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創奇跡!   
  
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創奇跡!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盟主聽雨10000的五萬幣打賞)

什麼是無敵統帥?

大傻算嗎?

他不是的,他是無敵先鋒.

仇妖兒是嗎?

呃!

這個人太牛逼,暫時不列入考慮范圍,我們只說正常人,不談BUG.

所謂的無敵統帥,並不是熟讀了多少兵書,也不是何等之聰明絕頂.

周瑜很牛逼,巨牛逼.

但他算是儒帥.

無敵統帥大概像是韓信,霍去病這種人.

這種人不但能夠坐鎮指揮,也能夠上陣厮殺.

這種統帥仿佛天生就有一種嗅覺天賦.

他們是為戰場而生的,天生能夠激發士氣,天生能夠練兵,天生能夠嗅到敵人在哪里,天生能夠嗅到敵人的破綻.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種人甚至是不練級的.

冠軍侯霍去病,他練級了嗎?

完全沒!

跟在舅舅衛青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十七歲的他就帶著八百騎深入敵境,斬殺俘獲匈奴兩千多人,其中就有匈奴單于叔祖籍若侯,單于的叔父羅姑比等等一堆大人物.

十九歲的時候,霍去病就擔任驃騎將軍,率領大軍出擊河西,殲敵四萬,俘虜匈奴王,王母,單于閼氏,王子,相國,將軍等一百多人,立下了驚天動地之功.

十九歲,僅僅才十九歲!

苦頭歡卓一塵大概就是這一類的天才.

他從小一直在卓氏學習戰場武道和兵法,十八歲考中武狀元.

十九歲去天涯海閣學習個人武道,國學,算術,哲學.

成為大盜苦頭歡之後,他率領麾下二百多人,縱橫于越國東部,吳國東南部,來無影去無蹤.

在越國官方,天南行省總督確實沒有正兒八經圍剿過他.

但是在天北行省,在吳國南部,官方可是十幾次對苦頭歡進行圍剿,最多的時候出動了六七千人.

結果一根毛都沒有抓到.

他麾下這二百騎,在吳越兩國完全如入無人之境.

雖然表面是匪徒,但是他從來不劫掠平民,不禍害地方,只對為富不仁的巨室下手.

而且他麾下的二百騎明明是匪徒,但是令行禁止,擁有極高的榮譽感,甚至都和他一樣視錢財如同糞土.

這壓根就不是一支盜匪了,甚至是一支擁有精神信仰的軍隊,盡管他們的信仰只是替天行道.

"殿下,我麾下還有二百部眾,我想要全部招來."苦頭歡道.

甯政道:"行!而且這二百騎全部作為你的親兵,我一個不動."

苦頭歡道:"待我寫一封密信,沈公子派人去越國東北海域的大羅島,他們見到信物和密信後,就會立刻動身來國都的."

大羅島?

沈浪知道這個地方,確實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島嶼,而且已經不在越國的海域范圍了,也不在吳國海域,用現代地球的話說就是屬于公海了.

原來苦頭歡的基地在那里,難怪吳越兩國動用那麼多的人力也找不到.

苦頭歡決定做什麼事情,一分鍾都等不得的.

他開始寫密信.

這上面的字,沈浪沒有一個認識的.

總之就是很怪的文字,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文字.

"這些字是你自己造的?"沈浪問道.

苦頭歡道:"貽笑大方."

還真是他自己造的?

這就牛逼了.

苦頭歡道:"我們之間的密信不僅僅用自己造的字進行交流,而且就算這些字也只是代碼,收到密信之後,還需要進行破譯."

沈浪和甯政不由得驚詫.

這是國家級別的保密方式了,你區區一個二百人的盜匪,有必要這麼高端嗎?殺雞用牛刀啊.

"我聽張玉音學士說,你是一個學渣啊?"沈浪道.

