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4章:甯政封爵!開衙建府!毒殺苦頭歡   
  
第284章:甯政封爵!開衙建府!毒殺苦頭歡

g,更新快,無彈窗,!

刹那間,甯政心中風起云湧,完全不能平息.

整個心髒微微顫抖,乃至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然後一陣陣發熱.

這大概是他夢寐以求的一刻吧.

從生下來的那一刻起,除了保護他長大的那個宦官之外,便沒有受到任何關愛.

父親厭惡他,母親蘇妃不說也罷.

他曾經無數次幻想有一個疼愛他的母親.

在很長時間內,姨母蘇佩佩在他心目中都是母親的角色.

因為是姨母救了他,否則他剛剛出生下來就會被溺死.

但他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見過蘇佩佩,更沒有相處過,所以也無法具體幻想蘇佩佩這個母親的角色.

稍稍長大一點的時候,大概是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宮內慶典,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地來參加了.

結果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父王,太後,親生母親蘇妃,還有幾個兄長,就仿佛當他完全不存在一般.

甚至都沒有准備他的位置,望向他的目光也無比厭惡嫌棄.

六七歲的孩子哪里能夠遭遇這個冷遇?當時的甯政無比的難過,徹底感覺到整個世界對他的惡意,感覺到整個世界都無比的冰冷,沒有一點點溫度.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卞妃朝著他招了招手說:"孩子,你來我這邊."

然後宦官就在卞妃身邊加了一個座位.

當時的甯政心中無比溫暖,感覺整個心靈瞬間被拯救了一般.

當時他就在想著,卞母妃要是我的母親就好了.

這個念頭他曾經想了很久很久.

然而……

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和卞妃接觸過了.

而且每年宮中的慶典,他也再沒有去過.

漸漸長大之後,甯政心中知道了.

卞妃並不算喜歡他,當時只是心善,不忍心見到他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受到如此冷遇而已.

事實上,卞妃幾乎都忘記此事了.

但是卞妃的那一聲溫柔召喚,永遠銘刻在甯政的心靈深處.

而此時.

終于夢想成真了,這個溫柔賢淑的女人答應成為他的母親.

甯政覺得自己被幸福籠罩了.

他的心髒都要跳出來了,恨不得立刻答應了.

見到激動的甯政,面孔都脹紅了,卞妃柔聲道:"孩子,還呆著做什麼呢?"

那意思是,趕緊拜下來認母啊.

甯政的內心依舊火熱,但是他的腦子卻漸漸清醒過來.

他沒有拜下認母.

卞妃愕然道:"怎麼,你不願意嗎?你是責怪當時你求我救沈浪的時候,我無動于衷嗎?"

甯政搖頭道:"不,不是."

他確實沒有這麼想,他心中很清楚.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虧欠你,人家願意幫助你是情分,不願意幫助你本分.

卞妃不願意後宮干政,又有什麼錯?

而且沈浪當時對卞妃也沒有任何恩情,她不願意出手相助又有什麼錯?

卞妃道:"那你為何不願意呢?"

甯政頓時無比緊張道:"我……我……我……"

一緊張他就結巴起來.

卞妃柔聲道:"不要急,慢慢說."

甯政深深吸一口氣,從口袋里面拿出一顆石子含在嘴里.

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甯政一字一句慢慢道:"卞母妃,如果是之前,我夢寐以求都想要有您這樣一位母親."

卞妃道:"那現在為何不可以了呢?"

甯政道:"因為……我打算奪嫡."

這話一出,卞妃都嚇了一大跳.

這件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因為國君從來都沒有和她說過.

甯元憲怎麼可能會說,因為這在他看來比夢話還要夢話,說出來遭人取笑嗎?

而且他還來不及說,卞妃就已經出事了.

卞妃不敢置信地望著甯政.

這個孩子有這麼大野心嗎?完全看不出來.

而且他這個樣子怎麼奪嫡啊?

陛下半點都不喜歡他,而且他個人形象如此之差,關鍵還結巴,背後沒有任何勢力,怎麼奪嫡?奪嫡難道是兒戲嗎?

