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97章:恩科放榜!驚爆萬眾!   
  
第297章:恩科放榜!驚爆萬眾!

g,更新快,無彈窗,!

文舉考試閱卷工作需要持續幾天幾夜.

而武舉則飛快.

一關一關地淘汰,最後能夠留下多少人基本上就算是中舉了.

最後要做的僅僅只是進行成績排名而已.

文舉考試的排名比較唯心,但是武舉的排名就簡單了,直接分數相加,圓圈數量相加.

誰最後分數最高,圓圈數最多,誰就排在前面.

進行排名的時候依舊是根據編號,依舊是不知道名字了.

當然了,有些考生實在太有名了,出身于絕對的名門貴族,就算穿著一模一樣的考衫,就算帶著面具也依舊能夠被認出來.

但想要絕對的公平是不可能的.

擁有相對的公平已經很了不起了,至少這一次武舉就沒有多少舞弊的情形.

或許有一點點,但那也只是考官在關鍵時刻手下留情,本來可能被淘汰的結果留你下來.

但終究來說,一切全憑能力.

不管是舉重,還是射箭,成績指標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武舉的十三名考官僅僅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已經全部排名完畢.

然後,再十幾名考官的共同見證下,打開已經蠟封的箱子,取出編號名冊.

將排名上的一個個編號,變成考生的名字.

很快,一個榜單出來了.

然後,全場靜寂無聲.

十三個考官面面相窺.

這什麼情況?見鬼了嗎?

這是要瘋嗎?

蘭一,蘭二,蘭三,蘭四……一直到蘭十.

全部都在榜單上.

成績最好的是蘭一,排名第三.

成績次好是蘭二,排名第五.

成績最差的是蘭九,排名第十九.

也就是說沈浪麾下的蘭氏十乞丐,全部高中.

不僅如此,成績非常之好.

有五個人排名前十.

十個人名列前二十.

"不是說沈浪招來的都是乞丐,流浪漢,半殘疾的嗎?"

"是啊,他們還去密訓了一個月,還擔心被人窺探,就選在了一個湖心島的廢棄莊園上,結果壓根就沒有人去窺探,沒有人對他們感興趣."

"現在十個人全部高中了,這……這真是見鬼了."

"從零開始練武,僅僅一個月時間,就這麼逆天嗎?"

在場十三名考官覺得自己的三觀完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太驚悚,太可怕了.

是我們武舉考試太容易嗎?

當然不是,每次武舉考試的標准都是一樣的.

三千人參加,僅僅只有五十人中舉.

這個逆天的命中率已經證明了一切.

其余十二名考官目光全部望向了主考官,兵部侍郎大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害怕了.

應該咋辦啊?

這個榜單要是放出去,會掀起驚濤駭浪的.

甚至那些落榜的武人會成群結隊去砸了兵部的.

蘭氏十乞丐全部高中?

連流浪漢都能高中,這里面肯定有舞弊啊.

兵部侍郎大人心中也忐忑不安.

首先,這次恩科考試,有兩個名門之後還是高中了,而且名列前二.

薛氏家族的薛魯,奪得了這次恩科武舉的第一名,今年二十歲.

鎮北侯南宮傲的兒子南宮縱,奪得了這次恩科武舉的第二名,今年十七歲.

剩下還有七個將門之後也高中了,但是名次很不好看啊.

本來應該能夠進前三的,結果排名第四,本來能夠進前十的,結果排到十幾名了.

當然還有更慘的.

差不多有十來人,本是能夠高中的,結果被淘汰出局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蘭氏十乞丐,他們太逆天了,在同組考試中,把對手都給碾壓了.

這個榜單一旦放出去,肯定會鬧翻天的.

他一個兵部侍郎還做不了主.

緊接著,他想到了一個人,小黎公公.

這些天,黎恩整整來了三次.

顯然陛下對這次的武舉非常關注.

這個榜單一旦爆出,責任誰也承擔不了,但有一個人例外.

那就是至尊無上的國君.

"去請小黎公公來."

片刻後,小黎公公就進來了.

"小黎公公啊,您看這個榜單."

黎恩接過去一看,頓時猛地也驚,然後一喜.

竟然真的中了,這也未免太驚悚了啊.

受驚之後,當然是大喜了.

他和黎隼一樣,一心一意只為了國君.

凡是對陛下有利的,他們都無比擁護.

眼前這個結果雖然顯得無比荒謬,甚至是可怕.

但是對陛下絕對有利啊.

