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95章:國君震撼狂喜!沈浪乃寡人知己   
  
第295章:國君震撼狂喜!沈浪乃寡人知己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位來自翰林學士院第一副主考聲音太激動了,幾乎把周圍人都嚇住了.

此時,外面的打更聲響起.

"咚……咚,咚!"

一慢兩快.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三更天,大家伙應該睡覺了.

幾個考官皺眉,這第一名不是已經定了嗎?就是祝紅屏了啊.

我們就不信了,在場考生的策論和詩賦會超過祝紅屏的.

就算是不相上下,大家也一定會取祝紅屏為第一,因為他養望已經好幾年了.

主考大人皺眉道:"已經三更天了,要不然明早再看?"

第一副主考道:"不行,不行,現在就要看,不然你們會後悔的."

眾人更加腹誹,但還是湊上前去.

而且這一次,第一副主考並沒有把考卷主動送到主考大人面前.

幾個考官正想要睡覺呢,頓時帶著挑刺的目光閱讀.

然後,猛地一激靈.

所有人睡意全去了.

不是吧?

這怎麼可能?

九十道帖經題全對,這是要瘋啊?

祝紅屏剛剛創造的記錄,不到幾個時辰就被打破了.

接下來看到三十道明算題全對.

眾人頓時徹底驚了.

有科考以來,出現過帖經和明算題全對嗎?

仿佛真的沒有吧?

這位考生是要空前絕後嗎?

"這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帖經和明算題全對,太瘋狂了,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今天真是奇了啊,大開眼界,大開眼界."

主考官聽之,不由得也放下了架子走過來.

"不過就算帖經和明算全對,也沒有多大用處,科考最重的策論和詩賦."

第一副主考道:"你們繼續往下看他的策論和詩賦."

幾個考官接著往下看.

看完了蘭瘋子的《論分封建制》後,頓時完全屏住了呼吸.

互相交換了震驚的眼神.

而讀到秋雁詩的時候,已經是渾身毛骨悚然.

再讀完《鵬鳥賦》的時候,完全是頭皮發麻,心髒顫抖.

睡意真的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場內靜寂無聲.

太……太可怕了吧.

這一科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變態?

千古妙文啊.

難怪這個副主考說祝紅屏的第一名丟了.

主考大人拿過祝紅屏的考卷,兩相一對比.

頓時更加高下立判.

祝紅屏頂多是幾年不遇的好文章.

而這一份未知考生的考卷,策論是百年不遇的,詩賦就更加沒法講了,注定流芳百世的.

甚至完全稱得上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主考大人不由得為祝紅屏默哀.

宰相大人壓了祝紅屏兩屆科考不讓他參加,終于熬到了十七歲,終于火候到了,結果第一名丟了.

真是悲劇.

忽然,有一個考官默默道:"這位考生是誰啊?要不要拆開糊名?"

幾個考官心中一動.

他們無比迫切想要知道這個考生的名字.

看看究竟是那個怪才,竟然厲害到這等程度?

但規矩就是規矩.

一定要到最後時間才可以拆開糊名,那個時候名次已經定了.

甚至朝堂上已經商議,之後的省試和會試不但要糊名,而且還要對所有的考卷重新謄寫.

"會不會是泄題了?"有一個考官幽幽道.

頓時,幾個考官陰冷的目光朝著他望去.

你想死嗎?

科考何等重要?

要是泄題,在場幾位考官全部都完了,會連坐的.

再說怎麼可能會泄題?

策論和詩賦題是國君親自擬定的,開考之前是徹底蠟封,就連幾個考官都不知道.

帖經和明算題是六個考官一起出的,但出題之後他們就沒有離開過貢院.

就算想要泄題,也沒有機會.

科舉舞弊案不是沒有,但一般都會牽扯到高層.

這次祝紅屏參加科考,宰相祝弘主無比重視,恨不得把整個朝堂最正直的人找來做考官,哪里敢有一點點舞弊,想要找死嗎?

"我們這邊當然是沒有泄題,但是這份考卷也太妖了,帖經和明算題全對,前所未有啊.而且這策論,這詩賦,根本就不像是考場臨時發揮."

