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96章:武舉考試結束!天才耀眼!   
  
第296章:武舉考試結束!天才耀眼!

g,更新快,無彈窗,!

天才就是天才.

經過一個月的訓練後,蘭瘋子的這十個天才兄弟在馬上完全稱得上是如履平地了.

但是依舊在馬背上用繩子捆著進入國都,成為無數人的笑柄.

這當然不是苦頭歡的主意,而是沈浪的決定.

所以說這個人是真的賤.

為了打臉簡直就是無所不用其極.

次日一早.

甯政准備了三輛馬車,讓蘭氏十個天才坐在車內,前往考場.

苦頭歡不露面,甯政親自帶隊.

參加恩科文試的總共三千人,參加恩科武試也有三千人.

這個世界是文武並重的.

但武舉的錄取人數更少,國都考區最多只取七十個.

差不多四十五取一,比文科舉還要可怕.

沒辦法,越國的軍隊畢竟是有限的,容不下這麼多軍官.

窮文富武,這話再對沒有了.

能夠參加武舉的,家中一般都是非富即貴,要不然就是天賦非常高,可以免費進入武學.

沈浪的弟弟之前也號稱練武的,但那也是跟著幫派瞎混,練了十幾年也沒有個名堂.

同樣是天還沒有亮,就要趕去考場了.

武舉考場在城外的天越獵場之中.

參加武舉的武人紛紛出城,家世富貴之人騎馬,家境還不錯的人就只能乘坐武學的馬車了.

和那天蘭瘋子去考場的情形是一模一樣的.

見到甯政的馬車後,一路上趕往考場的武人紛紛唾棄,避之如同蛇蠍一般.

呸!呸!呸!

"真是晦氣,竟然和一群殘疾乞丐一起考試."

"我越國的武舉什麼時候淪落到乞丐也能上場了,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這一切都是因為沈浪禍害的,此人真是應該天誅地滅."

可惜啊,這次是甯政親自帶人趕赴考場,否則趁著天暗將這十個殘疾乞丐打死,豈不美哉.

之前那些讀書人都是廢物,說要打死蘭瘋子,結果被幾十個女人嚇破了膽子不敢上前了.

武人的行動力比讀書人強多了,所以甯政這才親自護送蘭氏十天才去考場,否則這群人真的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盡管甯政被國君嫌棄,但畢竟是王子,有他在的話,這群武人也不敢動手.

………………

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後,終于到了武舉考場,天越獵場.

這個獵場很大,足足有幾萬畝.

這不僅僅是王家獵場,而且還是練兵之地,甚至還是國都的幾個駐軍大營之一,時時刻刻都駐紮超過一萬以上的大軍.

甯政帶著蘭氏十個兄弟來到獵場之外的時候,考生都已經來的差不多了.

幾千雙眼睛盯著甯政,盯著這些馬車,充滿了惡意.

大概是想要見到十個殘疾的乞丐從馬車上下來吧.

武舉考試一定要用到戰馬,可以自備,但若沒有戰馬的,也可以用獵場的馬.

蘭氏十兄弟都自帶戰馬,而且為了以防萬一,還帶了十五匹.但是又不騎,偏偏坐馬車.

眾人不由得記起來昨天這十人回國都的時候都是直接綁在馬背上的.

"停!"

武烈一舉手,車隊停了下來.

幾輛馬車的門打開.

眾人眼睛睜到了最大,等著看十個乞丐從馬車上艱難爬下.

然而……

走出來的,竟然是一個挺拔玉立的男子.

哪有半點殘疾?

每一個都很高,超過常人半頭.

從馬車上落地的時候矯健有力,一個個蜂腰猿背.

落地之後,如同標槍一般筆直.

每一個都是人中之龍!

這是怎麼回事?

沈浪招的不是十個半殘疾的乞丐嗎?

頓時,有人高呼道:"主考大人,有人舞弊,有人替考."

緊接著,許多人跟著高呼.

沒錯,沈浪肯定是找人替考了.

這一次武舉考試的主考是兵部侍郎,他算是文官,也算是武將,文武全才.

