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0章:沈浪與甯寒公主!天才狂歡!   
  
第300章:沈浪與甯寒公主!天才狂歡!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甯寒公主,沈浪真可謂是如雷貫耳了.

從仇妖兒,神女雪隱,劍王李千秋等人嘴里聽到這個名字.

左辭閣主的嫡傳弟子.

十年前的越國第一美人.

不扯其他的,光憑借一樣東西,就足夠讓人震撼.

她和仇妖兒差不多是同一等級之人.

不管是武功,還是其他.

隨著他對這個世界真相的深入了解,他更加知道左辭閣主的分量,也知道了甯寒公主的分量.

卓氏覆滅一案,完全是絕密.

但是張玉音絲毫不避諱,直接告訴了沈浪.

就仿佛卓氏覆滅一事對于天涯海閣來說,完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卓氏這樣的豪門,天涯海閣吹一口氣就滅了.

天涯海閣,懸空寺,浮屠山,白玉京,誅天樓等等勢力,憑什麼如何牛逼?

當然它們表現得非常超脫,基本上不干涉世俗世界,看上去仿佛人畜無害.

但它們卻處于這個世界的權力的金字塔尖.

為什麼?憑什麼?

因為他們長年累月挖掘上古世界遺跡,他們掌握了上古世界的最多機密,掌握了強大的力量.

而甯寒公主,就是這個世界超脫勢力的代表.

………………

很快,沈浪見到了這個甯寒公主.

怎麼形容呢?

還是……有點硬不起來.

當然這和甯潔長公主的X冷淡完全不一樣.

沈浪是一個很傲慢的人,甚至是自負.

拋開了感情之外,他覺得天下美人皆可日.

仇妖兒牛不牛逼?

盡管她千百般看不上沈浪,但兩人還是睡了.

神女雪隱牛不牛逼,那段時間只要沈浪願意,也可以將她睡了.

其實沈浪在心中有句話.

天下沒有一個女人是我睡不得的.

天下沒有一個女人是我不配睡的.

但見鬼的,眼前這個甯寒竟然給了他一種心虛的感覺.

竟然隱隱有一種,這個女人我怎麼努力都睡不上的感覺.

這就很要命了.

至于她的長相,身材!

沈浪不想說,也不想提.

反正十年前她就是越國第一美人,現在十年過去了,這個女人二十七歲了.

她變得更加美麗,更加充滿了獨特的氣質.

大概正處于一個女人最最迷人的時光.

沈浪見到她的第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我愛娘子,我愛木蘭寶貝."

"我不能見異思遷,我不能精神出軌."

這個女人比神女雪隱還要美.

她大概就屬于那種女人,不管站在哪里都把別人襯托成丑小鴨.

大概沒有女人願意和她站在一起.

沈浪甚至懷疑,這個女人是國君甯元憲生的嗎?

關鍵還不是長相,也不是身材.

而是一種氣場.

長期修煉,長期處于金字塔尖,長期陶冶在上古世界文明而產生的氣場.

尤其是最後一項,對人的氣場有巨大的提升.

眼下這個世界的文明,完全是由上古世界的只鱗片爪發展起來的.

上古世界神秘而又強大.

長期研究上古世界的人,自然就掌握了強大的秘密,更高級文明力量.

長時間的浸潤之後,不由自主整個人的氣場就徹底變了.

打一個不大恰當的比方.

十九世紀末正是滿清王朝的尾聲,那時我們國家的文明處于最落後最愚昧的狀態.

當時有些先進人士先睜開眼睛看這個世界,離開了清朝,前往西方留學.

這些人在西方學習工作生活了十幾年,然後返回了國內.

那個時候清朝已經滅亡了,中國進入了北洋軍閥統治的時期,依舊是落後愚昧的.

這個時候,這群先進人士的精神面貌是完全不一樣的,隱隱有一種凌駕于眾人之上的感覺.

這就是先進文明帶來的精神氣場.

當然這幾十年來,我們國家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尤其是進入了新世紀,從海外留學歸來的人,除非世界的頂級名校,否則已經沒有什麼優越感了,我們的人民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言歸正傳.