苦頭歡歎息道:"我十九歲去天涯海閣,但是我之前從來沒有學過國學也沒有學過算術,我一去那里就被逼著和十八九歲的同學一起學習,所以……"

原來如此.

那……真是太慘了.

這就等于說小學都沒有讀過的人直接進入了大學,直接從大一開始學.

難怪苦頭歡天天挨打,天天挨罵,簡直懷疑人生.

但是,他竟然也真的學出來了,可見天賦之高.

接著苦頭歡道:"殿下,我們只有一個千戶的編制嗎?"

沈浪道:"暫時只有一個千戶的編制."

苦頭歡道:"那我麾下的十個百戶呢?"

"喏,在那里?"沈浪嘴巴一努,朝著院子里面橫七豎八躺著吹牛的十個乞丐指去.

頓時間.

苦頭歡覺得頭皮一緊,後背一陣陣發涼.

明明是秋末,陽光溫暖,卻莫名覺得空氣中好冷.

就這十個乞丐?

沈公子您這種天才這麼不講究嗎?還是有特別的嗜好?

您是不是偏愛把事情拔高到地獄級難度啊?

沒有困難也要制造困難?

這十個乞丐,完全是無藥可救啊,就算閉著眼睛去街上拉人,也比這十個乞丐更強了.

太離譜了啊.

這十個乞丐半殘疾也就算了.

關鍵是流浪時間太久了,整個心性全部懶散了.

整個人幾乎都廢了.

剛才他們練習拉弓,不到三十斤的小弓,沒有一個人能拉開.

而且練習不到一刻鍾,就要休息兩個時辰.

休息就休息,可以站著,最多就是坐著休息.

而這群人竟完全癱躺在地上.

毫無畏懼之心,面對沈浪和甯政,也完全視而不見,依舊在吹牛,吹得昏天黑地.

瞧瞧此時這些人在干嘛?

一個在摳腳,然後放在鼻子地下聞,還在惋惜最近洗澡太勤了,積年的老味不見了.

還有一個在憋屁,憋到極致後,然後猛地放出來,然後惋惜說:又失敗了,又沒能崩出屎花來,最近吃得太乾淨了.

這群人已經不能用廢物來形容了.

簡直就是……殘渣.

苦頭歡道:"沈公子,對于這十個人,您有什麼目標嗎?"

沈浪道:"有啊,還有38天就要進行武舉考試了,我希望他們全部中舉."

頓時間.

苦頭歡徹底呆了.

頭皮發麻得整個頭蓋骨都要掀開.

足足好一會兒,苦頭歡顫聲道:"沈公子?要不然您給我一副毒藥,我這就把命還給您?"

救命之恩,不得不報.

但是這件事情你就算把我殺頭一百遍,我也做不到啊.

你讓我帶人上陣打戰,就算沒有刀劍,起碼也要給一根木棍啊,你這給我十坨屎算是怎麼回事啊?

沈浪道:"卓兄,你去仔細觀察每一個人,看看能夠發現什麼?"

苦頭歡上前,仔仔細細觀察每一個乞丐.

這十個乞丐頓時停止了吹牛,被苦頭歡的目光看得發毛.

看什麼看?

老子就算最窮困潦倒的時候,也沒有賣過屁股啊.

現在已經做上百戶官,更不可能去賣/屁股了.

苦頭歡不但看,而且還動手捏,還用鼻子嗅.

頓時,這十個乞丐嚇壞了.

這是要干啥啊?

"別動手動腳的啊,這光天化日的,你就算想要做什麼,起碼也要天黑……"有一個乞丐拼命掙紮,不讓苦頭歡亂摸.

"啪!"苦頭歡一巴掌拍下去.

頓時,這個乞丐直接被拍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就仿佛一只不斷顫抖的青蛙.

整整看了一刻鍾,苦頭歡回到了沈浪的面前.

沈浪道:"看出來了嗎?"

苦頭歡點頭道:"看出來了,我在他們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氣息."