聽到眾人高呼,不由得眉頭一皺.

"核對身份!"

一聲令下,便有十個文書上前核對身份.

盡管甯政親臨,但是這位兵部侍郎並沒有要上前見禮的意思,一個廢物王子又有什麼好結交的,而且作為主考官本就應該保持絕對的矜持和冷淡.

十個文書先進行畫像比對.

這就難辦了,蘭氏是兄弟血脈被激活了,面容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但是這個世界的畫像都很象形的,根本就不逼真.

不過不要緊,還可以核對指印.

所有考生資料中,都留有三個手指的指印,每一個人的指印都不同,這是無法作偽的.

蘭氏十天才重新在紙上按下指印.

十個文書仔仔細細地進行對比.

結果發現完全沒錯,身份吻合.

真是見鬼了,之前這十個人明明不是長這樣的,一個個塌鼻歪嘴,身體扭曲,左右不平.

這十個文書不敢做主,前去稟報主考.

"確定指印無誤?"

"無誤!"

"長相確定不同?"

"五官還是差不多的,輪廓也在,只不過仿佛長開了."

主考兵部侍郎朝著邊上望去一眼,是小黎公公.

黎恩道:"主考大人不用管我,咱就是來瞧熱鬧的."

鬼信你.

大黎小黎寸步不離.

這句話已經傳遍國都的.

當然不是說這兩個人寸步不離,而是說這兩人最受國君信賴,幾乎寸步不離王宮,不離國君身邊.

主考兵部侍郎點頭道:"這十人身份驗證通過."

蘭一,蘭二,一直到蘭十.

眾人聽到這十個人的名字後,頓時哄然大笑.

他奶奶的,這是什麼破名字啊?完全如同阿貓阿狗的名字一樣,果然是不配為人嗎?

不過有國君寵幸就是了不起啊,這十人本是乞丐,沒有戶籍,沒有路引,沒有身份,本來連住店都沒有資格的,現在直接就是武學監生了.

而且這一拾掇,竟然一個個都人模狗樣的.

不過那又如何,乞丐就是乞丐.

最多練武一個月而已,只怕連馬步都沒有學會.

會騎馬嗎?

這就來參加武舉?

昨天你們被捆在馬背上返回國都大家可看得清清楚楚.

前幾日蘭瘋子恩科文試上睡大覺.

現在又輪到你們作死丟人了.

只要等到考試結束,你們十一人統統人頭落地.

………………

驗明身份之後,三千名考生進入考場之內!

因為這個世界武舉分量重,遠超中國古代,所以規矩也更多.

科舉文試的考卷需要糊名.

那武舉考試,每一個考生進入考場之後,會徹底大亂順序.

每個人領到一件考衫,上面有編號.

每個人會領到一張面具,從進入考場的一刹那,就要戴上面具.

遮住面孔,遮住名字.

進入考場之後,每個人的身份只有衣服上的編號.

互相誰也不知道身份,考官也不知道考生是誰.

這也是為了杜絕武舉舞弊.

每一科分數,也都記錄在編號之後.

等到考試結束,統計分數,在把編號和姓名對照,進行最後排名錄取.

………………

整個武舉考試,需要整整四天時間.

第一天考舉重.

十三個考官,一字排開,坐在高處.

三千名考生,總共分一百組.

每組三十人.

舉重考試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每個人要舉起五百三十斤重量的石鎖,堅持大概五秒鍾左右.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秒的概念.

第二部分,每個人要負重三百斤,在規定時間內跑完一百米,而這時間換算成地球時間大概是四十五秒左右.

是不是非常變態,非常可怕.

現代地球上能夠完成這兩項的,大概寥寥無幾,舉重世界冠軍都未必能夠達到.

這就是戰場武道.

力量第一,射術第二,騎術第三.

什麼招式,什麼劍法,那都是最次要的.

"當!"

一聲鑼響.

第一組三十名考生,帶著面具進入了各自的位置上.

"當!"

第二聲鑼響.

三十個考生俯下身體,抓住石鎖.

"當!"