沈浪只看了一眼就知道.

甯寒掌握了很多秘密,凌駕于這個世界的秘密.

飛快地用X光眼看她的血脈.

然後沈浪嚇了一大跳.

她的血脈竟然非常接近于大傻?

這……這怎麼可能?

國君的武道血脈沒有這麼牛逼,他的原配王後也沒有這麼強的血脈.

憑什麼甯寒有這麼高的血脈?

她血脈接近于大傻,但已經練武二十年,而且是跟著左辭閣主.

所以她現在武功有多高?

大概已經無法想象了,但是所謂的宗師之名,她應該是不大在乎了.

"父王."

"小寒."

剛才國君表現得那麼激動,但是見到甯寒公主的時候,仿佛有些生疏.

可能因為這個女兒變化太大,已經和他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孩完全不一樣了.

父女二人打過招呼後,就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沈浪?"甯寒目光朝著沈浪望來,這讓他有些錯愕.

"是我."沈浪道.

甯寒公主道:"一會兒我去拜訪你."

這麼直接嗎?

沈浪點頭,然後朝著國君躬身道:"臣告退!"

………………

甯元憲和甯寒漫步在王宮的一座小山上.

"小寒,為父對不起你."

足足好一會兒,國君甯元憲才找到身為父親的感覺.

甯元憲沙啞道:"姜離陛下覆滅之後,我沒能抗住大炎帝國的壓力,不但害了你的母親,而且讓你小小年紀就被迫離開我的身邊."

姜離覆滅後,甯元憲的處境很危險.

當時甯寒的處境更危險,當時的她僅僅只有六七歲而已,但她的身份是姜離陛下內定的兒媳.

如果株連的話,當時的甯寒已經被斬首了.

是左辭閣主保住了甯寒,並且將她收為嫡傳弟子,因為她的血脈極其稀有強大.

事實上甯元憲現在都想不通,自己和原配妻子的武道血脈只是上品,為何卻生出了甯寒這樣血脈逆天的女兒.

當日姜離陛下見到甯寒就非常喜歡,說這個女孩配得上我還沒有出世的孩兒.

他說的不僅僅是長相和氣質,當然還有血脈.

甯元憲停下來,望著女兒道:"小寒,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甯寒公主點了點頭道:"父親,我過得很好."

甯元憲道:"聽說你每天都跟著左辭閣主在海外挖掘上古遺跡?"

甯寒公主點頭道:"對."

甯元憲笑道:"收獲大嗎?"

甯寒道:"如果用十年作為時間的跨度,收獲當然是大的.但如果用一天,一個月來作為時間跨度的話,那收獲足夠讓人絕望,經常苦苦挖掘幾個月卻毫無收獲."

甯元憲想了一會兒道:"小寒,你今年已經二十七歲了.如果不是發生劇變,現在你的孩子都已經好幾歲了,你已經是母儀天下的皇後了."

甯寒笑道:"父親,就算姜離陛下大獲全勝,統一了整個東方世界.那以他的修為,長命百歲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現在應該還是太子妃."

經過短短幾句交談之後,父女兩人的感覺又回來了.

這個女兒雖然變得更美,更神秘,更強大,但性格還是那麼可愛.

既不做作,又不像甯焱那麼性情化.

甯元憲搖頭道:"我了解姜離陛下,一旦統一了天下之後,他大概不耐煩做這個皇帝的,他會去探索整個世界,去挖掘上古文明的秘密,他的兒子肯定早早就會被他推上皇位的."

甯寒一愕,然後點頭道:"那倒是,還是您了解姜陛下."

接著,甯寒又道:"父王,你現在還那麼想念姜離陛下嗎?"

甯元憲點頭道:"我和姜離陛下聊過很多很多,他的志向並非一統世界君臨天下,他的志向是解放整個世界,將整個世界的文明帶到更高的級別,他對別人的國土其實沒有太大的統治欲."

不過這個話題太危險了,不能深入.

甯元憲轉移話題道:"小寒,你年紀不小了,終身大事可有考慮過嗎?祝紅雪就不錯!"