"簡直就不是凡人,像是謫仙!"

"對,就是這個意思."

"關鍵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沒有聽說國都考生里面有這麼一個變態天才啊."

"而且這次祝紅屏對第一名志在必得,我們若把他定為了第二名,只怕會引起軒然大波."

第一副主考道:"你們什麼意思?難不成想要硬著頭皮把祝紅屏定為第一名?那我堅決不同意,你們要是這樣做,我立刻就退出這次科考,正式向陛下請辭."

這話一出,幾位考官心中腹誹.

媽蛋,你什麼意思啊?

搞得好像就你一個人有骨氣一樣.

一個考官道:"陛下對祝紅屏可是非常偏愛的,經常說吾家有千里駒,若是祝紅屏這第一名若是丟了,只怕也會驚動陛下.所以……"

主考大人道:"有話說."

那個考官道:"按照規矩,我們依舊不拆開糊名,直接謄寫兩份考卷,完整地交給陛下,然後由陛下來定誰高誰低?"

這話一出,眾人望向他的目光變成了贊賞.

不錯,不錯.

然後,第一副考官謄寫(照抄)蘭瘋子的考卷.

最後一名副考官謄寫祝紅屏的考卷.

整整一個半時辰後,終于全部謄寫完畢了.

此時,已經差不多凌晨兩三點了.

幾個考官一陣哀嚎,這下子最多只能睡兩個時辰,明天一早就要起床繼續批閱考卷.

還有兩千多份呢.

按照規矩,整個閱卷工作要持續三天左右,第四天把錄取名單,還有排名順序徹底定下來.

然後在張貼出榜.

而武舉考試明天正式開始.

所以到時候,恩科文武舉考試幾乎會同時出榜.

因為武舉考試幾乎是立刻出成績的,不需要批改.

武舉省試曾經有過制科,也就是考兵法,但只進行了兩屆就取消了.

因為武舉人封的官職也就是一個百戶,不需要學習兵法.

但是武舉會試,考武進士就需要學習兵法了,而且制科的比重還很大.因為武進士都是高級人才,日後要成為將帥的.

差不多凌晨三點左右,幾個考官才去睡覺,依舊在貢院之內,不能出去一步.

躺在床上,這些人依舊輾轉難眠.

這個妖孽究竟是誰啊?太可怕了.

猛不丁就冒了出來,把國都第一才子祝紅屏都給滅了.

真是太詭異了.

………………

次日一早,小黎公公又來貢院了.

沒辦法,國君催得急啊.

"諸位大人,可批閱到一份白卷啊?"

"沒有!"

接著主考大人道:"小黎公公,這里有兩份考卷都非常出色,絕頂出色,如無例外的話,應該就是這屆恩科考試的第一和第二名,但是誰為第一,誰為第二,我們還舉棋不定,請陛下乾綱獨斷."

黎恩眉頭微微一皺,這又不是殿試,為何要陛下定奪?

不過想到這一科考試的還有祝紅屏,難道他考砸了,又或者有一個天才橫空出世?

稍稍猶豫之後,黎恩還是接過了兩份重新謄寫的考卷.

然後,他又問道:"諸位大人,這就批閱完了?"

主考官道:"哪有這麼快,還有近兩千份呢."

黎恩道:"那諸位大人為何如此篤定,這第一和第二名就在這兩份考卷之中."

主考官道:"那倒是我們失言了,這兩份考卷我們無法判定誰高誰低,還要經陛下法眼."

黎恩點頭,拿著這兩份考卷走了,送進宮內.

………………

逆境的時候,國君甯元憲心中能夠藏著許多事.

順境的時候,甯元憲的心胸一下子就會變得淺了,半點事情都不願意藏著掖著,馬上就要得到一個答案.

昨天晚睡,今天早起.

他就是為了等一個答案,蘭瘋子究竟有沒有交白卷,究竟有沒有藐視君王.

他不在意蘭瘋子,此人在他心中如同阿貓阿狗一樣.

他在意的是沈浪,這個人會不會打他甯元憲的臉?如果你沈浪跟寡人一條心,那就不應該給寡人難堪.

