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5章:浪爺發達了!國君顫栗   
  
第285章:浪爺發達了!國君顫栗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望著眼前這個應聘之人.

真的是超凡脫俗,放蕩不羈愛自由.

好吧,說人話.

眼前這個人應該無拘無束,不被世俗所牽絆.

因為他好幾個月都沒有洗澡了,這夏天都快要過去了,他身上的衣衫應該還是去年的,已經油光發亮.

他的頭發,應該洗過幾次.

准確說是天上下了幾次雨,他就洗過幾次頭發.

所以現在的發型,可以參考丐幫之王,橫沖直撞,堅硬無比.

還有他的臉.

他已經沒有臉了,因為全部被汙垢糊住了.

這個形象讓沈浪想起了星爺電影《功夫》里面那個賣秘籍的老頭.

看上去像是撿垃圾吃的乞丐.

又像是世外高人的樣子.

沈浪用噴灑了香水的絲巾捂住了鼻子.

"敢問先生故鄉何處?"

高人回曰:"心安之處是吾鄉!"

沈浪又問:"請問先生是什麼功名?"

高人回曰:"功名利祿皆是過眼云煙."

沈浪又問道:"那請問先生還有什麼其他家人嗎?"

高人曰:"孑然一身,無牽無掛,豈不快哉."

呃!

沈浪聽明白了,眼前這個人沒有任何功名,半個秀才都不是,居無定所,超大齡未婚流浪漢.

沈浪一揮手,就要將他扔出去.

"公子,你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挑中了我,這難道不是一種緣分嗎?"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我這絕世的才華,總要有一個歸處吧."

沈浪咬牙道:"那先生都會一些什麼啊?"

高人道:"仰知天文,俯查地理,中曉人和,明陰陽,懂八卦,曉奇門,知遁甲,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自比管仲樂毅之賢,抱膝危坐,嘯傲風月……"

沈浪咧嘴.

然後,他問道:"先生,那麼請問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所有小事,我都不會."高人道:"我這一生,只能做大事."

沈浪算是看出來了.

眼前這個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吹牛.

奶奶的,太能吹了,比浪爺還能吹.

"喲,這不是蘭瘋子嗎?"有人指著高人道.

"這下有意思了,兩個瘋子湊在一起了."

"不,是一個瘋子,一個傻子."

沈浪聽這意思,眼前這個高人還挺有名?

很快他就從周圍人的對白聽出來了,這個蘭瘋子何止是有名,簡直就是聞名遐邇.

他本職是乞丐,還兼職算命.

當然,從來都沒有算准過.

越國有些地方靠近蠻族,風氣比較開放,甚至有些女子也會算命.

這個蘭瘋子趁著算命去摸人家女人的胸,結果被人打斷了手骨.

算命活不下去了,他就去討飯.

有一頓沒一頓地吃飯.

十幾年時間內,他的足跡遍布了吳國,楚國,越國等等.

當然普通的流浪漢,普通的算命先生是出不了名的.

關鍵他算命還要別人脫衣服.

一開始仙風道骨的樣子,還真有人上當.

結果發現被騙之後,人家就回去將他打個半死.

當然,有人可憐他,也曾經給過他一點錢.

結果錢剛剛到手,他就去嫖了.

而且還是那種最最便宜的半掩門,換算之後大概是五六十塊一次的那種.

不過到後來連最低賤的半掩門娼婦也不願意接他的生意了,因為實在是太髒了.

當然髒還可以洗洗,大不了廢一些水.

關鍵這個人渣嫖/女人還記債,又不還錢.

如今整個國都內最便宜的娼婦,他都欠過嫖資,而且從來都沒有要還的意思.

這些女人當然不願意了,就找混混打了他幾次.

每一次都打成死狗一樣,蜷縮在水溝中.

很多次所有人都認為,他應該死了!

結果每一次都沒死.

久而久之,他也就成為了國都的大名人了.

蘭瘋子.

大概是整個國都做下賤,最人渣,最底層的垃圾了.