甯寒公主道:"小雪是不錯,他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男孩子,但我們太熟悉了."

甯元憲道:"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告訴你,盡管我很厭惡這個人.大乾王國的太子贏無冥來過,正式向我求親,想要迎娶你為妻."

聽到贏無冥這個名字,甯元憲以為甯寒會皺眉表示厭惡的.

但她卻沒有.

"這個人,太複雜,太危險了."甯寒道.

甯元憲一愕,能夠讓甯寒說出複雜危險二字?

這個贏無冥還真是不簡單.

甯寒道:"贏無冥不僅僅是大乾王國的太子,而且還是浮屠山的半個少主."

接著,甯寒公主道:"父親,您想要讓小焱和廉親王世子和離??"

甯元憲點了點頭.

接著,甯元憲道:"剛才那個沈浪你仔細看了嗎?"

甯寒公主點頭道:"看過了."

甯元憲道:"你覺得如何?"

甯寒道:"很有魅力,天下頂尖的美男子."

甯元憲道:"這個混蛋已經和甯焱有一腿,他倒是沒有什麼良心的,但是甯焱卻很喜歡他,已經情根深種."

甯寒道:"云夢澤去說服廉親王,本來非常順利,但是贏貴妃阻止了!"

甯元憲一愕,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真的一點點風聲都沒有傳出來.

贏貴妃,大炎帝國皇帝的寵妃,大乾王國君王贏廣之女,贏無冥的姐姐.

甯寒道:"父親,你也想要讓甯焱和離嗎?"

甯元憲點了點頭.

甯寒公主點頭道:"那行,這件事情交給我!"

她這句話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就算是贏貴妃,也阻擋不了他甯寒的意志.

甯元憲溫柔道:"小寒你這次回來,就多呆幾天,好嗎?"

甯寒公主道:"父王,我還有很多任務沒有完成,處理完這件私事之後,我就立刻離開,去挖掘下一個上古遺跡."

甯元憲遺憾,問道:"那寒兒你能夠呆多久?"

甯寒公主想了一會兒道:"大概兩天!"

甯元憲道:"這麼急?"

甯寒公主道:"可不是嗎,父王您不知道我們的任務有多重,這次我們挖掘到了一個上古地宮,應該會非常巨大.但是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入口,而且不能動用任何暴力,因為那樣可能會毀掉寶貴的上古文明遺跡."

甯元憲道:"上古地宮?"

甯寒公主道:"對,老師甚至覺得靠天涯海閣還拿不下,已經召集了很多幫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找到保存最完整的上古文明遺跡,一旦徹底挖掘出來,對整個世界文明都會有巨大的推動."

甯元憲目光微微一縮.

當時姜離帝主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推動整個世界的文明嗎?

接下來甯寒公主去拜見了王後祝氏,拜見了卞妃等人.

…………

天越城提督再一次來到了五王子甯政的府邸.

宣稱前來搜捕欽犯苦頭歡.

甯政說他的府上只有苦一塵,沒有苦頭歡.

天越提督沒有進一步造次,而是暫時退走了.

………………

甯政的長平侯爵府內.

沈浪,甯政,苦一塵,蘭瘋子四人正在開會.

"接下來我們要做兩件事,第一件事向陛下要一塊基地,北苑獵場就很好,陛下不喜歡打獵,一直荒廢,剛好可以作為的基地."

"我們不但可以在那邊練兵,還可以在那里經營出潑天的財富."

"這座侯爵府在國都內,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在別人的眼球下,而且太小了."

"北苑獵場有幾萬畝,地方足夠大,也足夠偏僻,那才是我們最好的大本營."

甯政點頭道:"好,我正式去向父王索要."

沈浪道:"還是我去借吧."

甯政無奈,雖然他是國君的親生子,但是他出面確實還不如沈浪.

這北苑獵場雖然荒廢了許多年,但畢竟也是王族獵場,地方那麼大,甯政想要讓國君把這一大片地盤賜給他完全是癡人說夢.

但沈浪就不一樣了.

他一邊哄,一邊騙,一邊借,說不定國君就稀里糊塗地把北苑獵場給甯政了.