只要確定蘭瘋子交了白卷,他就立刻殺了這個人,然後立刻把沈浪揪進來問個清楚.

如果沈浪你給不出一個讓人信服的答案,那就休要怪寡人出手無情了.

就在此時,黎恩公公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進來吧."國君寒聲問道:"黎恩,貢院那邊找到蘭瘋子的白卷了?"

黎恩走了進來,道:"那倒沒有,只不過考官發現了兩份非常出色的考卷,而且斷定第一第二就在其中,一時間無法判斷誰高誰低,所以請陛下乾綱獨斷."

"沒空."甯元憲直接寒聲道:"這又不是殿試,他們做什麼吃的?還要我來定頭名."

"是."黎恩拿著兩份考卷就要退了出去.

不過,國君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難不成是祝紅屏這孩子失手了?

沒有聽說過啊,王後說過了,這次他侄子發揮得很好啊.

"拿上來吧."

黎恩趕緊將兩份考卷送了上來.

第一份考卷,國君拿起來一看.

前面的帖經和明算題,只飛快掃過一眼,直接看策論和詩賦.

盡管這是被重新謄寫過的,但甯元憲還是一眼就看出這是祝紅屏的文章.

祝紅屏喊他姑父,國君對他非常喜愛,完全當成自家的孩子,所以對他的文風非常熟悉.

看完了策論,看完了詩賦之後.

國君大喜.

祝紅屏這孩子發揮得是真好.

這篇策論,還有這兩篇詩賦,參加會試殿試都綽綽有余了.

尤其是《論分封建制》,完全和他甯元憲的想法是一樣的.

好孩子,好孩子.

寫得真好,真好.

第一名看來是穩了.

這群考官做什麼吃的,連這點擔當都沒有嗎?

就因為祝紅屏是王後的侄子,是祝相的孫子,你們這個第一名就不敢給嗎?

難不成因為他出身高貴,就要打壓他?

接下來,甯元憲拿起了另外一份考卷.

剛看了不到兩分鍾.

他直接就呆了.

帖經和明算全對?

一百二十道題全對?

這還是人嗎?這是變態啊?

緊接著看策論《論分封建制》,頓時國君身體猛地一抖,瞬間坐直起來.

好,好,好!

這每一段話,幾乎都寫到甯元憲心中去了.

關鍵是句句引用聖人之話,為接下來的新政找到了最高的神聖理由.

這篇策論已經不是深刻,完全是高瞻遠矚,高屋建瓴.

甚至可以取代之前的那封新政詔書,昭告天下的.

國君甯元憲想到的內容,這篇策論全部有.

甚至甯元憲沒有想到的內容,這篇策論里面也有.

相較而言,祝紅屏的策論還是稚嫩的.

再看接下來的《秋雁詩》和《鵬鳥賦》,國君眼睛不由得一熱.

這何止是寫到他心里去了,完全是寫到他靈魂去了.

他的靈魂仿佛有一根弦,這兩首詩賦瘋狂地撥動這根靈魂之弦,讓他一陣陣戰栗,一陣陣毛骨悚然.

寫出這首詩,這篇賦之人,簡直就是寡人的知己啊.

靈魂知己.

這個世界上,知己難覓啊!

國君整個人都沉浸入了某種特殊的情懷之而不可自拔.

難怪這些考官會把文章送過來,他們其實已經有答案了,但就是不敢把祝紅屏定為第二,所以把這個難題拋給了甯元憲.

而甯元憲心中早有了答案.

第一名,絕對的第一名.

哪怕祝紅屏是他偏愛的孩子,也只能屈居第二.

這第二份考卷的文章師傅,簡直不像是凡人所寫.

"這份考卷是誰的?"甯元憲問道:"我國都什麼時候竟然出了這麼一個經天緯地之才了?"

黎恩道:"按照規矩,閱卷沒有結束,不能拆開糊名."

甯元憲無比驚疑.

這不可能啊,國都所有考生,壓根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天才啊.

如果有,早就脫穎而出了.

緊接著,甯元憲一陣寒顫.