第三聲鑼響.

三十個考生猛地將五百三十斤的石鎖舉起.

"啊……"

一聲斷喝.

全部舉過頭頂.

接下來,要堅持大概五秒鍾,第四聲鑼響的時候,才可以放下.

真是度秒如年.

"啊……"忽然一陣慘呼.

某個考生堅持不住了,石鎖直接砸了下來.

然後仿佛連鎖反應一般,一個又一個考生慘叫.

一個接著一個失敗了了.

甚至有一個考生,右腳直接被石鎖砸中,頓時血肉模糊,淒厲慘嚎.

這該有多痛啊?

太慘烈了!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這就是武舉考試,不要說受傷了,就算死人也不止發生一兩次了.

甚至有一次武舉考試在騎射的時候發生了大失誤,一下子死了三名考生.

………………

蘭三,蘭五二人都被分到了第一組.

他們高舉著石鎖,紋絲不動,風輕云淡.

十幾個考官看得清清楚楚,紛紛點頭,在這二人的編號後面畫了一個圈.

這代表著二人尤其出色.

"當!"

五秒鍾之後,鑼聲終于再一次響起.

第一組考生紛紛將石鎖放下.

有些人仿佛噩夢結束一般,直接將石鎖摔在地上,然後大口喘氣.

而蘭三,蘭五依舊輕描淡寫地將石鎖放在地上,身體依舊筆直站立.

十三個考官再一次點頭滿意,又在兩個人的編號後畫了一個圈.

第一組考試結束.

三十個考生,直接被淘汰十個.

對于這十個人來說,武舉考試已經結束了.

舉重是武舉的根本,凡是舉不起來的,或者不持久的全部直接淘汰.

就算舉起來了,就算堅持了五秒鍾時間,但是姿態不優美的,雙腿發顫,雙臂搖晃的,也可能被直接淘汰出局.

這就要看考官下手狠不狠了,只要超過一半考官在編號後面打叉,那你就可以滾蛋了.

每一組考試,從頭到尾只有一分鍾左右時間.

第一組結束,第二組考生立刻上場,毫不停歇,秩序井然!

僅僅兩個時辰後!

武舉考試第一科,舉重上半部分結束.

三千人,直接被淘汰掉一千人,三分之一的考生淚灑考場,灰溜溜離開.

然後考場休息半個時辰,考官和考生吃飯.

下午時分,舉重下半部分正式開考.

每組二十人,總共一百組.

"當!"

第一聲鑼響.

考生彎腰,抓住兩個石鎖,總共三百斤.

第二聲鑼響,考生將三百斤的石鎖扛在左右兩肩上,動作要求一定要標准,只能在肩,不能在背.

"當!"

第三聲鑼響.

考生負重三百斤,開始沿著跑道出發,目的地是是一百米之外的山坡上.

這一百米,前五十米是平地,後五十米是上坡.

當然,這個世界也沒有米這個概念,用步作為長單位,一百米就是一百五十步左右.

以一個小沙漏作為計時工具.

沙子漏完,總共四十五秒.

一旦時間到,再一次鑼響,代表著時間結束.

這個時候,考生若沒有到達目的地放下石鎖,就代表著考試失敗,直接離場.

所以這武舉考試,真是比文舉考試殘酷得多.

作為第一組的考生,蘭三和蘭五兩人舉起三百斤的石鎖後,如同脫繩的野狗,飛快地沖了出去.

速度飛快.

十三個考官大驚.

這兩個考生是誰啊?

竟然如此力大無窮?

扛著三百斤的石鎖,竟然比正常空手零負重還要快.

而且姿態沒有一點不雅,沒有絲毫狼藉.

真的是有名將之風,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名門貴族子弟啊.

厲害,厲害!

關鍵是兩個人在平地上速度飛快,但是上坡速度依舊驚人.

短短片刻,蘭三和蘭五兩人就把其他人甩得遠遠的.

兩人毫不停歇,從頭到尾沖刺,直接沖到了目的地,輕飄飄地放下了石鎖.

這個時候,時間還剩下一大半.