"這件事三天之內就要搞定."沈浪道:"然後我們就要公開招兵,在最短時間內招募到兩千士兵."

蘭瘋子道:"還是向以前那樣,擺攤招兵嗎?"

沈浪道:"對."

苦一塵道:"公子,我麾下的兩百人很快就要進入國都了."

沈浪道:"那兩百人,其中一百人作為你的嫡系軍隊.另外一百人我可能另有用途,想要培養成為情報精英."

苦一塵道:"就像是黑水台那樣?"

沈浪道:"比黑水台還要先進的情報組織."

苦一塵道:"我無條件服從命令."

接著,苦一塵道:"雖然這次科舉考試我們創造了大奇跡,但是在所有人眼中,甯政殿下根本就沒有翻身,依舊奪嫡無望,所以那些武功高強的武士,大概不願意投靠我們,我們很難招募到精銳武士."

沈浪道:"陛下曾經要給我兩千人,一千名禁軍精銳,一千名邊軍精銳,但是我拒絕了.我要從零開始,招募新人."

"新人?"苦一塵道:"毫無根基的新人?"

沈浪點頭.

蘭瘋子道:"那我們招募的標准是什麼?"

沈浪道:"血脈."

蘭瘋子道:"公子,我必須申明,像我們這種特殊血脈者非常罕見的."

沈浪道:"我知道,你們被稱為姜離余孽,每一個人的血脈天賦都非常高.當年你們逃離走散之後,一部分人被豪門貴族領養了,還有一部分已經死了,你們十一人是被挖掘的最後一批寶藏."

蘭瘋子道:"那您的的血脈是指什麼意思?"

沈浪道:"這個世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武道血脈,或高或低,連金木聰這樣的人都有武道血脈."

旁邊奮筆疾書的金木聰充耳不聞.

反正姐夫踩我已經習慣了.

每一次秘密會議,沈浪都讓金木聰參加旁聽,不需要發表意見,旁聽就可.

沈浪道:"但還有一群人,他們身上一丁點武道天賦都沒有,血脈力量一片空白,就是徹底的廢材,廢渣."

這話一出.

所有人目光望向沈浪,包括金木聰也抬起頭來,看著沈浪.

喂!

你們這目光什麼意思?

過分了啊!

哼!我雖然看上去很廢柴,但是我的血脈和其他廢柴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的血脈深不見底,連鍾楚客大宗師都看不透呢.

好吧,就算我和其他廢柴一樣,那又如何?

關鍵我長得帥啊!

我能夠睡到百萬中無一的絕色美人,那些廢柴行嗎?

說到絕色美人.

沈浪腦海里面不由得浮現出甯寒的面孔.

然後他拼命地搖頭,要把她這張面孔甩出自己的腦海.

不行,不行,我不能精神出軌,我不能對不起娘子.

甯寒她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就是第一美人嗎?

不就是站在世界的金字塔尖嗎?

我……我還不稀罕睡呢.

但是內心深處仿佛有一個聲音:你睡不到,你配不上.

甯寒是紅顏禍水,滾開滾開.

………………

沈浪將腦子里面的甯寒面孔屏蔽掉,繼續開會.

正事要緊!因為此時談論的才是至關重要決定命運的大事.

"這群廢柴的血脈徹底空白,不僅僅沒有力量,甚至連智力都不怎麼高,我稱之為空白血脈,或者零血脈."

這個世界的血脈確實很奇怪,有些時候不僅僅決定了力量,還決定了精神力和智力.

當然了,現代地球人類的DNA也完全決定了一個人的智力.

"這群零血脈非常又弱又蠢,所以應該處于整個世界的最底層,差不多就是一無所有的廢物!"

"我們要找到兩千名這樣的廢柴,讓他們成為我們的兩千新兵."

"然後我們要在幾個月時間內把他們訓練成為第一強軍,無敵精銳,最終達到以一敵四的戰斗力."

"如果一切順利,我們這兩千新軍在四個月有就要面臨第一戰,兩千人對戰楚國的五千精銳,這一戰關系到陛下的尊嚴,整個越國的國家榮譽,只能贏不能輸!"

