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7章:爆發!死而複生苦頭歡!   
  
第287章:爆發!死而複生苦頭歡!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國使團已經進入國都一個多月了,兩國談判也已經進行了一個月.

兩國代表天天都在打嘴戰,吵來吵去一個多月,半點結果都沒有.

當然楚國這次是戰略輸方.

但正是因為如此,楚國才顯得咄咄逼人,擺出一副要壓著越國低頭的樣子.

這一次三國沖突,損失最大的當然是吳國,兩個戰場折損了四萬多軍隊.

至于傷亡的民眾則完全沒有公布.

還有折損的錢糧,完全是一個天文數字.

楚國表面看上去損失不大,但實際上也差不多足夠楚王吐血的了.

首先為了響應蘇難叛亂,楚國真的在邊境和種堯開打,作為攻擊方,損失巨大.

盡管打下來了好幾個堡壘,而且把兩國邊境線朝著越國這邊推進了四五里,但是傷亡絕對過萬.

關鍵是這四五里內的幾個堡壘,全部要吐回來的.

現在吳越已經表面結盟了,楚國是一定要暫時進入戰略防守態勢的.

這上萬傷亡已經足夠大,但是比起蘇難滅亡帶來的戰略被動,那完全就算不上什麼了.

這些年蘇難和楚國勾結,為了讓蘇難謀反,為了肢解越國,楚國為蘇難和羌國輸出了多少利益?

差不多十年時間的暗地貿易讓利,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現在蘇氏叛軍覆滅了,這筆投資完全打水漂.

所以真正的損失,楚王可能比吳王還要大.

關鍵是羌國現在竟然也成為了越國的盟友,這下一來對楚國壓力太大了.

正是因為如此,楚國使團在談判桌上完全寸步不讓.

楚國退兵,歸還所有占領的堡壘,這一點已經談妥了.

但是接下來兩條沒有談妥.

第一,越王要求楚國公開道歉認錯,承認這一戰是由楚國主動發起的.

第二,越王要求楚國賠款三百萬金幣.

聽到這個條件沈浪都快要噴了,國君你還真是獅子大張口啊.

為了這次大戰,越國向隱元會借貸了二百多萬金幣,因為戰爭比想象中順利很多,也更早地結束,所以這筆錢還沒有花完.

甯元憲的意思是想要把這筆錢從楚國頭上訛詐出來,甚至還要賺一筆.

這怎麼可能?

楚王腦袋進水了也不會答應.

他甚至甯願再打一場,也不願意賠款的.

當然辦法不是沒有.

只要讓羌國騎兵沖入越國境內劫掠騷擾,讓楚國感覺到壓力,那麼在談判桌上楚國就會慫下來的.

不過甯元憲沒有那麼做.

他雖然是一個虛榮,又愛冒險,又刻薄的君主.

但是他並不缺乏眼光,羌國好不容易成為了越國的盟友,那就需要好好經營,把雙方關系加深加固.

而且羌國這把刀,要在關鍵時刻用,千萬不要把人家當成小弟一樣,需要的時候就讓人家沖上去,三天兩天的差遣,這樣遲早會翻臉.

他也了解到,這一代的羌王阿魯娜娜是一個性情中人,更注重改善羌國民眾的生活.

所以這一個多月時間內,越王甯元憲已經派遣了兩撥使團前往羌國.

第一波使團是正式恭祝阿魯娜娜成為羌國女王,並且交換國書.

第二波使團帶去了無數人,送去了大批茶葉,絲綢,糧食,並且答應收購羌國出產的羊皮,牛皮,羊毛,奶酪等等.

而且第三波使團也准備成行了,打算派出無數的能工巧匠,幫助羌國打造一個水庫,並且建成若干個城鎮.

總之就是不斷讓利,幾乎沒有提出任何條件.

甯元憲是很精明的,如果在位的是阿魯岡和阿魯太這樣貪婪成性的人,那你不管怎麼讓利都是沒用的.

但是阿魯那那就非常吃這一套.

隨著越王甯元憲主動交好,羌國和越國也正在漸漸變得親密起來.