卞妃面容變得嚴肅起來道:"甯政,你告訴我為何要奪嫡?"

甯政想了一會兒道:"保護想要保護的人,我若不奪嫡,不管是大哥登基還是三哥登基,都不會放過沈浪和金氏家族的."

這話一出,卞妃的心髒頓時變得溫柔起來.

這還是一個好孩子,但是也未免太兒戲了.

卞妃問道:"是沈浪讓你奪嫡,你才要奪嫡的嗎?"

甯政想了一會兒道:"是,也不是."

卞妃道:"你慢慢說."

甯政含著石子,這樣他說每一個字都非常費力,但這樣反而不容易結巴了.

"我之前確實從來都沒有想過奪嫡一事,甚至做夢都沒有想過."

"但是和沈浪談過之後,我覺得我可以試試."

卞妃還是覺得非常荒謬,但還是問道:"你既然決定奪嫡了,那豈不是更加需要支持嗎?為何拒絕認我為母呢?"

甯政道:"我若不奪嫡,那認您為母,就是私事.我若要奪嫡,那認您為母,就是國事,不能因私廢公."

卞妃道:"難道你不想要得到我的支持嗎?"

甯政道:"我當然想,但我現在沒有表現出任何才能,僅僅只是因為輸血給卞母妃,就要您支持我,那太投機取巧了.我渴望得到卞氏家族的支持,但那也要因為卞氏看出了我的能力和潛力,看出我是一個合格的繼承人,所以才支持我.而不僅僅只是我給母妃輸血,我若這樣認您為母,就等于強行把卞氏拉上我的戰車,讓卞氏承擔不該承擔的責任,這樣做不對."

頓時卞妃驚呆了.

她仔仔細細地看著甯政良久.

她必須承認,她之所以要認甯政為母,一是因為他的救命之恩,二是因為他可憐,三是因為他善良.

但沒有想到,這個孩子竟然有如此擔當.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會利令智昏.

巨大的誘惑擺在面前,誰又能抵擋得住?

而甯政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壓制了自己的欲望,反而選擇了冷靜,做出了取舍.

當然看上去有些幼稚,但真的很有品德,很有意志.

沈浪這個人是非常非常聰明的,但也非常傲慢,他看人的目光或許確實不會差.

他既然能夠選中甯政,那證明甯政肯定是有過人之處.

但是卞妃也冷靜了下來.

就如同甯政所說,如果他沒有選擇奪嫡,那麼卞妃將他過繼來當兒子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她最多就是保護甯政不受人欺負,得到應該有的待遇就可以了.

而甯政決定奪嫡,那她就不能亂認子了.

那樣會向天下發出錯誤的信號,會讓人覺得卞氏家族支持甯政奪嫡.

這後果就很嚴重了.

至少到現在為止,在奪嫡之爭上卞氏是不站隊的.

而且卞妃也沒有資格代表卞氏支持哪一方奪嫡,後宮不得干政,她是真的不會干涉任何政務的.

能夠代表卞氏家族決策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兄長卞逍.

足足看了甯政好一會兒,卞妃道:"政兒,你不但是一個好孩子,而且還讓我刮目相看,你很有擔當,擁有很好的品德,這讓我非常高興."

甯政垂首不言.

卞妃道:"但就如同你所說,你既然決定要奪嫡,那我反而不能表達立場了.但是……"

她稍稍停頓了一下.

"但是,我更加喜歡你這孩子了."

甯政躬身道:"謝謝卞母妃."

卞妃道:"好了,你去吧."

……………………

國君聽到卞妃的複述,頓時也有些驚呆了.

甯政竟然拒絕了,竟然表現得如此有擔當?

為君者,當然要貪婪.

但是也要學會拒絕誘惑.

因為利益誘惑很可能意味著陷阱.

"是沈浪教他這麼說的嗎?"甯元憲道.

卞妃道:"不可能!"

國君也很快明白過來,確實不可能.

那天晚上沈浪和甯政見面的時候,有三個人在監聽並且記錄.

從那之後,沈浪就再也沒有和甯政見過面了,又哪里有機會教他?