"這新軍的第一戰,能夠讓我們一飛沖天!"

這話一出,在場幾個人都呆了!

這個沈公子啊,創造逆天奇跡這種事情,偶爾做一次還可以.

但是經常做,就太驚悚了吧.

太刺激,太震撼了,會受不了啊.

首先,你說的空白血脈者,我們沒有概念啊,如何確定一個人是空白血脈呢?

再說就算有空白血脈,那也應該比較稀有,如何一下子找到兩千人?

其次,就算找到了這兩千個空白血脈的廢物,要在幾個月內訓練成為無敵精銳?第一強軍?

這難度是不是太大了一點?

天天太陽從西邊出來,天天做難如登天的事情?

沈浪公子你不怕嗎?

不怕失敗嗎?

沈浪道:"好,我的話說完了,這件事情大家都表決通過,那就這麼定了!"

在場幾人一愕?

啥時候表決了?

我們都還沒有表態啊,這……這就通過了?

你太一言堂了吧,搞獨/裁啊?!

甯政舉手道:"我同意!"

苦頭歡猶豫片刻,舉手道:"我同意!"

蘭瘋子也舉手道:"我同意!"

你看,這不就表決通過了嗎?

我們會議還是很民/主的,嚴肅,活潑.

我沈浪一丁點都不獨/裁吧.

"那接下來四個月內的部署全部定下來了."沈浪道:"我概括一下."

"第一步,我向陛下索要北苑獵場作為大本營."

"第二步,用五倍的軍餉招募兩千個空白血脈的廢柴."

"第三步,用三四個月時間把這兩千個廢柴訓練成為第一強軍,無敵精銳."

"第四步,陛下和楚王邊境會獵,我們兩千新軍消滅楚王五千精銳,大獲全勝,為陛下爭光,為越國爭光,從此我長平侯爵府一飛沖天."

"大家努力辦差吧,爭分奪秒,建功立業,爭分奪秒就在眼前!"

散會!

………………

沈浪為何要專門找零血脈的廢材?

因為他已經做過很多次實驗,哪怕是最低等級的黃金血脈蠱蟲常人也承受不住.

這里所謂的最低等級,應該怎麼講呢?

沈浪從大傻身上提取了好幾斤血,然後分離出幾毫升的黃金血脈能量.

浮屠山蠱蟲吞噬了這幾毫升的黃金血脈能量後,釋放出上百倍的二級黃金血脈.

接下來,這些蠱蟲會不斷繁殖分裂.

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

他們釋放出來的黃金血脈能量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但是,也越來越淡.

到了第十五代,這股黃金血脈能量會稀薄到幾乎沒有.

這個時候,第十五級的黃金血脈能量已經非常弱了,甚至無法提供足夠的能量讓浮屠山蠱蟲進一步繁衍分裂,這個時候分裂停止.

但是就這十五級的低級黃金血脈能量,注入普通武道者的體內,依舊造成了可怕的後果.

爆體而亡!

沈浪做了一次又一次實驗,全部失敗.

這幾乎讓他下了一個判斷.

除非血脈天賦非常高,否則根本承受不了黃金血脈蠱蟲的能量.

這個血脈非常高要達到姜離余孽的血脈級別.

甯焱不夠,心肝寶貝木蘭的血脈天賦……也不夠.

但是忽然有一天!

沈浪的實驗成功了,那個實驗對象沒有爆體而亡,整個人反而發生了巨大的蛻變.

力量,精神力,敏捷等屬性全部大大提升.

雖然比不上武道高手的水平,但是已經遠遠遠遠超過了普通人.

沈浪欣喜若狂,繼續做實驗.

終于,他發現了一種非常特殊的血脈.

空白零血脈!

啥力量都沒有的血脈.

就是徹底的廢柴,廢渣.

見鬼的是,這種血脈也非常稀有,百里挑一.

但是沈浪秘密做的幾個實驗,全部成功.

這也證明了,黃金血脈蠱蟲只能改造一種人的血脈,空白血脈者.

