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8章:苦頭歡效忠!無敵統帥   
  
第288章:苦頭歡效忠!無敵統帥

g,更新快,無彈窗,!

"活了,活了."劍王李千秋狂喜.

沈浪竟然真的救活了苦頭歡.

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過這樣一來,是不是也意味著妻子體內之毒也能解了?

沈浪道:"劍王前輩,浮屠山和天涯海閣比起來,誰更加厲害一些?"

劍王搖頭道:"不好比."

確實不好比.

天涯海閣仿佛是一個知識聖地,非常之神聖,天下敬仰.

但是,它不讓人害怕.

而浮屠山代表著神秘可怕.

天下一般都流傳著一句話,甯可得罪君王,不要得罪浮屠.

這句話已經很能夠證明一切了.

按照沈浪對浮屠山的印象,它就是專業弄毒的.

但事實並非如此.

准確說浮屠山是玩神秘學的.

煉金,劇毒,內功心法,浮屠山都有涵蓋.

而且很少見到浮屠山子弟在外面世界行走,都是外人去浮屠山朝拜.

但這個組織又比較沒有底線.

浮屠山劇毒威力巨大,本應該不在外面流傳.

但還是有些神通廣大的組織能夠從浮屠山那里弄到各式各樣的劇毒.

鍾楚客大宗師去浮屠山已經好幾個月,神女雪隱也去了三四個月了.

現在依舊杳無音信,真是讓人有些擔心.

"現在看來,浮屠山的這種蠱蟲仿佛是某種載體."劍王李千秋道:"它吞噬了任何物質就不斷釋放這種物質."

沈浪點了點頭,這種浮屠山的蠱毒看上去確實有些萬能.

沈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見過的一切事物都很正常,都沒有多少玄幻氣息,甚至和地球上的物種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一樣的.

但這個蠱蟲,確實地球世界所沒有的,甚至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沈浪道:"劍王前輩,您覺得浮屠山這個蠱蟲是哪里來的?自己培育出來的嗎?"

劍王李千秋搖頭道:"不是,應該是從上古世界挖掘來的."

上古世界?

難怪左辭閣主連天涯海閣都不要了,一直遠走海外挖掘上古遺跡.

難怪大劫寺每年也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尋找上古文明.

一旦找到了,那完全就意味著一個勢力的崛起.當然左辭閣主未必是為了崛起之類,他應該就是沉迷于上古世界的文明.

劍王李千秋問道:"他大概什麼時候會醒來?"

沈浪道:"應該需要兩三天."

此時,苦頭歡心跳恢複了,呼吸也恢複了.

但是卻沒有醒過來.

沈浪用X光眼看過他的血液,里面的黃金血脈蠱蟲完全奔騰不息,不知疲倦地改造,複制,繁殖,分裂.

………………

"公子,您能不能管管蘭瘋子?"咸奴道:"讓他不要再盯著我看了."

沈浪道:"怎麼了?是他的目光太猥瑣嗎?"

咸奴搖頭道:"不是."

她其實不怕猥瑣的目光,因為見得太多了.

因為很多時候,女子表演相撲身上是什麼都不穿的.

當然每一個相撲女郎的身體都很肥壯,身體也根本沒什麼好看的.

但重口味的男人多了,就算不重口味也能夠獵奇啊.

沈浪笑道:"那為啥不讓他看你呢?"

咸奴道:"因為他看我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什麼大美人一樣,我偏偏長得真丑,這樣太怪異了."

竟然還有這種說法.

沈浪道:"好,我盡量,但是小事上我不好管他太多的."

咸奴欲言又止.

沈浪道:"你想要問甯焱是嗎?"

咸奴點了點頭道:"公主殿下已經被宗正寺關了好幾個月了,按說早就應該放出來了,為何現在都還沒有放出.而且陛下那麼寵愛您,只要您求情,他一定會放出三公主的."