這種血脈力量的氣息是非常玄而又玄的,大概也只有同類才能感覺到一丁點.

沈浪道:"那你也知道,為何他們會成為這個樣子了?每一個人身體都是扭曲變形的."

苦頭歡道:"他們血脈的力量非常強大,每天都自然而然地吸收天地元氣,但是又得不到激活和釋放,所以就在體內進行報複性的反彈,致使身體扭曲,我以前也曾經遇到過."

沈浪道:"如果我能夠將他們體內血脈成功激活,甚至更上一層樓,那會出現什麼結果?"

苦頭歡道:"他們每個人都差不多三十歲了,血脈吞噬天地元氣至少已經二十幾年了,已經累積了非常多的能量,只要能夠順利激活,他們瞬間就能夠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精力."

就如同大傻.

人家到現在都沒有正常練過武,每天就是擋劍.

結果多厲害?

上了戰場後,他的威力甚至超過了劍王李千秋.

就算是單打獨斗,他幾乎可以擋住百分之九十九的高手.

為何?

就是因為鍾楚客大宗師把大傻體內的黃金血脈力量激發了出來而已.

這股力量已經存在大傻體內十幾年了,只不過得不到引導,一旦激發出來,瞬間就會非常強大.

這十個乞丐體內的血脈能量積攢了二三十年,一旦激活,雖然不至于像大傻這麼厲害,但也絕對是很驚人的.

沈浪道:"國都周圍的眼睛太多了,明天我就帶著他們出城,去一個偏僻沒有人煙的地方,對他們的血脈進行激活,然後密訓."

苦頭歡忽然道:"沈公子,我同意出城去偏僻之地,但是激活他們血脈能不能拖延兩日."

這話一出,沈浪不由得愕然.

這是為何啊?

苦頭歡道:"一旦激活了血脈,他們就成為正常人了,而且還是擁有強大力量的正常人,他們的心態就完全變了.而一個人的磨難是寶貴的,他們現在是殘疾人,別看他們天天歡快無比,但內心早已經冰冷絕望.我想要趁著他們冰冷絕望的這兩天時間,把他們的紀律性也訓練出來,這樣才能刻骨銘心."

沈浪道:"怎麼訓練?"

苦頭歡道:"打,往死里打!"

接著,苦頭歡轉身進入房間之內,找到一支鞭子,藏在袖子之內.

走到院子外面,他朝著十個乞丐拱手行禮到了:"諸位弟兄,我叫苦一塵,從今以後就是你們千戶,大家就在一口鍋里面吃飯了,請諸位兄弟多多關照."

十個乞丐躺在地上有些不耐煩,但還是隨便拱手道:"好說,好說."

"我們一定關照你."

"雖然你是千戶,但沒有我們兄弟們幫襯,你這千戶也做不下去,所以你以後也要乖巧一點."

"對,對,對,要有個先來後到.你雖然是千戶,但畢竟是後來的,資曆沒有我們深."

"小苦啊,你知道做官最重要是什麼嗎?要先學會做人!"

苦頭歡笑道:"一定,一定,諸位兄弟的教誨我都記住了."

然後,他臉色猛地一冷,從袖子里面抽出鞭子,直接沖上去,對著十個乞丐狂抽.

"啪啪啪啪……"

"站起來,全部給我站起來."

他對著每一個人都狂抽.

這劇痛,真是讓人屎尿齊出啊.

頓時間,十個乞丐完全被打懵了.

一個個鬼哭狼嚎,撒潑打諢.

但是苦頭歡的策略就是,誰哭喊得最厲害,就專門去打他.

直接將他抽得滿地打滾.

真的打得屎尿齊出.

這十個乞丐,先是嚎叫,然後是咒罵,然後是告狀.

"沈公子,救救我們啊."

"五殿下,救救我們,要死人了,要死人了."