好事,天大的好事.

這下子一來,天下誰還敢說陛下徇私?誰還敢說陛下將科舉當成兒戲?

主考兵部侍郎道:"小黎公公,要不然您把這個榜單先送去宮內讓陛下過目?"

黎恩心中冷笑.

你們不就是不敢公布這個榜單,害怕引起軒然大波嗎?

于是就把一切推給了陛下?

就你這幅德行,不但進不了尚書台,也進不了樞密院.

兵部,兵部,果然窩囊得很.

沒有辦法,頭頂上有樞密院鎮著,兵部哪里又有什麼權威,頂多也就是管管二線的地方軍隊,再管一下錢糧.

所有軍政大事,全部都在樞密院內解決了.

而且更加過分的是,當今兵部尚書不但沒有進尚書台,連樞密院副使都不是.

幾個軍方巨頭,哪一個會將兵部放在眼里?沒有權力,自然也就沒有擔當了.

"成,那我就把名單抄寫一份,送去給陛下過目."

其實國君已經有過口諭,不管武舉的考試結果有多麼荒謬,只要公平公正,那就毫無畏懼地公布.

黎恩公公只是想要提前去給國君報喜而已.

主考兵部侍郎道:"那本官就在這里等小黎公公的消息."

黎恩拿著名單,離開了天越獵場,朝著王宮飛馳而去.

……………………

武舉考場這邊受到了震撼和顛覆.

恩科文試這邊又何嘗不是如此?

甚至這邊的震動更加激烈.

經過了三天三夜的閱卷後,六名考官終于決定錄取93份考卷.

雖然比武舉好一些,但命中率還是很低,不足百人.

確定錄取這些人後,接下來就要進行排名了.

這又整整耗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文舉考試的成績又沒有分數,太唯心了.

又不像那份天才的考卷,帖經和名算全對,策論百年不遇,詩賦更是千年不朽.

閉著眼睛都能定第一.

祝紅屏也很了不起,閉著眼睛都能定為第二.

但大部分的考卷,其實很難進行排名的.

但再難也要排出來啊.

所以爭爭吵吵,又是投票,又是主考官表決.

終于將第一名到九十三名全部定了.

然後,就是拆開糊名了.

在場六位考官充滿了絕對的期待,甚至這幾天時間都靠這個懸念活著了.

這個碾壓祝紅屏的天才究竟是誰啊?

竟然能夠寫出這樣的策論和詩賦,真真是一鳴驚人啊.

支撐幾位考官活著的另外一個懸念就是蘭瘋子的考卷.

但奇怪的是,批改完所有的考卷也沒有發現一份白卷啊.

看來蘭瘋子沒有交白卷啊.

然後某位考官每當發現特別離譜的考卷,就會招呼大家過來看,說這就是蘭瘋子的考卷.

否則怎麼會這麼爛?結果這麼爛的考卷還不止一份.

但是大家把最差的那一份算在蘭瘋子的頭上了.

帖經加上明算題總共一百二十道,卻只答對了三道.

這麼廢柴,一定是蘭瘋子無疑的,只有沒讀過書的人才會有這麼爛的成績.

不過這樣爛的考卷竟然足足有十來份之多.

幾位考官覺得自己的智商和尊嚴都受到了強烈的挑釁.

這你媽誰啊.

本以為就蘭瘋子一個廢物,沒有想到來了這麼多.

誰給你們的勇氣來參加恩科考試的?

你成績那麼爛,你父母知道嗎?你們這是來考試嗎?完全是丟人現眼來了啊.

科舉尊嚴何在,聖人尊嚴何在?你們這是視我名教如無物嗎?

當然了,這種超級學渣毫無例外全部出自太學,都是豪商家的子弟去鍍金的.

從中可見,國君甯元憲確實沒有什麼底線,為了撈錢什麼垃圾都往太學里面收.

"快,快,快!"

"我要看看,究竟是哪個絕頂天才滅了祝紅屏."

"我們國都什麼時候又出了一個這樣的妖孽?"

幾位考官眼睛睜大到了極致,而且眨都不眨一下,唯恐錯過了這個瞬間.

猛地也揭開第一名考卷的糊名紙.

然後……

所有人一陣錯愕.

蘭岺?

這個人是誰啊?

這次恩科考試有這個人嗎?

確實六個考官都沒有反應過來.

足足好一會兒,其中某一個考官道:"蘭岺好像就是……蘭瘋子啊!"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整個三觀仿佛都受到了劇烈的顛覆.

