就不能喂參湯的,因為容易引起更激烈的出血.

但沒有辦法啊.

卞妃的身體虛弱到了極點,隨時都可能咽氣.

甯潔長公主給卞妃喂下了一丁點的參湯,沒有見到明顯好轉,但是不能再喂了.

黎隼飛快給幾個王子全部取了血,然後交給了沈浪.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沈浪,當然是害怕他作弊.

明明某個王子的血可以救卞妃,但他為了打壓太子或者三王子,故意說不可以,或者在做實驗的時候動手腳.

現在不但在場幾位禦醫看明白了,就連國君也看明白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沈浪動作飛快,將幾個王子的血液分離成為血清和紅細胞鹽水懸液.

然後,同時將幾個王子的血清注入到卞妃的紅細胞鹽水懸液內.

很快出現結果了.

國君一陣踉蹌,眼前再一次發黑昏眩.

依舊出現排異反應,依舊出現凝集了,形成了絮團狀.

此時,所有人都看明白了.

沈浪顫抖道:"陛下,卞妃的血太特殊了,在場無人能夠為他輸血."

國君顫抖道:"我應該想到的,她從小就與眾不同,剛生出來的時候就差點夭折,之後好不容易活了下來,但是身體一直都非常虛弱."

太子道:"沈公子,國都有近百萬人,怎麼都能找到一個可以為卞母妃輸血之人吧."

沈浪搖了搖頭.

如果過大眾血型,不管是A型,B型,還是AB型,又或者是O型,都可以找到大量的匹配者.

現在整整試驗了十幾個人,全部都不行.

這證明了卞妃是稀有血型.

而一旦是稀有血型,那可能就真的是百萬中無一.

想要找到匹配者,真的如同大海撈針一般.

關鍵是沒有時間了.

卞妃已經奄奄一息,而且還在緩慢地失血,隨時都可能咽氣.

國君顫抖道:"真,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嗎?"

就在此時,沈浪和甯潔公主眼睛一亮.

大傻!

他是黃金血脈,應該是無敵的吧.

剛才真是急瘋了,沒有想到這一點.

"大傻,大傻快進來!"

大傻狂奔而入.

沈浪飛快給他取血,然後分離出血清,滴入卞妃的紅細胞鹽水懸液中.

頓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國君當然是渴望發生奇跡,希望大傻的血可以救卞妃.

而太子和三王子等人則渴望失敗.

因為他們萬萬不想見到沈浪救活卞妃,那樣的恩情太大了.

沈浪心中顫抖.

這次應該可以吧,大傻是黃金血脈啊,無敵的啊.

然而……

結果讓他失望了.

依舊不可以.

大傻的血清依舊和卞妃的紅細胞凝集在了一起,如同一團絮.

國君頓時徹底絕望了.

他必須接受一個事實,他或許要永遠失去卞妃,永遠失去摯愛了.

國君痛苦地閉上眼睛,足足好一會兒才睜開,道:"沈浪謝謝你,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或許這一切都是命,這一切都是寡人的錯,是寡人造孽太多了,上天要懲罰寡人,先讓寡人失去了原配,再又失去了卞妃,都是寡人的錯……"

說到最後,國君的聲音一片冰涼.

沈浪也痛苦地閉上眼睛.

他對卞妃是沒有太多感情的.

卞妃是很愛國君,而且溫柔賢惠,但是她對沈浪沒有任何恩情的.

上一次沈浪被黑水台抓走的時候,甯政來求卞妃出手.

當時卞妃有心要幫忙,但後宮不得干政,她還是沒有為沈浪破例.

沈浪之所以感覺到痛苦,完全是醫生的本能反應.

他雖然不做醫生已經很久了,但當他竭盡全力去救一個人的時候,當然是希望成功的.

一旦失敗,當然也會痛苦不堪.

沈浪躬身拜下道:"陛下,請恕臣的無能."

國君搖頭道:"我說過了,不是你的錯,你已經非常出色了.這是寡人的錯,這是寡人的罪孽,報應在了卞妃身上."

可見此時國君已經傷心欲絕,他何等自負?從來不認錯,更別說認罪了.

而此時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了這樣的話.

可見是因為絕望痛苦而失去了分寸.