或許有人說,蘭氏十個乞丐的血脈不就被改變了嗎?

不,他們血脈沒有被改變,只是被激活了原有的血脈能量而已.

他們的血脈級別本來就非常強大.

只有空白零血脈者,才能被改變.

這也很合理.

其他血脈天賦者,別管多麼低端,多麼平庸,但終究是有一點點力量的.

而黃金血脈蠱蟲進入體內之後,立刻爆發了強烈的沖突,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根本駕馭不了黃金血脈蠱蟲,所以直接爆體而亡了.

而空白零血脈者空空如也,黃金血脈蠱蟲進駐之後,沒有任何排斥,直接安家了.

所以沈浪這一次的大規模血脈改造機會.

是一大群人的鳳凰涅槃.

是一群社會最底層人,是兩千個廢渣的狂歡.

而且,這兩千人或許只是剛剛開始.

屆時他會有更多的新軍.

當五王子府擁有一支絕對強大軍隊的時候,才是奪嫡的本錢.

而南毆國,就是最好的舞台!能夠讓甯政瞬間一飛沖天,直接和三王子,太子平起平坐.

用一句話來形容.

知識就是力量!

………………

"啊……啊……啊……"

甯政的侯爵府內,傳來一陣陣淒厲的慘叫.

這群人剛剛全部考中了武舉,金榜題名,按說應該驕傲的.

但是……距離苦頭歡的要求太遠了.

現在正被吊在樹上打.

已經吊了兩天了,最少的人抽三十鞭子,最多的人抽一百九十鞭.

蘭三和蘭五的直覺是對的.

他們回來之後,立刻被苦頭歡罵得狗血淋頭.

然後,被打得半死!

"廢物,廢物,你們這群廢物!"

"你們是何等血脈?竟然考出了這樣的成績出來?"

"你們可知道,按照你們這樣的成績,一旦參加會試,才有幾個人能夠中武進士嗎?"

"三個人,才三個人!"

"奇恥大辱啊,你們有何顏面去見列祖列宗,有何顏面去將姜離陛下?"

"這麼強的血脈給了你們,還不如給一條狗,還不如給一只豬."

然後,又是一陣鞭子狂抽.

而且,這群人吊在樹上狂抽,可是光溜溜什麼都沒穿的.

小冰和五殿下的夫人當然不會靠近這院子一步.

但是武烈和咸奴麾下的那些女武士,卻竟然偷偷過來看.

看著這群男人光光的身體,還被鞭子抽,真是好激動,好過癮啊.

………………

冰兒已經懷胎七個多月了.

再有一個月左右,她就要分娩了.

她非常興奮,一直念叨著是兒子.

但沈浪早就看出來是女兒了,他沒有明說,但一直說不喜歡男孩,喜歡女兒.

五殿下的妻子卓氏也看出來了,因為冰兒的肚子不尖.

沈浪正隔著肚皮和寶寶玩,冰兒忽然道:"姑爺,仇妖兒應該快生了,或者已經生了吧."

"呃!"

沈浪不由得一愕.

仇妖兒太強大了,她不需要有男人,甚至她的孩子也仿佛不需要父親.

不過,像她這樣逆天的女人,會生出什麼樣的寶寶?

這個世界上,大概也只有甯寒才能和仇妖兒相提並論吧.

而就在此時!

外面黃鳳道:"公子,有一個女人前來拜訪!"

冰兒沒有出聲,但是耳朵猛地豎起!

"誰?"沈浪道:"我沒空,我最近哪個女人都沒有招惹過,像我這樣潔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她說,她叫甯寒!"

沈浪一愕,甯寒主動來見我?

我,我的魅力已經這麼驚人了嗎?我……我咋有點沒自信呢.

…………

在侯爵府的大廳內,沈浪再一次見到了這個禍國殃民的第一美人.

甯寒公主望著沈浪,直接開門見山.

"沈浪,我這次返回國都,就是專門來找你的."

…………

注:今天兩更近一萬六,諸位大佬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小的給諸位爺打滾了,嗚嗚!

上篇:第299章:大功告成!終極真相!    下篇:第301章:絕色嬌娃!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