卞妃柔聲道:"後宮不得干政,奪嫡之事我絕對不參與.但誰要是欺負政兒,我也是不答應的."

…………

甯政離開了王宮之後,就再一次回到了宗正寺的監獄內.

但次日,國君召見了他.

這大概還是國君第一次正式召見他.

甯元憲道:"甯政,關于你殺大理寺幾個官員,自己有什麼想法?"

甯政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這話一出,甯元憲頓時皺眉.

他最不喜歡這種大義凜然的話了,喊空話誰不會啊.

頓時,甯元憲冷笑道:"既然如此,我應該將你斬首咯?"

甯政道:"但是殺大理寺官員,是為了救人."

國君道:"如何說?"

甯政道:"當時大理寺官員去搶余家的兩個小女孩,沈浪的侍妾冰兒不願意,將兩個丫頭攔在身後.大理寺官員竟然意圖攻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保護胎兒,就算殺人也是正當的,頂多只是防衛過當."

國君道:"那人到底是你殺的,還是沈浪侍妾殺的."

甯政猶豫了一會兒道:"我殺的."

甯元憲望著這個兒子良久,然後點了點頭道:"知道了,來人將甯政帶回宗正寺監獄.下旨宗正寺和大理寺,聯手審理此案."

……………

次日,大理寺和宗正寺正式審理五王子甯政殺人案.

經過了三個時辰的審理,一切真相大白.

大理寺官員公報私仇,意圖謀殺沈浪侍妾肚子中的孩子,甯政為了救人而殺人,雖情有可原,但是手段過于激烈,判處鞭刑三十!

然後,五王子甯政被公開行刑,抽打了三十鞭子.

直接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抬回家的時候,已經昏厥了過去!

…………

三日之後!

國君下旨,冊封甯政為長平侯,允許開衙建府,允許招募一千私軍.

並且將國都內的那座原鎮遠侯府冊封給甯政.

接到這個旨意後,甯政泣不成聲.

真是太不容易了,距離他成年已經過去三年了,別的兄弟都已經封公封侯,現在終于輪到他了.

盡管比起其他兄長,他的爵位還是低了一級.

但他已經滿足了.

當然這一道旨意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震撼.

因為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國君對甯政給卞妃輸血的獎賞而已,他還是那個最不受寵,甚至受到國君厭惡的兒子.

而且國君將鎮遠侯爵府賜給了甯政,可是那座府邸已經被燒掉大半了.

沒有挑選良辰吉日,甯政直接在第二天搬進了新的長平侯爵府內.

這個鎮遠侯爵府盡管被燒掉了大半,但剩下的這一小半還是很大,足足三百多畝,比起原來甯政的宅邸可是要大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搬家的時候,只有一家人上門道賀,張翀之子張洵.

卞妃派人送來了大量的禮物,還有家具.

甯政全家,加上沈浪全家搬過來,加起來只有區區一百多人而已.

顯得無比空曠!

沈浪正式向國君辭去鎮遠城主之職,成為長平侯爵府長史,

這下子有些人終于有些錯愕了.

這是啥意思啊?

沈浪竟然徹底和甯政捆綁在一起了?

至此沈浪扶持五王子甯政計劃第一步,開衙建府大功告成.

…………

不過此時的長平侯爵府是空殼子一個.

需要搭建文官架構,還需要搭建武將架構,最重要的是招募一千私軍.

說得再直白一些,甯政的侯府需要招募三個主簿,一個千戶,十個百戶.

一般來說這都是國君配備的.

但是國君卻沒有給甯元憲一兵一卒,也沒有給任何官員.

一切都要甯政和沈浪自己招募.

于是,沈浪親自去武學和國子監招募.

毫無所獲.

然後,他又在玄武大道上招募.

依舊毫無所獲.

整整三天時間,沒有一個人願意加入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燒冷灶這種事情有人做.

但甯政這里何止是冷灶,簡直就是冰窟窿啊.

別說是木炭了,就算是火油在這里也燒不起來了.

誰要是跳入這個坑,保證沒有任何前途.

你沈浪是玄武侯爵府贅婿,已經不缺榮華富貴了,但我們不行啊.