當然,吳楚兩國談判到最糾結的時候,宮中有人來問沈浪,願不願意加入談判團隊.

結果沈浪回答沒空,不願意去.

頓時,國君甯元憲氣的夠嗆.

你這個小孽障啊,不管你自己的事情,你就半點都不願意摻乎啊.

我以後要是再找你沈浪,我甯元憲就是……

無奈之下,甯元憲又在心中放了一陣狠話,然後又悻然作罷.

他又能怎樣?把沈浪再抓進來抽幾鞭子嗎?

沈浪暫時才不會去管吳楚談判這件破事,擺明了長年累月都不會有結果的.

國君這個人太複雜了.

那邊對羌國大方得很,一項項決策不知道多英明.

而這邊對楚國的談判卻充滿了幻想,總是想要從楚國這邊訛詐盡量多的東西.

說大方又很大方,說貪婪又很貪婪.

而且這個人太容易飄了.

當然浪爺也沒好多少.

大家半斤八兩,一樣貨色.

對于沈浪而言,現在最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多月後文武舉考試.

正所謂一鳴驚人.

若是他真的成功了,十一個乞丐全部金榜題名.

那麼五王子的勢力幾乎一下子就建起來,雖然不說一飛沖天,但也相差不遠.

而一旦失敗了.

那沈浪和甯政都徹底淪為笑柄,所謂的奪嫡也就不用幻想了.

如今浪爺在國都真是大紅大紫,甚至在整個越國都紅透了.

用後世的話說,就是超級話題網紅.

而且還是負面角色.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和國君之間的軍令狀雖然沒有具體透露出來,但是別人可以猜啊.

現在整個國都的人幾乎都知道了,沈浪不但招募了十一個乞丐,而且還要讓他們參加秋末恩科考試,還要讓他們全部金榜題名.

若做不到,沈浪就滾蛋回家,五王子甯政被奪回侯爵封號.

當然所謂被奪回侯爵封號完全是那些傳言者自己加工的,算是火上澆油.

但是整個賭約大概還是正確的.

傳出來之後,所有人還是再一次震驚了.

沈浪這個瘋子,這個挑梁小丑,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

你這樣一直瘋狂刷存在感有意思嗎?

你這個裝瘋賣傻的小丑架勢,我們實在已經看膩了啊.

這可是十一個乞丐啊.

這次參加國都恩科考試的人,全部都是千里挑一的絕對精英.

一個從來都沒有上過學堂,也沒有參加過任何科舉考試的蘭瘋子廢物,你讓他直接參加國都的恩科考試?還想要讓他高中?

十個沒有練過武的半殘疾,你還想讓他們全部高中武舉?

這已經不能用傻逼和瘋子來形容了.

這就是居心叵測,這完全是在玷汙越國科舉的尊嚴.

而且也沒有任何賭場為這件事開賭局.

甚至連街上的流浪漢都不願意開賭.

只是有一天,某個潑皮無意中說了一句話.

若是蘭瘋子能夠金榜題名,我就吃掉十斤屎.

然後,這大概就是國都因為此事唯一的賭局了.

然後加入的人越來越多.

許多地痞流氓,流浪漢,乞丐,甚至普通人也紛紛加入.

若是沈浪能夠成功,若是蘭瘋子和那十個乞丐能夠金榜題名,我就吃十斤屎.

甚至有很多潑皮公開喊話,如果沈浪輸了,不需要他/屎,只要被他吐一口口水就可以了.

然後要吐口水的人越來越多.

最後幾千上萬人號稱加入賭局.

沈浪若贏,他們每人吃十斤屎.沈浪若輸,他們每人在沈浪臉上吐一口口水.

沈浪還能說什麼呢?

世人真是太健忘了,這才過去多長時間啊,國都的人就已經忘記沈浪殺了多少人了.

這一兩個月時間,他們真的把沈浪當成跳梁小丑了,對他竟然毫無畏懼了?

不僅僅是民間,朝堂上也不消停.

每天都有禦史上奏彈劾沈浪,彈劾甯政.

