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98章:殘暴打臉!國都震動!慘死   
  
第298章:殘暴打臉!國都震動!慘死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沈浪的話,眾多地痞流氓全部呆了.

當時簽訂這個賭約的時候,鬼知道沈浪會贏啊.

這麼逆天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

結果現在真的發生了.

那怎麼辦?

當然是偷偷溜走了.

難不成還真的吃十斤嗎?

于是,一眾簽過名按過手印的地痞流氓紛紛離去.

我們要是贏了,當然是不會放過你沈浪的.

但我們輸了,就休想我們履行賭約了.

我們這群人什麼債都賴的,別說是賭債了,我們了連嫖資都要賴掉.

"哪里走?"

武烈寒聲道.

緊接著,又湧出來了幾十名女武士.

直接把兩個路口一堵,不准這些人離開.

這些地痞頓時怒了.

"不關我的事情,我壓根沒有和沈贅婿簽過任何賭約,我只是來看熱鬧的."

"我是來打醬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讓開,好狗不擋路,母狗也一樣."

"再不讓開的話,老子脫褲子了啊."

這些潑皮無賴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了,完全沒有廉恥的.

武烈一指某個潑皮寒聲道:"你脫,現在就脫!"

武烈雖然長得英俊像是男人,但畢竟也是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很俊,身材很火辣的女人.

這個地痞流氓一陣浪笑,還真的直接脫掉了褲子,大叫道:"我脫褲子啊,誰要是敢擋我去路,小心碰得一身騷啊."

武烈面孔一寒,下令道:"捏爆."

頓時,她麾下的一名女壯士戴上手套,猛地朝著那個地痞猛地一捏.

那個地痞瞬間臉色一變.

瞬間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

那股劇痛,超過生孩子的一百倍.

"啊……"

無比淒厲的慘叫幾乎穿破云霄.

然後這個地痞直接倒地,捂住蛋拼命地翻滾.

太痛了.

整個人都要抽搐了.

全場所有地痞流氓頓時間只覺得頭皮發麻,蛋蛋一縮.

靠!

還真的捏爆啊.

之前只是口口聲聲的威脅.

現在動真格的了.

武烈寒聲道:"所有地痞流氓,凡是和公子有過賭約的,全部呆在這里不要動,任何人膽敢離開,直接捏爆."

這下子.

所有人都被嚇住了.

媽蛋,太可怕了.

不過這些地痞流氓依舊不擔心,

當日我們是簽字而且按手印了,但是寫的要麼是假名,要麼就是花名.

你沈浪知道我是誰?

我說我沒有簽過,你能拿我怎麼辦?

想要老子服輸?

做夢吧!

但接下來無比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沈浪開始點人.

他站在高處,手指朝著某人一點.

頓時,幾個女武士上前,猛地將一個人揪出來.

"你們干嘛,你們干嘛?"

"我根本沒有和沈浪賭過,我沒有簽名,我也沒有按手印."

但是接下來,沈浪直接找到了這個人當時簽的名字,而且還找到了他的指印.

這人頓時呆了.

這怎麼可能?

沈浪還真的認出他來了.

過目不忘啊.

隨著沈浪的指認,當日凡是簽過名字的地痞流氓,一個個被抓了出來.

沒有一個差錯,沒有一個疏漏.

沈浪當然記住每一個人.

他可是有智腦的,就相當于給每個人都拍了照片存放在腦子里面.

需要的時候,將這些畫面調出來便是了.

眾多地痞頓時慌了.

難不成真的吃X十斤嗎?

那會死人的.

而且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頓時有人高呼道:"舞弊,沈浪舞弊."

"對,沈浪的手下科舉考試舞弊,一定舞弊了."

這話一出,立刻得到了大多數人的響應.

在場本就有很多落榜者.

剛才光顧著看榜單,也懶得理會沈浪和這些地痞流氓的矛盾.

現在看了一遍又一遍,發現還是沒有自己的名字?

這怎麼可能?

我才華橫溢,這一次的策論和詩賦我寫得這麼好,怎麼可能落榜?