沈浪道:"陛下不是不想放甯焱,云夢澤世子去了炎帝國,找廉親王解除婚事,還甯焱公主自由.他現在還沒有回來,證明事情不是非常順利,所以這個時候不能刺激炎帝國.甯焱此時在宗正寺內已經換了一個院子,這和當時甯政殿下坐牢是完全不一樣的.陛下此時關著甯焱公主是為了她好,是為了讓她徹底獲得自由."

"我知道了,謝謝公子."咸奴大喜.

………………

蘭瘋子的天賦,連沈浪都看不下去了.

他現在每天依舊在背誦沈浪給他准備的策論,背誦速度越來越快.

這還不算什麼.

關鍵他還能一邊背誦策論,一邊看《斗破蒼穹》,一邊閱讀上古書卷,大部分都是關于易經注解的書卷,非常晦澀.

但是,他一心三用完全不耽誤.

沈浪考過他,不但這些策論背誦沒有問題,甚至《斗破蒼穹》都能完整背誦下來.

唯一有點費心的,竟然是閱讀上古關于易經注解的書卷.

當然,這也是他的最愛.

蘭瘋子成為戰爭難民的時候已經十三歲了,從那之後他顛簸流離,輾轉幾個國家.

想盡一切辦法找書讀.

他所有的知識,幾乎都是自學的.

此時沈浪源源不斷地給他提供各種書籍,看得他如癡如醉.

一心三用的同時,竟然還經常用目光來挑逗咸奴.

如此才華,真是讓人驚詫.

人比人,氣死人.

………………

卞妃身體已經完全痊愈了.

基本上四五天天就會召甯政入宮一次.

但從來都不談政事.

後宮不得干政,他是完全執行的.

甯政進宮,也就是陪著她吃吃飯而已.

這一天,卞妃終于忍不住了.

"政兒,距離恩科文試僅僅只有三十五天,距離武舉也僅僅只有三十九天了."

甯政道:"是."

卞妃道:"要不要為娘找一個大儒去教那個蘭岺讀書啊,臨時抱佛腳也總好過于沒有啊."

她已經聽說了,這個蘭瘋子天天在甯政府里要麼在看《斗破蒼穹》,還有各類小說,要麼在看算命的書,壓根就沒有去讀四書五經.

距離恩科考試僅僅只有一個月多一點了.

現在開始學習科舉方面的知識肯定是來不及了,但至少也要有一個態度出來吧.

雖然臨時抱佛腳用處不大,但也免得考試的時候太過于難堪.

甯政道:"謝謝卞母妃,但是不用了,沈浪親自教蘭岺的."

卞母妃無語道:"沈浪這破孩子自己在科舉上都不靠譜,他連秀才都沒有考中,舉人功名還是向陛下騙去的,就他這樣還要去指點別人科舉?"

這是甯元憲的原話.

不,國君的原話說是訛詐,比騙還要高一個級別.

他還真沒有冤枉沈浪.

當時沈浪出使羌國,級別不能太低啊,太學監生文憑肯定不夠.

所以沈浪當時就一直向國君要文憑.

本來想要進士功名的,但甯元憲實在給不了,勉為其難就要了一個舉人.

所以沈浪是科舉之恥.

卞妃道:"我聽說這些天,那十個准備參加武舉的人,也沒有請任何武道教師,也沒有學習弓馬,依舊天天在家里面吃喝玩樂吹牛?"

甯政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因為卞母妃確實說得沒錯.

這十個乞丐到府里十來天了,就沒有練過一天武,沒有騎過一天馬.

當然,沈浪倒是測試過他們一次.

結果非常慘烈.

十個人不要說騎射了,壓根沒有一個人能夠上馬.

戰馬乖巧站在那里,他們連爬都爬不上去.

因為每一個人身體都扭曲,有半殘疾.

至于拉弓,更是慘不忍睹了.

別說一石弓了,就算是半石弓,也沒有一個人能夠拉開.

這些日子,這十個乞丐依舊如同往常一樣,吃完睡,睡完了吃.