被人揭穿了身份之後.

這個蘭瘋子也不在意,依舊一副高人的模樣望著沈浪道:"沈公子,過了這個村,可沒有這個店了,錯失了我,你的霸業就永遠都成功不了了."

就在此時,一個粗壯女人走了過來.

大約四十幾歲,二百多斤,渾身都是油膘,這是一個女屠夫.

她這一身橫肉長得比男人還要粗壯,甚至嘴唇上還有胡須.

"啪……"這個女屠夫上前一巴掌直接將蘭瘋子拍到在地.

"你欠我的五個銀幣呢?不還錢我弄死你!"這個二百多斤的女屠夫猛地坐在蘭瘋子的胸口.

沈浪只聽到咔嚓一聲,頓時他猛地一哆嗦.

不知道高人的肋骨有沒有被坐斷啊?

蘭瘋子歎息道:"嬌嬌,明明說好我們兩情相悅,怎麼又談錢了呢?"

"誰跟你兩情相悅,不給錢我弄死你."女屠夫左右開弓耳光狂扇,直接將蘭瘋子打得滿臉冒血.

"十天之內再不還錢,我就閹了你."女屠夫雄壯而去.

女屠夫還兼做半掩門生意?

還真是有的.

這個女屠夫以前應該也是一個奴隸,專門進行相撲表演的.

之後年紀大了,相撲打不動了,就被人雇去殺豬宰羊,收入依舊非常卑微,所以就兼做皮肉生意,當然價格完全低賤到極點,一個銀幣十次.

蘭瘋子滿不在意地起身,拍了拍胸脯,這次肋骨沒有斷,太好了.

然後,他望向沈浪道:"公子,你若是招募了我,俸祿我要預支五個銀幣,讓我把這筆感情損失費給賠了."

我日,你就別說什麼感情損失費了,嫖資就是嫖資.

沈浪直接問道:"三千八百九十五乘于一萬五千二百四十三等于多少?"

蘭瘋子一愕道:"五九三七一四八五!"

沈浪道:"恭喜你,被錄用了!"

蘭瘋子抹了一臉血,站起身來瀟灑倜儻道:"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士為知己者厄死,從今之後蘭某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那……那預支俸祿之事."

沈浪數出了五個銀幣給他.

蘭瘋子接過銀幣,朝著女屠夫狂奔而去:"嬌嬌我有錢了,什麼時候再續良緣啊?"

女屠夫接過錢不屑道:"瘋子,你還是不要浪費錢了,每一次時間還沒有半泡尿長,我脫褲子都嫌麻煩,賺你的錢我心不安."

蘭瘋子也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直接來到沈浪的面前道:"下官拜見,長史大人."

沈浪正色道:"從今以後,你就是長平侯爵府的主簿了,七品官職!"

臥槽!

周圍所有人覺得自己都要瘋了.

就這乞丐,也能當官?

而且直接就是七品官?

沈浪這是瘋了嗎?

"是啊,蘭瘋子這樣的人都能當七品官?那我還能做宰相呢."

"沈浪你的腦子是進水了吧."

"你這完全是瘋了吧."

五王子身邊的宦官驚呆了,沈浪身邊的十三也驚呆了.

老宦官道:"沈公子,雖然說招人不易,但這個人連歪瓜裂棗都算不上啊."

沈浪道:"阿翁,我們就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老宦官咧嘴道:"可是,您這也太不拘一格了啊."

這就好比是賽馬,你若真的沒有馬,挑一頭騾子也是可以的,甚至毛驢也行,再不濟野狗也成.

但你這是逮了一只屎殼郎啊.

"沈公子,再說您不是說過了嗎?這個主簿,起碼要是舉人功名啊."

沈浪道:"我是說過要舉人功名,但沒有說啥時候啊,上一科舉人算,下一科也算,十年後中舉也算啊."

呃!

沈浪道:"乞丐也可以有夢想,流浪漢也可以有夢想啊."