沈浪招募乞丐進入甯政侯府,本就是大逆不道,有辱越國尊嚴.

現在竟然還要讓十一個乞丐參加恩科考試,那就是玷汙聖人尊嚴了.

無數官員紛紛請奏國君,懲治沈浪,將這十一個乞丐從長平侯爵府趕走,並且剝奪他們文武學監生的身份,剝奪他們參加科考的資格.

這個話題,都已經成為朝堂上每日固定的話題了.

每天都有人彈劾.

不僅如此,連吳楚兩國談判的時候,楚國使團每天都要拿出來說幾遍,諷刺越國施政荒謬,譏諷越王昏庸.

國君甯元憲也煩不勝煩.

但沒有辦法,這件事情他本就理虧.

沈浪瘋,你國君也跟著瘋?

讓十一個乞丐參加恩科考試?

這件事情聽起來就無比荒謬.

現在臣子彈劾起來,難不成你能因為這件事情降罪不成?

沒辦法,甯元憲每天都在裝傻.

你們愛噴就噴吧,反正寡人就是一句話:再議.

當然了,國君現在也有能力裝傻.

畢竟越國剛剛大殺四方,大獲全勝,他的威名正處于巔峰.

所以偶爾耍耍無賴,踐踏一下臣子的底線,對名譽傷害也不大.

不過國君每天都被禦史噴,而且還不能反駁,實在是好難受.

所以,甯元憲在心里不知道將沈浪恨成什麼樣子了.

小孽障,看看你做的好事.

現在你躲起來清閑了,寡人卻要每天挨噴,而且還不能反駁反擊.

真是氣煞人了.

你千萬別落到我手里,否則!

………………

事情不斷發酵,發酵.

終于有一天爆發了.

太學監生,國子監學生,還有國都的讀書人集結起來圍攻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逼迫沈浪讓十一名乞丐退考.

真是豈有此理.

我們辛苦讀書十幾年,練武十幾年,才有資格參加恩科文武舉考試.

你們這十一個乞丐只是投靠了沈浪,就直接能夠參加恩科.

憑什麼啊?

這樣讀書人的體面何在?

練武人的體面何在?

文武科舉體面何在?

聖人體面何在?

這群讀書人和練武人,直接抬著兩個聖人的雕像來的,圍在甯政的府邸之外.

"甯政出來,甯政出來."

"沈浪出來,沈浪出來."

甯政為人正直,這一聽就要出去了.

結果被沈浪喊住了,這件事殿下您就不要攙和了.

然後,沈浪走出門來,和這些書生,武人見面.

見到沈浪出現,這些人頓時憤怒了.

"沈浪,你這個投機取巧之輩終于來了."

"沈浪,你這個跳梁小丑終于來了."

"沈浪你不要太過分,自己沒有參加任何科舉考試,結果被陛下賜予舉人功名.現在又要讓十一名乞丐參加科舉,你將聖人顏面置于何地?"

"沈浪你趕緊將這十一個乞丐全部退考,趕出長平侯爵府,送入大理寺監獄,然後你向天下請罪,這件事情才算過去了."

"這些乞丐怎麼能夠當官?你完全將國法當成兒戲,將越國朝堂當成豬圈了嗎?有辱斯文,有辱尊嚴."

沈浪攤手道:"諸位賢達,當時我擺攤招人才的時候,求賢若渴.你們完全可以來應征,完全可以自己來做甯政殿下麾下的官員啊,你們當時為何不來?"

下面人群中頓時譏諷之語傳來.

"跟著甯政殿下毫無前途,長平侯爵府的官職送給我都不要."

"可不是嗎?別說是主簿了,就算你沈浪這個長史的官職,送給我都不要."

沈浪道:"這就有意思了,這些官職你們自己看不上,自己不要,還不允許我給別人了?"

有書生回答:"那怎麼能夠一樣?你將這些官職給這些乞丐,就是藐視朝堂,藐視君王,藐視聖人之道."

其實,包括蘭瘋子在內的這十一個人都還沒有拿到實際官職.

需要他們在一個多月後的恩科考試高中之後,才能真正走馬上位,就官任職.