然後,每天都躺在那里吹牛.

吹得昏天黑地的.

那牛吹得,甯政這種正直的人根本就聽不下去了.

一個個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樣子.

而且每個人都吹噓自己和某某絕色美女有什麼什麼關系.

在哪個國家,那個城池的那個千金小姐看上了他,打算招他做贅婿,結果為了一身骨氣,他們硬是不去.

一副為了自由而拋棄榮華富貴的樣子.

然而事實上,這十一人中就蘭瘋子混得最好.

起碼一個銀幣十次的女人,他睡了不知道多少個.

而另外十人全部都是處男,卻一個個把自己吹成了絕世老/司機.

在床上那事你要是少于一個時辰,你都不敢在這群人中說話.當然尺寸這種東西就沒法吹牛了,因為大家太熟悉了,互相看過不下一千次.

蘭瘋子睡女人沒有一次超過五分鍾,結果硬生生吹噓自己持久兩個時辰.

卞妃道:"沈浪也不管管?"

沈浪何止不管?他每天還要抽一個時辰去跟著十個乞丐一起吹牛.

而沈浪吹的牛,就更加沒法聽了.

這人還說自己去過天上,去過海底,還說自己一年遠行十萬八千里.

你以為你是孫悟空啊.

沒錯,《西游記》也被金木聰大神寫出來了,大紅大紫.

甯政頭皮發麻道:"對他們沈浪還是管的."

沈浪對這些乞丐只管一件事情.

個人衛生.

每天讓女壯士壓著他們洗澡,用竹刷子刮.

每人每天刷牙兩次.

誰要是敢隨地小便,用彈力驚人的獸筋彈蛋蛋三十次.

誰要是敢隨地大便?那更簡單了,直接堵住後眼三天.

甯政想到彈蛋蛋的畫面,頓時不寒而栗,猛地抖了一下.

實在太慘了.

那兩個人當時淒厲慘嚎,隔著二里地都聽得清清楚楚.

"唉!沈浪這個破孩子,究竟想要做什麼啊?"卞妃道.

一個多月後的恩科考試,肯定是徹底沒有指望了.

接著卞妃柔聲安慰道:"政兒,不奪嫡也挺好的.平平安安一輩子,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比什麼都好."

可見卞妃是對沈浪絕望了.

頓時,甯政一下子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卞妃問道:"陛下呢?還沒過來嗎?"

外面的宦官道:"陛下還在批閱奏章呢."

卞妃內心一聲無奈歎息.

國君還是不喜歡甯政,每一次卞妃想要給這對父子創造機會,在一起吃飯說話.

但只要甯政在她這里,國君都不會來,就算餓著肚子也在自己書房耗著.

批閱奏章?

批閱個屁啊.

你甯元憲根本就不是什麼勤政的君主,大多數奏章都只是隨便看一眼,然後就打發去尚書台,讓他們細細審閱,最後挑選出重要的,並且給出意見,然後再交給甯元憲裁定.

他就是不願意和甯政在一起.

甯政吃飽後,起身告辭.

"幾日之後,我再來看卞母妃."

"好!"卞妃也不送,只是用溫柔的目光相送.

在她看來,母子之間是不需要多麼客氣的.

果然,甯政剛剛走了不到一刻鍾,國君就過來了.

卞妃用責怪的目光看了國君一眼.

國君甯元憲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實在是太忙了,剛剛批閱奏折幾個時辰."

忙不忙你心中沒數嗎?

剛才那個奏章,你捏在手里超過半個時辰,就那麼二百多個字還沒有看完嗎?

卞妃無奈,走過去給國君重新弄幾個小菜.

她發現了,丈夫這個痞賴的性子和沈浪是一樣一樣的.

………………

恢複心跳後,苦頭歡又昏迷了三天三夜.

盡管處于昏迷之中.

但他並不是毫無知覺,准確說整個人就仿佛處于某個夢境之中.

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幕一幕飛快在大腦內重新上演.