然後他望向蘭瘋子道:"主簿大人,像你這樣的大才,肯定還認識一些其他懷才不遇的人吧,能不能給我介紹幾個?"

蘭瘋子道:"沈公子,你這算是找對人了,我這一生放蕩不羈,笑傲江湖,遇到的高才之人完全如同過江之鯉,每一個都是治國安邦之良才,威震四方之將才.但是沒有辦法,他們個性不羈,不被世俗所理解,沒有伯樂明眼識英才."

沈浪道:"我有慧眼啊,主簿大人,你去把這些大才找過來,我擇優錄取."

蘭瘋子道:"行!但是事先聲明,人才難得,有些主公就算是尋遍天下也找不到一個大才.而我一下子給你介紹十個,當屬不易,所以我要介紹費的!"

這話一出,五王子的宦官都要瘋了,十三也要瘋了.

沈浪道:"行,你要多少介紹費?"

蘭瘋子猛地一咬牙,獅子大張口:"一個人,一銀幣!"

沈浪道:"行!"

頓時間,蘭瘋子拿著錢一溜煙跑了.

很快,他鑽進了一個破廟之內,里面密密麻麻躺著上百個流浪漢和乞丐.

"我給大家介紹一個好活."

"進侯爵府當官,要不要?"

"先從百戶官做起,幾年之後官升十級,個個都是大將軍,個個都能登台拜將,高官封爵."

"不過我給大家找這個活不容易,每個人要給我一個銀幣好處費,沒有錢可以先欠著,月息一成."

………………

半個多時辰後!

沈浪身邊已經人山人海了,至少幾千上萬人圍觀.

因為沈浪擺攤招募人才的高潮戲就要來了.

"來了,來了,來了……"

忽然有人呼喊道.

然後,整個街道臭氣沖天.

蘭瘋子帶領十個大才,浩浩蕩蕩,搖頭擺尾,邁著放蕩不羈的步伐,進入到了人群之中.

將十個人領到沈浪面前,蘭瘋子道:"長史大人,你看看,我給你挑選的這十個大才如何?擔任百戶官綽綽有余吧!"

沈浪朝著這十個望去.

全部都是流浪漢,全部都是乞丐.

沒有一個是正常的.

要麼面孔扭曲,要麼瘸腿,要麼佝僂.

甚至連一個能筆直站立的人都沒有,連站穩都做不到.

這下子,旁觀人真是徹底傻眼了.

沈浪捂住鼻子,一個一個仔仔細細看過去.

他看得無比仔細,甚至動用了X光.

"嘖!"

"嘖嘖!"

"嘖嘖嘖!"

"嘖嘖嘖嘖!"

整整十幾分鍾,他終于檢查過了每一個人.

蘭瘋子道:"長史大人,我介紹的人才如何,每一個都是萬里挑一吧?"

沈浪搖頭道:"不,不止萬里挑一,十萬里挑一!"

蘭瘋子道:"那你說,他們夠不夠資格做五王子府上的百戶官?"

"有,太有了."沈浪大手一揮道:"弟兄們,從今以後大家都在一口鍋里吃飯了,從今以後你們就是長平侯爵府的百戶了."

這話一出,旁觀之人頭皮發麻.

五王子身邊的那個老宦官再也忍不住了,眼睛一翻,整個人昏厥了過去.

蘭瘋子大吼道:"諸位百戶,還不見過長史大人."

頓時,十個乞丐拜下:"拜見長史大人."

"哎呀!"

有三個人太虛了,還有兩個人瘸腿,這一拜下去直接摔倒了過去.

五王子身邊的那個老宦官被按人中,幽幽地醒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之後,眼睛又一翻,徹底徹底昏厥過去了.

沈浪豪邁道:"諸位,今日大才得手!五王子府招募正式結束,諸位隨著我建功立業去了!"

然後,沈浪大手一揮,打道回府.

大傻高舉兩面旗幟.

招募從龍之臣,招募潛邸之臣.