有才華的人早就去投靠太子或者三王子了.

來你五王子的府上,冷板凳做到死嗎?

整整八天時間.

沈浪依舊沒有成功招募到半個人影.

因為他是有要求的.

五王子侯爵府招募的三個主簿,需要舉人或者等同于舉人的功名,比如國子監生.

而招募的千戶,一定要有武進士功名,十個百戶也需要有武舉人功名.

有功名的人鬼願意來啊?

別說文武舉人了,就算是文武秀才也沒有一根毛願意來!

但是沈浪倒是出名了.

因為他天天都在擺攤招人.

第九天的時候!

沈浪更是把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因為他張開了一個條幅.

"招募從龍之臣!"

"招募潛邸之臣!"

不僅寫著大字,而且他還讓大傻大吼這兩句話.

整個國都的人頓時被雷得外焦里嫩.

你沈浪不學無術,你知道從龍之臣是啥意思嗎?你知道這潛邸之臣是啥意思嗎?

只有太子的住所,才可以被稱之為潛邸的.

當然這話也不對.

准確說,只有君王登基之前住的宅邸,能夠被稱之為潛邸,因為太子未必能夠坐上君王的.

這一天沈浪在國子監公開招募.

結果有一個監生冷笑道:"沈浪,你知道什麼是潛邸嗎?難道五王子還准備奪嫡不成?"

沈浪頓時笑道:"咦?你怎麼知道?我們五王子就是准備奪嫡啊!"

這話一出,那個國子監生頓時嚇尿了,然後哈哈大笑.

緊接著,一群國子監生蜂擁而出,圍著沈浪道:"沈浪,五王子真的要奪嫡?"

沈浪道:"對啊,五王子真的要奪嫡."

然後,所有人轟然大笑,完全如同傻子一般看著沈浪.

不僅僅是這些國子監學生,就連這些教師也笑得肚子痛.

真的是太可笑了.

甯政要奪嫡?

又矮又胖又丑又結巴的甯政,國君最討厭的甯政,毫無根基的甯政,竟然要奪嫡?

天大的笑話啊.

這簡直不能用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來形容了.

如果說這王位是天鵝肉的話,那甯政連癩蛤蟆都不如了.

"沈浪,五王子靠什麼奪嫡啊?難不成靠你沈浪嗎?"有人問道.

沈浪認真道:"對啊,就是靠我啊."

頓時,又是一陣哄然大笑.

"沈浪你得了失心瘋了吧!"

"沈浪,成功出使羌國的人究竟是不是你啊?成功消滅蘇氏主力大人是不是你啊?"

"你沈浪是瘋子?還是傻子啊?"

就算是世界毀滅,越國毀滅,甯政也不可能奪嫡啊.

頓時間.

沈浪和五王子甯政成為了整個國都的笑柄.

取笑沈浪和甯政的人越來越多.

在這種諷刺和嘲笑中,沈浪之前的光環每天都在褪去.

久而久之,所有人幾乎都忘記了他創造的奇跡,都忘記了他曾經出使羌國,都忘記了他曾經剿滅過蘇難主力.

這個世界是以成敗論英雄的.

不管你曾經有多麼成功,只要你失敗了,你就成為了傻逼.

比如第一次破產後的史育柱,又比如曾經創造奇跡,成為首富最後鋃鐺入獄的牟棋中.

而沈浪現在就成為了這個大傻逼.

他成為了坐井觀天的青蛙,成為了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看夠了他的笑話之後,國子監就把他趕出來了,不許他再進去招募人才.

然後,太學也掛出了牌匾.

不允許沈浪入內.

最後,國度的幾個武學也掛出了牌匾,不許沈浪入內.

而且太學放話,不承認有沈浪這個學生.

沒辦法,沈浪就在玄武大道,朱雀大大道,甚至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開始招募人才.

"招募從龍之臣,招募潛邸之臣."

"招募三個主簿,要求最低有舉人功名."

"招募一名千戶,要求最低武進士功名."

"招募三名百戶,要求最低武舉人功名."

沈浪每天都出來擺攤,大傻每天都跟在外面喊話.