甚至非常小時候的記憶畫面,也支離破碎地湧上了腦海.

當然更詳細的是逃難到越國,被卓氏收養之後.

在卓氏家族的日子,他過得真不快樂.

一開始,他只是一個下賤的小厮而已,在武道上脫穎而出之後,卓光卜才將他收為義子.

但他能夠看得出來,義父並非真心喜歡他.反而拼命地壓榨他.每天都逼著他練武,但是卻又不許他識字.

而且每天都在給他洗腦,每天都在告訴他,他的一切都是卓氏家族給的,所以這輩子都要效忠卓氏,都要為卓氏拋頭顱灑熱血.

當時卓一塵不知道為何義父不許他讀書,還以為就如同義父所說,讀書無用,他的時光不應該浪費在讀書上,應該專心致志地練武.後來卓一塵知道了,義父是想要讓他繼續傻下去.義父覺得人讀書多了,就會想多,就很難保持天真.

而且有一幕卓一塵記得清清楚楚.

本來卓昭顏對他態度是非常冷淡不屑的,見之如同奴仆一般.但那段時間他特別沮喪,武道進步沒有那麼快了,義父卓光卜想盡了一切辦法,依舊不能讓他繼續突飛猛進.

這個時候,卓昭顏如同小天使一般出現在他的面前.語笑嫣然,無比的親熱俏皮.

從那個時候,卓一塵就開始淪陷了.

現在他仿佛也看清楚了,當日卓昭顏的親近也是刻意的.從頭到尾,她都沒有真正喜歡過他,甚至沒有真正看得起他過.卓昭顏從來都是將他當成奴仆,而不是義兄.

當夢境進入天涯海閣的時候,有些部分變得清晰起來,有些部分則變得模糊起來.

左辭閣主是他的老師.但是在夢境中,苦頭歡對他的印象竟然非常模糊.仿佛怎麼都記不起他的長相.

左辭閣主還有兩個徒弟,一個甯寒公主,一個祝紅雪.他只見過祝紅雪,從未見過甯寒.

但是在天涯海閣讀書的日子,卻變得無比清晰.

尤其是被張玉音老師狂罵狂打的畫面,每一幕都那麼清晰.都那麼幸福快樂.

是啊,在天涯海閣的那段日子是多麼溫馨幸福啊.沒有任何功利,沒有任何虛偽.

盡管在算術和國學上他成績很差,天天挨罵.但是純粹學習的時光實在太快樂了.在天涯海閣的每一刻鍾都仿佛是自由的.

而且在天涯海閣的那段時間內,他每天練功的時間只有不到兩個時辰,但是武道水平卻突飛猛進,比在卓氏家族每天勤學苦練要快得多得多.

但忽然有一天.

這種快樂的日子戛然而止.

卓氏滅族.

卓一塵不得不中斷這無比快樂日子,他逃離了天涯海閣.他覺得他有責任複仇,他有責任保護卓昭顏.

接下來就是大盜苦頭歡的記憶.

他腦子里面仿佛本能地排斥這一切,而且這些記憶太近了,也壓根不用細細回溯.記憶畫面越來越快.

最後定格在最後一幕.

卓昭顏給他下毒,卓昭顏一劍刺穿他的胸膛,並且一腳將他踢下怒江.

"傻逼啊……"

所有的記憶在腦子里面回放過一遍後,苦頭歡腦海里面只有這三個字.

多謝沈浪,發明了這麼賤的詞.

不然他真的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語形容自己.

傻逼啊!

太賤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對卓昭顏刻骨的癡戀.

愛情果然是讓人變成腦殘.

苦頭歡仿佛做了長長的一夢,仿佛過去的二十年時間都是夢境一般.

卓昭顏的那一劍,讓他徹底清醒了過來.

傻逼!

傻逼啊!

苦頭歡忍不住伸手拍打自己的腦袋.

"砰砰砰……"

然後,他就猛地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內,周圍空無一人.

整個人好輕快啊.

