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91章:逼宮!鎮壓萬人!(新盟主聽雨10000賀)   
  
第291章:逼宮!鎮壓萬人!(新盟主聽雨10000賀)

g,更新快,無彈窗,!

張翀入國都了.

這在民間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動蕩,但是在官場上卻引起了巨大波瀾.

比起沈浪入國都時的默默無聞,張翀入國都可謂是風光無比.

太子親自來到朱雀大門之外迎接.

張翀的排場不大,僅僅只有幾十隨從而已.

太子甯翼親自倒了一杯酒,遞給張翀道:"這杯酒為張公洗塵."

張翀跪下接過.

換成其他人,可能還會將這杯酒灑在地上,然後淚流滿面說這杯酒先敬在地下長眠的弟兄.

但張翀沒有,而是直接接過,一飲而下.

太子道:"張公辛苦了."

張翀道:"臣不敢."

太子輕輕把臂道:"張公這就隨我入都,陛下還等著見你呢."

然後太子在前,張翀在後,進入了朱雀門.

在朱雀大道上行走了一段時間.

太子熱情邀請張翀上他的車駕,張翀不敢僭越,而是選擇重新回到自己簡陋的馬車上,跟在太子車駕之後,進入王宮.

這還是張翀第一次走朱雀大道,他可不像是沈浪.

沈浪視規矩如同無物,每一次都大搖大擺地走在大道中央,根本就不管這大道只有伯爵以上貴族才能行走.

當然郡太守也是能走的,只不過張翀尤其小心,從來都不會去走.

這次是國君的旨意,他這才走到朱雀大道的中央.

進入王宮之後,張翀先跟著太監去沐浴更衣,然後去國君的書房跪候.

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後,國君才來.

這位至尊怒氣沖沖地進入書房內坐下,喝了一口茶,用力地頓在桌面上.

他當然不是對張翀發火.

明日就是恩科考試了,今天這群禦史瘋了一般彈劾沈浪,甚至已經暗諷國君.

說什麼百年以來都無此荒謬之事.

那便是說我甯元憲是百年不遇的昏君咯?

還說什麼駭人聽聞.

說什麼視聖人為無物,視科舉之神聖如無物.

總之就是要剝奪沈浪麾下那十一個乞丐的考試資格,並且丟入大理寺監獄.

之前還僅僅只是讓沈浪在聖廟面前跪下請罪,而這一次直接要求將沈浪也扔進大理寺治罪.

可見人絕對是欺軟怕硬,得寸進尺的.

之前禦史彈劾的時候還小心翼翼,但是見到甯元憲也不發火,裝作未知的時候,他們的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不但要求嚴懲沈浪,而且還要國君公開認錯.

甯元憲真是有心處置幾個禦史.

但是恩科考試馬上就要開始了,還是不要橫生枝節.

最關鍵是這件事情他確實非常理虧,頗有幾分心虛來著.

加上和楚國的談判越來越僵持,甯元憲心中仿佛窩著一股子怒火,發泄不出來.

"張翀來了?你辛苦了."

張翀一絲不苟叩首道:"臣不敢."

甯元憲道:"白夜郡現在如何?"

張翀道:"很好.

國君甯元憲不由得一愕,張翀此人是非常保守的,他多說出了很好兩個字,那可見是真的非常好了.

事實上,白夜郡的情形真的超級好.

沈浪做惡人,張翀做聖人,兩人聯手將白夜郡的天花疫情壓了下去,將死亡率降到最低,而且把天花徹底封鎖在白夜郡之內沒有擴散.

如今張翀在白夜郡,真的是萬家生佛.

連帶著整個白夜郡的子民,心中對越國也充滿了絕對的歸屬感.

不僅如此,經過幾場大戰後,三眼邪馬賊覆滅,其他匪徒也全部被沈浪坑死,西域流浪武士被沈浪殺光,所以忠誠于蘇氏家族的貪官汙吏也被沈浪殺光.

此時的白夜郡完全是最乾淨的時候,甚至稱得上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張翀道:"其中沈浪公子的功勞最大,若沒有他,白夜郡也不可能這麼乾淨."