別人或許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大傻卻不這麼覺得,他覺得還蠻好玩的.

沈浪紅了!

大紅大紫.

當然,他的紅有點類似于鳳姐和芙蓉姐姐的那一種.

被無數人恥笑.

因為出丑而出名.

他的名聲就如同長翅膀一般,飛出了國都,飛向了整個越國,最後飛向了整個東方世界.

很快周圍幾個國家的人都知道,越國出了一個奇葩沈浪,竟然要為甯政奪嫡,而且每天擺攤招募人才.

于是有些人問.

"哪個沈浪?該不會是那個沈浪吧!"

"對,就是那個沈浪?"

"怎麼可能?他是瘋了吧!"

"可不是嗎?就是瘋了啊!"

………………

整整二十幾天過去了.

沈浪依舊沒有招募到一個人才,五王子的侯爵府依舊是一個空架子.

依舊連個鬼都不願意投靠甯政.

說句實話啊,如果甯政僅僅只是普通的招人,或許有個別混得極慘的舉人會來投靠吃閑飯.

但沈浪說出要奪嫡.

這就把人嚇尿了.

這下子閑飯沒得吃,反而可能會搭上性命啊.

你嘴巴說奪嫡是痛快了,但是未來太子或者三王子登基之後,是會殺了你的,到時候跟著甯政的所有人都會死.

而且最可笑的是,誰會把我要奪嫡滿天下喊?

三王子甯岐牛逼吧?

得到了薛氏和種氏的支持,已經可以和太子分庭抗禮了,但人家也不敢公然喊出要奪嫡,只敢說為父王分憂.

你沈浪這麼牛逼?

五王子甯政麾下連一只小鳥都沒有,就大言不讒要奪嫡?

知道丑怎麼寫嗎?

知道傻逼怎麼寫嗎?

每一天沈浪在大街上擺攤招人才的時候,周圍人山人海.

都是來看熱鬧的無賴閑漢.

"沈浪,五王子啥時候奪嫡啊?"

沈浪回答道:"就在今天,就在今天!"

"沈浪,五王子啥時候成為少君啊?"

沈浪回答道:"就在明天,就在明天!"

頓時眾人哄然大笑,望向沈浪的目光依舊如同小丑一般.

………………

王宮之內!

國君真的要氣炸了.

要不要臉啊?

還有沒有體面啊?

你沈浪不怕丟人,甯政不怕丟人,寡人還怕丟人啊.

而且口口聲聲奪嫡,你這是作死嗎?

奪嫡兩個字是能喊的嗎?

能做不能說啊.

你倒是好,喊得滿天下都知道,你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我越國有奪嫡之爭嗎?

曾經有很多次,國君想要派人去把沈浪的攤位給砸了,把沈浪抓進王宮,狠狠打幾十板子.

但……他還是忍了.

因為他欠沈浪兩個人情了.

第一個人情,沈浪剿滅蘇氏叛軍主力.

第二個人情,沈浪救活了卞妃.

所以甯元憲就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但是,這樣對他的威名也有傷害啊,現在周圍幾個國家的人都在恥笑他甯元憲了.

不僅沈浪成為笑柄,他甯元憲也要成為笑柄了.

所以,這位陛下真是忍得好辛苦.

這些天國君心中說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幸虧沈浪不是我的兒子,不然我真的會打死他.

天下的混賬果然是一樣的.

有多麼牛逼,就有多麼讓人頭疼.

觀眾看蠟筆小新,覺得好可愛.但某個父母如果真的有小新這樣的兒子,大概只會想著塞回肚子里面重新生一個.

最後連大宦官黎隼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要不然奴婢派人去把沈浪的攤位砸了,把他給抓進來?"

黎隼算是很喜歡沈浪的人了,連他都忍不了了.

太丟人了!

你這是在招聘人才,還是在算命啊?

還擺攤?

卞妃也看不下去了,從來都不干政的她,有一天忍不住說了一句話.

"陛下,要不然你就把人給政兒配齊了?讓他把侯爵府的架子搭建起來,免得沈浪這個破孩子天天在外面丟人?"