武烈低聲道:"公子,跟這些人完全沒有道理可講的."

沈浪道:"我沒有想要和他們講道理啊."

武烈道:"那要不要我帶人將他們趕走?"

沈浪道:"不,人越多越好,炒得越熱烈越好.這是一場逆天的奇跡,就是需要這樣烘托的.今天他們越是圍攻得厲害,一個多月後放榜,如果這十一個乞丐全部高中,那帶來了沖擊力就越大,奇跡就越耀眼,對五王子奪嫡就越有利."

武烈道:"公子,不都說奪嫡要低調嗎?高積糧,緩稱王啊!"

沈浪道:"那也得看有沒有低調的資格啊."

這個世界最難的就是低調懂不?

沒有實力的時候你裝什麼低調?只會默默無聞,徹底被人遺忘.

而就在此時!

一群書生和武人忽然騷動起來.

"沖進去,沖進去,把這十一個乞丐全部打死."

"對,將他們打死,還越國朝堂于威嚴,還聖人之道于神聖."

"沖進去將這十一個乞丐打死!"

然後,這幾百人就打算沖進甯政府邸,采取暴力行動.

沈浪一聲令下.

一百名雄偉的女壯士沖了出來.

沈浪下令道:"咸奴,武烈,這群人圍在外面可以,但是只要敢靠近圍牆,靠近大門,你們就果斷出手,捏爆他們的卵蛋!"

"是!"

一百個女壯士高呼.

頓時,外面圍攻的書生和武人遍體一寒,小鳥一縮.

捏爆卵蛋?

太可怕了啊,從此萎了不說,還可能活活痛死的.

而且女人捏卵蛋,大概不能算武/裝/鎮壓,只能算是個人打架.

……………………

這幾日,沈浪極度忙碌.

每天都在地下密室中做實驗,血液,蠱蟲等等相關實驗.

這已經是第一千多次實驗了.

現在已經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

就差臨門一腳了.

而蘭瘋子,每天都在背策論,背詩.

這是沈浪來到這個世界上見到的第一個腦子方面的天才.

簡直讓所有人自卑.

所有的文章,真的是過目不忘.

看一遍就能背.

簡直讓金木聰妒忌得吐血.

甚至沈浪都好妒忌.

本以為一個多月時間,蘭瘋子要背下一千多篇策論,幾千首詩詞,肯定忙碌得很,一定是懸梁刺股,日夜不休.

結果……

人家每天就背三個時辰,剩下的時間都在玩.

要麼去泡咸奴,要麼去看雜書,要麼跟著金木聰一起寫小說,要麼給人算命.

人比人氣死人.

不過他的口味還真是有點重,甯焱的衛隊中,雖然都是女壯士,但好歹還有幾個斗奴出身的女子長得不錯.

偏偏他一眼就看中了咸奴.

腰圍八尺,身高也是八尺,說真的兩人就算好了,蘭瘋子可能還真的夠不著咸奴里面.

這還怎麼辦事?

咸奴在上面?

那不超過一分鍾,蘭瘋子直接就骨頭碎裂,暴斃而亡了.

咸奴的噸位可是比那個女屠夫還要大得多.

有一天金木聰實在忍不住了,問道:"瘋子,你為何一眼就看中了咸奴啊?你口味也太重了吧,你是對超級巨大的女人有什麼偏好嗎?"

蘭瘋子搖頭道:"當然不是."

金木聰道:"那為何你之前睡的女人,都是二百多斤得多?"

蘭瘋子歎息道:"因為便宜啊,同樣的價錢,瘦女人睡一次,二百多斤的女人能睡十次.世子啊,我們這些窮人的世界你不懂的,你一出生下來就美人環繞,想要睡什麼美人沒有啊?對于我們窮人來說,閉上眼睛都是一樣的."

金木聰頓時想要哭了.

他都快二十歲了,結果就睡過一個女人,而且還是被人睡的.

不過,他才不會承認呢.

他反而大言不慚地點頭承認,擺出一副自己是老/司/機的樣子.

當然蘭瘋子早就知道金木聰底細,在哄他玩呢.