"我們不干了,不干了,散伙,散伙!"

苦頭歡一見,目光直接盯著那個說散伙的人.

"你說要散伙?"他目光仿佛擇人而噬.

那個乞丐一哆嗦,顫抖道:"我們是來當官的,不是來受罪的,五殿下和沈公子都沒有管我們,你區區一個千戶又算得了什麼?"

苦頭歡寒聲道:"你說要散伙?"

那個乞丐一抖道:"你逞什麼官威?新官上任三把火,別以為我們不懂,你這種套路我們在丐幫見多了,你以為能夠嚇到我們?"

苦頭歡寒聲道:"你說要散伙?"

他的聲音越來越冷,目光殺氣越來越濃.

頓時那個乞丐嚇得一陣哆嗦,但這群人都是滾刀肉,已經徹底一無所有的人,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輸了陣勢,聽到苦頭歡的逼問,頓時寒聲道:"是有如何?散伙就散伙!"

苦頭歡冷道:"你說要散伙,那就是逃兵,按照軍令,逃兵一縷絞死!"

他二話不說,直接找了一根繩子,攀在樹上,打了一個結

然後,一把提著那個乞丐的脖子,直接將他腦袋往繩子上一套.

"既然做了逃兵,那就不再是兄弟了,到了地獄後不要怪我."

苦頭歡一踢板凳.

那個乞丐的身體頓時垂落下來,懸掛在半空.

從頭到尾,苦頭歡沒有任何猶豫.

說要絞死,直接就吊死.

那個乞丐拼命地掙紮,面孔漲紅,眼睛鼓出,舌頭吐出.

剩下九個乞丐完全驚呆了.

直接魂飛魄散.

這……這是一個閻王啊.

說殺人就殺人.

說吊死就吊死.

"你竟敢殺人?兄弟們跟他拼了!"

這十個乞丐每天都朝夕相處,當然充滿了感情,有人一慫恿.

頓時,剩下九個乞丐直接沖上來,要救進行絞刑的那個乞丐.

但是,苦頭歡擋在前面.

于是這九個乞丐紛紛撲向苦頭歡,要和他同歸于盡.

但是,苦頭歡一腳一個.

直接將他們全部踢飛出去.

一個個飛出十幾米,狠狠砸在牆壁上,吐出半口血.

腦袋砸在底邊上,鮮血淋漓.

而吊在樹上的那個乞丐,拼命掙紮,掙紮,掙紮.

然後,掙紮的力度越來越小.

舌頭吐出很長,眼睛充血,屎尿流出.

甯政不忍,上前道:"苦將軍,念他是初犯,饒他一命吧."

頓時,剩下九個乞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是啊,將軍,饒我兄弟一命吧."

苦頭歡寒聲道:"軍法無情."

甯政拜下道:"他們是我招來的,之前沒有管教過,所以這才說出散伙之話.俗話說有教無類,我們不能不教而誅!"

苦頭歡道:"殿下,既然進了軍中,那就應該懂得軍法.不能因為不教就不去學,既然我是千戶,那練兵之事就交給我,殿下就算是主君,也不要過多干涉."

"是!"甯政更加卑微拜下道:"苦將軍,這一切都是你的權力.但是我沒能教好他們,我也有罪!"

沈浪道:"苦將軍,這樣如何?殿下以發代頭,為這個百戶換得一命如何?"

甯政二話不說,拔出匕首,把自己的一頭長發全部割斷.

可不像是曹操,象征性割了一縷,而是直接全部割斷,就留下一頭短發.

而此時,吊在樹上的那個乞丐已經不動了,仿佛已經死了.

苦頭歡上前,一把將那個乞丐放了下來.

聽他的心跳,已經沒有了,呼吸也沒有了!

沈浪道:"趕緊做人工呼吸,做心肺複蘇."

然後,他把人工呼吸和心肺複蘇的辦法告知了苦頭歡.