蘭瘋子滿臉血,一臉豪邁,風輕云淡,放蕩不羈跟在後面.

身後十個乞丐,歪歪扭扭,雄壯無比,浩浩蕩蕩朝著五王子的長平侯爵府而去.

旁觀的幾千上萬民眾此時連嘲諷和謾罵都沒有了.

太瘋狂了.

太顛覆了.

太可怕了.

他們心中此時只有一個疑問.

我是誰?

我在哪里?

剛才發生了什麼?

是我瘋了?還是整個世界瘋了?

剛才有十一個乞丐做官了.

而且還都是塌鼻歪嘴翻翻臉?

連路都走不動,每天就躺著抓虱子吃的乞丐,也去做官了?

………………

五王子的長平侯爵府內.

蘭瘋子率領著十個乞丐朝著甯政拜下道:"拜見主公!"

甯政望著這只歪瓜裂棗的乞丐軍,他也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怎麼了?

也幸虧他是心胸寬廣,否則還真以為是沈浪在折辱他呢.

我甯政就只配用這些半殘疾的乞丐?

他對沈浪是絕對信任的,他覺得沈浪此舉,必有深意.

所以盡管頭皮發麻,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諸位既來之,則安之,好好休息!"

而蘭瘋子等十一個乞丐仿佛被這侯爵府的金碧輝煌驚呆了.

太豪華了.

從來都沒有進過這樣的宅邸啊.

天天睡在水溝邊上,破廟里面,進入這侯爵府,簡直就是進了仙境啊.

蘭瘋子道:"主公,請問我們住在哪里,屋簷下能打地鋪嗎?"

甯政頭皮更加發麻了,道:"那一片房子,你們都可以住,需要什麼說一聲."

這話一出,十個乞丐歡呼,頓時朝著那個院子沖去.

"占房子."

"占房間了."

"我一定要挑一間沒有屎尿的屋子."

然後,他們還沒有沖過這個門,立刻全部停了下來.

因為小冰出現了.

她叉著腰,捂住鼻子,母獅吼道:"全部站住!"

蘭瘋子等十個乞丐頓時瑟瑟發抖.

冰兒怒道:"所有人,全部洗澡,用竹刷子刮身子,身上要是有一點點汙垢,都不許進入院子."

"所有人把頭發全部給我剃光,要是帶進一個虱子進來,我活活扒了你們的皮."

"所有衣服,全部給我燒了."

"每一個刷牙三十遍,要是有一點點口氣,我把你們牙齒都拔了."

"咸奴,把開水抬出來."

"要是那個敢不洗澡,給我活活打個半死!"

女壯士咸奴大吼道:"是!"

然後,幾十個女壯士沖了出來.

如同抓小雞一般,把這十一個乞丐提著進去隔壁院子內,扒得干乾淨淨,然後猛地丟進了熱水大桶里面.

這水溫度太高了,都夠褪豬毛了.

頓時,這十個乞丐一個個鬼哭狼嚎,淒厲無比.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這些女壯士拿出剪刀,把每一個乞丐的頭發齊根間斷.

然後用竹刷子,拼命地往他們身上刮汙垢.就著熱水刮,整個工序和褪豬毛是一模一樣的.

"啊……啊……啊……"

"饒命,饒命……"

"姑奶奶,輕一點,輕一點……"

"這個官我不當了,我不當了行不行?"

這些淒厲慘叫聲,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

甯政望著沈浪.

"你,有深意的對嗎?"

沈浪搖頭道:"不,沒有!"

甯政道:"你,你真的要招募他們?要讓那個蘭瘋子成為主簿,讓那十個乞丐做百戶?"

沈浪點頭.

甯政完全不敢置信.

"你是隨意亂選的,還是精挑細選的?"

沈浪回答道:"精挑細選的,整整挑選了一個月,才找到這些人."

甯政咧嘴.

挑選了一個多月,才……才挑選這些歪瓜裂棗出來?

不過,這群奇葩也確實很難找,一個都不容易,更何況是一下子找來十個.