蘭岺就是蘭瘋子?

那個流浪了十幾年,從來都沒有正兒八經讀過書的乞丐?

他不但高中了,而且還寫出了這種百年不遇的策論,還寫出了千年不朽的詩賦?

是他瘋了?

還是整個世界瘋了?

"在考試的時候,這個蘭瘋子不是一直都在睡覺嗎?"某個考官幽幽說道.

"不,他並不是全部都在睡覺,每一場考試他都作答了,有些時候一個時辰,有時候不到半個時辰."

"這麼看來,他每次考完試再睡覺的?"

"應該是!"

"第二天的考試,這篇百年不遇的《論分封建制》,他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時辰?"

"第一天的帖經和明算,總共一百二十題,他只用了半個時辰?"

"最後一天的詩賦,他用了不到兩刻鍾."

"這,這根本不是什麼天才,這是妖怪啊."

太可怕了!

太驚悚了.

六個考官仿佛中了全麻,整個人就定在那里.

足足好長時間.

有一個考官道:"是不是考題泄露,是不是有舞弊啊?"

眾人沉默.

這看起來很像是考題泄露啊.

"就算考題泄露了,能夠寫得出那篇《論分封建制》嗎?能寫出《秋雁詩》和《鵬鳥賦》嗎?"

"那篇策論,找到某個大家,嘔心瀝血可能還可以寫出來.但《秋雁詩》和《鵬鳥賦》除非有驚天之才,否則就算十年也憋不出來."

不過這都不重要.

關鍵是接下來怎麼辦?

蘭瘋子奪第一,這個榜單一旦公布出去,整個國都只怕都會地震吧.

無數考生的唾沫,會將他們這六位考官淹沒的.

所有人都會驚呼舞弊.

這件事情已經超過了禮部侍郎所能夠承擔的范圍了.

"上報陛下吧,讓他乾綱獨斷吧!"

………………

王宮之內!

國君甯元憲再一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蘭瘋子奪得恩科文試第一名,這個結果他已經知道,已經受過一次震驚了.

但是剩下那十個乞丐,武舉考試竟然全部高中,這次帶來的震撼就更大了.

這,這就太匪夷所思了.

這,這究竟絲毫怎麼做到的啊?

完全無法想象啊.

沈浪創造過許多次奇跡,但在甯元憲看來,所有的奇跡都不如這一次.

太讓人不敢置信了.

十個乞丐啊,之前還是半殘疾的,僅僅一個月時間,就把他們培養成為了絕對的武道精英,而且在武舉考試高中?

這聽上去真的像是夢話一般.

結果,沈浪竟然真的做到了.

這個孽障,這個孽障.

真真是了不起啊.

不過你這個混賬,既然能夠做到,為何不提前和我說呢?

而且前幾天,蘭氏十兄弟返回國都的時候,他們明明已經騎術精湛了,你沈浪卻依舊讓他們捆綁在馬背上大呼小叫進入國都,就是為了讓天下萬民小看他們,你這個人太促狹了,太惡作劇了.

"這個沈浪就是混賬,他不但是想要騙天下人,他連寡人都想要騙,想要愚弄."

"欺君之罪,欺君之罪,小心我活剝了他."

黎隼和黎恩再一次無奈垂下頭去.

陛下,咱們能別放狠話了嗎?你沒有說膩,我們都聽膩了.

黎恩道:"兩位主考大人拿不定主意,都等著陛下乾綱獨斷."

國君甯元憲冷笑道:"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這一次恩科考試,不管文試和武試,都公平公正吧,沒有半點舞弊吧,既然如此又有什麼不能公布的呢?"

黎恩道:"他們是擔心榜單公布後引起軒然大波,他們承受不住."

"沒有出息的東西."甯元憲道:"難道就因為太過于驚悚,我就要罷黜蘭瘋子和那十個人嗎?難道寡人還要向這些庸碌無能者讓步嗎?"

甯元憲心中太高興了.

太過癮了.

過去這一個多月,他實在是被罵得有些惱怒了.

那些禦史天天噴,表面上是彈劾沈浪,實際上劍指的是他甯元憲.

就差沒有指著他的鼻子罵昏君了.

但是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官員和讀書人罵他甯元憲是昏君.

現在終于揚眉吐氣了.

打臉全天下,太爽了!

我甯元憲非但不是昏君,反而慧眼識英才.

而你們這群人,才是瞎了眼睛的庸碌之輩.