金木聰道:"既然你審美正常,為何會看中咸奴啊?"

蘭瘋子道:"你們看到的是二百八十斤的咸奴,而我看到的是她未來減肥之後只剩下一百三十斤的咸奴,絕對的大美人,而且還是處子,我這算是提前投資,懂嗎?"

頓時金木聰呆了,道:"咸奴姐姐應該不願意減肥吧,一旦減下來,她的戰斗力也就減弱了,就憑借她現在的體重,戰場上壓都能把敵人壓死了."

蘭瘋子道:"女為悅己者容,等到她愛上我的那一刻,他就會心甘情願為我減肥了."

而就在此時,外面咸奴道:"別做夢了,我不會看上你的,你太小了."

頓時蘭瘋子面紅耳赤道:"咸奴姑娘,你千萬不要聽信那些謠言啊,那些都是汙蔑."

咸奴道:"我親自看到的."

………………

兩日之後的夜晚!

沈浪抱著冰兒睡覺,忽然被喊了起來.

武烈的聲音很輕.

但沈浪稍稍一動,冰兒還是醒了.

"怎麼了夫君?"冰兒呢喃道.

只有睡得昏昏沉沉的時候,她才會喊夫君.

平時清醒的時候,冰兒都是喊姑爺的.

"沒事,你繼續睡吧."沈浪柔聲道,然後在她的臉蛋上吻了一口.

"唔!"冰兒繼續閉上眼睛,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態,就好像沈浪還在抱著她一樣.

走出房間後,沈浪問道:"來了?"

武烈道:"來了."

………………

來了!

劍王李千秋帶著苦頭歡的尸體返回了國都.

地下室內,苦頭歡的尸體躺在台上,一動不動.

"沒有呼吸,沒有心跳,但是也不腐爛."李千秋道:"非常罕見,非常離奇."

沈浪仔細觀察.

苦頭歡首先是中了劇毒,而且是血液劇毒.

沈浪用銀針刺入苦頭歡身體,蘸了一點點血,然後溶于水中.

"帶一只活物來."

片刻後,一只體形很大的狍子被運了進來.

沈浪把這碗水喂入狍子嘴里.

僅僅喝了兩口,幾秒鍾後,這個狍子口鼻流血暴斃.

果然是劇毒.

就這麼一丁點,就毒死了一只幾十斤重的狍子.

而苦頭歡幾乎將一壺毒酒全部喝完了.

再觀察他胸口的劍傷.

按照正常人的話,這可是正對心髒中間.

卓昭顏真夠狠的,下手如此果斷,直接刺心髒,這是要對苦頭歡一擊必殺啊.

但是……

苦頭歡的心髒不在那個位置.

而且這種情況並非是天生的.

而是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他的五髒六腑其實都移位了.

當然還包括他的面孔.

沈浪揭開之後,頓時被丑哭了.

這張面孔簡直比被硫酸腐蝕過還要可怕,不僅僅像是被大火燒過,而且五官位置完全扭曲偏移了.

沈浪知道,苦頭歡就是卓一塵,他十八歲就中了武狀元,然後因為身體發生劇變,被送去天涯海閣醫治,因為血脈天賦太出色,所以被左辭閣主收為記名弟子.

而這些身體劇變,完全是因為他的血脈.

當時他已經快要被天涯海閣治好了,但是為了給卓氏家族報仇,他離開了天涯海閣,這才又變成這個鬼樣子.

這些年,他根本就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著,完全是為了卓氏家族,為了卓昭顏那個狠毒的女人.

所以說,舔狗都沒有好下場呀!

不僅僅是苦頭歡,包括蘭瘋子帶來那十個乞丐,都因為血脈的原因身體發生了異變.

要麼五官扭曲,要麼身體佝僂,要麼四肢扭曲,看上去仿佛是殘疾一樣.

"公子,他就是苦頭歡嗎?"武烈道.

"嗯."沈浪道:"你很崇拜他?"

武烈道:"嗯!"

不管是卓一塵,還是苦頭歡,都有無數的崇拜者.