國君譏諷道:"他這一把屠刀下去,把所有的醃臜全部殺得干乾淨淨了,能不乾淨嗎?"

接著國君端起茶杯道:"楚國那邊的談判很麻煩,比想象中麻煩,他們之前答應好的,現在竟然也反悔了,楚王非但不道歉,不賠款,而且之前占領的堡壘,竟然也不願意歸還了."

張翀道:"這和南毆國的矜君有關."

國君道:"南邊局勢,很不好嗎?"

張翀道:"矜君所圖非小,請陛下早做打算."

國君道:"不要遮遮掩掩,直接說."

張翀道:"臣覺得南毆國戰場必須增兵."

國君皺眉,如今南毆國戰場上,已經集結了四五萬兵力了,還要增兵?

不過吳楚兩國已經結盟,就算這個盟約是假的,但吳王自顧不暇,短時間內是不會再起戰端了.

所以,從北線調派兩萬大軍進入南毆國問題不大.

國君道:"你覺得要增兵多少?"

張翀想了一會兒道:"十五萬!"

這話一出,國君頓時嚇了一大跳.

張翀這是瘋了嗎?

十五萬?

當年吳越兩國的傾國之戰,動用的總兵力也只不過二十萬左右.

現在面對一個南毆小國,竟然要出兵十五萬?

張翀道:"我們在南邊要面對的對手,不僅僅是矜君叛軍,還有整個沙蠻族.有必要乾坤一擲,一舉滅之,十五萬大軍甚至都有些少了."

國君皺了皺眉,卻沒有說話.

自家知道自家事,他真的打不起大仗了,真的沒錢了.

國庫欠了隱元會多少錢?

不知道,但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所以明明知道隱元會和吳國勾結,謀奪雷洲群島,國君也只能裝作不知.

上一次為了應對致命危機,他向隱元會又借貸了二百多萬金幣,雖然還沒有花完.

但如果按照張翀所說,增兵十五萬到南毆國戰場,那需要多少錢?

天知道!

頓時,國君把這個話題拋在一邊.

"你在天西行省做得很好,雖然是白夜郡守,但是還兼了天西行省提督,梁永年死了之後,這兩個月你其實算是把天西行省中都督的事也做了."國君道:"太子舉薦你出任天西行省中都督,你自己有什麼想法?"

這個位置,差不多已經定了.

張翀完全是眾望所歸.

天下沒有比他更加合適這個位置了.

所以張翀入國都在民間沒有引起太多震動,但是在官場上卻驚起波瀾.

因為一個巨擘已經冉冉升起了,這已經不是新星了.

此時誰也擋不住張翀崛起的勢頭了.

誠然,在剿滅蘇難叛軍立頭功的人是沈浪.

但是那個人渣對這首功完全棄之如敝履,絲毫不在意的.而且所有人也看出來了,這個孽障害人行,但是民政不行,不是沒有才能,而是沒有耐心.

所以,首功自然就落在了張翀頭上.

如今太子和祝氏家族首推的就是張翀,完全成為了派系的一面旗幟.

天西行省中都督,雖然比不上天北行省大都督,也比不上天南行省大都督,但也是越國的四個封疆大吏之一.

幾年之後返回國都,進入尚書台成為宰相,已成定局.

甚至很多人都能看到未來尚書台,祝戎是第一宰相,張翀起碼排名第三宰相.

未來巨頭啊.

命運這種事情真是難講.

幾個月前張翀還在大理寺監獄里面等死,而且得了腸癰幾乎必死.

結果不但活了,而且得了一場這麼大的造化.

這如何不讓人感歎萬分呢?

張翀雖然還沒有回家,但此時他家中已經門庭若市了,上百名官員上門拜望,而且都送上了厚禮.

張翀聽了國君的話後,立刻拜下道:"天西行省中都督位置緊要,臣恐不能勝任."

國君道:"張翀,你也要跟我講這些虛頭巴腦的話嗎?"