最關鍵的是蘭瘋子,他只是一個流浪漢,一個乞丐而已,從來都沒有正兒八經上過學.

怎麼可能奪第一名?

還有另外十個乞丐,練武一個月,就中了武舉人?

這怎麼可能?

一定是舞弊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沈浪舞弊,沈浪舞弊!"

"天誅地滅,天誅地滅!"

這些落榜者鎮臂高呼,打賭輸掉的地痞流氓頓時狂喜,唯恐天下不亂,頓時喊得更加厲害.

于是,在場大幾千人齊聲高呼.

"科考不公,有舞弊,有舞弊!"

"考官出來,考官出來!"

"沈浪舞弊,天誅地滅,天誅地滅!"

有幾十名落榜考生直接來到祝紅屏的面前,大聲道:"祝紅屏公子,這次恩科文試你本是第一名,眾望所歸.結果因為沈浪舞弊,讓乞丐蘭瘋子奪了第一,何其不公?祝公子,我們要為你討回一個公道."

"對,祝公子你是第一名,你是宰相大人的孫子,您喊陛下為姑父,如何能忍下這口氣?"

"走,走,走,我們去討回一個公道,祝公子我們都站在你這一方."

這些落榜考生覺得自己勢單力薄,有必要找一個出頭鳥.

祝紅屏第一名丟了,而且身份高貴,他來做這個出頭鳥最好不過了.

祝紅屏心中也非常不忿,他也覺得里面有鬼.

否則他的第一名為何會丟?而且還是被一個乞丐奪走?

但他是名門子弟,怎麼可能被這些落榜考生利用?

"諸位,告辭了."

祝紅屏二話不說,直接離去.

眾多落榜考生大失所望,但事情就這麼算了?

不,絕對不可能!

有些人是因為不甘心,有些人是因為單純的憤怒想要發泄,而有些人則是唯恐天下不亂.

眾多地痞流氓紛紛造勢.

"考官出來,考官出來."

"不然就砸了貢院,砸了貢院."

"去禮部,去樞密院,去尚書台告狀!"

"肯定有舞弊,一定有舞弊!"

"砸了貢院,砸了貢院."

"去哭聖廟!哭聖廟啊!"

在幾千個地痞流氓的引導下,許多落榜考生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真才沖入貢院之內打砸.

整個局面徹底失控.

整整幾千人,徹底失去了理智.

"砰砰砰……"

轉眼之內,貢院被砸了一個稀爛.

貢院之內的聖人雕像也被抬起來.

"殺了沈浪,殺了沈浪."

"沈浪舞弊,罪魁禍首,打死他,打死他……"

一小群唯恐天下不亂的流氓在人群中高呼.

然後,真的有一兩千人朝著沈浪沖過去,想要趁機將他殺之.

一半是落榜考生.

他們的內心本就痛恨妒忌沈浪.

你本是賤民之子,為何能夠入贅玄武侯爵府,為何能夠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而我們卻要苦苦讀書.

你也讀書,為何你不需要考試就能成為舉人,而且還能做官?

現在還帶出了十一個乞丐騎在我們的頭上作威作福.

你沈浪讓十一個乞丐去參加恩科考試,本就是藐視我們,現在竟然他們還高中了,而我們卻落第了.

另外一半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地痞流氓,願賭不服輸.

沈浪你這個小贅婿,竟然還想要讓我們吃屎?做夢吧你.

我們活活將你打死!

"沈浪舞弊,打死他,打死他……"

一千多人,拿著木棍,拿著石頭,朝著沈浪沖去.

"保護公子!"

幾十名女壯士形成一個圓圈,猛地將沈浪保護在中間.

"踢死不論!"

剩下的幾十名女武士凶猛狂踢.

"砰砰砰……"

不踢別的地方,專門踢這些人的命根子.

這個時候,不管你是地痞流氓,還是落榜考生,全部踢爆卵蛋.

頓時間,一個又一個人直接飛了出去.

發出一陣陣無比淒厲的慘叫.

傷勢稍稍輕一些,捂住命根子拼命翻滾.