甯政小心翼翼問道:"我,我能問為什麼嗎?"

沈浪道:"因為他們都是人才."

甯政很想問一句,沈浪你是認真的嗎?

可這樣太不禮貌了.

但是請恕我甯政眼拙,這些是人才?

每一個都歪瓜裂棗不正常,每一個都是半殘疾.

這些人分明就是最垃圾的乞丐,流浪漢.

別說是人才了,他們連養活自己都做不到,連最普通的活都干不了.

當然甯政沒有那麼刻薄.

但他覺得這十個人,仿佛真是被上天詛咒過的人.

完全是被掃到垃圾堆的非正常人.

沈浪道:"殿下,您信任我嗎?"

甯政道:"我比相信自己更加信任你."

沈浪道:"那我認真和殿下說,他們真的都是人才,十萬中無一的人才.打造他們的人還來不及用上就已經毀滅了,于是這群人就廢了,變成了這個世界上最底層最垃圾的人!這一個多月時間我擺攤招人,成為整個天下的笑柄,其實很大程度上我就是在等待這些人.現在讓我等到了,而且一下子就來了十一個,我的內心是狂喜的……"

甯政一顫.

他說過,他對沈浪是絕對的信任,甚至比信任自己還要信任.

他既然說是人才,那一定就是人才.

甯政道:"那,那這些人知道自己是這樣的人才嗎?"

沈浪道:"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用了十幾年時間把這些人彙聚到了一起,他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其他人一無所知,他們真的把自己當成了乞丐和流浪漢."

甯政道:"那個了不起的人是蘭瘋子嗎?"

沈浪點頭,道:"對,就是他!殿下接下來還缺乏一個帥,無敵統帥!"

…………

而此時,隔壁的院子內!

蘭瘋子痛哭流涕,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腰圍八尺的女壯士咸奴.

"姑娘,姑娘,求你開恩啊,我這頭飄逸長發留到現在不容易啊,千萬不能剃光頭啊."

"我未來是要成為宰相的人,沒有頭發,不能見人的啊."

"姑奶奶,你只要留下我這一頭秀發,以後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恩人奶奶,手下留毛,手下留毛啊!"

咸奴寒聲道:"你這一頭雜草,不知道有多少虱子,不能留,萬一跳到冰夫人身上怎麼辦?萬一跳到沈公子身上怎麼辦?那可是神仙一樣的人物."

蘭瘋子道:"要不然,用開水燙死這些虱子?"

咸奴道:"開水燙,你頭皮受得了嗎?"

蘭瘋子咬牙切齒道:"試試看."

片刻後!

"啊……啊……啊……"

蘭瘋子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淒厲慘嚎.

"熟了,熟了……"

這慘叫聲直接讓外面經過的小攤嚇得癱倒在地.

直接讓邊上正在換衣服的乞丐們幾乎嚇尿了.

整整一刻鍾後.

這一盆熱水上漂浮著幾百具虱子的尸體.

蘭瘋子的頭皮,真的幾乎要燙熟了.

他的頭發第一次這麼乾淨,輕輕一甩長發,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身體半倚在柱子上,目光溫柔道:"咸奴姑娘,有沒有人說過你非常嫵媚動人?"

"姑娘仙鄉何處?可有婚配?"

………………

如果說沈浪之前擺攤招人,成為了天下笑柄.

那今天他的舉動,就如同一只巨石砸入了湖泊之後,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沈浪把垃圾蘭瘋子招募成為了五王子侯爵府的七品主簿.

這已經足夠驚悚了.

關鍵是沈浪還把十個半殘疾的乞丐流浪漢招募成為了十個百戶.

這個消息瞬間引爆了整個國都.

幾乎每一個人都在瘋狂談論.

沈浪徹底從笑柄成為了瘋子,成為了藐視君王,居心叵測.

終于,國君甯元憲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派黎隼把沈浪提進了王宮之內!

然後,前所未有地發了雷霆之怒!