張翀直截了當道:"陛下若是讓臣一定去,那臣當然遵旨.但若陛下沒有絕對意志,那臣不想去天西行省任中都督一職."

國君不由得一愕.

在他看來,張翀應該是一個官迷的.

天西行省中都督啊,四大封疆之一啊.

天越城中都督是甯岐,他是王子,不算數的.

所以,張翀一旦做了這個官職,越國三大封疆之一.

他竟然拒絕了?

國君皺眉道:"為何?"

張翀道:"臣不想和沈公子為敵."

國君驚詫,竟然是這個原因?他真是萬萬沒有想到.

太子舉薦張翀,那張翀一旦答應出任天西行省中都督,那就理所當然成為太子的鐵杆嫡系.

而且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職,非太子嫡系不能出任.

因為天西行省北邊還有一個大都督種堯,那是三王子的嫡系,就算是為了平衡,中都督也必須是太子一系的人.

國君冷笑道:"沈浪那是胡鬧的,他幫助甯政奪嫡八字都沒有一撇,你或許想要和他為敵都沒有機會了."

張翀額頭貼地,沒有再說話.

國君道:"一個蘿蔔一個坑,這個天西行省中都督你不想要,可沒有同樣分量的官職給你了."

"是!"張翀道.

國君揮了揮手道:"那你先回家吧,你家中只怕有許多人翹首以待."

這話其實是有些諷刺的,說張翀家中門庭若市.

張翀叩首道:"臣告退."

此時,他心中歎息.

人和人之間的緣分真是不可強求的.

他張翀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國君雖然器重,但沒有半分親近之意.

不過張翀也不在意,他內心也希望和君主保持一定的距離,免得公私不分.

像沈浪這種和國君打成一片的,他實在是學不來的.

出了王宮之後,老奴道:"主人,回家嗎?"

張翀一想到家中的門庭若市,再一想之前得了腸癰的時候門可羅雀,就算所有人覺得他要死了,也沒有人上門探望相送的情景,真是莫大的諷刺.

"不回家了,去甯政殿下府上."張翀道.

老奴一愕道:"主人,那樣可會得罪太子殿下的."

張翀道:"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還也不用怕得罪誰."

老奴道:"沈浪公子還沒有回來."

張翀道:"那就在他家等著好了,聽說他那里有許多好書."

就這樣,張翀驅車前往了甯政的長平侯府.

距離好遠,張翀就見到甯政府邸外面人山人海,至少圍了上千人.

"怎麼回事?"

老奴道:"沈公子招了十一名乞丐為官,而且還要參加恩科考試,所以這些讀書人,練武人就不樂意了,每天都有禦史彈劾沈公子,每天都有人圍攻甯政殿下的府邸,要逼著沈浪公子認罪,並且將那十一個乞丐送到大理寺監獄去."

"走後門!"

結果到了後門,還是被圍堵了很多人.

"張公,是張翀大人."

見到張翀之後,人群頓時激動了起來.

"張翀大人,您是朝廷重臣,您也是來譴責沈浪的嗎?"

"張翀大人,您也是名教中人,一定要為聖人討回一個公道啊."

"沈浪不除,天理難容啊."

張翀不由得朝那人望去一眼.

這個世界人那麼健忘嗎?

沈浪在天西行省殺了多少人?這就忘了?

張翀面無表情地上前敲門.

一名女壯士開門,見到張翀,不由得驚愕道:"張公."

張翀道:"我來拜會甯政殿下和沈浪公子."

那個女壯士道:"甯政殿下和公子都不在."

張翀道:"那我就在家里等他們,可以嗎?"

女壯士點頭道:"當然可以,當然可以!"

然後,她們把張翀迎進了府邸里面,因為在白夜郡戰場,她們也曾經和張翀並肩作戰,對此人無比敬佩,也知道他是公子至交好友.

外面圍堵的那些書生想要借機沖進來.

頓時幾十個女壯士猛地沖了出來,厲聲吼道:"誰敢沖進這個門,我就把他的卵蛋捏爆!"