該不會是……

不會吧,絕對不會是的.

甯元憲心中又是震驚,又是充滿了期待.

"去,去甯政府上,把那個叫蘭……瘋子的人帶進來,我有話問他."

盡管已經好幾遍了,但甯元憲依舊記不住這個人的名字,普通阿貓阿狗的名字誰願意記啊.

"是!"

黎恩匆匆忙忙出去了.

………………

半個多時辰後.

蘭瘋子出現在王宮之內,雙腿瑟瑟發抖.

然後直接跪在地上,"草,草民拜見陛下."

接著,他仿佛癱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這個人就愛演,你這個敢在恩科考場做出自褻之事的人渣,還會被嚇得渾身顫抖?

國君看了一眼,立刻就對此人有了判斷.

三十來歲,長相俊美,經曆複雜,膽大包天,虛偽,愛裝腔作勢.

在乞丐和流浪漢中,還算是精致的了.

但國君還是離得遠遠的,盡管蘭瘋子現在已經不是乞丐了,但在甯元憲眼中,一日為乞丐,一生都是乞丐,他是不願意靠近,不願意觸碰,不願意和他呼吸同一口空氣的.

這個德行,頗有三哥的某些高等種族思維.

"給他看看."

黎恩公公頓時將一份謄寫之後的一份考卷遞給了蘭瘋子.

甯元憲問道:"這是你的考卷嗎?"

蘭瘋子叩首道:"是,是我的."

這話一出,國君和黎恩都驚呆了.

還……還真是你的考卷啊.

所有人都以為你交了白卷,沒有想到你……你竟然帖經和明算全對,而且還寫出了不朽策論和詩賦?

你這是要徹底一鳴驚人嗎?

國君內心本應該狂喜的,因為蘭瘋子一鳴驚人最大的得利者是他甯元憲.

這段日子每天都有禦史噴他,幾千名考生還去圍攻禮部.雖然嘴上沒有說,但無數人都在恥笑國君,說他荒謬,竟然讓十一個乞丐參加恩科考試.

現在蘭瘋子考得如此之好,就是甯元憲大發龍威時候了,代表他慧眼識英才啊.

他應該驚喜莫名,無比激動的.

但是不知道為何,國君沒有激動,心中甚至很不舒服.

但是一下子有找不到心中不舒服的原因.

很快他明白了.

就憑你蘭瘋子,也配寫出這樣的策論,也配寫出這樣的詩賦,也配成為寡人的知己?

對,對,對!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所以這個人有多難侍候,多麼刻薄.

他不喜歡的人,還不能和他有共鳴,你不配.

這就仿佛一個女人懷孕了卻被男人拋棄了,某個舔狗願意接盤,女人卻說:他的盤,你還不配接.

國君面孔一寒道:"蘭……岺你從實招來,這次恩科考試,你有沒有舞弊?"

小黎公公揮了揮手,頓時周圍所有人全部退去.

蘭瘋子心中一聲歎息.

這位國君果然和想象中一模一樣.

除了他喜歡的人之外,其余人都是豬狗不如,當然也包括他蘭瘋子.

國君冷道:"蘭瘋子,接下來你若敢撒謊一個字,寡人就將你千刀萬剮."

蘭瘋子叩首道:"陛下,從法理上我沒有任何舞弊.但從事實上,草民確實舞弊了."

國君眉毛一揚道:"從實招來."

蘭瘋子顫抖道:"這篇《論分封建制》,還有《秋雁詩》,《鵬鳥賦》其實都是沈浪公子事先寫好,然後讓我背下來,在考場上我只是照抄了而已."

這話一出.

國君狂喜.

哈哈哈哈哈!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果然是這個小孽障.

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才配做寡人的知己.

果然只有他才能寫到寡人的心中去,才能被動寡人的靈魂心弦.

因為我們兩人一樣傲慢,一樣聰明絕頂,一樣精致.

你蘭瘋子也配?

別人也不配.

果然是沈浪寫的,寡人沒有料錯.

興奮的國君心中所有的不舒服消失得干乾淨淨,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美滋滋地喝了起來.

蘭瘋子和黎恩公公心中都很無奈.