傷勢重的,面色發青,直接痛苦得抽搐過去.

武烈寒聲道:"還有誰?還有誰敢上來."

而這個時候,一個地痞猛地沖到了他的面前,他真的是止不住勢了,沖得太猛了.

武烈面色一寒.

朝著那流氓的雙腿之間猛地一踢.

"啊……"

那人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就仿佛一只青蛙被踩死一般.

在空中鮮血噴出.

這下子不僅僅是雞打蛋碎,整個盆骨都被踢碎了.

"還有誰,還有誰?"

武烈大吼.

咸奴大吼.

全場眾人,再也不敢上前,只在人群中高呼.

上千人面對上百女壯士,不敢上前一步,只敢振臂高呼.

"沈浪舞弊,天誅地滅!"

"沈浪舞弊,天誅地滅!"

"去告狀,去中都督府告狀,沈浪不但舞弊,而且公然在街市上打死人."

"去告狀."

"去哭聖廟,去哭聖廟!"

然後幾千人浩浩蕩蕩離開了貢院之外.

一部分人去天越中都督府,告狀沈浪科考舞弊,並且當街行凶殺人.

另外一部分人去哭聖廟.

頓時間,整個國都大亂.

喊打喊殺!

………………

哭聖廟,一直以來都是書生的殺手锏.

中國古代也是這樣的.

一旦關系到科舉舞弊案,考生們立刻抬著聖人的雕像到處游街.

然後跪在文廟面前嚎啕大哭.

國都的聖廟年初剛被燒掉,眼下這一座還是剛剛修建起來的.

此時聖廟之外的空地上,足足有兩千名考生跪在那里嚎啕大哭.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聖人啊,你們睜開眼睛吧,看看這個汙濁不堪的世界吧."

"這個考場不乾淨啊."

"沈浪舞弊,沈浪舞弊.聖人啊,你降下一道雷霆,亟了沈浪這個畜生吧!"

原本只有落榜的考生來哭聖廟.

後來湧來的人越來越多.

很多沒有參加科考的書生也湧來了.

因為他們曾經落榜了,而且現在看來科舉無望.

發展到後面,甚至有些中舉的人也來了.

最最瘋狂的是有兩個考生,這一次恩科明明中舉了,竟然也跑過來哭聖廟.

這……這是真的頭腦發熱啊.

今夜我們都是落第生.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天誅沈浪,天誅沈浪!"

………………

恩科文試的主考官禮部侍郎,還有其他五名考官臉色蒼白,甚至瑟瑟發抖.

他們猜測到,這次發榜會引起軒然大波,但沒有想到會鬧得這麼大.

"我就知道是這個結果,我就知道!"

"當時真應該讓祝紅屏第一名的."

"關鍵是這次恩科考試沒有舞弊啊,不信這些考生可以來查考卷啊."

翰林學士院的第一副主考冷笑道:"你以為他們在乎真相嗎?他們只是想要鬧事,想要鬧大,然後重新再考一次而已."

"就算不再考一次,也要逼迫陛下妥協,罷黜蘭瘋子的第一名,罷黜那十個中了武舉的乞丐."

"他們瘋了嗎?陛下的性格他們會不知道?幾天之前,他們圍攻禮部,圍攻樞密院的時候,不是被陛下直接趕走了嗎?"

第一副主考道:"當時他們想著次日就要考試了,而且蘭瘋子等人不會考中的,所以暫時退縮了而已.現在既然已經落榜了,當然就破罐子破摔,借機發泄對陛下,對沈浪的不滿,拼命把事情鬧大."

"我們會不會被犧牲啊?如果陛下為了安撫這幾千名考生,說不定真的會定為舞弊案,那我們六人就成為炮灰了."

"都怪沈浪,這個小畜生為何要多事?蘭瘋子和十個乞丐都已經榜上有名,你偷偷在家里高興便是了,為何還要出來興風作浪,還要激怒這些人?"

第一副主考道:"沒用的,沈浪出來挑釁這些人固然是火上澆油,但如果他躲在家中不露面,也會被人視為做賊心虛,總之要鬧事的人還是會鬧事."