她的手里抓著兩個堅硬核桃,猛地一捏.

核桃徹底碎裂.

"你們要看清楚,是核桃硬,還是你們的卵蛋硬?"

頓時,眾多書生不寒而栗.

………………

沈浪入國都了.

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

無數人蜂擁而出圍觀.

沈浪帶著幾十騎,大搖大擺地走在玄武大道中央,完全不管僭越這種事.

當然他身邊還有甯政,也有資格走玄武大道了.

大道兩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沈浪你這個跳梁小丑還敢回來?

後天就是恩科考試了,你不逃回玄武城,竟然還敢回國都.

這一個月時間,沈浪不在國都,所以很多人傳言他已經跑回玄武城了,灰溜溜滾蛋了.

"沈浪,你的那十個乞丐呢?"

"沈浪公子,我們有一個賭約,你可知道嗎?"

人群中有人喊道.

本來這種時候沈浪是不需要理會的.

但是他一招手,整個隊伍都停了下來.

沈浪走出馬車道:"是吃屎賭約嗎?"

"對!"

沈浪道:"我聽說國都內有很多地痞潑皮和我立了一個賭約,說蘭瘋子和另外十個乞丐能夠金榜題名你們就吃屎十斤.若他們不能高中,你們就每人吐我一口口水?"

"對!"

沈浪道:"行,這個賭約我接了,拿上來."

武烈拿過來了一個長長的卷軸.

上面還真的清清楚楚寫著,若蘭瘋子,蘭一,蘭二等十一人在這次恩科考試中能夠金榜題名,輸者吃屎十斤.否則,就每人吐沈浪一口口水.

沈浪道:"人無信不立,願意和我賭的人,可以上來簽字,並且按手印."

這話一出.

全場轟然.

你沈浪太過分了啊,你這等行徑和破皮無賴還有什麼區別?

哪有半點斯文?

甯政也非常無奈.

他是正直保守之人,最看不慣的就是嘩眾取寵.

而沈浪這等行徑,簡直就是毫無底線的嘩眾取寵了.

但是沈浪這個人就仿佛有一種氣質,不管他做出再荒謬的事情都可以接受,並且覺得不明覺厲.

當然,不明覺厲這個詞也是從沈浪那里學來的.

沈浪這猛地亮出白紙黑字,國都的這些潑皮無賴反而退縮了.

沈浪道:"慫了嗎?不敢了嗎?"

"誰不敢呢?"

一個膽大包天潑皮上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最後無數人蜂擁而上,足足有幾百上千人.

"還有沒有人上來簽字了?"

"還有沒有?"

沒有了!

會上來簽字賭約的,也只有潑皮無賴,普通正經人誰會來湊這種熱鬧?

看熱鬧就行了,瞎摻乎是不敢的.

收到這個簽滿了上千個名字的大白紙,沈浪返回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剛剛回到家門口.

嚯!

人山人海啊.

整個國都的讀書人,練武之人都來了吧?

"沈浪回來了,沈浪回來了."

"沈浪,你立刻去聖廟認罪."

"沈浪,你立刻將這十一名乞丐送到大理寺監獄去."

"沈浪,我名教弟子和你勢不兩立!"

這一兩千人擁擠上來,喊打喊殺.

"沈浪,滾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

"沈浪,你竟敢羞辱聖人,竟然讓乞丐和我們一起參加恩科考試,你這個天下罪人."

沈浪走出了馬車,大聲道:"諸位,諸位,你們不應該圍攻我這里啊,你們應該去禮部,去樞密院,你們應該罷考,你們可以向禮部和樞密院提條件,若不取消蘭瘋子等十一人的恩科考試資格,你們就正式罷考."

這話一出,所有人一愕,然後一想,這話有道理啊.

為了維護聖人尊嚴,為了維護科舉神聖,雖千萬人吾往矣.

我們可以罷考啊.

我們有幾千人,而沈浪一方只有十一名乞丐.

只要我們威脅罷考,禮部和樞密院一定會妥協的.

"走,去禮部,去樞密院."