苦頭歡二話不說,對這個乞丐進行人工呼吸.

按壓他的胸口.

這個乞丐滿嘴唾沫,舌頭露出,滿口腥臭.

但苦頭歡仿佛絲毫未覺.

不斷地嘴對嘴人工呼吸,不斷地按壓心髒.

整整十分鍾後!

終于,這個人恢複了呼吸,恢複了心跳.

剩下十個九個乞丐,頓時癱倒在地,喜極而泣.

竟然真的活過來了.

明明已經死掉的人,竟然救回來了.

太神奇了!

救活了那個乞丐後,苦頭歡面孔冰寒起身,一字一句道:"這次是甯政殿下以發相代,但殿下也只有一頭頭發,下一次你們難道要殿下斬首相代嗎?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再有下一次,殺無赦!"

"聽到了沒有?"

頓時,九個乞丐乖巧道:"是."

苦頭歡道:"現在所有人給我站直了,堅持一個時辰不要動.就算倒下了,也立刻給我站起來,誰要是動了,休怪我鞭下無情!我這個人心狠手辣,你要願意死,我也願意埋,任何不聽話的,我就一直打,要麼打到聽話,要麼打死為止!"

然後,這剩下的九個乞丐就歪歪斜斜站在那里不敢動.

但是他們那里支撐得住啊,不到幾分鍾就動了.

苦頭歡沖上去,手中的鞭子瘋狂地抽打下去.

那架勢,就是真的往死里抽.

旁邊的一個乞丐嚇得猛烈哆嗦,充滿了尿意,他想要舉手去尿.

苦頭歡猛地一轉身,目光如電朝著他射來.

那個乞丐猛地一抖.

不用去廁所了,因為已經尿了.

苦頭歡絲毫不在意,就盯著他.

你尿了不要緊,但也不能動.

………………

盡管距離武舉已經越來越近了,按說應該爭分奪秒立刻激活這十個乞丐的血脈.

但是苦頭歡不急,那沈浪自然也不能急.

在五王子府,所有人都要尊重苦頭歡的絕對權威.

在軍事武道方面的事情,只要他決定了,沒有任何人可以質疑,沒有任何人會否定.

知人善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要錢給錢,要什麼給什麼.

甯政沒錢,沈浪也沒錢,但是天道會有啊.

甯政決定奪嫡之後.

天道會立刻在國都專門成立了一個辦事機構.

這個機構只負責一件事情,專門給錢!

沈浪要多少錢,給多少錢.

只要沈浪的親筆條子,見條子就給錢.

不僅僅是錢,還有任何物資.

天道會不敢相信甯政能夠奪嫡,但是他們相信沈浪,沈浪說要投資,那他們就投資.

因為從頭到尾,沈浪創造的所有奇跡,天道會作為戰略盟友,看得最是清楚,甚至比張翀還要清楚.

而且萬一甯政奪嫡成功.

那……整個越國的貿易權瞬間就變色,天道會直接就能逆轉,將隱元會按在身下.

甚至天道會內部已經開始清算債務.

想要看越國國庫究竟欠了隱元會多少債務,萬一甯政繼位要打壓隱元會,天道會要隨時准備接管這筆債務.

什麼叫接管這筆債務?

就是先出錢替越國國庫還了這筆錢,然後變成越國欠天道會這筆債務.

大致結算了之後,天道會臉色都變了!

甯元憲,你究竟是多麼會敗家啊?

你欠這麼多錢,晚上睡得著覺嗎?

于是,天道會再成立了一個組織.

這個組織也只有一個功能,專門負責攢錢,隨時准備接管越國對隱元會的債務.

這筆債務實在太大了,天道會又處于急劇的擴張期,戰略收複期,需要天文數字的金幣.所以想要攢出這筆金幣,哪怕以天道會的力量,也要積攢許多年了.

但現在甯政奪嫡剛剛開始而已,還要不了多少錢.