"那怎麼辦?怎麼辦?"

主考禮部侍郎道:"現在關鍵看祝氏家族了,如果祝相給這群書生撐腰的話,那陛下也要讓步,也要懲罰沈浪,."

宰相祝弘主,是越國官場上的擎天玉柱,真正之文膽.

………………

祝氏家族內!

祝紅屏在祖父面前露出了真性情.

"祖父,孫兒不服,我養望四年,對這次恩科考試第一名志在必得,我要的是連中三元,現在竟然輸給了一個乞丐,這讓我情何以堪."

"這里面肯定有舞弊,請祖父徹查."

宰相祝弘主望向孫兒的目光非常地溫和.

"外面的情形如何了?"祝相問道.

管家道:"幾千人去中都督府告狀,說沈浪科考舞弊.另外幾千人在哭聖廟,人越來越多,事情鬧得越來越大."

祝相道:"宮中有何反應?"

管家道:"毫無反應,陛下仿佛完全不知道此事一般."

祝弘主點頭道:"知道了."

管家道:"主人,陛下這是什麼意思?他這是要犧牲沈浪嗎?向幾千個書生妥協嗎?"

祝弘主搖頭道:"不,陛下只是在等我的反應而已."

眼下的局面已經很明朗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著宰相祝弘主.

如果科舉有舞弊,那祝紅屏就是第一受害人.

而且祝弘主還是文人領袖.

一旦他決定站在這些落第考生的這邊,當然收買了無數人心.

到那個時候,沈浪肯定擋不住這位老宰相.

甚至甯元憲也可能要退讓.

"主人,已經有很多書生來到我們家門口跪下了."

"越來越多."

宰相祝弘主閉上眼睛,豎耳傾聽.

果然聽到了.

"祝相,請為天下讀書人做主啊."

"祝相,請您力挽狂瀾,還神聖科舉一個清白啊."

"祝相,請您維護聖人尊嚴啊."

這些書生不但哭聖廟,而且還來哭宰相府了.

宰相祝弘主揮了揮手.

其他人都退了下來,就留下了孫子祝紅屏.

"乖孫,你很驕傲自負,這是好事,我祝氏的孩兒就是要這股子傲氣."祝弘主溫和道:"但是你這次得了第二名,祖父其實挺高興的."

這話一出,祝紅屏一愕.

祝弘主道:"乖孫啊,今日祖父就教你一句話,凡是不可過于追求圓滿."

祝紅屏道:"不就是亢龍有悔,盈不可久,孫兒讀過不止百遍!"

這祝紅屏在其他人面前還算是斯文有禮,但是在祖父面前毫不掩飾的,說話就直來直去.

"也是,也不是."祝弘主道.

祝紅屏道:"我本來能得第一的,難道就因為我的身份,就要讓我排第二名?這也未免太虛偽了,我就是不服,做人這樣畏畏縮縮還有什麼意思?"

"哈哈哈……"宰相祝弘主也不生氣,遞過去幾頁紙笑道:"我乖孫好好看看,看看這份考卷上的策論,還有詩賦寫得如何?比起你的如何?"

祝紅屏接過來一看.

先飛快看了一遍,接著又細細看了兩遍.

頓時面紅耳赤,羞愧不已.

祝弘主更加高興道:"乖孫,這策論和詩賦,比你的如何?"

祝紅屏垂頭道:"比我寫得好."

祝弘主道:"好多少啊?"

祝紅屏道:"好很多很多."

祝弘主道:"現在你可還覺得有人打壓你嗎?"

祝紅屏搖頭.

祝弘主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乖孫雖然出色,但是難免出現一個妖孽,不好比的."

祝紅屏心中又不忿起來.

再給我十年時間,我未必不如此人.

宰相祝弘主道:"其實硬要說這次科考有舞弊也無不可,這篇策論,還有詩賦根本不是那個蘭瘋子作的,而是沈浪做的."

"沈浪?"祝紅屏驚聲道:"他?"