………………

"沈浪,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在挑釁寡人?羞辱寡人嗎?"

"你這是在責怪我嗎?責怪我沒有給甯政配齊人馬,所以你找了十一個乞丐來打我臉?"

"你,你就這麼羞辱我嗎?"

"你,你真是太讓我寒心了."

"之前你擺攤招募人才,就已經讓我成為了笑柄,寡人這就忍了,現在你反而蹬鼻子上臉."

"你給我一個解釋,給我一個解釋……"

國君氣得渾身發抖,面孔發白.

我甯元憲或許是對甯政不夠好,但是我對你沈浪何等偏愛?

完全任由你為所欲為.

你就是這樣羞辱我的嗎?

甯元憲再一次感覺到自己被人背叛了.

喝了一口茶,甯元憲寒聲道:"沈浪,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我已經派了黑水台的高手在甯政府邸之外,半個時辰內,如果沒有下旨阻止,他們就會沖進入將你帶來的那十一個乞丐殺得干乾淨淨.你沈公子也給我滾回玄武城去,你這樣大才,我甯元憲還用不起."

在夜色中,幾百名黑水台高手就在甯政侯爵府之外.

時間一到,只要沒有新的旨意,他們就會沖進去將那些乞丐殺光.

這樣也免得國君成為天下笑柄.

好吧,或許已經成為笑柄了,但起碼可以止損.

沈浪嚴肅道:"陛下,我是認真的."

甯元憲怒吼道:"你是認真地在羞辱我!我甯元憲就這麼對不住你?你就這般痛恨我?"

國君越想越生氣.

他直接揮手道:"黎隼,下旨,下旨,讓黑水台提前動手,把這十一個乞丐給我殺光.你連夜把沈浪送回玄武城去,送還給金卓,這個人太了不起了,我用不起,用不起!"

他是真傷心了.

沈浪道:"陛下,聽說今年要加恩科?"

去年已經進行鄉試了,按說下一次鄉試試就是後年了.

但是今年越國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勝利.

所以甯元憲為了提振國家士氣,決定加恩科.

沈浪道:"陛下,這蘭瘋子,還有這十個乞丐,全部都是人才,而且是萬里挑一的人才."

"哈哈哈……"國君怒笑.

沈浪道:"這蘭瘋子今年三十幾歲,從十幾歲開始流浪天下,雖然也沒有正經上過學堂,更加沒有參加過任何科舉考試!如今距離恩科鄉試還有一個多月時間,如果陛下能夠賜予他太學監生,讓他參加今科鄉詩,我保證他能金榜題名,而且名列前茅."

國君更加呲之以鼻.

這個蘭瘋子從小就天下流浪,完全靠坑蒙拐騙生活,壓根沒有上過一天學堂,也沒有經過任何科舉考試訓練,壓根連秀才都考不上,更別說高中舉人,而且還排名前列.

如今距離恩科鄉試只有僅僅一個多月時間了,想要讓他中舉人,做夢嗎?

沈浪又道:"陛下,那十個乞丐是武道人才,雖然他們幾乎沒有練過武,幾乎從小就是乞丐,而且還都是半殘疾,武道基礎完全為零,但他們真的萬中無一.距離武舉考試也只有一個多月時間了,我只要這一個多月時間訓練他們,一定讓他們全部考中武舉人."

這話一出,國君更是如同瘋子一般看著沈浪.

此人肯定是瘋了,要不然就是在我面前裝瘋賣傻.

尋常英才也要勤學苦練十幾年,才能中武舉.

看看張晉,看看林灼,哪一個中武舉不是吃盡了百般苦頭,哪一個不是聞雞起舞修煉十年?

這個世界武道遠比中國古代強盛.

所以武舉的地位遠遠超過中國古代,幾乎大部分武將都要武舉人,武進士出身.

這個世界的武舉人,武進士,地位不亞于文舉人,文進士多少的.

所以這個世界的武舉,也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尤其是天悅城是國都,這里人才輩出,每一屆的武舉完全都是死亡之組.