之前的他,仿佛整個身體被一股灰暗的能量所籠罩.

而現在的他,覺得身邊充滿了光芒.

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在天涯海閣讀書的感覺.

太舒服了!

苦頭歡一躍而起.

然後發現,竟然不痛了.

這幾年他時時刻刻都在被痛苦折磨,五髒六腑傳來的痛苦,面孔扭曲傳來的痛苦,血脈深處傳來的痛苦.

這種痛苦根本就是難以控制的.

但因為時時刻刻都在痛苦,就仿佛呼吸一般,所以反而覺得不痛了.

此時痛苦一去,整個人就仿佛要飛起來一般.

苦頭歡本來要出門去的.

結果發現了房間內有一面大鏡子.

不由得上前一照.

然後他徹底驚呆了.

這個帥哥是誰啊?

當然了,卓一塵也就是還好,談不上很帥.

只不過面孔扭曲之後,整個人丑得驚天地泣鬼神.

現在猛地恢複了正常的面孔,就仿佛看到了絕世美男一般.

然後,苦頭歡陷入了狂喜之中.

我的面孔竟然恢複正常了?

我身上也恢複正常了?

那扭曲的皮膚呢?那如同被火燒過的皮膚呢?

竟然一切都痊愈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沈浪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麼?

他究竟有什麼魔力啊?

他知道是沈浪救了他,恢複心跳和呼吸後,盡管依舊昏迷,但他卻依舊聽得見.

"嗷……"

"嗷……"

"嗷……"

苦頭歡發出一陣陣尖叫.

在鏡子面前整整看了一刻鍾.

這些年面孔扭曲,他帶著一張扭曲的面具,口口聲聲不在意.

但內心卻無比自卑.

所以他才給自己取了一個外號叫苦頭歡.

現在面孔恢複了.

他獲得新生了.

過去的二十年,真的就仿佛一場夢魘.

現在他掙脫了.

我對卓氏不再有任何虧欠了.

我對卓昭顏也不再有任何虧欠了.

他歡快地推門走了出去.

此時已經是秋天.

陽光溫暖卻不灼熱,金光燦爛.

有些樹已經開始落葉.

有些樹上已經碩果累累.

這景色是多麼的美好啊?

除了在天涯海閣的那幾年時光,卓一塵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精力關注身邊的風景.

此時才感覺到,世界是如此美好.

但是……

來到院子之後,畫面就有些慘不忍睹了.

十個光頭正在練武.

而且每一個身體都多多少少有些扭曲畸形.

整整玩了十幾天了,終于想起來練武了嗎?

不過……

你們這是練武嗎?

你們每人手中的弓,可有三十斤嗎?

這完全是給孩子練習的弓啊.

而且就這樣,還沒有一個人能夠拉得開.

而且拉弓就要站直,挺腰.

這一個個人,恨不得躺在地上拉弓.

好不容易練了半刻鍾!

"休息了,休息了……"

"今天真是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這練武實在是太難了."

"如今像我們這麼勤奮的人,實在不多了."

"我覺得以後我們的規矩要改改,練一刻鍾,休息一個半時辰怎麼樣?"

"一個半時辰?哪算怎麼回事啊?四舍五入,休息兩個時辰吧."

"行,就這麼定了,練習一刻鍾,休息兩個時辰!"

"我們實在是太努力了."

十個乞丐練習拉弓十五分鍾不到,然後就准備躺著休息四個小時.

就這麼躺在院子里面,又開始吹牛.

苦頭歡整個人都要炸了.

這群人太不長進了.

他可是帶慣隊伍的人啊.

他曾經可是中過武狀元的人啊.

那真是聞雞起舞,懸梁刺股.

這群人竟然如此懶散?

放在我苦頭歡麾下,你們的尸體早就涼了.

苦頭歡的每一個兄弟都是他親自操練出來的,每一個都以一敵十不止.

他麾下雖然只有二百人,但是來去如風,縱橫無敵.

苦頭歡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立刻想要去找鞭子,抽打這群人.