接著好一會兒,國君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沈浪為何能夠提前寫出這篇策論,還有這些詩賦?難道泄題了?"國君問道.

蘭瘋子道:"沈公子准備了一千多篇策論,三千首詩賦."

這話一出,國君甯元憲頓時呆了.

一千多篇策論,三千首詩賦?

這,這高產如母豬嗎?沈浪這個小孽障,又這麼厲害嗎?

蘭瘋子道:"當然,其他策論和詩賦沒有這麼出色,但沈公子覺得可能會考的題目,就寫得非常出色,而且言為心聲,沈公子神人一般,大概也不需要什麼構思,只要心中所想,文章就洋洋灑灑而出."

這是蘭瘋子的真心話,他真覺得這些策論和詩詞全部是沈浪一個人寫出來的.

甯元憲大喝道:"沈浪這個孽障,竟敢押題?找死,找死,找死!"

陛下你演技太次了.

說該死的時候,嘴角能不能不要翹起?

接著,甯元憲才想起了另外一個關鍵性問題.

蘭瘋子只有一個月時間啊,難道他竟然將一千多篇策論都背完了?

而且,他帖經和明算題全對啊.

"你把四書五經,還有明算科的那十幾本書都背完了?"國君問道.

蘭瘋子點頭.

國君又問道:"這一個月內,你把一千多篇策論全部背完了?"

蘭瘋子又點了點頭.

國君頓時頭皮發麻,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過目不忘的天才嗎?

"黎恩,給他找一本書,給他一炷香,讓他背完五千字."

小黎公公立刻去找了一本書,遞給了蘭瘋子,然後點燃了一炷香.

一刻鍾後,這一根短香燃燒完了.

小黎公公將這本書從蘭瘋子手中拿回來,然後讓他背誦前面五千字.

結果!

蘭瘋子一字不差,全部背誦了出來.

黎恩歎為觀止.

國君歎為觀止.

人才啊!

厲害啊!

不過沈浪更加厲害啊,這個蘭瘋子浪了這麼多年,硬是沒有一個人發現他是人才,結果沈浪一眼就挖掘了出來.

沒有千里馬的伯樂還是很了不起.

但是沒有伯樂的千里馬,就什麼都不是了.

接下來,國君面臨一個難題.

這次恩科文試的排名應該怎麼辦?

把祝紅屏定為第一名?

但蘭瘋子的策論和詩賦如此出色,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他的文章更加出色.

把蘭瘋子定為第一名?

那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

關鍵蘭瘋子的策論和詩賦是抄的,原作者是沈浪啊.

沒有真才實學的話,給他定為第一名也會被拆穿的,到時候可不僅僅是丟臉了,而且還會演變成為科舞弊案.

頓時間,國君也覺得非常難辦.

"蘭岺,你自己的策論和詩賦水平怎麼樣?"甯元憲問道.

蘭瘋子道:"還行,陛下可以臨時出題,我在場作答."

甯元憲點頭,反正他是出題狂人,最愛顯擺了.

僅僅片刻時間就出了一道策論題,一首詩賦題.

《論朋黨》是策論題.

詩經《七月》中有兩句,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用這兩句,分別做一首詩,一篇賦.

"給他一張桌子,筆墨紙硯."

蘭瘋子端坐在桌子面前,幾乎沒有經過什麼思考,就立刻落筆.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後,就寫出了一篇一千多字的策論,寫出了一首詩,一篇賦.

全部是他自己的作品,盡管他腦子里面有相關的策論和詩賦,但是蘭瘋子沒有照抄,他心中知道國君想要的是什麼.

足夠出色,但是又不能太出色.

小黎公公將文章和詩賦遞給了甯元憲.

國君稍稍猶豫了一下,他不願意觸碰蘭瘋子的東西,不願意和他有任何間接性接觸.

但是此人畢竟是沈浪看中的,就算是乞丐,也算是人才難得.

罷了罷了,寡人就稍稍觸碰一下的詩詞文章,大不了一會兒拼命洗手便是.

國君一目十行看了這篇策論,又看了詩和賦.