"放榜,放榜,還等什麼啊?就要快天黑了!"

"黎隼,你去樞密院,黎恩你去貢院,責令他們立刻發榜."

"不僅如此,還要文武兩榜一起貼."

"遵旨!"

黎隼和黎恩趕緊出去辦事,國君要打臉了,他們當然要爭分奪秒.

…………………………

貢院之外,兩千多名文試考生翹首以待.

樞密院外,只有區區幾百人在等待放榜,因為施行的是淘汰制,自己有沒有高中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唯一的懸念就是排名.

之所以有幾百人來看榜,一是因為高中的人要來炫耀.

二來沒有高中的人也有親戚朋友的啊,他們要來看自己的同學朋友有沒有高中?

如果他們高中了,那就是噩耗.如果他們也沒有中,那這些人就放心了.

知道你和我一樣慘,才會舒服平衡啊.

除此之外,還有幾千人也在等待看榜,除了豪門貴族的家奴之外,還有就都是地痞流氓了,因為他們和沈浪有賭約.

這次沈浪必輸無疑了,所有人都等著往沈浪臉上吐口水呢.

夕陽西下!

人群越來越焦躁,越來越不耐煩.

怎麼還沒有放榜啊?

這次比往年晚了一個多時辰啊.

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是不是有舞弊啊?

就算有舞弊也沒關系啊,你先放榜,只要我們確定蘭瘋子和那十個乞丐沒有高中就夠了,我們就能夠去吐沈浪的口水了.

忽然間.

人群紛紛散開.

因為來了一個大人物

"祝公子,祝公子!"

所有人紛紛躬身行禮.

因為來的是祝紅屏,真正的天之驕子.

"祝公子,您還親自來看榜啊?"

"祝公子,您根本不需要來的啊,肯定第一名的啊."

"對,祝公子若不是第一名,那明天的太陽就要從西邊出來了."

眾人這話是拍馬屁,但也是心中所想.

可見祝氏家族的輿論操縱還是非常成功的,祝紅屏奪得第一非但不會引起眼紅,反而眾望所歸.

"祝公子幾年前就該得第一了,祝相活生生壓了他兩科,作為名門之後也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是啊,這次祝公子若不得第一,我就將眼睛挖出來."

"對,如果蘭瘋子能夠高中的話,那我也把眼珠子挖下來."

祝紅屏矜持地笑著,然後也站在下面等著放榜.

他這個舉動確實收獲了很多人的好感.

宰相的孫子啊,王後的侄子,竟然親自來看榜,而且沒有絲毫架子.

果然是國都第一才子.

"沈浪呢?沈浪呢?"忽然有人問道.

"沈浪那個人間禍害哪里敢來啊?他必輸無疑的,若是來了,豈不是被我們唾沫淹死呢?"

"白紙黑字賭約寫得清清楚楚,而且還簽字按手印了,難不成沈浪還敢毀約不成?"

"我這口老痰已經憋了三天了,就等著吐在沈浪臉上了,他若不來該怎麼辦?"

"榜單出來後,我們直接沖去甯政的府邸,去圍堵沈浪,只要他一出門,我們立刻口水吐過去,反正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官司就算打到國君的面前我們也有話要講."

此時有人冷笑道:"陛下不會護他的,這次蘭瘋子和十個乞丐不中,而且還在考場上睡覺,丟的是陛下的顏面,沈浪犯了欺君之罪.只要榜單一放出來,那十一個乞丐一定人頭落地,沈浪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他要倒大黴了."

眾人一聽,紛紛覺得有理.

而就在此時,人群再一次轟動.

"沈浪來了,沈浪來了!"

"這個贅婿還真敢來啊!"

"這個小畜生還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

"說不定他饑渴難耐呢?就等著我的積年老痰了."

然後,整個貢院前的大空地充滿了咳聲.

至少有幾千人在咳痰.

而沈浪身邊,足足有上百名女壯士保護.

有一個地痞大吼道:"沈浪,之前的賭約還算數嗎?"

沈浪笑道:"當然算數."

眾人大喜.

"沈浪,這可是你說的啊,大家伙都聽到了,沈浪說賭約算數."

"那一會兒我們吐你口水的時候,沈浪你不能躲避,也不能反抗!"

沈浪道:"放榜之後,如果我輸了,任由你們唾棄.但如果我贏了,請你們也記住賭約,吃屎十斤."

這話一出,無數人轟然大笑.

沈浪怎麼可能會贏?