就你們這幅模樣,練一百年也上不了戰場.

就在這個時候,沈浪和甯政走了出來.

這十個乞丐也不在意,依舊躺在地上吹牛,壓根沒有任何畏懼.

因為一直以來,沈浪對他們態度太好了.

除了不許隨地大小便之外,也不怎麼管他們,每天還跟著他們一起吹牛.關鍵他吹的牛,簡直要笑死個人.

而甯政殿下雖然不苟言笑,但是又黑又矮,也不發火,大家也根本不需要畏懼.

這群人流浪了二十年了,每一個心性都無比懶散.失去了畏懼之後,想要讓他們起身行禮是不可能了,站都懶得站起來.

"沈公子來了."

"五殿下來了."

"拜見兩位大人."

"武烈女將軍呢?"

"是啊,一個多時辰不見了."

"武烈將軍的屁股真是太圓了,超一流."

…………

苦頭歡走到沈浪面前,面色有些古怪.

心中非常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甚至不僅僅是救命之恩,還讓他獲得了新生.

但苦頭歡就是不願意向人下跪,也不願意表現出一副感恩涕零的姿態.

或許這是一種逆反.

之前卓氏天天要求他這樣那樣,領養之恩每天都要說幾十遍,每天都要他為卓氏鞠躬盡瘁.

每天都要卓一塵對卓氏忠誠.

事實上,卓一塵比任何人都忠誠.

當卓氏家族覆滅之後,沒有任何人能夠強迫他,但他還是離開了天涯海閣去保護卓昭顏,想盡一切辦法為卓氏複仇,為之付出了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

可是他就是不願意表現出忠犬的樣子.

他是有傲骨的.

"醒啦?"沈浪上前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之前饒了徐芊芊一命,我欠你一個人情.但是你後來有去刺殺我岳父,我就捶你一拳,你睡過卓昭顏嗎?"

呃?

問題這麼天馬行空嗎?"

苦頭歡搖頭道:"沒."

"那就好,那就好."沈浪道:"我跟你講啊,這個女人那里說不定有毒的,你若真睡了他,說不定會爛鳥."

苦頭歡一臉懵逼.

這……這個人就是傳說中智近乎妖的沈浪?

這麼一副八婆的樣子?

"你想要我做什麼?"苦頭歡直接了當道.

沈浪道:"今後大家在一口鍋里面吃飯?如何?"

苦頭歡點頭道:"行!"

沈浪道:"這位是五殿下甯政."

苦頭歡拱手道:"拜見五殿下."

甯政反而禮節更加謙卑,直接九十度拱手行禮:"見過卓兄."

頓時苦頭歡拜下道:"拜見五殿下,拜見沈公子."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的.

一開始表現出一副無比傲慢的樣子,但別人對他禮遇的話,他就十倍還之.

沈浪道:"卓一塵,你可願意成為五殿下府上的千戶嗎?"

卓一塵是越國傳奇,十八歲的武狀元.

如果正常混官場的話,他現在起碼是四品武將了,甚至更高.

千戶對于他來說,真是芝麻粒小官了.

"好."苦頭歡道.

沈浪道:"卓兄,你願意與我一起,輔佐五殿下登基為王,建功立業嗎?"

苦頭歡一愕.

五殿下奪嫡?這怎麼可能?

就算把腦袋拼沒了,也沒法成功吧.

但……沈浪既然給他新生.

那麼,他就要用盡性命報答之.

頓時,苦頭歡單膝跪下:"臣卓一塵,拜見主君,拜見沈公子.只要君不負我,我永遠不負君!"

這就是苦頭歡的承諾.

他一旦效忠,那就是一輩子,除非他效忠的人背叛了他.

我苦頭歡,永不先叛!

沈浪道:"恭喜殿下,獲得一員無敵統帥!"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兄弟們求支持,求月票,給俺!

謝謝無敵2322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87章:爆發!死而複生苦頭歡!    下篇: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創奇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