就比如這一次,沈浪索要二十匹千里馬,也就是兩萬金幣而已.

天道會二話不說,幾天之內就給甯政府上送來了二十五匹千里挑一的駿馬.

經過了五天的調教!

這十名乞丐完全煥然一新,絕對令行禁止.

就算身體扭曲殘疾,站得歪歪斜斜.

但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站著不動兩個小時,一動不動.

而且只要苦頭歡一聲令下.

任何事情都要做.

說倒下就倒下,哪怕前面是一坨屎,正好會砸在臉上.

說站著不動,就一動不動,哪怕有一條蛇正鑽入他們的胸口.

而且該睡覺的時候,也絕對不敢說一句話.

因為一旦睡覺的時候說話,就直接把嘴巴縫起來.

是真的用針線縫起來,整整三天時間.

這三天時間只能用管子吸取流食吃,不會餓死.

苦頭歡練兵之狠,連沈浪都毛骨悚然.

那十個乞丐見到苦頭歡,真的如同見到閻王,見到鬼一般.

甚至做噩夢,苦頭歡都是唯一的內容.

沈浪曾經秘密找苦頭歡談過.

"卓兄,練兵不都講究恩威並施嗎?要讓人敬畏交加,而現在這些人畏你如鬼,但是也恨你入骨."沈浪是疑惑,而不是質疑.

苦頭歡道:"公子,所謂恩和敬是要在戰場上生死與共才能真正交心.平時靠解衣衣我,推食食我只能簡單地收買人心,不夠深邃和震撼.現在讓他們畏懼,就足夠了."

沈浪道:"一切你說了算,那現在進度如何?"

苦頭歡道:"這群人已經有紀律了,可以離開國都,去偏僻之地密訓了,並且激活他們的血脈了."

………………

次日!

沈浪,苦頭歡,武烈率領一百名女壯士,帶著十個乞丐離開了長平侯爵府,離開國都.

苦頭歡帶著銀面具.

整個國都的民眾再一次見到了無比奇葩的一幕.

整整二十五匹駿馬,千里挑一的超級好馬,讓人垂涎三尺.

但是……

十個乞丐,騎著十匹好馬簡直不堪入目.

因為他們不是騎在上面,而是用繩子捆在上面.

這些人壓根就不會騎馬,而且身體扭曲殘疾,也根本騎不上去.

就只能用繩子捆著.

眾馬奔馳.

這些乞丐原本想要鬼哭狼嚎,但是一想到苦頭歡的可怕,頓時閉上嘴巴.

就算嚇得屎尿齊出,也絕對不喊喊出聲,不然就要被縫住嘴巴,甚至更慘.

但是苦頭歡一聲令下:"可以慘叫!"

于是,十個乞丐尖叫連連,慘絕人寰.

"駕,駕,駕……"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要掉下來,掉下來了……"

玄武大道上,無數百姓紛紛停下看熱鬧.

太荒謬了.

太可笑了!

距離武舉考試僅僅只有一個月左右了,沈浪你現在才開始訓練這些人的騎術,是不是有點晚了?

而且你是這樣練騎術的?

就是把人如同粽子一樣捆在馬背上?

真是大開眼界啊.

今年小丑特別多,但沒有一個人超過你沈浪啊.

真的是好馬啊,可惜被一群廢渣騎了.

總之,沈浪率人出城這一幕,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太慘烈了,太尬了.

就你這十個廢物,還要參加一個月後的武舉考試?

簡直是瘋了.

別說一個月,就算十年也沒用.

就你這堆垃圾,還要去密訓?

然後,本來已經稍稍偃旗息鼓的禦史們再一次紛紛彈劾.

請求國君剝奪這群人文武監生的身份,剝奪他們參加恩科考試的資格.

再一次要讓沈浪向天下謝罪.

跪在聖廟之前三天三夜.