"對啊!"祝弘主道:"他今年可才二十歲哦,比你大不了三歲.為了這場恩科考試,他事先寫了很多很多策論和詩賦讓蘭瘋子背下來,結果還真的考了."

祝紅屏道:"爺爺,您怎麼知道?"

祝弘主道:"當然是陛下告訴我的,這種事情他不會瞞我的."

接著,宰相祝弘主道:"乖孫,現在你還要去討回公道嗎?蘭瘋子奪得第一名,確實不靠真本事,他的文章確實沒有你好的."

祝紅屏搖頭道:"科考本就不禁押題,孫兒以為有人打壓我這才不忿的.現在……心服口服."

接著,祝紅屏道:"爺爺,我看這沈浪輕浮放蕩之極,唯恐天下不亂,完全不像是一個大才."

祝弘主道:"這人啊,就是一個混世魔王,不到萬不得已啊,別去招惹他."

接著,祝弘主目光移到別處道:"但是也不要走得太近,免得招禍!"

…………

天黑了!

但是整個國都依舊不安甯.

仿佛沸騰了一般.

三王子的中都督府外,幾千人跪在那里,不斷地敲鼓.

"都督大人,我們告狀啊."

"都督大人,沈浪當街殺人,罪不可赦啊!"

而聖廟之外.

幾千名書生,加上圍觀看熱鬧的,足足有上萬人.

點燃了無數的蠟燭,密密麻麻如同星辰一般.

無數書生開始絕食.

而且輪流嚎哭.

光一群人嚎哭實在嗓子受不了啊.

一次一千人,輪流哭.

而且哭詞全部都編好,這樣哭起來才有聲勢.

一開始編了很多句,後來發現還是一句的效果好,不斷重複便是了.

"天道不公,聖人蒙羞,沈浪舞弊,天誅地滅!"

考生們砸了貢院,又哭聖廟,鬧得這麼大,王宮內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這讓書生們看到了希望.

陛下只怕是要妥協了,大家再接再厲,再把事情鬧大.

人再多一些.

這樣沈浪就必死無疑了.

這次恩科考試就算沒有舞弊也要變得有舞弊了.

這樣一來,就必須重考了.

而那些已經考中的大部分考生當然不願意多事.

但這個時候誰敢開口的,你要開口就是讀書人公敵,你就是和沈浪一伙的.

沈浪舞弊,你們也舞弊了吧,否則怎麼你們就考中了?

而這個時候,國都的交際花們又不甘寂寞了.

整整十幾個花魁都來聲援考生們.

她們能做的當然是義賣.

不過,賣的不是身體啊,而是歌喉.

她們不知疲倦地在聖廟之外,為落榜考生們唱曲.

而且唱的都是聖人詩詞.

而且還臨時創作.

而且創作的每一首歌賦,都包含這十六個字.

"天道不公,聖人蒙羞,沈浪舞弊,天誅地滅!"

當然為了達到奪人眼球的效果,她們加上了很多更驚人的詞語.

比如天哭地嚎.

又比如天裂而泣,地裂而嘶.

這群花魁是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熱點,這種時刻是炒作名聲的最好機會,名聲就是身價啊.

而且她們也不喜歡沈浪.

為何?

因為沈浪從來沒有找過她們,也沒有來捧過她們.

相反,他還藏頭露尾偷偷去青樓找那些下賤的清倌兒.

你沈浪好歹也是風流才子,不來找我們這些聲名遠揚的花魁,反而去找那些直接出賣/身體的賤人,你什麼意思啊?

瞧不起我們嗎?

沈浪還真的沒有瞧不起她們,單純就是不願意招惹.

太麻煩了.

我還要吟詩作對才能得到你這位花魁的青睞,然後去你小樓喝一杯酒,還覺得光榮得不得了.

我沈浪又不是傻逼?跑去給你漲身價?

大家簡單直接一些不好嗎?

一手交錢,一手交睡.

誠然我沈浪有心無膽,沒有真正去交易過,但就是這樣想的.