"若不取消沈浪麾下十一名乞丐的科考資格,我們馬上罷考."

然後,一兩千人鎮臂高呼,朝著禮部和樞密院去了.

沈浪一行人,順利進入了長平侯爵府.

………………

"張公,您怎麼在這里?"

見到張翀,沈浪不由得喜出望外.

張翀道:"家中門庭若市,不敢回去."

沈浪道:"您來得正好,您幫我看一篇文章."

沈浪挑選了一篇策論遞過去,這是蘭瘋子的作品.

張翀看了第一段,頓時驚豔無比.

"好,好,好,好文章."

"驚豔絕倫,振聾發聵."

然後,他繼續往下看.

一刻鍾後,他就看完了,接著又看了第二遍,第三遍.

沈浪道:"如何?"

張翀道:"這不是沈公子的作品吧?"

沈浪道:"張公如何得知?"

張翀道:"沈公子的作品不太講規矩,自由豪放,但是立意深刻.而這篇策論,開篇之語驚豔無比,但到後面總覺得缺了一點什麼.可是整篇策論卻沒有瑕疵,也沒有錯處,文字和句子都非常驚豔,典故運用地精確巧妙,但……就缺了那麼一點."

張翀是國學大家,當然一眼就能看出蘭瘋子策論的缺陷.

沈浪道:"這篇策論的水平,這次恩科考試能中嗎?"

張翀道:"綽綽有余,一定能中,這種沒有錯處,句子驚豔,斷題精准的策論,最沒有風險."

張翀說能中,那就一定能中了.

沈浪道:"那能進入前三嗎?"

張翀想了一會兒道:"六成可能進入前三,不過第一名是絕對沒有希望的.祝紅屏的文章我看過不少,水平更高."

祝紅屏,祝戎的第五子,國都第一天才少年.

今年才十七歲.

當然,若不是祖父和父親兩人壓著他,幾年前他就已經中舉了.

真真的才華橫溢.

不管是策論,還是詩才,驚豔四射.

祝氏家族真可謂是人才濟濟,一家子不知道出了多少進士舉人,這百年來光狀元就有三個.

一個是大乾王國的狀元,一個是越國的狀元,還有一個是大炎帝國的狀元.

這個家族勢力橫跨多國,完全稱得上是大炎王朝的一個龐然大物.

"高中是一定的,但是能不能進入前三,真的要看運氣."張翀再一次道:"這就是那個蘭瘋子的作品嗎?"

沈浪點頭.

張翀道:"不可思議,僅僅一個月時間,就能寫出這樣的文章,真是絕頂天才."

接著,張翀道:"甯政殿下呢?"

沈浪道:"怕您為難,所以沒來見您."

在甯政看來,張翀是來見沈浪,而不是來見他的.

甯政號稱要奪嫡,但張翀是太子一系的重臣,若他甯政主動來見張翀,豈不是讓太子懷疑,讓張翀難辦?

張翀道:"五殿下真是君子."

接著,張翀道:"我剛剛拒絕陛下,沒有接下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職."

沈浪道:"難為張公了,接下來只怕您就要遭受一場驚濤駭浪了."

太子舉薦,張翀卻拒絕了.

這是打臉,這是要叛出太子一系啊.

太子和祝氏家族如何能忍?

對于叛徒,當然要想盡辦法消滅並且打倒了.

所以接下來,張翀一定會受到太子一系的強烈反撲.

又要遭受一場劫難了.

上一次是牢獄之災,這一次就算不會有牢獄之災,但是被潑髒水是一定的.

具體會受何等劫難,就完全看國君的意志了.

沈浪道:"張公放心,我會為您說話的,陛下雖然很煩我,但我的話他大概能聽得進去."

張翀道:"那我就在這里先謝過沈公子了."

沈浪笑道:"當然,我分量還是太輕了,卞逍公爵才是一語定乾坤之人,只要他開口,太子的反撲就會立刻停止."

張翀笑道:"看緣法吧,總之我張翀一旦做出了決定,便不會後悔."

………………

明天就是恩科考試了.