消息早就傳出來了,蘭瘋子在考場上睡大覺.

另外十個蘭氏乞丐在武舉考場,第一天就灰溜溜滾出來了.

就算太陽從西邊升起,沈浪也絕對不可能會贏的.

沈浪再一次強調道:"我說話算數,那你們說話算數嗎?"

眾人紛紛道:"算數,算數!若是蘭瘋子和十個乞丐高中的話,我們全部吃屎十斤."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國都第一天才祝紅屏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得皺眉.

對于沈浪他也聞名已久了,沒有想到竟然是這等粗鄙不堪,嘩眾取寵之人,真是讓人大失所望.

但他崇尚君子不口出惡言,就把沈浪當成空氣一般.

沈浪來了之後,眾人等待的情緒更加焦灼了.

怎麼還不發榜啊?

這已經比往常晚了一個半時辰了吧,究竟出了什麼事情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

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鑼響.

幾個大嗓子高呼:"發榜了,發榜了."

之前是沒有這個規矩的,發榜就是安安靜靜地發榜.

所有人不由得一陣振奮.

終于來了,終于來了.

幾千人蜂擁而上.

幾個武士並沒有刻意吊人胃口,幾個人一起上,直接將所有榜單一起貼了出來.

不僅僅有恩科文試的榜單.

連同恩科武舉考試的榜單也一起貼了出來.

眾人驚愕,之前也沒有這個規矩啊,貢院貼的就是文試榜單.

不過這樣也好,也不用跑到樞密院外面了.

祝紅屏知道自己穩拿第一,他之所以來看榜,不是為了顯擺,而是為了禮貌,為了避免給人造成與眾不同的印象.

所以象征性地看一眼後,他就會走人的.

但是抬頭一看,不由得心髒一抖.

發現第一名的人並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叫蘭岺之人.

再看第二名,才是他祝紅屏的名字.

這,這怎麼可能?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我穩拿的第一,為何會落到第二去了?

這次考試我祝紅屏發揮得極好,怎麼可能會有人的文章比我更加優秀?

難道是因為我的身份背景,所以才要刻意打壓嗎?

不應該啊,祖父沒有說要打壓我啊?

還有,這個蘭岺是誰啊?

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啊.

不僅僅是祝紅屏,全場所有人看了榜單之後,先是驚詫.

第一名竟然不是祝紅屏?

見鬼了嗎?

"榜單上沒有蘭瘋子,沒有蘭瘋子,沈浪輸了,大家朝他吐口水啊!"

眾多地痞轟動了.

紛紛朝著沈浪湧來,准備履行賭約,大吐口水.

祝紅屏有沒有得第一他們不關注,只要榜單上沒有蘭瘋子的名字就可以了.

"贏了,贏了,吐沈浪啊."

而就在此時.

有人幽幽道:"蘭瘋子只是外號而已,他的名字就叫蘭岺."

這話一出,眾人震驚.

不會吧,竟然還有這事?

"沒錯,蘭瘋子的名字就叫蘭岺!"

"另外十個乞丐的名字叫蘭一,蘭二,一直到蘭十,他們全部都高中了,武舉第三名到第十九名."

"蘭瘋子恩科文試第一名,奪了國都解元."

"蘭氏十個乞丐,武舉全部榜上有名."

"沈浪贏了!"

"他贏了!"

眾人抬頭,看著榜單上的名字.

可不是嘛,沈浪麾下的十一個乞丐全部高中了.

眾人頭皮一陣陣發麻.

先是死一般的寂靜.

然後,就如同平靜的湖面砸入了一顆巨石.

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這怎麼可能?

太陽沒有從西邊升起啊?

我沒有產生幻覺啊.

這個世界沒有毀滅啊.

那為何會出現這麼荒謬的事情?

十一個乞丐訓練一個月後,不但參加了科舉考試,而且還金榜題名.

這哪里是奇跡啊?

沈浪是人還是鬼?

他根本就是妖怪吧.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而這個時候,沈浪聲音幽幽響起.

"諸位願賭服輸啊,我贏了,你們該吃屎十斤了."

然後,他猛地拿出了之前的那份長長賭約,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

整整幾百上千人的簽名,還有手印.

………………

注:今天在外面辦事,這一章是窩在椅子上寫出來的,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多謝兄弟們了,拜托!

推薦朋友新書《原來我不是一般人》,有趣的!

上篇:第296章:武舉考試結束!天才耀眼!    下篇:第298章:殘暴打臉!國都震動!慘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