因為不管是武狀元,還是大盜,苦頭歡都做到了極致.

在整個越國,甚至在大炎王朝的南方,他都成為了一個傳奇.

武烈道:"公子,他死了嗎?"

沈浪道:"不知道啊."

沈浪確實也不敢肯定苦頭歡究竟死了沒有.

如果說他沒死,心跳也沒了,呼吸也沒有了.

但如果說他死了,沈浪通過X光透視,還能夠看到他體內還有細微的能量波動.

一般來說真正的死亡就是腦死亡.

當血液無法將足夠氧氣輸送到大腦的時候,就會造成腦死亡.

大腦時時刻刻都需要大量的能量.

苦頭歡沒有呼吸,沒有心跳好多天,按理說大腦應該早就死亡了.

但是,他的血液中仿佛有一種非常特殊的能量,依舊能夠維持大腦的最低生存.

所以某種程度上,他沒有死.

這苦頭歡的血脈真是逆天,和大傻也就差了一點點,難怪十八歲就能夠成為武狀元.

這些年他完全被卓昭顏耽誤了,否則他繼續呆在天涯海閣,武功只會更加逆天.

這個時候,沈浪才感覺到了一點點玄幻的氣息.

"能救活嗎?"李千秋問道.

聽到這話後,武烈自己退了出去.

她覺得有些秘密,自己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沈浪道:"劍王前輩,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這個實驗他已經做了半年時間了.

一開始是為了救神女雪隱,利用了大傻的黃金血脈能量.

但是後來發現,雪隱體內的浮屠山蠱蟲非常神秘,他們對大傻體內黃金血脈能量擁有瘋狂的欲望,源源不斷地吞噬.

這些蠱蟲吞噬了大傻的黃金血脈能量之後,又源源不斷地分泌出來新的血脈能量.

比大傻黃金血脈次一個等級的血脈能量.

但是數量上卻多了十倍都不止.

大傻的黃金血脈何等強大?

何等逆天?

就算次幾個等級的血脈能量,也無比驚人.

然而,這些奇跡僅僅只是開始.

這些浮屠山的神秘蠱蟲吞噬了大傻的黃金血脈能量之後,進入了瘋狂的爆發期,不斷地繁殖和分裂,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如今,沈浪已經培育出第十代了.

原本這第十代的蠱蟲依舊會分泌出神經毒素.

但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沈浪用劍王妻子血液中的蠱蟲做了實驗.

劍王妻子被義女薛雪下毒之後,神智全失,整個人仿佛蟾蜍一樣可怕.

沈浪檢查過後,她中的其實也是一種蠱毒.

沈浪將兩用蠱蟲進行混合.

本以為不能互相交配,但沒有想到可以!

這樣繁衍出來的新蠱蟲,竟然完全沒有了毒素.

雪隱體內的那種神經毒素也沒有了,劍王妻子體內的那種毒素也沒有了.

這些蠱蟲體內就只有一種能量,那就是大傻的黃金血脈能量.

而且,源源不斷地繁衍分裂.

只要有足夠的血液和能量,他們能夠不斷進行下去.

這就非常可怕了……

這意味著能夠進行血脈改造.

這些蠱蟲已經無毒了,只要將他們注入人體之內.

這些蠱蟲就會不斷吞噬人體血液能量,然後不斷地釋放.

而它們釋放出來的血脈能量,是帶有大傻黃金血脈能量的,盡管已經低了幾個級別.

但依舊非常逆天.

沈浪當然狂喜!

于是他就找了幾個死囚做實驗.

結果……非常慘烈!

這些人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了大傻的黃金血脈能量,蠱蟲進入他們體內之後,幾乎片刻將他們吸成了人渣,然後猛地爆開.

不管是用死囚,還是用動物做實驗.

沒有一個能夠活過一刻鍾.

這證明了,就算想要改造血脈,也需要有強大的根基,普通人身體根本承受不了.

當然,如果只有極少量的蠱蟲注入體內,那麼實驗體會變強,而且存活的時間也會變長.

但依舊很難活過半個月.

所以,沈浪說他的實驗已經成功了99.99%.