一千多名書生沖到了禮部衙門,一千多名武人沖到了樞密院.

頓時,禮部和樞密院大亂.

而且聚集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取消沈浪麾下乞丐的考試資格,否則我們罷考!"

"取消沈浪麾下乞丐考試資格,否則罷考!"

幾千人齊聲高呼.

而且口號越來越統一.

聲音越來越猛烈響亮,隔著好幾里地都能看到.

見到這個陣勢,原本沒有參加這次恩科考試的書生和武人也紛紛加入.

他們覺得我們也是讀書人,也是練武之人,也要維護文武科舉的神聖啊.

最後,兩個衙門聚集的人數加起來,超過了萬人.

這就是大事了.

超級事件.

書生和武人,一起圍攻朝廷衙門.

而且法不責眾.

禮部尚書,樞密院副使都不能做主.

不過這兩個大人物心中對沈浪此舉也大為不屑,極是看不慣.

沈浪你這個小畜生,仗著陛下恩寵,竟然讓十一名乞丐參加恩科考試.

你羞辱的可不僅僅是參加恩科的考生,羞辱的還是我們啊.

禮部尚書可是當年的榜眼.

樞密院副使種鄂也是當年的武殿試榜眼.

二人親自出面,分別安撫書生和武人.

"你們放心,本官這就進宮,將你們的意志稟報陛下."

"相信陛下一定會有一個公論."

"維護科舉尊嚴,維護聖人尊嚴,本官也義不容辭."

這位禮部尚書也算是正式表態了,表示自己站在眾多考生這一邊.

前來圍攻禮部衙門的書生們大喜.

"大人高義."

"公道自在人心."

然後,為首的書生獻上了一份萬民冊.

上面密密麻麻有上萬個讀書人的簽名,還有血手印.

這是一份血書,慷慨激昂,足足千言.

內容很簡單.

若不取消沈浪麾下那十一個乞丐的恩科考試資格,國將不國,科舉神聖將威名掃地,國君威名掃地.

不僅僅書生這邊有萬人簽名的血書,武學監生那邊也有.

禮部尚書和樞密院副使,帶著這兩份血書進入王宮,呈給國君甯元憲.

"陛下,已經有上萬人圍攻禮部和樞密院了."

"若不給這些人一個交代,只怕會鬧出天大的亂子."

"若不給他們一個交代,這群人只怕會罷考啊."

"一旦幾千人罷考,那會釀成千古丑聞."

"陛下,為了我越國之聲譽,為了科舉之神聖,請陛下嚴懲沈浪,請陛下取消那十一人的考試資格."

"人心不克負啊,陛下!"

國君甯元憲看著這兩份長長的血書.

上面密密麻麻上萬人的簽名.

這是逼宮啊!

這群讀書人,這群武學監生,竟然逼宮?

我甯元憲剛剛大獲全勝不久,為了普天同慶,所以才開了恩科.

結果你們竟然逼宮?

本來甯元憲對沈浪惱怒得很,每日禦史彈劾,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裝作不知.

而現在上萬人逼宮.

他瞬間就怒了,立刻和沈浪同仇敵愾.

所有的怒火全部傾瀉到這些考生身上.

"哈哈哈哈……"

甯元憲大笑.

"罷考?很好啊,很好!"

"隨便,愛考不考!"

"下旨,恩科考試繼續,哪怕只有一個人來考,寡人也認了!"

"下旨,這一次罷考之人,剝奪所有功名,永生永世不得參加科舉考試!"

"出動禁軍,膽敢圍攻禮部和樞密院的都是亂民,不管什麼身份,什麼功名,全部毆打出去,冥頑不靈者,全部抓捕下獄!"

國君強硬的旨意一下.

頓時,所有讀書人,所有武學監生瞬間就慫了.

灰溜溜逃回家中.

次日,恩科考試正式開始!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這第二更我盡量早一些,嗚嗚!諸位支持我啊,謝謝大家!

上篇:第290章:涅槃蛻變!驚豔絕倫!    下篇:第292章:恩科考試!蘭瘋子大成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