但是我若和你們這些花魁吟詩作對,一副戀奸情熱的樣子,豈不是對不起我娘子?

我很愛木蘭寶貝的,精神絕對不出軌.

正是因為這種對她們的冷落,沈浪也成為了花魁界的公敵.

………………

次日朝會!

許多禦史,許多文武官員紛紛磨刀霍霍.

如今國都大亂.

大家正好趁機火上澆油.

一定要趁機廢掉沈浪麾下那十一個乞丐的功名.

一定要趁機拿下沈浪.

這群人就那麼恨沈浪嗎?

或許是!

但他們的目標並不是沈浪,而是想要借沈浪讓國君低頭而已.

國君讓十一個乞丐參加恩科考試,確實激怒了這些文武官員.

我們讀書十年,練武十年,才有資格上考場,才有資格做官.

現在沈浪就因為得到陛下你的恩寵,他隨便找的十一個乞丐就能夠參加科舉考試?

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這樣我們顏面何存?

不,這樣聖人之道何存?

本來那十一個乞丐沒考中也還罷了.

偏偏十一人都考中了,而且那個蘭瘋子竟然還奪了第一名.

這還得了?

那我們這群文武官員,豈不是被打臉了嗎?

證明了我們之前彈劾沈浪都是在妒忌,都是在胡鬧?

證明你陛下是慧眼識英才,我們這些臣子就被豬油蒙了心?

這哪行啊?

現在幾千名落榜生,幾千名書生起來鬧事了.

正好給我們機會.

大家火上澆油,一定要把這個舞弊案辦得板上釘釘.

國君你就算在恩寵沈浪,也擋不住幾千名讀書人,也擋不住上百個文武官員吧.

所以,這上百名官員袖子里面都藏好了彈劾奏折.

就等著朝會開始,然後一棍子打死沈浪.

至于真相?

完全不重要.

大殿之上.

上百個文武官員摩拳擦掌.

此時,外面忽然一陣騷動.

然後見到所有人紛紛拜了下去.

"祝相!"

"老師!"

"祝師!"

祝弘主來了,他所過之處,不管文武大臣紛紛拜下.

祝相都來了.

大家有主心骨了.

此戰必勝了!

祝相一動,陛下都要妥協.

眾人擁著祝弘主.

一位大臣目含熱淚道:"祝相,您是咱們的領袖,您要為咱們讀書人做主啊."

"這些讀書人慘啊,幾千人跪在聖廟之外嚎哭,嗓子都出血了."

"而且都開始絕食了."

"就連青/樓女子也看不過去了,紛紛聲援這些落榜考生."

"祝相啊,這次科考或許真的有舞弊啊,十一個乞丐,全部高中,這怎麼可能啊?"

"祝相沈浪此子興風作浪,是一個禍害啊."

"祝相,文武科舉關乎國家命脈,若科舉有舞弊,那整個國家的根子就爛掉了."

"為了聖人尊嚴,為了我越國千秋功業,請祝相為天下讀書人做主啊,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啊."

然後,上百名官員整齊拜下道:"請祝相為文武考生做主,我等馬首是瞻."

宰相祝弘主點頭道:"行,一會兒你們都別急著上本,我先上!"

眾多官員狂喜.

那最好了,祝弘主是天下文膽,群臣領袖,國君的老師兼岳父.

有他出手的話,沈浪必死無疑,國君也要妥協.

大家緊隨其後,也不會有觸怒國君的風險!

片刻後!

國君甯元憲駕到.

"有本啟奏,無本退朝!"

頓時,所有大臣全部望向宰相祝弘主.

祝相出列,躬身道:"陛下,臣有本."

國君溫和道:"相父請講."

祝弘主內心一顫.

相父這個詞,國君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喊過了.

祝弘主道:"有人說這次文武恩科考試有舞弊,老臣已經去調查過了,所謂舞弊完全子虛烏有,完全是一小波人在興風作浪,煽動落榜考生作亂,請陛下嚴懲."

這話一出.

全場文武官員震驚.

祝相,您……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國君甯元憲道:"那按照相父的意見,具體該如何嚴懲呢?"