不過這樣的甯元憲才顯得真實,他是刻薄寡恩,但從某一方面而言,他是把感情傾注在少數幾個人身上了.

國君揮了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吧,寡人陪伴卞妃最後一段時光."

沈浪腳步虛脫走了出去.

其他人也紛紛出去.

就在沈浪要走出門口的時候,國君忽然道:"還有一個人沒有試,還有一個人沒有試."

沈浪一愕.

甯政?

國君道:"黎隼,去把甯政帶來,快,快,快!"

沈浪欲言又止.

國君道:"卞妃剛生出來的時候幾乎夭折,甯政也是.甯政從小就仿佛受到詛咒一般,命格和所有人都不一樣,這一點他和卞妃相似."

這也太牽強了吧.

沈浪道:"陛下,甯政殿下出身的異狀是因為黃疸,而且他出生之時流星墜落砸毀民房完全是因為偶然,我當然可以試甯政殿下的血液,但是您最好不要抱有希望,這是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

接著,沈浪道:"甯政殿下身體很健康,而且他和別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國君看了沈浪一眼,搖頭道:"你不懂,你雖然很聰明,但是有些事情你不懂."

沈浪確實覺得國君的這個理論很荒謬.

好在宗正寺很近.

不到兩刻鍾,大宦官黎隼就把甯政帶來了.

他進來的時候,所有人本能屏住了呼吸.

因為甯政身體太臭了.

沒有辦法,天氣這麼熱,而且宗正寺監獄里面可沒法洗澡,甯政被關了好幾天,渾身當然發臭發餿.

沈浪拿出酒精,把甯政手腕靜脈部位洗得干乾淨淨一塵不染,然後進行取血.

取血後進行分離.

很快血清被分離出來了.

大部分的血清是偏向無色的,也有的是淡黃色.

當然這個淡黃色並不是黃金血脈.

而甯政王子的血清就是淡黃色的.

沈浪將甯政的血清滴入到卞妃的紅細胞鹽水懸液之中.

然後,沈浪屏住了呼吸.

此時,他心中抱著一點兒希望,但卻不敢指望.

因為他懂科學,知道稀有血型的配對太難了,真的是大海撈針.

卞妃和甯政血型符合的概率實在是太低太低,近乎完全不可能.

然而……

國君卻屏住了呼吸.

他心中反而抱有了巨大的希望.

甯政是不祥之人,仿佛被上天詛咒過一般.

但很稀有.

緊接著發生的一幕,讓所有人驚呆了.

讓沈浪也驚呆了.

竟然沒有出現排斥,沒有出現凝集反應.

甯政的血清完美地和卞妃的紅細胞溶在了一起.

這代表著什麼?

這就代表著甯政體內的血液,可以輸入卞妃體內.

不會出現排異.

國君狂喜,整個人都顫抖了.

"沈浪,這是不是證明……可以了?"

沈浪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切,然後點了點頭,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竟然真的可以.

國君道:"快,快,趕緊,趕緊!"

沈浪點頭.

飛快取出了已經消毒過的玻璃瓶子給甯政取血.

先取四百毫升.

卞妃失血太多,可能超過1000毫升了,輸入400毫升雖然依舊不大夠,但應該能夠救活性命了.

很快沈浪就從五王子甯政體內取了兩大瓶血液.

在場幾人看得昏眩.

竟然要取這麼多血,這肯定是元氣大傷了吧.

取出第一瓶後,沈浪就開始為卞妃輸血.

國君睜大眼睛看著甯政的鮮血一滴一滴流進卞妃的體內.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一刻鍾過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

所有人清楚地看到.

卞妃本來徹底蒼白無色的面孔,漸漸有了紅暈.

而且呼吸也越來越有力.

心跳也越來越有力.

雖然還沒有蘇醒過來,但是生命特征越來越明顯了.

老禦醫上前為卞妃把脈.

然後顫抖跪下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卞妃救活了,卞妃救活了,神乎其技,沈公子真是神乎其技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了一萬六,糕點真的夠拼了,兄弟們支持我啊,萬萬拜托了!

上篇:第281章:浪爺王者之道!國君突遭劫難!    下篇:第283章:國君感激!卞妃報答救命之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