說得再直白一些,像沈十三這樣的高手,中武舉的概率很低,金呈這個級別大約能夠中武舉.

而這十個乞丐半殘疾,毫無武道基礎,想要通過一個多月的練習然後考中武舉?

完全是癡人說夢!

甚至壓根就是瘋子的囈語.

沈浪道:"陛下,我願意立軍令狀.一個多月後的恩科舉試,若蘭瘋子不中鄉試前三名.若這十個乞丐不中武舉人,我就灰溜溜返回玄武城,永遠離開國都,甯政殿下奪嫡之事,再也不提起."

……………………

亭子內!

苦頭歡喝下葡萄酒之後,望向卓昭顏的目光有些複雜和羞愧.

"顏妹,對……對不起!"

卓昭顏道:"為什麼?你可知道你沒有殺死金卓也就算了,而且還一走了之,給我帶來何等的被動?"

苦頭歡道:"我,我下不了手,金卓侯爵是正直之人,品德高尚之人."

卓昭顏冷笑道:"他品德高尚?那我卓昭顏就是卑鄙之徒了?"

苦頭歡焦急道:"顏妹我可以彌補,我可以彌補的,過去一個多月我就去彌補了,你不是想要知道卓氏家族滅亡的原因?我已經幫你調查到了."

"顏妹,我這就去為你複仇."

"我這就去為你殺光所有的仇人,那個人盡管權勢很高,武功很強,但我不怕,大不了一死而已."

"顏妹,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為了你我連死都不怕."

"那個害得卓氏滅亡的敵人武功很高,可能已經和宗師平級了,但我毫無畏懼."

卓昭顏輕輕一聲歎息道:"不用了,我知道那個人是誰?但我不需要複仇,我再也用不上你了."

苦頭歡顫抖道:"顏妹,你別生氣,你別生氣啊.你怎麼才能原諒我?你說,你說,我一定為你辦到,我一定為你辦到!"

然後!

苦頭歡發現自己的嘴巴和鼻孔有東西湧了出來.

伸手一模,滿手的黑血.

"顏妹,你在酒中下毒?"苦頭歡顫抖道.

"是啊."卓昭顏寒聲道.

苦頭歡不敢置信,戰栗道:"我,我為了你做了那麼多事,我為你殺了那麼多人,我為了你願意付出一切,你……你竟然下毒害我?你……你說愛我都是假的嗎?"

卓昭顏冷笑道:"當然是假的,你只是一個卑賤的戰爭難民而已,我父親收養你為義子,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我哥哥了,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個奴才而已!"

苦頭歡如同雷擊.

一口又一口的黑血不斷湧出.

足足好一會兒,他眼中流出血淚.

"卓昭顏,你要殺我,為何要用毒,為何要用毒,你可以用劍殺我,用劍殺我啊?"

苦頭歡猛地撕開衣衫,露出肌膚虯結的胸膛,大吼道:"你親手殺我啊,親手殺我啊!我絕對不躲,絕對不躲!"

"行,殺就殺!"卓昭顏面孔一寒,猛地拔劍,直接朝著苦頭歡胸口刺入.

"噗刺!"

頓時,苦頭歡胸膛被刺穿.

雖然他中毒了,雖然卓昭顏武功很高.

但是在苦頭歡面前,幾個卓昭顏也沒用.

現在苦頭歡用一根手指頭都可以碾死他.

但是,他沒有.

就任由卓昭顏刺穿他的胸口.

"廢物,死吧!"卓昭顏寒聲道.

然後,她猛地拔出利劍,一腳踢了出去.

苦頭歡七孔出血,身體後仰,墜入滾滾江水之中.

…………

注:第一更送上,脖子又疼得扛不住需要去推拿,但沒有時間了!拜求大家伙的支持,給我力量,拜托了!

上篇:第284章:甯政封爵!開衙建府!毒殺苦頭歡    下篇:第286章:絕頂天才碾壓一切!救苦頭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