規定時間是四十五秒,兩人最多只用了十五秒左右.

十三個考官紛紛在兩個人的編號上畫圈,並且寫下十五.

盡管他們沒有秒這個概念,而是用息來作為時間單位,但十五息大概就是十五秒.這個成績簡直是超強了,不可思議.

很快,四十五秒時間結束了.

"當當當!"

鑼聲響起.

代表著時間結束,考試結束!

此時,還有一半人沒有到達終點.

但這個時候,你絕對不能把石鎖扔在半路上,否則就會列入黑名單,影響下一次武舉考試資格.

咬著牙,含著淚也要舉著石鎖到達終點放下,最後流淚離開.

舉重的下半場考試時間比較長,整整持續了兩個半時辰.

第一天考試正式結束.

三千個考生,被淘汰兩千人,就剩下一千人繼續參加明日的考試.

傍晚時分.

這些落敗的考生眼睛通紅,離開天越獵場,一直走到沒有人的地方才嚎啕大哭.

尤其是一些年紀大的考生,甚至直接哭得癱倒在地上起不來.

文舉和武舉不一樣.

文舉可以考到五十歲都沒有問題,但是武舉一旦過了三十八歲不中,直接失去考試資格.

如果是個人武道,那麼四五十歲才能到達巔峰.

然而戰場武道,考驗的就是力量和耐力,三十幾歲就走下坡路了.

規矩是三十八歲不取,實際上真正考試的時候,三十五歲以上基本上就失去機會了,考官不會錄取的.

練武是一條不歸路.

一旦武舉不中,就永遠失去了當官的機會了.

永遠失去了出人頭地的機會.

讓他們怎麼能不大哭?

如何不絕望?

………………

次日,恩科武舉考試第二場開始!

今天考的是步射,依舊分為上下兩個部分.

上半部分,射固定靶.

下半部分,射活靶.

今天參加考試的總共只有一千人,總共分為五十組,每組二十人.

蘭三和蘭五,依舊分在了第一組.

"當!"第一聲鑼響起.

第一組二十名考生,彎弓搭箭.

"當!"第二聲鑼聲響起.

"嗖嗖嗖嗖……"

二十人開始射箭.

接下來,鑼聲不斷響起.

"當當當當當……"

每秒鍾一次,總共會響六十聲.

也就是一分鍾時間.

在這一分鍾內,所有考生要射完十箭.

每一個固定靶上都會考生相應的編號,考試結束後,直接數靶位上箭.

中靶計一分,中靶大圓圈計兩分,射中靶心小圓記四分.

這種計分方式和現代奧運會不一樣,但已經足夠科學了.

分數低于二十分的,全部淘汰.

靶位有編號,但是箭支沒有編號,你若把箭射到別人靶位上,那不好意思,直接就計入別人的分數了.(馬修埃蒙斯,說的就是你)

而且最終打分的時候,不僅僅要看命中率,而且還要看箭支力量.如果你力量猛,直接射穿了靶子,雖然不會有加分,但是考官會在你的編號上打圈圈.

反之,如果你力氣弱,射不穿那一層膜,哦不對,是射不穿靶位,僅僅只是稍稍釘在上面,那就算你命中率足夠高,也有可能被淘汰,會被扣分的.

所以牛逼的考生,都會選擇更強的弓.

比如蘭氏的十個天才,全部選擇一石半的強弓.

一聲鑼響之後.

蘭三,蘭五彎弓搭箭,然後狂射!

嗖嗖嗖嗖!

速度無比飛快.

血脈強大就是牛逼.

普通射手靠的是肌肉記憶,而天才靠的是精神力.

規定時間是六十秒.

然而僅僅三十秒後.

蘭三和蘭五,就全部射完了十箭.

然後,根本不需要看結果.

一百步的距離,對蘭氏的十個天才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平時訓練的時候,他們都是一百五十步的.

十支箭,全部命中靶心小圓.

每一支箭,全部都射穿了箭靶.

這十三個考官,各個都是高手,雖然蘭三和蘭五的具體分數還沒有呈上來,但他們直接提前在兩個人的編號後畫上了圓圈.