看看,連卞妃這樣溫柔賢淑的人都忍不了了.

國君甯元憲道:"要是之前,我還可以默默給甯政配齊了,現在不行了."

現在確實不行了.

沈浪和甯政都幾乎成為了笑柄,五王子府也成為了火坑.

就算國君下旨也沒用.

這些人去了之後,保證立刻稱病,甚至逃之夭夭.

去了之後別說前途沒有,就算性命也可能丟掉啊.

最後國君放了一句狠話.

"隨他去,隨他去."

"這個小孽障,以後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則我打死他."

卞妃聽了,忍不住噗刺一笑.

這陛下和沈浪的緣分也真是有意思.

這位陛下根本是沒有耐心的,也沒有什麼寬容之心的,現在卻要忍沈浪忍得這麼辛苦,淪落到空放狠話的地步.

………………

接下來時間內!

沈浪依舊每天擺攤招人才.

一開始每天周圍還人山人海.

到後來,人越來越少.

因為丑劇也是會看膩的,丑人多作怪這種事情也是會有審美疲勞的.

漸漸地,連無賴閑漢都不願意搭理沈浪了.

傻逼看幾天還挺有意思的,天天看就乏味了.

因為天天都風吹日曬的,沈浪掛的那兩個條幅都有些褪色了.

"招募從龍之臣,招募潛邸之臣."

還是大傻牛逼.

這句話他喊了幾萬遍,十幾萬遍都不膩.

他怎麼可能會膩,他可是未來的天下第一啊.

他可是被兩個大宗師偷襲幾百萬次的人,他可是擋劍幾百萬次的人.

但是國都的民眾已經聽膩了,甚至聽得都魔怔了,要發瘋了.

大傻的聲音完全如同雷霆一般,這一喊出去,方圓二里地都聽得見.

"招募從龍之臣,招募潛邸之臣."

整個國都無數人,每天都要聽無數遍,真的要聽吐了.

而這句無比神聖的話,也淪為了後世大街小巷,三輪車喇叭的那一句:

高價回收冰箱,彩電,洗衣機!

現在沈浪帶著大傻去招募人才,去喊話的時候.

周圍人甚至會怒吼.

"他媽的別喊,聽吐了!"

"你他媽別喊了,喊得我屎都拉不出來了."

"你他媽別喊了,喊得我都硬不起來了."

整整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沈浪依舊沒有招募到半個鬼.

他和甯政從小丑徹底淪為了無人搭理的小丑.

甯政的長平侯爵府,依舊是空架子一個,除了沈浪之外,連一只小貓都沒有.

第三十一天!

忽然有一個人出現在沈浪的攤位面前.

"你們招人對嗎?"

沈浪道:"對!"

"招什麼人?"

沈浪道:"未來的朝廷大臣,從龍之臣."

那個人道:"那就對了,原本我這輩子是不打算出山的,但是見到你們這麼有誠意,我就出來了,說好了我價格很高的."

沈浪道:"啥價."

那人道:"未來宰相."

靠,這人比沈浪還會吹牛逼啊.

………………

卓昭顏放出信息已經一個月了.

終于!

她再一次聯系到了苦頭歡,相約在老地面見面.

太子對苦頭歡的耐心已經耗盡了.

卓昭顏看了一下手中的酒壺,這是毒酒.

喝下去之後,必死無疑.

她盡管不情願,但是太子的命令,她還是要聽的.

苦頭歡雖然好用,武功難得.

但是天生的正義感太可笑了.

而且終究只是一條舔狗而已.

身影一閃.

絕頂高手苦頭歡出現了.

這個成為天下傳奇,十八歲的武狀元,再一次露面了.

卓昭顏一笑,倒了一杯葡萄酒,遞過去道:"哥,天氣熱,喝一杯酒解解渴."

苦頭歡依舊無比癡情,無比狂熱地看著卓昭顏.

然後接過她手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

………………

注:今天兩更一萬五!兄弟們月票給我,支持給我,拜大家了!

上篇:第283章:國君感激!卞妃報答救命之恩!    下篇:第285章:浪爺發達了!國君顫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