而蘭瘋子帶來的那十個乞丐,體內都有驚人的血脈能量,但是他們還來不及強大,就已經淪為了戰爭難民,流離失所.

這些人最大的也就是三十歲左右.

也就是說,當年他們成為戰爭難民的時候,最多不超過十歲.

他們運氣也不好,沒有被豪門貴族領養,所以體內血脈能量根本就來不及引導和疏散,久而久之,這股能量無法被激活,因為無法被釋放,就活生生將他們變成了扭曲之人,如同殘疾一樣.

而他們就是沈浪最好的實驗體.

因為他們本能血脈能量非常強大,沈浪改造出來的全新蠱蟲,帶有黃金血脈能量蠱蟲,可以激活他們體內的血脈能量,而且不會讓他們被蠱蟲吞噬成為人干,也不會暴烈而死.

但沈浪還是不忍心直接拿他們進行改造激活.

眼下,苦頭歡幾乎已經死了!

那麼,他就成為了最好的實驗體.

若是沈浪的黃金血脈蠱蟲能夠救活苦頭歡,那就大概證明能夠挽救那十個乞丐的命運,能夠激活他們體內的血脈能量.

"苦頭歡,我這個血脈激活改造實驗臨門一腳,最後的這0.001%就交給你了."

"如果成功,那你就活."

"如果失敗,那你就死!"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拿出了一根針管.

那里面大概有三毫升左右的淡黃色液體.

那里面密密麻麻都是黃金血脈蠱蟲,不計其數,超過億計.

劍王李千秋也非常緊張.

因為沈浪如果能夠救活苦頭歡的話,那也意味著大概能夠治好他的妻子.

"雖然我有八成的把握,但還是聽天由命吧!"沈浪笑道.

然後將針刺入苦頭歡的血管之內,將這三毫升左右的黃金血脈蠱蟲注入了苦頭歡的體內.

兩分鍾後.

注射完畢!

劍王李千秋道:"這就結束了?"

沈浪道:"對啊!"

然後,兩個人屏住呼吸,盯著苦頭歡.

甚至不敢眨眼,唯恐錯過一絲一毫.

然而……

整整幾分鍾時間過去了.

苦頭歡依舊一動不動.

依舊沒有呼吸,依舊沒有心跳.

劍王李千秋的心不斷下沉,下沉.

難道失敗了?

千萬不要啊.

見到沈浪的表情越來越凝重,越來越嚴肅.

劍王李千秋道:"沈浪不要急,不要急,應該沒有那麼快的,我覺得等明天再來看比較好."

"我覺得是能夠成功的,至少也要幾個時辰,才能看到反應吧."

劍王李千秋盡管越來越涼,但還是喋喋不休自我安慰.

沈浪也不由得急了.

因為他通過X光眼看得清清楚楚,這些黃金能量蠱蟲進入苦頭歡的體內之後,頓時進入了瘋狂興奮的狀態.

瘋狂地擴散,瘋狂地吞噬,瘋狂地釋放.

幾億黃金蠱蟲在苦頭歡體內橫沖直撞.

短短片刻,就充斥到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但是……

苦頭歡卻依舊沒有呼吸,沒有心跳!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實驗失敗了?

千萬不要啊!

明明有八九成把握的,怎麼可能會失敗啊?

一旦失敗了.

不但救不活苦頭歡,失去一員大將,關鍵是後面的計劃都要泡湯了.

很多實驗都要重新開始了.

但時間完全不夠了啊,錯過了這次恩科考試,下次想要上演奇跡大爆發,不知道要什麼時候.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撲通,撲通,撲通……"

一陣猛烈的心跳聲響起.

苦頭歡的心髒忽然之間,就開始了猛烈地跳動.

他活了!

…………

注:第一更送上,總算早了十分鍾了,晚上我繼續努力,兄弟們頂我,支持我呀,拜托了!

謝謝泣→天^輪迴的幾萬幣打賞,謝謝陳阿水,醋笨笨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86章:絕頂天才碾壓一切!救苦頭歡    下篇:第288章:苦頭歡效忠!無敵統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