這兩人實在是太出色了.

從昨天到現在的考試,完全是游刃有余.

用現代的話說,完全是穩如狗.

兩個時辰後!

第二天步射考試上半場,結束!

同樣是立刻出結果,凡是少于二十分的,全部淘汰.

就算滿二十分,但是被打叉的,也全部淘汰.

一千人,就剩下五百二十人,又被淘汰了一半.

…………

下午!

步射下半場考試.

移動靶!

所謂的移動靶,並不是說射活物.

而是讓士兵躲在壕溝里面,在某個范圍內來回移動,然後猛不丁地舉起靶子,三四秒後,又將靶子沉下去.又過一段時間,又猛不丁舉起靶子.

射手根本不知道靶子會出現在哪里.

完全缺乏瞄准時間,需要隨機應變,在最短時間內判斷,最短時間內瞄准,然後射出.

這次分為五十二組,每組十人.

沈浪麾下的蘭三和蘭五,依舊被分在第一組.

"當!"第一聲鑼響起.

十名考生彎弓搭箭,全神貫注,盯著標靶.

因為壕溝里面的士兵,隨時可能會舉起靶子.

忽然,第一個靶子被舉起來了.

"嗖……嗖……"

頓時,兩支箭射了出去,全部命中靶心.

蘭三頓時呆了.

那是我的靶子啊,左邊這位仁兄,你射什麼啊?

他左邊的那個考生淚水直接就湧出來了.

我……我艹啊!

每個人十只箭,用掉一支就少一支啊.

而給蘭三舉靶的那個士兵看到自己靶子上的兩支箭,頓時也驚呆了,傳說中的情況竟然發生到自己頭上了?

我竟然被兩個人一起射?

他躲在壕溝里面,頓時跟蘭三杠上了.

我絕對不會讓你射中,我一定要踏著魔鬼的步伐,我的舉起的靶位一定要飄忽不定.

我一定要讓你脫靶,脫靶,脫靶!

結果!

這個士兵已經非常非常拼命了.

完全絞盡腦汁,想著該如何舉靶,如何變幻方位,如何卡著時間.

但是……

只要他靶子一舉起來,瞬間之後,立刻一聲脆響.

一支箭直接命中他的靶心,而且力大無窮,直接將靶子射穿.

這箭要是射中他身體,那直接也穿了.

第一箭,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每一支箭都直接命中靶心,太牛逼了!

第十箭的時候.

這個士兵卡住最後的時間,然後在最邊緣的一個角落,猛地舉起靶子.

"砰砰……"

瞬間之後,又有兩支箭射中靶位.

我艹,什麼情況!

你們故意作弊是吧?

一個人只有十支箭,結果我這個靶上竟然有十二支箭?

你們不是兩個人射我,而是三個人射我?

欺人太甚啊!

然後,蘭三右邊的這個仁兄也哭了.

我,我艹啊!

片刻後,屬于這個仁兄的靶子被舉起來了,但是他手中已經無箭了.

當然,心中也無箭.

見到這一幕,所有考官忍俊不禁.

這個歡快的畫面還是出現了,而且還在一個人出現了兩次.

于是,十三個考官在蘭三的編號後面,又畫了一個圓圈.

………………

兩個時辰後!

步射考試的下半場正是結束.

這次不足十分者,全部淘汰.

五百二十人,被淘汰了三百二十人,就剩下二百人了.

有些人為何這麼巧,竟然湊了一個整數?

不,不是巧合.

其實步射移動靶考試,超過十分的考生總共有二百零六人.

考官們覺得零頭不好看,就給抹去了.

你這支箭射入的角度有些偏啊,淘汰.

你這一箭射得太淺啊,淘汰.

經過兩天的考試後,三千考生就剩下二百人.

順便說一個好消息.

根據慣例,明天的騎射,大概還要淘汰掉一半.

也就是說,進入最後一天考試的,最多只有一百人.

最後一天考馬刀!

………………

第三天武舉考試開始!

今天是騎射,每五個人一組,總共四十組.