祝弘主道:"以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對于一小撮居心叵測煽動鬧事者,該殺的殺,該罷黜功名的罷黜,該流放的流放,但對于大多數糊塗考生,稍作懲戒便可."

甯元憲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相父真是老成謀國,就依相父之意.諸位臣工,你們可還有什麼意見嗎?"

本來想要彈劾的文武大臣們紛紛躬身拜下道:"陛下英明,臣等贊同."

國君和祝相都統一意志了,我們哪里還敢有意見啊?

"甯岐,你是天越中都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了."國君笑道.

三王子甯岐躬身道:"兒臣遵旨!"

國君又道:"甯政,你跟著你三哥一起辦差吧!"

甯政出列道:"兒臣遵旨!

眾人心中驚詫.

陛下這是何意啊?甯政這個廢物王子,竟然也有辦差的機會?

只有幾個大人物心中才清楚.

國君這是要給誰沈浪出氣呢.只是借甯政之手而已.

眾人不忿.

憑什麼啊?

這麼大的亂子就是沈浪惹起來的,你非但不懲處,還要給他出氣?

"黎恩,你帶著禁軍也一起去吧."

………………

一個時辰後!

國都中都督府,大軍出動.

直接撲向了聖廟!

此時,十幾個花魁還在搔首弄姿地唱曲,為考生們打氣.

小黎公公看了她們一眼,頓時皺眉厭惡.

"殺了!"

頓時,幾十名如狼似虎沖了出去.

手起刀落,將十幾個花魁全部斬殺.

香消玉損,鮮血潑濺.

刹那間!

整個聖廟全場靜寂.

幾千名落榜考生的嚎哭聲如同被掐住喉嚨的鴨子一般,瞬間戛然而止.

………………

三王子甯岐負責聖廟這邊的落榜考生.

而甯政則負責鬧事的地痞流氓.

當然,所謂甯政負責,其實就是沈浪.

他列了一個長長的名單,

整整上千人,全部都是曾經和他立了賭約,但是為了不遵守約定而煽風點火,趁機鬧事的地痞流氓.

他有智腦,任何人都休想逃過他們的法眼.

拿到國君的旨意後,武烈,苦頭歡,還有蘭一,蘭二等人,帶著幾百名禁軍,如狼似虎一般沖入一家有一家中.

將這些鬧事的地痞流氓全部抓出來.

你們以為躲起來就有用了嗎?

你們以為逃回家中,房門一閉就沒事了嗎?

短短兩天時間!

幾百名地痞流氓全部被抓起來,被押到國都之外一個廢棄的營地.

沈浪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

這群地痞流氓紛紛跪下.

"沈浪公子,不管我們事啊,您抓錯人了."

"沈浪公子,我們知道錯了,求求您放過我們吧."

"沈浪公子,上天有好生之德,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沈浪公子,您只要這次放過我們,以後我們每天都說您的好."

這群地痞各個可憐無比,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沈浪捂住鼻子,道:"前面有一個巨大的糞坑,里面幾十萬斤屎尿都不止,因為這是漚肥之地,吃什麼十斤,不好量化!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在這個巨大糞坑里面呆半刻鍾不死,就饒過你們!"

隨著一聲令下!

禁軍開始驅逐這幾百名鬧事的地痞流氓.

這幾百人鬼哭狼嚎,躊躇不前.

禁軍拔刀,在後面劈砍.

這幾百個地痞流氓,活生生被趕到池塘一般巨大的糞坑之中,然後如同落水的公雞一般.

拼命撲騰,翻起了沖天的臭氣.

這個畫面,完全慘不忍睹!

半刻鍾後!

活著爬上來的人,僅僅只有不到五百人.

近一小半的地痞流氓,溺斃在里面,死狀極慘!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狂求諸位大人的支持,拜托了,糕點叩首拜謝之!

謝謝大大大大大香蕉,浮財金服,天辰-無情,少年啊成為神話吧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97章:恩科放榜!驚爆萬眾!    下篇:第299章:大功告成!終極真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