然後,再一次歎為觀止.

又細細看了第二遍.

竟然寫得很好,當然和沈浪的水平還是有差距,而且是很大的差距.

但是句子華美,用典精准,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文章了,就是欠缺了一點靈魂.

就仿佛是一種堆砌.

不過,科舉考場上這樣的文章多了去,絕大部分書生寫的都是這種.

但蘭瘋子的才華還是讓國君刮目相看.

僅僅一個月時間,就有了這個水准,絕對算是天才了.

靠蘭瘋子自己的水平,這次恩科考試高中是沒有問題的了.

但想要奪前三,就需要很大的運氣.

也就是說蘭瘋子的才華還是經得起推敲的,至少不用擔心被人揭穿.

換成其他的君王,為了不冒險,肯定會把蘭瘋子定為第二名.

但甯元憲不一樣,他凡事都喜歡追求完美.

而且在他心中,此時參加恩科考試的是沈浪本人,蘭瘋子只是一個傀儡而已.

他不願意讓沈浪得第二.

猛地一咬牙.

第一名給你了!

引起軒然大波就軒然大波吧,寡人又有何懼?

國君揮了揮手道:"蘭岺,你回去吧."

蘭瘋子叩首道:"草民告退!"

他走了之後,國君徹底就不掩飾了.

興奮地在書房走來走去.

他已經在幻想,當榜單公開的時候,天下人是何等震驚.

之前天天噴他的那些禦史,還有那些恬不知恥的考生,會是何等被打臉.

想想這一幕,都覺得爽,過癮啊!

"黎恩,你去貢院,就說事情我知道了,並且告訴他們,科舉考試公平公正第一,該誰第一就誰第一,不看考生身份,以文章詩詞論高下."

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黎恩躬身道:"是!"

國君道:"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在公開榜單之前,不能泄露出一丁點風聲,連祝氏家族也不能知道,派黑水台武士去守貢院,無不不能讓消息走漏絲毫."

黎恩心中無語.

他這個主子惡趣味太濃了.

一切都是為了公開榜單那一刻的打臉.

這次陛下是要和沈浪聯手,打天下人一個大大的耳光啊.

"是!"

黎恩走了之後.

國君不由得陷入了幻想.

恩科文試上,沈浪創造了奇跡.

那麼武舉考試呢?

沈浪能不能創造奇跡呢?

盡管聽上去非常匪夷所思.

蘭瘋子畢竟還讀過書,而且有過目不忘的才能,還能背下沈浪寫的策論和詩賦.

但是參加武舉考試的可是十個半殘疾的乞丐,想要創造奇跡真的比登天還難.

練武是十年之功,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

但不知道為何,國君內心還是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如果沈浪在武舉上也能創造奇跡?

那這個臉就打得震天響了.

那他這個國君也變成慧眼識才,聲名高漲了.

"黎隼,明天武舉考場,你派人去盯著,絕對不能出現什麼舞弊不公之事."

大宦官黎隼躬身道:"是!"

當然!

國君甯元憲內心的希望僅僅在一刻鍾後,就如同肥皂泡一樣破滅了.

沈浪麾下參加武舉的那十個乞丐返回國都了.

他們依舊是被捆在馬背上,鬼哭狼嚎回來的.

也就是說整整一個月過去了,他們連騎馬都還沒有學會.

這武舉還考個屁啊?

頓時間,沈浪再一次成為了國都的笑柄.

蘭瘋子交白卷的消息剛剛爆發出去.

現在這十個乞丐又出來丟人現眼了.

甯元憲氣得臉色發白,恨不得又將沈浪抓進來問清楚.

但是他內心又充滿了希冀.

或許,說不定沈浪又是在演戲呢.

或許這個小孽障,明天真能創造奇跡呢?

這個鬼東西,奸猾奸猾的.

………………

次日!

恩科武舉考試,正式開始!

…………

注:第一更送上,武舉考試爭取下一章就全寫完!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叩謝大家了!

今天老婆生日,祝寶貝生日快樂!

上篇:第294章:考官震絕!第一名穩了!    下篇:第296章:武舉考試結束!天才耀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