十個乞丐綁在馬背上出城的這一幕,國君也看到了,他在皇宮的最高處眺望到的.

然後,整個人都要氣瘋了.

丟人,丟大人了.

憑什麼啊?

你沈浪胡作非為,卻要我甯元憲丟人現眼?

他忍得好辛苦,才沒有派人沖出去將這十個乞丐全部斬盡殺絕.

接下來幾天的朝會,都不能消停了.

這群禦史又要天天噴了.

甯元憲又只能硬著頭皮裝傻,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但他已經在心中立誓.

等恩科考試結束,沈浪找的那十一個乞丐全部落榜之後,他一定會下令將這十一人斬殺成為十幾截,這樣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

沈浪找的這個秘密地方距離國都一百多里.

是一個巨大的湖泊,中間有一個湖心島.

上面有一個廢棄的莊園.

這個莊園也是天道會提供的.

在這里密訓能夠絕對的保密了.

因為莊園里面有圍牆,周圍都是湖面,任何人都不能窺探.

當然!

沈浪也有些想多了.

就你這十一個垃圾乞丐,鬼才會來窺探你密訓.

這就仿佛索馬里足球隊擔心巴西隊來偷窺你訓練一樣可笑.

想要我們窺探你戰術,起碼要要先進世界杯再說,索馬里足球隊連非洲杯都沒有參加過呢.

…………

湖心島莊園的地下密室內!

十個乞丐惶恐不安.

他們整整齊齊躺在石床上,而且全身都被捆綁了.

接下來,沈浪要給他們集體注射黃金血脈蠱蟲,要激活他們的血脈力量,甚至改造提升血脈級別.

之前他在苦頭歡身上是成功了.

但是在這十個乞丐身上能不能成功?

有自信,沒把握.

但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一旦失敗!

那一切都付之流水.

一個多月後,恩科考試泡湯.

所謂五王子奪嫡,徹底淪為一場笑話.

沈浪和國君的賭約,也徹底失敗.

"呼……"

沈浪長長呼出了一口氣.

然後准備開始!

苦頭歡寒聲道:"接下來,不管發生了什麼,任何人不得出聲,否則割掉舌頭!"

頓時,十個乞丐咬緊牙關,夾緊屁股,唯恐發出一點點聲音.

這個苦閻王說到做到,他說要割舌頭,就一定會割的.

沈浪拿出十個針管,每一個針管里面只有一毫升左右的黃金血脈蠱蟲.

正是開始!

沈浪動作神速!

一個一個連著注射.

短短兩分鍾內,全部注射完畢.

一毫升的黃金血脈蠱蟲,全部注入了十個乞丐的體內.

然後,是徹底的寂靜!

緊接著是如同戰鼓一般的心跳聲.

這些人的心跳起碼加速了兩三倍,而且非常響.

在這密室內,十個人的心跳聲,真的仿佛鼓聲.

緊接著……

"噗噗噗……"

每個人開始噴血.

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嘴里直接飆射出來.

然後……

身體皮膚開始龜裂.

鮮血不斷湧出.

"可以喊叫……"苦頭歡下令.

頓時,地下密室傳來了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撕心裂肺.

讓人毛骨悚然.

然後,沈浪見到了驚悚的一幕.

這些乞丐扭曲的身體,活生生被抽直了.

不僅如此,這群人的血脈開始用力鼓起,仿佛隨時都會脹裂爆炸.

"啊……啊……啊……"

無邊無際的痛苦!

"砰砰砰砰……"

然後捆綁住他們的堅固繩索,紛紛斷裂!

不成功便成仁!

要麼收獲十具尸體!

要麼收獲十個超級強者,創造前所未有奇跡,驚爆所有人的眼球.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諸位大佬,求支持求月票呀,給大家拜了!

謝謝丨叫我官人丨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88章:苦頭歡效忠!無敵統帥    下篇:第290章:涅槃蛻變!驚豔絕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