這一場考試有一條跑道,總共三百米左右長,十米左右寬.

這條跑道高低起伏,歪歪扭扭.

每一組考生在規定時間內,騎馬跑完這條道.

而在這途中,跑道左右兩邊會出現五十只兔子,每人有二十支箭.

這些兔子會隨機,隨時,隨地地出現.

一旦出現,考生立刻要在戰馬上射殺.

兔子沒有編號,但是每一個考生的箭支上有編號.

考試結束後,直接去撿死兔子,然後驗明上面的箭支編號.

當然,如果兩個人同時射殺一只兔子怎麼辦?

那就看誰射中頭,這只兔子歸誰.

那如果兩支箭都射中兔頭怎麼辦?那就看誰的箭距離兔眼睛近一些.

當然,整個過程中都有人監督.

如果兩個人瞄准同一只兔子,幾乎同時射箭,那不會被判定犯規.

但如果前一個人已經射殺了兔子,那只兔子已經不動了,你再補射一箭,那你的編號上直接畫叉,淘汰出局.

那麼騎射考試,總共多久時間?

九十聲鑼響,也就是一分半鍾.

在這一分半鍾時間內,你要騎馬跑完三百米路程,還要射殺兔子.

時間一到,你沒有到達目的地,就算你射殺了再多的兔子,也直接被判定考試失敗.

蘭三和蘭五,又被分到了第一組.

"當!"

第一聲鑼響.

第一組五個考生,騎馬奔馳而出.

道路兩邊,不斷有兔子被放出來.

蘭三和蘭五二人,在馬背上彎弓搭箭.

"嗖嗖嗖嗖嗖……"

飛快射箭,飛快馳騁.

兩人沒有為了射殺兔子也降低戰馬速度,更加沒有停留.

但是也沒有因為馳騁而耽誤射箭.

對于這些血脈天才來說,時間仿佛是遲緩的.

同樣一秒鍾時間,在他們的感官中,卻如同別人兩三秒鍾一樣長.

這二人騎的又是天道盟買的千里馬.

剛剛開始,兩個人就一騎絕塵,遙遙領先.

蘭三負責射殺左邊的兔子,蘭五負責射殺右邊的兔子.

同組的另外三人遠遠地落在後面.

他們驚恐地發現.

我艹,兔子被射殺完了啊,你們兩人太過分了.

趕緊追到他們前面去啊.

但是又要瞄准,又要騎馬,根本很難兩全啊!

前面這兩人是誰啊?

簡直是變態啊?

戰馬跑得真快,而且還射殺得這麼准.

但是蘭三和蘭五有話要說.

什麼是天才?

我們都是把射殺兔子的時間,用來射老鼠的.

鑼聲僅僅響了五十聲.

蘭三和蘭五,就已經起碼趕到了重點,交上了自己的弓箭.

兩個人心中在顫抖.

完了,完了.

每人二十支箭,蘭三只射殺了十六只兔子.

蘭五只射殺了十五只.

當然按照騎射的規定,超過十只就是滿分了.

但是對于千戶大人苦頭歡來說,沒有射殺二十只就是失敗.

回去之後,肯定要被他弄死了.

苦頭歡肯定會先將他們罵得體無完膚,然後就是體罰,一定會讓他們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完了,完了,他會打死我們的."

"三哥怎麼辦啊?我們會被打死的!"

蘭三和蘭五兩人不斷拍打自己的腦袋,懊悔不已.

幾個考官見之,頓時震驚,

成績這麼好,還要自罰,這兩人對自己要求太高了.

果然是我越國棟梁之材,畫圈,畫圈!

…………

四個時辰後!

第三天的騎射考試,正式結束!

按照規定,凡是在規定時間內沒有射殺五只兔子的,全部淘汰.

于是,二百名考生,就剩下了八十名.

百分之六十的考生,被直接淘汰.

這個數字很讓人意外啊,往年二百人,基本上會有一百人進入最後一天考試的.

這次竟然只有八十人?

很快考官們發現了.

因為出現了十幾個變態妖孽,這些人太強了,平均每人射殺了十五只兔子.

他們把同組考生的兔子全部搶走了,使得一些本來可以過關的考生也被淘汰了.

真是太慘了.

和天才在一起考試,本來就是莫大之不幸.

而這一次竟然出現了十幾個.

簡直慘絕人寰!

晚上,一百多名考生眼睛通紅,罵罵咧咧出了考場.

"我艹,我們組里面有一個變態,騎馬跑得飛快,射殺兔子飛快,一個人就射殺了十七只,我跟在後面連跟兔毛都沒有碰到,要不然爺怎麼可能會被淘汰!"

"哥,你運氣還算好的,我們組出了兩個變態!"

"這次恩科武舉太變態了,坑死人了!"

"對了,沈浪人渣麾下那十個乞丐呢?"

"肯定第一天就灰溜溜滾蛋了他,提他干嘛?"

"等著看好戲啊,沈浪和幾百個潑皮地痞有賭約的,如果他輸了,每個人吐他一口口水."

"沈浪那個傻逼被吐口水嗎?那太過癮了,一定要去看,這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頓時,有人道:"有沒有可能是那幾百個地痞吃屎十斤呢?"

周圍所有人鄙夷道:"怎麼可能?你沒有聽說嗎?蘭瘋子在考場上睡了三天,交了白卷.這次武舉天才那麼多,這十個乞丐就練武一個月,連騎馬都不會,怎麼可能會考中,早就滾蛋了."

"所以,沈浪肯定輸定了,不知道有多少地痞今天晚上就開始積年老痰了,就等著明天放榜的時候吐在沈浪臉上了."

………………

第四天!

今天是武舉考試最後一天,馬刀!

唐朝武舉考的是馬槍,騎馬穿過一個狹道,左右兩邊有木偶,木偶頭頂木板.

考生騎馬飛馳而過,要用馬槍刺掉木偶頭頂的木板.

木板掉,人偶不能倒!

這已經非常難了,對力度和精准度,有超高的要求.

然而越國科舉的馬刀,更加變態!

考生騎馬穿過三百米的跑道.

中途會有二十個泥球快速朝你砸過來.

有時候一個,有時候兩個.

當然最多不會超過兩個.

考生不能被泥球擊中,而且飛馳的過程中,還要用馬刀劈中這些泥球.

這不但考驗速度,眼力,還有預判力,精准度.

這次不分組了.

一個一個考生,輪流上!

蘭三第一個上,蘭五第二個.

蘭三一夾馬腹,快速沖出.

頓時,左邊一個泥球飛快射來.

蘭三馬刀猛地斬出.

頓時,在空中將泥球擊碎.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一分鍾後!

蘭三考試結束!

他沒有被一個泥球砸中,但是只劈中了十一個泥球.

按照規定!

被擊中超過三個泥球,直接淘汰.

劈中少于三個泥球,直接被淘汰.

蘭五第二個上場.

同樣只用了一分鍾,就完成了考試.

他同樣沒有被一個泥球砸中,但是只劈中了九個泥球.

十三個考官已經完全記住這些天才的編號了.

毫不猶豫地在兩個人的編號後面畫圈.但是蘭三和蘭五卻在心中哀嚎,這次發揮那麼差,一定會被苦頭歡活活打死的!

三個時辰後!

第四天考試結束.

最後一天馬刀考試,八十人被淘汰三十人.

只剩下五十人!

這次恩科武舉考試,正式結束!

三千人考試,只有五十人中舉.

創造曆史最低記錄.

不是因為這一屆考生太差,而是因為……天才和變態太多!

接下來就是進行排名,然後發榜.文武恩科考試,同時放榜!

簡直是萬眾矚目,萬眾期待!

………………

注:今天更一萬六千多,明天要出門辦事,只能隨身帶電腦碼字,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失眠,哇哇大哭!諸位大大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謝謝落你暗哥,殤殤殤殤殤殤灬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95章:國君震撼狂喜!沈浪乃寡人知己    下篇:第297章:恩科放榜!驚爆萬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